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28, 2020
42 Views

「嗯?」

Written by
banner

長陽霸天眉頭一皺,看向唐浩的目光多了一絲冷意。

一旁的紫荊閣主和摩梭門主也是看出了長陽霸天和唐浩之間的關係似乎有些不同尋常,對視了一眼,二人的眼中都是露出玩味之色。

紫荊閣主邪笑道:「長陽霸天,你的這個弟子似乎不太給你面子啊!」

「堂堂一門之主,卻是連自己的弟子都是震懾不住,這倒是蠻有意思啊!」摩梭門主一臉揶揄,笑吟吟道。

長陽霸天的臉色變得非常難看。

他身上釋放出一股可怕的能量,這股能量波動化作了無形的巨手,朝著唐浩碾壓而來。

似一座無上山嶽,要將唐浩鎮壓在山嶽之底!

長陽霸天眯著雙眼,眼睛眯成一條縫隙,陰冷的眸光爆射而出,緊盯著唐浩,充滿了威嚴的聲音響起:「唐浩,本座命令你,馬上把路給我讓開!」

轟——

這一刻的長陽霸天宛若一尊無上的魔尊。

可怕的威壓壓迫唐浩,那威壓之強,讓得周圍那些強者都是面色微變。

面對著長陽霸天的可怕威壓,縱然是一尊涅槃境九重的強者,都會感到了莫大的壓力。

更何況是唐浩?

蔡海冷笑連連:「唐浩啊唐浩,本以為你沒死,會給我帶來不小的麻煩。可是萬萬沒想到,你竟然是自尋死路,膽敢挑釁門主的威嚴。嘖嘖嘖,這一次我倒是要看看你還能有什麼活路,哈哈哈!」

長陽破空搖搖頭,淡漠道:「此子雖有些天賦,但太過狂妄了,不自量力!」

詹東方和廖亞芳對視一眼,都有些無奈。

他們倒是想要為唐浩說情,但他們更畏懼長陽霸天,不敢出頭。

所有人都認定了唐浩將會屈服在長陽霸天的威壓之下,若是膽敢反抗,那就是命喪黃泉的下場。

然而……

讓所有人都沒料到的卻是唐浩面對那可怕威壓,僅僅是抬了抬頭,看著長陽霸天,嘴角一扯,捲起不屑的神色,淡淡道:「命令我?你還不夠資格!」 唐浩冷漠的看向長陽霸天,他的眼中沒有任何的懼意,冷漠回應:「命令我?你還不夠資格!」

此言一出整個虛劍樓外都是陷入了徹徹底底的寂靜之中。

無數人的目光都是充滿了驚愕的神色,朝著唐浩看來,眼神劇烈波動著,帶著極度的不敢置信。

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覷……

我們剛剛聽見了什麼?

唐浩竟然說長陽霸天沒資格命令他?這是唐浩瘋了?還是我們耳鳴,產生幻聽了?

幾十道目光齊刷刷看向了唐浩。

唐浩仍是保持著端坐在虛劍樓前的姿勢,雙手放在了盤坐著的膝蓋上面,焚天劍便是靜悄悄的躺在他的膝蓋上,橫陳其上,散發出淡淡的紅色光芒,若隱若現的吞吐著。

一陣風吹過,唐浩身上的衣袍微微抖動。

滿頭黑色的長發隨風而動,帶著一絲飄渺和洒脫,虛眯著雙眼,成了一條縫隙,緊盯著長陽霸天。

毫不示弱,不卑不亢!

長陽霸天的臉上也是浮現一絲錯愕的神色,緊跟著臉上的平和慢慢收斂,化作了一抹陰冷,他的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波動都是變得冰冷和暴躁起來。

在長陽霸天的身體周圍,空氣都是凝結成了冰霜。

他冷冷的盯著唐浩,淡漠開口:「你,剛剛在說什麼?」

此刻的長陽霸天動用了魂的力量。

此刻他的神魂已經是催動了第二層次的魂力,形成無形的魂力波動,朝著唐浩碾壓而來。

這是百劫境的魂力。

即便是一尊涅槃境九重天的強者,在面對著這等強大魂力波動的時候,也是會備受壓力。

甚至抵擋不住,要跪倒在地上,只能臣服!

可是現在……

「我說……」

唐浩徐徐站了起來,毫不示弱的盯著長陽霸天的眼睛,一股驚天的劍意從他的身上沖了出來,抵抗著長陽霸天的恐怖魂力。

兩股魂力衝撞在一塊,爆發出恐怖的魂力風暴,周圍的那些涅槃境強者接連倒退,都是不敢靠近。

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駭然!

尤其是歸元門的所有強者,此刻看向唐浩的目光更是充滿了恐懼和不可思議的神色。

其中以蔡海的反應最為強烈,他的臉色發白,胸口劇烈顫抖著:「怎麼可能?這、這傢伙竟然敢硬抗門主的魂力衝擊?這不可能啊,門主可是堂堂的百劫境強者,魂力達到了第二層次,唐浩怎麼可能抵擋?」

他的臉色發白,不由使勁瞪大雙眼,緊盯著唐浩和長陽霸天。

此時此刻……

唐浩身處狂風之中,他的聲音卻一如既往的鏗鏘,一字一頓的說道,「長陽霸天,原先我只覺得你是昏庸,現在看來你已經徹底腐朽了,連耳朵都不好使了。我就再重複一遍,我剛剛說了,想要命令我,憑你長陽霸天還不夠資格!」

不夠資格!

最後四個字格外的響亮!

如同無形的巴掌,狠狠的抽擊在長陽霸天的臉上,「啪啪啪」的巴掌聲格外的清脆。

長陽霸天臉色漲紅,殺意瀰漫在染紅了的雙眼之中。

一旁的紫荊閣主眼珠一轉,笑道:「長陽霸天,你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區區一個涅槃境的小傢伙都敢如此頂撞你了!」

「你這門主當的很失敗啊!」摩梭門主也是冷笑道。

長陽霸天冷哼一聲,雖說唐浩當眾撫了他的面子,讓他想要殺人:「好一個唐浩,已經不知道有多久沒人敢這麼對本座說話了。不過,有些話若是亂說的話可是容易招惹殺身之禍的。你剛剛的狂妄,已經激怒了本座,不過……」

他頓了頓,淡淡道:「本座念你事出有因,前些日子那件事的確是本座考慮不周,寒了你的心。所以,本座可以給你一個機會,只要你乖乖向本座賠禮道歉,本座可以既往不咎,而且會給你一個統領的身份,如何?」

他表面上看似到了暴怒邊緣,實則保持著一絲冷靜和理智。

暫且不論唐浩的實力如何,單單是唐浩可以抵擋他第二層次的魂力衝擊,便已經是足以讓他心動,想要收服唐浩,為他賣命!

這可是一個潛力無窮的天才啊!

若能好好培養,未來又是一尊可以送往帝皇閣深造的人才,成為歸元門在帝皇閣的功勞事迹。

只可惜……

他的如意算盤打的好,唐浩卻並不領情!

唐浩斜著眼掃了一眼長陽霸天,嘴角一卷,帶著濃濃的嘲諷和不屑,淡漠道:「既往不咎?統領?哈哈哈,不好意思,區區統領我可看不上!」

「嗯?」

長陽霸天一愣,隨即道,「這麼說,你是想要當大統領?」

他還以為唐浩是在嫌棄自己給予的好處不夠多。

唐浩豎起一根手指,輕輕晃了晃,淡淡道:「本來我到歸元門中,為的便是奪一個大統領的位置。可是現在,我已經改變了主意。整個歸元門,現在也只有一個位置,能夠讓我心動了。」

「一個位置?」

六宮無妃 長陽霸天皺了皺眉,隨即臉色一變。

連大統領都不願意當!

他話中的意思:整個歸元門,不就只有門主一個位置能入他法眼了嗎?

「哈哈哈……」

長陽霸天發出了大笑,眯著雙眼,冷光吞吐而出,殺意漸漸瀰漫開來,讓得周圍眾人的呼吸都是有些艱難,「好好好!我長陽霸天最欣賞的便是有野心的人,唐浩,你想要當門主?這不是不可能,只要你能夠擊敗本座,這歸元門的門主你想當便當!不過……」

「你現在的實力還太弱小了,本座一巴掌就能拍死你,你信還是不信?」長陽霸天道。

唐浩點點頭,一臉認真道:「我信你能殺了我,但一巴掌拍死我,那是不可能的!」

「……」

長陽霸天一陣愕然,沒想到唐浩的回答會如此耿直和直白,倒也是讓他覺得唐浩有些可愛,心中的怒氣也是淡去了幾分,道,「自從本座當上這門主以來,你還是第一個敢這麼對本座說話的人。這樣,今日本座可以原諒你的無禮之罪,權當是前幾日讓你獨自面對劍屍鬼群的賠償!」

「至於你想要當歸元門門主?你現在的實力還不夠強,這樣吧,本座可以給你十年,十年之內你有三次挑戰本座的機會,只要你贏了一次,本座便將歸元門門主之位給你又如何?」長陽霸天的話語鏗鏘。

長陽破空驚呆了:「大哥,不行啊!」

蔡海也是連道:「門主,三思啊!」

長陽霸天擺擺手,盯著唐浩,淡漠道:「當然,本座可以既往不咎給你三次機會,純粹是覺得你有趣,多少年了都不曾有人敢挑戰本座,多你一個玩物也是多些樂趣。不過,若是三次挑戰你都失敗,本座會直接出手斬了你!」

此話一出,長陽破空閉嘴了。

蔡海卻是眼睛發光:「門主,此事可行!」

他冷笑著看向唐浩,目帶嘲諷:這個白痴,他以為自己是誰?十年?擊敗門主?簡直是異想天開!

然而……

唐浩卻是眯著眼,認真的看著長陽霸天,說出了讓所有人嚇得臉色發白的一句話:「好,我答應你。不過,我不用十年,再給我半年時間。半年之後,我將出手挑戰你,勝了,我成歸元門門主。敗了,我自刎在你面前。至於現在……」

唐浩猛地側目,看向蔡海,猛地發出一聲驚雷的低吼……

「蔡海,滾出來受死吧!」 「蔡海,滾出來受死!」

唐浩的眼中帶著冷漠的神色,手中的劍在顫抖,爆發出可怕的劍光。

在他的身體周圍形成了一道可怕的劍氣風暴,每一道劍氣都散發出鋒利刺目的光輝,無比的耀眼,更是帶著能夠斬破一切的鋒利之感。

這樣的風暴圍繞著唐浩的身體旋轉開來,所帶來的壓迫之力,讓得百劫境的強者都忍不住側目。

紫荊閣主瞳孔劇烈收縮,眼中掠過一抹駭然:「這小子好強大的劍意!」

「我竟然從一個涅槃境一重天的小子身上,感到了威脅?可笑,真是太可笑了……」摩梭門主猛地搖頭,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歸元門的門主長陽霸天眯著雙眼。

他的眼眸中閃爍著迫人的寒光,緊盯著唐浩,眼角餘光又朝著蔡海的身上瞄了一眼,心中的天人交戰!

長陽霸天猶豫了!

紅樓之黛玉后媽不好當 唐浩不但能夠抵擋他的魂力壓迫,那麼至少證明唐浩的靈魂至少已經是達到了第一層次的巔峰,這類存在乃是超級天才,逆天存在!

只要等他完成了九次涅槃,突破到百劫境的幾率會非常之大。

當然……

這也的因為長陽霸天沒將唐浩的靈魂等級往第二層次上去想,畢竟,涅槃境一重天便是將靈魂之力提升到第二層次,這等天才莫說東嵐聖域,便是整個聖靈大陸都是不曾出現過啊!

至於蔡海……

他可是一尊涅槃境八重天巔峰的強者,半隻腳跨入了涅槃境九重天的境界。

在整個東嵐聖域也算得上的一尊強者。

一個是潛力非凡,很可能會讓歸元門多出一尊百劫境霸主;另一個則是得力悍將。

真的是難以取捨!

正在長陽霸天左右為難之際,蔡海開口道:「門主,唐浩此子幾次三番挑釁屬下,屬下早已經是忍無可忍。既然他現在膽敢挑戰屬下,懇請門主應允,讓屬下與其公平一戰。」

蔡海朝著唐浩看去,嘴角上揚,帶著冷漠和自信的弧度。

他把手一揚,手中握著的那一柄的長槍對準了唐浩心臟的位置,語氣淡淡的說道:「唐浩,第一次聽見你的名字,是從我那不成器的弟弟口中。當時,在我的眼中你不過是一隻可憐的卑微的螻蟻,只是沒想到你這隻螻蟻還挺頑強,竟然一步步走到現在。」

他的目光陡然變得冷冽起來。

在蔡海的身體中也衝出了一股可怕的能量風暴,一條靈蛇般的血紅色真氣滾滾如潮水,奔騰之間,又化作了一條血色的綢帶一般,纏繞上了蔡海的身體。

又突然沖回到他的身體之中。

讓得周圍掀起了一股狂暴的旋風,可怕無比,令人心驚膽顫的可怕風暴,直衝唐浩。

二人的目光如同實質的雷霆一般爆射而出,在空中碰撞,發出了「砰砰」的轟鳴之聲。

在他們的中央,空氣都是被榨乾,形成了一片震空地帶。

越來越大的狂風朝中央匯聚而來。

長陽霸天見二人已經是劍拔弩張,沒有任何緩和的餘地,也是忍不住皺了皺眉,最終輕嘆一聲,淡然道:「既然你們要戰,那便戰吧!不過,你們都是我歸元門的棟樑,本座還是希望你們能夠化干戈為玉帛!」

他這等於是兩不偏幫,任由他們自己決出勝負。

但也是說些場面話,讓人感覺到他的仁慈。

唐浩冷哼一聲,卻是沒有多說,眯著眼看向蔡海,發出一口雷霆般的低吼:「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