banner
10 月 27, 2020
128 Views

「娘親,下面最大的就是無憂島,不過無憂島上空有陣法……」寧兒直接來到爹爹和娘親身邊道。

Written by
banner

「恩,交給娘親……」墨九狸早就看到下面籠罩整個島嶼的陣法了,這點對於她來說小意思!

不過墨九狸的神識一掃,發現自己的實力,竟然又回到了天尊,忍不住好奇的回頭看向帝溟寒問道:「我到那裡都是哪個世界修為的巔峰嗎?我可以殺人或者隨意行為嗎?」

這一點墨九狸接受前任天道傳承的時候,真的沒有,畢竟似乎沒有誰能想她一樣身邊帶著一個大佬,可以讓她這種身為別界天道身份的人,四處溜達啊……

「沒錯,如果是用你自己的身份,不重生在別的界面的話,不管你到何處,實力都會被壓制在所在界面的最強階段,而且雖然我把你身上屬於諸天界天道的氣息抹掉了,但是我們以自己身份進入任何界面,都會被所在界面的天道誤以為是外界的人,會壓制我們的實力……」

「相對的比較排斥我們,所以一般我們這樣被界面規則排斥的人,都不能主動招惹麻煩,別人不挑釁,不先動手的話,最後不要殺人,否則我們怕是會被界面規則丟出去……」帝溟寒淡淡的解釋道。

「嗯嗯,我知道了!」墨九狸聞言點頭道。

墨九狸讓小彩在陣法上飛了一會兒,找到一個位置,動手把陣法打開一個入口,等到他們進去后,又把陣法恢復如初!

之前有陣法隔著,墨九狸還沒仔細看,現在在陣法內墨九狸仔細一看,這無憂島果然很大,而且風景不錯,島上靈力也很濃郁,之前自己在這裡的時候,竟然從未發現過無憂島在何處……

「娘親,我們去找秦爺爺吧!」寧兒看到下面熟悉的無憂島開心的說道。

畢竟寧兒在無憂島住了幾年,特別是秦無憂,簡直把寧哥當成親孫女對待,讓寧兒簡直成為了無憂島的小霸王了!

小彩對無憂島也熟悉,輕車熟路的帶著墨九狸一家三口直接奔著秦家秦無憂的住處而去!

只是,等到他們到了秦家上空的時候,才發現有些不對勁!

因為秦家過於安靜了,隱約還能聞到淡淡的血腥味道!

「小彩,去找秦爺爺!」寧兒有些擔心的說道。

「知道了主人!」小彩道,然後小彩直接飛到了秦家大宅後面一個在高處的小院。

剛進小院就能聞到裡面的血腥味道更加濃郁了!

小彩落下,墨九狸抱著寧兒被帝溟寒擁在懷裡,站在小院內,才走到門口就聽到裡面傳來的對話聲音,墨九狸和帝溟寒的腳步一頓,停了下來。

「老島主,現在這個時候,為何你還不說出來啊?你總不想為了一個外界來的小丫頭,毀掉我們整個無憂島吧?現在秦家大部分弟子全部出去了,其餘留在秦家的人都和你一樣,死的死,傷的傷,真不明白一個跟秦家沒有任何關係的人,為什麼讓你如此維護的……」 龍廷軒被金子陡然蹦出來的這句話震到了,他緩緩坐正身子,眼中溫柔的笑意漸漸變得戲謔!

這個女人,到底知道自己在說什麼麼?

“本王問你,何謂龍陽之興者?”龍廷軒眯着眼睛看金子,笑意更深,語氣有些急促,又有些顫抖,似在努力地剋制着心中早已洶涌沸騰的情緒。

金子砰砰亂跳的心漸漸平復了下來,剛剛被龍廷軒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了,這廝還真是變態,無聲無息從背後抱住自己,還問如此低級的問題,他們剛剛結了的那個裸屍案,不就是龍陽之興案例麼?

金子本想說你傻了吧?可看到龍廷軒那認真炙熱的神色,話到了嘴邊,又下意識地將之咽回肚子裏。

這神情,還真是第一次看到……

“龍陽之興就是同性戀呀!”金子斂衽正色道。

“那你怎麼會以爲本王有龍陽之癖?”龍廷軒黑着臉,探着身子靠近金子,氣勢逼人。

“啊?兒……何時說王爺有龍陽之癖?”金子往後又退了一步,乾笑着應了一句,心道我就是有十個膽也不敢當着您的面揭你老底呀,最多在心裏鄙夷一下罷了……

“哦?沒有麼?難道剛剛是本王聽錯了?”龍廷軒佯裝糊塗,蹙眉問道。

“額……呵呵,王爺幻聽了!”金子睜着眼睛說瞎話,竟是臉不紅心不跳。

“金娘子。 丫頭太壞 跟本王走吧!”龍廷軒不再糾結於剛纔的問題,他這聲金娘子,是想告訴金子,他剛纔沒有糊塗,沒有犯渾,他也不是金子以爲的異類,他是真心誠意的想要邀請金子,跟他去帝都!

金子怔怔看了龍廷軒一眼。這丫不像開玩笑。

“去帝都?王爺真是說笑了,兒一介女兒身,出州府都是難事,哪能跟着王爺到帝都那麼遠的地方呢?再說,去帝都,兒也無事可做呀!”

這會兒想起自己是女兒身了?

龍廷軒有些苦惱,這女人大腦到底什麼構造,怎麼好像自己想的事情她永遠無法同步理解呢?

“怎麼會?本王認爲憑金娘子的智慧和技藝,去帝都才能將你的才華發揮地淋漓盡致。那裏,纔是你人生最大的舞臺!”龍廷軒含笑道。

金子抿嘴一笑,對龍廷軒的話。她信!

大胤朝的民風開放。並不崇尚女子無才便是德!普通人家的女子尚且要學女戒女訓,而在帝都,聽說有些名門大閥、勳貴大族家的娘子也會通過科考,競選女官入宮司職。這就有些類似於唐朝時期,上官婉兒那樣的女官,有尚儀和尚宮這些品階!

尚儀則在前朝御前伺候。屬於皇帝的小蜜。

尚宮嘛,則負責伺候後宮裏的嬪妃娘娘,屬於老媽子一類的。

龍廷軒的意思,是讓她到帝都去參加考試,入宮司職麼?

說實在的。金子心裏對這方面的權利,並不嚮往。

官場。不是一般人能混的,她向來神經大條,一個不留神,就能得罪人,金子可不想混得最後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王爺真是擡愛了,不過兒讓你失望了,兒並無此大志,只想在桃源縣,在金府簡簡單單地生活,以後找個同樣簡簡單單的人過日子就行了!”金子笑道。

龍廷軒的黑眸緊緊的凝望着金子,那張精緻姣美的容顏漾滿純淨而絢爛的笑意,他能感受得到,在那笑意的深處,是怎樣一顆純淨如白紙,不染纖塵的心靈……

她有其他女子所沒有的一切美好!

她也有其他女子所沒有的缺點、不足!

但她卻是如此的……獨一無二!

龍廷軒不忍改變,或許去帝都,真的能讓她發光發熱,但在那樣的染缸裏,她是否依然純淨若此?

就讓這份美好,一直保持下去吧!

只是那個能與她一起過簡單生活的人……真的好幸福!

龍廷軒不知道爲何,一種莫大的失落感在胸腔裏蔓延着,帶着些微的苦澀和糾結,這種感覺,他不曾有過!

“如此,本王便不勉強金娘子了!”龍廷軒淡淡一笑,嘴角卻是極不自然的抽搐着。

金子點頭,笑意不減,朝龍廷軒俯首施了一禮,笑道:“能得王爺器重,兒真的很感動!此去帝都路途遙遠,王爺要好好保重哦。兒提個建議,王爺還是在州府衙門抽調些人手隨身護衛吧,雖說如今四海昇平,但還是要以防萬一的!”

龍廷軒朝金子露出一抹特別溫暖的笑容!

她這是擔心自己,關心自己麼?

“好,本王聽你的!”

在外頭的阿桑不由吞了口口水,都大半天了,少主還沒將人拿下,真是太出乎意料了……

這會兒,竟還聽從金娘子的意見,要多帶一班累贅?

阿桑一頭黑線,外頭陽光熾烈,他的額頭已經沁滿汗珠。

馬車一陣晃動,阿桑忙含笑挑開竹簾,見金子正要下車,便笑道:“金娘子慢點,小心!”

金子躍下馬車,朝阿桑道了一聲:“謝謝,保重!”

阿桑也笑着對金子道了一聲後會有期,便跳上了車轅,準備駕車離去。

金子站在驛站門前,輕輕揮動小手。

阿桑見少主一直沒有吩咐啓程,便回頭小聲的提醒道:“少主,鷹的情報,您別忘了!”

龍廷軒聞言,銳利的眸光穿透竹簾,直視阿桑的眼睛。

阿桑猛然垂眸,那目光太過銳利,如麥芒一般,刺得他的雙眼生疼……

“本王沒有忘記!走吧!”龍廷軒沉聲說道。

阿桑應了一聲,轉身曳動繮繩,催動馬車。

“一路順風!”

金子的聲音和風吹進車廂,龍廷軒驀然閉上雙眼,雙手緊緊地交疊在一起,攥得骨節發白。

再睜眼時,他毫不猶豫地對阿桑喊道:“停車!”

滾動的車軸嘎然而止,阿桑回首,顫顫問道:“少主有何吩咐?”

一隻修長的手伸出簾外,白淨的掌心中放着一枚圓圓的蠟珠,阿桑當然認得此物,這是少主與鷹聯繫的信號彈。

“將這個送給金娘子,或者永遠當個念想,或者……遇到什麼危險的時候,這個能幫她!”龍廷軒的聲音有些沙啞。

阿桑接過蠟珠,沒有多問一句,只恭敬地應了一聲是,便跳下車轅,往回疾跑而去。

少主,對金娘子,是動了真心了!

(ps:之前有讀者留言說讓金子在穿女裝的時候不要自稱‘在下’,小語記住了,但金子外出的時候,還是男裝居多的。爲了應讀者們的要求,以後金子童鞋在對上級人物的時候,統稱‘兒’,這個在古代,男女適用!)

ps:

鞠躬感謝所有親們的訂閱支持和打賞!還有你們的小粉粉,真的很感動!

這兩天很忙,人也不舒服,沒有辦法一一回復感謝大家,月底會出單章感謝的,小語都記在心裏了!

在此謝謝fgs001,小肥蕊,淺藍淡雅z寶貴的粉紅票,感謝星空貝貝兩張寶貴的粉紅票!月末了,小語繼續求粉粉,小粉票都到小語的碗裏來吧!麼麼噠! 第4428章

「而且,哪個丫頭明顯就不對勁,在我們秦家待那麼多年,竟然只長了那麼一點,那怕她身上沒有獸族的氣息,也絕對不是人類,誰家孩子長得那麼慢啊……」一道中年男子的聲音說道。

「你們都走吧,寧兒和秦家沒關係,寧兒不過是我認的干孫女罷了,別說我不清楚寧兒去了那裡,就算我知道,我也不會告訴你們的!」

「我秦無憂,一輩子做人問心無愧,卻沒想到會有你們這樣的後代,寧兒的家人借走寧兒之前,就不應該給你們留下那麼多東西,否則也不會讓你們如此貪婪啊……」秦無憂蒼老失望的聲音說道。

「呵呵……怎麼說那丫頭也在我們無憂島住了好幾年,就哪點東西就想打發我們了? 軟妹嬌妻,總裁大人寵上癮 趁著秦家還有活人,我勸你還是乖乖的把那丫頭的地址說出來,否則別怪我滅了秦家,讓秦家徹底從無憂島消失……」對方語氣兇狠的說道。

「隨便你吧!」秦無憂說完,直接閉上眼睛,不想去理會任何事情了。

人心果然是可怕的,這麼多年他還以秦家為傲,卻沒想到不知不覺間,秦家早就不是自己說認為的秦家了,秦無憂忽然想到以前寧兒在的時候,和他說的話!

但是那個時候,他根本不清楚,只當是秦家的小輩,招惹寧兒,讓寧兒生氣故意說出那些秦家人不好的,自己竟然還每次都幫著秦家人說話,從最開始的勸寧兒和他們好好相處,到後來勸寧兒別理他們!

現在仔細想想,自己勸了幾次后,寧兒就不說,他好像記得最後一次寧兒問自己,是不是喜歡秦家,是不是喜歡秦家現在的每個人,不希望他們有事,自己說是的,似乎從那以後,寧兒就越來越不喜歡出門了,再也沒有說過秦家半句不好了……

「哼……別以為裝死就沒事,我給你最後一天時間,明天如果你還不把那丫頭在哪裡說出來的話,我就當著你的面,滅了秦家……」對方怒道。

「彭……」的一聲巨響,差點把房頂給掀了!

「咳咳……死丫頭,你還敢回來!」中年男子被人踢在地上,不斷的吐血,瞪著門口的小寧兒怒道。

「寧兒,你怎麼……」床上的秦無憂聽到聲音,睜開眼睛,就看到門口踩著小彩上面的小寧兒。

「秦爺爺,你沒事吧?」寧兒當心的來到秦無憂身邊問道。

「沒事,你怎麼回來了?你叔叔呢?和你一起回來的嗎?秦家最近不安全,爺爺現在沒事了,你快點離開吧!等以後沒事再來看秦爺爺……」秦無憂看著寧兒慈愛的說道。

「秦爺爺,他是誰?」寧兒看著地上還在吐血的黑衣男子問道。

「是秦家旁系的人,不用管,寧兒回去吧,爺爺沒事的!」秦無憂心裡有些著急的說道。

「秦爺爺,我爹娘來了,我會讓娘親治好你的,而且,剛才你們說的話我都聽到了……」寧兒看著秦無憂說道。 金子不知道龍廷軒送的那顆蠟珠到底是何物,她拿在手心了端詳了半天,也看不出什麼特別的。

臨走時,阿桑只是含笑對她說非到緊急之時,不要使用。

可他也沒告訴自己該怎麼用呀!

難道這是一顆煙霧彈,用來逃遁的?

緊急使用時,像電視裏做的,使勁兒砸地上?

額,這逍遙王還真是有意思!

重生驚世醫妃:邪王,寵我 金子胡思亂想着,這纔想起樓上還有辰逸雪和金昊欽在呢,兩人都被晾半天了。

她忙將蠟珠放進袖袋,轉身走進驛站。

剛推門進去,三人的目光便齊刷刷的往她身上望去。

“娘子,你回來了?”笑笑忙起身,迎了上去,沒有娘子在身邊,她在阿郎和辰郎君身邊伺候着,簡直就是如坐鍼氈,侷促難安吶。

特別是辰郎君,每一次將茶盞奉到他面前,手都會不自覺的發顫,這次更糟糕,竟不甚將茶水灑了,娘子推門的前一刻,她才堪堪用錦帕吸乾了辰郎君的袖口……

看着笑笑面紅耳赤的模樣,金子不由狐疑問道:“怎麼了?臉這麼紅,是熱着了?”

“沒有,奴婢不熱!”笑笑低頭輕聲道。

金子見辰郎君和金昊欽還在,也不能只顧着自己主僕閒話家常,因便朝二人淡笑道:“逍遙王真是客氣,剛剛竟親自送了驗屍費過來,他正好要離開庵埠縣回帝都了。便順道話別,耽誤了些許時間,讓你們久等了!”

金昊欽一臉笑意,心中的快意不言而喻。

不僅是因爲自己妹妹有着別人所沒有的技藝,得了逍遙王的賞識,更多的是因爲妹妹自己將剛剛離開的原因坦言相告了,這說明她是在意自己這個哥哥的,不想讓自己因爲被晾着而不快。是麼?

“能得逍遙王親自送驗屍費,可見三娘深得王爺青眼賞識,阿兄真是開心!”金昊欽看着金子笑了笑,順手倒了一杯茶,送到金子面前,說道:“來,阿兄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辰逸雪卻始終神色清淡,只在金子說到逍遙王三字時,微不可察地蹙了蹙眉。

金昊欽向金子敬茶。辰逸雪卻連祝賀和恭喜一聲都沒有,端起矮几上的茶盞,一口飲盡。

金子不忍拂了金昊欽的意。只好扯着嘴角。喝下清茶,道了一聲謝謝。

辰逸雪將茶盞放回矮几,伸手彈了彈衣袍上的褶皺,斂衽起身,看着金子淡淡道:“打攪了半日,是時候告辭了!”

金子忙跟着起身。問道:“這就要走了麼?

辰逸雪神色漠然,修長澄澈的眸子一閃,“在這裏,已經耽誤得夠久了!”

金子自然明白這裏指的是庵埠縣。聽說他本就打算要回去桃源縣的,還是因爲慢走一步。才被金昊欽拿着逍遙王的口諭,帶到庵埠縣幫忙查案來了。

自己還有驗屍費可拿。他可是費心費力,又沒有收到一分回報的。想到這裏,金子心裏又泛起了一絲愧疚。

“野天還在客棧那邊等着麼?”金昊欽也站起來問道。

辰逸雪點點頭,神色淡漠。

“既然你要回去,三娘便跟着你一起走吧,雖說有父親的下屬趙虎跟着,但跟你一起上路,我還是放心一些!”金昊欽對辰逸雪說道。

金子瞪了金昊欽一眼。

自作主張,也不看看人家大神樂不樂意!

辰逸雪擡眸,朝金昊欽露出一抹淺笑,氣質依然是冷峻而硬朗的,但那笑容裏隱約看見一絲溫暖:“好!”

金昊欽陡然睜大眼睛,臉上有着淡淡的興奮。

這傢伙,頭一次答應他,應得這麼爽快。

“三娘,那你讓笑笑收拾一下吧,估計現在上路,戌時左右便能抵達桃源縣!”金昊欽對金子說道。

金子頷首,既然掛名哥哥做了安排,人家大神也答應了,就一起走唄,反正她也不打算再在庵埠縣多做停留了,出來這麼久時間,樁媽媽在清風苑一定等急了。

金子讓笑笑下去將包袱收好。

其實主僕二人也沒有什麼東西,出來時只帶了兩身換洗衣裳,還有一套解剖服,再沒有其他細軟,收拾起來也是簡單輕便。

須臾之間,笑笑便已經收拾停當,將包袱都背身上了。

金昊欽送着幾人出驛站,看着他們各自上了馬車,才鬆了一口氣。

他原本準備了一些問題要問三孃的,可見了妹妹的面,卻發現,所有的問題,都無法問出口。

他自嘲的笑了笑,一個人靜靜地走在坊間小道上。

案子結了,大家都回了,他也該回了。

馬車抵達桃源縣地界的時候,天色已經暗沉下來了。

穿過喧鬧的夜市時,一陣陣誘人的食物香味透過竹簾,飄了進來。

金子的肚子應景的咕咕叫着。

笑笑忙關心問道:“娘子,你餓了嗎?也是,晌午你壓根就沒吃飽,奴婢知道你見阿郎和辰郎君喜歡你做的飯菜,特意都留給了他們倆,自己只吃了幾口飯便擱了筷子,難怪這會兒餓了!”

金子含笑看着笑笑,難爲這丫頭了,竟是這麼細心。

她挑開竹簾看着外面,怪不得香味一直瀰漫着,原來這裏竟然是一條小吃街。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