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5, 2020
68 Views

樂天馬上就知道是誰了。

Written by
banner

至於黎家……這個樂天真不知道。

「黎家……華夏少有的幾個世家之一!以武道存於世間……」黎穎淡淡地說道。

「啊?您是說……黎家的人都會習武?都是武者?」樂天驚訝的問。

「不能說都是武者,畢竟還是有一些黎家子弟天資不夠,無法成為武者,你可能對武者有些誤會,在我們專業人士的眼裡,一般人還沒有資格稱呼為武者!」黎穎笑著回答。

「您給我解釋解釋……實話說,我對武者非常的好奇。」樂天追問。

「唔……給你說說也無妨,你平時在外面看到的那個拳館啊之類的,那裡面的教練武師,在我們武者的眼裡……只能算是一群跳樑小丑!就算是黎家黎家最不成器的弟子,也比他們厲害!」黎穎點點頭說道。

樂天的眼中透著驚詫。

「那什麼樣的人才能稱呼為武者?」他好奇地問。

「至少要達到黃級……也就是所謂的內勁外放,才能真正的稱呼為武者,我現在的實力是一個玄級初期的武者!」黎穎回答。

樂天不太懂,不過聽起來像是很厲害的樣子。

「那個周少呢?」他問。

「他也是玄級!不過……他的年紀比我要小二十多歲,這其中的差距是非常大的!如果他到了我這個年紀,至少也是玄級高級的高手了。」黎穎沉聲說道。

「那……那一晚的幾個老外是什麼人?」樂天繼續追問。

他發現接觸了黎穎之後,這個世界彷彿又變大了許多。

「這個……我還不方便和你說!有一些事情,你不是其中的人,接觸了反而不太好……」黎穎搖搖頭搪塞了過去。

樂天一看,也就不問了。

人家的話說的也對,如果現在有人問自己關於巫術的東西,估計自己也不會多說。

「阿姨……我和紫萱已經是這個關係了,您還有什麼要提點我的嗎?」樂天看著黎穎。

黎穎點了點頭。

「就讓紫萱做個警察吧,其餘的東西她接觸了並不是什麼好事。」她說道。

樂天想了想。

「紫萱是一個有福之人,她的命數不是一般人可以控制的,而且……雖然阿姨您是一個玄級的武者,但是您可能還真不是紫萱的對手!她現在已經是一個通靈師了!」他說道。

「什麼?紫萱這丫頭從沒和我說過!」黎穎驚訝的看著樂天。

樂天攤了攤手。

「這種事……沒有說是很正常的吧?」

黎穎微微皺眉。

「您放心好了,蘇紫萱的靈獸非同一般……她將來的成就不是一個警察可以限制的!您就不用操心了。」樂天笑著說道。

蘇紫萱有福可不是假的,樂天清楚得很。

「吃飯啦……」

黎穎還想說什麼,就聽到顧小冷的喊聲從餐廳傳過來。

「阿姨……等晚上您可以親自問紫萱,不過紫萱現在是通靈師已經是不爭的事實了。」樂天站起身。

黎穎點點頭。

兩個人去了餐廳,晚飯極其的豐盛,家裡女人又多……做一頓飯容易得很。

玲瓏露了一下面就消失了,她是個鬼,不需要吃飯。

家裡的人都知道這件事,黎穎雖然有些好奇,但是也沒有多問。

「媽……您對樂天還滿意嗎?」蘇紫萱微紅著臉問。

「我同不同意還有用了嗎?早就成了人家的人了……還問我做什麼?」黎穎沒好氣的哼了一聲。

「媽!我姐眼光可好著呢,姐夫的本事厲害得很。」蘇紫影在一旁幫腔。

「你閉嘴!等我有時間好好和你說說你的事!」黎穎瞪了蘇紫影一眼。

蘇紫影笑呵呵的不說話了。

「阿姨……我和紫萱可是天作之合,您就放心好了。」樂天笑呵呵的給黎穎倒了杯酒。

「恩!這話我聽著還舒服,下次有時間你們兩個人請個假,去京都看看紫萱的爸爸!他時間不多,沒空過來。」黎穎點點頭。

「好咧!」樂天高興的點點頭。

蘇紫萱也鬆了口氣,她看了看兩個相談甚歡的人。

其實爸爸才是那個最好搞定的人,最難搞定的就是媽媽了,沒想到樂天和老媽的相處居然還蠻融洽的,這倒是出乎了蘇紫萱的預料之外。 我皺着眉看着蕭朗,此時的他總是有些奇怪,讓我有些說不出來。

蕭朗朝着我擠出了一絲笑容,摸着我的頭,起身彎下腰拿着茶几上的碗。

我的目光倏地被他的手腕給吸引了過去,我的行動超過了自己的想法,直接就將他的衣服捲起。

他的手腕多了幾條深淺不一的傷口,有的傷痕還在慢慢的往外面滲血,看起來有些嚇人。

“這是……怎麼回事?”我忽的想起剛剛還有那些剛剛喝掉的東西,想起那一股濃重的血腥味……

我詫異的看着蕭朗,嗓子像是灌了鉛似的說不了話,只能呆呆的看着他。

蕭朗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似的,寵溺的摸着我的頭:“沒有事的,我的血也是一味藥引子,要不然你光光喝那些東西也沒有用。如果你覺得對不起我的話,那麼快親我一口吧,小娘子,我等着呢。”

他的臉上閃爍着猥瑣的笑容,我原本感激的心情全部被他現在的模樣給打散,也就是他會在這樣大量失血的欺負我。

蕭朗的臉色有些蒼白,我很擔心他。

“你好好的坐着,我去收拾東西吧。”我起身的拿起碗,走到廚房洗乾淨。

看着水龍頭的水嘩啦啦的流着,我的眼前突然一片漆黑,手碰到水像是冰冷的寒泉一樣,刺骨生心。

四周突然躁動了起來,我站在原處也不敢有絲毫的動作,但我總是覺得有什麼東西在扯我的衣服,肩膀處也變得異常的癢了起來。

我心裏很害怕,下意識的喊起蕭朗的名字。

“你怎麼回事,幹嘛對着空氣亂摸?”蕭朗聽到廚房的動靜後,立馬的趕了過來。

聽到蕭朗的聲音後,我立刻往蕭朗的聲音處靠了靠,抓住了他的衣服:“我好像看不見了,你快救我,快救救我,我好像什麼都看不到了。”

我胡亂的抓着他的衣服,對於我來說現在蕭朗就是我唯一的救命的稻草。

然而我等了許久,也不見蕭朗回覆一句,心裏開始沒了底。

慢慢的嚥了口水,輕輕的鬆開了他的衣服:“你早就知道,早就知道我會看不見,是嗎?”

蕭朗突然咯咯的笑了,笑聲滲人,我不由得後退幾步。

這不是蕭朗的聲音!

“如果不是這樣,你怎麼會上當,要喝我的血?”笑聲停止後,我聽到的是阿羅的聲音,他的聲音充滿了得意。

我將拳頭捏的很緊,怎麼回事,阿羅怎麼會找上我,那麼蕭朗呢?

……

我被帶回到了金蠶族,一路上阿羅都沒有再和我說過一句話,我也無從而知蕭朗的下落。

他像是消失了一樣,我怎麼也找不到他。這樣的場景熟悉的可怕,當初安如觀也是消失了很久。

我的眼睛看不見,自然也感覺不到時間的變化,渾渾噩噩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我被關在一個小房子裏,我感覺不到陽光的溫暖,只能憑着感覺感受。雖然眼睛看不見,但是我的耳朵卻因此靈敏了許多。 「阿姨,我敬您一杯。」樂天說道。

黎穎點點頭。

一桌子人都舉起了杯。

這頓飯吃的還算是不錯,黎穎雖然拿出了做長輩的姿態,但是還算是平易近人,和蘇紫萱說的那個奇葩女人有很大的不同。

至少樂天是沒有感覺到黎穎有什麼變態的地方。

晚飯後,兩姐妹被黎穎喊到了房間內,樂天則是留在了外面。

「樂天哥,你是不是很緊張啊?」顧小冷湊了過來,她看著樂天。

「說實話?」樂天問。

顧小冷點點頭。

「我一點也不緊張,我要是早知道黎穎是你紫萱姐的媽媽,我就更不緊張了。」樂天吐了口氣。

「這樣啊……那我怎麼看你一直往上看呢?」顧小冷問。

「我有點擔心!」樂天回答。

「擔心什麼?」顧小冷好奇的追問。

「不太好說……」樂天搖搖頭。

顧小冷無語,樓上傳來樂包喊她的聲音,她就起身離開了。

樂天坐在大廳裡面看電視。

蘇紫萱的卧室,黎穎看著兩個閨女。

「紫萱你成了通靈師?能讓我看看你的通靈獸嗎?」黎穎詢問。

「是啊,我也想看!姐姐你太厲害了……據說想要得到一個靈獸是極其困難的。」蘇紫影也跟著點頭。

她們都是黎家的人,有一些話不能在外人面前說,但是在自己人的面前還是沒問題的。

蘇紫萱想了想,他將鍋蓋拿了出來。

「這是……一個青蛙?」蘇紫影不可思議的看著這個精緻的小蛤蟆。

「這是霸王蠑螈!」

蘇紫萱無語的說道。

黎穎的眼中透出驚訝的神色。

「進化過的霸王蠑螈……」她問道。

「唔……是的,鍋蓋以前有這麼大,後來就越來越小了,現在就像是一個玩具。」蘇紫萱回答。

「這個東西可以變多大?」黎穎看著蘇紫萱。

「至少有一量大貨車的車頭那麼大……而且力量也大的驚人!」蘇紫萱回答。

黎穎微微點頭。

「我現在可以借用鍋蓋的一些力量……」蘇紫萱舉了舉手。

黎穎一愣,示意蘇紫萱伸出手,母女兩個人的手握到了一起。

「用力!」黎穎說道。

蘇紫萱也沒有客氣,因為老媽是一個武者,而且非常厲害,她是知道的。

黎穎驚訝的看著蘇紫萱,如果自己不是用內勁護住了自己的手,光是這種恐怖的力量就不是她可以承受的。

「我和鍋蓋簽訂了生命共享……」蘇紫萱解釋道。

「這是什麼?」

蘇紫影終於看到了鍋蓋腦袋上的蛟褫,她伸手去撥楞了一下,蛟褫大張著嘴巴看起來想要咬人。

「蛟褫……不要!」蘇紫萱急忙喊道。

「你說什麼?蛟褫?那可是邪物……」黎穎不可思議的看著蘇紫萱。

「以前是邪物,現在不是,現在蛟褫是我的本命靈獸!我們一樣共享生命……」蘇紫萱笑著回答。

黎穎驚了。

「你說……你和蛟褫,等等!你確定這是蛟褫?」她瞪著眼珠子。

「媽,您看看不就行了。」

蘇紫萱說道。

黎穎仔細的看了看蛟褫的眼睛,她倒吸一口冷氣。

「蛟褫……真的是蛟褫,這個東西可以說有無窮的生命……你居然和它簽訂了生命共享?」黎穎簡直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了。

怪不得樂天說自己這個大閨女是有福之人,沒人可以控制她的命數軌跡,原來是這個意思啊……

「姐姐……那豈不是說,你現在非常厲害了?」蘇紫影羨慕的問。

「唔……理論上說我很厲害,但是……我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厲害!因為我的通靈術太垃圾了,主要是鍋蓋太強了。」蘇紫萱不好意思的說道。

黎穎看著自己的大閨女。

「這兩個靈獸是樂天幫你找的?」她問。

蘇紫萱點點頭。

「山海市前段時間出了不少的詭異的案子,樂天怕我有危險,就給我找了它們……費了好大得勁才收服了它們了,當時山海市還出現了極大的天氣異象!」她說道。

「姐!電視里山海市出現大漩渦和大龍捲的事都是因為你?」蘇紫影眼睛瞪大。

蘇紫萱點點頭。

黎穎久久無語,她突然清楚了一件事,樂天這個年輕人的本事遠遠不是她見到的那麼簡單,而且他為了自己的閨女,鬧出如此大的動靜,看來真的是對自己的閨女特別重視。

「很好!這個女婿我就認下了!紫萱……成了人家的女人要多為自己的男人考慮,做事情多站在對方的角度看問題!吵架是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的知道嗎?」黎穎叮囑道。

蘇紫萱虛心受教。

媽媽可以接受樂天,這讓蘇紫萱也非常高興。

黎穎將目光落到蘇紫影的身上,蘇紫影有點不在然。

「你說!你和樂天是什麼關係?」她問。

「啊?沒什麼關係啊……我姐夫嘛。」蘇紫影眨了眨眼。

黎穎微微皺眉。

「別人不知道你,我還不知道?從小到大……你姐姐喜歡什麼你就喜歡什麼!現在連男人也要喜歡嗎?」她沉聲問道。

蘇紫影面紅耳赤的看著自己的媽媽,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蘇紫萱看了看妹妹,樂天在很久前就和她說過這件事,說妹妹的命數有問題,她是自己的伴生命數……

一開始蘇紫萱並沒有太在意,只是覺得樂天當時的表情有些奇怪,現在想起來……這傢伙分明當時就在擔心這件事啊!

蘇紫影一語不發,她低著腦袋紅著臉,已經做好了打死不承認的準備。

老媽怎麼看出自己的心思的?糟了……連好久不見面的老媽都看出來了,那豈不是說姐姐早就看出來了?那樂天呢?

他也看出來了?

我的天……自己還要不要活了。

「媽!你過來一下。」蘇紫萱說道。

她站起身離開了,黎穎看了一眼小閨女,有點頭疼的很。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