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5, 2020
116 Views

她畢竟是女流之輩,見識再廣,遇這等邪事,心裏也是沒底,慌得很。

Written by
banner

“各位大師,蒹葭今晚能不能全身而退,就全靠各位了!”

林蒹葭望了秦羿等人一眼,壓住內心的惶恐,儘量讓自己保持平靜之態。

“蒹葭小姐,你就放心看好戲吧,看道爺我怎麼弄死這畜生。”

張夜庭急於俘獲林蒹葭的芳心,當下就要衝出陣。

“張兄,你不是他的對手,還是我來吧。”

秦羿伸手按住了張夜庭,正然道。

“你來?你比張爺還厲害嗎?小夥子,想出風頭,也得分場合,這場上誰不比你厲害啊。”

“我看你呀,給張爺提鞋都不配,好好一邊涼快去吧。”

原本心神緊繃的鐵腳李等人,一聽秦羿口出狂言,頓時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在這些人中,最不受看好的就是秦羿。

一個毛頭小子而已,要說他比張夜庭還牛逼,誰信啊?

“小秦先生,生死攸關,別拿自己的命開玩笑,你這個朋友我認了。”

林蒹葭頗爲感動的把秦羿拉到了身邊,秀目內瀰漫着深深的擔憂。

“是啊,秦兄弟,給林小姐出頭的事,還是交給我等吧,你安心瞧好戲就是了。”

張夜庭附和道。

“嘿,你們這羣瞎眼玩意,哪知道我師父的……”

黑三一看衆人把秦羿當個屁一樣無視了,頓時不滿大叫了起來。

“黑三,張兄說的對,我們就先陪蒹葭小姐看戲吧。”

秦羿擡手淡然道。

“列位,李某先行出馬,拿了這一千萬,爲林小姐消災解難。”

鐵腳李大吼一聲,嗵嗵!兩隻赤腳踩在地上,陷入寸許有餘,發出鋼鐵般的金鳴。

“好一雙鐵腳,幾千斤的氣力怕是跑不了了,這一腳下去,還不得把妖鬼踢的魂飛魄散啊。”

林叔等人面色一喜,盡皆紛紛驚讚。

“妖魔鬼怪,吃老子一腳。”

鐵腳李爆喝之餘,騰空而起,躍起竟有丈許,雙腳一前一後剪向家丁。

別看他勢力力沉,速度卻是快若鬼魅。

送花的家丁,見情況不妙,知道遇到了狠茬,撒腿就跑。

他跑的快,鐵腳李追的更快!

一雙鐵腳如炮彈般剪在了家丁的背心窩。

家丁應聲被踢飛,待落地之時,輕飄飄的,咻的火起,竟是一個紙人!

農門肥千金 “哼,裝神弄鬼之法!不過如此嘛!”

鐵腳李哈哈大笑了起來。

“蒹葭,我許你傾城之戀,不惜以自身精血澆灌靈花贈與你,你爲何不受!”

轎中傳來痛苦、失望的溫柔之聲。

“人妖有別,常先生,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你要真心喜歡我,就不該苦苦糾纏!”

林蒹葭拉着秦羿的手冰涼、顫抖的厲害,隔着衆人,寒聲勸道。

“不,你我相識多年,早在你幾年前第一次來百花山莊,我就愛上了你!”

“如今,我身負長生之道,通曉神仙之法,你我成仙,雙宿雙飛,有何不可?”

轎中之人尖銳的爭辯道。

“你他孃的臉皮可真夠厚的啊,人家林小姐都說了瞧不上你,你還不趕緊滾,難道是要老子扒你的皮嗎?”

鐵腳李怒道。

說話間,這位急性子大漢,橫裏飛出,全身內力催發到極致,直踢向轎中。

唪!

轎中風起,簾子微微張開一道縫,剛好容鐵腳李飛進去。

剎那間!

拐婚36計1 整個世界像是安靜了下來。

山莊死一般的寂靜!

鐵腳李這一腳飛進去,如泥入大海,再也沒了動靜!

第一名媛:狼性總裁無良妻 “一招擊殺鐵腳李,妖靈實力不容小覷!”

秦羿知鐵腳李已死,心下暗驚。

嗖嗖!

轎子中飛出兩道血影,精準的甩在衆人跟前。

正是已經被撕成兩半的鐵腳李。

一個回合,連聲慘叫都沒有,就把一位成名多年的內煉武師給撕碎了,這是何等霸道?

“蒹葭,今晚我要帶走你,誰也別想擋我!”

轎中傳來常先生的怒吼聲。 “大家別愣着了,一塊上!”

了空大師與張夜庭同時搶了出去,正一道法與佛法一左一右夾攻轎子。

“如來神掌!”

“三清神雷符!”

兩人都是使出了看家本領。

一記巨大的萬字佛掌!

半空驚雷驟起!

同時轟向血轎。

砰!

巨大的衝擊力,轎子轟然而碎。

然而,一道刺眼的金光沖天而起。

一尊金光閃閃的大佛竟然端然坐於轎中。

但見大佛口涌蓮花,寶相莊嚴,佛光萬丈,可不正是西天大日如來佛!

“阿彌陀佛!”

“西天大日如來在此,爾等孽障,還不伏法就擒!”

佛身莊嚴騰空而起,凌空俯視衆人!

衆人只覺一股無形的佛威鋪天蓋地而來,哪裏見過這等神蹟,紛紛跪了一地!

黑三也是兩腿顫顫!

他是鬼,見到佛尊,本能有一種恐懼。

“妖靈化形,有點本事!”

秦羿摸了摸鼻樑,臉上笑意更盛了。

“佛祖饒命,佛祖饒命!”

林叔與衆保鏢,如同魔怔一般,跪在地上磕頭哀求。

“林叔,林叔,你沒事吧?”

林蒹葭見林叔磕的滿頭鮮血,驚的花容失色。

“他已經被邪音攝魂!”

秦羿微微一笑,手心一股真氣透了過去,穩住了林蒹葭的心魂。

對他來說,妖靈遠不如旁邊那個陰森的禿老頭,更有威脅。

禿老頭依然安靜的坐在臺階上,吧嗒、吧嗒的抽着旱菸鍋子,渾濁的雙目閃射着森冷、毒辣的冷焰!

‘好你個老東西,看來是想做黃雀,還好今天我在這,要不然這天大的好處,全讓你老兒給撈走了。’

秦羿心頭暗笑之餘,屏住全身氣息,繼續觀陣。

“佛祖在上,弟子知錯!”

原本殺氣騰騰的了空,雙眼一黯,噗通一聲也跪在了地上。

“了空!你褻瀆本佛,罪該下地獄,就讓本佛超度你吧!”

妖靈舉起佛掌,當頭就要扣下。

關鍵時候,一旁的張夜庭猛地跺腳大喝:“妖怪,莫要害人,看我天師法劍!”

張夜庭一口血噴在地上,雙手結印,腳下游走劍符,頓時一道土劍騰空而起,硬生生頂住了佛掌。

“敢在佛前放肆!”

妖靈雙掌拍出兩道萬字符,當空扣了過來。

“我拜的是道門祖師,怕你個屁!”

張夜庭脫掉外面的風衣,現出了裏面的道袍,盤腿而坐。

跟隨他一同來的護法,緊隨而上,按照陣法站立。

“天清地明,弟子恭請九天當值神官附體,降妖除魔,急急如律令!”

好一個張夜庭,但見他念咒之餘,原本四周渾濁的妖氣,頓時變的清明。

一道靈光自他眉心飛出,化作一個三丈多高的持斧神靈,狂劈向半空的妖靈。

神靈赫赫,靈氣純正,竟有幾分神似天界的仙靈之氣。

嗯?

不僅秦羿,就連禿頭老頭也是面色一變。

這不是簡單的請神術。

而是來自天界宗門高手身上的神通殘印!

難道在凡間,還有越界而來的天界高手?

又或者這就是凡間傳說中神煉高手、仙氣高手殘留的靈印嗎?

想到這,秦羿精神大振。

如果他推斷的不錯。

凡間曾經有人達到了傳說中的神煉、仙氣境界。

甚至這些人依然還留在人間,這就說明了,凡間修煉是可以突破極限的。

神煉、仙氣境界,大致跟他地獄、天界的第三境界金丹期相近!

也就是說,只要機緣與努力,他至少可以達到金丹期!

雖然只是殘魂之力,神靈之威也絕非普通妖靈所能比的。

幾板斧下去,常先生的幻靈妖法被破。

慘叫一聲,從半空跌落,現出了原型。

可惡!

吼!

一條十餘丈的巨蛇豁然而現。

但見它身若虯龍,頭生獨角,眼若燈盞,舌如長刀,渾身寒鱗。

一呼一吸間,引得四周飛沙走石,好不駭人。

原本下跪的衆人,紛紛驚醒,嚇的一個個瞠目結舌。

吼!

蛇妖又是一身怒吼,張嘴撞向神靈。

神靈此前靈氣已耗大半,此時再也當不起一擊,頓時化作金光潰散。

噗!

張夜庭渾身一震,如遭雷擊,面若金紙,張嘴連吐了幾口鮮血。

“小子,你不是我的對手!蒹葭,你跟我走,否則我殺光這裏的人!”

巨蛇口吐渾濁的人言!

“哼,你也太小看小爺的道法了。想要蒹葭小姐,先打敗我再說。”

“護陣!”

張夜庭雖然浮誇,但自幼受山門正統道法薰陶,卻也不是貪生怕死的主!

“你的護身神印都被我破了,滅你如螻蟻,受死吧!”

蛇妖張開血盆大嘴,夾雜着腥風往張夜庭吞來。

張夜庭渺小的身影,頓時危如累卵。

衆人嚇的縮成了一團,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夜庭小心!別跟它鬥了,快跑啊!”

林蒹葭此前還以爲張夜庭是花言巧語之輩,此刻見他不懼生死,豪言相護,心下大爲感動。

“有林小姐這句話,夜庭死而無恨!”

張夜庭豪笑了一聲,帥氣的臉龐上閃過一絲狠意,猛地雙手結印,戳在了胸口。

旁邊的護法,同時大驚:“少爺……”

他們很清楚,這位天子驕子是要使出本命絕招了。

此法一出,燃燒的是本命精血,至少減壽十年。

就在蛇妖大嘴落下之際,張夜庭眉頭透出一個血紅的火焰法印。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