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27, 2020
33 Views

司徒蕭山承認,他就是故意的!

Written by
banner

晚上。

蘇泠風聽到肖明朗帶回來的消息,不由撇嘴:「幼稚!」

旁邊的小夏忍不住在心裡腹誹:小姐你才幼稚呢!

也不知小姐為什麼跟城主大人慪氣,早上塵王殿下和三爺都派人來,請小姐一同去接城主大人,小姐都不肯去,說什麼人已經來了,早晚都會見著的,急什麼。

小夏吐槽:這外孫女,也沒個外孫女的樣兒。

其實蘇泠風是以這樣的態度,告訴司徒蕭山那老頭兒,她不高興了!

雖然蘇泠風想晾一晾司徒蕭山,讓那老頭兒好好反應一下自己哪錯了。

可是晚飯前,蘇泠風自己就有些坐不住了。

她離開凌雲城到現在,已經三個多月了,在凌雲城呆了兩年多的時間,她可是第一次離開司徒蕭山身邊這麼久呢。

是實話,還挺想那個彆扭老頭的。

要不,今兒就去看看?

蘇泠風站起來,在屋裡來回踱了兩圈步子。

心裡埋怨墨問塵,這傢伙,早晨來請她一次,她沒去,晚上就不會再來請她一次嗎!好歹給她個台階下啊……

小夏、小冬看著綳著俏臉,在房間里走來走去的蘇泠風,不由對望一眼,抿嘴偷笑。 小姐跟城主大人還真挺像的,都是死要面子的彆扭性子。

就在蘇泠風差點就抓鬮來決定,到底去不去的時候,塵王府終於又來人請蘇泠風了!

蘇泠風微微鬆了口氣,算墨問塵那小子識趣!

「小姐,我們要不要去啊?」小夏故意問。

蘇泠風板著小臉,瞪了小夏一眼,沉聲道:「去,給我找身適合出門穿的衣服來。」

「是,小姐!」小夏一臉笑意的去取衣服了。

而小冬,則拿了梳子,替蘇泠風整理頭髮。

小冬、小夏跟快就幫蘇泠風收拾妥當了。

正在蘇泠風打算出門的時候,司徒夜藍急匆匆的過來了。

「風兒,你……是要出門嗎?」司徒夜藍問。

「嗯,是的,母親大人。」蘇泠風點頭。

「是……塵王殿下派人來接你的嗎?」司徒夜藍又問。

「是的,母親。」蘇泠風耐著性子說。

其實她聽不耐煩這樣的對話的,有什麼話想說,直說就得了唄,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一點都不幹脆!

司徒夜藍想了想,又問:「是……是你外公他要見你嗎?」

「我是去見外公大人,母親。」蘇泠風心裡著急,不過臉上的表情看起來依舊很平靜。

「你外公他……派人來,沒有說別的嗎?」司徒夜藍費了好大的力氣說完這話,之後便滿臉希冀的看著蘇泠風。

「母親大人是想問,外公他想不想見您是嗎?」蘇泠風終於忍不住,把話挑明了。

司徒夜藍沒想到蘇泠風問得這麼直接,臉上有些尷尬,不過還是點頭道:「是的……」

蘇泠風也不管司徒夜藍會不會難過,實話實說道:「很抱歉,母親大人,外公並沒有讓人帶什麼話給您。」

「哦……」司徒夜藍漂亮的眸子瞬間黯淡下來,有些失落的說:「是這樣啊……那你先去吧……」說罷,轉身,慢慢的往回走去。

蘇泠風看著司徒夜藍那孤漠的背景,猶豫了一下,最後開始忍不住說了一句:「母親大人不用難過,或許外公大人只是有些抹不開面子而已,我會探探外公大人的口風,如果他有意見您,改日我便帶您去進他。」

司徒夜藍轉身,沖蘇泠風溫柔的一笑,感激的說:「好……」

其實蘇泠風跟不喜歡司徒夜藍這性子,多愁善感,柔柔弱弱的女人,一向是蘇泠風不喜歡的類型。

這也是為什麼司徒夜藍努力改善她和蘇泠風之間的關係,可蘇泠風始終無法從心底認可她的主要原因。

不過,司徒夜藍到底是她這具身體的母親,是司徒蕭山的女兒。

蘇泠風覺得,她夾在這父女二人中間,其實有這個責任和義務,來為他們父女做點什麼的。

這個時候,杯具的蘇衡還沒有回來,看看時間,估計他是夠嗆能在關閉城門之前趕回來了。

蘇泠風也不必去和誰打招呼,直接就帶著小冬、小夏和肖明朗出了蘇府。

塵王府派了馬車還有一隊侍衛來接蘇泠風,所以蘇泠風沒有讓肖明朗駕著,也沒有帶其他的侍衛。

出了府門,蘇泠風發現,塵王府派過來的,是兩輛馬車!

我不可能這么俗 一位領隊模樣的青年男子走過來,向蘇泠風行禮,之後恭敬的說:「泠風小姐,請坐前面這輛馬車,後面那輛馬車,是給小姐的侍女準備的。」

小夏、小冬站在蘇泠風身後沒有動,她們對望了一眼,之後齊齊看向了蘇泠風。

話說,她們之前出門,可都是跟小姐一輛馬車的,這樣方面照顧小姐。

這位塵王殿下,到底是搞什麼名堂呢?

蘇泠風的眉毛微微上挑,眼珠轉了一下,之後對小冬、小夏說:「你們去後面坐。」

「是,小姐。」兩人齊聲道。

小姐已經發了話了,她們當然不能不聽話。

蘇泠風走到第一輛馬車前,車夫馬上打開了車門,放好腳踏,方便蘇泠風上車。

蘇泠風的視線落在馬車裡面,果然,她看見了墨問塵那張面帶微笑、俊逸出塵的臉。

墨問塵沖蘇泠風微微一笑,伸出一隻修長好看的手,遞到蘇泠風面前。

蘇泠風沒有多說什麼,伸出一隻白皙柔滑的小手,放進墨問塵的大手之中。

墨問塵輕使巧勁兒,將蘇泠風拉入了馬車之中,擁著她,坐在自己身邊,而後沖外面淡淡的說了一句,「走吧。」

車夫揮鞭,駕車前行,後門的那輛馬車也跟著行動,侍衛們緊隨其後。

墨問塵、蘇泠風的馬車裡。

墨問塵笑問:「怎麼?還跟你外公慪氣呢?」

蘇泠風斜了墨問塵一眼,「你也跑不了!」

「是是,我也有錯,我也不對,我認錯。」墨問塵連忙點頭認錯。

「哼!」蘇泠風輕哼,嘴裡嘀咕著聲討司徒蕭山,「那個老頭,竟然胳膊肘往外拐,不像話了!」

墨問塵將蘇泠風的嘀咕聽在耳朵里,不認同的道:「風兒,你怎麼能怎麼說呢,我們很快就是一家人了……」

蘇泠風綳著小臉瞪墨問塵,「誰和你是一家人!」

墨問塵訕訕的笑道:「我們這不是……馬上就成一家人了嘛……」

「馬上是馬上,馬上不等於事實,現在還不是!」蘇泠風板著小臉說。

「好吧好吧,還不是,還不是……」墨問塵連忙順著蘇泠風的話道。

心裡則暗想:這小丫頭現在氣不順呢,還是不要和她爭辯的好,反正她是逃不掉的,不管怎麼彆扭,也很快將成為他墨問塵的妻子了。

墨問塵看著蘇泠風那精緻完美的側臉,越來越喜歡,越來越愛看,怎麼看也看不夠。

終於要如願娶到自己喜歡的女孩了,心裡美啊……

「你看什麼看!」蘇泠風感受到墨問塵那灼熱的視線,不由臉的微紅,故意皺眉,冷聲說。

「風兒好看,看不夠……」墨問塵痴痴的說。

「油腔滑調……」蘇泠風臉蛋兒發燙,嗔怪的白了墨問塵一眼。

「呵呵……」墨問塵看著蘇泠風那可愛的小樣,傻樂。

隨即,又惹來蘇泠風一記白眼。

墨問塵收起笑容,正色道:「風兒,城主大人,他很想念你呢,你們祖孫也好久不見了,待會兒,別跟你外公彆扭著。」

蘇泠風扭頭,揚眉,看著墨問塵,問:「在你眼裡,我就這麼任性?這麼不懂事?」

「沒……當然不是……」墨問塵趕緊說道:「風兒是最最懂事的!」 小姐跟城主大人還真挺像的,都是死要面子的彆扭性子。

就在蘇泠風差點就抓鬮來決定,到底去不去的時候,塵王府終於又來人請蘇泠風了!

蘇泠風微微鬆了口氣,算墨問塵那小子識趣!

「小姐,我們要不要去啊?」小夏故意問。

蘇泠風板著小臉,瞪了小夏一眼,沉聲道:「去,給我找身適合出門穿的衣服來。」

「是,小姐!」小夏一臉笑意的去取衣服了。

而小冬,則拿了梳子,替蘇泠風整理頭髮。

小冬、小夏跟快就幫蘇泠風收拾妥當了。

正在蘇泠風打算出門的時候,司徒夜藍急匆匆的過來了。

「風兒,你……是要出門嗎?」司徒夜藍問。

「嗯,是的,母親大人。」蘇泠風點頭。

「是……塵王殿下派人來接你的嗎?」司徒夜藍又問。

「是的,母親。」蘇泠風耐著性子說。

其實她聽不耐煩這樣的對話的,有什麼話想說,直說就得了唄,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一點都不幹脆!

司徒夜藍想了想,又問:「是……是你外公他要見你嗎?」

「我是去見外公大人,母親。」蘇泠風心裡著急,不過臉上的表情看起來依舊很平靜。

「你外公他……派人來,沒有說別的嗎?」司徒夜藍費了好大的力氣說完這話,之後便滿臉希冀的看著蘇泠風。

「母親大人是想問,外公他想不想見您是嗎?」蘇泠風終於忍不住,把話挑明了。

司徒夜藍沒想到蘇泠風問得這麼直接,臉上有些尷尬,不過還是點頭道:「是的……」

蘇泠風也不管司徒夜藍會不會難過,實話實說道:「很抱歉,母親大人,外公並沒有讓人帶什麼話給您。」

「哦……」司徒夜藍漂亮的眸子瞬間黯淡下來,有些失落的說:「是這樣啊……那你先去吧……」說罷,轉身,慢慢的往回走去。

冷漠系少女 蘇泠風看著司徒夜藍那孤漠的背景,猶豫了一下,最後開始忍不住說了一句:「母親大人不用難過,或許外公大人只是有些抹不開面子而已,我會探探外公大人的口風,如果他有意見您,改日我便帶您去進他。」

司徒夜藍轉身,沖蘇泠風溫柔的一笑,感激的說:「好……」

其實蘇泠風跟不喜歡司徒夜藍這性子,多愁善感,柔柔弱弱的女人,一向是蘇泠風不喜歡的類型。

這也是為什麼司徒夜藍努力改善她和蘇泠風之間的關係,可蘇泠風始終無法從心底認可她的主要原因。

不過,司徒夜藍到底是她這具身體的母親,是司徒蕭山的女兒。

蘇泠風覺得,她夾在這父女二人中間,其實有這個責任和義務,來為他們父女做點什麼的。

這個時候,杯具的蘇衡還沒有回來,看看時間,估計他是夠嗆能在關閉城門之前趕回來了。

蘇泠風也不必去和誰打招呼,直接就帶著小冬、小夏和肖明朗出了蘇府。

塵王府派了馬車還有一隊侍衛來接蘇泠風,所以蘇泠風沒有讓肖明朗駕著,也沒有帶其他的侍衛。

出了府門,蘇泠風發現,塵王府派過來的,是兩輛馬車!

一位領隊模樣的青年男子走過來,向蘇泠風行禮,之後恭敬的說:「泠風小姐,請坐前面這輛馬車,後面那輛馬車,是給小姐的侍女準備的。」

小夏、小冬站在蘇泠風身後沒有動,她們對望了一眼,之後齊齊看向了蘇泠風。

話說,她們之前出門,可都是跟小姐一輛馬車的,這樣方面照顧小姐。

這位塵王殿下,到底是搞什麼名堂呢?

蘇泠風的眉毛微微上挑,眼珠轉了一下,之後對小冬、小夏說:「你們去後面坐。」

「是,小姐。」兩人齊聲道。

小姐已經發了話了,她們當然不能不聽話。

蘇泠風走到第一輛馬車前,車夫馬上打開了車門,放好腳踏,方便蘇泠風上車。

蘇泠風的視線落在馬車裡面,果然,她看見了墨問塵那張面帶微笑、俊逸出塵的臉。

墨問塵沖蘇泠風微微一笑,伸出一隻修長好看的手,遞到蘇泠風面前。

蘇泠風沒有多說什麼,伸出一隻白皙柔滑的小手,放進墨問塵的大手之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