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100 Views

他吃驚的眼睛和劉旭倫清冷的目光在空中突然不期而遇,還沒有反應過來,一個黑色的小東西就像火箭一樣快速的朝着自己飛了過來,狠狠的插進了自己的眉心。

Written by
banner

他只感覺到額頭位置就好像有把火在燃燒一樣,熾熱的幾乎要把自己點燃!他想擡手去拔掉額頭的東西,卻發現自己的身子就像被打了麻醉一樣無法動彈!

劉旭倫慢悠悠的踱到他面前,愜意又閒散,就好像在看一個被獵中的小動物在垂死掙扎!他饒有興趣的從理髮店老闆手裏抽出來那把扇子,來回打量,在他驚恐的目光中把扇子撕成碎片!

“這個扇子,是你最珍貴的東西吧!你的鬼心,應該就藏在這把扇子裏面吧?”劉旭倫惋惜的嘆了口氣:“沒了鬼心,你會怎麼樣呢?”

“是不是很害怕?害怕自己會灰飛煙滅?”劉旭倫笑了:“放心,我肯定不會讓你灰飛煙滅!”

“你生前是個理髮師吧?因爲有一天給別人剪壞了髮型,被別人捅死!你很不甘心!很恨吧!”

“那一定是你最痛苦的時刻吧!因爲……那天你本來已經要下班了,只要等到第二天,你就可以和你最心愛的女人結婚的!誰知道,你居然在結婚前一天……被一個莫名其妙的瘋子給捅死了!”

劉旭倫的話,讓理髮店老闆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他懇求的目光看着劉旭倫,似乎在祈求他不要再說了!

他確實是在結婚前一天被人給殺了,他很恨!所以,他不願意投胎,有一天,他遇到一個很漂亮的女人,那個女人告訴他,只要他殺掉九個九月九號出生的人,然後讓這些人的鬼魂去害人,吸收怨氣,等到時機成熟,他再吃了這九個鬼,就可以進階成鬼王!

而等到他愛的那個女人一死,他就可以娶了她的魂魄做他的鬼後!生生世世與她在一起!

他原本已經殺了九了人了!可是其中有兩個鬼魂被一個叫江澤的男人給帶走了!他沒有辦法從江澤手裏搶,只能再找其他人殺!他得知有個在查這件案子的警察也是九月九號出生,就故意留下一張名片騙他過來,然後想趁機殺了他!讓他成爲自己的第九個小鬼!

那個警察果然因爲名片被自己騙了過來,他還帶來了一個女人一起來,那個女人的頭髮真漂亮!他做了那麼多年的理髮師,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完美的頭髮!要是殺了這個警察,再得到這個女人,那簡直再完美不過!

只可惜,他最終失敗了! 劉旭倫雙手在空中結了個印,對着理髮店老闆的眉心推去!那印結成散發金色光暈的環,朝着理髮店老闆腦袋裏面鑽進去!

霎時,理髮店老闆臉上的表情扭曲起來,他痛苦的閉上眼睛,似乎想要掙扎,卻因爲身體的限制一動也不能動!嘴裏發出痛苦求饒的聲音!

劉旭倫整了整自己平整的沒有一絲褶皺的衣服,慢慢將理髮店老闆的魂魄收進了一個畫着符咒的玻璃瓶,然後隨手將他扔進了墳墓的角落裏。

而朱大仙則驚的合不上嘴巴,他知道,這個鬼魂將永遠被困在這個玻璃瓶裏,反覆品味自己最痛苦的過去!

他原本因爲沒有防備,吸入了一點點的迷迭香昏睡了過去。好不容易重新清醒過來,結果剛剛睜開眼睛,卻正好看到劉旭倫在對着理髮店老闆結印!

如果他沒有看錯,劉旭倫使用的是很早之前就因爲太陰毒而被禁用的幻滅咒!這種咒法其中之一,就是可以讓人或鬼,陷入自己最痛苦的回憶,永遠經歷自己最無法面對的那一刻!永遠重複那一刻!

劉旭倫彎腰把我從棺木裏面抱起來,聽到朱大仙兒驚詫的聲音在空曠的墓穴裏面響起:“你剛纔用的是幻滅咒?”

聽到他的話,劉旭倫一邊抱着我朝外面走,一邊面無表情的朝他問道:“和你有關係?”

朱大仙兒尷尬的搖搖頭,說沒關係,就是以前聽他師傅說過幻滅咒,他一直覺得很神奇,以爲是他師傅隨便編的騙自己玩兒,沒想到這種術法真的存在,而且真的有人會使用,有點吃驚。

劉旭倫嗤笑一聲:“你在乎這些?”

朱大仙兒聽到他語氣裏的危險,嚇得趕緊搖頭,說:“你還不知道我嗎?我在乎的,只有錢和賭的開心!其他的事兒,我無所謂!”

劉旭倫抱着我走到他們進來的位置,往我身上貼了張符紙,頓時我和他就變得透明瞭,他抱着我走出墓穴,回頭看了一眼跟着出來的朱大仙,淡淡道:“很好,希望你可以一直保持住這份純粹。”

說完,他把我放到車上,問朱大仙兒需不需要他送他回去?

朱大仙兒當然想讓他送,荒郊野嶺的,要是不送他,他該怎麼回去?可是劉旭倫問這話,意思也很明顯,他不想送他!

看着劉旭倫那赤裸裸等着他開口拒絕的眼神,朱大仙兒幽怨的搖搖頭,說不用他送,他自己可以回去。

劉旭倫也不強求,直接坐到駕駛座上打算開車,朱大仙兒忽然想到什麼,他衝到車窗外面敲了敲車窗,問:“聽說江澤最近又給你找不痛快?”

“江澤?”劉旭倫露出一個意味不明的表情:“給我找不痛快?呵,遊戲纔剛剛開始,到底是誰不痛快,還不知道呢!”

說完,發動車子疾馳而去……

而第二天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睡在自己的牀上了,牀頭櫃上還放着一張劉旭倫留的紙條,大概意思就是說讓我放心,那個理髮店老闆已經被朱大仙兒解決了。

看來,人不可貌相,之前我確實看輕了朱大仙兒,他還是有幾分本事的。

本來我還想問問他小琴的死和宋潔夫婦究竟有沒有關係,爲什麼那兩個女鬼聽到宋潔夫婦說是他們害死的小琴?

結果我還沒來得及問,就先接到了我媽打的電話,說是讓我回家,我有個大爺死了!

我滴個神吶!我大爺死了爲什麼要讓我回去?

而且我媽說的這個大爺我根本連聽都沒聽說過,估計也就是個不怎麼往來的遠房親戚吧!

她怕我不願意回去,羅裏吧嗦的講了一大串的這個大爺的事兒……總結起來就是一句話:這個大爺和我們很親!

不過我媽塗吐沫橫飛的講了半天,我還是想不起來有這麼個大爺!

好嘛,大爺就大爺了!這和我又有什麼關係呢?

我也是不懂我媽非要讓我回去幹嘛?

不過耐不住她三催四勸,我還是買了車票回家了。

我回去的時候我那個大爺已經下葬了!但是我媽說,下葬的時候發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

在我們老家,老人死了是需要女婿來給自己挖墳的,而因爲我這個大爺無兒無女的,怪可憐,所以村裏人就幫忙找了幾個年輕的小夥子來幫他挖的墳!

本來挖的好好的,眼看着就挖成的時候,突然從裏面挖出來一窩蛇!那蛇全身花紋,又黑又亮,眼睛還是紅色的!

所有人都呆住了!他們還是第一次挖墳挖到這麼一大窩蛇!看着還挺滲人。其中有個小夥子膽子大,拿起挖墳的鋼鍬就朝那窩蛇剁了過去!周圍的人想攔都沒來得及攔住!

那蛇被他剁的四處逃散,只有兩條小蛇慘死在他的鍬下,被剁成了兩節!

本來挖墳挖到蛇就已經很不吉利了!誰知道這個挖墳的青年還讓墳裏見了血!衆人心裏惶恐不安,可是事情已經發生,他們也沒辦法了,只好不管這些,繼續挖墳下葬。

接下來的事情都很順利,下葬結束後,各人就各自回家了!但令大家沒想到的是,那個挖墳時候殺蛇的青年,竟然在當天晚上夜裏突然死了……

我媽說到這兒,我就把她打斷了,因爲我不相信我媽她大老遠的把我叫回家,就是爲了要給我講這麼個故事?

我雙手環胸看着她,問她到底讓我回來幹什麼?是不是我爸又惹事了?

我爸爛賭成性,經常會惹各種麻煩,無非就是又輸了人家錢沒給之類的!或許我媽是想讓我回來還錢?可是好像也不對,她可以直接讓我打錢回來!爲什麼非要我親自回來一趟呢?

我媽被我問的眼裏有點慌亂,直搖頭說沒有,讓我別瞎想!

但是,以我對她的瞭解,她這幅躲閃的樣子明顯是有事兒瞞着我!

不過這不合理啊!根據以往經驗,要是我爸惹事,他們肯定第一時間要告訴我讓我想辦法的!怎麼這次讓我回來卻又不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呢?

不過既然她不想說,我也不想逼她。可能她還沒想好怎麼開口告訴我吧。或許時機到了她自然告訴我。

“哦,對了……”我媽突然想到什麼,走到櫃子裏掏出來一個包裹,說:“剛纔小張送過來的,說是你的快遞。”

“我的快遞?”我困惑的接了過來。我知道小張,他是我們村的快遞員,和我爸媽關係還不錯,只要有我們家的快遞,不用我們去取,他就會幫忙送過來。

不過,我並不記得我買過什麼東西回家啊。

“奇怪,我沒買東西啊!誰寄的?”我撓撓頭,晃了晃快遞猜測着裏面到底是什麼東西。

“我看收件人就是你!好像是唐什麼寄的吧。你自己看看,可能是你朋友。”我媽低着頭說,有些心不在焉,一副有什麼煩心事的樣子。

我對着快遞單子隨意看了一眼,而當我看到寄件人的姓名的時候,嚇的差點沒叫出來。

“唐考?”

怎麼會是他!

我被這個名字嚇得一頓,腦海中立即想起來前段時間的那個變態。

可是他怎麼會知道我們家地址?爲什麼又開始給我寄快遞?還寄到我老家!他到底是什麼身份?想幹什麼?

我的心情頓時焦躁起來,想到前段時間他寄的那些可怕的快遞,我怕嚇到我媽,就偷偷躲到衛生間才拆開。

是個很精緻的洋娃娃,不過兩隻眼睛被挖掉了,娃娃背後還貼着一張字條:不要覬覦不屬於你的東西!

字體龍飛鳳舞,看起來還挺漂亮的。

我拿起來娃娃仔細觀看,發現娃娃下面居然還有幾張紙。紙上寫的是我爸媽和方雷的詳細個人信息!包括我爸喜歡喝酒打麻將我媽喜歡刺繡都寫了!

背面還印着我的全家福,下面打印着一行字:惹毛我,我什麼都做的出來呦!

呵!

我冷笑一聲,一把把這些紙揉碎在手心裏,扔進馬桶裏面用水沖掉!

這個變態,他是什麼意思?他是想告訴我他掌握着我家人的信息,所以,可以隨時對付我們?

這是在威脅我嗎?

不要覬覦不屬於你的東西?

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是說我搶了他的東西?

本來想放他一馬,可他偏偏要逼我報警!還敢用我的家人威脅我!

我真恨不得立刻把他就地正法了!

可是他好像並不怕警察!公開場合開車撞我、毆打方逸,他就是個無法無天的變態!

難道,他有精神病?

算了……這個混蛋好像只是想警告我不要和他搶東西,只要我不惹他,他應該不會發瘋傷害我的家人吧?

可是我什麼時候覬覦過他東西?我壓根不認識他!

或許,他弄錯了?我和他根本不認識,怎麼會覬覦他的東西呢?難道他把我當成了別人?

我拿出找到之前他給我打過的那個號碼,撥了過去……

不一會兒,電話就接通了。但他並沒有開口說話!

我朝他問:“唐考?”

那頭輕笑了一聲,依然沉默。

我聽出來,這次他並沒有用變聲,是一個年輕男人的聲音!

“我知道你是唐考!唐考,我根本不認識你,你爲什麼這麼糾纏我?”

“……”

“你是不是認錯人了?”

“……”

“說話!”

“……”

“聽着唐考,我不會覬覦你的東西,但是你要是敢傷害我的家人,我會和你拼命!”

“……”

“你……”

我還想再問他點什麼,誰知道,他居然把電話給掛了!

混蛋!

他到底有沒有懂我說什麼?爲什麼不回答我? 當我正在爲一個叫唐考的變態心煩意亂的時候,hc國際機場門口,一輛黑色幻影正囂張的橫亙在路邊。

一個臉上帶着刀疤的男人走到車前,輕輕釦了扣車窗,謙卑的對着車窗裏面的人點了點頭。

車窗緩緩地降下來,露出一張精緻無雙的男人的臉,他反戴着一個藍色棒球帽,對着窗外的男人睨了一眼,問:“成了?”

男人笑笑點點頭:“她爸爸已經收下了那包藥。”

“對方是誰?”

“她們村的一個老光棍,又老又醜!”

聞言,男人精緻的臉上閃過一絲惋惜,不過想到了什麼,他還是狠了狠心,變成冷漠的樣子!

看了眼手腕上的表,他朝車窗外面的男人擺擺手,示意他離開,然後拿起一副黑色墨鏡戴上,從副駕駛抱起一束紅色玫瑰花,打開車門往機場裏面走過去。

與此同時,一個穿着灰色風衣的女人正好從機場裏面走出來,看到男人,臉上露出微笑,蹬着十寸高跟鞋慢慢朝着男人走過去,對着他懷裏抱了一下又鬆開。

她的妝容很精緻,一雙漂亮的鳳目盯着男人,欲語還休。女人咬住自己的嘴脣,似乎在咬住那一股巨大的悲傷,她美麗的眸子蒙上淡淡的水霧,紅脣輕起,帶着哽咽,她說:“我恨她。”

男人聞言,臉上浮現心疼之色,他兩隻手捧起女人的臉,輕輕拭去她的淚珠,語氣帶着一股陰狠:“放心,讓你不痛快的人,我定不會讓她好過!”

“我真的很愛他!我不可以失去他!”女人哭的更加傷心,言語中有些崩潰。

男人爲她擦眼淚的手僵了僵,他的心痛的幾乎四分五裂,不過他還是張了張嘴,安慰道:“你不會失去他!就算是拼了我這條命,我也不會讓他離開你!好嗎?你想要的,我都會幫你得到!”

說出這句話,他心裏突然涌出一股悲涼。不知道世界上還有沒有人和他一樣,明明愛眼前的人愛的生死不顧,卻還要笑着幫她得到另一個男人!

他從不會爲誰的眼淚而心疼,可是眼前的女人,哪怕她皺了一下眉頭,他都會難受的整夜失眠!

他們本來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可惜,她的眼裏從來都只有另一個男人!他曾以爲總有一天她會看到自己,或許有一天,她轉過身,會發現她真正愛的人會是自己!然後他們會結婚,會生孩子,會過幸福的生活……可是一晃幾乎二十年過去了,她就像吃了迷魂湯一樣,依然失魂落魄的愛着另一個男人!

有時候他聽到女人哭着問他“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他都好想搖醒她,問問她,爲什麼要把自己弄到這麼卑賤!爲什麼偏偏要去愛一個對你不屑一顧的男人!爲什麼明明有人這麼愛你,你卻視而不見!

大牌老公寵妻上癮 可是愛情,哪有那麼多爲什麼!他不是一樣愛的這麼不可理喻嗎?

有時候他想,不如就這樣放手吧!不要再管她!既然她喜歡這麼卑賤的去愛一個不愛她的男人,那就讓她去愛好了!就讓她痛!讓她難過!所有都隨她好了!

可是,每次他這樣下定決心的時候,女人又會用那種悽楚的眼睛看着他,哭的稀里嘩啦,然後抓住他的手,彷彿抓住了可以救她的最後一根浮木!

而他,儘管一顆真心被攪的七零八碎,卻沒辦法狠心掰開那隻拉住他的手!

你有沒有也這樣愛過一個人?

這個人,會讓你,肝腸寸斷,也不捨得放手?哪怕,明知前方窮途末路,也願意爲她粉身碎骨!

男人艱難的閉了閉眼睛,伸手把女人抱在懷裏,再睜開眼睛的時候,臉上只剩下冷決,他聲音很輕:“雨嫣,那個方媞根本不值得你這麼擔心……因爲……”

他對着女人耳邊輕輕輕語了一句,就見原本哭的梨花帶雨的女人瞬間掛上了笑容……

……

而當天夜裏,不同城市的另一個地方,我正在盯着一大桌子的菜流口水。

我媽說我好久沒回來了,又瘦了一大圈,特意做了這些好吃的給我補補,她說她很想我,很對不起我,說着說着,眼裏居然還撲爍着淚光!

她很想我,我可以理解,可她說對不起我,我就有點想不通了。我爸就一直坐在桌子旁邊抽着煙,皺着眉頭,也不說話。

我明顯感覺他們這是有事瞞着我,我心裏面也猜測肯定是我爸又惹什麼麻煩了!可是我想不明白,他們有什麼事爲什麼到現在也不肯跟我說!

我從中午到現在,一直在問他們是不是有什麼事?他們也明明臉色不好,可就是說沒事!

我偷偷問我媽是不是我爸又欠人家錢了?可我媽卻一個勁兒的搖頭,也不敢擡頭看我,說沒欠人家錢,都挺好的。

我真是覺得很奇怪,實在想不通爲什麼我爸媽明明一副愁苦的活不下去的表情,卻死活不肯告訴我遇到了什麼困難!

難道,是怕我擔心?

可他們不肯說,我逼也沒用,只能等他們想通了告訴我。

因爲他們一直愁眉苦臉的樣子,我心裏也有點難受,這還是我們家第一次吃飯的時候氣氛這麼壓抑,所以這頓飯雖然很豐盛,可是每個人都有點食不下咽的感覺。

飯後,我洗漱以後回到我自己房間裏剛躺下睡覺,這時候,突然聽到門口傳來幾聲我爸媽說話的聲音。

他們說話的聲音很小,很像是怕我聽到,故意壓低聲音說的,不過又好像因爲什麼問題起了爭執,所以兩個人的聲音又不由的升高了。

我仔細聽了聽,感覺好像是我媽不想做什麼,我爸在催促她,兩個人幾乎都要吵起來了!想到他們今天欲言又止的樣子,我猜測肯定是我爸想讓我媽來跟我要錢,而我媽不願意!

從我大學畢業開始,我爸就經常因爲賭錢欠一屁股債而整天纏着我媽讓我媽來給我要錢,而我媽卻覺得我剛畢業,工資不高,怕我過得不好,不願意開口跟我要錢,這時候,我爸就會對我媽發脾氣。而我媽也最終會妥協,爲難的問我有沒有錢。

其實,我爸還是很疼我的,只不過,他更疼的還是他的賭桌。

怎麼說呢,我爸這人,也就愛打麻將愛喝酒這些壞習慣,其他的都還好,至少在我們全村男人都開始出軌的時代,他還依然堅持愛着我媽!

我知道他有時候也恨自己爛賭,可惜的是,他管不住自己的手!而我覺得,反正他年紀也大了,既然他覺得打麻將開心,輸點錢其實也無所謂,我多賺點就行了。

所以我們全家其實都對他爛賭還算很寬鬆,這一次,我也以爲他是賭輸了錢不敢開口和我要錢而已,只不過我沒有想到,這次,我把問題想的太簡單了!

他們聲音越來越大,我就在屋裏喊了一聲,問他們在幹嘛,要是有什麼話就進來說,我還沒睡呢。

我的聲音一出,他們的聲音就頓時靜了下來,然後我的房門被打開來,我爸媽尷尬的走了進來,特別是我爸,臉上訕訕的,眼睛一直躲閃着我的目光。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