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102 Views

就在黑幽幽的電視屏幕上,阿king的身影赫然顯現,他所在的地方,背景楊暖暖很熟悉,就是嘉恆影視公司的接待區。

Written by
banner

阿king身穿一身灰色的運動做,俊朗的五官很是立體,一雙藍色的眼眸似笑非笑的盯着楊暖暖看。

若仔細的觀察,你會發現阿king眼底的笑意是那麼的明顯,清晰。

楊暖暖動作極其緩慢的放下餐盒,這過程她的視線一刻也不曾從電視上移開。

龍少軒看楊暖暖放下餐盒,覺得奇怪:“你不吃了嗎,是因爲不喜歡嗎,你喜歡吃什麼,我馬上讓李叔準備。”

楊暖暖對龍少軒擺手道:“不不不不,我吃,我吃,飯太熱了,晾一會我就吃。”

龍少軒不再說話,他覺得現在的楊暖暖反應很奇怪。

楊暖暖端起水晶水壺,拿起杯子,到了一杯溫水,仰頭咕嚕咕嚕的喝水。

喝完水,楊暖暖直接用自己的衣袖擦拭着嘴角的水漬。

一杯水下肚,楊暖暖那緊張驚恐的心也被壓到了心底。楊暖暖看着龍少軒問:“你喜歡看電視嗎?”

龍少軒立馬回答:“不喜歡。”

“呵呵,幸虧你不喜歡。”楊暖暖僵硬的笑道。

龍少軒站起來,他輕喊:“暖暖……”暖暖,你怎麼了,爲什麼反應這麼怪。

看龍少軒準備朝自己走過來,楊暖暖立馬大聲吼道:“坐下,那都別去!吃飯!”

“你沒事?”龍少軒不放心的問。

楊暖暖故作輕鬆的回答:“我沒事,我當然沒事了,我能有什麼事情?”

剛剛在電視裏看到阿king身影的一剎那,楊暖暖差點嚇尿。不過現在楊暖暖已經想明白了,早在江城的古墓中,阿king就已經主動的承認了自己的身份。

阿king早已經清楚明白的告訴楊暖暖,他不是人,他是鬼,是隻兇鬼。

既然是這樣,那阿king的身影出現在一臺黑屏沒有打開的電視中,很正常啊。

想明白了的楊暖暖再次端起餐盒,她邊吃邊盯着電視。

楊暖暖那模樣表情與平時在家吃飯觀看電視節目時的一模一樣,她小心翼翼的盯着電視。

電視的畫面並不是靜止的,楊暖暖猛地再次瞪了眼睛。

在電視中,在阿king的身邊,楊暖暖居然又看到了一個熟人。

出現在阿king身邊的人士王心,穿着一身性-感-緊-身職業裝的王心,滿臉笑意的拿着一疊a4紙和一根馬克筆出現在阿king的身邊。

王心滿臉堆笑,好像在和阿king交談,楊暖暖可以清楚的看到王心眼底的嬌-羞愛慕。

楊暖暖連連在心中感嘆,王心啊王心,要是知道現在那個出現在你身邊的人是鬼,不知道你會是什麼一副心情。

王心把手裏的東西交給阿king,她轉身離開。

王心的身影一離開,阿king的視線和楊暖暖的視線碰撞在一起。

阿king藍色的眼眸中帶着笑意,楊暖暖情不自禁的幹吞了一大口口水。

俗話說的好,寧見鬼哭,不見鬼笑,要是看到鬼笑,必有大禍臨頭。

楊暖暖心中暗罵:媽的,沒事笑什麼笑,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嗎,你以爲自己笑起來很好看嗎!

誒,還真沒錯,阿king笑起來的模樣的確很驚豔。

楊暖暖大口大口的往嘴裏塞飯,她腮幫子被米飯撐的鼓鼓的。

只有通過不停的吃飯,楊暖暖才能緩解現在心中的緊張。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衆號 楊暖暖和龍少軒坐在一起吃飯時,楊暖暖忽然在一臺沒有打開的電視上看到了一個熟人的身影。

那個熟人不是別人,正是曾經光明正大承認自己不是人,是鬼的阿king。

突然看到阿king的身影出現在電視中,楊暖暖差點被嚇尿。

因爲在看到阿king的瞬間,楊暖暖的腦海中立馬浮現了貞子從電視裏爬出來時的畫面。

好一陣毛骨悚然的感覺。

楊暖暖嘴裏塞滿了飯菜,她腮幫子鼓鼓的,視線一直落在黑屏的電視上。

龍少軒靜坐在楊暖暖對面,他越看楊暖暖的表情越覺得奇怪,她怎麼了?

龍少軒疑惑地喊:“暖暖~”

“啊?”楊暖暖掃了一眼龍少軒,視線很快的再次回到了電視機上。

龍少軒問:“你是什麼心事嗎?”

楊暖暖嚼着嘴裏的飯,她看着龍少軒尷尬的呵呵笑了兩聲,拿起筷子,往龍少軒的碗裏夾了一點菜說:“你多吃一點,看你瘦的,我沒事,我能有什麼事,呵呵。”

“好。”龍少軒沉沉地應了一聲,他拿起筷子,微微低頭。

現在處於黑屏電視中的阿king,他動了兩步,緩緩地朝楊暖暖走過來。

楊暖暖再次呆住了,這個男人不會從電視裏面鑽出來吧。

楊暖暖越想越恐怖,她重重地把餐盒拍在桌上,大吼了一聲:“別動!”

龍少軒以爲楊暖暖是在吼他,他拿着筷子的手明顯握緊,本就消瘦白皙的手背上關節鼓起,青筋顯露。

龍少軒並沒有亂動,爲什麼楊暖暖要這麼大聲的吼他呢?

龍少軒緩緩地擡頭,看着臉色刷白,眼睛奕奕,眼神警惕的楊暖暖遲疑的問:“是我……做錯了什麼嗎?”

楊暖暖看了一眼龍少軒,這個時候你出來湊什麼熱鬧啊。

楊暖暖道:“你好好的吃飯,不許回頭,我剛剛不是吼你的,別亂想。”

“是嗎?”龍少軒淡然的問。此時此刻,這間病房中,除了我和你,還有別人嗎,如果不是吼我,還會是誰。

龍少軒並不知道他背後的電視中現在正站在一個身高七尺的大男人,而這個大男人從來都不避諱自己已死的事實。

楊暖暖那嗓子一吼,一點作用也沒起,阿king依舊自顧自的朝前走。

楊暖暖直勾勾的盯着電視裏的阿king看,心裏已經沒有那麼害怕了,不就是一隻小小的鬼嗎,不就是會鑽電視嗎,有什麼了不起的。

電視中的阿king覺得距離差不多到了,他低頭寫着什麼。

一分鐘之後,阿king將一張A4紙舉在身前,亮給楊暖暖看。

A4紙上寫着:我在你公司等你。

楊暖暖看懂了阿king形如飛龍走風的字體,她不以爲意的撇嘴,現在嘉恆國際影視公司可不是我的工作地了。

楊暖暖曠工三個多月,肯定被開除了,識趣的楊暖暖自從從江城回到帝都之後,就再也沒去過公司。

阿king像是讀懂了楊暖暖的表情眼神,看了看楊暖暖,隨即他又低頭寫道:給你一個小時。

隔着一面薄薄的電視屏幕,楊暖暖瞪大眼睛,用眼神回覆阿king三個字——我! 慕少的千億狂妻 不!去!

電視中的阿king輕笑,他再次低頭寫:你不來,那我就去找你。

楊暖暖心驚,你想怎麼來?

阿king該不會真的想從電視裏直接鑽出來吧?

阿king低頭寫:我是鬼,當然是從電視裏爬出去咯。

看到阿king的話,楊暖暖欲哭無淚,果然是!

寫完之後阿king似乎覺得還不夠,於是他又加了一句:就像貞子一樣,從電視裏爬出去。

楊暖暖憤憤不平地瞪着阿king,行!你贏了!老子現在就去找你!

楊暖暖是不怕親眼看到阿king從電視中爬出來,但現在楊暖暖的身邊還有個龍少軒。

龍少軒有先天性的心臟病,要是讓他看到了從電視裏爬出一隻鬼,楊暖暖簡直不敢想象後果會是什麼?

楊暖暖笑呵呵看着龍少軒道:“龍少爺我忽然想起我有急事,我已經吃飽了,先告退,你自己好好的吃飯,行嗎?”

龍少軒眼神閃過一陣急切,不是剛剛纔來嗎,怎麼這麼快就要離開。

龍少軒捨不得楊暖暖離開,但是他也很清楚自己留不住她。

楊暖暖說完就站起來,打算走了。她站起來視線落在電視上,阿king的身影漸漸模糊,但沒有徹底消失。

阿king很瞭解楊暖暖這個人,他知道如果自己現在就從楊暖暖的眼前消失,楊暖暖肯定不會老老實實的聽話去公司找她。

楊暖暖這個人需要震懾,如果沒人在後面拿着鞭子趕她,她就能趴在地上打滾耍賴。

龍少軒立馬上前,他一把拉住楊暖暖的手,語氣沉悶地說:“我送你走,另外,明天見。”

楊暖暖說:“現在醫院外還有記者,要是你出面的話,我還要不要從醫院走出去啊。你好好的在醫院接受治療,哪都別去,明天我會再來看你。”

“好,我等你明天來。”龍少軒微微點頭,戀戀不捨的鬆開手。

“再見。”楊暖暖走了兩步,回頭笑着揮手。

龍少軒嘴角揚起一道淺淺的微笑,他動作沉重的擡手,揮了揮手,輕道:“再見。”

楊暖暖告別之後就邁着大腿離開,走出病房外,楊暖暖又急匆匆的小跑着折返。

龍少軒看到折返而歸的楊暖暖大喜,難道她不走了?

楊暖暖指着電視說:“龍少爺快點找人把這臺電視換了吧,這電視鬧鬼。”

楊暖暖的話音未落,電視中模糊的阿king,身影陡然變得清晰。

阿king猛地擡眼,他湛藍色眼眸與楊暖暖的烏黑的像葡萄一般的眼睛碰撞在一起。

楊暖暖的眼睛猛地對上阿king的眼睛,她的心陡然收緊,媽呀,這一下嚇死我了。

這還沒完,楊暖暖拍着自己的胸口安撫自己受驚的心,阿king大步朝電視外走過來,楊暖暖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阿king。

難不成,這隻鬼是打算衝出來嗎?

龍少軒雖然不明白楊暖暖爲什麼讓他換電視,他還是疑惑着點頭答應了:“好,我立刻讓人來換。”

楊暖暖嘴角帶着乾硬的笑容,她連連說道:“換了好,換了好,換了好……” <!–章節內容開始–>

阿king快步朝電視外走過來,楊暖暖與龍少軒乾硬的交流。

wωω ★тTk án ★c○

楊暖暖的表情很僵硬,龍少軒的臉上全是疑惑不解,龍少軒覺得今天的楊暖暖好奇怪。

可就算覺得楊暖暖很奇怪,從楊暖暖的出現的那一秒開始,龍少軒的心思全部都集中在楊暖暖的身上。

只要是楊暖暖出現了,剩餘的關於世界的一切,都和他龍少軒沒有關係。

他不會因爲任何一種意外而選擇把自己的注意力移開,關於有楊暖暖所存在的每一秒,他都不願意錯過。

阿king猛地伸手,病房中的黑屏的電視前突然出現了一隻模糊不清,看起來混混沌沌的大手。

“啊!”楊暖暖看到那隻手,她嚇的大聲尖叫。

媽呀,這隻鬼真的要從電視機裏爬出來了!

楊暖暖尖叫着,她一把拉住龍少軒,帶着他扭頭就跑。

楊暖暖忽然抓住了龍少軒的手,龍少軒一愣,雖然他的思緒還沒跟上楊暖暖的動作,但他的身體已經選擇了跟上楊暖暖的腳步。

楊暖暖的手溫溫熱熱,就像是一杯四十五度的白開水,龍少軒常年體溫偏低,他的體溫就像是他胸腔那顆沒有一絲溫度的涼冰冰的心臟。

此時楊暖暖的手握住了龍少軒的手腕,他真的很瘦很弱,楊暖暖不大的手居然能抓圓他的手腕。

楊暖暖溫熱的體溫源源不斷的傳入龍少軒的手上,繼而從手傳達到他的心臟。

撲通,撲通,撲通,撲通。

龍少軒跟着楊暖暖一路朝前跑,他的心穩健有力的跳動着。

另一邊,昏暗古樸的房間中,龍少決坐在桌前,龍軍在他身後的櫃子裏翻找着東西。

龍少決的眼裏浮上一絲疑惑,他緩緩地伸手,手置於胸前。他胸膛中的心臟猛地跳動,一股奇異的喜悅在他心間蔓延。

真是奇怪,我這是怎麼了,爲什麼忽然心裏會這麼雀躍開心?

龍少決的手放在自己心臟的所在處:“撲通,撲通,撲通……”

他的心跳同樣的穩健有力,自從死了之後,龍少決的心從來都沒有像今天這樣跳動過……

龍少決很疑惑,不明白自己現在這種奇異的感覺是從何而來。

醫院長廊。

龍少軒從來沒有這麼開心過,楊暖暖抓着他的手腕,兩個人沿着一塵不染,空蕩蕩的醫院長廊,不停的朝前跑。

心間的喜悅緩緩蔓延開來,一縷赤紅色的夕陽餘輝從小窗滲出,灑在楊暖暖的手上,夕陽給他們身上鍍上了一層橘紅色的金箔。

龍少軒的臉上開始出現笑意,笑意慢慢的在擴延。

西裝革履的李成提着新鮮的水果回到醫院,遠遠的他就看到了楊暖暖,再細看,她的手裏居然拉着龍少軒。

李成臉色鉅變,他家的少爺有心臟病,怎麼能這樣劇烈運動。

李成連忙跑上前,他大聲喊:“楊小姐,你在做什麼!”李成的語氣中帶着明顯的怒意。

楊暖暖聽到李成的怒吼,她停下腳步,身後一直被楊暖暖拉着跑龍少軒反客爲主,楊暖暖雖然停下來了,但是他卻沒有停。

龍少軒的手順勢滑落,他的大手完全包住楊暖暖的小手,龍少軒拉着楊暖暖的手,帶着她從李成身邊經過。

“少爺……你的……”李成伸手想攔住龍少軒,但是龍少軒卻躲開了他,帶着楊暖暖直接離開。

楊暖暖回頭看了一眼李成,李成的表情難看極了,一看到楊暖暖的臉,李成的憤怒更是像爆炸了一樣。

“鬆手,鬆手,龍少爺,你鬆手。”楊暖暖連連拍打着龍少軒的手道。

龍少軒倔強的就像個小孩子一樣,他柔聲定定地說:“不放,我們就這樣一直跑下去吧。”

楊暖暖說:“龍少爺,我還有急事,我真的有急事。”

“非辦不可嗎?”龍少軒放慢了腳步。

楊暖暖肯定的回答道:“是,我現在必須要去,你快停下來。”

雖然不捨,龍少軒還是停下來了。

停下來之後,兩個人都喘着大氣,龍少軒不適合運動,他喘的很厲害,但臉上依舊帶着滿足的笑意。

“再見了,我真的有急事。”楊暖暖說着就要走。

龍少軒深吸了一口氣道:“再見,明天我等你。”

再見這兩個字對龍少軒又很特別的意思,再見就意味着還可以見面。

提着水果的李成追上來,他怒氣衝衝的瞪了一眼楊暖暖。

楊暖暖立馬說:“龍少爺什麼事都沒有,你檢查一下吧,他一點事情都沒有。”

李成說:“楊小姐不是有事嗎?”

李成話沒說完,話裏的意思很明顯,楊小姐你不是有事嗎,有事還不趕快滾!

楊暖暖轉身默不吭聲的離開,龍少軒注視着楊暖暖,琉璃一般的眼睛裏夾雜着許多異樣複雜情緒。

不知道爲什麼,楊暖暖的每一次轉身,都讓龍少軒覺得她即將遠離,再也不會離開。

這樣的感覺與日俱增,一次比一次更加強烈。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