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5, 2020
126 Views

再說了,只是跟他要個分辨丹藥成色的辦法,竟然也不願意說,未免太小氣了點。

Written by
banner

總感覺,這世界的丹師背後,沒自己想象的那麼簡單……

也沒多想,唐宋跟徐江下樓拿了三百耀。用其中一百五十耀又買了一些藥材,剩下一百五十耀留著,隨後唐宋便走了。

真的很怪,徐江這個人總是那麼淡然,就連唐宋都有點看不透。可以斷定,對方實力不是很強,也就五段靈師的樣子,卻時總是高深莫測的樣子。

唐宋卻不知道,等他走遠之後,徐江臉上的笑容頓時凝固,雙眸迸發著精光的轉過頭沖著青年低沉道:「馬上飛鴿傳書,此人乃是煉丹奇才,一定要搶在青華宗之前出手!」

青年有些不甘心,咬著牙低聲道:「師叔,他修為雖然高深,可煉製的丹藥……」

「呵,人家第一次煉,不見得比你差。」徐江冷然一笑,右手把玩著唐宋的那一顆丹藥,「此人很不簡單,這丹藥雖然粗糙,元氣卻極其濃厚。倘若讓他修習煉丹術,指不定能煉製出……馬上傳書,定要拿下!」 坐上計程車後,陳柏坐在副駕駛座上,我和秦筱筱則是坐在後座。一坐進車裏,秦筱筱就抱着我的手靠在我的肩膀上不願意鬆開,駕駛座上的司機時不時回過頭來往我倆這裏看,弄得我十分的尷尬,想要抽出手臂秦筱筱卻抱得更緊。

陳柏也有些看不下去了,猛的咳嗽了幾聲,回頭瞪了秦筱筱一眼,秦筱筱不滿的撇了撇嘴,纔不情願的鬆開了我的手臂,好好的坐在我邊上。我也微微了鬆了口氣,大庭廣衆之下我還不太習慣和女孩做這麼親密的動作。

“師父,我們這是要去哪裏吃飯?”我開口問道。

“就是前兩天你們去‘流離’救的那個女人家人,請我們吃飯。老大的公司正好有一個方案要和他們合作,所以趁這個機會叫我們也過去。”陳柏頭也不回的說了一句。

我點了點頭,不過心裏覺得事情肯定沒那麼簡單,恐怕他們不只是想要請我們吃一頓飯,還有其他的目的,那個女人對劉宇有意思這件事我可沒忘記,看來那個女人還是對劉宇念念不忘,這麼快就有所動作了,還叫上自己的父母一起,這下李慕顏的肯定感到更大的壓力了。

這件事劉宇和秦筱筱都還不知道,一會在進去之前我一定要和他倆說一下。

很快的計程車就把我們送到了一家挺大的酒樓,這家酒樓的生意看起來很火爆,而且門口停着的基本上是一些價值不菲的車,一看就是高檔酒樓。

下了車,才發現劉宇他們已經等在那裏了,除了他和李慕顏,那個被我們從‘流離’救回來的富家女一家三口也在,李慕顏站在劉宇邊上,臉色看上去不太好,我就知道會是這個結果。不過這也不一定就是壞事,說不定因爲這件事會成爲推動李慕顏表達情感的動力,使得她和劉宇的關係更進一步,甚至是確立關係。

只不過現在再進去之前我也來不及告訴陳柏和秦筱筱這件事情了,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等回去的時候在告訴他們也不遲。計程車停在了酒樓門口,我們三個下了車。

“師父,你們來了。”劉宇和李慕顏走了過來,向我們介紹起那富家女一家人。“這是馬老闆,這是他的妻子和女兒,因爲上次的事情,他們特地準備了今天的飯局,想要親自感謝我們。”

這時候,那個馬老闆急忙走了過來,一臉崇敬。“陳老你好,久聞大名,沒想到你這麼年輕,真是讓人想不到。”他們一家三口在見到陳柏的時候明顯都露出驚訝的表情,估計是沒想到傳聞中的陳老竟然長得這麼年輕。

陳柏點了點頭,回了一句你好,然後對方握了手,接着也過來跟我和秦筱筱我收了。

“走吧,進去吧,飯菜已經準備好了。”馬總做了一個請的姿勢,說道。於是我們走進了酒樓,在進去的時候,那個馬小姐還特地湊到劉宇身旁,和他聊起天,有說有笑的,而陳柏則是在和馬老闆聊天,馬老闆的妻子就在邊上面帶微笑的聽着,我和秦筱筱在後面跟着。

李慕顏沉着臉放慢了腳步,來到我和秦筱筱身旁,一句話也沒說,就一直盯着在前面走着的劉宇和那個富家女馬小姐。秦筱筱看了李慕顏一眼,問道:“這女的是不是喜歡劉宇?還別說他倆挺配的,家庭條件也差不多。”她沒心沒肺的說,絲毫沒發現一旁李慕顏的臉色越來越差。

我趕緊碰了她一下讓她別再繼續說了,她疑惑的看了我一眼,問我怎麼了,我假意說我倆要上廁所,就拉着她走開了。

“能不能別在師姐面前提這件事。”到了廁所外我小聲的對她說道。她問我爲什麼,我說難道她看不出來李慕顏喜歡劉宇,而劉宇也喜歡李慕顏,現在因爲這個富家女馬小姐,李慕顏已經很不高興了,要是她在亂說些話,那情況豈不是更糟糕。

她聽了之後捂着肚子笑了起來,說我怎麼這麼傻,難道以爲她這麼沒有眼力,連這個都看不出來,她剛剛就是故意這麼說給李慕顏聽的,好讓李慕顏鼓起勇氣和劉宇說清楚,他們兩個都是把話藏在心裏的人,不逼一逼可不行,她希望今天李慕顏就當着我們的面和劉宇講清楚,這樣那個馬小姐也會知難而退的。

原來如此,沒想到秦筱筱第一次見到馬小姐就已經什麼都看出來了,真是厲害。不過她剛剛說希望李慕顏今天就當着我們所有人的面和劉宇說清楚這件事我不太贊同,因爲這頓飯還有一個目的就是和馬老闆的公司談合作,要是李慕顏說出那些話,很可能把氣氛弄尷尬。

兩個公司之間的合作說不定也會就此受阻,雖然劉宇肯定不會怪李慕顏,但是的李慕顏肯定也不會想要因爲自己的關係影響劉宇公司的發展,她絕對會選擇隱忍。

“在想什麼呢,發呆這麼久,再不回去的話他們就要奇怪了,走吧。”秦筱筱用手在我面前晃了晃,我剛回過神,就被她拉回去了。

回去之後,陳柏他們正等着我倆,見我倆回來了,就叫我們開吃。

“陳老,這家的菜還不錯,你嚐嚐看看合不合胃口。”馬老闆笑着說,對陳柏十分的恭敬。

馬小姐則是在劉宇邊上,不停的給劉宇夾菜,搞得劉宇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一直推辭着說自己來,讓馬小姐不用管他,也趕緊吃。那馬小姐立馬臉紅了,低着頭吃飯。

我有一個工業世界 “切,假惺惺。”秦筱筱撇撇嘴,小聲的說了一句。

我看了李慕顏一眼,發現她一口菜也沒吃,臉色極差的坐在位置上,什麼話也沒說。我嘆了口氣,夾了一筷子菜給她。“師姐,發什麼呆呢,趕緊吃。”我說道。

她回過神來,微微笑了一下,吃了一口菜,但還是什麼話也沒說。陳柏這時候往這裏看了一眼,目光中閃過一絲神采,但什麼話也沒說,不過我總感覺他似乎在心裏盤算着什麼。 午後時分,唐宋就已經從雷城出發。他提前跟周管事說了,自己先到帝都,等他們到了之後再匯合。實在是選拔太慢了,一幫人打來打去,估計今天都完成不了,唐宋已經不想在雷城呆了。

周管事也知道自己沒法說什麼,所以他沒有阻攔唐宋,只是給了他一個腰牌,說到了帝都拿出腰牌就會有人接應。

當然了,唐宋也不是一個人,雲藝這丫頭自然是要跟上的。只是讓唐宋沒想到的是,她就跟搬家一樣,一輛豪華大馬車,前邊車夫是個丫鬟,外加一個侍衛!

這陣容,哪裡像是去帝都看熱鬧,分明就是去帝都省親。

更讓唐宋吐血的是,這死丫頭見到他就一個人一匹馬,還一臉嫌棄的說他路上會餓死……

艷陽高照,馬車咯吱咯吱往前,唐宋躺在馬背上看百草經。今早去買這百草經的時候,他可真是對作者敬佩不已。比巴掌還厚的一本書,裡邊密密麻麻寫著上百種草藥的基礎介紹和生活特性,堪比本草綱目!

只是後來唐朝才知道,這本書的作者就是青華宗,裡邊的一百多種藥材其實就是青華宗放出來的,大多都是低級藥材。真正的高級藥材,他們根本就沒放出來。

不得不說,青華宗對丹藥的管制不是一般的嚴格,就連這種百草經也要把控,簡直匪夷所思。既然不想讓其他人煉丹,那就強行禁止啊,為什麼非要放出一點,又把控大部分資料?

當然了,雖然都是低級藥材,可對唐朝來說還是很有用。這世界的藥材跟地球甚至他去過的世界都不太一樣,大部分植物雖然長得差不多,特性和藥效卻完全不同。

就那黃精來說,在地球黃精是有很強的補腎護肝功能,補充精氣的好藥材。可在這個世界沒有黃精,有一種叫黃雲姜的東西跟黃精長得差不多,卻是一種擁有強刺激性的藥材,加入到丹藥之後會增強丹藥的散發速度。可用量要控制,否則丹藥擴散太快,會讓經脈受損……

「喂,唐大哥,我好無聊哦。」雲藝忽然從馬車窗口探出頭來,嘴裡還吃著瓜子,「唐大哥,你能不能給我講點故事?」

唐宋斜了一眼:「沒空,無聊就好好修鍊,或者多看書。」

雲藝撇著嘴:「總不能一直都修鍊,也要休息的嘛。哎呀唐大哥,你見多識廣,肯定有很多故事。小梅,你說對不對?」

小梅嗯嗯的點頭,充滿渴望的盯著唐宋。然而,唐宋沒理會她們,專心看自己的書。

這鬼丫頭什麼心思,唐宋怎麼會看不出來?講故事是假的,想讓自己教她怎麼修鍊是真。只是現在,他還沒完全摸清楚這個世界,還不能輕易教人修鍊,否則引來麻煩不見得能應付。

見他不吭聲,雲藝鬱悶的鼓著嘴,轉移話題:「唐大哥,你說楊大哥在我們家,能混出頭么?還是,一輩子就這樣了?」

提到楊雲威,唐宋不由放下書籍,望著碧藍的天空,輕聲嘆道:「我也不知道,隨他吧。我能做的,能幫的,都已經儘力。」

出發之前,唐宋給了楊雲威一百耀,並沒有給他煉製任何丹藥。楊雲威很感動,可唐宋知道,他心底還是渴望能成為強者。

只是對於楊雲威這個人,至少目前這個階段,他真沒辦法成為強者。心態浮躁,急於求成,就算給了他丹藥也只會引來麻煩,甚至可能會反噬而死。

總而言之,唐宋該說的,該給的,都沒有保留。剩下不能說不能給的,他也無能為力,只能看楊雲威的造化。

雲藝靠著窗口:「我覺得吧,楊大哥人挺好,他腦子挺聰明,跟著我爹算賬肯定沒問題。不過,他修鍊肯定不太行,急於求成。他若是知道自己的弱點,努力避開,不說多厲害,至少以後能在財政大臣府邸里混出個名堂。」

唐宋側頭一笑:「丫頭,能不能成,等你從帝都回來不就知道?多看書,把你那本百草經看完再說話。」說完又拿起百草經繼續研究。

雲藝相當鬱悶,那麼厚一本書,看到什麼時候?

靈者吸收知識的速度已經足夠快,尤其是到靈師之後,腦容量要比一般人大得多。

可是百草經裡邊都是藥材,要去想,要去歸類和分析,著實讓人頭痛……

唐宋沒有理會她,專心的看自己的書。除了百草經,他還買了好幾本書,花了差不多一百耀。之後又用一百耀買了藥材,現在就剩下十幾耀,基本算是個窮光蛋。

唐宋發現這個世界的貧富差距更大,靈者幾乎都是用耀進行交易,普通人卻一個月都不見得能賺一耀。唯一好的就是,這世界的物價差距也很大,普通人吃的東西,只要在稍微偏遠一點的地方很便宜……

正看著,心神猛地一動,唐宋豁然坐起來。雲藝喜上眉梢,慌忙喊著:「唐大哥,是不是要講故事?」

唐宋沒有回答,皺眉的散發出神念。不用探查元氣的話,可以擴散到一千多米,足夠用。

嚯嚯嚯……

幾匹馬忽然驚叫,唐宋拉住韁繩,眉頭更是緊鎖。沒感應到人,可是前邊好像有靈氣波動。

轟隆!

地面忽然劇烈顫動,馬兒頓時慌了,想要掉頭跑掉。唐宋翻身下馬,拉著韁繩凝視前方。雲藝等人也紛紛下馬,面色有些凝重。

猛地,唐宋回頭大聲喊著:「上馬,跑!」

雲藝嚇了一跳,趕緊跳上馬車,用力抽打馬匹:「駕!小梅,快上來。福哥,快走!」

唐宋沒有走,鬆開了韁繩,面色依舊凝重的盯著前方。好像是山崩,可為什麼會有如此強大的靈氣波動?

地動山搖,山林里的鳥獸都在驚慌的跑開,像是碰到了天災。而且唐宋能清晰地感應得到,前方地面一直在裂開,正在迅速往這邊蔓延。裂開的縫隙迸發著濃厚的靈氣,越來越近……

「唐大哥,你快走啊!」雲藝一邊抽著馬兒一邊大聲喊著。

「不用管我,我會去找你。」唐宋應了一聲,反倒飛身往前跑。

總覺得不對勁,山崩地裂的,像是有什麼寶物出世…… 嘭,嘭!

往前飛行不到五百米,唐宋就看到裂開的地面。真是山崩,整個山體從中間斷裂,下半段正在往下洶湧。塵土飛揚,樹木咔嚓作響,整個天空都被覆蓋得昏暗。

可就在這昏暗之中,崩裂的山體竟然迸發出濃厚的靈氣,上方的樹木被靈氣沖刷得瞬間乾枯,有些甚至燃燒起來。

周身環繞著防護罩,唐宋還是硬著頭皮順著崩裂的山體裂縫往前沖。神念擴展距離很短,也就五十米左右,可他能感應得到,前方往下位置好像有一個靈氣極其濃厚的東西正在復甦……

很快唐宋就衝到了崩裂山體中央,防護罩被衝上來的靈氣沖刷得滋滋作響。天空中儘是塵土,完全沒辦法看清楚前路。

漂浮在空中,唐宋眉頭緊鎖的凝視著下方,神念盡最大可能往下滲透。

下邊真有東西在動,應該是活物,力量非常強大。難道是什麼人被鎮壓?又或者,又一次魔物入侵?

這可就糾結了,要不要下去?

下去,肯定有風險,現在防護罩損耗都非常大,下邊靈氣那麼濃厚,損耗會更大,而且保不準那個東西會攻擊。

可是,他這個世界的什麼管理員,不需要關心什麼魔物入侵。

好事成雙 可唐宋心裡癢啊,保不準又跟之前在柳莎那個世界一樣,下邊藏有什麼寶貝。即便是有魔物,魔物本身也是個寶貝。只要能吞噬這股力量,就算沒辦法提升,也能轉化到自己的世界,不知道能撕開多大空間。

他現在就缺少能量拓展自己的世界,來這邊幾天也才拓展一點點,什麼時候才能到活物生存的地步?

媽的,豁出去了!

根本沒有太多機會考慮,唐宋還是硬著頭皮迅速往下沖,右手已經抓住三叉。這麼大的動靜,等下肯定會吸引雷城的注意,甚至其他城池的人也會過來,得在他們過來之前拿到好處……

下邊很黑,神念幾乎沒辦法滲透,周遭的靈氣濃厚得都已經形成白霧,將上方的塵土給阻擋起來。

唐宋很快就落到最下邊,還真是有東西。可並不是活物,而是涌動的白色液體,不停的冒著氣泡,像是岩漿。

漂浮在白色岩漿上邊,唐宋震驚的看了一眼,防護罩忽然撤掉,丹田順勢涌動,想要將周圍的白色靈氣吸收。

呼!

確實能吸收,可是速度讓唐宋嚇了一跳。周圍霧化的靈氣就像是突然找到缺口,瘋狂的湧入他的身體,瞬間就把人給填滿了。

還好唐宋及時打開三叉通道和自己的世界,要不然瞬間被撐爆!

呼呼……

周遭的靈氣不要錢的瘋狂湧入,唐宋屏氣凝神漂浮著,盡量先把它們都引導到自己的世界裡邊,等之後再壓縮或者吸收。現在最主要的是,靈氣太過於濃厚,他沒辦法確認下邊白色岩漿到底是什麼。

難不成,是液化靈氣?那麼,為什麼會突然出現這麼多液化靈氣?

也就兩分鐘,空氣中瀰漫的白色靈氣小時了一大半。下方白色岩漿依舊翻騰,氣泡就沒有停過。

顧不得消化,唐宋沉了口氣飄到岩漿上方,蹲下來仔細凝望。確實是液化靈氣,但是,擁有很強的腐蝕性,應該是因為濃度太過於濃厚,根本沒辦法吸收。

啵!

沒等多想,岩漿忽然炸開,唐宋驚駭的往後翻騰。退開約莫三米,死死的盯著爆炸中央。

有個東西正從岩漿下方慢慢冒出來,好像是,兵器?

應該不是兵器,東西很大,有腦袋那麼粗,起來的速度很慢,一點一點的往上冒。唐宋沒敢過去,就在旁邊凝視著。

外邊依舊轟隆作響,山體依舊在顫動,空氣中又開始莫名其妙的瀰漫著濃厚的白色靈氣,濃厚得都開始下雨。

唐宋哪裡還有心思吸收,右手死死握著三叉,心裡緊張得要命。那個東西到底是什麼,出來越來越長,漸漸地已經有一米長。

豎直的,周圍始終有白色岩漿覆蓋,完全看不出到底是什麼東西……

咻!

猛地,那東西往上飛。唐宋反應也快,一個閃身衝上去。三叉消失,雙手毫不猶豫抓住那個東西的尾巴。

呲呲……

上邊的白色岩漿瞬間腐蝕他的手,可唐宋沒有理會,強行拉著那個東西往下落。

一個硬邦邦的東西,差不多兩米長,人頭那麼大,像是一根柱子。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可唐宋很知道,一定是寶貝!

拉了一會,等到那個東西的拉力沒那麼強,唐宋立即啟動意念,強行將那個東西收到自己的世界里。

布魯布魯……

下邊的岩漿忽然劇烈翻騰,唐宋本以為要炸,剛要飛身離開,不曾想冒泡忽然停止,然後,岩漿變成了白色石頭。

咿,這又是什麼情況?

唐宋暗暗驚奇,還是沒忍住又落下去。此時他的雙手皮肉都已經被腐蝕得消失不見,就剩下血粼粼的骨頭,非常恐怖嚇人。可他並沒有理會,也感覺不到疼痛。

小心翼翼往岩漿下邊踩,還真是變成了石頭,沒有絲毫凹陷。

怪了,自己一把那個東西拿走,岩漿就開始停下,為什麼?

沒等多想,山體顫動得更加厲害,上方塵土開始翻騰下來,顯然是要覆蓋。

唐宋腦子一熱,三叉出現在血粼粼的右手,丹田竭盡全力翻騰,迅猛的往下邊的石頭狠狠砸去。

嘭,嘭……

砸了好幾下,石頭終於爆裂開,唐宋趕緊抓起能拿走的那些往自己的世界里丟。

上邊泥土已經翻騰下來,眼看著就要將他埋起來。也不知道丟了多少進入自己的世界,實在來不及,唐宋這才往上沖,撕開落下的泥土衝出去。

咻!

可算是衝出裂縫,唐宋差點沒給虛脫。四周圍依舊是塵土飛揚,唐宋也沒敢停留,也顧不得方向,快速飛身離開。

好一會,可算是飛出崩塌範圍,原先裂開的縫隙又重新被掩埋起來,就剩下塵土飛揚,空氣中的靈氣也確實濃厚了很多……

飛到一片山林里,確認沒什麼影響,唐宋才停下來。氣喘吁吁的看著自己血粼粼的雙手,心頭暗暗苦笑。也不知道那個到底是什麼東西,腐蝕性這麼強,連小手臂的肌肉都沒了…… 在吃飯的時候,劉宇和馬總談了公司的合作,兩人交談得不錯,很快就把合作給確定下來了,談好了工作之後,我看到坐在劉宇身旁的馬小姐給馬總打了個眼色,頓時馬總就意會了,開始和劉宇說起馬小姐的事情。

他說自從我和劉宇把馬小姐救回來之後,馬小姐就一直在心裏掛念着我和劉宇,一直說要親自請我和劉宇吃飯,當面謝謝我倆,正好在這次兩家公司之間有合作要談,他就想着乾脆趁這個機會把我們都叫出來吃一頓飯。

我知道馬總說的都是客套話,要是馬小姐是真心的想要感謝我和劉宇的話,那爲什麼從一開始那個馬小姐就沒和我說過一句話,一直粘着劉宇,目光一秒都不想從劉宇身上移開,根本鳥都不鳥我,這情況已經很明顯了,陳柏我們幾個就是爲了瞭解劉宇才順便請過來。

“當時,因爲我們不懂事給兩位添了這麼多的麻煩,還讓二位冒着生命危險來救我們,我很感謝你倆,這杯酒我敬你們兩個。”這次她終於看了我一眼,帶着內疚之色感謝道,擡起酒杯喝了起來。我和劉宇也擡起酒杯喝了一口。

喝完之後,馬小姐放下杯子,目光就一直落在劉宇身上。“宇哥放心,下次我不會在做這種傻事了。”她直接喊劉宇叫宇哥,李慕顏的臉色更是變得極差,劉宇的表情也微微變得有些尷尬,不過還是帶着微笑。

“馬小姐嚴重了,救人是應該的,你們下次注意一點就行了。”劉宇客氣道。

這時候,馬總故意問了一句,問劉宇有沒有在交往的女朋友。劉宇目光不經意的往李慕顏這邊看了一眼,然後笑了笑,說公司的事情那麼忙,哪有時間談戀愛。

“真的?”馬總一臉激動,很快感覺到自己的冒失,緩了緩自己的情緒,說。“那可惜了,像劉總這樣的青年才俊應該有很多女人追求才對,而且劉宇也差不多到了成家年紀了。”

馬總說完後,坐在劉宇身旁的馬小姐一臉期待的盯着劉宇,等着他的回答。李慕顏這時也擡起了頭,看向劉宇,陳柏我們幾個也看向他,想看看劉宇會怎麼說。

“我暫時還沒有這方面的考慮,不急。”劉宇推了推眼鏡,回道。

就這樣,每當馬總一往這個話題上轉的時候,劉宇都會巧妙的往工作上的事情談,搞得馬總到後面都不好意思再提哪方面的事情了。看來劉宇也意識到了問題,沒打算給那個馬小姐機會,一直沉着臉的李慕顏此時的臉色也緩和了不少,終於低下頭吃了一口菜,我看到她吃菜的時候,嘴角還微微的帶着一抹笑,顯然對剛剛劉宇的態度和反應挺滿意的。

那馬小姐的臉上雖然露出了一絲失落之色,但是並沒有打算放棄,依舊不依不饒的和劉宇聊着天。一旁的秦筱筱膽子大得很,說了一句:“咳,強扭的瓜不甜。”

“什麼!?”馬總他們都愣住了,不解的看了過來。

我嚇了一跳,趕緊碰了一下她,讓她閉嘴,然後尷尬的朝馬總他們笑了笑,說秦筱筱是在說我,讓他們不用管。

就這樣,我們吃完了這頓飯,馬總他們一家三口離開了,在離開的時候馬總還抓着劉宇和陳柏的手說什麼下次有機會再聚。等他們走了之後,我們也坐車離開了。

我們都喝了一點酒,劉宇的車就留在那裏,他打電話讓公司裏的人來開走,和我們一起坐計程車回家。

在回去的路上,陳柏開口問了劉宇一句。“老大,你覺得這馬小姐怎麼樣?”

頓時我們都看向劉宇,我心裏有些驚訝,沒想到陳柏這麼直接,開口就問這個問題。劉宇說他也不清楚,也沒和這個叫馬小姐的接觸過,不過就上次和這次而言,他感覺馬小姐爲人還不錯。

“我看那個馬小姐對你倒是挺有意思的,要不你就考慮考慮吧,這樣你的公司應該也會發展的更好。” 不良僞妻 這時候秦筱筱開口說道,我真心是服了她每次說的話都這麼犀利,但是我知道她這是在試探劉宇。

劉宇被她問得愣了一下,沒有立馬回答,李慕顏看似在一旁漫不經心,但是從她的眼神中我就能看出她一直在聽着我們在說什麼,而且十分關係劉宇接下來對秦筱筱問題的回答。

“她不是我喜歡的類型,我倆沒戲。”沒一會,劉宇說道。

陳柏聽了微微一笑沒再說什麼,秦筱筱也沒再提問,而是轉過頭來開始和我聊起天,一旁的李慕顏則是心情變得大好,開始小聲的哼起歌來。

到了家之後,我就立馬跑回房間裏,去看看兩隻小蟲蠱的狀況。秦筱筱回到家就恢復成了小黑貓的狀態,也跟着我回房間了。走進房間後,我就撕開了貼在土罐上的蠱符。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