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1, 2020
117 Views

簡陌看了看他手中的白玉碗裏的粥,心底在過一絲甜蜜。

Written by
banner

她對着他笑了笑:“邵峯,我自己來。”說完,伸手就要去接碗,邵峯一看,快速地避開,微微揚眉,說道:“陌陌,你看你,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還是我餵你。”

簡陌打趣地說道:“那好,我要是太矯情了,你可就要內疚了。”

邵峯一聽,還真的內疚起來,他看着她,眼底閃過一絲心疼:“陌陌,都是我沒有保護好你!”

“看看,看看,還真是不能說,你還真的內疚了,這不是你的錯,都是那寒王的錯,邵峯你下次見到寒王,一定要好好的替我揍他一頓,狠狠的揍。”簡陌笑了笑,不是他沒有保護好她,而是她自己太笨,如果自己的丹藥品級在高一點,就能發現荷包裏有毒,也不至於讓他如此擔心。

邵峯一聽,臉色微微緩和一些,笑着道:“陌陌,吃吧!一會涼了。”

“嗯!”簡陌點了點頭,笑着張嘴吃。

“對了,陌陌,剛纔衛一去簡家,他回來說,小六已經回來了,我又讓衛一回去接小六了,你習慣她伺候,我這太子府裏,除了洗衣房和打掃的丫鬟,也沒有能會伺候人的,回頭我在將蘭幽調過來保護你,在寒王未除去之前,你就一直要在太子府裏住了。”

“不用,邵峯,我有小六就好!”簡陌想了想,最近一段時間,她一定要努力修煉,絕對不會在吃這樣的悶頭虧。

邵峯笑着搖了搖頭:“陌陌,就小六一個人照顧你我不放心,接下來這幾天,我都會很忙。”邵峯想了想,離大婚沒有幾日了,他要在大婚之前將寒王處理掉,他和陌陌的婚禮上,絕對不能見血腥。 “對了,邵峯,你說瑤瑤今夜該怎麼辦?永寧都已經成婚了,瑤瑤一定會非常的傷心的。”這對於瑤瑤來說,很是殘忍,畢竟是從小愛到大的男子。

邵峯拿起一旁的絲帕替她擦了擦嘴角,笑着說道:“陌陌,你還是擔心一下你自己吧,你看看你,虛弱到要暈倒了,瑤瑤有人會關心,你就不要擔心瑤瑤了。”

“我看今天晚上誰關心瑤瑤都不行,瑤瑤依然會很傷心的。”簡陌不管怎麼想,都覺得心裏很爲他們二人難過。

“陌陌,是永寧和瑤瑤沒有緣分,有些事情不能強求,不過我這幾天和永寧可能會經常碰面,我們不免不了要成爲敵人。”這一點,他要和陌陌說一下,免得她日後傷心,她對關心她的人一向在乎。

簡陌微微嘆氣,這個世界上的人,不是朋友就是敵人,這件事情她心裏早就想到了。

“邵峯,我沒事的,你儘管去忙,這幾日我都不會出寢宮的,我要修煉。”簡陌下定決心,她幫不了邵峯,但絕對不能成爲邵峯的負擔,不能扯邵峯後腿。

邵峯笑着揉了揉她的秀髮,這樣乖巧的她真好,她的每一個樣子,他都很喜歡,一時的溫馨,充滿了溫暖。

只要有她在,這豪華的寢宮裏,都很溫暖,從現開始,這裏就會有她陪着他一起住了。

“小姐。”突然傳來一聲激動的聲音,簡陌驚喜的回頭看去,看到一個身穿綠色衣裙的女孩,長得清秀可人,一雙大大眼眸,靈動而調皮,急步朝着她走過來。

“小六,你終於回來了?”簡陌看到自己的小丫鬟回來了,心裏很是開心,小六回去的這幾個月,她真的有些不習慣。

“小姐,小六好想你。”小六三步並作兩步的走到簡陌面前。

看見邵峯,她快速地笑着行禮:“小六見過殿下!”

“免禮!”邵峯聲音淡了許多。

簡陌看着小六,問道:“小六,你家裏的事情都已經處理好了嗎?”

小六眼底劃過一抹黯然,看着簡陌,笑了笑:“小姐,都處理好了,我孃親一直病着,我幾個大嫂一向不待見我孃親,我孃親去了倒也好。”小劉說完,快速地跪地。

簡陌一看,微微驚訝,快速地問道:“小六,你這是幹什麼?有話起來說。”

小六看着簡陌,水亮的大眼裏,眼淚在打轉:“小姐,我那幾個大嫂都是狼心狗肺的東西,她們將我孃親折磨死,小姐也知道,小六還有一個妹妹,小六不放心,就把妹妹帶出來了,求小姐收下小七吧,她今年已經十五歲了,很會做吃的,我大嫂要將她嫁給村裏的一個五十多歲的男子做小妾,小六上有五個哥哥,卻誰也不肯站出來幫小七,就想把她嫁出去,好讓家裏少一個吃閒飯的。”

簡陌聽完,微微一笑,說道:“小六,我還以爲是什麼事情呢?既然這樣,你姐妹二人就一起照顧我的生活起居吧,我現在要修煉,邵峯還擔心你一個人忙不過來呢。” “多謝小姐!”小六一聽,喜極而泣,她就知道,小姐心地善良,一定會收下小七的。

“小七和你一起過來了嗎?”簡陌問道。

有五個哥哥,連自己的妹妹都保護不好,連自己被病魔折磨着的孃親也不好好的照料,真是令人寒心。

還要將只有十五歲的妹妹嫁給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簡直是可恨!

“來了,小姐,小七就在外邊。”小六擦了擦眼淚,這下好了,她和小七都有着落了。

邵峯開口說道:“小六,你先帶你妹妹下去休息,明日一早再帶到陌陌這裏來,陌陌在外邊的傳言你們也聽到了,叮囑你的妹妹,一定要守口如瓶,知道嗎?”

“殿下,小六知道了。”小六說完,轉身摸着眼淚離開。

簡陌微微坐直身子,優雅而懶散,一頭及腰的長髮未束,披散在胸前,嫵媚動人。

邵峯看着他,溫潤如玉的目光熾熱了幾分。

抱着她入睡的兩個夜晚,真的快要把他給折磨瘋掉了。

“邵峯,你去休息吧,你都照顧我好幾個時辰了,你也很累了,我要休息了。”簡陌看着他說道。

邵峯看着她攆他走,眼底劃過一抹玩味,聲線低醇而蠱惑人心:“陌陌,這裏就是我的寢宮,你讓我去哪睡?”

簡陌一聽,大吃一驚,她怎麼看着這裏都是女子的寢宮,怎麼可能會是邵峯的寢宮呢?

邵峯挑眉一笑,問道:“不相信!”

“可這裏的裝潢,都是我喜歡的風格……”簡陌說了一半,突然停了下來,這個男人真是的,他愛她所愛,喜歡她說喜歡的。

邵峯嘴角微勾,說道:“陌陌,這裏是紫瀾殿,我們的新房就在這裏,不會在皇宮,皇宮裏我會讓人重新裝潢的,等一切裝潢好以後,我們在搬過去。”

簡陌點了點頭,紅着臉說道:“都依你吧,那……那你去洗漱吧。”反正她們有已經同牀共枕過了,她也沒什麼好矯情的。

“呵呵!”邵峯喉嚨處溢出一抹輕笑,他就沒有打算要走,“陌陌,你先躺着,我一會就回來。”

“嗯!”簡陌乖巧的應道。

邵峯起身去沐浴,簡陌看着他的背影,神色越發的慵懶。

她看着眼前裝飾得奢華而又溫馨的寢宮,嘴角微微一勾,邵峯真是有心了。

一場腥風血雨即將到來,簡陌心底微微惆悵,她慵懶的換側了側聲,這被子上,簡陌微微一愣,被子上散發出一股淡淡的鳳尾花的味道,簡陌閉眼,貪戀的吸了吸,天下,再也找不出邵峯這樣細心的男子。

“陌陌,是你喜歡的鳳尾花味道。”邵峯站在牀榻邊溫柔的看着她說,沐浴之後的邵峯,一身白色裏衣,三千青絲隨意的披在身後,劍眉星目,紅脣妖嬈,脣角微微勾起一抹魅惑人心的笑容,俊美妖孽得不像話。

簡陌看着這樣的他,心底瞬間狂跳起來,他見過邵峯很多面,卻從未見過這樣隨性而優雅矜貴的一面。

邵峯走向牀榻,優雅的掀開被子,躺在她的身邊,長臂一伸,將她用在懷裏,目光輕柔的看着她。 “陌陌,身上真的不痛了嗎?”他依然有些不放心的問道。

“痛我還能這樣安心的再你懷裏嗎?”簡陌微微一笑。

她的手,輕輕勾住他的腰,邵峯感覺到那溫柔的觸感,身子猛然一怔!

瞬間覺得口乾舌燥,他吞了一口唾沫,聲線暗啞低沉:“陌陌,你這是在玩火,我會忍不住的。”

簡陌笑嘻嘻的湊近他,笑得溫柔而醉人:“邵峯,你想什麼呢?你的手都能放在我的腰上,我的手就不能放在你的腰上嗎?這叫禮尚往來。”

邵峯邪魅一笑:“你這丫頭的理由總是冠冕堂皇的,陌陌,你可知道,男人和女人是不同的。”他抱着她,心猿意馬,她柔軟的小手碰到他,那是致命的催情毒藥。

簡陌故作無辜的眨了眨大眼,問道:“邵峯,那你告訴我,男人和女人不同?”

顏邵峯抱着她的手臂陡然一緊,俊顏湊近她,邪魅地說道:“陌陌,你不介意我用行動來告訴你吧?”

簡陌眼底劃過一抹狡黠的笑意:“好呀!我倒是想看看,邵峯你想怎麼用行動告訴我。”

邵峯溫潤的目光微微一怔,她明白他的意思,還要這樣說,邵峯心底一陣陣狂喜。

天知道,這樣抱着她,而得不到她,簡直是要他的命了。

可是不能,他必須等到洞房花燭夜。

他柔聲道:“陌陌,等到洞房花燭夜的時候,我會在告訴你的。”

簡陌微微一笑,他就是這樣,不忍心傷她半分。

她柔聲道:“邵峯,有你真好!”

邵峯低頭,動情的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

簡陌卻微微揚脣,吻上了他的脣,她已經決定做他的女人了,那麼這一天,遲早要來臨。

邵峯身子陡然緊繃起來,他想推開,可是感覺到脣瓣上的柔軟,卻是那樣的不捨。

過來好一會,邵峯才逼着自己離開,看着眼神迷離的她,嬌豔動人,他喉嚨一緊,“陌陌,你聽我說……”

她微微眯眼,柔聲道:“邵峯,如果你忍得住……”

邵峯一聽他動人心魄的聲音,瞬間移到她身上,身體裏緊跟着的那根神經瞬間斷裂,暗啞着聲音道:“陌陌,我改變主意了。”

他忍不住了,他做夢都想擁有她。

他目光認真地看着她問道:“陌陌,你真的準備好了嗎?”

簡陌白了他一眼:“邵峯,你真磨嘰。”

邵峯卻笑得一臉幸福,他低頭,再也忍不住,快速地封住了她的脣瓣。

他的每一個動作,都很溫柔,不管有多痛苦,他都在耐心的等着她適應他。

終於,當貫穿她的整個世間之後,他瞬間幸福得想哭。

簡陌痛苦的緊蹙眉頭,雙手的粉甲,卻深深的掐入他背部的肌膚裏,有淡淡的血絲滲出。

可邵峯連眉頭都沒有蹙一下,他知道她此刻很痛苦。

他及其有耐心的等着她適應她。

一直等到她眉頭舒展,他溫柔一笑,纔開始慢慢有了動作。

簡陌的聲音,越發的動人,對於邵峯來說,更是致命的溫柔………。 簡陌累得昏睡過去,雖然只有兩次,但時間較長。

顏邵峯卻捨不得睡,就這樣抱着她,看着她恬靜乖巧的睡顏,靜謐的夜裏,能聽他輕聲而幸福的呢喃:“陌陌,我終於擁有你了。”

如約而至是個多麼美好的詞,等的辛苦,卻從不辜負。

他所有的努力都不白費,所想的都能遂了心願,所做的都能實現,也願往後路途,深情不會枉付,陌陌一生都陪在她身邊。

黑夜,天空猶如籠罩着一層黑紗,猶如潑灑了濃濃的墨汁。

邵峯一直到了後半夜才沉沉的睡了過去。

而夜千璽,在凌樂瑤家的後院裏,讓人準備了烤爐,他和凌樂瑤兩人約好烤燒烤吃。

雖然凌樂瑤一在言明,自己沒事,可夜千璽依然不放心。

聽說陌陌也沒事了,他就更加不用擔心了。

一直用心的陪着她,說笑話逗她開心,凌樂瑤知道永寧今日成婚,心裏說不難過是假的,可千璽一直在陪着她,和她聊天,她注意力集中在千璽的身上,不知不覺,心底的那麼痛苦,漸漸的消失了。

“瑤瑤,來,這牛柳烤好了,你吃一點,很嫩很好吃的。”夜千璽將烤好的牛肉放到凌樂瑤面前的盤子裏。

凌樂瑤明眸皓齒的笑了笑,看着對面溫柔而俊美無雙的男子,這幾日,多虧他陪在她的身邊:“千璽,謝謝你!”

夜千璽看着她,眼底劃過一抹苦澀,擡眸,斂起所有的情緒,語氣比平時溫柔了幾分:“瑤瑤,你不要和我如此生疏,我們從小到的朋友,瑤瑤,我會一直陪着你從永寧的傷痛裏走出來的,還有,瑤瑤,等你哪天決定在找夫君的時候,能不能先考慮一下我?”

凌樂瑤聽着他的話,猛然一怔,隨即,她快速地笑了笑:“千璽,你在跟我開玩笑嗎?你身份尊貴,我凌樂瑤何德何能,能配得上你?”

夜千璽一聽,目光微微一沉,問道:“瑤瑤,我在你面前,從來沒有擺過世子爺的架子,我只是想讓瑤瑤知道,如果瑤瑤想找夫君,可以先考慮一下我就好。”他不能着急,他一定要慢慢來。

不然,會嚇到瑤瑤的,他一直愛着眼前這個女孩,可是他知道她不愛他。

凌樂瑤笑了笑,玩笑地說道:“如果,我能順利當上女將軍,那個時候我一定會考慮的。”

若真的要考慮他,只有那個時候的她,才能配得上他。

夜千璽開心一笑,說道:“瑤瑤,來,我敬你一杯,祝我的瑤瑤早一點當上女將軍。”

“謝謝!”凌樂瑤看着他眼底的認真以及掩飾不住的情愫,心底微微慌亂,千璽喜歡她。

兩人在漆黑如墨的夜晚,也依然聊得很開心。

對於幸福的人來說,黎明總是很快的到來。

晨光初露,彩霞滿天,註定是一個晴朗的好天氣。

邵峯緩緩醒過來,他嘴角含揚起幸福的笑容,低頭看着懷中的小女人,依然在酣睡。 他低頭,在她額頭上輕輕落下一吻,緩緩起身,他今日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能一直陪着她,既然是要演戲,就一定要演的真實一點。

他輕手輕腳的下了牀榻,看到牀單上的那麼耀眼的梅花,他心情更是舒暢,他拉了拉薄被,輕柔的蓋在她身上,目光輕柔地凝視了她好一會,才轉身去洗漱。

剛剛出了紫瀾殿,就看到小六帶着她的妹妹小七站在大殿門口等着,邵峯目光瞟了一眼小七,眉清目秀,看着倒也是一個善良的孩子,這樣的人,留在陌陌身邊,他也放心些。

“見過殿下!”小六帶着小七行禮!

邵峯出聲交代道:“小六,陌陌還在睡,你一會去膳房,讓膳房多做幾個陌陌喜歡的菜,要做的精緻清淡一些,陌陌這幾日不舒服,她喜辣,一會你哄她一下,她會吃的。”

“是,殿下!”小六開心的應道。

邵峯這才往外走去。

小七看着邵峯離去的背影,眼底劃過一抹癡迷。

她笑了笑,說道:“姐姐,太子殿下長得可真俊!”

小六看着小七叮囑道:“嗯,殿下對小姐十分寵愛,小姐皺一下眉頭,殿下都會心疼,所以,小七,你可要小心伺候小姐,殿下除了小姐以外的人,從來不會手下留情,特別是觸及到小姐的事情,即使小姐求情,也不會有任何改變,知道嗎?”

“還有,若是有人問起小姐,都一律回答,小姐昏迷不醒。”

小七快速地點了點頭,:“姐姐,小七記下了。”小七看着氣派的太子府,心底開心不已,好奇的不停的看着四周。

“姐姐,我們什麼時候能見到小姐?”

小六看着妹妹笑了笑:“小七,要等小姐醒過來,姐姐一路上教了你很多的禮儀,你一定要記住,小姐很快就是皇后了,我們在小姐身邊伺候着,月奉可是最多的,咱們將銀子攢一些下來,以後會有很多用處的。”

“小姐,小七知道了。”小七笑着點了點頭。

暖婚100分:總裁,輕點寵 午時,簡陌緩緩醒過來,她眯着眼看了看周圍,脣角微微一扯,想起了昨夜,心底千滋百味!

昨晚她還做了一個夢,在一片很漂亮的鳳尾谷中,有一名黑衣男子背對着他,夢到有一個聲音,在痛苦的喚她陌兒,問她什麼時候回去?

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她記得自己好像什麼話都沒有說,但她知道,那不是邵峯的聲音。

簡陌微微一笑,心裏有些千滋百味,她深深呼吸了一下,緩緩起身,赤着腳走到一旁的衣櫃,她拉開華貴的檀木雕花衣櫃,裏邊有很多衣裙,各種顏色的都有,她揚脣一笑眼底劃過一抹暖意,這些都是邵峯幫她準備的。

她選了一套紫色的衣裙穿好,她走到琉璃鏡旁邊,她神色清冷,帶着一抹孤傲冷冽,簡陌緩緩一笑,這就是她真實的另一面。 邵峯的溫柔,磨滅了她的孤冷的另一面。

“小姐,你醒了。”小六帶着小七,端着洗漱的水進來。

“嗯!”簡陌回頭,看了看她們姐妹二人。

小七上前一步,淺淺一笑,恭敬地行禮:“小七見過小姐。”

見禮後,小七大膽的打量着簡陌,真是漂亮,這是她迄今爲止,見過最漂亮的女子,就像仙女一樣。

“小姐你真漂亮!”她又不由自主的補充了一句。

簡陌仔細看了看小七,眉目清秀,大眼靈動,是個機靈的女孩。

“嗯!小七,你小嘴可真甜!”簡陌滿意的笑着點了點頭!

“小六,你好好教教小七,我不用學宮規禮儀,可是你和小七要學,等一會得空了,你們去織尚坊,讓人給你們做五套衣裙,在太子府裏,沒有人會爲難你們的。”

“是,小姐!”小六和小七開心的笑了笑。

特別是小七,聽到有新衣服,更是笑得璀璨奪目。

“小姐,殿下出去的時候,吩咐小六讓膳房準備了一些小姐愛吃的膳食,小六這就去讓人送過來。”

“去吧,用完午膳,我要修煉。”

小六轉身出去,給小七使了一個眼色。

小七點了點頭,“小姐,小七給小姐挽髮髻。”

“好!”簡陌微微一笑,慵懶而隨性。

關將軍府!

永寧醉酒,一夜瘋狂,他也睡到了午時。

洗漱過後,他急迫的出了將軍府,來到一條隱祕的巷子裏。

永傑快速地從暗處走出來,看着永寧笑了笑。

“哥!”他緩緩叫了一聲。

永寧點了點頭,問道:“瑤瑤昨夜怎麼樣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