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5, 2020
126 Views

陸傾城說著就要氣鼓鼓地離開卧房。

Written by
banner

「嘭!」

突然,一聲悶響傳來,卻是秦穆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床上已經起來,出現在陸傾城的面前。

「你肯起來洗澡了?」

陸傾城就知道秦穆然不會讓自己離開了,憋著笑饒有趣味地看著他問道。

「我可以洗澡,不過有個條件。」

秦穆然看著陸傾城,擠了擠眉毛,道。

「什麼條件?你想幹嘛?」

薄情女王的絕世寵 陸傾城看到秦穆然這樣,就覺得他沒想什麼好事,肯定憋著壞呢。

「當然是想你和我一起洗了。」

總裁爹地太放肆 秦穆然毫不避諱地說道。

「你看這浴室,那麼大!」

「你看這浴缸,那麼圓!」

「你看這個人,那麼美!」

秦穆然可不管你陸傾城同意不同意,一下子,將陸傾城來了個公主抱。

秦穆然突如其來的攻擊,讓陸傾城嚇了一跳,後者雙手緊緊地攬著秦穆然的脖子,生怕自己摔下來。

可正是因為這樣,秦穆然才得手了,直接帶著陸傾城向著浴室走去。

「別鬧了!你喝多了我還沒脫衣服呢!」

陸傾城在秦穆然的懷裡,聞著秦穆然身上散發出的酒氣,撒嬌道。

「嘿嘿,我沒有鬧!衣服嘛,簡單!」

秦穆然將陸傾城放下來,手迅速探出,沒一會兒,陸傾城的外套便是已經丟到了浴室外面。

「流氓!」

陸傾城臉一紅。

雖然兩個人不是第一次這樣了,可是在酒店開房那還是第一次,陸傾城的心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有一些小小的激動。

「那我就流氓給你看!否則的話,豈不是白白浪費你對我這麼高的評價了!」

秦穆然如猛虎下山,直接朝著陸傾城來了記餓虎撲羊,運轉勁氣,打開了浴缸的水龍頭給浴缸里放滿水,而此時的陸傾城,全身的衣服都已經沒了,一尊如同玉琢般的身體出現在了秦穆然的面前。

秦穆然抱著陸傾城一起進入到了浴缸里,沒多久,浴缸里的水便是向著四處濺射。 這幾天的美好時光,可以說是陸傾城最開心的時候了。

秦穆然帶著陸傾城逛了京城的不少景點,吃了不少的小吃,活生生的將陸傾城帶成了一個小吃貨。

當然,兩個人也並沒有閑著,陸傾城知道這次大年三十要去秦穆然的家裡,所以她在逛街的時候也特地將見面的禮品都準備好了。

雖然秦穆然一直在說家裡不需要她買這些東西,只要她去就好。可是陸傾城覺得這是第一次作為秦家人上門,必須的禮數還是要有的。

買了滿滿一大堆的東西,陸傾城倒是沒什麼,可是秦穆然可就慘了。

他成為了貨物的搬運工,雙手拎著滿滿的禮品,欲哭無淚。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便是到了大年三十。

這一天,繁忙的京城逐漸開始變得輕鬆了下來,路上的人也逐漸變得稀少了起來。

今天,陸傾城各位的上心,她一大早起來,便是花了幾個小時,好好將自己打扮了起來。

在一起這麼久,秦穆然從來沒有看過陸傾城如此專註的注意自己的外貌,不過從另外一方面也體現了陸傾城對此次回去的上心。

「老婆。你已經足夠美了,你再這麼化妝,還要不要讓其他的人活了?」

秦穆然走到陸傾城的背後,雙手摟著陸傾城的腰,下巴架在陸傾城的肩膀上,寵愛地說道。

「畢竟是第一次見你的家人,我可不想給你家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陸傾城並沒有停止手中的動作,對著梳妝台,陸傾城仔細地畫著眉毛。

「不會的,他們都知道你,而且都挺滿意的。」

秦穆然笑道。

「他們都知道我?」

陸傾城突然停下手中的動作,有些意外地問道。

「當然,要是他們不滿意的話,咱們早就離婚了。哈哈哈!」

秦穆然開了個玩笑道。

「是不是你說的?」

陸傾城轉過頭來,看向秦穆然,認真地道。

「我說倒是說過,不過我小姑你也見到了,她肯定也會跟家裡說的啊!」

秦穆然難道跟秦衛國他們早就將陸傾城的底子調查的清清楚楚了嘛,這還不嚇的她不知所措,甚至今晚都不要回家了?

「啊?你小姑說了啊?」

陸傾城一聽這話,頓時焉了。

「之前她來的時候,我那樣對你,她會不會…….」

陸傾城想到之前秦霜來中海的時候,自己對秦穆然是那樣的態度,若是秦霜將這件事告訴了秦穆然的家裡,這個好印象就全部都沒了。

「放心吧,我小姑不是那樣的人!而且她可寵我了,不會拆散我們的!」

秦穆然給了陸傾城一個安心的目光,後者這才半信半疑地繼續化妝了起來。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已經快要晚上了,秦穆然和陸傾城拿著禮物,開著之前諸葛輕狂就給他們準備好代步的汽車,向著秦家開了過去。

一路上,陸傾城坐在副駕駛上面,雙手都在不由自主地揉搓著,掌心更是出了汗水。

秦穆然注意到了陸傾城的異樣,笑了笑道:「怎麼了?堂堂盛康集團的總裁還緊張?」

「我….沒有!」

陸傾城自然不會承認了。

「放心吧,老婆,我家裡人都很好相處的。」

秦穆然笑了笑。

「哦,對了,我老丈人和丈母娘過年怎麼過?」

秦穆然想到了陸天龍和夏雨荷,頓時岔開話題,緩解陸傾城的緊張情緒道。

「我之前打過電話問他們了,他們說自己在外面度假,我真的是醉了,上次若不是你,他們兩個就危險了,還敢出去玩,咱們國內的風景不夠他們老兩口玩的嗎?總喜歡往國外跑!」

陸傾城說到這裡,便是有些「怨氣」。

「好了,我知道你是關心他們,但是老丈人和丈母娘他們都一把歲數了,想玩什麼就玩什麼就是了,上次也是特殊情況,幾率太小了不是嗎?」

秦穆然安慰道。

「嗯!」

陸傾城點點頭。

「一會兒快到了。」

秦穆然提醒了陸傾城一聲,車速便是提高了一些,向著不遠處的建築群開了過去。

大約十幾分鐘后,秦穆然的車停在了門口。

陸傾城走下車,抬頭便是看到了秦家老宅上面的秦家兩個字。

如此恢宏的建築,哪怕是在京城都不多見。

不以情深度流年 「這….這是你家?」

陸傾城有些懷疑地問道。

「怎麼?不可以嗎?老婆,歡迎來到我家!」

秦穆然笑了笑,從後備箱中將陸傾城的禮品取出,便是牽著陸傾城的手向著秦家走去。

走進秦家,早就在這裡等候的保姆李媽看到秦穆然以後,臉上立刻露出了喜色,尤其還是看到了秦穆然牽著的陸傾城。

「大少爺,您回來了啊!」

李媽滿是激動地走上前,順手接過了秦穆然手中的禮品。

「李媽,新年好!」

秦穆然笑了笑,對於家中的保姆李媽,他也很是敬重,當做親人一般。

「大少爺,這位就是少夫人?」

李媽上下打量著秦穆然,問道。

「是的,這位是我老婆,陸傾城。」

秦穆然介紹道。

「老婆。這位是李媽。在我們秦家多年,也是我們家的人!」

秦穆然給陸傾城介紹道。

李媽聽到秦穆然這話,心中一暖,眼中更是一陣感動。

秦家是什麼樣的地位,李媽很清楚,而秦穆然又是第三代的大少爺,他能夠說出這樣的話,讓為秦家操勞半輩子的李媽如何不感動?

「李媽好!」

陸傾城有禮地說道。

「少夫人好!好!」

「大少爺,少夫人太美了!我這輩子都沒見過這麼美的女人!」

李媽毫不吝嗇地誇讚道。

「嘿嘿,我也這麼覺得!我爺爺他們呢?」

秦穆然看著李媽,問道。

「老爺他們也剛剛回來不久,剛才還在問你什麼時候到呢!走,我現在帶你們過去。」

李媽說著就要將秦穆然他們往裡面帶。

「大少爺,你是不知道,前幾天的時候老爺就在問你什麼時候回來了,說你回京城了竟然只想著玩,不回家,眼裡只有少夫人,沒有他這個爺爺了。」

李媽打趣地說道。

「李媽,我這不是回來了嘛! 總裁霸愛之丫頭乖乖從了我 在說了,是他要我帶孫媳婦給他看的,他孫媳婦難得來京城一趟我不得帶著好好玩一下嘛!一會兒我可得好好跟我爺爺說說。」

秦穆然嬉笑道。

陸傾城聽著秦穆然的話,對於秦穆然的爺爺更加的好奇。

尤其是秦家的建築,以及秦家的布局,陸傾城感覺,秦家貌似是一個很大的家族!

在三環以內,有一個四合院,這在京城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夠有的啊! 正當所有人的目光被天眼珠吸引時,在黃泉中卻又是另一番情況。

趙小川被黃泉吞沒後,水中無數的腐屍游到他的身旁緊緊地將他包裹起來。

他在水中不斷地掙扎着,卻根本沒有起到絲毫作用,反而被喝了幾大口黃泉水,身後的黑霧也漸漸地散去了。

就在這時,趙小川眉心發出一點綠光,鬼璽再次浮現出來。

包圍着趙小川的腐屍被綠光照到,渾身冒出一股股黑煙,嘶吼着離開了趙小川的身旁。

趙小川周圍空出一片場地,整個人被綠光包裹着漂浮在水中。

忽然,趙小川身體一顫,清醒了過來。

“這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會在這裏?”

趙小川醒來後,打量着四周,發現自己身處黃泉中,周圍腐屍張牙舞爪的漂浮在自己周圍,不由心中一驚。

“我只記得我在黃泉邊,聽到一個女子的哭聲,然後意識就不再清晰了! 嬌妻,快來懷裏生個娃 在這之後究竟發生了什麼?”

趙小川皺眉思考片刻,得不到答案,甩了甩頭,打算先上去再說。

可就在這時,一陣陰森的哭泣聲在黃泉中響起。

“嗚嗚嗚嗚~杞良,我給你送寒衣來了!你爲什麼不在這裏?你是在躲着我麼?”

原本想要上浮的趙小川愣了一下,隨即臉色一變,立刻聽出這個聲音正是之前在黃泉邊上聽到了的那個聲音。

“什麼人在裝神弄鬼?滾出來!”趙小川爆喝一聲,警惕的打量着周圍。

就在這個聲音響起後,四周的腐屍開始躁動起來,臉上佈滿了驚恐的表情,驚慌失措向着周圍跑去。

趙小川看到轉眼間變得空空蕩蕩的四周,渾濁的黃泉水還未消散的氣泡,還有感受到詭異的氣氛,頓時心中升起一絲不詳的預感。

正當他胡思亂想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時,在渾濁的黃泉水底部慢慢地浮上來一個魁梧的身影。

“杞良,我終於找到了你了!來,這是我親手爲你縫製的衣服!天氣冷,你快點披上它吧!”

詭異的女性聲音從那魁梧的身影上飄出,趙小川心中發寒,身體更是感受到了一股濃濃的寒意,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

“嗡~”

鬼璽感受到了趙小川情緒變化,瞬間閃到趙小川身前,並且發出比之前還要耀眼的綠光。

“啊!”

強烈的光芒照射在那道身影的身上,一聲慘叫聲驟然響起,同時也驅散了黃泉底部的黑暗,讓趙小川看清了那道身影的真正面貌。

“小寶?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

趙小川驚叫一聲,睜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好像傻了一般。

人影紅色的毛髮在鬼璽慘綠光芒的照射下,在渾濁黃泉水中不斷漂浮着,顏色由於紅黃綠三月色不斷地變化變化着,給人一種身處夢幻的感覺。

當然前提是變化夢幻的角色是個美麗的女子,而不是魁梧的小寶。

因爲此時小寶的身上冒出一縷縷黑色的煙霧,臉上猙獰的面孔和痛苦的咆哮聲絕對不適合“旖旎”這個詞語所表達的氣氛。

趙小川看清是小寶後,心中雖然驚奇,但卻並沒有做太多的猶豫,立刻想着小寶游去。

然而當他遊了一半時,小寶猛然間大吼一聲,只見一陣完全由黑色煙霧構成的女子面孔從他的口中噴出,直直向着趙小川撲來。

“範杞良,你個負心漢,你怎麼可以這麼對我?我那麼愛你,你爲什麼這麼殘忍?”

“蘭天,你不得好死!我做鬼也放不過你!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負心漢,負心漢,天下的負心漢都必須死,必須死!”

那張煙霧面孔上的表情一會兒幽怨無比,一會兒暗暗咒罵。一會兒又變的猙獰無比,口中胡言亂語地向着趙小川撲來。

趙小川被嚇了一大跳,想要躲避卻已經來不及。

就在這時,趙小川眼前的鬼璽再次光芒大盛,那撲向趙小川的鬼臉再次發出一聲慘嚎聲,然後向着遠方遁去,不一會兒消失在遠處黃泉的黑暗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