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2, 2020
99 Views

“死了?”

Written by
banner

我臉色大變,連忙走到朵朵的面前,然後捧起來,看着那張幾乎如冰雕的臉龐上,沒有一絲兒的死氣,那雙眼睛更是銀白一片,連一點兒血絲都沒有。

咳咳!

這會兒小蝶咳嗽了兩聲,然後醒來了。

“小蝶,小蝶!”

我連忙一把抓住小蝶的手。

“相公,真的是你嗎?”

這一刻小蝶那張慘白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和欣慰。

“是我,小蝶,我沒有死,你不會有事的,我馬上救你!”

說話之間,我猛地一口咬在了自己的手臂處,強忍住疼痛,咬破了手臂上的血管,鮮血頓時汨汨而流,我放到小蝶的嘴邊。

“相公!”

“吸!”

我有些不悅的吼了一聲,小蝶連忙張開那冰冷的嘴巴咬住了我的手臂,然後猛地吸

了起來。

看着小蝶的臉色慢慢開始添了一絲鬼氣,我心中也是鬆了一口氣。

二分鐘後,小蝶鬆了嘴,然後坐起身,從自己的手臂上撕下了一塊肉皮死死的纏在了自己剛纔咬破的地方,一陣冰寒刺骨的感覺讓我渾身一顫,清醒了不少。

“相公,謝謝你。”

我笑着搖搖頭,然後臉色又是擔憂的看着朵朵。

“小蝶,朵朵她……”

小蝶嘆了口氣,然後將朵朵捧在手上,輕聲道:“朵朵還有救,不過會比較麻煩。”

“再麻煩都要救!”

朵朵雖然和我相處不過幾日,但是在我的心裏是真心將她當做妹妹看,雖然我不知道昨晚我開了煞穴之後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趙半仙說他們連夜趕回來到火葬場的時候,我已經躺在了小蝶的懷裏,而那木道人早已消失不見。

“相公,可是……相公,你借了其他鬼的陰命?”

小蝶看着我的眼神瞬間變了,然後驚愕的問道。

我點點頭,然後將今天發生的一切都告訴了小蝶。

“三天?”

小蝶眉頭緊蹙,在場的鬼都是一個個的低沉,顯出悲傷的神情。

我看着大家的樣子,努力的笑了一聲,然後拍拍二狗子的肩:“你們這是怎麼了,還有二天我們就能真正的天天生活在一起了,有什麼可難過的!”

我的心裏卻是涌過一陣莫名的感動,二狗子、小芳都是我小時候的玩伴,這麼多年了,他們都變了,再也不是小時候那個和我無話不談的小屁孩兒了。

“相公,也許我有辦法,爲你續命!”

小蝶說話的時候似乎猶豫了很久,那張姣好的臉蛋上寫滿了未知的擔憂。

“小蝶姐姐,是真的嗎?我就知道小蝶姐姐一定有辦法救森哥哥!”小芳激動的問道。

我也是看着復坐下一臉愁容的小蝶。

“其實我也不知道能不能爲相公續命,但是記得婆婆曾經說過,鬼葬血棺裏似乎封印着一頭恐怖的大鬼,因爲相公從小就是借命而活,所以任何鬼將自己的陰命借給相公都會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但是奶奶曾說過,鬼葬之棺之中的那個鬼,鬼氣滔天,只有他能借命給相公。”

繼承者的專屬寶貝 шшш¤ ttκan¤ C○

“奶奶真的這樣說?”我不禁心中一顫,要是奶奶當年就那麼說,那豈不是這一切都是她老人家提前安排好的?

小蝶點點頭又搖搖頭,把我給整懵了。

“奶奶當初說相公二十四歲的時候命劫只有那鬼葬血棺之中的東西可以化解,但是奶奶也說到時候能不能化解就只有看命了,而且現在一切都提前了,相公原本還有三個月纔到二十四的生日,命劫才應該到,但是現在相公因爲破命借靈,而打破了這個格局,不知道還能不能有機會!”

我點點頭,一想到小蝶口中的鬼葬之棺,我便能想到那口恐怖的血棺材……

(本章完) 帶着對血棺材的好奇恐懼和那點遙不可及渺茫的希望,我踏上去狀元村的路。

這一次陳八兩和趙半仙因爲有急事離開了成都,趕往了陳八兩的老家,臨走的時候陳八兩在得知到我和小蝶要去狀元村的時候,震驚不已,但是由於他的那件事情似乎很是着急,便匆匆的給我找了一個同行的陰陽先生,說是當年和他爺爺一起進入狀元村的一個高手的入室弟子,能力不再他之下。

我站在事先約定好的一個名叫濱江公園的地方等了足足三個小時,纔看到一個大腹便便的胖子朝着我走來,他戴着一個大墨鏡,走起路來我感覺我腳下的地都在動一般。

“你就是老陳那慫貨說的遇到了大麻煩的楊森?”

我剛要開口,卻是被這一個問句給堵了回去,我是遇到了大麻煩,可是陳八兩那裏慫了?

“你身上竟然有鬼脈,伸出手來,呆爺給你看看!”

我苦笑一聲,然後沒有猶豫伸出手,眼前這個自稱呆爺的胖子飛快的伸手扣住了我的右手,然後眉頭猛地一皺,那一身肥肉猛地抖了一抖,然後激動的問道:“你小子不簡單呀,竟然把鬼弄得懷孕了,而且從你這個脈象來看,你也不像是這麼早就掛的人呀!”

“可是八兩叔說我只有今天和明天可活了!”

胖子點點頭,隨後又笑了一聲:“按照道理是這樣的,不過因爲你身具鬼脈,那麼在你的身上就有着許多的變數,這些變數,都不是一般的陰陽先生能夠算到的,就算呆爺我不是一般的陰陽先生,也是看不透你的命脈,至於你的命劫,到是無限的在臨近了,要是再找不到化解的東西的話,那才叫大禍臨頭,鬼神難救。命可以借,那陳八兩隻會借陰命,呆爺我可是本事大着呢,不信等你明天晚上要死的時候,呆爺保證讓你活蹦亂跳。”

我心中越聽怎麼感覺這個自稱呆爺的胖子有些不靠譜,不過我並沒有說出來,既然陳八兩和趙半仙都是極力的推崇這個胖子,那麼說明他的身上絕對有功夫。

“對了,說了半天還忘了介紹了,我是長生事務所的陰陽先生,叫什麼名字我早已忘了,從小大家便叫我呆子,以後你就叫我呆爺吧,這次老陳只是讓我陪着你去一趟狀元村,並沒有說要幫你辦事,所以到了狀元村你好自爲之,不過要是到時候遇到了麻煩,只要你出得起價,我也是可以幫你化解的,比如你明晚陽壽盡時,就可以找我幫你續命。”

“多少錢,你直說吧!”

我翻了翻白眼,感情陳八兩是請的人,還長生事務所,我怎麼感覺就是一個詐騙集團一般。不過我後來才知道,在中華大地上,這個長生事務所極爲的有名,而且其中的陰陽先生收費極高,按照他們說的,這叫做斂陽財續陰命,積陽德續陽氣,當然這都是後話了,此處暫且不表。

強婚之搶得萌妻歸 “不要說錢錢錢的,我這也是爲了積陽德,不然誰願意和那銅臭沾上半毛錢關係,老陳這次可是出了大價錢,讓我跟着你去一趟狀元村就出了三十萬,但是我知道他絕對知道狀元村有個大東西,要不是因爲他家裏臨時

發生了大事,估計這事情他要親自出馬,我還賺不了這幾十萬。”

胖子說話之間便朝着我擺擺手,示意我跟着他走。

我心中一聽,難怪在昨晚我決定要去狀元村的時候給他打電話他的說話的語氣極爲的急促,原來是家中發生了大事。

“呆爺,那你給我說說,八兩叔家裏發生了什麼事?”

胖子笑了一聲,身上的肉走路的時候抖動得厲害,摘下眼鏡我便看到了一雙眯成縫的小眼睛,長相的確有些滑稽,不過我現在笑不出來。

“老陳前幾天因爲動了祖墳的風水,現在他們整個村子的人都死了大半,老陳原來還有個老母親,昨天下午的時候也離奇的死亡了,你可知道老陳他那老母親是什麼人,那可是比我還牛逼的陰陽先生,不然能降得住老陳?”

“什麼,八兩叔的母親也是一個陰陽先生?”

我心中連連震驚,難怪陳八兩昨晚在電話裏說話有些傷心的味道,天不亮就已經離開了成都。

“呆爺,那這是什麼原因呢?”

胖子搖搖頭,走到一輛一汽大衆的汽車面前,打開車門。

鳳霸三界:天之驕女 “走吧,我們先去狀元村,你這次惹的麻煩不比老陳小,到時候我可以先給你記在我的賬上,等你活下來了我們在慢慢算!”

我笑了一聲,點點頭,然後將背後的書包抱在懷裏。

“小子,這是什麼東西,我一開始就注意到了!”

我苦笑一聲,然後也不說話,直接將書包打開,朵朵便出現了在了我們兩人的面前。

“陰頭!”

胖子臉色驟然大變,然後一把抓起了朵朵,然後換做雙手捧着,他那雙小眼睛滴溜溜的轉動着,細緻的打量着朵朵。

只是這個時候的朵朵不能說話,也不能有任何的表情,只是呆滯的一臉死灰,舌頭依舊吐在外面,雙目沒有絲毫的血光。

“小子,你這是哪裏得到的,這可是一個寶貝,所謂陰頭陽頭,陰盛陽衰之際,便是大顯身手之時,你這個正是一個陰頭,雖然暫時受了重傷,但是我有辦法把她救活,或許這次去狀元村還能幫你一把也說不一定。”

“真的?”

我心中激動不已,倒不是因爲胖子說的什麼陰頭,而是他能救活朵朵,只要能夠救活朵朵,我覺得就足夠了。

“呆爺我還會騙人不成。”

說話之間,胖子將自己的中指咬破,然後嘴裏念動着一串的細碎話語,一指點在了朵朵的眉心,然後飛快的從懷裏抽出了一隻硃砂毛筆,在朵朵的眉心畫了一個細小的符文,然後又用毛筆捲起朵朵的舌頭。

“收!”

一個收字吼出,朵朵的舌頭竟然奇蹟般的伸進了嘴裏,雖然依舊沒有醒來,但是我看着的感覺比之前要好得多了。

“裝好,我們先去狀元村,等到了狀元村,我就有辦法讓陰頭甦醒。”

我心中一陣激動,連忙將朵朵收好,然後抱在懷裏。

“呆爺,你說狀元村有大東西,究竟是什麼東西?”

車子平緩的駛入了環城高速之上,我便開始發問。

胖子眉頭微微一皺,然後苦笑一聲道:“這個陳八兩趙半仙沒和你說?”

我心中其實知道,但是畢竟我聽陳八兩說這個胖子是當年和他爺爺一起去狀元村的一個陰陽先生的入室弟子,可能他知道一些蛛絲馬跡。

“那他們辦事也夠謹慎的,狀元村是塊風水寶地,所以我們陰陽先生都想去染指一下,在成都周邊這樣的風水寶地沒多少,就算有也被政府蓋了大樓。但是狀元村這塊風水寶地,我們想要去染指,也沒有這個資格,因爲早已有高人在狀元村佈下了聚陰大陣,想要將狀元村煉成一個陰穴,我這樣說會不會嚇着你,知道什麼是陰穴不?”

我點頭。

“那就好,師父當年就是從狀元村回來之後,便一病不起,七天之後便歸西了,當時我還小,師父只對我說了幾句話,就啞火了。”

“說了什麼?”

我十分的好奇,畢竟胖子的師父經歷過,就像陳八兩的爺爺一樣,所以最後發言權。

“師父說,小呆呀,以後千萬不要靠近狀元村,小心一個叫做朱白的人,他……沒說完師父就掛了,我當初猜測了好久,心想這個朱白一定就是害死師父的人,所以我一直瘋狂的抓鬼捉妖,提升修爲,憑着自己的實力加入了長生事務所,那個時候我才十八歲,這麼些年過去了,我才知道當初的想法是多麼的愚蠢。”

我不說話,等着胖子的下文,我感覺這裏面有大故事,或許對我我極大的幫助。

“你知道我調查多年的朱白是個什麼人不?”

我搖頭。

呆爺一邊轉動了方向盤,一邊苦笑道:“這個朱白根本就不是我們同時代的人,爺爺在世的時候是二十世紀六十年代,而朱白也卻有其人,是一個比較厲害的風水陰陽大師,不過卻是十九世紀六七十年代的人,這一結果嚇得我們事務所的人當時就蒙圈了,完全不知所措,後來也就不了了之了。”

“呆爺,你說的是真的?也就是說八兩叔的爺爺和你師父他老人家當年一起去狀元村的佈陣的時候,就是這個朱白的授意?”

到了這裏,我似乎明白了什麼。

呆爺點點頭,然後對着我苦笑一聲道:“小子,還有點頭腦嘛,不過狀元村一直是我們不願意提及的地方,恐怕在中華大地上排的上號的陰陽先生都知道這個地方,但是朱白這個人他們卻是不知道,師父曾經說過,陰陽之道,借命求生,並不是長久之計,所以很多的陰陽先生在二十四歲那年都想要尋找風水寶地,佈置陰穴,爲自己續命,不過現在九州大地已經不像古代,風水龍氣散亂得很,要想找一塊風水寶地,極其的困難,就算找到,要不是被政府佔用了,要不就已經被牛逼的大師點名了。”

“呆爺,這個朱白,你知道多少,給我講講……”

似乎一切都追尋到了這個朱白的身上,狀元村之行,能不能像小蝶說的,順利的找到血棺材,借命成功,似乎都與這個朱白至關重要!

(本章完) “說起這個朱白,呆爺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聽傳聞他是一個很牛逼的風水大師,上上個世界都十分的有名,不過後來一直到上個世紀,也就是狀元村風水顯像的時候,這期間關於朱白這個人的記錄爲空,我走訪了許多之前和朱白有接觸的人的後人都不得而知。”

我心中有些不解,但是並沒有感到多驚奇,因爲陰陽先生本來就是一個很神奇的團體,我自從看了那無名的線裝書,就已經從中知道了很多不爲人知的事情,借屍還魂、借陰命都算是小兒科的存在,就像木道人這一類人,感覺完全超脫了生命原本的形態,而完全假借外物,這種神奇的術法,我現在還沒有接觸到,也不得而知。但是聽到呆爺說起這個朱白,我突然想到,朱白和木道人會不會是一類的存在?

“師父臨終前讓我小心這個人,我這幾十年卻是連這個人的影子都沒有找到,說實話,我心裏再想,這個人現在到底還是不是活着?”

呆爺猛地轟油門,我實在想不出一個這麼胖的人身子爲何如此的靈活。

“呆爺,你知道木道人嗎?”

呆爺猛地一個剎車,然後在我身上掃過,有些震驚的問道:“你見過木道人?”

我點點頭,然後將我和木道人那場大戰說給他聽,還將自己開了煞穴的事情毫不隱瞞的告訴了他,不過我隱瞞了小蝶的存在,只說那晚朵朵和我在一起。

“難怪這個叫做朵朵的陰頭會受那麼重的傷,感情是你煞穴惹的禍。”

我心中自然知道,陳八兩早已將朵朵和小蝶受傷的原因告知了我,我開了煞穴之後,便會瘋狂的吞噬鬼氣,那夜他們趕來的時候,木道人早已經消失了,而我則是被小蝶死死的抱在懷裏,朵朵則是咬住我的右手,所以朵朵受的傷最重。

“木道人是個厲害的角色,師父曾經給我講過這個木道人,這個木道人野心勃勃,想要用禁術復活他的女人,沒想到這麼多年他還那麼的執着,當真也是有些血性呀!”

我心中微微一顫,之前聽過陳八兩說過這個木道人有過一個妻子,這下聽呆爺一說,這個木道人似乎本性也不是那種無惡不作的厲鬼,只是他已經走火入魔,成瘋成魔罷了。

幾個小時之後,我和呆爺來到了狀元村外,和上次一樣,呆爺將車停在一邊,然後從車裏取出兩瓶水,遞給我一瓶。

沿着山路進入了村子已經是下午二三點,在上次請趙半仙的葉紅梅家吃了個晚點的午飯,然後便在呆爺的催促之下來到了狀元村外的山頭之上。

由於上次我和趙半仙一起爲他們治理了芭蕉精,所以整個村子的人見了我都是十分的尊敬,更是一口一個楊大師,叫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

“小子,走我們去那座山頭看看,這狀元村大有文章呀!”

我點點頭,自然通過這段時間對陰陽先生必備知識的惡補,而且那線裝書上都是精華,所以這一次來狀元村我的感受和上次完全的不同,至少眼界開闊了不少。

“你看,那一條山脈直接穿過了整個狀元村,就像一條幼龍,但是被這四周隆起的高山完全的擋在了狀元村這個小圈子裏,

而且你看就連兩邊的兩條河都流不出狀元村,要是我猜的沒錯的話,在這條河的下游,一定有一條迴環的溝渠,將河流的水直接又引回了這條河,走,我們下去看看!”

呆爺站在山頭,轉過身朝着山下走的時候,渾身的肉都在抖,但是穿着一雙和身上衣服極爲不相符的布鞋的他卻是沒有絲毫的像一般的胖子,步履闌珊,而是健步如飛。

“呆爺,你慢點!”

我連忙跟上如肉球一般“滾”下山的呆爺。

我們沿着這條河一直往下跑,直到河流的盡頭,果然不出呆爺所料,竟然真的有一個迴環的溝渠,將水再一次引入了河裏。

我站在這裏,不禁臉色微變,這一片空地上長滿了雜草,隱約之間竟然可以看到一兩株重新生長起來的小芭蕉樹。

小芭蕉樹?這裏竟然就是上次我們燒掉的芭蕉林。

我的心中不禁有種不祥的預感。

“按照我的推斷,這裏應該有陰邪之物站住龍尾的呀,怎麼現在這裏別無長物,連個定龍樁都沒有。”

聽到呆爺的話,我頓時臉色大變,之前的那條山脈上次我和趙半仙來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看到,這一點我記得是清清楚楚,上次我和趙半仙看到的只是一座座大小不等的山包,一眼望去就猶如一個簡易的“棋局”一般,而在“棋局”的中心就是那片墳林,但是今日看到的完全不同,那原本大小的山包竟然完全的消失了,而且那片墳林幾乎是開啓了這條山脈。

這種格局,我完全不能理解。

努力的回想我從那線裝書上的所有的風水格局,最終也是沒有想起,畢竟我還沒有將這本繁雜的古書參悟,所以其中很多的東西還不能現學現用。

“你說上次和你趙半仙來這裏收拾了一個芭蕉精,是不是就是在這裏?”

呆爺突然想起了我給他說起過的這個事情。

我點點頭。

шшш •тTk дn •C ○

“是不是當時晚上收拾不了,白天用火將這片林子燒了的?”呆爺的臉色越發的難看起來,一雙小眼睛這一刻竟然開始瞪大。

我點點頭。

“什麼!你們!你們……哎……”

呆爺一雙眼睛突然瞪得老大,我看着都是心中一驚,完全難以想象一個如此之胖的大叔,眼睛瞪大起來竟然像村裏的小芳。

“呆爺,怎麼了?”

看到呆爺的樣子,我心中也是擔憂起來,剛纔看到那格局,我的心裏就涌起一陣不安,這會兒呆爺的表現更是讓我的心懸了起來。

因爲陳八兩也說過原本那芭蕉林也許就是當年那個風水大師朱白布下的一個輔陣之物,被趙半仙和我完全的毀了,會加速整個風水格局的形成。

“這朱白當年絕對是佈下了一個聚陰大陣,將這塊風水寶地裏的那條幼小的龍氣鎖在了這裏,並且佈下了許多的定龍樁,將這條幼龍死死的鎖在這個小小的狀元村,然後再以一個點作爲陣眼,來一點點的吞噬這股龍氣,最後龍氣吞噬完畢,陰穴成,那時他就能超脫陰陽束縛,藉助自己煉成的陰穴,成爲真正的陰陽師。”

呆爺一邊自言自語,一邊不斷

的東張西望。

“果然在這裏!”

十分鐘之後,呆爺便在那河流回環的水渠處挖出來了一個木頭人,這個木頭人的眉心深深的鑲嵌進入了一枚銅錢,這個銅錢早已失去原本的顏色,而是通體發紅,而且這個木頭的整個下半身竟然都已經是黑色,還伴隨着一陣惡臭。

“呆爺,這?”

我震驚了,這個木人做的極爲的精緻,棱廓分明,但是現在已經看不清他的面容,不過上身卻是極爲的清晰,眉心的銅錢血紅刺目。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