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73 Views

“你這不是廢話嗎!”龍英鵬白眼道:“每本道家書都是這麼奇怪。”

Written by
banner

我沒有理會他們兩個,慢慢的打開這破舊的書,當我打開第一頁的時候,發現沒有寫有字,我以爲那些字會寫到後面。

結果我這一看,尼瑪的這是無字天書啊,這本《五行妖術》裏面根本沒有內容,除了封面畫有五個殘缺的人之外,這就是本破書!

“怎麼會這樣!”我把書丟在桌子上失望道。 夜冰依聳了聳肩一笑,「咱們要找客棧,客棧多無趣啊,你不是閑得慌么?夜諢家今天一定會很熱鬧的,我保證,而且還會去很多英雄高手。

要說英雄啊,肯定是你首當其衝,有你在,他們肯定不會把我們趕出去的。」

夜冰依一邊說著,還有拍馬屁的成分。

最後連激將法都用上了,「你要是不想去,莫非是害怕他們,不敢去?」

都市之我從地心來 夜冰依望著對方的眸底,像面對青陽這種高手,你就不能夠退縮,不然他就更不會把你放在眼裡。

姬流音也在看著她,想要看看她到底在打什麼鬼主意。

隨後他不屑一笑,「去又如何。」

難道他還會怕那些人么?

就算是夜族的高手全部都上,他也不會有一絲畏懼,更不要說是一個小小的夜三爺府邸。

不管這個丫頭打什麼鬼主意,他也沒有在怕的。

「走吧。」他冷酷的起身就走。

居然真的答應了?!夜冰依摸了摸鼻子,有些無語,好吧,她本來以為他不好騙,誰知道她肚子里還有很多說辭都還沒有說出來,他就同意了。

果然是人家厲害,有強大的武功傍身,根本沒在怕的。

夜冰依暗暗羨慕,到了青陽這種高手的境界,甭管它什麼龍潭虎穴,人家也照闖不誤啊,這才是真正的高手。

夜城。

自從老城主死了之後,這幾個爺就開始在底下明爭暗鬥,早就把城裡攪得天翻地覆。

而夜三爺表面上很低調,實則在私底下一點都不安份,悄悄收買著人心,到了必要的時候,一網打盡。

今天,他便是要借著賞花的機會,來收買高手,拉攏人心。

來參加宴會的人不少,大部分也都得知了夜諢跟水碧碧這兩個人的風流事迹,開始同情夜諢那位原配夫人。

不過遇上水碧碧這樣的騷狐狸,有幾個男人能抵擋得了?

現在夜諢的原配夫人,早就人老珠黃,自然是沒辦法和水碧碧爭。

「天下的烏鴉一般黑!」夜冰依暗暗唾棄道,當然除了她家小胤胤除外。

夜冰依正走著,背後突然傳來一道陰沉的聲音,「今天晚上,你必須將煉製涅槃神丹的丹藥方給我,不要給我耍什麼花招。」

姬流音冷冷的看著她,聲音帶著警告,身上有一股無形的壓力,從他身體蔓延。

夜冰依心中一緊,這傢伙的實力隨時都可以將她給搓圓捏扁了,她抬起頭笑盈盈道,「那是自然,流音,我怎麼會與你耍什麼花招呢?咱們是什麼關係呀,我當然也希望你的身體快點好起來,你放心,今天晚上,我一定會將方子給你列出來。」

姬流音盯著她的眼睛,看不出什麼,冷冷的哼了一聲,率先走到前頭,不再搭理她。

他也不會害怕夜冰依會趁機溜走,因為就算夜冰依跑了,以他的本事,也可以在短時間內把她給揪出來。

到時候,她要付出相應的代價。

夜冰依跟在男人的身後,看著他冷酷的背影,心中不由納悶,他明明不是流音,可是為什麼,他的神態跟流音這麼相似,發起脾氣來也是一樣的霸道冷酷。 “孽哥,該不會被人掉包了吧。”龍英鵬說道。

“不可能啊,除了我昏迷的那些天之外不在我的身上,那幾天是誰接觸過這本書!”我問道。

“我!”龍英鵬舉手道:“你昏迷之後,我接過這本書,然後放入派出所的保險櫃中,等你醒來的時候,你就拿走了,期間根本沒有動過手腳。”

我再次拿起《五行妖術》觀看着,只有封面的圖畫讓我感到疑惑,這封面的五人看似很霸氣,中間站着一個雙手抱胸壯漢。

壯漢的左邊有兩人,其一人半跪在地上,手撫摸着腳,另一人手中持着一把劍,側身站着。

壯漢的右邊也站着兩人,一人雙手抱拳,另一人身後有一八卦圖案。

這書因爲破爛不堪,封面的五人看全看不見臉部,五官非常的模糊,但是他們所做的動作似乎包含什麼意思。

“這本《五行妖術》看來真的是有點奇怪了!”我自言自語道。

正說着時,門口傳來了敲門聲,我喊道:“誰啊?”

“才搬來沒多久,這就來生意了!”夏強笑道。

買一送一:總裁爹地,請簽收 我走到門前,打開門發現沒人,左顧右盼依舊是空蕩蕩的,門口的小路不時有村民開摩托車經過,誰這麼無聊跑來敲門?

當我關上門時,發現地上有一信封,我撿起來走往客廳,夏強見我手中多出一信封,笑道:“孽哥,都什麼年代了,還用信!”

“我哪知道,我打開門發現沒人,地上就留下這封信!”我回答道。

“等下,這封信有點奇怪。”龍英鵬攔住我說道:“你看清楚這信封,太特麼的古老了。”

我看着手中的信封,這信封一半黑,一半白,中見還畫着一個不倫不類的動物,不過這信封捧在手中,有涼意。

被龍英鵬這麼一說,我也覺得有點奇怪,這信封在我國雖然各種各樣,不過根據我經歷過的事情,讓我有點懷疑。

於是我小心翼翼的打開信封,往信封裏面一看,啥玩意兒都沒有,空蕩蕩的,除了信封就沒有其它東西了。

我越看信封就不對勁,想了一會兒後,把窗簾給拉上,念聲咒語,玄冥子從我的鬼紋之中飄出來。

我介紹道:“玄冥子,嶗山前輩!”

“前輩好!”龍英鵬和夏強恭敬的打招呼道。

“嗯。”玄冥子微微點點頭,摸着鬍鬚問道:“召我出來何事?”

“前輩,您看看這是什麼?”我指着信封問道。

玄冥子低頭看着信封,拿起來觀看了一會兒,笑道:“看來你攤上大事了!”

“大事?什麼意思?”我問道。

“這信封是陰陽界高層人士專用的遞信方式,儘管現在科技發達,但是陰陽界中的祕密事情,還是會用這種方式來相互通信。”

玄冥子說完,把信封拋往半空,迅速的掐着一個指決,默唸一聲咒語,這信封一股妖氣鑽出來,接着這些妖氣化作文字,飄在半空中。

不過這些字既不是繁體,也不是甲骨文,我完全看不懂。

“這是妖語。”玄冥子說道:“信上說八月十五在妖棧會有一場陰陽界的爭奪賽,八月初一開始,妖棧對外開放,只要自認有能力的人可以進入妖棧參賽!”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之前妖棧一個人都不給進,現在隨便進入!”夏強罵道。

“不,這信是黃太爺寫的,好像在故意挑峴張孽。”玄冥子說道。

“挑峴我?我怕他有毛!”我罵道。

“黃太爺對外公佈,《五行妖術》已經出世,就在妖棧,只要在妖棧參賽贏的人,就可以獲得《五行妖術》”玄冥子解釋道。

“這《五行妖術》明明在我這裏,爲什麼謊稱在妖棧?”我拿出《五行妖術》問道。

“黃太爺沒有殺害那丫頭,他這是要你們鷸蚌相持,而後他可以漁翁得利。”玄冥子回答道:“妖棧爭霸,其名是爲了把妖棧繼承者給供奉出去,相當於武林爭霸,誰贏了,誰就是統一武林的盟主!”

“這老傢伙,狡猾的狠!”我罵道:“白雪在他手中,而我必須要用《五行妖術》與他交換,反正這無字天書我也看不懂,給了他也不虧!”

“等下!”玄冥子止住我的話,問道:“什麼叫做無字天書!”

我把《五行妖術》遞給玄冥子,說道:“這破書除了封面有圖畫之外,裏面都是空白的一切,沒有字,也沒圖案,幾百年來,你們苦尋的神書就這一破爛玩意兒而已。”

“好好的保管這本書,這書既然在你手中,那說明這書跟你有緣。”玄冥子摸着鬍子說道:“記住,陰曆八月十五那天,是妖棧爭霸妖主的時候,四方道門和八面妖邪都會參賽!你在這些天練好道術,到時候可以立足於陰陽界,別給你那死去的師父丟臉!”

我點了點頭,玄冥子便鑽入我的鬼紋之中,我封閉鬼紋,半空中的那信封已經被妖氣焚化成氣飄散而去。

我把《五行妖術》給丟在桌子上,問道:“今天幾月幾號?”

“八月十三號。”夏強回答道。

“什麼?還有三天?”我驚慌失措的喊道。

“你腦子秀逗了嗎?”龍英鵬罵道夏強,回答道:“今天新曆八月十三,陰力是七月十二,還有整整一個月的時間。”

“端午節,八月十五!”我拉開窗簾說道:“八月十五,月圓之夜,黃太爺真會挑選日子!”

“什麼意思?”夏強追問道。

“月圓的時候,是邪祟邪氣最旺盛的時候,邪祟在這特殊的一天,比平時厲害幾倍。”我回答道。

“那你打算怎麼辦?”夏強問道我。

“一個月的時間,我需要處理很多事情,最起碼,我要回去祭拜我的師父!”我轉身回答道。、

“祭拜你師父?”龍英鵬問道:“孽哥,你師父……怎麼死的?”

“不知道,聽別人說,是爲國捐軀。”我微笑道:“你們兩個在這裏待上幾天,我回去湖南老家一趟,不僅僅是祭拜我師父而已。”

“那還得幹嘛?”龍英鵬問。

“救鬼!”我拿出藍符出來,回答道。 或許現在的姬流音有所改變。

但是先前夜冰依認識的姬流音,他就是這樣的,冷冰冰的,成天一副吊炸天的樣子,誰也不搭理。

但是流音的心底卻藏著一絲柔軟和善良,他不會表達。

不過青陽這傢伙,才真正的是冷血無情。

這兩個人,還真是不能相提並論。

跟他在一起,她要學精著點,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夜冰依知道自己對他還有價值,所以他現在不會把自己怎麼樣,如今他的傷沒有痊癒,不能夠打盡天下,所以他暫時不敢和整個大陸的勢力對抗。

可一旦她幫他把涅槃神丹煉製成功,那麼這傢伙,就會掌控整個天下,到時候,便會一發不可收拾。

可是她又怎麼可能一直跟著他?

真是讓人頭疼啊。

正在腹誹當中,眼前的人停了下來,冷冷的吩咐:「你走前面帶路。」

夜冰依頓時無語,你老人家不知道路,還非要搶著走。

「先等等。」夜冰依又突然轉過頭來,笑著看著他,「咱們登堂入室,你是不是應該帶點禮物去啊?」古今以來,去別人家吃別人家東西,都應該送禮,以禮相待。

但是她今天是跟著他去而已,完全不需要自己花錢買禮物。

夜冰依看著他,他是頭頭,該送禮物的人也是他。

聽到她的話,姬流音的眼眸立即陰沉的看著她,好像又惹到他似的

夜冰依的臉立即拉了下來,叉腰道,「看我幹什麼?你不會連這點錢都捨不得掏吧?你怎麼這麼摳門!」

話音一落,夜冰依就感覺到一道冰涼的氣息籠罩在她的前上,男人那雙眼睛紅光乍現,她立即認慫,「哈哈哈,不過,這種小錢,怎麼配得上要你出手呢?

我去就行了。」

夜冰依無比的鄙夷自己,但是,她打不過,又跑不了,她能怎麼辦?當然是小命要緊啦。

她也好絕望。

在街上逛一圈,夜冰依看到一個賣小糖人的,想到自己的兒子,嘴角勾起一抹笑,隨後就給了老闆一錠銀子,買下他手中所有的小糖人兒。

然後丟給了身後的屬下,「你們拿著,這是要送給夜諢的禮物。」

她管他呢,送什麼都行,反正意思意思。

然後拿了兩個小糖人,自己吃一個,另一個遞給姬流音,「你也吃!」

姬流音好奇的瞅了她一眼,然後問道,「這是什麼東西?」

夜冰依吃小糖人的動作一停,這傢伙,難道沒見過小糖人?還是說一萬年前根本沒有小糖人這東西?

「這叫小糖人,很好吃,很甜的。」夜冰依說著,咔嚓一口,咬得很是清脆。

看到她吃的這麼有趣,姬流音半信半疑,然後接過來,學著夜冰依的樣子,咬了一小口。

甜滋滋的,甜香,卻又不太膩歪,姬流音又咬了一大口。

二老板跟他背後的手下差點一頭栽倒,像見鬼似的盯著姬流音,他居然跟著夜冰依吃小糖人?

天吶!主子真是被這個壞女人給帶到溝里了。

他堂堂一個老祖宗級別的人物,居然吃這東西。 幾人臉色無比詭異,但是又不敢上前提醒。

看著姬流音吃的如此香甜,夜冰依隨口說了一句,「我兒子和那些小朋友們也最喜歡吃這個了。」

男人吃小糖人的動作立即一停,夜冰依朝他眨了眨眼,一臉的無辜。

然而,姬流音也只是頓了頓,根本不在意她的話,兩口便把手中的糖人吃了乾乾淨淨,還又伸手從手下手中的靶子上面又取來兩個小糖人,咔嚓咔嚓吃的乾乾淨淨。

他身後的手下當場暈倒。

也是,他是一個已經在了古遺迹當中萬年的人,萬年來,出來后,所有的事情都不一樣了。

這些人對他恭敬,哪裡敢買這些東西給他吃,也就是夜冰依給他買這些東西,他覺得新鮮,才會吃的。

夜冰依本來想要嘲笑他一番,但是她對著這張臉,對著這張姬流音的臉,實在是打趣不起來。

世界上也沒有絕對的惡人和善人,只要他做事情不觸犯到她的底線,她也不想對他怎麼樣。

夜冰依突然覺得,和這個萬年的老妖相處起來,也並不是那麼的可怕。

隨後對他說道,「你怎麼可以這麼吃,這樣吃糖人是沒靈魂的,你要學我這樣。」然後她伸出小巧的舌頭,在上面舔了兩下,「要先好好品嘗,學著點。」

姬流音盯了她一會兒,隨後吐出兩個字,「白痴。」

夜冰依嘴角狠狠一抽,混蛋!真是個白眼狼,虧她還想要教他,他不感謝她就算了,居然還罵她白痴!豈有此理!

今日過來夜諢府中的客人們,也很快便被一道靚麗的風景線給吸引了。

只見眼前有一行幾人,尤其是前面的男子和女子,無疑是最出眾和令人驚艷的。

可是,他們的行為卻不像他們表面上那麼風光,反正很是幼稚。

因為女子手中拿著小糖人吃也就算了,可是男子竟也一樣。

眾人齊齊風中凌亂,他們實在無法想象,一個風華絕代的男子,手中拿著一個三歲小孩才喜歡吃的東西,還大搖大擺,吃的無比享受。

眾人紛紛暗道稀奇,看著他們的打扮和穿著,更加好奇他們的身份。

二老板震驚了好一會兒,才從震撼當中走出來,心中對夜冰依不禁佩服,這女人果然是一朵奇葩,除了她,根本沒有人敢在主子的面前這樣。

不過,他也在心中悄悄地記下了。主子居然喜歡吃這樣的東西。

二老板很快在心中的小本本上面添了一筆,以後他要為主子多備一些他喜歡吃的東西。

很快,幾人就來到了大門前。

夜三夜府外迎賓的小廝們攔住了他們,向他們要邀請函。

今天他們三夜請來的人都是大人物,有頭有臉的,這些人也早就得到了邀請函,如果沒有邀請函的,什麼阿貓阿狗,就不可以參加宴會。

看看眼前這一群奇怪的人,他們如何看他們,也都沒有看出他們今天是過來參加宴會的。

「你們說沒有邀請函?如果沒有,還請你們回去吧。」 吩咐好龍英鵬和夏強管理好詭案組的事情後,我便踏上回老家的路。

經過幾小時的奔波,我扛着疲憊的身軀回到老家,因爲白雪的事情,這幾天讓我有點厭倦了平凡的生活。

也不知道什麼事,我開始關注白雪的點點滴滴,或許因爲白雪的身世,讓我對她產生的憐惜之情,我……

該不會喜歡上白雪了吧!

一下車,我就把這念頭給打消,我終究還是逃不過五弊三缺的詛咒,所以我現在的願望是,在活着的時候,找到破解五弊三缺的方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