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28, 2020
68 Views

噗通一聲,謝凌清手持一把匕首,直接跳入到水中。

Written by
banner

看到此景,其他人也是開始照模照樣的開始跳入到水中。

這一幕,極大的刺激了其他人,大家都是開始下水。

而此刻,林煜跳入到水中,唰唰唰的水流衝擊而來,一隻只烈焰齒魚,不斷衝來。

好在他已經是到達蛻凡境境界,內息壯大,在水中憋個半小時,不是問題。

林煜心中一沉,直接一拳砸出。

「九重疊浪拳!」

砰砰……

河水內,頓時發出一道道嘭響聲。

那衝上來的幾隻烈焰齒魚,在此刻身體直接爆裂開來,身體化成血片,只是血片還沒來得及擴散開來,其他烈焰齒魚此刻已經是衝上前來,將那死去同伴的屍體,吞噬的乾乾淨淨。

林煜此刻卻是驚訝的發現,神了!

他的九重疊浪拳,在水中非但沒有受到影響,反而是因為水流的流動性,加上烈焰齒魚帶來的波動,變得威力更強。

林煜心中暗自揣摩。

不愧是九重疊浪拳,果然是威力強大!

心中如此想到,林煜在水中遊動起來,開始朝著其他方向前進。

可是身後那些魚群,卻是緊追不捨。

不得已,林煜身體不斷下潛。

但是那些烈焰齒魚,已經是將他包圍。

「嗯?」

只是突然間,林煜腳掌踩在了水底上,可是出人意料的,這水底並不是淤泥,而是堅硬的石板。

落在水底,靈力依附在水底深處,林煜看著那些魚群,眼中殺機盎然。

「既然如此,那就戰!」

九重疊浪拳,一拳強過一拳,在水底激蕩出一層層的波動。

這一層層的波動,凝結成漩渦,將水底攪動的天翻地覆。

這一會時間,死在林煜身邊的烈焰齒魚,已經是到達了數十條之多。

隨著傷亡,那些烈焰齒魚,一隻只,一條條開始後退起來。

跳入水中的不止林煜一個人,它們沒必要死盯著林煜這個刺頭。

而看到此景,林煜也是暗暗鬆了一口氣。

這些魚群,實在是太恐怖了!

若是再攻擊過來,只怕他也難以堅持了。

現在必須趕緊找地方離開。

打定主意,林煜乾脆沿著河底奔跑起來。

可是突然,前方,一道身影被一群烈焰齒魚圍困住。

仔細看去,正是那謝凌清。

這謝凌清看起來似乎是蛻凡境後期境界,但是此刻被魚群圍困,也很難脫身。

畢竟,大家所修鍊的凡訣,在水底都會大打折扣,不像他似的,九重疊浪拳,在水底威力,反倒是更強!

林煜原本準備直接走開,可是想到此女之前在眾人面前做表率,最終還是留了下來。

一拳砸出,轟鳴聲響起,那一道拳影,直接殺向魚群,九重疊浪拳,一道道的力量席捲開來,威力逐步遞增,將魚群轟退。

林煜二話不說,直接拉著謝凌清,沿著河底奔跑起來。

謝凌清本以為自己必死無疑,可是沒想到,關鍵時刻,居然突然衝出一道身影,救下了她。

可是現在,顯然不是道謝的時候。

兩人速度加快,沿著河底跑了足足有千米,方才暫時停下。

林煜打著手勢,告訴謝凌清,他要走了。

可是謝凌清還沒回應,突然臉色一變,直接匕首朝著林煜刺去。

噗嗤一聲,鮮血冒出,林煜背後,一條觸鬚,被匕首刺中,猛然間縮回。

林煜急忙回身,臉色驚變。

「一階低級靈獸—墨血章魚!」

林煜神情一變,急忙拉起謝凌清,再次奔跑起來。

可是陡然間,那章魚觸鬚被刺,鮮血流出,狂性大發,咕嚕嚕的聲音響起,河底頓時變得黑暗下來。

兩人在此刻,失去了光芒,完全不知道該往哪裡走。

而正在此時,一條條觸角,將兩人直接纏繞住,拉動著二人身軀,不斷賓士。

「該死!」

林煜心底暗罵,一階靈獸,可是靈武境境界程度,墨血章魚雖然是一階低級靈獸,可是至少是相當於靈武境一重境界,本身實力恐怖。

更何況,是在河底!

但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只能想辦法掙扎出去,尋求出路。

打定主意,雙手之間,靈力涌動。

只是,他剛想震開墨血章魚的束縛,突然間,身體忍不住顫抖起來,一股股強橫的電流,直擊全身,他整個身體在此刻,完全軟了下來。

「嗯哼……」

而昏暗之中,他聽到了謝凌清一聲悶哼,知道謝凌清應該是距離他不遠。

但是這樣下去,二人就算沒被墨血章魚整死,在水底也要憋死了。

總裁老爸你丟了媽咪 腦袋急忙轉動,林煜心思一沉。

驚風劍赫然出現在手中,手掌一揮,閃劍術直接斬出。

噗嗤一聲,那墨血章魚觸鬚鬆開,林煜身體此刻,不是上升,反倒是下墜。

憑藉剛才謝凌清一聲悶哼,林煜再次直接一劍斬出。

又是一道聲音響起,一道身影,也是降落下來。

林煜憑著感覺,衝上前去,將那軟綿綿的身體接住。

兩道身影,墜落河底,那墨血章魚,在此刻卻是速度不減,依舊朝著前方疾馳而去。 不多時,隨著墨血章魚離開,河底變得明亮起來。

可是抬起頭看去,卻是能夠發現,上方,不是明亮的河面,而是怪石珊瑚。

這什麼鬼地方?

林煜一怔,想要朝著上方游去,可是突然發現,這水流,居然是抵制著他的身體。

剛才被墨血章魚一股電流擊中,已經是身體力有不逮,一劍之力,花費了他更大的力量,現在,更是十分軟弱。

「該死!」

林煜暗罵一聲,看著左右。

這裡似乎是一條通道。

既然如此,只有先離開這怪石聳立的河底再做打算了!

此刻,懷中的謝凌清,漸漸蘇醒開來,這一路顛簸,謝凌清身體也是變得無力起來。

一頭長發,散開了來,此時此刻,衣衫被河水浸濕,頗顯玲瓏身段,長發在水中飄蕩,更有幾分清水出芙蓉的姿態。

看到此景,林煜心中忍不住一動,可是生死攸關,哪有什麼其他想法。

「你沒事吧?」林煜眼神示意道。

謝凌清搖了搖頭,從林煜懷中下來,站起身來,看著四周。

兩人選定了一個方向,謹慎前行。

有了墨血章魚的前車之鑒,二人此時此刻,也是不敢大意了。

噼里啪啦的聲音響起,正當兩人行進之間,後方,突然出現電流聲。

那墨血章魚,又追了過來!

聽說娘娘是小作精 這畜生……

林煜心中暗罵一句,直接飛快賓士。

現在不跑,再被抓,二人真的是死無葬身之地了。

只是飛馳出去不過十餘米,突然,身側出現一道僅容一人通過的通道。

林煜毫不猶豫拉著謝凌清轉身進入。

那墨血章魚身體龐大,觸角雖然能夠通過,可是這通道足夠長,根本碰觸不到二人。

兩人進入通道內,一瞬間,只感覺呼吸變得清新起來。

這裡面,沒有水!

二人頓時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現在應該安全一些!」林煜開口道:「等那畜生離開,我們再走吧!」

「嗯!」

謝凌清胸口上下起伏,臉色嬌紅,開口道。

林煜此刻卻是盤膝坐地,手中出現兩顆靈石,開始恢復靈力。

謝凌清此刻也是坐下身來,不多說話。

死裡逃生,二人心中,別有一番滋味。

可是,隨著林煜吸收靈石內充沛的靈力之後,卻是發現,自己的身體在此刻,居然是有了一些別樣的反應。

他的身體,通體發紅,一股燥熱,自小腹之中升起,漸漸傳遍全身。

這種情況,很不對勁!

帝王劫:皇妃二嫁 那一股電流,在此刻,竟然是轉化為灼熱的氣息,流遍全身。

「嗯哼……」

而此刻,對面傳來一道悶哼聲,赫然是來自謝凌清的。

林煜聽到聲音,睜開雙眼,看向謝凌清,卻是發現,此刻謝凌清,居然一雙眼睛滿含水靈,不僅僅是臉頰通紅,連身體也是通紅,與他一樣,盯著他看。

四目相對,空氣之中,溫度拔高。

兩道身影,此時此刻,情不自禁,逐漸靠近。

這一瞬間,似乎無形的力量,撥動著兩人身體,逐漸靠近,聚攏。

林煜此刻,止不住的燥熱,席捲全身。

而謝凌清似乎也好不到哪裡去。

墨血章魚那一股電流,在二人體內造作,使得兩人此刻,精神都是出現迷幻起來。

兩道身影,不斷靠近,撕扯著衣服,最終,靠在一起。

而此刻,謝凌清一雙眼睛蘊含靈性,看著林煜,一副任君採摘的模樣。

林煜更是無法忍受。

雙唇貼近,彼此間,全身上下,一股電流,在此刻直接觸動二人身體。

這一觸動之下,兩道身影,徹底無法抑制彼此,互相纏繞……

「嗯?」

只是,突然,一道咚咚沉悶聲響起。

林煜只感覺腦海內,一道聲音響起,頓時一步後退,一把將謝凌清推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