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31, 2020
41 Views

而遠在宮牆之內,還沒有來得及表明心意的洛皇陛下,都這麼被安清軒拉入黑名單了。

Written by
banner

「黃鼠狼給雞拜年唄!還能有什麼心思,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反正在這裡也待不了多久。」安淺兮無所謂的說道。

「小妹,我看洛皇不像是個好人,你還是離他遠點比較好。」安清軒還是覺得自己得提醒一下她比較好,畢竟小妹那麼單純,別被君墨凡那外表給騙了。

在安清軒眼裡的單純小白兔,而在別人跟魔鬼有過之而不及的安淺兮,終於意識到安清軒語氣中的不對勁。

對於君墨凡對自己過於『熱情』的態度,安淺兮沒有什麼感覺,她現在對男女之情完全不考慮在內。

就算考慮,也會先考慮蒼寒宸,有他君墨凡什麼事。

想到這點,安淺兮的表情下意識的僵了一下,難道她心底已經認可了蒼寒宸?不然,怎麼第一個想到的會是他?

「哥,我對君墨凡沒興趣,你不用像防狼一樣防著他,累不累啊!」自己的眼光有那麼差嗎?會看得上後宮佳麗無數的種馬?

開什麼國際玩笑。

簡直就是侮辱了她的人格!就算看上一隻豬也比看上君墨凡強多了!

之前豬比他有價值,餓了還能做成烤乳豬來飽腹,他君墨凡算老幾啊!

君墨凡的形象,就這兩兄妹的心裡,已經一落千丈。

夜幕降臨,洛國所有位高權重者,都匯聚於此朱雀門口,男的打扮得得體大方,女的打扮的花枝招展。

而在外面停留了無數的豪華馬車之間,一輛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馬車的緩緩行駛而來,這種情況落入權貴眼裡,就是極端不和諧的存在。

頓時,這輛馬車就成了所有人的焦點,各種不屑、輕蔑、鄙視的目光匯聚在這輛簡樸的那車上。

安清軒坐在馬車外,冷眼忽視眾人的目光,原本英俊的面容,此時陰沉得可怕,給人一種風雨欲來的壓迫感。

到了門口,把馬車停在一邊,掀開帘子讓裡面的安淺兮下來,眾人異樣的目光,想忽視都忽視不了。

她淺淺一笑,猶如天山的聖潔的雪蓮,高冷而又疏離的態度,神聖而不可侵犯,讓人有一種高不可攀的錯覺。

大家從驚愕中醒悟過來,看著大多數人欣賞而有痴迷的目光,在場的女人都在瘋狂的嫉妒,這種嫉妒如同魔鬼一般,一點一點吞噬她們的心。

人的嫉妒心,往往會做出愚蠢的事情。 「不知是哪個樓里來得姑娘,這種地方,可不是你這種低賤的人可以踏足的,不要仗著自己有幾分姿色,心就大了。」人群中已經有人受不了了,特別是看到自己心怡的人,居然用痴迷的眼神看著安淺兮,這讓她恨不得衝上去刮花安淺兮的臉。

安清軒在女子衝過來時,立即擋在安淺兮面前,做出防備的動作。

「敢問這位小姐,我得罪你了?」安淺兮從安清軒後面走出來,疑惑的看著走到自己面前,語氣不善的某人問道。自己好像不認識她吧?

怎麼搞的好像自己跟她有仇似的,她是殺了她親爹還是挖了她家祖墳,這敵意真是收的莫名其妙。

「賤人,有本事別躲在男人背後。」女子並沒有在安清軒面前有太多動作,畢竟男女授受不親,嘴上卻依舊不依不撓,又想到了什麼,諷刺一笑。道:「噗~我忘了,像你們這種風塵女子,離了男人,還能做什麼。」

安淺兮兩人終於明白周圍那不屑、污穢的目光究竟是什麼原因,原來把她當成花樓里的姑娘。

安清軒臉色青一陣紫一陣,這些人,怎麼可以這樣侮辱自己連一句重話都不敢說的妹妹,簡直就是找死。

怒火已經燃燒到了極點,那晦暗的眼神,猶如死神的宣判,看向那女子,就如同看著死人一般,冰冷不帶一起情感。

女子只覺得心裡一涼,莫名的不安襲擊頭腦,其他人也感覺到事情大條了,卻沒有一個人上前,繼續看著這齣戲。

「哥。」安淺兮小手安清軒的手臂,冰冷的聲音安撫著他的情緒。「不值得,這裡畢竟是皇宮,給君墨凡一點面子,以後,有的是機會。」

女子並不知道自己已經在閻王殿走了一圈,還以為被自己說中了,安清軒惱羞成怒,想要揍自己一頓。

「哼,賤人就是賤人,怎麼,皇宮牆外,你們還想目無王法,毆打重臣家眷不成?」女子囂張的叫囂著,安淺兮他們的沉默,更是助長了她的氣焰。

見安清軒冷靜下來,人群中的秦雨嫣失望的收回目光,換上一副溫和親近的嘴臉,邁著小碎步緩緩從人群中走出來。

「淺兮,清軒,你們也來參加夜宴啊?真不好意思,人太多沒能及時看到你們,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秦雨嫣款款而來,親昵的拉著安淺兮的手,溫聲細語的說道。

「呵呵!你也是無心。」安淺兮乾笑幾聲,不著痕迹的收回自己手,後退三步,遠離這個虛偽得不能再虛偽的女人。

那動作,好虛偽。那語氣,好假。明明心裡那麼不情願,還硬是走上來跟她套近乎,秦雨嫣那點小心思,恐怕整個皇城沒有人不知道吧!

秦雨嫣心怡君墨凡,按照秦家的地位,秦雨嫣嫁給君墨凡當皇后在別人眼裡,已經是鐵板釘釘上的事實。

別人這麼說,君墨凡也沒有什麼表示,還以為他默認了秦雨嫣的身份,至少秦雨嫣本人也是這麼認為的。

身為君墨凡的『正牌』大老婆,秦雨嫣自然要處處都表現得落落大方、大度得體,還要拿出母儀天下的威容。

真倒胃口,到哪都能遇上她。 「既然遇上了,就是緣分,淺兮,你跟著我坐一起吧。」秦雨嫣滿臉興奮的說道,那態度,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她秦雨嫣溫柔善良。

跟在你身後!當我是你丫鬟啊,安淺兮表示自己像對她翻個白眼,然後直接讓她滾出自己的視線內,有多遠滾多遠。

要不是怕給家裡添麻煩,真想一巴掌把秦雨嫣拍在牆上,扣都扣不下來那種,讓她死不要臉的貼上了噁心她。

可惜,無論安淺兮的內心戲有多麼豐富,沒有讀心術的秦雨嫣是不會知道的。

「不了,今日你是陪著家人一起來了,我就不麻煩你了。」扯著虛偽的笑容,那樣子看起來跟秦雨嫣要多親近就有多親近。

莫非,她還有什麼他們不知道背景?這是眾人的想法。

更多人慶幸自己沒有那麼衝動去找安淺兮麻煩,不然,秦家可不是那麼好惹的,及時安淺兮沒有什麼背景。

光是看著她和秦雨嫣的態度,眾人就給她安上秦家罩著的人的帽子。

秦雨嫣故作糾結的樣子,一副左右為難的樣子,更顯得楚楚可憐,惹人憐愛,欲言又止道:「淺兮,我……」

「沒事,去吧,別讓你家人等急了,那就成了我的不是,我不怪你的。」安淺兮催促道。再這麼耗下去,她可不敢肯定安清軒不會發飆。

聽了安淺兮這麼說,秦雨嫣順勢而下,歉意的說道:「淺兮,真不好意思,我走了,你自己小心點,這些人中,心思歹毒的人很多,有什麼事就來找我,我會盡全力幫你的。」

「謝謝你,秦雨嫣。」安淺兮好無誠意的道謝。

剛好她的丫鬟也找來了,秦雨嫣才『戀戀不捨』的離去,還一步三回頭,讓安淺兮心底吐槽無數遍。

她又不是男的,這麼『含情脈脈』的看著她真的好嗎?沒看到周圍那群如狼似虎的男人都惡狠狠的瞪著她么?

經過秦雨嫣這個插曲,本來打算給點那個囂張女子一點教訓的心思也被磨沒了。

這種凡事都擺在臉上,說話不過腦子的人,根本輪不到挺她來教訓,就可能已經被炮灰掉了。

會咬人的狗,不叫,真正危險的,是那些表面對你親和有禮的人,那種人,在背後捅刀子的時候,也是最狠的。

就如同秦雨嫣,表面上跟你親如姐妹,恨不得同生共死,真到了有危險的時候,不推你一把已經算是還有點良知。

不過秦雨嫣想要算計她,也要看她給不給她機會,就她那點心思,還是太嫩了一點,只要她自己不作死,到了上古遺迹開啟的時候,她們之間將不會有太多交集。

陸陸續續有馬車到來,等時辰差不多了,就有太監出來領著大家進入宴席,夜宴擺在一處開滿紅梅的院內,此時此處已經張燈結綵,喜氣洋洋。

君墨凡會有這樣的安排,倒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早知道,往常像這種隆重的日子,是不會選擇在這種地方。

不過,倒是沒有人不要命的跳出來質疑什麼,人家皇帝設宴,愛在什麼地方擺就在什麼地方,還輪不到他們這些小人物站出來指點什麼。

自古帝心難測。 大年三十,炮竹聲聲,煙花在半空中綻放,給漆黑的夜空鍍上了一層絢爛的色彩,宴會就在這渲染的氣氛中開始了。

自古以來,宮廷中的宴會都是按照地位的高低來坐的,安淺兮既無官職,又無可以『上得了檯面』身份,所以被安排在後面。

安淺兮拉著安清軒到一個安靜的角落裡坐下,文武百官,達官貴族,一一有條不紊的對號入座,之後互相寒磣。

洛國前往上古遺迹的名額已經出來了,一共三男兩女,此時那五人,正被一群人如眾星捧月般恭維著。

一群花痴女用傾慕眼神看著他們,一個個面色含羞,眼神嬌媚無比,時不時還拋一個媚眼,偶爾得到一個回應的眼神,都能讓她們幸福得暈了過去。

「膚淺。」安清軒不屑的說道。「看不出來整日一副高貴不可高攀,到這裡,跟花樓里拉客的姑娘有什麼區別?還不如花樓里的姑娘。」

花樓里的姑娘睡了還要給銀子,而這些自稱千金小姐的人,完全是免費的。

安淺兮忍不住輕笑,沒想到安清軒還有這麼毒舌的一面,不過,她覺得他說得好有道理,腫么破!

「正所謂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偷不如偷不著來得流連忘返,倒貼的,反而讓人不懂得珍惜,這麼簡單的道理,居然不明白,真是活久見。」安淺兮慢條斯理的調侃著。

兩人的聲音不大,又是在角落裡,倒是沒有人注意到兩人。

兩人都不是那種喜歡張揚之人,就算是皇宮設宴,也沒有注重打扮,穿著跟平時打扮得差不多。

安淺兮為了不落她人話柄,褪去一身飄逸的白裙,換上一身水藍色的長裙,頭上簡單的用一根髮帶束起,不累贅也不會失了體面。

相比之下,安清軒的穿著都比她重視得多,頭上戴上了一個精緻的玉冠,身穿一件青色的袍子,從來都嫌吊墜累贅的他,今日帶上安淺兮送給他的吊墜。

兩人邊吃邊聊,還沒開席,桌子上的食物都已經被幹掉得差不多了,安淺兮吃完自己這邊的,還不忘幫安清軒那桌的食物給解決了。

皇宮的御膳真心不是蓋的,雖然比不上現代種類繁多,重要的食材可不是現代能比的,這裡每一盤食物,都加入有些年份的藥材。

還有不少魔獸的肉食,烹飪的手法也獨特,作為吃貨的安淺兮,自然不會放過。

揚子銘的目光在若多的女眷里流連,最終目光停留那個不起眼角落正跟一盤蒸餃奮鬥的安淺兮身上,她不嬌柔做作的樣子,越看越覺得好看。

看著一邊已經空了的盤子,揚子銘嘴角彎彎,心情愉悅。他從來都沒有見過一個這麼能吃的女孩子。

她的個子很嬌小,明明吃了那麼多,肚子卻好像跟來時一樣,沒有絲毫變化,真不知道那些東西都吃到哪裡去了。

「哥,看什麼么?」揚紫月看到揚子銘那嘴角似有似無的笑容,整個人跟見了鬼似的,她都懷疑是不是自己眼神出了問題,眼前那臉上掛著稱得上是溫柔笑容的人,真的是自己那個萬年冰山的哥哥? 不會是做夢吧。

揚紫月在揚子銘身上狠狠的掐了一把,疼得揚子銘面部都有點扭曲,溫怒道:「你在幹什麼。」

揚紫月沒有注意到他冒火的眼神。傻愣愣的問了一句。「哥,疼嗎?」

「廢話。」揚子銘心情非常的不美好,也不知道自家這個時常抽風的妹妹又在抽什麼風,居然一聲不吭就在自己身上掐了一把。

就算是溫和的綿羊,也有炸毛的時候。

「原來不是在做夢。」揚紫月精神恍惚的回到自己的桌位上。

坐在桌位上的揚紫月突然回過神來,把之前斷片的記憶鏈接起來,得到一個驚人的結論。

那就是——

萬年不變的冰山,真的融化了。

我滴神!

順著揚子銘的目光看去,就看到角落裡悠閑吃著葡萄的安淺兮。

清麗、脫俗、冷艷、不凡。

明明是很矛盾的詞語,用在她身上,卻讓人覺得再合適不過。

但下一刻,揚紫月覺得自己對安淺兮的評價破滅了。

之見安淺兮吃完葡萄,把葡萄梗隨意往後一丟,之後心安理得的在安清軒的衣服上抹了一把,用他的衣服把手上的果汁弄乾凈。

而安清軒無奈的掏出手帕,寵溺的幫她弄乾凈。

安淺兮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弄得愣住了,斂下眸子,心裡怪怪的,她沒有想到安清軒會幫她弄乾凈手上的果汁。她的這個表情在別人眼裡,就是羞怯的低下了頭。

揚紫月下意識看向揚子銘,發現他失落收回目光,心頭苦澀,拿起酒杯一杯接著一杯的往嘴裡灌。

好不容易遇到一個喜歡的女孩子,心意還沒來得及說出口,他就發現,自己已經徹底失戀了。

揚紫月嘆了一口氣。

她也沒想到會這樣。

而那邊,安淺兮抽回自己的手,心思千迴百轉看安清軒沒什麼反應,暗罵自己想多了。

不知道怎麼回事,當安清軒幫她弄乾凈手上的果汁時,腦海中莫名的響起蒼寒宸霸氣的宣言。

——安淺兮,你只能是我蒼寒宸的女人,生生世世,都只能是我蒼寒宸的女人。

這句震撼了靈魂的話,讓她下意識心虛的抽回了手,心底總有一股做了壞事被他抓包的錯覺。

「諾,給你吃。」揚紫月也不知道為什麼,端上自己桌子上的葡萄就往安淺兮的位置走了過來,大概是不想看到自己哥哥失魂落魄的樣子吧。

只是,為什麼明明是過來找安淺兮的,目光卻忍不住往安清軒的方向飄呢?難道就因為他是哥哥的『情敵』?

想到情敵兩個字,心裡就有點不舒服。

「謝謝,你真是個好人。」安淺兮豈會看不出來這小姑娘的心思,眼珠子一轉,出口挽留了她下來。「不介意的話,就在我旁邊坐吧。」

說完把屁股往旁邊挪挪,把中間的位置讓出來,示意她坐下。

一雙靈動的眼睛還不忘記向安清軒眨眨,看吧,如此美景,美人相陪,可別忘了加把勁,抱得美人歸。

說實在,安清竹跟安清凡都已經訂婚了,就只有安清軒一個人還是單的,別說女朋友了,他身邊的異性除了她這個妹妹,就是已經名花有主那種。

也不知道是沒遇到好的,還是他還沒有那個心思。 「謝謝,我叫揚紫月,你們叫我紫月或者跟我哥一樣叫我小月就好,很高興認識你們。」揚紫月翩然落座,舉手投足中帶著軍人風采中的爽朗、不拘小節。

「我叫安淺兮,他是我哥哥安清軒,很高興認識你,紫月。」安淺兮腦子飛快的轉動,很快就弄清楚眼前這位女子的身份。

揚紫月,護國將軍府的嫡出大小姐,也是這次選拔賽的優勝者之一,她口中哥哥,揚子銘,護國將軍府的嫡出大公子,同為選拔賽的優勝者之一。

選拔賽的五個名額,護國將軍府就沾了兩個,不可謂少年出英才。

抬眸往空空如也的主位上望去,雖說現如今大戰沒有,卻也是小戰不斷,不僅是人與人之間,還有人與魔獸之間。

護國將軍府坐擁整個洛國大半兵馬,揚家這代又人才輩出,比起上一輩的天賦沒有絲毫的遜色,自古功高震主,只怕君墨凡現在也是坐立難安吧!

戲謔的笑容瀰漫開來,洛國越亂,對於她們來說就越安全,現在,只怕已經沒有人會意識到,當年死在冷宮中妃子,還有一個遺孤吧!

「淺兮,你的笑容看起來好邪惡。」揚紫月身子抖了抖,全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她怎麼覺得,安淺兮看起來好像在算計人的樣子,好可怕。

她都能感覺到自己的不規則的亂跳,眉心不安的抖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