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5, 2020
80 Views

這一次,我仍舊沒有去觀察乾屍,而是繼續朝着火山上面眺望,當然,我再次意外的發現,我們前面,也就是通向火山山頂的方向,又出現了疑似屍體的物體!

Written by
banner

“火山上面,還有……”我有些無奈的苦笑了一聲。

“去看看!”陸茗軒毫不猶豫的出言說道。

就這樣,我們一行六人,繼續沿着屍體出現的方向,頂着炙熱的氣浪,向上繼續攀爬火山,與之前一樣,當我們到達了這處地方,看到了乾屍之後,我們又在前方,發現了類似屍體的物體……

長此以往,不斷重複,我們從火山之下,沿着乾屍出現的軌跡,一直攀爬到了火山的半山腰,整個過程,我們雖然耗費了不少時間,也有些快要忍受不住炙熱氣浪的轟炸,但是,我們卻是有很大的收穫……

這一路走來,我們一共發現了九處出現乾屍的地點,共計乾屍七十五具,其中,不僅有崑崙的人,我們還發現了一些沒有被炙熱氣浪烤融的玉牌,並且確認,那玉牌,是武當之人所佩戴的身份象徵!

崑崙,武當,再加上我們在沙漠區域發現的龍虎山之人,出現在奇幻空間的勢力,幾乎都已經浮出水面了,但是,我們卻仍未遇到任何的敵人,甚至是有活氣的生物!

我們繼續沿着屍體出現的地方前進,當我們走到了第十處,出現乾屍的地點之後,我們卻意外的發現了一條泛着赤色光芒的山中通道!

“這裏,應該就是獵人前輩所說的,那條通向冰川區域的暗道了吧?”我連看都懶得去看腳下的幾具乾屍,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那條暗道之上。

再說那條暗道,裏面倒映出了赤紅色的光芒,不過,這光芒,卻不足以讓我的雙眼,看清暗道的盡頭,而且,暗道之中,還時不時的噴出一陣陣滾滾熱浪……

毫無疑問,暗道之中的溫度,絕對要比我們目前所處環境的溫度,還要高!

“貌似,這羣傢伙是一路走,一路殺,死了接近百人,最終,才找到這裏!”石乾坤嘲諷的說道:“不過,這羣傢伙也不是一無是處,最起碼,他們的屍體,幫助我們,不費吹灰之力的找到了這條山中暗道,如果沒有他們,我們說不定要在這火山區域遊蕩多久呢!”

“畢竟,我們不是第一批進入這裏的人,在我們前面,有許多勢力已經先我們一步,探索過這裏,這才導致,我們這一路能夠暢通無阻的走到這裏!”我微微的聳了聳肩,臉上也露出了一抹輕鬆的笑意,“這就叫,前人栽樹,後人乘涼!”

“對!而且,我們乘的還是敵人爲我們創造的涼!”石乾坤壞笑了一聲。

“走吧!進入山中洞,尋找那道傳說中的冰門吧!”我一揮手,便直接走進了山中洞。

其實,我也沒想到,我們這次的奇幻空間之行,竟然會如此的順利,看來,後來者還真是有後來者的好處!

就這樣,我們一行六人,再次踏上征程,魚貫的走進了那處直徑約爲五米的圓形山中洞之內。

隨着我們深入山中洞,四周的溫度也越來越高,我略微估算了一下,山中洞之內的溫度,絕對不低於五十五度,甚至還要更高,就連我露在外面的手掌,都被烤的通紅!

我也不知道我們究竟走了多久,忽的,一陣冰寒的冷空氣,轉瞬之間,便取代了四周泛起的炙熱氣浪,瘋狂的拍到了我的身上…… 我被這陣突如其來的氣溫轉變,打了一個措手不及,當即,我便沒來由的打了一個激靈,大腦在這一瞬間,也清醒了不少……

炙熱與冰寒,轉變的太快了,而且,我們此時所處的環境,應該是山中洞纔對,這種地方,可是無限接近火山內部岩漿的地方,只能是越深入,越炙熱,可如今,我們竟然在本應該更加炙熱的區域,感覺到了冷空氣,這實在是太詭異了!

可是,我轉念一想,在這種地方,遭遇到了莫名其妙的冷空氣,那就只能有一種解釋……那道傳說中的冰門,距離我們,不遠了!

一想到這裏,我不由的精神一振,對衆人低吼道:“各位,我想,那道冰門,距離我們應該不遠了!”

“你是指這陣突如其來的冷空氣吧?”胡墨語氣輕鬆的說道:“很涼快,而且,能夠出現在這種環境中的冷空氣,也只能是……冰門傳來的氣息!”

“那還等什麼?加快速度,趕緊進入冰川區域吧!”石乾坤迫不及待的催促了起來。

“走!”我低吼了一聲,彷彿是在給大家加油打氣似的,徑直朝着山中洞的深處,邁出了腳步。

在這種遍佈冷空氣的地方前行,可就要比之前在火山區域中前行,要輕鬆許多,畢竟,這裏所產生的冷空氣,對於我們而言,並不算是嚴寒,只是相對而言罷了!

其實,我們四周的溫度,目前也就在十度左右,這是非常適合我們生存的溫度!

自然而然,在這種舒適的環境中前行,我們的速度也快上不少,大概順着山中洞,前行了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之後,我們發現了一條岔路,只不過,主路與岔路的溫度,卻是截然相反……

主路那邊,仍舊炙熱,而岔路這邊,溫度卻有降低了幾度……

說實話,我們如今所面對的岔路口的環境,其實是很詭異的,這種近在咫尺,溫差卻接近六十度的地方,在現實世界中,根本就是不可能存在的,可如今,卻活生生的出現在了我們的眼前……

解釋,只能有一種,那就是,打從我們通過龍捲風,進入到火山區域之後,便算是真正的踏入奇幻空間之中了!

“這條岔路,一定是通向冰門的路!”我用肯定的口氣,指着那條散發着冷空氣的岔路,說道:“我們先穿上李東爲我們準備的羽絨服,畢竟,我們一會要面對的,可是連內勁都無法抵禦的嚴寒!”

衆人沒有反駁我,只是按照我所說的話,紛紛從各自的登山包之中,拿出了李東爲我們準備的羽絨服穿上,並且,我們還直接將厚厚的棉褲,套在了各自的外褲之外……

畢竟,我們現在所處的環境特殊,而且,也沒必要將外褲脫掉,在穿上棉褲,這種舉動,根本沒必要,因爲,我們是來拼命的,不是來走秀的,沒人會在意我們的形象,我們自己,就更不會了!

待到我們所有人,武裝完畢,全部穿上了抵禦嚴寒的衣服之後,這才轉身,走進了那條岔路…… 岔路並沒有散發赤紅色光芒的光源,所以,我們大家便各自從登山包中,拿出了強光手電。

當我們打開強光手電之後,山中洞便立刻被照的通亮,猶如白晝,在這種環境下,我們自然是暢通無阻的繼續前行了……

約莫走了二十幾分鍾,我們,終於找到了那道傳說中的冰門!

冰門,還真像傳說中那樣,是一道通體都泛湛藍色寒冰的門,實質性的冷氣,化作一縷縷的白煙,以冰門爲核心,不斷的向外擴散……

“這就是冰門了吧?”我盯着那道寬約一米,高約兩米的詭異冰門,不由的感嘆了一聲,“火山之中,竟然真的有冰門存在,如果在現實世界之中,這裏,絕對是世界上最大的奇蹟,北蘇國所謂的地獄之眼,與這裏相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行了,小舅子,別感嘆了,我們還是打開冰門,快點進入冰川區域吧!”石乾坤催促起了我,道:“要是在晚一點,可別被龍虎山那羣傢伙捷足先登了!”

“好!”我重重的點了點頭,旋即,我便直接走到了冰門之前,伸出了戴着保暖皮手套的手掌,輕輕的放到了冰門之上……

我並沒有任何異樣的感覺,因爲,皮手套已經隔絕了我的肉掌與冰門接觸的所有感覺,我甚至都感覺不到一絲的涼氣!

我倒是沒有想太多,只是深深的吸了口氣,便猛的一發力,直接推開了冰門……

吱吱……

一陣刺耳的摩擦聲,頓時響起,伴隨着這道摩擦聲,冰門,被我推開了!

當即,一處深不見底,但卻泛着絲絲冷氣的黑色深淵,便出現在了我的眼前……

值得一提的是,冰門另一邊,這遍佈黑色的深淵,與之前龍捲風中的黑洞,所散發出的特殊能量的波動,幾乎是一模一樣!

由此可見,這裏,真的是通向下一區域的入口!

“準備好了嗎?”我凝視着腳下的無盡深淵,微微側過了頭,對衆人輕言說道:“接下來的路,恐怕就不會像之前這般輕鬆了!”

“我早就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見那隻大妖了!”胡墨眯起了雙眼,凜然一笑,過度的激動,導致她那雙緊握起來的雙拳,都有些微微的輕顫!

“那我們,跳吧!”我咧嘴一笑,道。

隨後,我便牽住了羅藝的手,而羅藝,則是牽住了胡墨的手,以此類推,胡墨,陸茗軒,石乾坤,石毅,我們衆人,用各自的雙手,組成了一條牢不可摧的防線,旋即,我便毫不猶豫,當先朝着腳下的深淵,踏出一步……

衆人緊緊的跟隨在我的身後,相繼跳下了深淵……

恐怖的下墜感,幾乎在我跳下深淵的一瞬間,便將我的全身,都包裹了起來,我的耳邊,盡是呼嘯的風聲,彷彿要將我的耳膜洞穿一般,我想,其他人,應該也正在面臨着和我一樣的處境吧?

下墜,還在繼續,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向下墜落了多遠的距離,我只知道,此時,我的眼前,已經沒有任何的光線了,就連我們身上的強光手電,彷彿都受到了某種磁場的干擾,而徹底失靈了!

忽的,一陣強勁的扭曲感,立刻襲遍了我的全身,在這一瞬間,我有一種身體快要被撕裂的錯覺,極其難受!

可是,這種難受的感覺並沒有持續太久,我眼前,突然出現了光亮,而且還是那種極其刺眼的光芒!

“嗚!”我忍不住的低喝了一聲。

隨後,我便下意識的緊緊閉上了雙眼,然後在嘗試着緩慢的睜開雙眼,長此以往,我足足重複了三次,纔算是勉強適應了眼前的光線…… 當我真正能夠睜開雙眼,目視前方之時,我眼前的環境,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望無際的黑暗,已經消失無蹤了,取而代之的,是漫天的飛雪,遍地的銀妝,以及連綿不絕的大雪山脈!

不過,還好,大家都沒有走散,我們幾人,目前仍舊保持着跳下深淵時候的隊形……

“這是……冰川區域吧?”我茫然的望着眼前,這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變化的環境,一時間,我有些無言。

之前的火山區域,整片空間之內,只有那麼一座火山,其餘方向,皆是一望無際的平地,可這冰川區域,卻不然……

平地區域極少,四周幾乎全是連綿起伏的雪山,而且一座高過一座,甚至,最遠處的天際交匯處,都有成片的雪山連在一起,單是從視覺來判斷,這片空間的面積,就要比火山區域,沙漠區域,都要大上數倍,甚至是十幾倍!

在如此巨大的空間之中,我們要如何才能找到那隻大妖?

我們又該動用什麼方法,去尋找通向荒山區域的通道?

“這裏……是不是有些太大了?”石乾坤驚呼了一聲,道:“如果,我雙眼所見的環境,是真實的,那麼,最遠處的那片雪山,我們差不多要步行幾個月,才能到達那裏,可是,到達那裏之後呢?誰又能保證,那片雪山的後面,便是盡頭?難道說,我們要在這裏,探索幾個月,甚至是幾年之久嗎?”

“石乾坤說的有些道理,我們所在的這片區域,實在是有些大的離譜!”陸茗軒的臉色頗爲凝重,就像是遇到了難題一般的輕鎖起了秀眉,“而且,你們看四周,除了雪山,還是雪山,雪山之外,還有雪山,初步了估算一下,這裏的雪山,不下千餘座,在這種環境下,攀登幾座雪山,倒是沒問題,但如果,我們始終尋找不到通向下雨區域的通道,那麼,我們豈不是要攀登千餘座雪山嗎?一旦我們遇到了雪崩,那將是災難性的遭遇,沒有一兩年的時間,我們應該無法將這裏完全探索!”

我沒有去接陸茗軒和石乾坤的話,而是自顧自的擡起了手,在虛空之中,隨意的抓了一把,當即,便有幾片鵝毛大的雪花,落入了我的手掌之中,瞬間,雪花融化了,變成了水滴,依附在我的手掌上。

嗯,很真實的感覺,這裏的一切,都是真實的!

我微微的抽了抽鼻子,因爲,我感覺到了我的鼻毛,似乎被凍住了……很尷尬,但這種寒冷的感覺,卻是異常的真實!

下一刻,我直接發動了內勁,頓時,一層淡金色的氣旋,便出現在了我的身體之外……在冰川區域之後,我的內勁,並沒有消失!

我狐疑的皺起了眉頭,當即,我蹲下了身體,揚起了手掌,朝着雪地輕輕一揮,可結果,並沒有出現那種內勁分割雪地的場景,雪地上的雪,甚至沒有絲毫的動靜!

內勁……失效了?

“怎麼回事?”我茫然的盯着毫無痕跡的雪地,不解的輕吟道:“我的內勁明明還在,可爲什麼,不能將雪地切割開?”

“我試試!”說完,石乾坤也學着我的模樣,蹲在地上,催動內勁,並且朝着雪地一揮,當然,結局是與我一樣的,他面前的雪地,也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 呼呼呼……

一陣陣夾雜着雪花的寒風,肆意的拍打在我們的身上,彷彿要洞穿羽絨服一般,迫不及待的想要入侵我們的身體……

“內勁,並沒有被封印,而是真實存在的,可是,在這片區域之中,卻好似虛無……”陸茗軒皺起秀眉,呢喃自語的說道:“難道說,我們的內勁,其實已經被封印了,只不過,這片區域之中的神祕力量,卻並沒有讓我們的內勁消失,而是變成了徹頭徹尾的紙老虎,能看,但不能用,應該是這樣!”

“那就不好辦了!”我微微搖了搖頭,“沒了內勁,如果真的和那隻大妖遭遇,我們的勝算,似乎也會降低幾分……”

“內勁不能使用,但神識卻並沒有被封印,包括道術……”陸茗軒一邊說着,一邊揚手,劃出了一道符籙,旋即,那道符籙便在虛空中炸開,頓時,她腳下的一堆白雪,便凝聚到了一起,形成了一塊晶瑩剔透的冰!

陸茗軒此舉,已經證明,在這冰川區域之中,我們的內勁,雖然變成了花架子,但神識和道術,卻並沒有被封印,這對於我們來說,倒是一件好事!

“可是,俺們要怎麼才能找到通向荒山區域的通道呢?就算俺們的神識和道術都沒有被封印,在這種情況下,也幫不上什麼忙吧?”石毅有些擔憂的說道:“俺的蠱蟲,在這種寒冷的環境中,根本沒辦法生存,別說蠱蟲了,俺就算穿着這麼厚的羽絨服,都有些冷……”

“我們還是先找個地方,安營紮寨,用李東給我們準備的取暖設備先暖暖身體吧!”我無奈的嘆了口氣,看了一眼大家被凍的通紅的臉頰和鼻子,這才說道:“這裏的確很冷,就算是神州最北的黑省,最冷的時候,估計都不能與這裏相提並論!”

石毅說的很對,如果沒有敵人出現的話,我們的神識和道術,在這片廣闊無盡的冰川區域,似乎並不能起到太大的作用,再加上,這裏的嚴寒實在是太過霸道了,人在外面呆久了,腦子都容易被凍僵,就更不要說想出好辦法,來解開我們所面臨的困獸局了!

對!

我們如今所面對的,就是困獸局!

無邊無際的冰川,嚴峻惡劣的氣候,尋無可尋的出路,隱藏在側的敵人,所有的一切,匯聚到一起,也就變成了我們如今所面臨的,進無路,退無門的困獸局!

“也好,先休息一下,驅驅寒,也讓我們的大腦放鬆一下,不然的話,還真無法解開這困獸之局!”胡墨贊同的說了一聲。

隨後,我們一行六人,便隨意選了一個方向,開始漫無目的的在大雪地中,緩慢的前行而去……

每踏出一步,雪便會淹沒我的腳面,並且發出一陣陣刺耳的“咯咯”聲,其餘衆人的境況,與我一樣,當然,這種艱難的環境,也導致,我們前行的速度,變得極其緩慢!

還真像石乾坤和陸茗軒所言那般,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下,我們想要將這片區域完全探索個遍,怎麼少,也要一兩年的時間,一兩年之後,我估計,大虞王朝寶藏也就失去了最初的意義,早就被其餘勢力的人捷足先登了!

面對如此嚴峻的困獸之局,我們現在能做的,也只能是先找到適合躲避暴風雪的山洞之類的地方,然後在從長計議,要麼,等着敵人找上門來,要麼等着冰川區域發生異動,比如說戰鬥,雪崩之類的事件,然後我們再主動出擊,嘗試去尋找新的線索,目前,也只能如此了! 靜謐無比的冰川區域,彷彿與生俱來便不會發出任何的聲響那般,靜的讓人胸口發悶,心裏發慌……

咯咯咯……

我們的四周,也只有雙腳踩在雪地上,所發出的“咯咯”聲,還在不斷的迴響着,除此之外,整片冰川區域,竟然沒有一絲一毫的響動!

“我說,這裏是不是太安靜了?”石乾坤似乎被四周的氣氛所影響,就連他說話的聲音,都不由自主的放低了下來,“自從我們進入冰川區域之後,除了我們自己的說話聲,以及踩雪的聲音之外,我就沒聽見過其餘的聲響!”

“其實,在大雪山之中,最忌諱的就是弄出太大的聲音!”羅藝揹負着沉重的登山包,雙腳艱難的在厚厚的雪地中移動,鼻尖都被凍到通紅的她,連說話的聲音,都有些不自然了起來,那是因爲,她的嘴角和麪部肌肉,已經被凍到了半僵硬的狀態了,“在這裏,聲波的擴散,會被雪山等物體進行擴散和傳播,使得聲波會無盡擴大,這樣,既會引來其他勢力或者是生物的注意,同樣,也有可能會引發雪崩!”

“雪崩?聲音能引發雪崩?”石乾坤頗爲吃驚的低吼了一聲,隨後,這傢伙還下意識的捂住了嘴巴,似乎是因爲他剛纔的低吼聲,有些大的原因。

“在這種靜謐的大雪山之中,聲音是完全有可能引發雪崩的,而雪崩,對於身體機能嚴重下降的我們來說,卻是災難性的,雖然你們都身懷奇術,但你們的奇術,應該還無法做到抵抗大自然的程度吧?如果這裏爆發雪崩,我們很有可能,埋骨於雪原之中!”羅藝淡淡的說道。

其實,羅藝所言不假,在茫茫無盡的大雪山之中,過大的聲音,的確有可能引發災難性的雪崩!

況且,我們貌似真的擋不住雪崩這種大自然的恐怖力量,一旦雪崩爆發,對於我們來說,真的算是災難性的打擊!

就在石乾坤和羅藝,探討着雪崩和聲音的話題之時,久不出言的胡墨,卻突然揚起了手,凝重的低喝一聲道:“大家小心,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你怎麼了?”我聞言,立刻停下腳步,微微的側過了身,狐疑的望向胡墨,不解的問道:“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胡墨緊鎖着眉頭,與之前那天生媚骨的形象,形成了極其強烈的對比,只見胡墨緩緩搖頭,眉宇間盡是遲疑的說道:“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我的心,突然狂跳不止,就好像,有一道聲音在我的心中不斷提醒我,讓我們繼續向前行走,遇見雪山,便繞開,千萬不能登上雪山……”

胡墨一言,倒是讓我們所有人,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胡墨的話,我們沒有理由懷疑,只不過,究竟是誰的聲音,在胡墨的心中,不斷的提示着胡墨,並且給我們發出類似警告的信號呢?

難道,胡墨的體內,也隱藏着類似於白起的靈魂?

我不知道!

而且,我體內的白起,已經開始罷工了,想要讓白起爲我提供幫助,就現在來說,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當即,我們所有人便將目光定格到了胡墨的身上,似乎,我們都在等待着胡墨繼續說出她心中那種奇怪的感覺…… 足足過了半晌,胡墨突然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氣,頗爲無奈的對我們說道:“那種奇怪的感覺,消失了,我的心跳,也恢復正常了!”

“胡大美女,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越來越好奇,胡墨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也不知道!”胡墨茫然的搖了搖頭,“我只是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彷彿,我的內心中,突然出現了一股很親切的力量,而那道聲音,便是那股力量的轉變,而形成的!”

“那你覺得,我們應該相信你心中的那道聲音嗎?”我問出了最關鍵的問題。

如果,我們選擇相信胡墨心中的那道聲音,那麼,我們就不能攀登雪山,只能在雪山之下的雪原前行和探索了!

這對於我們來說,是好事,也是壞事!

好的是,我們省下了許多探索的時間,而壞的則是,如果那隻大妖,或者通向荒山區域的通道隱藏在雪山上,那我們可就永遠都無法到達荒山區域了!

被我這麼一問,胡墨的臉上,也浮現了凝重的神色。

足足思考了好一陣,胡墨才輕聲出言道:“我覺得,我們應該嘗試去相信我心中的那道聲音……”

“我不相信你心中的那道聲音,但我相信你!”我朝着胡墨淡淡一笑,“既然你認爲,我們不應該去攀登雪山,那我們就在雪原上,繼續前進吧!”

“好!”胡墨朝着的鄭重的點了點頭,旋即,她便直接踏出步子,走到了我的前方,並且對我說道:“我來引路吧!”

我倒是沒有拒絕胡墨的提議,只是將最前面的位置,讓給了胡墨。

隨後,我們幾人,便跟在胡墨的身後,開始漫無目的的在雪原中穿梭前行……

冰川區域上空的太陽,散發着並不毒辣的陽光,照亮了我們眼前的冰雪世界,可是,隨着時間的推移,那顆太陽所散發的光芒,逐漸的變淡,隱隱的,太陽的一半,已經被連綿不絕的雪山給遮擋住了……

在太陽變淡的同時,肆虐在冰川區域的暴風雪,也更加的狂暴了,凜冽的寒風,變得能夠輕而易舉的打穿我們的羽絨服,極寒之氣演變而來的寒流,也將我的眼睫毛,凍出了一層白色的冰霜,暴躁的寒風,更是時不時的將我吹到幾近窒息的地步!

“天快要黑了,我們必須儘快找到落腳的地方,不然,我們都會倒在雪原之中,被暴風雪掩埋!”我先是仰頭看了一眼正在逐漸變暗的天色,又回頭看了一眼,在暴風雪中不斷前行,幾乎已經接近極限的衆人,尤其是羅藝,此時的她,上牙和下牙已經開始不斷的打顫了,看得出來,她其實已經到達了極限,只不過,固執的她,卻沒有說出來罷了!

我的話音剛剛落地,忽的,走在最前面的胡墨,突然發出了一道驚呼聲,旋即,腳踩雪地所發出的“咯咯”聲,頻率也隨之變得更快了起來……

當即,我們衆人,便直接將視線定格到了不斷朝前快步奔跑的胡墨身上……

便見胡墨,快步的朝着一處凸起的物體,移動了過去,那凸起的物體,高約三、四十釐米,就像是一根佈滿了冰霜白雪的石碑……

當胡墨跑到了那凸起的物體之前,胡墨便朝着那物體輕輕的吹了一口氣,霎時間,將物體掩埋的白雪,便立刻朝着四周飄散飛舞了起來,好像一朵快速盛開的巨大花朵,雪白的花瓣,四散飄落,這景象,當真是美極了!

可是,我們衆人的注意力,卻並沒有被那美麗的奇景所吸引,我們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了那凸起的物體之上了…… 胡墨將那物體之上的雪花吹散,隨後,便露出了那物體的廬山真面目……竟然是個人,只不過,那人只露出了胸膛與頭顱,腰間與雙腿,已經完全被茫茫大雪掩埋了!

再說那人,是一名髮鬚皆白的老者,他的臉,已經被凍至僵硬,周身完全沒有任何的生命體徵出現,這就說明,這傢伙,已經死了!

“這傢伙是誰?怎麼會出現在這裏?”胡墨不解的自言自語了起來,“他應該是在站立的時候,被冰雪封住的,進而凍死的,而且,大雪已經完全掩埋了他的雙腿和腰間,這就說明,這傢伙是在我們進入這裏很久之前,便已經出現在這個地方了,換而言之,這傢伙所屬的勢力,要先我們很久,進入到了冰川區域!”

可是,話說回來,他的生死,他的死法,都與我無關,我真正在意的,是那傢伙的身份,以及,他爲什麼會凍死在這裏的原因!

正當我遲疑之際,我身後的石乾坤,突然發出了一道輕微的驚呼聲,“這傢伙,看起來好眼熟……”

我聞言,立刻轉頭望向了石乾坤,並且在第一時間追問道:“你認識他?他是誰?是哪股勢力的人?”

石乾坤一邊揉着下巴,一邊盯着那隻露出了小半截身體的老者,沉吟了片刻,這才恍然大悟道:“我想起來了!這傢伙是龍虎山的人!好像還是一位長老!我在石家幾年前的祭祖大典之中,見過他!”

“龍虎山的長老!”我不由的瞪起了雙眼,仔細的盯着那老者早已被凍僵了的臉龐,看了起來,呢喃自語道:“這傢伙,竟然是龍虎山的長老?連龍虎山的長老都死在了這裏,那麼,這裏,到底發生過什麼?”

就在我輕聲夢囈之時,胡墨,卻再次發出了一道驚呼聲……

“楚風!我們不要停下,繼續前進!”胡墨一反常態,完全沒有了往昔的從容與淡定,相反,她的臉上,還出現了難得一見的緊張模樣,“我心中的那道聲音,又出現了,並且告訴我,讓我們繼續前進,不遠處,有一處雪洞,那裏,有我們感興趣的東西存在!”

胡墨一語,直接打斷了我的思緒,雖然我對於胡墨心中的那道聲音,很好奇,但現在,卻不是我刨根問底的時候,相反,就算我想刨根問底的追問,胡墨也未必能說出個所以然來,倒不如,我們按照那道聲音提示的路線,繼續前進!

反正,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在這冰川區域之中,我們別無選擇,就算胡墨心中的那道聲音,爲我們佈下了陷阱,我們也不得不去闖一闖了,只有這樣,才能讓我們有機會發現更多的線索,儘快離開冰川區域!

況且,我們這邊的人,體力似乎都已經達到了臨界點,迫切的需要一處相對避風的地方來休息……

當即,我便毫不遲疑的揮了揮手,低喝一聲道:“胡墨帶路,大家跟在胡墨的身後,先找到那處雪洞再說!”

我作出了最後的決定,衆人自然不會有異議,當即,我們一行人,便在胡墨的引路之下,繞過了那具被凍僵了的龍虎山長老的屍體,迎着暴風雪,徑直朝着前方艱難的前行而去!

約莫走了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當太陽完全被連綿起伏的雪山,遮擋住之後,我們,終於在一座大雪山的山腳下,發現了所謂的雪洞…… 那是一處直徑約爲三米左右的洞口,由於裏面堆滿了皚皚白雪,將雪洞內映的微亮,所以,站在雪洞之外,我們也能依稀看清楚裏面的景象……

雪洞內的空間並不大,但卻躺滿了形形色色,穿着打扮各不相同的屍體,純淨的空氣中,隱約還飄着一縷淡淡的血腥味……

這雪洞,貌似爆發過一場極其慘烈的戰鬥,而且死亡人數極多,我初步掃了一眼,面看見了二十幾具屍體,只是,我還不知道,裏面的屍體,都是屬於那股勢力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