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28, 2020
42 Views

呼呼呼呼~

Written by
banner

陸鳴遠連拖帶拉,終於將猥瑣男弄到了坑裡,然後又填坑,處理細節。

一番弄完之後,差不多都半夜了,陸鳴遠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回去的。

剛要打開門,陸鳴遠卻發現,屋裡頭還留著燈,老頭子還沒睡?

陸鳴遠頓了頓,自己也不知道身上的衣服干不幹凈,想了想,直接脫了外套,卷著拿在手裡。

又狠狠的搓了搓手,這才輕悄悄的打開門進去了。

天賜??

果然沒睡~爺爺,怎麼了?

你咋現在才回來啊~

陸鳴遠咳嗽了一聲,哪有,傍晚就回來了,剛才出去上了個廁所。

啥?我咋不記得呢~

你呀,剛才睡過去了,當然不記得了,下午吃的啥啊~

吃的~~你隔壁王嬸給我端了一點~咦~啥來著,忘了?

行了,你看你,吃的啥都忘了,睡吧睡吧啊~別操心了。

哦~

糊弄過去已經開始有些糊塗的爺爺之後,陸鳴遠一翻身,躺在了自己床上。

屋子很小,兩張床離得也就半米寬,陸鳴遠小心的用襯衣裹著外衣,放在了床尾,這才一拉被子,裹著睡下。

一開始,怎麼都睡不著,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腦子終於累了,乏了,死一般的就睡下了。

這一覺昏昏沉沉,好像直接沒了意識。

等稍微清醒些,已然是第二天中午了。

回想起來,真的跟做了噩夢一樣。唉~也不知道,黑子是不是真的過去了。

怕是做幾場噩夢,是免不了的。

掙扎著爬起來,陸鳴遠發覺自己好像發燒了,頭重腳輕,難受的厲害。

爺爺,餓沒餓?

餓了。

餓了咋不叫我。

叫了,也叫不醒啊。

e~行了,你等著,飯馬上就好。

嘎吱~正要下床,鄰居王嬸給進來了,一看陸鳴遠就呀了一聲。

陸鳴遠嚇了一大跳,立馬就清醒了。

難道臉上有血跡?!

呀!你這孩子,氣色不對啊,是不是病了。王嬸直接走了過來,一摸陸鳴遠額頭,立馬道,果然!發燒了!

行了。你也別動了,王嬸給你爺孫倆做一鍋好吃的!

沒事,我~

躺下!都病成這樣了。還逞什麼能啊?

陸鳴遠頭腦昏昏沉沉,只得點頭,那麻煩嬸子了。

瞎客氣。

……

……

又過了會,陸鳴遠正吃著飯,自己那幫兄弟全找了過來。

天賜哥,聽說你生病了?

天賜哥,要不要緊啊?

沒事。陸鳴遠搖了搖頭,抬眼一看,二毛,黑子,六子還有其他幾個兄弟都在。

黑子欲言又止。

陸鳴遠搖了搖頭,道,放心,我沒事,不會有事。

這話聽著像是說自己沒事,黑子卻能聽出言外之意。

呼~既然天賜哥都說沒事了,那就應該不會有事。

行了,還留在這裡做甚,屋子小,飯也沒有你們的。

哈哈哈,那天賜哥我們先走了,你安心養病。

行了,去吧。

……

……

轉眼間兩天便過去了,正當陸鳴遠以為事情已經過去了的時候,獸園外,小石山,他填埋猥瑣男屍身的地方,突然踏空疾馳過一個光頭大和尚。

雖然是和尚,但此人眉毛黑的像是兩塊碳條,又粗又長,臉上也是一臉的橫肉,看起來極為凶厲。

此人怒氣沖沖,疾馳過小石山之後,又猛地調轉回來,手上拿著一小塊玉牌,好像是在感應什麼,最終停在了山坳當中。

然後只見那凶厲的大和尚對著那山坳一通狂轟亂炸,極其粗暴的將猥瑣男的屍身翻了出來。

果然是死了!那凶厲和尚更怒了,但怒的好像卻不是因為猥瑣男死,反倒像是有其他原因。

只見那和尚一巴掌拍在猥瑣男額頭之上。

噗!

一團妖異的白光,突的一聲,從猥瑣男腦門子上鑽了出來。

漸漸的,倒映出猥瑣男臨死之前的畫面,模糊不清,但那凶厲和尚卻彷彿知道發生了什麼,怒笑道,可惡!可恥!

這兩個小鬼,必死無疑! 可惡!可恥!

可惡說的是陸鳴遠和黑子可惡,可恥說的是猥瑣男,堂堂一個大男人,還是他惡頭陀的俗家弟弟,竟被兩個毛孩子給弄死了。

天大的笑話!

雖說他得道之後,脫胎換骨,早就厭嫌他這弟弟了,可他母親還沒死,看在老婆子的份上,這仇非報不可。

正好缺兩個養魂人偶,就你們兩個了!

而此刻,正在家中養傷的陸鳴遠,根本不知道危機即將來臨。

更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何等可怕,悲慘的一幕。

……

……

東面,哦~竟然在苦寂寺院旁邊,哼!沒想到這偏僻荒涼的普洛島,還有苦行神院的的分支,正好一併滅了。

惡頭陀的分身,可不簡簡單單是極樂神院的神衛,如今長明世界兩派矛盾激化,已經到了幾乎不可調節的階段。

小規模衝突時有發生,像這偏遠的普洛島還察覺不到什麼,可在長明大陸,兩派之間的爭鬥,已經是人盡皆知的事情了。

這苦寂寺院,不過是最末流的寺院,不過只要是個寺院,就必然有鎮院之寶,若是這苦寂寺院存在了五百年,那麼五百年的法器絕對是會有一件的。

沒有成長為神君,佛陀之前,法器對於神衛,護法來說,都是極為重要的,用的好了,便可以提升戰鬥力。

好不容易來一趟這鳥不拉屎的地方,不撈點好處,怎麼對的起自己。

至於收拾兩個娃娃,哼哼~那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而且這件事還不能宣揚出去,否則就是丟人。

惡頭陀冷哼一聲,我倒要看看,這苦寂寺院,有幾分能量。

惡頭陀手持法器降魔杵,駕馭信仰之力,直直朝苦寂寺院衝去。

苦寂寺院。

苦寂寺院在普洛島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說不上有沒有真佛,不過卻也的確是一流亡普洛島的苦行護法靠著對神佛的信仰,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

大衍設定的長明世界,力量體系全歸於信仰之力。

信仰之力,便是諸天神佛,羅漢尊者,護法神衛,一層層向下延伸,最底層的是普羅大眾,用信仰之力,供養諸天神佛。

而諸天神佛擁有的信眾越多,能力也就越強。

像護法和神衛,好的,也只有區區幾個,十幾個信眾,多都是自己圈養的家奴。

再者想獲得更強力量,便要取捷徑,比如修鍊極樂神院的養魂人偶等等邪法。

普通的神衛力量是極其微弱的,身體素質也還不能真正的褪去肉體凡胎,力量,速度,比尋常人自然是強大五倍十倍的樣子,但也有例外。

比如苦行神院和極樂神院的對比。

同等境界下,苦行神院的護法,實力也就是這般,可極樂神院的護法,卻能憑藉著邪惡的法器,道法,使自己的信仰之力成倍提升,攻擊力也成倍提升,這樣一來,也算是修鍊有成。

以一敵百是沒有問題,惡頭陀便是如此,所以他才如此不屑自己那俗家弟弟,覺得有這種弟弟就是丟人。

對於苦寂寺院,他同樣不放在眼裡,苦行神院勢力現在越來越衰弱,除了那些個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朽苦苦支撐,剩下的年輕一點的可謂是不值一提。

說句不客氣的,只要是沒有成就羅漢尊者位,他惡頭陀敢一個打十個!

這苦寂寺院哪怕有七八個有道行的修士,惡頭陀也不怕,大不了全都滅了,放在以前,他或許還心有忌憚,想想會不會有什麼不良後果。

現在,哼,長明大陸的苦行神院都自顧不暇,決計是不會有心思照顧到這或許都不知道的小寺院的。

呼~~架著比尋常護法高處三五倍的信仰之力,惡頭陀瘋一般的向苦寂寺院沖了過去。

苦寂寺院後院的禪院當中,老和尚突然捻斷了念珠。

嘭嘭嘭~~

圓滾滾的佛珠登時掉了一地,老和尚長嘆一聲,唉~無妄之災,無妄之災。

可憐~師傅他辛辛苦苦,建立起這苦寂寺院,今天,終於是要走到頭了。

來人!

呀!大師傅!您這是怎麼了?一穿著皮大衣,梳著油頭的中年人突然闖了進來,身後還跟了一個匆匆忙忙的小和尚。

啊~原來是賈善人護法,不瞞您說,我這寺院,馬上就要保不住了。

什麼!?賈善人大吃一驚道,怎麼回事?

唉~我剛剛推演了一番,大概知道,有兩個小孩,失手打死了一個做小買賣的,現在,人家的哥哥,就要來尋仇了。

他那哥哥,是極樂神院的護法。

極樂神院的護法!?大師傅你說的意思是,那人也是有道行的。

沒錯。從古至今,道法就只有兩道,我苦行神院傳承了一道,他極樂神院傳承了一道,不過,我苦行神院信的是真佛,他們信的是假佛。

這些年,賈善人護法,應該能感覺到吧,我這裡的信仰功法,效用很大吧。

哈哈哈!賈善人大笑道,確實很大,自從修鍊了你給的功法,我也有了信仰之力,這體力,比以前大多了。

那就好,那就好,現如今,對方來者不善,我推演了一下,我要是不走,必將有一場大戰,到時候,傷及無辜,可能還會影響護法你的生意啊。

什麼!?有這麼嚴重。

是啊~對方和我實力相當,動起手來,怕是要轟天動地,說不定,你那獸園,也會打塌一半。

啊!那怎麼辦!?

兩種辦法,一個,我乘船出去避一避風頭?你現在就去安排。

二一個,去西面海邊,那裡有一片村莊,找一個叫趙池的老頭,他以前心心念念要修習佛法,我師傅念其心誠,便收他作為弟子,呵呵,可惜,此人資質不夠,六根不凈,心思不純,看不透我苦行神院的佛法精深,忤逆師命,質疑佛法,我師傅一怒之下,便將其驅逐出寺院。

到後來,哼,就墮落成了賣草鞋的,現在撿了個孫子,這孫子就是那殺人的罪魁禍首。

抓過來,交給那極樂神院的護法處置,說不定能消氣。

好好好!我這就去辦!

嗯,事不宜遲,走,我跟你一起。

師傅!那小和尚慌亂的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老和尚眼珠子一轉,娃,你來我苦寂寺院也好幾年了,該到了回報師恩的時候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