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 2021
48 Views

黑龍絞動,黑色的身子如精鋼澆鑄,真龍眨眼,赤紅的瞳孔充滿了一種暴虐和毀滅。

Written by
banner

共有九頭黑龍在天宇間遊動,身子不知橫出有多少里,偶爾的一鱗半爪顯世,讓人心驚膽戰,手心都捏出了冷汗。

「九龍幻化,這是……」真武聖主難以淡定,豆大的冷汗自額頭流下。

北部地區的整片天空突然被一股偉力籠罩,天上多出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氣息,符文在天空浩蕩而出,千萬裡外都不平靜起來。

大地震動,一陣嘩啦啦鐵索甩動的聲音穿金裂石,整個東荒域都能聽見。

伴隨著可怕的震動聲,一道黑影籠罩十方而出,緩慢的黑影升空,眾人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天空,只見一片黑色的宮殿漂浮起來,下面數不清的黑色鐵鏈晃動,刺破蒼穹。

每一道鐵鏈都粗如山嶽,就像一片黑色的小山一樣,符文如天日,在鐵鏈上明滅不定,緩慢的升到空中,只見成片的宮殿下方竟是一群大佛石像。

石像高約千丈,面目慈祥,手捏佛印,身後仿若有一輪佛光轉動,無量光動,足有上千的大佛並在一起。

數千座大佛黑色鐵鏈捆在一起,有的更是被黑色鐵鏈洞穿,胸前的裂紋如蛛網般擴展開,直至整個佛身。

讓人驚訝的是數千座大佛竟然沒有一個是完整的,不是被斷臂就是頭顱殘破,讓人看起來有股猙獰感。

數千座大佛黑色鐵鏈捆在一起,有的更是被黑色鐵鏈洞穿,胸前的裂紋如蛛網般擴展開,直至整個佛身。

讓人驚訝的是數千座大佛竟然沒有一個是完整的,不是被斷臂就是頭顱殘破,讓人看起來有股猙獰感。

石像高約千丈,面目慈祥,手捏佛印,身後仿若有一輪佛光轉動,無量光動,足有上千的大佛並在一起。

ps:今完5000字大章奉上,歡迎大家閱讀。而出,緩慢的黑影升空,眾人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天空,只見一片黑色的宮殿漂浮起來,下面數不清的黑色鐵鏈晃動,刺破蒼穹。

每一道鐵鏈都粗如山嶽,就像一片黑色的小山一樣,符文如天日,在鐵鏈上明滅不定,緩慢的升到空中,只見成片的宮殿下方竟是一群大佛石像。

我在古代當寡婦 石像高約千丈,面目慈祥,手捏佛印,身後仿若有一輪佛光轉動,無量光動,足有上千的大佛並在一起。

數千座大佛黑色鐵鏈捆在一起,有的更是被黑色鐵鏈洞穿,胸前的裂紋如蛛網般擴展開,直至整個佛身。

讓人驚訝的是數千座大佛竟然沒有一個是完整的,不是被斷臂就是頭顱殘破,讓人看起來有股猙獰感。

數千座大佛黑色鐵鏈捆在一起,有的更是被黑色鐵鏈洞穿,胸前的裂紋如蛛網般擴展開,直至整個佛身。

讓人驚訝的是數千座大佛竟然沒有一個是完整的,不是被斷臂就是頭顱殘破,讓人看起來有股猙獰感。

石像高約千丈,面目慈祥,手捏佛印,身後仿若有一輪佛光轉動,無量光動,足有上千的大佛並在一起。

ps:今完5000字大章奉上,歡迎大家閱讀。

… 每一道鐵鏈都粗如山嶽,就像一片黑色的小山一樣,符文如天日,在鐵鏈上明滅不定,緩慢的升到空中,只見成片的宮殿下方竟是一群大佛石像。

石像高約千丈,面目慈祥,手捏佛印,身後仿若有一輪佛光轉動,無量光動,足有上千的大佛並在一起。

數千座大佛黑色鐵鏈捆在一起,有的更是被黑色鐵鏈洞穿,胸前的裂紋如蛛網般擴展開,直至整個佛身。

讓人驚訝的是數千座大佛竟然沒有一個是完整的,不是被斷臂就是頭顱殘破,讓人看起來有股猙獰感。

這些還不算太過震撼世人,讓人吃驚的是那些大佛石像的頭上竟然都有一座宮殿,黑色的宮殿上無數石刺破出,看起來就像石佛頭上戴著一頂帽子。

「噗……」真龍巢外一位眉毛都白的老僧一口老血噴濺而出,指著那片天宇,道:「這……這……這一定是七夜那個魔帝的行宮!」

眾人早就被壓的說不出話來,看見老僧這等表情,眾人心裡感覺怪異,在佛門的大佛石像上建築自己的宮殿,這意思真是太明顯了,難怪這老僧都被氣的吐了一口老血。

大佛升空,一座通體黑色的山嶽從大地之下撥了起來,就如同雨後竹筍,很快就拔高到了一定的程度,在很遠的地方都能看見一座高聳入雲的黑色山體,像是蓋過來北部地區所有的大山。

第三百五十八章

「這座山是突然漲出來的!」一位聖主驚駭的看著,這種場景想必幾萬年都見不了一次。

無數黑色鐵鏈在山嶽上縱橫交叉,黑色百米長的石刺破開大地,整座黑色的山嶽都給人一種很猙獰可怕的感覺。

無數石佛的殘肢斷臂掉落在宮殿群間,有的被泥土淹沒,漫山都是大佛的殘軀斷臂。

眾聖主神色怪異的看著西天域來人,這可是犯了佛教的忌諱,這是大荒第一教派,他們的信仰此時被人無情的踩在地上,連佛門的標誌都被人毀去。

「在佛身上建宮殿,這是什麼年代的事,難道這真的是七夜天帝的行宮不成?」贏家聖主神色凝重道。

「轟隆隆……」

一陣轟隆聲后,黑色山嶽將媧皇河都截為兩半,兩邊的河水不再相通,這是震撼人心的事。一條橫貫了整個大荒的長河,如今被一座山嶽給截為兩半,七夜天帝身死威不滅,依舊震懾古今未來。

「七夜魔帝的幻龍界再現塵世,難道他沒死不成?」

終是有人承認這是七夜魔帝的幻龍界,如今再現塵寰,是否代表七夜魔帝並沒死去。

天空中九龍交錯,黑色如古樹分杈的龍角閃爍電芒,就如九頭活著的真龍一般。

「嗡」

幻龍界上方的那顆金色珠子震動,周圍虛空塌陷,像是一個宇宙,萬道沉浮,仿若世間道之極盡。震撼九天十地的氣息迸放出來,整個北部地區的人直接癱軟在地上,想動都不能。

「這是七夜魔帝用盡一生祭煉的帝兵,金剛元魂珠,傳說擁有再造宇宙的神能!」中州域金華皇朝的一位皇主說道。

如金色瀑布垂落,金剛元魂珠垂落下天幕般的金芒,整片幻龍界都被遮掩,同時在金剛元魂珠上映現一道身影。身穿一件黑色的長袍,面容看不清,身形雖然消瘦,卻有一股威凌寰宇的無形大勢。

「這是……七夜天帝真的沒死,人族還有活著的大帝!」

天下各聖主級人物神色大變,沒想到金剛元魂珠竟然會有如此神能,更沒想到能看見七夜魔帝。當中以西天域來的老僧等人神色最為驚懼,西天佛教在遠古之時與七夜為敵,具體情況卻無人可知。

讓各聖主松下一口氣的是不久后,金剛元魂珠上的那道足以讓五域都翻天的身影逐漸消失。幻龍界上黑霧氤氳,整座山就像被黑霧籠罩一樣,金剛元魂在爆閃出一片熾芒后也墜入幻龍界。

「我就說,除了長生不老的仙,沒有人可以活這麼長時間,縱是大帝也難逃生死輪迴。」

天上九龍怒嚎一聲圍繞著幻龍界盤旋,天宇破碎,流火頓生,九龍亦與幻龍界合二為一,猙獰的黑色大岳像是突然多出了一絲神華,整座山都充滿了黑色光澤,如萬劫不朽的神金一般。

天空中厚重的鉛雲漸漸退去,來的快去的也快,不一會整個大荒就恢復了往日的景色。

東荒域數件露出神威的帝兵亦逐漸散去帝威,整個東荒域剛剛就像被壓上一塊神石,如今這塊神石被拿走,頓時就又輕鬆了下來,但是眾人神色上的恐懼卻還沒有退去。

「贏天和眾弟子留下,長老級人物全部與我回家族!」贏家聖主果斷無比瞬間做出決定。

在贏家眾人開啟域台而橫渡虛空之時,在場的人皆是目瞪口呆,難道贏家不打算爭奪真龍寶術了?

「姬昊留下,姬家眾人與我回族中商議!」姬家聖主同樣下令道。

「葉輕語留下,一人回去通知皇朝的崩天鐵騎,讓他們以最快的速度給我來東荒域!」

諸如此類的命令不在少數,幾乎各大教都下了同樣的命令,只留下了年輕一代在這裡。

天宇中域台波動不斷,一輛輛古戰車碾動天宇而去,走的很是急促,一些長老級的人物也同樣離去,這讓在場的人有憂有喜。

月城中葉凜澈望著域台在空中閃過的波動,心裡暗暗一笑,幻龍界果然挑動天下神弦,讓眾聖地各世家大皇朝們都坐不住了。

所見到的效果要比預想的要好,最讓葉凜澈沒想到的是七夜天帝的金剛元魂珠現世,這是一個重磅大消息。今天所出現的一切絕對震驚五域,這是一個讓無數人都足以瘋狂的信息。

一位曾經無敵與天上地下,抬手間可摘星捉月的大帝行宮,這足以讓世人瘋狂,要知道七夜天帝沒有留下什麼道統,也就是說這片宮殿當中很有可能擁有一部古經,更也許東荒域要再多出一件帝兵了。

「我靠,葉子,這次真的要玩大發了,你說幻龍界能坑死幾個聖主?」妙無空很興奮的說道,看著這些聖主在自己等人的計劃下離去,有種莫名的榮譽感。

「不好說,其實我這次也是冒著極大的風險,幻龍界當中遠不像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如果這些聖主驚動了深山中的太古妖魔,這些聖主只要不持帝兵,全滅也有可能。」葉凜澈沉聲說道。

幻龍界中有太古銅門的存在,那後面的力量足以橫掃五域,如果一旦脫困,對整個五域來說都是一場大災難。如今這些聖主級人物要去一探幻龍界,一旦驚動太古妖魔,到時必然是場大禍。

「我覺的你想的太多了。」妙無空突然不贊同的說道:「人族從最初降臨這片大地,先是被人奴役,到現在人族稱霸寰宇,在弱小的時候這些妖魔都沒能將人族滅亡,更別說是現在了,簡直是妄想。」

葉凜澈猛然一驚,失笑的搖了搖頭,五域何其浩瀚,誰敢說沒有什麼老怪物級別的在沉睡。如果太古妖魔亂世,想來會有人跳出來,而且就算真的無人可阻,自己這點微末的實力又能做什麼,或許連自保都很困難吧。

「人死如燈滅,管他滔天江水,我們只顧眼前的美好就行,無需顧忌那麼多。」妙無空說出了一句很有哲理的話。

葉凜澈像是忽然想開了一般,舒展了下手臂,道:「沒錯,我們只需顧好自己身邊的人就好,其它的我不在乎。」

月圓之夜即將來臨,真龍巢外越發擁擠,沒有聖主級人物和一些大能坐鎮,這裡已然殺機盈野,年輕一代皆有自己的傲氣,鋒芒畢露,都想爭奪真龍寶術,因此火藥味越發沉重。

在眾聖地離去一日的時間,月城上空突兀的漂來一座仙宮,霞霧氤氳,一個********在仙宮門口注視著下方,只是站在那裡就有一種雍容華貴的氣質。

在他身旁有一個二十來歲的少女,一身素白帶著粉紅的宮裙,身形窈窕,如玉的素手自然垂落,黑髮如瀑,輕挽玉帶,面容不清卻已經能感覺這是一個絕世佳人。

「天池聖母駕臨北部地區,天池神女與他相伴!」

「早就聽說天池的仙宮漂浮在五域,今日一見,古人誠不欺我!」

天池聖母在這個時候駕臨北部讓一些勢力有些意外,要知道天池聖地一向潔身自好,從不與人爭奪,難道幻龍界的現世讓這群超然世外的仙子們也有了凡俗之心么?

「請諸位道友來天池一敘!」仙宮外天池聖母面紗下紅唇輕啟。

只見這話語一出,頓時天地間法則齊震,數十上百道的法則融入虛空。

這是真正的言出法隨,上震九天,下盪九幽,一言既出,萬法歸一,需要極深的修為和一顆與大道親近的心才能做到,天池聖母一出現就展現了她極強的實力。

見到天池聖母的到來,妙無空當場神色一滯,縮了縮脖子,他曾經設計圍追過天池神女,此時不由心中發虛。

待這道聲音傳出后,不一會就有聖主級人物趕到,第一位趕來的人卻讓葉凜澈有些一驚,竟是戰家的聖主趕了過來。戰家已經很久沒有傳人在大荒行走,這時竟然趕來,可見幻龍界的誘惑有多麼大。

看見戰家葉凜澈自然就想起了還被困在幻龍界中的魔君戰輪迴,魔君對他有傳法之恩,更是將戰家古經都傳給了葉凜澈。如果可以,葉凜澈希望他們這次攻破幻龍界,剛好可以解救魔君出來。

戰家聖主是一個看起來約莫有四十多歲的中年,一頭濃密的黑髮自然披散,雙眸神光燦燦,就像兩輪小太陽般耀眼,七彩的神芒在他身上綻開,如一尊神魔般威不可敵。

試愛迷情:萌妻老婆別想逃 葉凜澈悄然的將戰家霞橋卷掩藏起來,沒有救出魔君,這位戰家的聖主不知道戰輪迴的嚇下落,也有可能對自己下手,怎麼說都是人家的不傳之秘,如果被發現就遭糕了。

「怎麼?連一向超然與聖外的天池都心動了么?」戰家聖主背負雙手,一腳踩破一片虛空,身上仿若有萬鈞神力,每走一步都暗含天地大道的法則運轉,一身實力恐怖無比。

天池聖母見戰家之主的到來,瞳孔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異芒,道:「連北海域久不出世的戰家都再臨塵世,看來這一世你們需要的戰體也隨之而來,天下年輕一代有敵了。」

戰家聖主對此並沒有說什麼,身形在明滅間消失,下一刻已經步入仙宮之中。

隨後陸續的真武聖主也從遠處踏來,周身一千零八道武形真影環繞,直接淹沒了半邊天空,虛空上儘是武道真影,每一道都有神威莫測的神力。

隨著一位位聖主級人物的降臨,仙宮中金蓮朵朵綻放,每一位聖主來臨的時候都帶來了一堆人馬,這是一群老修士,實力皆深不可測,眼中精芒閃爍,有的甚至有與聖主匹敵的實力。

仙宮沉落在九天之上,仙樂響起,宮殿周圍突然多出一些異象,神聖無垢,就像真的仙宮一般無二,群鶴在其周圍盤旋不定。

「看來要不了多久,他們就會商議出一個結果,到時必然要攻打幻龍界。」葉凜澈目光閃爍的道,北部地區出現兩個寶地,這些聖主級人物不可能分身兼顧兩邊。

真龍巢這裡必然會有年輕一代決戰而出,而他們攻打幻龍界更是要費時費力,恐怕沒個幾載很難完成,只因為那是古今第一魔帝,他的道場不用想也是可怕無比。

「我們可以先去準備一下,一旦各大聖主離去,這裡必將成為年輕一代的戰場,到時沒點實力,恐怕死都不知道怎麼死。」妙無空想想都覺得頭大。

年輕一代個個天縱之姿,沒有誰是省油的燈,一旦開戰不比有聖主在時差到那,年輕一代的戰局即將在真龍巢展開,可以說這封王之戰,沒有誰會有十成把握。

因為要面對的將是來自五域最為頂尖的一代,他們不缺殺生大術,更不缺資源,皆是有天縱之姿的絕世天才。

葉凜澈帶著妙無空再月城中轉悠起來,想要找點能夠對付眼前局面的東西。

在葉凜澈心中實則已經有了想法,但必須要等到灰太皇來了以後才能運做,憑他和妙無空二人是沒法完成的,而且還欠缺一些東西。

隨著真龍巢將要開啟,這裡的生意也是異常火爆,凡是能用的到寶葯已經絕大數被收購,就連一些帶有攻伐性的寶器也有人批量收購,一切都是為真龍巢開啟而做的準備。

「都瘋了,幻龍界一出,天下修士都像嗅到寶物般來真龍巢這裡,真是全瘋了。」妙無空聽著大街上十句有九句不離真龍巢的話語而感慨道。

如今東荒域算是最熱鬧的一域,前不久灰衣聖人出世,讓五域震驚世間怎麼可能還會有聖人。現在又出現了太古十凶之一的真龍巢和千古第一魔帝的行宮,這一切都足以讓大批人朝這裡趕來。

「喂,兩位小兄弟請留步,我觀你們二位天庭飽滿,必然是大富大貴之像,我這裡有真龍巢詳解一份,絕對是孤本,只需九九八,真龍巢圖帶回家!」

葉凜澈二人被一個滿臉奸滑的中年胖子攔住,在其低沉的嗓音中透著一股壞意。

「那來的死胖子,竟然騙到我身上了。」妙無空說著就眉目皆豎,想要給這個中年胖子一巴掌。

葉凜澈卻暗下拉住他的手,傳音道:「別動,這個胖子讓我來對付。」

剛才葉凜澈無意的以尋龍眼看去,結果讓他想笑,眼前這個中年胖子竟然是那寒那個狗。日的,想起這胖子的神異,葉凜澈不自覺的想要再坑這貨一次。

「別對前輩人物動粗,我們先看看這位前輩賣的圖有什麼不一樣。」葉凜澈故意說道,暗地裡卻傳音告訴妙無空一切。

「一看小兄弟就是識貨之人,我觀你雙眉如劍,天庭飽滿,眼含神威,將來定是一方聖主級人物!」那寒變幻的中年人一臉諂笑的說道:「真龍巢的圖紙,一千斤龍脈石一張,絕對物超所值。」

葉凜澈什麼也不說直接甩了一千斤龍脈石給他,道:「如果沒有你說的那麼神奇的話,就算是天涯海角我也不會放過你的。」

「放心,本人以名譽擔保。」那寒大笑著將龍脈石收了起來,遞了一張圖紙過來,道:「有了它,真龍寶術帶回家,有了它,真龍寶術啪啪啪!」

葉凜澈嘴角抽搐,這胖道士還真會忽悠人,這張嘴那可真是能犁地。

接過圖紙看了一眼,葉凜澈心中震動,這竟然還真是一張暗藏玄機的圖。而且那寒這牛鼻子老道竟然還發現了周圍地勢的不同點,並且做了介紹,與葉凜澈用尋龍天書推算的結果相差不遠。

狗。 晚婚 日的那寒絕對沒這麼好的心!葉凜澈在心底嗤之以鼻,說什麼他也不信那寒道士會有這麼好的心,真拿一張可進真龍巢的圖來買,因為前兩次的事件足以說明一切。里卻傳音告訴妙無空一切。

「一看小兄弟就是識貨之人,我觀你雙眉如劍,天庭飽滿,眼含神威,將來定是一方聖主級人物!」那寒變幻的中年人一臉諂笑的說道:「真龍巢的圖紙,一千斤龍脈石一張,絕對物超所值。」

葉凜澈什麼也不說直接甩了一千斤龍脈石給他,道:「如果沒有你說的那麼神奇的話,就算是天涯海角我也不會放過你的。」

「放心,本人以名譽擔保。」那寒大笑著將龍脈石收了起來,遞了一張圖紙過來,道:「有了它,真龍寶術帶回家,有了它,真龍寶術啪啪啪!」

葉凜澈嘴角抽搐,這胖道士還真會忽悠人,這張嘴那可真是能犁地。

接過圖紙看了一眼,葉凜澈心中震動,這竟然還真是一張暗藏玄機的圖。而且那寒這牛鼻子老道竟然還發現了周圍地勢的不同點,並且做了介紹,與葉凜澈用尋龍天書推算的結果相差不遠。

狗。日的那寒絕對沒這麼好的心!葉凜澈在心底嗤之以鼻,說什麼他也不信那寒道士會有這麼好的心,真拿一張可進真龍巢的圖來買,因為前兩次的事件足以說明一切。

… 天池仙宮中各大聖主在商議,沒有一定的時間很難商議出結果,他們要的是均衡,這也給了葉凜澈的一個緩衝時間,可以為進入真龍巢準備一下。

真龍巢一如既往的神芒萬丈,上面的真龍浮雕栩栩如生,葉凜澈在來前已經用千幻神術將二人的容貌變的普通,此時二人穿越人海在真龍巢附近丈量。

葉凜澈飛入高空俯視下來,神龍吐珠的圖案自然在眼前浮現,就像是一條盤起的蒼龍,真龍巢為珠,龍尾是在一片怪石林立的山嶽上。

看了又看葉凜澈並沒發現那裡不妥,但是那寒胖子的沉靜和做為,一切都是再告訴自己,他一定有什麼後路,就算不能直接到達真龍巢,也一定能夠有可以得到便宜的方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