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116 Views

但是,爲了這麼多人的人命和那些被打得魂飛魄散的鬼魂,哪怕是真的會死,李肅也在所不惜。

Written by
banner

以前死了的人,李肅沒辦法把他們再救活,但是,從現在開始,李肅不會允許魔王再濫殺無辜了。

此時,那個男人已經跑出去很遠了,而李肅知道,接下來肯定不會這麼簡單,那麼必須得馬上去追上他,然後告訴他現在的處境,那隻鬼雖然說,已經被自己消滅了,但這一山的屍體。

它們真的不會屍變嗎,答案暫時還不知道,但李肅總感覺事情沒有這麼簡單,危險,此時已經在慢慢逼近。

“大叔,大叔”,李肅一邊快速的奔跑,一邊大聲的喊着,如果現在不快點追上他,估計等下就更加的麻煩了。

李肅跑了十來分鐘,卻還是沒能看到那位大叔,看來人在遇到鬼之後,跑得真的是相當的快,李肅放開來跑都追不上他,甚至是連他的身影都沒有看見,何必呢,跑這麼快。

和李肅在一起不就安全了嗎,再說了,現在那隻鬼也已經被李肅消滅了,你還跑個啥呢,只可惜這些事,他都不知道,他現在還以爲那隻鬼沒有被消滅,也許還在後面追他。

雖然知道會很難追上那個男人,但李肅還是沒有放棄,因爲,此時李肅他不能放棄,現在放棄等於是放棄了一條生命,正當李肅跑到一個轉角的地方時,突然,“嘭~”的一聲。

這一聲來得非常突然,把李肅都嚇了一跳,但接着發生的事情,讓李肅更加的感覺到驚訝,本以爲魔王不會玩的這麼大,但沒想到,魔王這次竟然想用死路徹底將李肅虐殺。

之前的那一聲,不是別的聲音,而是之前李肅看到的那些墳墓中,其中的一個墳墓,竟然炸開了,李肅就站在附近,不過還好,沒有受傷,但是接下來,墳墓裏的那位主也跟着出來了。

服裝、指甲、牙齒,魔王都給它設計的非常好,整的一具殭屍,就這樣活生生的出現在了李肅的面前。

一具殭屍而已,李肅當然不會害怕,只是此時,李肅心裏面想到的是,那個大叔他,他那邊現在是不是也出現了殭屍,如果是的話,那麼他現在豈不是會非常危險,不行,必須得馬上找到他。

看到連殭屍都出現了,李肅覺得事情已經越來越不簡單了,到底魔王這次想做什麼,想真的對自己出手了嗎,還是因爲自己觸發了任務的死路,所以,魔王才發這麼大的火,甚至想要殺掉李肅。

不想繼續玩了,這一點還可以理解,但現在就想要李肅死,魔王到底是怎麼了,難道觸發了死路,就等於是不按它的遊戲規則陪它玩的意思嗎,那麼對於一個不聽話的任務參與者。

魔王也就沒有必要再和它慢慢玩了,所以,連原本這道門裏沒有的存在,現在也出現了。

一具屍體屍變,還不算是什麼很大的危險,但如果是十具,一百具呢,相信是李肅,也不一定能夠對付得來吧。

之前也知道,在這道門裏的任務,魔王在聲音和感應力上面都做了手腳,所以,就算是現在那個大叔那裏炸開了很多的墳墓,李肅在這邊也是聽不見的,高,實在是高。

魔王這一次也算是下了點功夫了,就連這些小的細節,魔王都設定了,照這個情況來看,李肅想要在這道門裏救下那個男人,估計是難上加難,現在就連自保,也許都成了問題。

不過,李肅能在這個時候,還能最先想到別人的安危,足以證明李肅是不想再讓任何一條無辜的生命慘死在這任務世界裏,當然,有這個心就是好的了,有時候也要先顧及一下自己的性命。

那具殭屍出來之後,立刻就感覺到了李肅的存在,隨後它立刻張了張口,然後猛的向李肅跳去。

李肅一時之間想的問題比較多,再加上根本就沒把這具殭屍放在眼裏,所以,李肅忘記了要閉氣。

“呃~”,這具殭屍的樣子非常恐怖,至於恐怖到什麼地步,大家可以盡情的去想象自己所看過的殭屍片裏的殭屍模樣,可能都還沒有這具殭屍這麼恐怖,這具殭屍恐怖的程度。

它恐怖的程度已經到了,因爲長相太恐怖,所以無法描述,那麼只好拜託大家多腦補一下了,不好意思哈。

這時,李肅終於反應過來了,隨後看到殭屍已經離自己只有三十來釐米,於是,立刻閃到了一旁,然後屏住呼吸。

李肅屏住呼吸之後,那具殭屍就真的感應不到李肅的位置了,接着它慢慢的向前跳去,李肅看着它向自己跳過來,於是,趕緊換了一個位置,後來一直看到了那具殭屍從自己的面前跳過。

殭屍,全靠聞人類的氣息來感應活人的位置,如果人們要是暫時停止呼吸的話,那麼殭屍就沒辦法感應人的位置了,李肅對此早已是知道了,只是之前忘記了而已,但是,如果想要消滅掉殭屍的話。 酒過三巡,秦穆然和諸葛輕狂等人也是喝的有些五迷三道的。

秦穆然晃了晃腦袋,對著諸葛輕狂問道:「諸葛大哥,你之前跟我說四九會所有好玩的,你還沒跟我說是什麼好玩的呢!」

「哦!對了,你不跟我提,我都快要忘記這茬子事情了!」

諸葛輕狂猛地拍了拍自己的腦袋,然後說道:「你小子這麼多年沒有回京城,也不在太子這個圈子裡面混,有的東西你可能不知道,不過小五是知道的。」

「什麼東西?諸葛……大哥,我也有一段日子不在京城,我也不清楚啊!」

韋武喝的也有些雙眼犯迷糊了,大舌頭地說道。

「你少給我來這套,四九會所的活動,你韋家大少爺會不知道?就是年底的尚武大比!」

諸葛輕狂眼中透露出一股明亮的光芒道。

「哦……原來是尚武大比啊,這個我知道!」

聽到諸葛輕狂這麼說,韋武這才恍然大悟地說道。

「尚武大比?這是個什麼玩意兒?我咋什麼都不知道?」

秦穆然看到他們兩人這個樣子,有點楞了。

「你知道就奇怪了!小五,你給這個二貨介紹下尚武大比吧!」

諸葛輕狂哪怕現在有點醉了,還是記得剛才問秦穆然要藥方的時候被他鄙視的樣子,所以這個時候很是果斷地調侃道。

「好嘞!」

韋武此時已然化身成為了沒有任何節操的諸葛輕狂的小迷弟,當即有如舔狗般地走到秦穆然的身邊,說道:「老大,你是不知道,這尚武大比,可以說是京城太子們所尊崇的!」

「京城太子們?」

秦穆然聽到這個更加的意外了。

因為一些原因,秦穆然在進入部隊之前都不知道自己與京城秦家有關係,甚至他都不知道當今的二號首長是自己的親爺爺,這些也都是進入部隊以後才知道的。

再後來,他因為一些事情,被逐出夏國五年,所以對於京城太子們的活動,他還是真的不太知道。

「是啊!自古以來就有崇文尚武的傳統,別看京城的太子們平日里無所事事的,但是有不少的人身手都不錯,而且平日里,彼此之間的恩怨也是不少,但是都忍著,就是為了在年底的時候,參加尚武大比,了結恩怨。」

韋武向著秦穆然介紹道。

「了結恩怨?怎麼了結?」

秦穆然接著問道。

「當然是武力解決了!上擂台,定生死!」

韋武說的很是自然。

「什麼?還能夠這樣?這可都是各大世家的弟子啊!」

秦穆然有些震驚,因為如今可是法制的社會,不能夠隨便殺人的,哪怕自願簽署了生死狀,可那也是犯法的啊!

「那又怎麼樣,可是事實都這樣,而且這都是各大世家默許的,因為他們都想要利用這個來剷除自己看不順眼的世家子弟!要知道,這些人可都是未來各大世家的中流砥柱啊,要是就這樣被滅殺了,好處不是一星半點!」

韋武一語便是道破了真諦。

說到底,尚武大比的存在,其實就是各大家族的另外一種博弈。

只不過,這種方式更加的血腥暴力,但是卻更具有說服力。

「看來這一次,我回來,京城可是熱鬧了啊!」

秦穆然無奈苦笑一聲。

所有人都知道東皇,但是卻不知道東皇就是秦穆然。

若是秦穆然東皇的身份暴露出去的話,恐怕整個京城都要震動!

「是啊,正好我也好幾年沒有參加過尚武大比了,等過幾天開始的時候,老大咱們一起玩玩,到時候咱們看誰不爽,就上去弄死他丫的!反正在尚武大比殺了誰,對方的家族也不準追究,全靠本事說話!」

韋武很是豪氣衝天地說道。

「好!要是讓我遇到李家的那群混蛋,我非要弄死他們不可!還有慕容家!」

秦穆然目光暴露出一股殺氣道。

哪怕慕容獲在中海已經被他給殺了,慕容家放棄了他,真的就能夠就此了結了嗎?

不可能!

先不說柳媚煙的事情,就光是當年那件事里有慕容家參與了,秦穆然就不會放過他們!

慕容家,李家!

重生末世無敵至尊 哪怕你們都是京城的七大家族之一,但是那又如何,冥王殿絲毫不懼,可與一戰!

秦穆然的目光之中滿是濃濃的自信。

五年之前,他遭陷害,沒有辦法對抗七大家族這樣的龐然大物。

但是,今時不同往日,這五年,秦穆然創立西方天神殿——冥王神殿,以他們的實力,對抗慕容家和李家完全有資格!

「兄弟,這五年,苦了你,這一次你回來,有什麼事情,一句話,只要能用上哥哥的,哥哥豁出這張老臉也要幫你!李家,慕容家,咱們照踩不誤!」

諸葛輕狂也被秦穆然的話語感染,走上前,拍了拍秦穆然的肩膀鄭重地說道。

「就是!老大,我們韋家也堅定地站在你的背後!媽的,我早就看李浩然那個傢伙不爽了,我特么才回炎黃多久,這傢伙就讓人找我茬了,竟然還給我派了個SSSS級別的任務,差點都要交代在那裡!」

一想到這裡,韋武就是十分的不爽。

「4S的任務?呵呵,他李浩然,還是有些沉不住氣啊,你回來,他慌了!」

秦穆然也沒有想到韋武這邊還有這茬子的事情,淡淡傳來一陣冷笑。

「他這是害怕了!不過老大,我這段時間可是聽說李浩然被一個古武界的宗門看上了,貌似龍之守護都要將他收進去!」

韋武對著秦穆然傳來了一個他聽到的消息。

「古武界的宗門嗎?很厲害?連龍之守護都要招他?」

秦穆然有些意外地問道。

「我也不清楚,不過龍之守護要招他的前提是他成為炎黃名正言順的隊長,然而他現在手中只有一塊紫金龍紋令,所以,這一次你回來,他要是知道了,絕對不會錯過這次機會的!」

韋武一臉認真地看著秦穆然說道。

「呵呵!我也不會錯過這一次機會的!這一次,我就是要拿回屬於我的東西!」

秦穆然目光之中爆發出濃濃的戰意,鬥志昂揚地說道。

「對!炎黃就是老大你的,我們所有人都只服你一個隊長!」

韋武點頭肯定地說道。

「哈哈!不說這些了,今天我們兄弟們聚會,不說這些掃興的事情,來,喝酒!」

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好!喝酒!」

韋武點了點頭,便是又與秦穆然和諸葛輕狂等人喝起酒來。 那就必須得使用一些對付殭屍的東西,其實對付殭屍的東西也有很多,包括:糯米、黑狗血、桃木劍、墨斗、硃砂,還有一些其它的等等,等等,不過,這些東西呢,現在都沒有,額。

不過,現在都沒有,那也沒有關係,因爲只要有李肅在,就行了,一隻這樣的殭屍,那還不足以傷害得到人。

只要李肅願意,現在就可以幹掉這隻殭屍,不過,暫時李肅還想先看看情況再說,如果觸發了死路,就只是出現了這一具殭屍的話,那麼觸發死路跟沒觸發,不是沒什麼區別,對於李肅來說。

事情要是真的這麼簡單的話,那就好了,只怕接下來不會這麼的“風平浪靜”,李肅此時也做好準備了,決定先定住這隻殭屍再說,李肅隨後輕輕的,慢慢的走到了殭屍的身後。

接着用右手在左手的手掌心上畫了一道鎮屍符,然後口裏念動符咒:“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定”,李肅唸完之後,那隻殭屍剛好轉過身來,於是,李肅正好一掌鎮屍符貼到了它的額頭上。

這隻殭屍接着馬上不動了,鎮屍符果然厲害,只要這麼輕輕一貼,殭屍瞬間就失去了行動能力,李肅的道法這麼高,這一貼,足以讓這隻殭屍在三個小時內,不能動彈,時間上面足夠了。

搞定了這一隻殭屍,李肅沒有在此停留很久,而是接着繼續向前走去,因爲,前面也許也出現了殭屍,要是讓那個大叔單獨一個人遇到殭屍就不好了,很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所以,李肅纔不得不趕緊去追上他,有時候覺得,要去救一個人比要保命還困難一些,尤其是遇到那種不相信自己的人,那麼更難,更麻煩,也不是說,李肅喜歡麻煩,而是,李肅是沒有辦法。

李肅本着要去救人的原則,再難再麻煩,他也得去,因爲,他如果不去的話,那麼就沒有人去了,不得已而爲之。

李肅完全也是不得已而爲之,俗話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更何況李肅還是學道之人,怎麼說,也沒有見死不救的理由,不過,實在是救不到的話,那也說明自己盡力了,盡力而爲了。

李肅在路上,一直保持着奔跑的速度,目的還是那一個,就是快點追上那位大叔,然後保護他直到時間結束。

跑了差不多又有十來分鐘,這時,李肅還是沒有看見那位大叔,也不知道他現在到底跑到哪裏去了,李肅相信魔王絕對不會只安排一具屍體屍變,這座山這麼大,絕對在某個地方,現在已經又有殭屍出來了。

希望那位大叔他沒有遇到殭屍,不然下場肯定是會被殭屍咬死,李肅在心裏這樣想着,隨後又加快了自己的速度。

魔王要虐殺任務參與者和無辜的人,李肅呢,就偏要救任務參與者和像這位大叔這樣的無辜的人,那麼李肅就是擺明了要和魔王作對,不知道和魔王作對,李肅能有什麼好處。

本來一個好好的,簡簡單單的任務,李肅偏要這麼搞,現在搞得殭屍都出現了,只是接下來會不會出現更多的殭屍,估計魔王真的會這麼做,甚至是把這一山的屍體全部弄得屍變。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就好玩了,那李肅就等着被耗死吧,這一山的殭屍,少說也有上千,那麼在還需要保護一個人的情況下,李肅能堅持多久,能堅持到任務時間結束嗎,恐怕很難。

李肅跑着跑着又跑到了一個轉角的地方,這時,李肅終於聽到了那個讓他精神一抖的聲音,“救命,救命,有殭屍啊”,過了幾秒鐘,果然那位大叔又出現了,李肅看到了他。

他也看到了李肅,不過,由於後面有兩隻殭屍正在追他,所以他直接忽視了李肅,自顧自的又跑過了李肅,李肅在這期間,也叫了他幾聲,但他哪裏會聽,後面有殭屍呢,年輕人。

看到那個大叔漸漸遠去的身影,李肅突然反應過來,後面還有兩隻殭屍,果然李肅一回過頭去,就立刻看到了那兩隻殭屍,那兩隻殭屍,現在已經離自己很近了,真的很近了。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定,定”,李肅絲毫不敢再遲疑,看到那兩隻殭屍之後,便立刻用鎮屍符把它們倆定住了,接着,李肅便立刻又去追那位大叔,李肅也搞不懂,爲什麼他一直要跑。

其實嘛,這也是人之常情,試問一下,一個普通人在看到殭屍之後,他的第一反應是什麼,他應該是要麼被嚇傻了,要麼就是趕緊逃跑,而那位大叔很明顯就是屬於後者。

只是他這樣一直跑啊跑的,就一直讓李肅去追,這樣恐怕也不是很好吧,要知道,李肅可是爲了救他,而他一點都不配合,他現在不知道事情的真實情況,這個可以理解。

但是,只怕他這樣一直跑下去的話,到最後總有一次,李肅會趕不上,然後他就會死於殭屍之口,到頭來,李肅還是白忙活一場,真的不知道,李肅現在這樣一直去追他,到底還有沒有這個必要。

李肅可不管有沒有這個必要,哪怕是最後這個大叔真的被殭屍咬死了,但是現在,李肅還是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救他,希望他運氣好一點,能讓自己趕上救他的時間,李肅決定的事情,不會輕易去改變。

這一次,很快李肅就聽見了那個大叔叫救命的聲音,這個大叔也真是有點奇葩,遇到鬼啊,殭屍啊,他就大聲的叫,好像這裏還有很多的人一樣,其實就只有李肅和他兩個人而已。

你叫也沒用啊,還不如屏住呼吸,那樣殭屍就感應不到你了,當然,他可能是不知道也有可能是忘記了,這個,也不好過多去說他,但是你能不能別每次都把殭屍帶到李肅的身邊啊。

是的,沒錯,這次他又帶了五隻殭屍過來,整整五隻殭屍,而這次,李肅也學聰明瞭,他知道叫那位大叔是沒用的,於是,用手去抓那位大叔的衣服,希望能讓他停下來,不要再繼續跑了。 這頓酒喝的昏天黑地,最後的結果,就是諸葛輕狂,秦穆然,韋武三個人直接便是倒在地上呼呼大睡。

一覺睡到天明,三人也沒有什麼知覺。

就在秦穆然等人還在酒醉的睡夢中的時候,周家大堂里,此時的氛圍卻是顯得有些劍拔弩張。

「弟妹,我看了,白家和洛家都不錯,雨晴要是嫁過去了,肯定會幸福的!」

周正浩看著面前的潘從鳳,苦口婆心地勸道。

「什麼白家,什麼洛家,我才不管呢,我只關心我女兒的意思,只要她不同意,誰都不能夠為難她!」

潘從鳳的態度很是堅決,只要女兒周雨晴不同意,說什麼都不可能跟周家的這群大老爺們妥協。

「老三,你就不說一句?」

周正浩被潘從鳳氣的沒話說了,只能夠將目光看向站在一旁不知道說什麼好的周正氣。

「啊……」

周正氣也是個「妻管嚴」,原以為自己媳婦跟大哥「開戰」自己在一旁看著就好了,可是不帶這麼玩的啊,就這麼牽扯到自己了?

不過現在火線都牽引到自己的身上了,周正氣不發表點什麼,還真的就說不過去,只能夠勉為其難地說道:「那個……大哥,我覺得吧,從鳳說的還是有道理的,你們都是看著雨晴長大的,她什麼性子,我們都清楚不是嘛。」

周正氣說的含蓄,但是只要是明眼人都能夠聽的出來,他這是在幫潘從鳳和周雨晴。

「老三,你……嘿!」

周正浩聽到周正氣的話,氣的都差點將面前的茶杯摔在地上,他怎麼都沒有想到這個時候,周正氣竟然不為了整個周家考慮站在自己這邊!

真的是,氣煞我也!

「大伯,我是絕對不會同意嫁到白家和洛家的!你這樣一昧地追求與其他家族聯姻,反倒是會讓其他家族看不起我周家!我周家與韋家聯姻不成,就找其他的家族聯姻,那麼外界怎麼看我們周家?難不成我們周家只能夠靠聯姻活下去嗎?」

周雨晴看著周正浩,一臉認真地說道。

「你……你說的這是什麼渾話!你這是不當家,不知柴米貴!你不是家主,當然不知道周家是什麼個情況!現在的周家,可以說是『四面楚歌』!老爺子倒下來了,咱們家的定海神針就沒有用了!如果可以,我會選擇犧牲自己親侄女的幸福生活嗎?如果不靠聯姻,咱們靠什麼來維護周家的利益!」

周正浩說的有些聲嘶力竭,同樣的,也可以看出,他是真的有心無力,帶著一絲的無奈,甚至還有著一種恨鐵不成鋼的姿態。

「我不管什麼周家的利益,我只管我自己的女兒!要想犧牲我女兒的幸福來成全你們周家,我告訴你們,不可能!」

潘從鳳這是鐵了心的要和周正浩一干到底。

其實這也不怪她,換做任何一個當媽的,都不希望自己的女兒婚姻不幸福,一輩子都處在水深火熱之中。

「她是我周家的人,就得接受我周家的安排!」

周正浩見潘從鳳這麼硬氣,牛脾氣也是上來了,立刻強硬地說道。

「她,是,我,的,女,兒!」

潘從鳳絲毫不在乎周正浩的態度,一字一句地強調道,同時她的一雙怒目也是直視周正浩。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