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122 Views

鍾景把揹包放下來,從包裏掏出一節節的洛陽鏟,逐一裝上:“既然是古墓,我們挖坑下去看看。”

Written by
banner

採魅環視一圈,點頭:“只能這樣了,如果我出來的地方是障眼法的,那人實力確實很強大。”

鍾景笑了笑:“你忘記了,他和君無邪一樣,可以控制時間流轉,完全有時間把洞口蓋住。”

採魅拍了拍額頭,忘了這事。

鍾景裝好洛陽鏟後,插入地上,一節一節往下添加。 鏟子一直往下鑽,待實在轉不下去,鍾景把洛陽鏟子一節節的挖上來。

下面的土質,果然和上面山石不一樣,黃土偏黑,土質裏的水銀和硃砂成分更重,毫無疑問,確實有個很大的墓地。

鍾景把洛陽鏟收拾好放進包裏,站在山頭,把羅盤拿出來,尋找墓地入口確切方位。

採魅就站在他身後,安靜的看他俊秀眉眼,頃長消瘦身材,習習偏涼的夜風吹到他黑色風衣。

背影蕭索又淒涼寂寞。

他根據山川河流,天上斑駁星月,推算出此地的墓葬正確方位。

推算越久,面色就越顯凝重。

突然,他轉過身,神情震驚的對採魅說:“處山巒上紫氣沖天,恰好與北斗相交。陰陽二儀、天地配合,乾爲天爲陽,坤爲地爲陰,陰陽交合,乃生萬物……此處不僅是最佳龍脈選地,且是個合葬墓。”

採魅回味他的話:“合葬墓?”

“對,應該是一陰一陽的合葬墓,一路乘坐馬車來,沒有山脈更適合皇族墓葬。”

鍾景看了一圈,用腳步測量了十幾丈,向東走到墓室入口,他把手中的洛陽鏟插在地上,對採魅說:“此處乃路口。”

採魅自然相信鍾景實力,走到他身邊,看了眼在地上的洛陽鏟。

“難道我們用挖的,挖的太慢了。”

鍾景搖頭:“剛纔的洛陽鏟是27節,地下深至少二十多米,先挖到五米以下,然後炸開,以我們兩個人的,挖實在太慢了。”

鍾景把包裏的鏟子裝上,準備挖土。

採魅把他手裏鏟子一手奪過來,對鍾景說:“你先把炸藥準備好,我來挖。主子在宮裏,我不放心,儘快些回去。”

鍾景原本想把鏟子搶回來,卻沒想採魅先挖上了。

她運鬼氣,用肉眼看不見的速度從原地不斷地刨土,放在一邊。

很快,地上便挖出了一個小坑,中坑,大坑,深坑……

爲此,鍾景把包放下來,從包裏拿出幾包散裝的炸藥,調陪用竹筒裝好。

半個小時之後,採魅便挖到了適當的深度。

鍾景把竹筒炸藥的引線拉長,放到挖好的坑裏,點上引線,並拉採魅向後移動幾十米。

砰,一聲巨響,山頭上一片黑色的山石飛屑,灰塵黑煙蔓延。

那黑煙吹過後,兩人跑到洞口,發現深度還不夠,連續炸了五六個竹筒炸藥。

突然聽見轟隆隆的一聲巨響,被炸的地方終於塌陷,山頂上的石塊塵土往下落。

兩人走到塌陷的邊緣,站在邊緣往下望,下面黑漆漆的,一股子陰風從裏面灌出來,帶着腐敗的氣息,像埋葬千年之久。

這是一個黑漆漆看不到底的山洞。

鍾景把到爪鉤和繩子拿出來,準備往下探時,採魅對他說:“把東西都裝上,我帶你下去……”

鍾景目光閃爍着星子般,亮晶晶的高興地看着採魅。

隨之,採魅便來了一句:“一會自己摔下去我可不管。”

還沒等鍾景回味過來,採魅一手抓住鍾景的揹包帶,風馳電擎的往下跳。

兩人穩穩落地,因爲跳的太突然了,鍾景落地後臉上微微的變了。67.356

採魅一下放開他,閉目凝神,這裏空氣遺留君無邪的氣息,而自己之前也曾留下氣息。

順着君無邪氣息的流向,採魅看黑漆漆甬道兩邊,對鍾景說:“往這邊走……”

採魅在前,鍾景在後。

兩人朝甬道深處走去,狹小的甬道大概兩米,寬一米,左右兩邊是用磚石砌成,形成半弧的整齊的通道。

並不是雜亂無章,像礦洞一樣帶走通道。

鍾景用手一碰通道里的磚石,磚石堅硬,帶着沁心的涼氣。

他隨手在磚石上做了一個記號。

前方,採魅一直在走,兩人好像走了半個小時都還在甬道里轉悠。

就連一向脾氣好的採魅都忍不住抱怨。

“我從這裏出去時,沒有這樣的通道,真是怪了……”

鍾景安慰道:“只要君無邪的氣息還在,我們都會找到,別灰心。”

採魅點了點頭。

當鍾景看見記號的磚石,把採魅給叫住:“我們遇到鬼打牆了……”

採魅停下腳步,看見他手電光照在做記號的磚石上,眉頭深皺。

她手指揉着太陽穴,自己是鬼,居然還遇到了鬼打牆,真是荒謬!

說出去都丟鬼臉。

鍾景從包裏掏出一張靈符,卻沒立即用。

他對採魅說:“採魅,先後退幾米,我怕靈符誤傷了你……”

採魅點頭,等後面走了幾步,忽然停下腳步,回頭對鍾景說:“小心一點。”

鍾景眸光一斂,薄脣蹙着微笑:“好。”

採魅退後,數了十步,等再轉過身來,面前已經沒有了鍾景。

明明在一個甬道內,鍾景居然不見了。

空氣中彌留着他淡淡特有的清香味,可前後不過幾秒時間,他居然不見了。

採魅頓時焦急,內心從未有過的焦急和慌亂。

鍾景是人,他並沒有君無邪這般上天入地的能力,雖內心裏,鍾景並不弱。

採魅向着前方大喊了幾聲:“鍾景……鍾景,有沒有聽見我的聲音,回答我……”

“喂,鍾景,快點出來別嚇我……”

採魅跑着走向剛纔後退的地方,鍾景做的記號還在,但是原地並沒有人了。

沾滿灰塵的甬道上連腳印都沒有,就好像鍾景從未來過。

採魅站在原地,內心從未有過的恐懼。

她走的十步,過程絕對沒有超過十秒。

怎麼也想不到,怎麼會一個大活人在她這個千年鬼魅旁邊消失。

四周靜悄悄的,安靜的可怕,沒有一點聲音。

她喊鍾景的回聲,一陣陣的遠處迴盪過來,那些回聲中,參加的一個聽似很熟悉的腳步聲。

那是鍾景走路的頻率。

採魅欣喜的喊:“鍾景……是你嗎?”

那進步聲越來越近,那正在行走的人並沒有馬上回答。

採魅立即揪心起來,往着腳步聲走去。

當她走了幾步後,鍾景手上捏着幾張符,也在着急的尋找她,穿着黑色風衣,手裏拿着電筒,身後揹着揹包。

那麼眉眼,動作,外形,確實是鍾景無疑。

彩魅一眼就認出,他沒有靈魂…… 鍾景走到採魅前方几步,停下腳步,看見採魅面露欣喜。

“採魅……我剛纔還以爲找不到你了,幸好,你在這裏,把我急死了。”

採魅站在原地,眼睛不敢眨一下,看着那沒有靈魂的鐘景。

一樣的眉眼,一樣的聲音,一樣的笑顏……

甚至動作表情,哪怕細微的神情,就連拿手電筒的姿勢,都和鍾景一模一樣。

但她知道,他不是鍾景,不是真正的他。

鍾景見採魅睜大眼睛站在遠處,臉上的表情是他從未見過的,很震驚。

他腳步頓了一下,而後,很快走到採魅身邊,對她溫和的微笑:“採魅,讓你擔心了,我還以爲找不到你了。”

採魅站在遠處矗立不動,眼睛一動沒動。

鍾景見她神情很不對勁,小心翼翼的喊:“採魅,你怎麼……”

話音剛落,採魅猛地出手,火光電石間掐住鍾景的脖子,把他推按陰冷的牆壁上。

鍾景觸不及防,手中手電筒呯的一下掉落到地上,滾落了好幾米遠。

鍾景被採魅掐的太狠,透不過氣來,雙手試圖把採魅的手搬開,卻被她掐得更緊。

“咳咳……”他猛地咳嗽了好幾聲,艱難道:“採魅,爲什麼,快點放手,你真忍心殺了我嗎?”

“你是誰?”採魅聲音隱藏殺氣,五指猛地扣緊。

“我是鍾景,快點放開!”

鍾景額頭,鼻翼,背後滲出的汗,汗從的額頭落到臉上,白皙皮膚漸漸變成紅色,氣不順,聲音沙啞。

採魅咬牙,聲音陰狠道:“不,你不是他。你絕對不是他,說,你到底是誰。”

“我就是鍾景。”

“別以爲你跟他長得一模一樣,我就不會殺你。他被你弄到哪裏去了?”

採魅手猛地用力,掐鍾景的脖子,把他從地面上提起來。

鍾景雙腳漸漸脫離地面,眼睛蒙上一層霧氣,視線模糊,眼睛漸漸看不清明。

喉嚨完全呼吸不進氣了。

恐怕只要採魅手輕輕一掐,他的喉嚨,就會立即被她掐斷。

爲什麼會變成現下這番情況?

他剛纔只是讓採魅往前走幾步,擔心她被他靈符所傷,等他把靈符甩出,

回頭,卻不見幾步開外的採魅。

頓時,他急的都快瘋了。

他到處焦急尋找,像個無頭蒼蠅,從未如此心慌。

終在一個拐角處,他聽見採魅在喊,也在瘋狂的尋自己,聞聲趕來,卻萬萬沒想到會是眼下這番場景。

她像發瘋般,掐住他的脖子問他到底是誰。

她不認識自己了。67.356

“採魅,如果你真的想掐死我,那你就掐,是我辜負了你,辜負了對你的承諾,我罪該如此,你掐死我之前,你能不能聽我好好說幾句。”

採魅殷紅血色的瞳孔猛地一縮,壓低聲音道:“你說。”

“我是鍾景!”

“你撒謊,你根本沒有靈魂,鍾景是人,不是這邊的活死人,怎麼可能會沒有靈魂。”

聽見採魅的話,鍾景眼睛駭然睜大,不可置信般。

手中抓緊幾張浸溼黃紙符綠鬆開,符紙從手中掉落下來,飄到地上。

採魅看見地上的符綠,眼眸微微下垂,睫毛顛了顛,把他靠在牆上鬆開了。

他手裏捏着符錄,完全可以對付她,但是他沒有。

哪怕他快死了,被她掐死都沒有用。

除了真正的鐘景,一般道士陰陽師,會往死裏殺她。

他真的是鍾景,爲什麼,爲什麼會變成這樣?

他的靈魂呢,哪裏去了……

鍾景靠着牆,薄脣喃喃的重複採魅的話:“我沒有靈魂,我沒有靈魂……”

霎時,他從揹包裏拿出八卦羅盤,把羅盤兩個指針對自己的方向,不管他怎麼擺放,那羅盤始終往採魅方向跳,怎麼擺弄都沒有。

鍾景臉色刷的一下,漆白,沒有一點血色。

太詭異裏。

就在一剎那間,他的三魂七魄竟然憑空消失不見了。

採魅面露擔憂,看鐘景委婉道:“剛纔,你是不是被抓了?”

鍾景緩了一會,目光落在採魅臉上,要把她深深的刻在腦海中。

“你還要嗎?”採魅帶着抱歉道。

尤其看他脖子上那圈深紅色的掐痕,心裏很愧疚。

鍾景站一會,臉色漸漸恢復平靜,他緩和過來,搖了搖頭,聲音還有些疲憊。

“沒有,我只是到處找你,往你所站立的方向走了好幾個十字路口,也沒找到你,心急走的很深,前後也就幾分鐘,後來聽見你的聲音,我才轉回來,看見你……”

“那你的靈魂……”

鍾景把羅盤放回包內,淡淡微笑,眼睛看着採魅搖頭:“我沒事,只要你沒消失,平平安安的回來,我有沒有靈魂,不在乎。”

“可是……”

“沒什麼可是的。”鍾景笑着問她:“除非,我沒有靈魂你嫌棄我。”

採魅斜了他一眼:“胡說什麼,你沒靈魂,就跟這裏的人一樣,活死人啊,連轉生投胎都不可以,只能活這一世。”

鍾景俊秀的眉眼看採魅,淡淡的溫柔的笑:“我沒想這麼多,好好陪你渡過這一世,足矣……”

採魅眼睛定定的看他,他笑容很純粹,彎下腰去撿起剛纔落在地上的手電。

在她還愣住在原地時,鍾景撿到手電,手牽過來,握着她冰冷手指。

採魅看他白淨修長的手指,溫暖的觸感從手心處傳來,她很不適應。

她一下把他手甩開。

沒想到,鍾景又笑着厚着臉皮貼上來,在一次握住她的手。

他笑着說:“爲了找你,我連轉生的機會都沒了,這輩子你要給我負責……”

採魅冷着臉說::“誰要負責,我不管你,大不了我幫你把靈魂找回來。”

鍾景嬉皮笑臉:“我不要靈魂,我就要你!”手又貼上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