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27, 2020
34 Views

「沒想過我能幫她,僅僅因為我是應山氏子弟嗎?」東伯雪鷹默默道。

Written by
banner

血脈的羈絆。

對整個家族後輩的關愛。

東伯雪鷹感覺到應山老母那種不求回報的關心,是對後輩子弟的關愛,望後輩成龍的期待。

「我自然不會讓你失望。」東伯雪鷹默默道,這份情感只能記在心底。

******

宴會過後,東伯雪鷹就返回自己的府邸。

應山烈扈、戎星蘭都很意氣風發,開心的很。

「父親母親。」東伯雪鷹說道,「我今天便準備閉關,我在南雲聖宗得到諸多典籍,我都要靜下心好好研修。這次閉關可能會很久。」

「我們明白。」應山烈扈連點頭。

自己可是要封侯的。

「嗯。」戎星蘭也連點頭,自己兒子如今都闖過元神宮六層了,按照南雲國律法,闖過元神宮七層便可封侯!

「子白,田老。」東伯雪鷹看向一旁的護衛也吩咐道,「沒重要大事,盡皆阻攔住,不可打擾我。」

「好。」

魔仆子白、田易芝都連應道。

「嗯。」

東伯雪鷹隨即就朝虛空神塔走去。

看著白衣少年獨自進入虛空神塔塔門,這些護衛僕人們都很感慨,恐怕自家公子出關時,便是封侯之時了吧。真是可怕啊……封侯,對自家公子都如此的輕易。難道真如傳說所說的那般,自家公子封王也有望?

……

虛空神塔內。

懸浮的大石,東伯雪鷹盤膝坐著。

「看看這一桿長槍。」有些激動的一翻手,便先拿出了那一桿長槍,他念頭一動,槍桿和槍頭之間開始逐漸旋轉,內部諸多法陣禁制開始被激發,槍桿槍頭很快就脫離開來。

翻手就那泛著血腥凶戾氣息的深紫色槍頭收起來,這槍頭賣相的確好,可實際上根本不被東伯雪鷹放在眼裡。

在他看來,這樸素的灰色槍桿,比那深紫色槍頭要珍貴不知多少。

「呼。」

一翻手,拿出了應山老母這次贈與自己的那一截槍頭。

「來之不易。」東伯雪鷹看著這同樣很樸素的槍頭,槍尖引起的一道道扭曲虛空波紋才能證明它的不凡。

「如果不是老母,我要賺數億宇宙晶可不容易。」東伯雪鷹隨即心念一動。

嗡。

這樸素的槍頭和樸素的槍桿開始逐漸融合,連接處,秘紋被激發,嗡,二者自然而然就開始融合,伴隨著整個長槍所有秘紋的亮起,周圍虛空立即震蕩起來,更有一聲槍吟聲響徹這虛空神塔。這一桿曾經伴隨赤雲尊主縱橫界心大陸的神槍,再度恢復原貌。

「既然是赤雲尊主前輩的兵器,便叫赤雲神槍吧。」東伯雪鷹默默道。

隨即開始意識滲透,開始探查整個長槍。

轟——

龐大的黑暗漩渦階梯旋轉著不斷深入,這複雜玄妙的漩渦階梯可分為三條階梯,三條階梯最終匯聚為一點。

之前,東伯雪鷹分別參悟過槍桿和槍頭,完整的秘紋也只是他的推測。如今真正看到『全貌』,發現槍桿和槍頭秘紋的結合,比他想象的還要圓滿自然。

「哈哈,先突破吧。」東伯雪鷹大笑,念頭一動。

轟!

體內的虛空血脈瞬間激發,直接突破合一境跨入混沌境,頓時上方形成了天地之力漩渦黑洞,黑洞中無數天地之力湧來,不斷匯聚進東伯雪鷹體內!令身體開始著進化蛻變,體內的血脈也越加濃郁強大,從此他自身血脈,就是混沌境層次虛空血脈了,連宇宙神層次虛空血脈都因此補充完善許多,可是這也註定血脈修行道路就此到頭。

宇宙神,按照規則奧妙體系,那是能夠掌控完整宇宙規則的!

每一個宇宙神,即便同樣的道路,成就都有區別。

如九雲帝君、虛空始祖,都是虛空道路,彼此差距更是大的很。像『南雲國主』『赤雲尊主』也都是虛空道路,可他們四者……個個都不一樣。

所以別人的路,只能汲取前人智慧結晶,最終的一步,還是要自己走出。

宇宙規則。

已經能夠不受至高規則影響了,完整的宇宙規則,萬事萬物都自成一體,所以自己悟出的宇宙規則,在混沌虛空或者界心大陸,都是通用的。

不像低層次,像自己虛界幻境、虛空感悟,來到不同的源世界,就受到重重影響,需要從頭修行。

越是低層次……受至高規則影響就越大。

宇宙神規則,就能獨立於至高規則之外。

至於聖主這一級數,追求就更高了。

「轟~~~~」

東伯雪鷹身體突破,靈魂在孕養下也在急劇強大,他低頭看著手中這一桿長槍。

雖然突破成為混沌境,可他並沒想過公開!

在他計劃中,他這次閉關會很久,等自己出關時,對外說自己修行上億年成為混沌境,至少也算正常絕世天才範疇內了!至於『五百萬年成混沌境』終究太妖孽。

反正自己不出去,也沒誰知道!

先突破,是為了讓靈魂強大,混沌境層次靈魂,修行速度可比合一境靈魂快太多太多了。

「待得我出關時,便可一展實力了,無需像現在一樣遮遮掩掩。」東伯雪鷹暗道。

**(未完待續。) 混沌境的靈魂,讓東伯雪鷹參悟修行速度大大飆升,他靜下心研究剛得到的這一桿赤雲神槍,赤雲神槍,作為赤雲尊主最巔峰時所使用的兵器,威能無濤。完整的神槍……價值絲毫不亞於那『雲天錘』。甚至雲天錘還是被『婆奴尊者』放棄,專門煉製了更適合的秘寶。而這赤雲神槍可從沒被放棄過……真要買賣,價格說不定比雲天錘還要略貴些。

總之,這是宇宙神都得傾盡寶物才能買得起的兵器,東伯雪鷹走運之下,當然也是靠境界才在火烈城這種小地方,得到槍桿。

根據槍桿,又在國都發現了槍頭。槍頭還是應山老母幫忙買的。

如此,長槍才真正到手。

其實……

界心大陸歷史太悠久,遺迹也極多,第一次古國戰爭、第二次古國戰爭那死去的強者更多的嚇人。遺失在外的各種蒙塵寶物更多的很,有些需要運氣,有些就需要眼光。

「呼呼。」

東伯雪鷹在虛空神塔內,盡情施展著長槍,演練招數。時而便靜下心參悟推演。

隨著時間流逝,他越加驚嘆於這一桿長槍。

「錯了錯了,我本以為,赤雲神槍內的秘紋,僅僅只能推演出兩大招數。一招是領域,一招是攻擊殺招。可那是我初次參悟,甚至槍桿槍頭都沒融合,如今細心參悟下……卻是遠不止兩招吧。」東伯雪鷹激動了。

事實上,作為赤雲尊主征戰的兵器,自然將自己最擅長的招數煉製在兵器內,好藉助兵器,發揮最強戰力。

這一桿兵器內……可以說,蘊含赤雲尊主的大半手段了。

不過,兵器不同於絕學,它煉製出來就是為了戰鬥,並非為了傳授弟子。比研究絕學可難多了。

「哈哈,真是大機緣,大機緣。」東伯雪鷹唏噓感慨。

便是完整的南雲聖十二式,戰鬥招數,主要是兩種罷了。

這赤雲神槍,自己如今初步參悟,便發現了三種。

顯然《南雲聖十二式》是南雲國主對外傳授的,入門弟子都能學。簡化版更是傳授的整個界心大陸都是,稍微花費些宇宙晶就能得到。完整版,便是不加入南雲聖宗,花費大代價也是有望得到。

這種對外公開的,南雲國主當然不可能將所有手段都蘊含其中。

像《分身術》《大破界傳送術》《三世法》等一門門手段,哪個不比南雲聖十二式珍貴?

所以說——

《南雲聖十二式》僅僅是對外傳授,蘊含極為厲害的兩大厲害手段。算上煉體法門『南雲聖體』,算是三種手段。

赤雲神槍,卻是蘊含赤雲尊主大半戰鬥手段了。二者一比,就知道差距了。

*******

在東伯雪鷹狂熱修行中,時間悄無聲息的不斷流逝。

他的確狂熱,因為在家鄉時,他能自創兩大九層招數,早就達到瓶頸。便是枯坐千億年也難以有什麼收穫。而如今不管是《南雲聖十二式》還是參悟赤雲神槍,亦或者是修行自己從南雲聖宗得到的大量珍貴典籍,幾乎時時刻刻在進步。

這種進步感,讓他也很痴迷。

「了不起。」

越加修行,越加覺得,界心大陸底蘊之深。像混沌虛空,自己便已經是虛空幻境第一人了,自己沒處學,只能自己摸索。而在南雲聖宗得到的虛空幻境典籍中,成宇宙神的典籍都有兩本。其他有幫助值得自己鑽研的也有十六本。

……

東伯雪鷹對外說,閉關會很久。

事實上,也超乎了火烈侯、應山烈扈、戎星蘭他們的預料,對其他古老修行者而言這次閉關時間不算什麼,可對於一個之前僅僅修行五百萬年的年輕修行者,這次閉關,真的太久了。

……

轉眼便已經是十五億年後。

黑魔大澤。

本身大澤之廣,就不亞於一座國度。更是魔頭無數,論實力之強,黑魔大澤更是比黑魔四國任何一國都強大的多,六大古國都難以剷除它們。在整個界心大陸……都是排在最前列的魔頭匯聚之地之一。

此刻,黑魔大澤深處,一座恢弘的宮殿內。

一名臉色病態蒼白的青袍男子高坐在王座上,在王座周圍顯現著龐大蜿蜒的血色虛影,血色虛影幾乎佔據了小半個殿廳,散發的氣息更是恐怖異常,讓周圍時空都隱隱瑟瑟發抖。

在下方兩邊,則分別坐著一道身影。

一位是體型龐大的岩石巨人,只是他的一雙眼眸卻是火球在燃燒,每一顆眼球都彷彿火焰星辰。

而另一位則是消瘦綠髮老者,這綠髮老者嘴角泛著笑意,身上也有一條黑色細蛇纏繞在身。

「按照規矩,這一次血祭的地方,該是南雲國了。」坐在主位的青袍男子聲音清冷。

「南雲國主可不好惹。」岩石巨人聲音轟隆。

「哼,不好惹又怎樣,血祭是誰都無法阻攔的,必須得讓整個黑魔四國明白,在黑魔四國說了算的,是我們黑魔大澤!」消瘦綠髮老者冷笑,「像火炤國我們經常去屠戮,覆滅一座座城池。 撒旦首席的百日寵妻 像南雲國,已經偶爾才動一次手,算很給南雲國主臉面了。」

岩石巨人低沉道:「我知道該動手,我只是說不好惹,我們應該選一座小城,意思下即可。」

千金重生:心機總裁套路深 「嗯。」消瘦綠髮老者也點頭,「小城即可,若是大城,南雲國主怕也要發瘋。」

「我們這一脈動手,也要做的漂亮些。」青袍男子說道。

黑魔大澤內部的魔頭無數,可也分成派系。

血祭,也是三大派系輪流來的。

「選一座小城,還要做的漂亮。」綠髮消瘦老者道,「那這座小城就得特殊些,我覺得有一座小城不錯,叫『火烈城』。這火烈城之前就誕生了一個頗為了得的天才,在南雲國都算很了不得了。滅掉這種有絕世天才的小城……也算震懾震懾南雲國!讓整個南雲國都知曉我黑魔大澤的威名。」

「嗯,好。」岩石巨人也同意。

「那就火烈城吧,你們倆去安排,定要做的漂亮些,血祭掉整個火烈城。」青袍男子點頭吩咐,自己兩個夥伴都同意,血祭地點這種事他自然不會阻礙。

……

「老祖。」

黑色彎角魁梧身影,恭敬看著眼前盤膝坐著的消瘦綠髮老者,消瘦綠髮老者身上纏繞的那一條黑色細蛇,都讓黑色彎角魁梧身影感到一絲畏懼。

「放心吧,你求我的事,我已經安排妥當。」消瘦綠髮老者說道,「我黑魔大澤很久才對南雲國血祭一次,這次輪到我們這一脈我才能幫你,已經定了,就是火烈城,你的大仇到時也可以報了。」

「謝老祖。」黑色彎角魁梧身影身影激動無比。

他一直討老祖歡心,甚至老祖喜歡的一些毒物,他也是傾盡大半積累去搜集購買獻給老祖。老祖才答應他。

畢竟要靠自身報仇太難了。

南雲國的城池,不是誰都敢攻打的,想要成功就更難了。必須利用整個黑魔大澤!黑魔大澤屠戮一座座城池,一是為了震懾各方,另一方面就是為了『血祭』。

「臣午,這次你也會參戰,別讓我失望。」消瘦綠髮老者說道,「整個火烈城全部血祭,一個不留。」

「是。」黑色彎角魁梧身影此刻激動無比,眼眸中都有著期待和戰意,他等這一天等太久太久了,他很想看到火烈侯目眥欲裂的模樣,很想看到對方絕望,最後自己親手斬殺火烈侯的場景。

******(未完待續。) 火烈城,火烈侯府今天熱鬧萬分,他們早就得到消息,雪鷹公子今天要回來!

「雪鷹公子已經從傳送法陣出來,馬上就到侯府了。」

消息傳播很快。

侯府門口,侯府的所有元老們早就趕到,包括應山烈扈、戎星蘭都翹首以盼,甚至火烈侯都親自出現,在侯府正門處等待。至於侯府內其他眾多子弟們也都早就趕到迎接,其中就包括禪玉雁真的兒子『應山鍾伏』。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