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28, 2020
57 Views

「神話」不能用,張放暫時只能修行原始魔典,以此實現力量的增長。

Written by
banner

現在他已是初入潛神的煉妖,目前處於無紋的層次!

無紋階段的首要目的,便是獲取充足的妖力!

妖力足夠時,就能凝練血紋。

血紋有三,分為天、地、人,天地人三道血紋是妖力產生的根源,是煉妖的核心。

妖力是一種超自然力量,而這種力量來源於天地萬物,其中人類身體能轉化成豐富的妖力,因而妖魔喜食人類。

血紋則是轉化天地能量的重要根源、手段,能吞食天地中無數的能量粒子,將其轉化為妖力。

煉妖的根本就是掠奪天地能量,強大的妖魔能將一片天地內所有的物質與能量全部吞噬,將天地化為空無與死寂。

這等手段太過懸乎,還不是目前張放所能理解的,血紋吞食天地能量粒子有限,做不到吞天噬地!

無紋層次不能自行誕生妖力,但焚寂時妖力的本質提升了不少,儘管整體實力比半步潛神強了不少,但強得有限。

無紋階段可用的妖力太少,即便能使用妖力施展妖法,威力也不是太大。

不過無紋階段隨著妖力積蓄的增長,實力也會快速瘋漲,且能肆無忌憚憑藉妖力強化肉身,而不用擔心妖力反噬。

因為此刻的妖力已經真正屬於煉妖本身,以強化后的堅固身軀面對肉體凡胎,這股摧枯拉朽的碾壓力量令人絕望!

這才是潛神比之元啟,真正強大的原因!

張放起身活動了身體,全身的骨骼噼里啪啦直響!

「試試我全新的力量!」張放低語!

忽然他全身氣血涌動,灼熱的氣流在奇經八脈中快速穿梭,霎時如岩漿洪流噴涌,剎那之際,肉軀極度膨脹!

喝!!

單調的石室內,一尊凶神惡煞的魁梧巨漢怒目圓睜,如怒目金剛,他青色的上衣直接被膨脹的肉軀撐裂,渾身灼熱的氣流從毛孔中噴發,而滿頭黑髮則飄浮飛揚。

「撕拉」一聲,張放一把將上衣撕碎,裸露出他結實飽滿的上身,兩塊巨大的腹肌就如山嶽,給人極為強烈的震撼感!

高達二米四五的身軀,寬大結實、孔武有力的臂膀、踏碎青石的雙腿。

此刻就算是一頭髮飆的大水牛朝他衝來,他自信可一拳將其打成肉泥!

這就是恐象覺醒以後,他最強的肉身力量。

而今他繼承了恐象的恐怖巨力,一道猙獰的原始符文正穩穩拓印在他的胸膛。

這是代表恐象之力的原始符文,是永不可磨滅的力量!而今這股力量不再屬於恐象,而是屬於他張放!

空氣中隱隱傳來恐象悶鳴的吼聲,就宛如九天之上的雷鳴! 過了一會兒,張放回複本體形態,換上了老早就準備好的黑色衣袍!

「是時候出去了!」

能夠安然度過焚寂,突破至潛神無紋之境,這令他很滿意,他也終於在這片世界暫且擁有了,主宰自身命運的實力!

望著眼前的石門,他向前一步,然後輕輕一掌按在上面,企圖推開這扇厚重的石門。

突然砰的一下,石門應聲裂成碎塊!

石門碎塊重重砸在地上,激起一片灰塵,而巨大的聲音回蕩在密閉的空間中,匯聚成巨大的咆哮。

這裡的動靜將守衛驚動,很快就從外面跑進兩人。

他們身著同樣的服裝,神色也驚人的相似,看著神色淡漠的張放,他們驚駭的目光中是忌憚與恐懼。

「恭喜張堂主煉成神功!」他們看著眼前氣勢驚人的張放,此時他正從灰塵與碎塊中慢步走出。

此刻張放彷彿是一尊不可戰勝的神祇,正在毀滅的世界中緩慢走來,巨大的壓迫使兩名守衛直接跪在地上,不敢喘氣!

張放點頭,然後一步也不停地朝外面走去!

自從到達這裡,他就呆在石室內閉關,足足持續了五六日,已經讓他完全忘記了現在是什麼日子。

他是白天進入密室閉關的,而現在卻是晚上!

明亮的月光灑滿大地,在如鐮刀一樣的彎月周圍,圍繞著怒放光芒欲與月亮爭輝的星宿!

「星月璀璨,明日一定是個好天氣!」

張放看著迷人的夜色,然後收回了目光!

晚風中瀰漫著清新的味道,張放知道這是滿園花香的味道,石室入口處於內院假山之中,假山邊上是池塘與盛放的花卉!

忽然張放神色微微一變,臉上很快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夜色下這淺顯的笑容顯得朦朧與神秘!

此刻,在屋頂上!

身穿夜行衣的馬海鬼鬼祟祟的,趴在墨色的瓦片上,隱藏在黑夜中,窺視著海沙幫的情況!

「已經兩天了,為何還不見他的蹤影!」馬海在屋頂上悄悄移動,揭開墨色的瓦片窺視著房內的動靜!

他已經在這裡監視了兩天,幫主古清絕要他監視海沙幫的一舉一動,特別是注意海沙幫飛影堂主。

自從跟古清絕將張放的畫像交給他后,他就已張放的外貌特徵牢牢記在心中。

「幫主吩咐,只要找他的蹤跡,就能完成任務,不過這人到底在什麼地方?他到底躲在哪個角落裡?真他娘的難找!」

馬海忍住不罵了起來,不過罵聲卻很小,小到只有他自己能聽見!

任誰冒著被發現的危險,在這裡不安的藏匿了兩天,心中的火氣都不會太小:「要是大爺我找到你,非得將你小子剝皮抽筋,喂王八不可!」

心中胡亂一通咒罵,馬海的心情似乎也好了不少!

他正打算爬到另一處屋頂,忽然一股寒風從他身邊拂過,當即讓他頓了頓,捂緊了衣服!

七八月的晚上,空氣還是十分寒冷的!

「這該死鬼天氣!」馬海輕聲罵道。

不過很快,他的臉色就蒼白起來,比白紙還要白,像極了死屍,渾身不禁湧出大量冷汗!

一隻強勁有力的手正抓著他的右肩,他使勁掙扎想要掙脫束縛,但也無濟於事。

很快他就渾身發軟,內氣也提不起分毫!

「大俠饒命大俠饒命」他求饒道,他知道自己遇到了高手,現在是生是死已經不是他能決定的了。

「想要保全你的狗命,就乖乖聽話!」

冰冷的聲音從他背後傳來,只見天旋地轉,馬海就被粗暴的,像破麻袋一樣被人擰著離開了屋頂!

片刻之後,他們就已經離天賜客棧很遠了!

張放一把將馬海往地上擲去,馬海就如土狗一樣趴在地上,吃了大堆泥土與灰塵!

馬海左手捂著鑽心疼的肩膀,裡面的骨頭幾乎被巨力捏碎,連肌肉也紅腫了很多!

見脫離敵人的魔掌,馬海拚命提升內氣,將所有的內氣集中在腿部,然後猛的爆發,向瘋狗一樣朝漆黑的小巷奔去!

「哼!」

一聲悶雷閃過,馬海頓時栽倒在地,然後他蜷縮著,撕心裂肺地抱著左腿呻吟。

「這次算是教訓,下次死!」

馬海抱著左腿,他的左腿腿骨已經被洞穿。

他不知道刺穿骨頭的是什麼東西,只是模糊間感覺到一股灼熱的氣流,如利劍從腿骨中穿過。

鮮血從小腿中流淌而出,馬海心如死灰,面如枯槁!

「饒命饒命小的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誰都怕死,馬海也不例外!

「只要你認真的回答我幾個問題,饒你一條狗命,又何嘗不可?」

冰冷的聲音傳來,馬海抬起了頭。

他只能看到挺拔的身體如山嶽,而那冷漠的臉龐處於陰影之中,他卻看不清楚!

月光幽幽,寒氣瀰漫!

「是是大俠請說,我一定認真回答!」馬海求生心切,為了活命他已經決定豁出去了。

「你很聰明!」張放的語氣還是如此冷漠,比這肆虐的寒風還要冰冷:「是誰派你來的?究竟有何目的?」

「這」馬海略微遲疑!

「嗯」

張放不悅的語氣讓馬海渾身打了個激靈,他當即脫口而出,道:「我只是個小偷,沒有誰讓我來?我唯一的目的只是想竊取點錢財!」

「竊取點錢財,真是這樣么?」

「是的,我最近手頭緊張,一時手痒痒想偷點錢財花花大俠你就放過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馬海磕頭求饒,什麼尊嚴滾一邊去吧!

「果真如此?」

「就算借我十個膽,我也不敢欺騙您啊!」馬海內心很忐忑,七上八下的很是不安。

總裁的烙印 隨後馬海將懷裡的一串珠寶三塊寶玉掏了出來,這些都是他順手牽羊盜來的不義之財!

「這些都是小的拿的,現在全部給您,求您笑納!」

張放看了看,這些寶貝賣到典當鋪,至少能換一兩千銀子。

難道是我弄錯了,他真是個小偷?

「好吧,東西留下,你可以滾了!」張放冷喝道。

馬海一聽心裡樂壞了,也不管腿上的傷勢,一瘸一拐的拼了命向遠方跑去,跑的途中他還冷靜觀察是否有人追來。

他自己也沒想到,平日里的「愛好」今日也能派上用場,還救了他一命。

「如果不是我機靈,恐怕已經回不去了,他肯定是海沙幫的人,如果被他發現我的真正目的,我馬海定八成是完了!「

馬海很篤定,如果被發現身份,他面對的將是何等可怕的酷刑,即便說出自己的目的,供出古清絕,他也難逃一死。

到時海沙幫不殺他,古清絕也會滅了他!

半個時辰以後,馬海在一家還未歇業的藥房包紮傷口,在那裡待了許久,然後又在街上瞎逛了一個時辰。

「呼,他應該沒有跟來!」馬海此時才真正鬆了一口氣,他還一直擔心張放是否會尾隨而至!

「我的身份已經暴露,現在只能回去向幫主復命了!」

馬海嘆了嘆氣,古清絕十分重視海沙幫的情況,現在他搞砸了事情,還不知道古清絕會怎樣懲罰他。

「生死由命吧!」

馬海一家被飛瓊幫掌控著,他根本不敢背叛古清絕,為了不讓家人受到傷害,他寧願為了任務選擇赴死。

馬海轉身朝遠方走去,徒留下一道背影!

而在他的背後,一處高高的屋脊之上,一道魁梧的身體在月色下熠熠生輝,其寬大的衣袍在晚風中搖曳擺動! 張放閉關離去不久,奉正固等人就已趕至密室,前後時間間隔極短,他們極為巧合的錯過了會面!

張放破關時產生的動靜不小,奉正固三人身為震氣武者,對此感應極為敏銳!

惡少的純潔情人 「他已經破關而出了,也不知道去了何處?」奉正固檢查著破碎的石門,石壁上方的油燈光芒四溢,清晰照見每一寸地方。

「真是冒失的小鬼,不但毀壞了石室,竟然還一聲不吭的離開,他難道還有將老夫放在眼裡嗎?」

林廣川看著髒亂的石室,眉頭緊皺很是不悅!

雄天南命他奔赴武道大會,不過人老成精的他能捉摸道雄天南話中之話。

武道大會之途他雖然輩分最高,明面上他掌事,但真正掌事的卻是張放,張放才擁有一切大權。

林廣川是何等高傲之人,他豈能讓一介小輩騎在頭上指手畫腳,因此才處處與張放作對。

解逝川沉默,本以為能見到張放,可惜還是時機未到。

不過對於林廣川他很反感,還有林廣川的弟子莫思永,兩人都是自大的蠢貨。

自從受過莫思永的侮辱以後,解逝川就對這對師徒極為反感!

他內心補充道:「恐怕他壓根就不知道你是什麼玩意,真是自作多情!」

張放的實力怎樣,解逝川略微知曉一二,連他二叔解惜年也自愧不如,更別提年邁實力下降的林廣川了。

「張堂主定是有事出去了,明日武道大會他也肯定會參與的,如今破關證明他還是牢記武道大會日期的。而且他能打碎石門,至少也是震氣中期實力,看來他定是練成了非凡的武技!」

奉正固笑了笑,張放的實力在他心中一直是個迷,他完全看之不透,因此震氣中期說不定也不是他的極限!

「哼,但願吧!」林廣川不悅地走了出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