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2, 2020
85 Views

“行了!”

Written by
banner

我停止了唸誦正氣歌,沈夢瑤也站了起來。

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感覺整個屋子裏面都亮堂了不少,沈夢瑤也說了同樣的話,估計是煞氣消除的原因吧!

“你真厲害啊!”

沈夢瑤有些崇拜的看着我。

“這都是小意思,不過也還好你現在找我來看了,你們家的煞氣,還不算嚴重,要是等煞氣嚴重就完蛋了,很有可能造成家庭不睦,嚴重的甚至會有血光之災。”

“不是吧?”

沈夢瑤顯然是有些被我給嚇到了。

“雖然這裏煞氣剛消,可也實在不宜久留,不如這樣吧,我們下樓再說!”

我的

話得到了沈夢瑤的認可,既然搞定了沈夢瑤家裏的事情,我覺得我應該可以功成身退了。

當我提出要撤退的時候,沈夢瑤卻一把給我攔住,不讓我走了。

“你可不能走,你幫了我這麼大的忙,再怎麼說,我也得請你吃頓飯。”

又吃飯!咳咳,聽到這個,我本能的就是一陣抗拒。

“我這不是還你的人情麼,所以說你不用謝我啊,吃飯就…算了吧!”

“你要是不答應,那就是看不起我!”

說到這裏,沈夢瑤的眼睛裏面,眼淚又要打轉了。

我這個人最見不得的,就是女人哭,反正今天蘇小魅也不在,索性就陪她吃個飯,反正人情還清了,從這次以後,我們應該也不會有什麼糾葛了。

“好吧,我答應你了!”

我對着沈夢瑤說道。

我們沈夢瑤同學,硬是厲害啊,又讓我還了人情,還陪她吃了飯。

“去哪吃?”

“就在家裏吃好了,我做飯的水平,也不差的,你等我一會吧,半個小時之內,我保證讓你吃上!”

說着,沈夢瑤就進廚房了,她招呼我在客廳看電視來着,過了差不多十幾分鐘的樣子,她就開始端菜出來!

果然是半個小時之內就吃上了。

“嚐嚐這個湯,我大清早起來就燉上了的!”

大清早?怪不得做飯的速度這麼快!

“你這是早有預謀啊!”

我看着沈夢瑤,似乎明白了些什麼,原來找我看她家的閣樓是假的,想和我一起吃飯纔是真的,不管我上去,到底能不能把她家的閣樓看好,這一頓飯,肯定都是少不了的。

“什麼早有預謀,說的我好像是居心叵測一樣,別以爲這是專門爲你做的,你不來,難道我就不吃飯了麼?”

以沈夢瑤的驕傲,她當然不能承認,不過看着她臉上泛起的微紅,我要是還不明白,那就是傻子了,難消美人恩啊!

還別說,沈夢瑤是做飯的水平,真的是不比一般的大廚要差了,吃了以後,我居然還有那麼一點意猶未盡的感覺,不過我知道,現在我該走了。

“沈夢瑤,那個,我下午還有課,感謝你的招待,我先回去了啊?”

“就不能再多陪我一會麼?”

沈夢瑤有些悠悠的說道。

“對不起啊,我……”

一個“我”字,還沒有說完,我整個人突然就愣住了,整個人的背脊就是一陣發涼,一股強烈的危機感,在我的身體上蔓延。

“怎麼了?”

沈夢瑤也發現了我的異

常。

“有點不對勁!”

就在這個時候,身後突然傳來的砰的一聲響,把我們兩個人都給嚇了一跳。

回頭一看,旁邊隔斷上面的一個玻璃缸子掉了下來,砸成了碎片。

沈夢瑤整個人都是一陣的顫抖,說話都有些帶顫音了。

“這是怎麼回事?”

你問我,我問誰啊,這麼大動靜,我也被嚇到了啊!

而就在這時候,我的背脊又是一涼,一種詭異的感覺油然而生,我幾乎還沒來得及反應,就是啪的一聲巨響,沈夢瑤家電視機旁邊的一個大花瓶,整個直接炸開了!

我還沒來得及有心理準備,再一次受到了這樣的刺激,我感覺整個人的心臟在那一瞬間都要暫停了!

“啊!!~~”

沈夢瑤的叫聲,絲毫不比那大花瓶爆炸的聲音小。

事反常態必爲妖,詭異的感覺,又在我的心中升起,我突然感覺,有一雙眼睛,在我的身後看着我。

這種感覺,似曾相識啊,對了,是煞氣,煞氣包圍時的感覺!

我趕忙打開了鬼視,眼前恢復視線的時候,屋子裏的情形,讓我整個人都嚇尿了。

本來應該已經被我給淨化掉了的煞氣,現在整個屋子裏面到處都是,比之前閣樓上面的,要嚴重不知道多少倍,這些煞氣橫衝直撞,屋子裏面的氣場,變得極爲混亂,而且,這些煞氣,恐怕威力不小。

怎麼會這樣?我整個人瞬間就亂了。

還沒等我想明白是怎麼回事,突然其中的一道煞氣,朝着沈夢瑤衝擊過去!

“小心!”

我一下子撲過去,把沈夢瑤按在了沙發上。

煞氣這纔沒有打中它,順着就過去了,而沈夢瑤顯然沒有想到我會突然撲過來,被我壓在沙發上的她,有些驚慌失措。

那一瞬間,我們緊緊相擁,甚至鼻尖都快要貼在一起。

沈夢瑤臉色一紅,閉上了眼睛。

這是讓我做禽獸的節奏麼?不!我不能對不起小魅,正在我猶豫之際,突然沈夢瑤一巴掌就朝着我的臉上甩過來!

“你流氓!”

這一巴掌,我直接就愣住了。

“你幹什麼?”

強行撐着站起來,沈夢瑤卻是朝着後面退了一步,緊緊的捂住自己的胸口。

我這才意識到,似乎自己剛纔情急之下,雙手放着的位置有那麼一點點的不對勁。

這女人也真是操蛋,都準備讓你親了,不小心碰了一下她的胸部,就這麼大的火!

再說了,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工夫考慮這個?

(本章完) “我剛纔是爲了救你!有一股煞氣,就要從你身上穿過去了。”

沈夢瑤這才反應了過來。

“對不起啊,我…”

“別我了,這屋子裏的煞氣,越發的重了,你趕快先出去吧,我來想辦法看能不能對付它們!”

我對着沈夢瑤說道。

“這煞氣究竟是什麼原因啊?怎麼又開始亂起來了?”

沈夢瑤沒有馬上走,而是對着我問道。

“我也不知道,也有可能,是上面出了問題吧,你還是趕緊出去,我來想辦法把這裏控制住。”

沈夢瑤被我強行給弄了出去,而就在我剛剛回到屋子裏面的時候,整個屋裏風雲驟起,黑色的煞氣開始不在亂竄,而是有規律的,集合在一起。

我有些謹慎的朝着煞氣聚集的地方看過去,那些煞氣聚集在一起,居然緩緩的形成了一個人臉的樣子。

看到這個人臉,我突然覺得有些熟悉。

最初的時候遇到的那些鬼物,可不就是人臉麼?不過這個人臉,看起來比那些人臉要高檔多了。

首先聲勢就不一樣,這個聚集的煞氣,簡直浩大,而且,精細程度也不一樣。

我驚奇的發現,這個人臉居然在形成五官,本能告訴我,絕不能讓他得逞,不然我們都不會有好果子吃。

我也不敢太靠近,一個“七星伏魔”,先丟了過去。

可我的七星劍穿過這些煞氣,卻詭異的消失了,似乎一點效果都沒有。

那人臉更加凝實了,似乎是有了表情,正在嘲笑我,不過我卻沒有功夫理會它的嘲笑,已經有了表情,證明他距離完整的形態,已經不遠了。

“天星放豪光,金光收妖魔!”

我又開始用起了收妖咒。

可不知是怎麼了,收妖咒也沒有效果!

眼看着這傢伙一點一點的成型了,我他媽這個着急啊。

我把我熟悉的術法都放了一遍,但是一點效果都沒有,我開始深呼吸冷靜下來,盲目的出手,是沒有用的。

很顯然,這一團煞氣聚集起來的東西,和鬼不是同一個品種。

我開始回憶我的二姨的書房裏面看過的書,思考有什麼東西能夠對付面前這一團煞氣。

就在我一籌莫展的時候,對面的煞氣團,突然發生了猛烈的變化,那鬼臉在驟然之間成型。

我忍不住朝着他看過去,是一箇中年男子的臉。

“小傢伙,就是你破了閣樓上面的那個煞中煞大陣?”

那煞氣臉看着我,表情上說不出的陰森恐怖。

“你是

誰?”

我一臉謹慎的看着他。

我破的不是穿堂煞麼?怎麼變成煞中煞大陣了?我還沒來得及思考,對面的那個煞氣組成的臉,就給我來了一個滲人的笑。

“你沒必要知道我是誰,既然是你破了煞中煞的陣法,那你就是我的恩人,作爲感謝,就讓你變成我餘鬼王復甦的養料吧?”

草泥馬,我一聽到這話,我就知道我攤上大事了,我幹了什麼?居然放出來了一個鬼王,我就說剛纔怎麼搞不定他。

不過這傢伙也太喪失了,我放你出來,你居然要吃我!

啥也不說了,鬼王鐵定打不過,我撒丫子就跑啊,可還沒跑到門口,我就感覺背後不大對勁,轉頭一看,三條煞氣組成的大手,朝着我包圍過來。

現在也顧不了這麼多了,大手都要抓到我屁股了啊,我趕緊開啓了鬼行,腳下的步伐加快了好幾分,直接脫離了這三隻大手的控制範圍。

好樣的,最多還有三五步的功夫,我就要到門口了,而就在此刻,突然吹來了一陣大風!大門啪的一下就關上了。

我看到這場面,瞬間就傻逼了,這他媽還怎麼跑?

我試了試開門,使了很大的勁,都沒能夠把門給打開,很顯然,這個餘鬼王,是用了特殊的方法,把門給堵住了

對面的餘鬼王看着我,沒有繼續動手,反而是表情出現了一點的疑惑。

“你居然還會用鬼術!”

就這麼想把門打開,肯定是沒有希望了,不如先忽悠一下這個餘鬼王。

“我當然會用法術了,我是地府的陰差啊!”

說着,我緩緩的解開了蘇小魅附着在我那顆鬼丹上面的氣息。

“還真是個鬼差?”

他有些懷疑的打量着我,我一邊釋放着氣息,一邊在心裏準備,只要他一個鬆懈,我就立刻用七星勒劍咒把門給劈開,然後逃之夭夭。

“我到此地,只是來公幹的,還望餘鬼王前輩,能放我走,我還要回去,和崔判官交差呢!”

崔判官是我從那馬面身上挺過來的一個人名,此時此刻,卻是正好用來忽悠這位餘鬼王。

聽到這句話,剛纔還氣勢洶洶的餘鬼王,卻是突然露出了,一臉和氣的微笑。

“既然你是崔判官的人,那就是自己人嘛!”

納尼?崔判官還和這位餘鬼王認識?

正當我一陣想不開的時候,餘鬼王朝着我靠了過來。

“既然都是自己人,那今日我就…..”

我似乎是已經聽到了放你走着三個字,整個人都開始興奮起來,但是下一刻,

我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因爲那三個字是“要你命!”

三隻大手朝着我這邊拍了過來,我一瞬間打出了三張保身符,然後猛然一躍,朝着另外一邊滾過去。

餘鬼王的演技真是不下於我,要不是因爲我一直都在提防着他,還真的有可能在最後一刻找了他的道了。

“鬼王前輩,爲什麼要殺我?”

我有些憤憤然的對着他問道。

“你以爲我會相信你?鬼怎麼可能會淨月庵的道術!”

尼瑪現在鬼都會玩陰的了!這可讓人怎麼活?不過這也是我的失誤,我居然忘記我忽悠他之前使用過七星勒劍咒了,這淨月庵的道術,好是好,可知名度太高,也不是什麼好事。

對面的餘鬼王看着我,我感覺自己空前的緊張,這還是我第一次獨自面對一個鬼王!

三隻鬼手緩緩的伸過來,追着我一路跑,我感覺他就像是一隻貓,而我就像是一隻被他戲耍的老鼠。

這種情況,徹底激起了我的怒火,媽的,反正今天落到個鬼王手裏,都是死,我不如和他拼了!

我並非完全沒有辦法,事到如今,能夠讓我與餘鬼王有一拼之力的,就只有一種東西了,請神咒!

我二姨被人家成爲忘憂神婆,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就是她擅長請神咒,而這個她最得意的術法,祕術書上面,自然也是有記載的。

餘鬼王,我打不過你,難道神仙還打不過你?

我沒有用過請神術,但我卻強行背下來過幾個請神術的咒語,現在說不得只有冒險一試了,我也不敢請什麼特別大的大神,請太小的,又怕搞不定,於是我選擇了哪吒。

“拜請哪吒三太子,學法七歲懂神通,頭梳雙鬢圓腰堵,手執金槍…….”

我一邊跑,一邊念,一陣磅礴的靈力,從玉佩上傳出來,差點沒把我的筋脈給擠爆。

“請神咒!”

對面的餘鬼王看着我,就是一聲驚呼。

他看到我這個情況,似乎是急了,整個煞氣都開始爆發出來,似乎是要搶在我請神之前,把我給幹掉。

我一邊玩命的跑,一邊念,全部咒語也就百八十個字,平常我並不感覺很長的咒語,現在我卻感覺,唸完他需要玩命!

玩命的跑,很快我就念到了最後一點。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