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27, 2020
82 Views

數分鐘后,唐舞麟挖掘的地洞入口被發現了,但是,地洞已經閉合。需要重新挖掘才行,可是,重新挖掘的話,又怎能找到他們挖掘的路線呢?

Written by
banner

當大量地下探測儀運達的時候,已經是十五分鐘之後了。方圓數十里範圍內的地下探察,沒有發現任何大型生命的跡象。唐舞麟和古月娜,就這麼憑空消失了。

「嘩……」水響聲中,唐舞麟和古月幾乎是同時從水中露出頭來。

清涼的河水順流而下,帶動著他們的身體繼續向前。

唐舞麟回頭看去,星斗要塞已經在他們身後幾十裡外,沒錯,他就是把地道一直挖進了河水之中,再藉助河水的衝力,將他們送出去,一直順流而下,不需要費多少力氣,就已經遠離了事發地點。

唐舞麟拉著古月的手,將她摟入自己懷中,柔聲問道:「冷不冷?」

古月搖搖頭,她雖然失憶了,但一身修為還在,哪有那麼怕冷。

「爸爸,你剛才好可怕啊,你向他們吼叫的時候,我都嚇到了。」古月不滿的道。

唐舞麟笑道:「不那樣的話,怎能讓他們相信我確實是能威脅到你的生命啊!沒事了,他們不可能發現我們的。到更下游一點的地方,上岸后我幫你化個妝,然後咱們再換個衣服,就沒問題了。」

「嗯嗯,爸爸,我餓。」古月摟著他的脖子,此時,他們的衣服都已經被河水浸透了,她這一貼過來,唐舞麟頓時感覺到全身一陣燥熱。那充滿青春氣息的胴體在懷中,對他的刺激著實是不小。

「古月,你能想起來為什麼他們會叫你古月娜嗎?」唐舞麟問道。這個疑問,在他心中已經如同陰霾一般,久久不去。

古月茫然搖搖頭,只是摟緊他。

唐舞麟心中暗嘆一聲,看來只能等到古月恢復記憶再說了。

繼續順流而下大約五、六公里。當唐舞麟看到河畔不遠一條高速公路交錯而過的時候,這才帶著古月上了岸。

「換身乾衣服,爸……,我帶你找吃的東西去。」唐舞麟下意識的就差點自稱了爸爸,令他自己也不禁一陣尷尬。

「爸爸,我不會。」古月大眼睛中滿是純真。

唐舞麟嘴角一抽,不會換衣服嗎?

此時,古月那曼妙的身形因為衣服濕透,幾乎完全顯現在他眼前,唐舞麟只覺得一陣面熱心跳。

「你這個折磨人的小妖精。」唐舞麟呻吟一聲,找了個公路旁邊的角落,從古月的儲物手鐲中快速取出一套她的衣服,紅著臉給她換了。古月倒是沒什麼,唐舞麟卻是反應劇烈。

「爸爸,你很熱嗎?你的臉怎麼這麼紅!」古月眨著大眼睛問道。

「啪!」唐舞麟抬手在她翹臀上拍了一巴掌,「閉嘴。」

「唔!」古月不滿的撅起紅唇。

唐舞麟用不遜色於剋制金龍王血脈突破時痛苦的絕大毅力,才沒有讓自己干出什麼衝動的事情來。

哪怕是兩情相悅,他也不希望在古月失去記憶的時候對她做什麼。

給她換完衣服后,唐舞麟也飛快的給自己換了一身乾衣服。這才拉著古月上了公路,然後把他那輛唐門作戰車釋放出來,偽裝成普通車輛的模樣,帶著古月沿路而行,快速遠離。

有了作戰車,這速度就快得多了,通過辨認路牌,唐舞麟很快就發現他們這條路是向東方行進的。

沒有急於返回史萊克城方向,他開著車一直到了一個高速路經過最近的小城市中,下了高速,進入城市。在車上給自己和古月化了妝。

「爸爸,你怎麼變老了。」古月看著給自己完成了衰老化妝的唐舞麟,皺眉問道。

唐舞麟無奈的道:「你總是管我叫爸爸,這樣才最自然啊!待會兒你少說話。」

「哦,可是這樣都不好看了呢。」古月嘟囔了一句。

唐舞麟帶她下了車,走進一家小酒店,開了兩個房間,先安頓了下來。

打開酒店房間的魂導電視屏幕,他的臉色也漸漸變得沉凝下來。

史萊克城發生了那樣巨大的災難,他相信,此時電視里應該全都是相關消息。

經歷了劇變,然後又有了在星斗大森林中的經歷,唐舞麟現在心已經完全沉穩下來,事情已經發生了,更多的悲傷、痛苦沒有任何意義。首先要面對眼前的情況,然後再想辦法去改變。他在這裡住下來,主要就是為了要理清思路,要弄清楚自己接下來應該去做什麼。

他很清楚,自己能夠這麼快就穩定住情緒,和古月在身邊是分不開的。有愛人在,他就有著絕大的動力。

「史萊克城突然遭遇到前所未有的這場大災難,聯邦責無旁貸。聯邦議院宣布解散,將擇日重新大選。」

「史萊克城死難人數初步統計超過一千兩百萬人,傷者大約兩百萬。城市規模存留不到三分之一,損失難以計數。史萊克學院徹底泯滅,唐門總部殘破不全。根據目擊者和衛星圖像所示。如非最後時刻,史萊克學院當代海神閣閣主擎天斗羅冕下全力以赴擋住了兩枚弒神級定裝魂導炮彈大部分威能,恐怕連更遙遠一些的傳靈塔總部都要受到爆炸波及。」

「聯邦軍方已經成立調查小組,調查兩枚弒神級定裝魂導炮彈失蹤的原因。陸軍總司令表示,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找到兇手。這種滅絕人性的慘案,是大陸前所未有的。軍方為死難者深深哀悼。」

「大陸各地,史萊克學院畢業學員舉行哀悼活動,沉痛悼念史萊克慘案的死難者。」

「唐門宣布,向聖靈教宣戰。但據內部人士消息,唐門這次損失慘重。總部被毀,至少有四位以上的堂主隕落,唐門斗羅殿殿主下落不明。目前本台記者正在跟進最新消息。」

「聖靈教表示對本次恐怖襲擊負責,但目前為止,沒有任何其蹤跡。在這裡,本台呼籲,所有民眾,一經發現可疑人員,立刻向當地行政官邸彙報。」

「有傳聞稱,第三枚弒神級定裝魂導炮彈也和另外兩枚一樣失蹤。如果這是真的,那麼,下一個被弒神級定裝魂導炮彈攻擊的,將會是哪座城市?聯邦政府,究竟在幹什麼?」

各種紛亂的消息在魂導電視各個頻道不斷播出。唐舞麟一邊看著,不知不覺間,他的雙手已經攥緊了拳頭。連指甲陷入掌心都不自覺。

哪怕是在此時之前,他還寄希望於這一切都是虛幻的,就像當初他們在魔鬼島上,全都是老魔們製造的幻境。這隻不過是個噩夢。

可是,事實擺在眼前,毫無疑問,這不是噩夢。看著畫面中,史萊克城內那兩個巨大的深坑,看著周圍殘破的史萊克城那斷壁殘垣的樣子。唐舞麟不禁雙眸泛紅。

一千兩百萬人的死難啊!這可是一千兩百萬條活生生的生命啊!就這麼沒了。

大陸第一城市,日不落的史萊克,足有兩萬多年傳承的史萊克學院,就這麼沒了。

敵人何其狠辣。何等殘酷。

關上電視,坐在那裡,唐舞麟久久不動。他平復著自己的心緒,同時也分析著剛剛得到的這些消息。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史萊克城遭受到了重創,史萊克學院基本全滅,唐門總部全滅。損失不計其數。

目前來看,沒有任何關於同伴們的報道。

聖靈教!

單獨是一個聖靈教,就能製造出這樣程度的恐怖襲擊嗎?軍方難道真的是吃乾飯的?十二級定裝魂導炮彈這麼容易被偷取出來?這其中涉及到的,恐怕絕不只是一個邪魂師宗門那麼簡單。這裡面一定有更多的東西。

史萊克城的存在,在聯邦中一直都是個異數。只不過聯邦也不敢對史萊克城如何,畢竟,它的地位如此崇高。

而從這次大爆炸來看,聯邦憑藉著這些超級武器,實際上早就有對付史萊克的能力。但他們沒辦法那麼做而已。這會不會是聯邦就想要除掉史萊克,只是借了邪魂師的名義?亦或是,聯邦某些人和邪魂師合作,毀了史萊克城。

這個屎盆子扣在聖靈教頭上,聖靈教是無所謂的,本來他們就是過街老鼠。 桃運神醫 而某些人的目的也已經達到了,沒有史萊克學院在大陸上的影響力,某些野心家顯然更容易去做他們想做的事情。

但具體情況唐舞麟就不清楚了,畢竟,他對政治沒有任何研究。

唐門總部也遭受到了毀滅性的打擊,很顯然,唐門和史萊克學院一樣,都很受掌權者們忌憚。這次的慘案一定沒有那麼簡單。

傳靈塔呢?

唐門、史萊克學院、傳靈塔,都是並稱的超級組織。為什麼唐門和史萊克學院都遭受到了滅頂之災,而傳靈塔總部近在咫尺卻沒有任何事情?

從對邪魂師的威脅角度來說,傳靈塔顯然是要超過唐門的,至少明面上的力量是如此。而且傳靈塔總部聚集的魂師數量和實力,也一定會在唐門之上。但第二枚弒神級定裝魂導炮彈卻並沒有找上傳靈塔,而是落在唐門總部頭上。這其中,難道就沒有什麼齷齪在其中?

雖然唐舞麟並不是去懷疑傳靈塔和邪魂師勾結,但至少這個可能不是不存在的。

因此,現在的傳靈塔不可信任。這也是為什麼他沒有在星斗大森林之中表明身份的原因。目前,沒有人知道他們史萊克七怪還活著。在這種情況下,隱藏於暗中絕對要比露在明面上要好得多。

聖靈教的實力比想象中更加強大,那天出現的那個巨大骷髏頭,上面至少有一位邪魂師的修為應該並不遜色於擎天斗羅多少。

更何況,發動這麼一場災難式的恐怖襲擊,其中痕迹基本都在大爆炸中消失了。想要查探很難,而就算是查出來,現在的他們勢單力孤,也做不了什麼。

想清楚這些之後,唐舞麟明白,現在他其實最應該做的事情只有一個,就是,隱忍!

他需要的不只是個人的實力,更是要有足夠的勢力,和邪魂師對抗的勢力才行。

緩緩睜開雙眼,唐舞麟走到窗前。雖然開了兩個房間,但此時他和古月都在一個房間之中。

古月蜷縮在床上,早就已經睡得熟了,整個人裹著被子,長發披散,長長的睫毛搭在面頰上,美的就像是一個大號的洋娃娃。

看了她一眼,唐舞麟心中頓時安定幾分。再看向窗外。他緩緩拿出自己的魂導通訊器,開機。

撥出號碼。

唐舞麟的心跳莫名有些緊張,如果這個號碼無法接通,對他來說,將會有極大的影響。這個號碼決定著,他是否孤單。

「舞麟?」有些急促的聲音從另一邊傳來,當唐舞麟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整個人都不禁微微一震。

用力的深吸口氣,可他的聲音還是不自覺的有些顫抖,「星瀾,我沒事。」

另一邊突然安靜了下來,正在唐舞麟有些緊張的莫名所以的時候,震耳欲聾的歡呼聲驟然從聽筒另一邊傳來。

剎那間,唐舞麟淚流滿面,他聽到了他們的聲音。那聲音中有葉星瀾,有謝邂,原恩、樂正宇、許小言、徐笠智。他們都在,儘管他們的聲音因為過度興奮而變得有些歇斯底里,但唐舞麟卻依舊能夠清楚的分辨出他們每個人的聲音。

是他們,是他們。他們都還活著,他們都還好。

唐舞麟只覺得自己喉嚨中哽咽著,完全說不出話來。

對於他們來說,這絕對是劫後餘生啊!

「老大、老大。」謝邂哭喊著從話筒中傳來聲音。

「嗯。」唐舞麟應了一聲,勉強壓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緒,這才恢復說話的能力。

「老大你在哪?你真的還活著嗎?我不是在做夢吧。」 霸愛總裁強勢來襲 謝邂的聲音劇烈的顫抖著,唐舞麟完全能夠感受到他此時此刻的聲音是那麼的激動。

「我還活著,我沒事。是古月救了我。她留給我的信物把她及時傳送了過來,然後又帶著我傳送到了遠處。我現在沒事,在距離史萊克城大約兩百公里的一座小城市中。我甚至不知道城市的名字,你們呢?你們現在在什麼地方?大家都還好嗎?」

葉星瀾從謝邂手中拿回魂導通訊器,「我們都沒事,現在在天斗城。聖靈斗羅冕下也沒事,只是她的情緒……」

聖靈斗羅?唐舞麟全身一震,是啊!那天聖靈斗羅好像也只是昏迷了,她還活著。有這麼一位超級斗羅還活著,這簡直是太好了。但一想到她和雲冥的感情,唐舞麟就不禁一陣揪心。

推己及人,如果是古月出了事,自己會多麼痛苦?

「你們先好好安慰冕下,我儘快過來和你們匯合。還有,星瀾,現在這個時候,不要聯繫任何一方,包括唐門。學院毀了,但我們必須要堅強。就像閣主最後說的那樣,我們是學院最後的希望。唯有我們好好地活著,學院才有希望。現在,我們必須要先保護好自己,明白嗎?所以,千萬不能暴露身份。最好是時刻保持著化妝。」

「是,我也是這麼想的。」葉星瀾道:「我們來天斗城之前就是化妝的,沒有聯繫任何人。那天我們看到好像是古月出現了,但我們並不確定你們是被那定裝魂導炮彈毀滅還是還活著。所以來到這裡之後,我們一直在等。舞麟,你來吧,我們等著你,你也注意安全。」

唐舞麟聽得出,一向沉穩冷靜的葉星瀾,此時聲音中卻充滿了心力交瘁的感覺。

「好,等我,我儘快過去。保持聯絡。」

掛斷了魂導通訊,唐舞麟擦了一把臉上的淚水,然後長長的出了口氣。

總算,夥伴們都還活著,在這個時候,還有什麼比這更好的消息呢?

他心中也漸漸有了定計。先與夥伴們匯合,然後想辦法治療好古月。再之後,才是如何尋找機會恢復史萊克。

要利用所有可以利用的資源,天斗城,確實是個不錯的地方。

拿著魂導通訊器,他略微猶豫了一下后,還是把通訊器關了。

這個時候,他能想到的能夠幫助自己的,還有兩個人,一個就是他那身為本體宗宗主的老師,另一個自然就是他那神匠級別的師伯。

但現在這個時候,他還是沒有急於聯絡他們,先到天斗城再說吧。而且,聖靈教出手如此狠毒,那麼,師伯的處境恐怕也不會很安全。作為大陸唯一一名神匠,他雖然不直接威脅到聖靈教,但他卻可以不斷的製造出一位位四字斗鎧師。

回到床邊,當唐舞麟躺倒在床上的時候,一種筋疲力盡的感覺瞬間傳遍全身。不是身體上的,而是精神上的。

直到他隔著被子,摟住古月,才好了一些。很快就沉沉的睡了過去。

這一覺,一直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兩人才醒過來。吃了東西,唐舞麟和古月駕駛著唐門作戰車,繼續延著高速行駛。

唐舞麟已經看過車上的導航儀了,他選擇了一條較為繞遠,但卻和史萊克城方向背道而馳的路線前往天斗城。這個時候,他只能是小心再小心。

————————

求月票、推薦票。 ?一路上,足足有六次,機甲從他們頭頂上方飛過。還有三次戰機飛過。可想而知,現在史萊克城附近的氣氛有多麼緊張。

這一場大爆炸,牽動了無數人的心弦,現在整個大陸恐怕都是風聲鶴唳的狀態。

一直到傍晚,唐舞麟才開著車終於進入了天斗城。 破碎的面具之寵妻無度 再次聯繫了一下葉星瀾,終於在一家偏僻的小酒店見到了大家。

眾人幾乎都是衝過來,每個人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許小言和徐笠智更是哭的泣不成聲。

他們都很清楚,那天如果不是唐舞麟騰身而起,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那枚不知道等級的強大定裝魂導炮彈,恐怕他們所有人都會死。而那時候,唐舞麟是並不知道古月有可能會出現來救他的啊!

「你終於回來了,你來了,我也可以卸下重擔了。隊長,歡迎你歸隊。」葉星瀾鄭重的向唐舞麟說道。

是的,他們是史萊克小隊,是史萊克學院最後的光輝,更是當代的史萊克七怪。

復興史萊克,他們責無旁貸。

「爸爸,他們是誰啊?」正在這時,帶著幾分疑惑的聲音從唐舞麟身後傳來。

原本有些凝重的氣氛瞬間一變。

古月從唐舞麟身後探出頭來。

「老大,你們這是?角色扮演嗎?」謝邂乾巴巴的說道。

唐舞麟拉著古月的手,把她拉到自己身邊,苦笑一聲,「你覺得,我能有心思玩什麼角色扮演?古月幫我擋住了那場大爆炸,當時具體發生了什麼我也不清楚。但當我們醒過來的時候,她就失憶了。然後就一直叫我爸爸。」

「失憶了?她是古月?這、這不是娜兒么?」許小言收斂哭聲,看向古月。

唐舞麟苦笑著搖了搖頭,將自己遇到古月之後的事情,以及她的相貌和娜兒一樣,卻被自己分辨出就是古月的過程簡單的講述了一遍。

謝邂試探著問道:「古月,你還認識我嗎?」

除了唐舞麟之外,就屬他和許小言認識古月的時間最長。

「不認識。」古月茫然的搖了搖頭。

一向堅強的葉星瀾眼圈一紅,「都是為了救我們。她現在的樣子,怎麼辦?能治療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