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104 Views

老者帶路,鍾毓在中間,黑魁在後。

Written by
banner

幾個人從最狹小的通道,慢慢往上升,最開始二十米比較狹小,從狹小的洞口出來後,下面是一個黑漆漆的地下河。

老者說:“下面不是地下河,是混沌。”

鍾毓往下望,似看見許多漂浮星星點點。

“星帶河?”

“對,又稱爲混沌空間,是個虛幻的空間,極深,斷絕天界和魔界,數萬年前,原本沒有混沌空間的,天界爲了魔界子民不會隨意進犯天界,經過常年累月的開鑿,挖出這麼一條混沌空間。高數萬米,深不可測。”

“餛飩天氣極爲惡劣,經常刮龍捲風,能把魔界子民吸附進去,天界魔界徹底隔離。”

鍾毓問老者:“那些星星點點的是什麼?”

“靈魂,魔獸或者魔族死後的靈魂,並不是整體的,是破碎的靈魂……我們修真之人,死後爲靈魂體,有珍貴藥材,時機成熟還能修煉出真身,像未死前一樣,還有肉體,但掉進混沌裏,靈魂破碎聚不齊,就徹底隕落消失。”

鍾毓點頭:“原來如此。”

“你是凡人,裏星帶遠點,不小心吸附進去,在也爬不出來了。”

“多謝老者提點。”

三人速度很快,從偌大的洞口向上飄行,不到三分鐘,飄到頂上。

洞口最頂上有什麼東西覆蓋,而牆壁四周,是五六個洞口。黑魁指着洞口說。“從這裏出去,洞口分別去到不同的地方,如果要去北區帶孩子……”

黑魁飄到西面,拍了拍圓形洞口:“從這裏爬出去,方可。”

鍾毓道:“好!”

黑魁第一個進入洞口:“我帶路。”

鍾毓第二個進去,這個洞口比下面的大,大概兩米高,比較窄,人能站直。

老者斷後。

鍾毓打開手電,洞口向上蜿蜒,老者問黑魁:“上面是什麼地方,爲什麼這裏有這麼大的山洞,直通星帶。”

“嗨,我告訴你吧,這個上面是校場,校場建造在山洞上,有些人不服管,不聽話,直接從校場打開鐵蓋,從上面拋下來,落到星帶裏,自生自滅。”

“當然,那些人被拋下去,被人想到和南區的地牢是鏈接一塊兒的。”

鍾毓笑了笑,問黑魁:“你下來時,不怕被星帶捲走嗎?”

“當然,誰人不擔心,但是我問了確切的方位,是有一條密道接地牢,夜姬還得了細緻的地形圖……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想去凡間,這點風險算什麼?”

說着,黑魁大聲叫:“到了!”

老者飄到前面,手袖一拂。

上面情景顯現。

在一個廚房內,廚房荒廢許久沒用,到處破敗不堪,竈臺上放了幾個缺角的碗,上面落了幾層厚的灰。

忽然廚房有人進來,是個女的,提着一盞燈籠。

走到竈臺前,拍了拍:“黑魁?是你嗎?”

那女人是夜姬。

黑魁指着夜姬,對鍾毓笑道:“你看看,我說的沒錯吧,那人夜姬,早在這等着呢。” 夜姬手握皮鞭,提着燭燈,一腳踩在竈臺上,皮鞭子頭敲了敲竈臺。

滴,我和你的奇幻生活 “老黑,你在下面嗎?鍾毓公子帶上來了沒有?”

黑魁翹竈臺下面,咚咚兩聲清響,叫:“來了,小兄弟一起帶出來了。”

夜姬高興的,一鞭子甩向竈臺,鞭子尖端纏繞竈臺鐵鍋柄,一下提起來。

下面,兩束手電筒光,直射上來。

夜姬第一時間看鐘毓是否在下面。

看見鍾毓一瞬間,她伸出手,將他拉上來。

夜姬很高興:“公子,還好,您終於能活着出來,夜姬很擔心,生怕你去地牢七層……”

鍾毓站直後,微笑說:“我哪裏這麼弱,還多謝夜姬姑娘。”

老者和黑魁出來後,夜姬一看見老者,不解的望鍾毓。

黑魁主動解釋道:“這位是魔域的魔皇修爲,是七層的老者。”

“下面七層被關押最久的那個?”

夜姬皮鞭鎖上黑魁的胳膊,拖着他往角落裏走,問黑魁:“你怎麼把這個老東西帶出來了,他是魔域的長老之一。”

“沒辦法,小兄弟帶的,況且你也知道,小兄弟來這裏的主要目的是爲了就小憐?”

夜姬點了點頭。

“唉,你也心真大,千年來你們斗的你死我活,你居然爲了救她還會叛變宴擎大人。”

“閉嘴,你少跟我胡說八道,你也不是爲了手機裏的沒穿衣的小美人,出賣大人。”

“我們彼此彼此,半斤八兩,你就別計較了,老東西要帶走他兩個兒子。”

夜姬壓低聲音怒道:“什麼,你瘋了,他兩個兒子什麼身份,你還不知道,魔族皇子一旦失蹤,讓天界知道,我們這裏會移成平地。”

“沒辦法,我們出去少不了他,誰幫我們設置靈橋?小憐掛在黑玄柱上,只有大乘圓滿境界的,才能斷掉黑玄柱。”

黑魁壓低聲音說:“再說了,我們走都走了,移成平地關我們什麼事,這裏名譽上是宴擎大人掌管,背後真正的主子,恐怕是嵐宜公主。”

在兩人嘀咕的瞬間,鍾毓把包裹裏的投影機拿出來,裏面下載好了幾十個美國大片,什麼星球大戰,侏羅紀公園,速度與激情……

還有不少國產修真仙俠大片,投影機的電量是滿格的,連續播放時間是十個小時。

他們有十個小時脫身的時間。

夜姬和黑魁商量中,鍾毓把她喊過來:“夜姬~”

“在公子。”

夜姬走到鍾毓的身邊,鍾毓打開投影機,把畫面照在牆上,對她說:“校場有很多人,我們必須要把他們注意力轉移,這個是投影機,你把投影機放置在校場一牆上,畫面就會放出來,讓所有人看投影,我想辦法把小憐救出來。”

黑魁道:“那我呢?”

“你去帶孩子,把孩子帶出來。”

老者拒絕道:“不行,我不放心,孩子我必須親自帶出來。”

夜姬橫了黑魁一眼,說:“你現在帶老鬼馬上去接孩子,我和鍾毓在這裏等你們。 婚然天成,帝少的暖心妻 記住,給你們一炷香的時間。”

黑魁看老者,又看鐘毓,狠狠點頭:“行,馬上去帶孩子。”

二人化成一縷風般,往後院裏鑽去。

鍾毓拿出幾個小型喇叭,把音量調到最大,藍牙設置好。

“喇叭放遠一點,讓校場大部分人清楚的聽見,投影固定好,你打開演練一次我看看。”

夜姬打開投影,暫停,關掉……

“非常聰明,你比小憐強多了,一點小事,死活都學不會。”

夜姬微笑,臉龐微微暈紅道:“多謝公子誇獎。”

“不用!夜姬姑娘想過下凡間之後的生活嗎?”

“這個……”夜姬低頭,把鞭子盤在腰間走了幾步道:“這個,還沒想過。”

“鬼,要是在凡間自由出入,最好是有住,有主的鬼魂,道士法師不會輕易滅之,當然夜姬姑娘的伸手,他們也滅不了你,一旦被人盯上,會煩不勝煩。”

“那公子的意思是,夜姬最好認主?”

鍾毓點頭:“小憐在凡間有主的,是馨馨。”

夜姬點了點頭,面色沉寂,自言自語道:“她是主人是鬼太子看中的,還懷了孩子,以後身份地位自然不低。”

“沒關係,夜姬姑娘不嫌棄,我可以介紹認母親爲主,比不上君凌,但鍾家在凡間勢力不小,罩着你在凡間橫行,綽綽有餘。”

“您母親?”

“對,只要你不傷天害理,濫殺無辜,母親不會干涉你的自由。”

夜姬看向鍾毓,目光柔和幾許,嘴角微微淺笑,一口答應:“好,全聽公子安排,您是好人,您的母親自然是好人。”

鍾毓看了眼時間,過去十分鐘,還不來。

“黑魁不是說這裏距離北區後院不遠,爲何這麼久?”

“聽不見打鬥響動,沒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一炷香才過半,我們在等等。”

鍾毓點頭。

夜姬暗中窺視鍾毓。

俊逸非凡的臉安詳,溫柔完美的眼形,瞳孔沉靜,他是一個非常善於思考且和善的人。

第一映像很溫柔,但這只是表象,他心思比任何人深沉,做事情非常有計劃。

表現出來的心裏年齡,一定比他實際年齡大好幾輪。

更重要的,她讀不出他的內心。

窺視不出。

如果他是位修者,一定很有天賦,修煉速度很快。

只可惜,小憐走了什麼狗屎運,居然碰上這麼一個好男人。

見夜姬在打量自己,鍾毓擡頭,微笑的看她問:“你是不是覺得我長得很帥?”

“帥?”夜姬問。

鍾毓微笑道:“就是漂亮的意思。”

“夜姬覺得公子吸引人的地方,不是外表,而是內心,做事有計劃,工於心計,知道我渴望什麼,黑魁想要什麼,加以誘之,爲公子所用……”

鍾毓立即笑了,笑聲低沉悅耳。

“你很聰明夜姬,你說小憐怎麼就沒你這番的聰明伶俐。”

“她看起來單純,心思不單純,我們鬥了千年,沒人比我更瞭解她。她善於僞裝,柔弱是她最好的武器,或許她僞裝笨或傻時,明裏暗裏恐怕想法子接近勾引公子了。”

鍾毓聳聳肩道:“或許你說的沒錯,我何嘗沒看出來,不過將計就計罷了。” 二人聊了好一會,二十分鐘快結束了,始終不見人來。

鍾毓擔憂的來回徘徊,就連夜姬都站不住了。

她把燈籠交到鍾毓手裏,說:“公子,您在這裏稍等片刻,我過去看看。”

鍾毓沒接下燈籠,拒絕道:“不用,我和你一起過去。”

夜姬想了想,點頭答應:“公子聽令行事,站在我身後,不要貿然前行。”

首席獨寵萌寶歸來 “好!”

兩個人從廚房門口出來,正打開門,咯吱一聲……

老者和黑魁在後面風風火火的趕過來,立即進廚房,把木門關上。

兩人背後,一個人揹着一個小孩,小孩分別至12歲和9歲,穿着破爛的布衫,在兩人背後熟睡。

夜姬眼神在二人身上流連,質問道:“怎麼去了那麼久?”

“別提了,房間原本沒有人看守的,不知怎麼回事,那一排房子突然回來幾個人,吵吵鬧鬧,我又不能把他們攆出去,只能等他們熟睡後才把孩子帶出來。”

鍾毓看孩子閉眼趴在他們背上,問:“孩子怎麼了?”

“睡着了,現在的時間是封城夜晚凌晨兩點,正是凡間午夜睡覺時間。”

“晚上,那校場上有人練習嗎?”鍾毓問。

夜姬回答道:“有,不過此時比白天更少,只有不到白天三分之一的人。”

黑魁把孩子放下來,拿出一個小葫蘆,被老者拒絕。

老者從脖子掏出一塊黑玉,將背後孩子幻化稱黑霧,進玉石內,小小一隻趴在玉石裏睡覺。

老者抹了抹淚說:“他們怎麼瘦成這樣?穿的怎麼破?”

“老鬼,日子是難了點,他們平日干最粗重的活,是累了點,但你放心,沒人虐待他們,我給下面發了話,都不許虐待,怕死了封城不是沒籌碼了?”

老者恨恨的橫了黑魁一眼。

“看他們住的房子,那是人住的,豬圈都比那房子好。”

夜姬勸說二人道:“別吵了,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走,去校場,救人……”

鍾毓點頭:“有勞二位了。”

穿成團寵后她努力掙錢 老者哼了一聲,甩手,第一個走到門口,打開門……

打開門瞬間,幾人愣住。

門外站着一排六七個青色眼睛的魂體,看穿着和黑魁無異,只是黑魁比他們更高,他們手裏拿着武器,面容猙獰的看向老者和黑魁。

從二人身上目光移至鍾毓身上,爲首的說道:“私藏凡人,還將這個老鬼從地牢裏帶出來,黑魁,夜姬,你們犯了大忌,居然敢背叛大人。”

“上,把兩人拿下,待大人歸來,給大人邀功。”

幾個人聚齊武器,衝老者砍去。

他們身未動,長大嘴巴喊聲音未出,只聽呯的一聲,老者一掌下去,七個人立即化爲灰燼。

他們手中大斧,長刀,利矛……全部掉落在地上。

落地之前,夜姬怕兵器發出聲音,鞭子一卷起,將兵器接住,全部收入囊中。

“這裏的黑精玄鐵,在凡間可是少有。”

黑魁豎起大拇指,對老者稱讚道:“老東西,厲害,不虧是魔皇級別的大神。”

“別廢話,你虐待孩子,我這筆賬還沒給你算。”

“老東西,我這不是沒辦法,我們後院全是總管說了算,孩子的活動範圍不能離開後院,你怪我,我不是被冤枉的……”

夜姬和老者同時說:“閉嘴!”

這時,聽見外面有腳步聲,好像一對人馬巡邏的聲音。

有人敲院子大門:“喂,你們七個進去做什麼?”

“奇怪,剛纔還聽見聲音,怎麼沒人影?”

“進去看看……”

黑魁立即喊:“不用進來了,我們在裏面弄點吃的。你們該幹什麼,幹什麼去!告訴你們,誰敢透露半個字,我擰下他的腦袋。”

“是黑魁大人,小的有眼不識泰山,這就走,馬上走。”

腳步聲走遠之後,黑魁第一個出房間,穿過院子,走到大門前,伸頭四處外望。

“外面沒人,出來。”

老者手心幻化出黑色氣息,氣息覆蓋在鍾毓身上,成一道屏障結界。

“公子,你的凡人氣息必須屏蔽,不然一露面就會被窺識到。”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