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29, 2020
114 Views

唐寧:「……」

Written by
banner

她白了他一眼,「那你就飛吧!我們自己走。」

她帶著安格斯和凌風朝著來時的路回去。

在鐵匠鋪子的艾薩克不知道唐寧幾人經歷了這麼一場風波。

正在埋首幫鐵匠燒爐子。

他一直瞄著鐵匠的動作步驟。

鐵匠最後,忍不住笑了。

「你想跟我學?那就留在我這裡,保證你能在三年之內出師……」

「三年?」

艾薩克一聽,連忙搖頭,「不要!我寧願陪在小糖糖身邊三年!」

三年崽崽都能生一大堆了。

「那個女人叫糖糖?」鐵匠眸子微眯,人族很少有人取這麼奇怪的名字。

豪門孽情:契約美妻 「很好聽吧?我家糖糖可甜了……當然,僅僅限於她不生氣,不扎人的時候……」艾薩克想起自己當初剛跟在她身邊時。

摸摸小手,親親小嘴,都必須得防著突然被她的銀針扎……

也是心酸。

「刺蝟嗎?還扎人……」鐵匠一邊看唐寧畫的圖形,一面趁著鐵軟的時候定型,他是赤手空拳的上的,艾薩克看著,爪子疼。

鐵匠的手心起了很多繭子,應該已經感覺不到疼痛了。

「你做這個多少年了?」艾薩克看著他的腦袋,雖然沒頭髮,但是,仔細看的話,還能看到些許白色的發樁。

「數不清楚了……」鐵匠眼眸泛紅,「好像……從我雌性去世后……我就沒有數過年份了……日復一日的待在鐵匠鋪子里,打造她想要的東西。打出來之後,卻沒人用了……」

艾薩克心裡微微一疼。

原來,這也是一個長情的人啊。

「她會看到的……你也應該要早日放下!」

艾薩克不知道怎麼安慰人。

鐵匠笑了笑,「加火吧!」

鐵匠的動作很快,唐寧需要的東西,很快就打造完畢了。

定型后,艾薩克想用那張畫著圖樣的布給抱起來,卻被鐵匠將布搶了過去。

「能把這個送給我嗎?」他問。

艾薩克有些為難,「可能需要問糖糖。」

這東西,是糖糖畫的。

他做不了主。

「那就等她回來了,再問。」

艾薩克只好點點頭。

剛想說出去看看糖糖回來了沒。

他鼻子一動,嗅到了糖糖和小夏天的味道,趕緊跑出去!

「糖糖……」

唐寧渾身乏力,癟癟小嘴,「幹嘛?東西造好了嘛?」

「好了!」

艾薩克牽著她的小手,進到鐵匠鋪子里,將那些東西擺在地上,「你看!是不是你想象中的模樣?」

唐寧看到那些東西,大眼裡浮起驚訝。

雖然有些粗糙,但是,各個都完成的非常好。

鐵匠還將那個抓鉤的頂部磨得尖銳了。

這樣的抓合力比沒磨過的要強悍好幾倍。

還有鍋碗瓢盆……其他的這些,都非常不錯。

唐寧朝著鐵匠伸出手,「我的圖呢?」

艾薩克皺皺眉,「鐵匠說,他想要那個圖……」

唐寧頓時皺眉。

「為什麼?難道你想打造出來,賣給你們人族的人嗎?鐵匠叔叔,你這是搶生意……」

她還想著,等安格斯和艾薩克將族類的權利全部交出去會後,帶著這群男人來人族開餐館呢……這些餐具,可是秘密武器。

要是鐵匠先生產了,那以後等她開餐館的時候,餐具都普遍了,還有什麼驚喜感?

「我要是想搶生意,不用你的圖,我也能做出來了……」鐵匠淡淡一笑,信誓旦旦的說道。

他已經製作過一次,圖形已經深入腦海……

唐寧小臉皺成了一團,「那你要這個來幹嘛?擦汗還是怎樣?」

「我覺得,這個圖案與之前我妻子給我畫的圖案很是相似,我想等你們離開后,仔細的比對一下……」 「您妻子?」

唐寧愣住,想到某一點之後,她忽然驚奇的蹦到鐵匠跟前,「鐵匠叔叔,您能讓我看看,您妻子畫的東西嗎?」

鐵匠深深的看著她,許久后,才緩緩點頭。

轉身進了內室。

唐寧身後的幾個男人面面相覷之後,安格斯將凌風叫到了門外。

皺著眉跟他說,「糖糖有沒有跟你說過……她不是我們這個世界的人……」

「唔?沒有……」凌風也皺起了眉頭,「不過,我猜到了……她懂這麼多,而且,長得水嫩嫩的,不像是在這個荒涼貧瘠的世界長大的小丫頭。」

「我是在狼族部落旁那個湖泊里撿到她的,當時她奇裝異服……一直說,只要再跳進湖中,就能回到自己的世界……」

安格斯想到,若鐵匠的妻子能畫出和唐寧差不多的圖案。

那麼……

她們很可能是同一個世界的。

極品狂兵 要是兩人一見上面,商量著要回到原來的世界……

那他們這幾個男人該怎麼辦?

「你不會是想說,這個鐵匠鋪子的老闆娘,和糖糖來歷相同?」

凌風也想到了這一點。

兩人視線一對上,同時感覺到了危機,趕緊回到了鋪子內。

沒看到唐寧,安格斯厲聲問正在逗夏天的艾薩克,「糖糖呢?」

「裡面去了!」

艾薩克指著內室,頭也沒抬的回答道。

安格斯在心裡罵了一聲娘,然後快步進去。

還沒走進去,他便聽到了唐寧的咯咯笑聲。

「這個你居然都能造出來,叔叔,你的手好巧哦!」唐寧拿著一個小小的「刮眉刀」在眉毛上颳了刮……還挺鋒利。

「你喜歡嗎?送你吧!」鐵匠緊張的捏著雙手,「姑娘……她來到我們部落之後,教我們如何建房子……如何製作弓箭,那個集市,也是她的傑作!她很喜歡珍珠,所以,珍珠成了她嘴裡的貨幣……」

唐寧聽了之後,一臉瞭然。

「怪不得!我就說……你們怎麼會懂得建築石屋,還懂得成立集市來進行物品交易……」唐寧想到外面那個打鐵爐子,「那個打鐵爐子,應該也是她告訴你原理和大致形狀后,你才建造出來的吧?」

鐵匠點點頭,「是的!」

唐寧抿著唇瓣,拿起了一個碗在手心轉著,她忽然問,「鐵匠叔叔……她是真的去世了嗎?還是……去了別的地方?」

這個別的地方……

指的是……

安格斯聽到這話,立馬邁步進去。

「糖糖,我們該離開了,不然,海族的人追上來,我們可能會給這位鐵匠先生帶來麻煩。」

他走過去,牽著唐寧的手,將她帶入了懷中。

唐寧愣了一秒,隨後一笑。

「也是……」

她跟鐵匠鞠了一躬。

「鐵匠叔叔,我不能要您的東西……以後要是我有需要了,就來找您製作就好……這些承載著您對您夫人的愛,您還是好好保管著吧。」

鐵匠看著她,緩緩點點頭,「好。」

他忽然從床腳拿出了一個木箱。

打開來,唐寧看到,裡面居然是一條純白色的婚紗裙!

「這是她被我撿到的時候,穿的衣服……她說,這種衣服,叫婚紗,是她那是地方和異性結婚的時候,才會穿的……我留著已然沒用,你還年輕,以後可能還會有更多的雄性,你拿去,和他們結為伴侶的時候穿上吧……她跟我說,小姑娘,都會有一個婚紗情結。」

唐寧當然有婚紗情結。

不然,她也不會在和安格斯他們結婚的時候,製作了一套嫁衣。

吸血鬼洛伊 麻布的白色,做出來,很像是喪服,她只能染紅,做成了古代那種嫁衣。

她其實,更想穿婚紗。

她不由自主的從安格斯的懷中鑽出去,走過去,抬起小手,從那婚紗上溫柔撫過。

「喜歡的話,你拿去吧……我無子無女,沒人能穿。」鐵匠笑著說道。

「那多不好意思……」唐寧臉一紅,大眼眸里,已經藏不住喜悅了。

鐵匠看她這麼可愛,笑了笑,將木箱合起來,遞給了唐寧。

唐寧抱在懷裡,和安格斯一起出了內室。

凌風看她傻兮兮的笑著,心裡可算是鬆了一口氣。

真擔心唐小寧會被這個鐵匠給拐跑了。

艾薩克已經收拾好了鐵制用品,背在背簍中,抱著夏天站起身來。

唐寧跟鐵匠說了再見,帶著一家人,朝著獸族緩緩走去。

她發現,麥克那個傲嬌貨就在自己的身後,不遠不近的跟著。

她也不拆穿,只是,會偶爾和安格斯交頭接耳,吐槽麥克這個傢伙……

唐寧等人離開后,鐵匠的鋪子里,湧入了不少人。

「林修!是她嗎?她是不是就是仙子的女兒?」

那個拿著權杖的老年人,激動的問鐵匠。

鐵匠的手裡,拿著一張泛黃的紙片。

這上面,有一個穿著婚紗裙,巧笑嫣兮的女人,她的五官,和唐寧有著七分相像……

鐵匠緩緩點點頭。

「是她……她是我的女兒……是悠悠給我生的女兒……」

「那你為什麼不把她留下呢?你別忘了,我們人族,是靠著仙子,才有現在的光景,要是仙子的女兒留下來,繼續幫我們發展……要不了多久,我們人族的人,都能夠吃飽飯了!」

老人瞪著鐵匠,氣呼呼的質問道。

鐵匠緩緩抬眸,「我為什麼要留下她?她現在有自己的生活,若是要留下她,你覺得,她身邊那幾個獸族雌性會同意嗎?」

他忽然冷笑,「要不,你親自去和她的雄性談?讓他們在人族安家?」

老人頓時一僵。

才不要!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