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 2021
91 Views

這可關乎到人格的問題。

Written by
banner

經過千辛萬苦,林凡感覺自己應該來到了雪王獅的喉嚨處。

此刻林凡停下了腳步,自己或許該爆發一波,從內到外,從雪王獅喉嚨處,轟開一道通天大道,從此遨遊天地啊。

這裡算是雪王獅除了菊花之處,最為柔軟的地方了,猛的爆發一波,應該能成了。

這一刻,林凡微微閉眼,醞釀著最終的爆發。

「無上劍意。」

這一刻林凡全身氣勢暴增,一股衝天劍意,凝聚一身。

「無相天魔。」

天魔之相凝聚身後,與無上劍意相互融合。

「劍皇。」

兩門功法融合而出的絕招,與無上劍意相互融合,攜帶帝皇之氣。

「龍皇霸世。」

增幅戰技全面開啟,自身氣息瞬間暴漲,一股旋風以林凡為中心瞬間爆發而出。

《扭轉乾坤》,《黑虎掏心》,《沾花撫菊指》……,等等功法瞬間爆發,加成與自身。

這一刻林凡雙眸開闔之間,一道精光閃爍,無上氣瞬息之間爆發而出。

「雪王獅,嘗嘗小爺,最強一擊吧。」這一刻林凡運轉《浪潮勁》,十一重勁道全力爆發,還不把你轟的稀巴爛。

「叮,恭喜擊殺小天位高階凶獸雪王獅。」

「叮,經驗增加六億。」

「叮,恭喜升級。」

「叮,恭喜步入先天高階。」

「叮,恭喜步入先天大圓滿。」

「叮,獲得上古凶獸怒天雪獅精血一滴。」

……。

等等,這是啥回事。

這一刻,林凡都已經準備爆發了,可特么的系統突然來了這一個提示聲,瞬間讓林凡有些懵比了。

這雪王獅到底是啥情況,怎麼會突然掛了?

莫非是被小爺剛剛那一身強悍無比的氣勢給震懾住了不成,活生生的給嚇死了不成?

不對,應該不是這樣。

林凡雖然無比的自信,無比的自戀,但是他知道雪王獅絕對不是被自己的氣勢給嚇死的。

莫非是因為嗑「大凡哥」一次性嗑太多了,然後精氣神消耗太多,瞬間嗝屁了不成?

不過這不科學啊,這世上只有累死的牛,可沒耕壞的田啊。

這雪王獅怎麼說也是一頭母的。

算了,死都死了,不過也沒白死,好歹算是自己擊殺的,這經驗加的也是很有誠意,尤其是這等級升的林凡很是爽快啊。

這一刻林凡一路向前,看到那森森冒著寒氣的牙齒,直接手一抬,打開上顎,跳了出去。

當出去之後,林凡看著那一動不動癱在那裡的雪王獅,心裡默哀了幾秒鐘,看著雪王獅那悲慘的模樣,林凡心中有了一絲罪惡感。

這勇猛的凶獸,竟然就這樣嗑藥過多,縱慾而死了。

悲慘,實在是太悲慘了。

大凡哥雖好,切勿貪吃啊。

自此林凡發誓,「大凡哥」將被列入珍貴丹藥行業,連小天位高階凶獸,都承受不住這藥力,還有誰能承受的住。

前妻超大牌 看著眼前這龐大的屍體,林凡衣袖一揮,將其收入到背包里。

這雪王獅全身是寶,等回到宗門的時候,在好好研究一番。

對了,看樣子這裡是雪王獅的洞穴,那麼這雪王獅幼崽肯定也在了。

……。

PS:求訂閱,求月票,求打賞,希望大夥能來起點支持一波。沒成績沒動力呀。(未完待續。) 此刻林凡心中甜蜜蜜的,看著那剛剛出生不久,還不能睜眼的幼崽,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雪白的毛髮,頭上還沒有長出雙角,真的跟小獅子一模一樣。

林凡悄悄的拉開幼崽的後腿,瞧了瞧,看看是公是母。

在林凡看來,要是公的那該多好,畢竟公的戰鬥力,一般都比母的要強悍許多,不過很遺憾,這隻幼崽是個母的。

林凡不知道,自己在這裡已經待了多久,也不知宗門的弟子有沒有離開,隨後將幼崽收入背包中,毫不猶豫的出了洞穴。

林凡的墓碑前,一名弟子,哭哭啼啼,猶如杜鵑啼血,傷心不已。

「師叔啊,真的對不起,都是師侄的錯,希望您能原諒我啊。」如今在林凡墓前哭訴的人便是那天放屁的弟子。

那一個屁,差點放的全軍覆沒。

「師叔,現在您能肯定聽不到我的話,但是我希望我的心聲能夠傳到您那邊……。」

「恩,我已經聽到了。」就在這個時候,一道低沉的聲音劃破了黑夜。

「誰。」那弟子一驚,立馬站了起來,警惕著周圍。頓時一股陰風吹來,讓這弟子的內心陡然的緊縮著。

額頭都漸漸的滲出了一絲汗水。

「莫非本師叔,你也不認識了嗎?」此刻林凡站在墓碑的後面,時不時的用著隱身術,一時出現,一時消失,如同鬼魅一般。

「師……師叔……。」這一刻,那名弟子的語氣都開始打顫了,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知道錯了嗎?你那個屁,害死了本師叔。」林凡壓著聲音,陰沉沉的說道。

那名弟子此刻雙眸放大,看著這若隱若現的身影,陡然爆發出了一陣驚恐的聲音。

「鬼啊……。」

「喂。」當林凡出聲準備喊住對方的時候,對方早就連爬帶滾的跑了沒影。

「哎,真特么的膽小,還特么的聖宗內門弟子。」林凡無奈的嘆息一聲,隨後看著這墓碑,倒是笑了笑,這一輩子還沒到頭,卻被人立了兩座墓碑,哎……。

此次之行,聖宗弟子的內心很是低沉,什麼也沒有得到,還害的林師叔慘死,莫非老天真的再也不佑聖宗了不成?

想想聖宗以來,出門必遭災難,哪裡還有以往那勢如破竹的氣勢。

「長老,師兄,有鬼啊……。」那名弟子一臉驚恐的跑了回來,現在想想都感覺有些恐怖了。

「哼,說什麼胡話呢。」獄長老心情很不好,語氣嚴厲的怒斥道。

「是啊,真有鬼,林師叔變成鬼回來了……剛剛就出現在我的面前。」

……。

「小師侄,師叔回來,怎麼就變成鬼了。」此時黑暗之中傳來一道聲音。

眾人一聽,面色一凝,而那弟子卻是嚇的躲在獄長老身後,他啥都不怕,就是怕鬼。

當那身影漸漸走來,藉助著月光看到人影的時候,獄長老神色陡然的激動萬分。而其他弟子更是激動的叫喊出來。

「林師叔,你沒死……。」

林凡笑了笑,「什麼死不死的,本師叔實力通天,這點算什麼。」

「我們親眼所見,你被那雪王獅吞了下去,這怎麼會。」獄長老上前一臉的不敢置信,彷彿對於林凡出現在面前,顯的讓人難以置信。

此刻林凡一甩衣袖,背過身子,背負雙手,犀利的眼神看向那高掛在空中的明月,風輕雲淡的說道。

「本師叔是誰?本師叔乃是聖宗無名峰聖魔宗第六任宗主,這區區的雪王獅,怎會是本師叔的對手,如今本師叔已將雪王獅誅殺,幼崽也被本師叔得到。」

這一刻林凡逼氣如同一陣暴風一般,將眾人籠罩在其中。

眾人聽聞更是不敢置信。

雪王獅被誅殺了?

「這……。」

林凡輕哼一聲,彷彿對眾人不相信自己,很是不悅,「看看,這是什麼。」

這一刻當眾人看到那毛髮雪白的雪王獅幼崽的時候,一個個倒吸了一口冷氣。

「師叔,這是真的?」宗恨天不敢置信的問道。

雪王獅的強悍程度,他們可是有目共睹的,那是真的強悍至極啊,尤其是那最後紅色雪王獅,更是殘暴到了極限。

「這自然是真的,還能有假不成。」

……。

最後眾人已經相信了這一切,至於林師叔到底運用了什麼辦法誅殺雪王獅,便不得而知了,不過眾人看向林師叔的眼神之中,閃爍著陣陣崇拜之色。

月黑風高之夜。

今夜的明月很圓很亮,哪怕不點燈光,大地依舊被照的很是明亮。

這一刻庸天城有些肅靜,有些蕭殺。

「殺……。」

殺意滔天,血腥濃重。

在這一片和諧的城市裡,發生了一場慘絕人寰的事情。

「你們身為宗門大人,卻對我們出手,還有何臉面可言啊。」一名身穿青袍的中年男子,渾身浴血的凄慘道。

「煩躁。」

刀光劍影,光芒乍現。

一顆頭顱高高拋起,在肅然的黑夜之中,劃出一道光影。

「管家……。」

蔡家家主凄厲的嘶吼著,看著眼前那如同神一般,不可抵擋的人,身心瞬間疲憊了,沒有了一絲抵擋之力。

「哼,一群螻蟻,本已給你們機會,卻不懂得珍惜,死了怨不得別人。」凌敖如同高高在上的神,俯視著眼前這群螻蟻。

「蔡燴,大人已經給你機會了,是你自己不珍惜,可怨不得別人,庸天城只能有一個主人,而這個主人便是我楚家。」楚木林冷笑道。

蔡恆手持長劍,看著那一具具屍體,這些都是蔡家的子弟,如今卻變成了具具冰涼的屍體。

僅僅一人,卻殺的蔡家毫無還手之力,那種天壤之別的差距,已經讓人無法升起一絲反抗之力。

「爹爹……。」蔡芷喬小蘿莉,原本紅潤的小臉蛋,如今也是變的煞白無比,緊緊的畏縮在蔡燴的身後。

蔡燴看著周圍的人,最終緩緩的低下了頭,「大人,蔡家願意離開,請大人放我們一條生路。」

世家之間成王敗寇,乃是常理,如今為了保留血脈,也只能低頭認輸了。

楚木林看著眼前的一切,心中早已經大喜,「好,我楚某也不是趕盡殺絕之人,你們……。」

楚木林也不準備趕盡殺絕,只要趕出去就可,可這話還沒有說完,卻被一道冷聲給打斷了。

「我有說你們能活著離開嗎?」凌敖那冰冷的氣息籠罩著全場,那一股如同海浪的氣勢壓制著在場的所有人,從心底生出無力之感。

「昨日已給你們機會,今日說雞犬不留,那便雞犬不留。」凌敖眼中殺意盎然,屠這些俗人,如同屠螻蟻一般。

戰舟之上的封天宗長老,冷眼看著下方一切,對於凌敖的決定,卻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封天宗不需心懷善意之輩,既然給過機會,不懂珍惜,那後果也只能自己承擔了。

「今夜你們蔡家,雞犬不留。」這一刻凌敖殺意滔天,揮手之間,灰飛煙滅。

蔡家眾人驚恐的看著眼前這尊無可匹敵的殺神,內心中燃起了深深的絕望。

蔡燴輕輕的抹了抹女兒的腦袋,眼角之處落下後悔的淚水。

「小輩,你有些放肆了。」

就在這時候,一道悠閑的聲音,從虛空中傳遞而來。

眾人抬頭望去。

在那明月之下,一艘巨型戰舟,靜靜的漂浮在那。

一道人影如同天神一般,從上空若隱若現的落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