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119 Views

連忙看向景鈺:“鈺兒,你沒事吧?”

Written by
banner

“我沒事!”景鈺寶寶拍着小胸脯保證:“可是乾爹,你怎麼受了傷?”

蕭白回憶了下,卻實在是什麼都想不起來,他只記得自己進了人字洞,然後…

蕭白忽然一個哆嗦,似乎出現了很多眼睛,整整的三面牆都是密密麻麻的眼睛,怨毒的,憤恨的盯着他…

後來蕭白就記不清楚了,似乎有一隻白色的蜜蜂跑進來,他跟着蜜蜂走了…

“乾爹?”景鈺寶寶又叫了一聲。

“我沒事!”蕭白擡起手輕輕拍了拍他的頭:“你沒事真是太好了,嚇死乾爹了!”

景鈺寶寶眼眶有些發紅。

蕭白在村子養傷養了幾天,他體質本來就不是一般人,加上醫術草藥一流,三天後,他就活蹦亂跳的了。

這三天,村民們上山把那些紅盤石都挖了回來。

姚老頭按照蕭白說的,和楊阿婆一起悄悄把天字地字和人字洞口封了,免得有人誤闖,雖然不知道那裏是什麼,可他們明白不會是什麼好東西,要不怎麼連周圍的紅蜘蛛都成了妖!

晚飯後,楊阿婆的兒子也醒了,雖然臉色不太好,可總歸一條命算是保住了。

“蕭先生,我有個請求!”楊阿婆性子其實算是有些冷淡的,即使求人語氣也有些生硬。

“什麼事?”蕭白問。

“我…我想讓你們把落落帶走!”楊阿婆說着看了落落一眼。

落落一怔:“奶奶,我不要離開你和爸爸!“

“乖孩子,這個村子不是你該待的,你還小,跟着蕭先生出去見見世面,學些本事!”楊阿婆摸着她的頭說。

景鈺寶寶看了看蕭白,他對乾爹多少了解一點,他可不是同情心氾濫的人。

他很喜歡落落,可是他不確定蕭白會不會答應。

“好,我答應!”蕭白說的很乾脆。

景鈺寶寶和姚老頭都愣了一下,就連楊阿婆也沒想到他這麼痛快就答應了。

“準備一下,明天跟我們一起走!”蕭白說。

回到房間,姚老頭和景鈺寶寶都古怪的看着蕭白。

蕭白被看的發毛:“你們盯着我做什麼?”他摸了摸自己的臉,他的臉好了呀,連點疤都沒留。

“你們是在好奇我爲什麼要帶走落落嗎?”蕭白眯着眼睛問。

景鈺寶寶點頭。蕭白笑了一下,壓低聲音說:“你們不覺得這個村子古怪嗎?” 如果說什麼行業,什麼地方生意最好,那一定是醫院了~

不管貧富貴賤,喜或不喜,都不得不來~生得來,死也得來…

而鮮花和水果生意最火爆的,也是醫院。

禮多人不怪的說法古來有之,探望病人亦是不能兩手空空的。

安慕西在醫院門口買了一束鮮花,一個果籃。

「小西啊!我們局裡準備了慰問品的!你不用再買東西了!」

「穆叔叔,那是代表你們警局的,而我是代表自己的呀!畢竟人家小哥哥是為了救我才受傷的呢~」

「嗯!你說的也是!一會兒是要好好謝謝人家!」

幾人一進醫院大門,一群身穿白大褂的人就迎了上來。

領頭的是一個五十來歲,大腹便便的中年油膩男,頭頂地中海,鼻樑上掛著一副寬大的眼鏡,就像啤酒瓶底一般,目測不下一千度。

「哎呀!歡迎穆局蒞臨本院檢查指導工作呀!」地中海堆起一臉的笑容,小跑幾步上前,伸出雙手握住了穆青山的手說道。

「嗯?金田同志!我只是來代表市局慰問一下見義勇為的小同志,談不上蒞臨,更說不上指導!不必小題大做了!」

穆青山表情有些不悅,他本是不對出身,平時最看不慣這些虛頭巴腦的迎來送往。以至於說話聲音也多了幾分嚴肅,腳下不停,繼續大步朝住院樓走去。

「哎呀!領導這是哪裡話,談不上小題大做。剛才我正帶著醫院的領導班子檢查院內設施,剛到大門口就看到您的車了,您說巧不巧!哈哈。領導請!」

地中海在一旁尷尬的笑了笑,隨即小跑著跟上。

安慕西聽出來了,這個油膩的地中海大概是這醫院的院長。

「金田同志!你繼續忙你們的去吧!不用跟著了!我看完那個小同志就走!」

「額……好!好的!小張主任,就由你帶穆局進去吧!」

地中海對著身後一個三十多歲的男醫生說道。

「額,啊!好的,院長!穆局,我來給您帶路!您這邊請!」

男醫生聽到院長讓自己帶路,先是一愣,隨後有些欣喜,快步跑上前引路。

「宿主!這個姓張的對你有想法……」

「人字拖!你說啥?」

「他一直盯著你的腿看,並且吞了兩次口水,他在心裡說你的腿,他可以玩兒三年!」

「……哼!這人賊眉鼠眼,一看就不是好人!年紀輕輕就是主任了,八成是托關係走後門的~」

「宿主,他是剛才那個院長的親外甥!不過宿主,他同在心裡對你做出了評價,並指出了你的兩點不足之處~」

「噢~嗯?人字拖,我有不足?是哪兩點呢?」

「宿主,他覺得你胸不夠大,屁股不夠翹~」

「……」安慕西下意識的低頭看了看,覺得自己還是有貨的~要那麼大幹嘛啊?起碼安幕東就不喜歡巨大的~

「穆局!這就是那位少年的病房了!由於床位緊張,而那個少年傷並不重,所以,就給他安排在這裡的多人病房了,您多擔待!」

「無妨!」穆青山說完推門進去。

對於張主任的話,他並沒有覺得不妥,輕微腦震蕩,在他眼裡不算個什麼,一般的小混混打架鬥毆,就經常會出現輕度腦震蕩,算不上什麼大事。

幾個人魚貫而入,病房雖然不是單間,卻也非常寬敞,且乾淨整潔。除了醫院獨有的藥水和福爾馬林混合味道,並沒有想象中的髒亂和腳臭汗臭味。

房間里一共擺放了八張床,每一張都有人。似乎在宣示著那張主任的話不假,醫院床位的確緊張。

中午為安慕西和黃毛大打出手的那位見義勇為的少年,此刻正坐在靠窗的一張病床上,旁邊還有個年輕的女警在和他聊天。

安慕西掃視一圈,另外七張病床上都是年輕人,最小的大概是初中生高中生的模樣,最大的也不過三十歲年紀,不過,說來奇怪,看哪個都不像是有傷的樣子,或許,都是內傷吧~

怪事天天有,今天特別多~安慕西只是稍稍有一絲疑惑,也沒多想。

「穆局,劉姐!你們來了?」 回到都市做神棍 床邊的女警看到幾人進來,連忙起身。

床上坐著的少年聽到是局長來看自己,也是有著拘謹,當他看到後面向他微笑揮手的安慕西,臉多時紅了,顯得很是羞澀。

「哈哈!小同志,不要緊張!你今天見義勇為,很值得表揚!我代表咱們s市局向你表示親切的問候!」穆青山上前喝少年握了握手,和藹的說道。

「那個……您言重了!我是看不慣兩個小流氓欺負這位姑娘。」事實上他說的是實話,本來他是沒有膽子去見義勇為的。

可是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在看到安慕西時,他感覺自己戀愛了,頭腦一熱就站了出來,心裡還擔心有人搶到他前面。

「嗯!你做的很好啊!如今,很多人都沒有了你這份勇氣和男兒的血性!遇到流氓無賴,更多的人都會選擇逃避和漠視,而你身先士卒勇敢的站了出來,才喚醒了更多的人吶。」

冥之帝后逆襲 「小哥哥!謝謝你噢~」安慕西捧著鮮花果籃上前,甜美的說道。

「啊……不客氣,不客氣的!」少年羞澀的說。

「小同志!你是哪裡人吶?我聽你口音不像本地人。」

「我~我是隔壁n市人,在這裡讀書。」

「噢~暑假了怎麼不回家呀?」

「我……我爸媽在這裡打工,我…我也是在百達廣場兼職的。」

「嗯!果然是個好孩子!」

「小哥哥!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安慕西說道。

「我…我叫康寶。你……你呢?」少年儘管羞澀,還是勇敢的問道。

「康寶你好!我叫安慕西~你可以叫我小西!」

「呵呵,康寶你別緊張嘛!你今年多大了?在哪裡讀書啊?」穆青山笑道。

「23歲,在財經大學讀大四。」

「不錯不錯!好學校!」

「小哥哥!我去給你洗個蘋果~」安慕西說著拿起空空的果盤裝了幾個蘋果,端著走了出去。

「系統提示!宿主異性魅力值+0.000001~」

「人字拖,你又皮~」

安慕西不知道的是從她進來以後,另外幾張病床上的年輕病人,臉色就開始怪異…

安慕西端著蘋果回到病房,拿起一個蘋果遞給了床上的康寶。

「康寶小哥哥!吃口蘋果~」

「謝謝,我不吃~」

「哎呀!你吃一個嘛~我都洗好了…」安慕西也不知道是怎麼了,明明內心是個男人,可身體似乎更加真實的出賣了她,不自覺的撒起嬌來~

聲音不自覺的多了幾分志玲式的酥嗲~還微微跺了跺腳,扭了扭身體…

「宿主!你攤上事兒了!」人字拖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

「人字拖!又怎……」

「啊!」「啊!」「啊!」「嘶~」

還沒等安慕西問出,病房裡突然傳出數聲慘叫~嚇得康寶剛接過來的蘋果都掉在了床上。就連堂堂的局長大人也被這幾聲突如其來的慘叫嚇了一跳。

「醫生!醫生!快來人!」其他七個病床上的青年,少年們,不約而同的狂按著床頭上的呼叫按鈕。

就在眾人不知所措的時候,一群醫生護士沖了進來。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啊……我的傷口裂開了!疼~好疼!」一個高中生模樣的少年叫道。

「我的傷口也裂開了!我都能感受到他撕裂的聲音!嘶~~~好……特么疼啊!」一個滿臉青春痘的青年大喊道。

「不是跟你們說了!讓你們這幾天轉移注意力嘛!哎。看著我,深呼吸!深呼吸!」帶頭的醫生說道。

「醫生!能不能讓那個小姐姐出去啊!受不了啦!」一個初中生模樣的小少男,指著安慕西叫道。

安慕西有點莫名其妙…幹嘛讓我出去,你們傷口崩裂,關我什麼事啊…深井冰!

「那個…這位小姑娘!你你還是先出去吧!讓病人緩解一下……」

「嗯?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要讓他們出去!你說清楚!」穆青山不悅的問道,我的人你們都敢無端的往外趕?真是豈有此理!

「這~這~難言之隱!嗨~」

然後那個男醫生說著幾步來到穆青山耳邊輕輕說了句什麼,穆青山臉色怪異的看了看安慕西,又看了看還在床上痛苦呻吟的眾人~

「那個~小西,還有小劉,小張!你們三個先出去吧!」

「是!」

「噢~」

兩個女警和安慕西,疑惑的點點頭,走出了房門。隨後,病房的門裡給關上了。

「劉姐!這是怎麼回事啊?」那個看護康寶的女警對著劉警官問道。

「我也不清楚啊~」劉警官也是滿臉疑惑。

「人字拖!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宿主~這是那些男人的秘密!」

「你又想喝……嗯?」安慕西威脅道。

「好吧!宿主,這都是你惹的禍!這間病房的那七個人,都是做了剝皮手術的!」

「剝皮?」安慕西嚇了一跳。

「宿主~是包……」

「啊?你是說……」安慕西聽懂了…

「是的!從你進來他們就一直盯著你看,就是不敢看,卻又十分想看的那種!然後在你洗完蘋果回來,撒嬌的時候,他們某部位縫合的傷口崩裂了……所以發出慘叫!」

「……」

「宿主!系統建議你,不要再踏足這間病房!」

「人字拖!不敢看,又特別想看,那是什麼感覺?」

「宿主!我這就把其中一個少年的心理活動反饋給你,請查收!」

……

「嗯!進來了一個小姐姐!哇!好特么漂亮!」

「這雙腿!這顏值!這身材!也是沒誰了……」少年掙扎著。

「不不不!我不能看!醫生說了,傷口會裂開的……」少年把被子蒙在頭上。

「可是……真的控制不住自己啊~」少年的被子又掀開一條縫,裡面露出雙眼睛~

「如果不多看幾眼,以後見不到怎麼辦?」少年掀開的縫隙更大了~

「瑪德拼咯!裂開就裂開吧!長痛不如短痛~」少年頭上的被子完全掀開~

果然是難言之……癮!

「卧槽!她!她竟然撒嬌!她撒嬌~不~我了個去~線崩開了~啊!疼啊~」少年中午如願以償,痛苦的尖叫出聲~

然後就是滿屋子尖叫的聲音……

「人字拖,就這些啊……」安慕西一臉尷尬。

「是的宿主!其他人的你要看么?」

「不要了……現在的騷年,一個個的,定力好差啊~」

「宿主!講真!換做安幕東也絕好不到哪裡去~」

「你妹!」

「宿主!系統和你一樣~」

「什麼?」

「是獨生的!」

「……」 「小西!我們走吧!」穆青山從病房走出。

「穆叔叔!裡面發生了什麼?我們不需要和康寶小哥哥打聲招呼再走么?」

「額……沒什麼!你們不用進去了,我說過了!康寶一會兒就可以出院了!沒什麼大礙!」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