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27, 2020
40 Views

「這酥/麻散的感覺怎麼樣?」鄭流兒淡淡的笑道。

Written by
banner

「小子,你什麼時候!」中年男人很是驚異的說道,隨即想到自己剛才坐下的時候,靠的這小子很近,定是那時候下的手。

「你為什麼沒事!」中年男人很是驚異的說道。

鄭流兒淡淡一笑,說道:「不知道有一種呼吸法門叫做龜息大/法嗎?」

聽得這鄭流兒的話,那中年男人哈哈大笑起來,隨即說道:「有意思,有意思,兩位,這頓飯算是我請了,算是交個朋友。」

鄭陽起身,拱了拱手,說道:「前輩莫怪,小兒過了。」

話音剛落,那中年男人渾身的酸麻消失不見,見得這樣,那中年男人額前落下冷汗,也是拱手說道:「農家手段,今日真的見識了。」

說罷,便是朝著後面而去,那小流兒很是驚異的看著那鄭陽,說道:「小叔,你是怎麼做到的!」

鄭陽淡淡一笑,自己當然不能跟他說是自己控制生命之源幫助這男人解的毒,便是說道:「你小子才學了幾天農家的法門,還有很多神奇的法門你從來都是沒有接觸到呢。」

說完,那鄭陽便是扯著那鄭陽離開了這家餐廳,武當山下,一個小小的餐廳老闆都是一個武林高手,這個地界果然是卧虎藏龍呀。

不過這些名門大家的後生有些不咋地呀,竟然會栽在一個孩子的手上,想想又著實讓人有些好笑呀。 鄭陽和小流兒離開那家狗肉館之後,徑直的便是去到了武當山下,找了一家酒店,準備入住。

「先生,對不起,我們酒店已經滿了。」前台很是不好意思的說道。

聽得這前台這樣說,鄭陽一陣陣的懵逼,現在應該是旅遊淡季,酒店怎麼會沒有房間呢?

「不是,一個房間都是沒有了?」鄭陽問道。

前台點了點頭,說道:「一個房間都是沒有了,之前有一個闊氣的老闆,將我們酒店一半都是包去了。」

「闊氣的老闆?」鄭陽心中詫異,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胖乎乎的男人從前台後面走了出來,見得這鄭陽,微微一愣。

那鄭陽見得這男人也是微微一愣,隨即笑道:「你說的那個闊氣的老闆不會就是這個人吧。」

前台點了點頭,那胖子很是熱情的迎了上來,說道:「鄭陽,你怎麼這個時候才是來呀。」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說道:「張老闆,你們行動的倒是挺快呀。」

「這不是盟主她…….」張金枝欲言又止,隨即又是嘆了一口氣,八門盟向來不和這些名門正派打交道,也是不知道自家的盟主吃了什麼槍葯了,非要來參加這無上道。

說著,他又是看了一眼那前台,指了指那鄭陽說道:「不是沒有房間了吧。」

「你倒是出手闊氣,一下子就是拿下了一半多的房間。」鄭陽說道。

張金枝擺了擺手,說道:「還是別說了,這也是盟主的意思,想要結交一下江湖人士,賣人情呢。」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隨即便是招呼坐在一邊看動畫片的小流兒,說道:「你小姑姑也是在這裡,一會去看看她吧。」

小流兒看了一眼眼前這張金枝,隨即說道:「人家可是大盟主,咱們都是小人物,她會見嗎?」

聽得這小流兒的話,那張金枝有些哭笑不得,怎麼這個小屁孩的言語之中帶有一股敵意呢,不是這鄭晴晴是他小姑姑嗎?

倒是這張金枝不知道,這鄭晴晴在家的時候,像是一個孩子一般,總是欺負這小流兒,更可惡的是從小流兒的手中搶零食吃,當然這小流兒會對這小妮子有敵意了。

鄭陽笑著摸了摸那小流兒的腦袋,那張金枝招呼了一聲那前台,拿來一串鑰匙,隨即便是遞給了那鄭陽,說道:「這麼晚了,還是早些休息吧。」

總裁爹地想怎樣 鄭陽接過那鑰匙,點了點頭,隨即便是帶著那小流兒去到了房間,很是簡單的標準間,兩張床,那鄭陽和小流兒簡單的洗漱了一下,隨即都是躺下了。

那小流兒望著天花板,愣愣的說道:「叔,那個什麼無上道好玩嗎?」

鄭陽沉吟了一會,隨即說道:「對於像是無名前輩那樣的武痴,當然好玩,畢竟齊聚了那麼多的高手,不過對於咱們這樣的人來說,就沒有什麼意思,說不定還會捲入什麼麻煩裡面。」

小流兒翻了一個身,看著那鄭陽問道:「那為什麼咱們還要來。」

「人家都是給咱們下了請帖了,咱們能不來嗎?」鄭陽說道,「不管怎樣,人都是逃不過那些什麼人情世故的。」

小流兒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那鄭陽打了一個哈氣,說道:「等著明天去見那些前輩的時候,你給表現的恭敬一點,別是再像狗肉館裡面那般了。」

小流兒應了一聲,隨即便是翻身睡覺去了,鄭陽也是找了一個舒服的姿勢,慢慢的睡了過去。

第二天清晨,那小流兒大喊了一聲,直接便是將那鄭陽給吵醒了,但見得那鄭晴晴趴在床邊,笑著看著那小流兒呢。

「小流兒,你昨天晚上有沒有尿床呀!」鄭晴晴壞笑道。

「小叔,小姑姑耍流氓了,耍流氓了!」小流兒扯著自己的被子,歇斯底里的喊道。

那鄭陽直接便是無視了,自顧的去廁所裡面去洗漱去了,這兩人鬧騰了一會,隨即那鄭晴晴便是來到了廁所這邊,靠在門框上,看著那鄭陽說道:「小流兒好本事呀,一到人家武當地界,就給人家下藥,而且連藥王谷的葯千也是算計了。」

鄭陽喝了一口水,漱了漱口,淡淡的笑道:「你的消息可是夠快的呀。」

那鄭晴晴看著那鄭陽,很是詫異的說道:「怎麼招惹到他的頭上了。」

「一時沒有看住這個小傢伙,然後就闖禍了唄。」鄭陽很是無所謂的說道。

鄭晴晴很是無語的嘆了一口氣,說道:「你知道不知八大古族這次之所以齊聚在武當,是為了什麼。」

聽得這鄭晴晴這樣說,那鄭陽瞬間便是來了興趣,畢竟其他八個家族一直以來都是十分的低調,一般都是不摻和江湖事務,這次怎麼會來參加道宗的無上道。

「咱家的神木鹿有下落了,就在現任的無上道尊的手中。」鄭晴晴說道。

聽得這鄭晴晴這樣說,那鄭陽微微一愣,隨即看著那鄭晴晴說道:「你是說咱家的神木鹿鼎在無上道尊的手中!」

鄭晴晴點了點頭,說道:「這次武王帖的第一名將會得到這神木鹿鼎。」

鄭陽的神色變得冷峻起來,這神木鹿鼎可是不同於其他的小鼎,傳言上面記載著完整的神農訣,那可是武學至寶,看看自家的幾個老人家就行了,自從修鍊這神農訣之後,實力可是突飛猛進。

「道宗這次玩的可是有點大呀,他們想要幹什麼?」鄭陽冷冷的說道,「不怕咱們向他們發難嘛,畢竟可是拿著咱家的東西招搖。」

鄭晴晴撓了撓腦袋,說道:「這也是我奇怪的地方。」

「小叔!你好了沒有,我要撒尿!」 你欠我一場盛大的婚禮 小流兒已經穿好了衣服,站在門口,打著哈氣說道。

鄭陽抹了一把臉,隨即便是給這小流兒倒出廁所來了,小流兒關上了門,開始撒尿。

那鄭晴晴長舒了一口氣,說道:「小流兒下毒的事情很快就會被其他八大古族知道,到時候她們肯定會來找麻煩的。」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說道:「我還怕他們來找麻煩不是。」

說著,那鄭陽又是走過去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說道:「怕的就是他們不來找我們的麻煩。」

鄭晴晴眼前一亮,說道:「你打算敲山震虎?」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說道:「咱們農家這些年在江湖之上也是沒有搞出什麼動靜來,道宗還真的以為咱們農家是好欺負的。」

「哥,這可能不是道宗的意思。」鄭晴晴說道。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說道:「我知道,道宗嘛,和天機閣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可以說這天機閣就是從道宗脫離而出的一個組織。」

鄭晴晴靠在牆壁之上,隨即說道:「事情不僅僅是那麼的簡單,天機閣現在頻頻出手,前一段時間剛剛是收拾完了勞克斯,現在又是對我師傅出手,他們……」

說著,那鄭晴晴長舒了一口氣,那鄭陽淡淡的笑了笑,說道:「前段時間是不是栽在天機閣手裡,要不是你師傅把你撈出來,你現在已經蹲到監獄裡面了吧。」

聽得這鄭陽的話,那鄭晴晴看著那鄭陽,說道:「你不也是栽在天機閣手裡,差一點賠上我侄女!」

鄭陽長舒了一口氣,說道:「所以說江湖險惡,咱們都是摻和到這些事情裡面了,只有面對,沒有退縮的道理。」

鄭晴晴長舒了一口氣,點了點頭,那小流兒也是洗漱完了,摸著自己的肚子說道:「小叔,咱們去吃早飯吧。」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摸了摸那小流兒的腦袋,那鄭晴晴卻是蹲下身子,掐了掐那小流兒的臉蛋,很是不解的說道:「三位爺爺怎麼就選你當下一任的長家了呢。」

小流兒冷哼了一聲,一下子便是拍掉了那鄭晴晴的手,說道:「小姑,你以為我願意當呀!」

鄭晴晴淡淡的笑了笑,說道:「好小子,這才是幾天不見,就會跟你小姑姑耍橫了是吧,看我怎麼收拾你。」

小流兒轉身就是要跑,卻是被那鄭晴晴一把抓住扛在肩膀之上了,直接打開房門,將這小流兒給扛出去了,鄭陽很是無語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髮,也是連忙的跟了出去。

待到去到吃飯的大堂,只見得這裡已經聚集了不少的人,都是在朝著那鄭晴晴指指點點,私下裡討論著什麼。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倒是這鄭晴晴年紀輕輕就當上了八門盟的盟主,肯定會遭人懷疑,現在又是帶著一個小孩子,什麼流言蜚語出不來。

正是這樣想著,一個小蘿莉來到了鄭陽的身旁,往自己的嘴裡塞了一顆糖,說道:「前些天還聽盟主嘀咕你怎麼還沒來,今天你卻是來了。」

鄭陽低頭看了一眼那小蘿莉,淡淡的笑道:「我這妹妹排場可是真大呀,是不是八門門主都是來了。」

「千門那邊只有諸葛驊和諸葛紫兒來了,其他的各門,都是門主來了。」童姬說道。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說道:「諸葛爺爺還真是老謀深算,就是不讓千門來摻和這些事情。」

童姬冷哼了一聲,說道:「瞎逞強,一把老骨頭了,自己一個人直接衝到前線來,為千門遮風擋雨的,他那個徒弟在後面享受清凈。」

正是聽著童姬的話呢,一聲哥哥卻是吸引了鄭陽了注意力,鄭陽轉身看去,但見得那諸葛紫兒站在身後,這小妮子在美國呆了幾年,到處出落的越發的水靈漂亮了。 諸葛紫兒來到那鄭陽的面前,淡淡的笑道:「陽哥哥,你怎麼現在才來呀。」

聽得這諸葛紫兒的話,那鄭陽淡淡的笑了笑,說道:「怎麼好像所有人都是盼著我來似得。」

童姬冷哼了一聲,說道:「盟主的脾氣你最是了解,那兩個老傢伙都是勸不動,現在你來了,起碼有個保障,你說話,她肯定能夠聽進去。」

諸葛紫兒淡淡的笑了笑,說道:「童奶奶說的對,盟主這次真的有些任性了。」

說著,那諸葛驊也是走來了,那司馬瑋和王華倉都是在一邊陪著,見得這鄭陽,便是走了過來,那諸葛驊敲了敲自己的拐杖,說道:「你來了可就安心多咯。」

「花爺爺,我妹妹給您添麻煩了。」鄭陽說道,像是這麼一個年紀了,還要跟著這小妹東奔西跑的,確實是有些過分了。

那諸葛驊擺了擺手,說道:「一家人不說兩家話。」

說完,便是去到了那鄭晴晴的旁邊坐下了,那王華倉沒有走,而是站在一邊,看著那鄭陽,百感交集,算算時間,兩人應該很長時間沒有見面了。

「影主,我……」王華倉欲言又止。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拍了拍那王華倉的肩膀,說道:「別喊我影主了,你現在是御馬門的門主,以後我還是喊你王叔,你喊我陽子,咱們這樣都是親切。」

王華倉長舒了一口氣,當初自己做出隱瞞情報不說的決定,造成了現在這樣的局面,也是自己咎由自取,鄭陽不會再相信自己,而他們之間也不再是什麼上級和下級的關係了。

「哎,陽子。」王華倉有些感嘆的說道。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隨即便是陪著那王華倉一起去到了那飯桌上,過了沒一會,又是兩個女人走了一進來,一個俊美性/感,一個少婦一枚,這兩人正是那盜門新任門主米蘇和那紅袖門門主綉娘。

經過雲南那件事情之後,這綉娘倒是老了不少,兩人入座之後,皆是看了一眼那鄭陽,點頭示意。

過了沒一會,那黃半仙也是來了,在那張金枝的陪伴之下,眾人見得八門盟這邊的人竟然都是這麼的齊全,也是不敢妄加揣測了,看來這鄭晴晴年紀雖小,但是號召力還是很強的。

小流兒坐在凳子上,很是好奇的看著這些陌生人,那鄭陽一一跟他說了,隨即那小流兒便是跑到那諸葛驊面前,噗通一聲跪下,喊了一聲花老爺爺,那諸葛驊自然是喜不自勝,給那小流兒包了一個大紅包,其餘諸人也只是簡單的行禮,自然也是能夠看出親疏,這諸葛驊臉上自然是有光。

倒是輪到這童姬的時候,那小流兒不知道該怎麼稱呼,叫姐姐,似乎她跟自己的年紀差不了多少。

鄭陽就在旁邊,淡淡的笑了笑,說道:「喊她童姥姥就好。」

聽得這鄭陽這般說,那小流兒頓時便是有些為難了,那童姬淡淡的笑道:「我可是活了八十多年了,聽你喊一聲姥姥,對得起輩分。」

小流兒有些害怕,也不知道這童姬說的話是真是假,便是喊了一聲姥姥,那童姬淡淡的笑了笑,也是不多說什麼了。

服務員都是端上了早飯,眾人各自開始吃起了早飯,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五大三粗的中年男人走了進來,見得那鄭晴晴一干人眾,便是走了過去。

「喂,你們誰是鄭陽!」中年男人喊道。

鄭晴晴看了一眼那個男人,鄭陽站起身來,淡淡的笑道:「我就是鄭陽。」

中年那人打量了一下眼前這個小子,隨即便是說道:「我家掌門要見你,跟我走一趟吧。」

聽得這中年男人這樣說,那鄭晴晴皺了皺眉頭,冷冷的說道:「這就是崑崙的請人的方式嗎?」

中年男人冷哼了一聲,說道:「沒有動手,已經是給你們農家面子了。」

聽得這中年男人的話,那米蘇和王華倉瞬間便是動了,那中年男人見得他們突然動手,冷哼一聲,跨步運氣,一下子便是擋下了兩人的攻勢。

麵包樹下的女孩 王華倉和米蘇相視都是向後退去,自知不是眼前這個男人的對手,也是不敢再出手了。

「哼,這就是八門盟門主的實力嗎,果然爛泥扶不上牆。」中年男人冷哼道。。

「你這話就有些難聽了。」一陣陣陰森森的笑聲傳來,那童姬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那中年男人的身後。

聽得這笑聲,那中年男人猛地向後一跳,直接便是點了自己穴位,但見得他的手臂已經完全的發黑,散發著一股惡臭。

「鬼門的怪物,你對我做了什麼。」中年男人很是驚恐的喊道。

童姬淡淡的笑道:「不過是一些蠱蟲而已,他們好久沒有吃食,想必現在高興極了吧。」

中年男人一臉的驚恐,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殘影流水行雲般走來在,只是在那中年男人的胳膊上拍了一下,那中年男人的胳膊瞬間便是恢復了血色,那童姬見得來人,皺了皺眉頭。

來人正是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不用看便是宗師級別的實力,不過這個老頭子隱藏的有點深,鄭陽竟然看不出他是幾轉的實力。

老頭子有些仙風道骨,淡淡的笑著看著那童姬,說道:「你倒是一個前輩了,跟這些晚輩置什麼氣。」

童姬冷哼了一聲,說道:「哥哥是一個大老粗,這個楊奇也是如此,早晚丟了性命。」

老頭子冷哼了一聲,說道:「我讓你來請人家,你剛才那是什麼言語,自己掌嘴!」

聽得這老頭子的話,那楊奇十分的不服的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那鄭陽走上前去,很是恭敬的對著那老頭子拜了拜,說道:「見過楊老前輩。」

「哦,當年鄭明理身邊的那個小屁孩現在已經這麼大了,倒是時光真是不饒人呀。」老頭子說道。

「龜老爺子還是像是以往那般,精氣神十足呀。」鄭陽淡淡的笑道。

楊龜擺了擺手,說道:「老了,老了,已經不中用了。」

「不知道老前輩前來,有什麼事情?」鄭陽很是詫異的問道。

「我家的那位掌門想要見你一面。」楊龜說道。

鄭陽點了點頭,這就是要走,那小流兒跑到那鄭陽身邊,小大人似得說道:「我跟你一起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