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5, 2020
81 Views

她聽到了左彥的聲音、嵐雅的聲音、陌生的聲音、祝福的聲音,然而,誰能聽到她心碎的聲音?

Written by
banner

沒有人……只有她自己。

左彥所講的話,都是那樣的官方,嵐雅一直笑個不停,他們兩個,就像是天生絕配的俊男美女一樣,夏蕾閉住眼眸,濃密的眼睫毛因爲淚水一次次的留下而顫抖無比。

她不怕妝花了,她不怕,她什麼都不怕,她萬一怕的,是她全身上下再也沒有站起來的勇氣。

她聽到了衆人的起鬨聲,她聽到了一切都不屬於她的聲音,她甚至還聽到了許多與她無關卻深深刺激着她內心的聲音……

夏蕾想要轉身逃跑,但是也不知道怎麼的,腳步突然踉蹌一下,毫無預料的跌倒在路上,夏蕾吃痛的捂住受傷的腳踝,嘶!

她現在好痛。

但就在這一秒,夏蕾臉上的淚水,蔓延的更多……

沒有人理會她現在的狼狽,即使,她哭的再厲害,痛的再厲害,都會被外面那趨炎附勢的聲音掩蓋住。

夏蕾正想離開,驀然,只聽得一聲極大的爆炸聲自耳邊響起,緊跟着,一陣陣混亂的嘈雜人聲瞬間堵塞住了她的耳朵。 夏蕾甚至什麼都還沒緩過神,只見夜浩跟狄青兩個人不約而同的自房間裏衝出來,爾後左右兩邊的扯住她,夏蕾一怔,還未反應過來,一陣陣的槍聲已經不斷的擴散在了她的耳朵裏–

嘶!

左彥呢?!

左彥去哪了?!

夏蕾一怔,全身上下不自覺的開始顫慄起來。

火球自狼堡一陣陣的爆發,甚至愈來愈的亮,一片緊張的人聲,近乎被這火光所掩蓋住,頓時,夏蕾反應過來,看向左右兩側:“左彥呢?!左彥人呢?!不成!我要去找他!”

說着,夏蕾想也沒想就掙脫開兩個人的限制,跑向會場,夜浩跟狄青也沒有想到她會突然具有這麼大的爆發力,就在那一秒鐘,只見她衝進了會場,然而,下一秒鐘,巨大的火球鋪天蓋地的襲來,狄青跟夜浩想也沒想連忙再次扯住夏蕾的胳臂:“左彥他走了

!他沒在會場!”

“什麼?啊?!”

夏蕾被夜浩這突然的一頓亂吼,一時間還沒有弄明白,夜浩蹙住眉:“我說,他走了!他在前十分鐘就找你去了!”

當然,他沒有告訴她,其實,這一切都只是左彥布的局,他今天所做的一切,爲的,只是想還給狼堡一個平靜。

現在,南長老死了,西長老死了,只剩下東長老這一個……

“找我?!”

夏蕾感到不可置信。

嗬!

她沒有聽錯吧?!

左彥在找她?!

神啊!

她現在要說什麼?她不知道,但是,她頓時覺得心裏鬆了一口氣。

上天保佑,左彥不在那裏面……上天保佑,他提前離開了。

剛剛在聽到爆炸聲跟嘈雜人聲的那一秒,她的心,真的好着急,生怕,他就這樣離開了自己……

她真的好怕,很怕,她恨不得直接衝進去找尋他的身影,她都甚至在那一秒鐘理想好了一切。

如若她沒有找到她,那麼她寧願也跟着他一起離開。

她可以不在乎一切,就是不能不在乎他。

她現在也才發現,原來,即使她再怎麼騙自己,她愛他的心,是終究都不會變的……

對於她來說,他彷彿,就已經是她的天了……

既然如此,她要怎麼樣纔可以捨去她的天呢?

他們之間,早已經註定了一切。

夏蕾想着,看向身側的夜浩:“那麼請你告訴我,他在哪?!他在哪?!”

夏蕾着急的詢問着,她現在好怕,好怕他就那樣輕易的離開她的生命,她更加懼怕,他離自己愈來愈的遠、愈來愈的遠……

遠到,她甚至都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

“蕾……你冷靜一點、冷靜一點好不好?!”

“夜浩!麻煩你,告訴我,他在哪?!他在哪?!我求你……我只想知道,他現在在哪兒!”

她要重複的,只有這一句話,她現在只有看到他,纔會感到欣慰感到踏實下來。

她除非看到他真的老老實實的站在原地,她的心也會踏踏實實下來。

夜浩搖了搖頭;“我不……我不知道。”

如果他沒有猜錯,他應該去在去解決東長老的路上,他只想在這一天,解決掉一切的麻煩,還給所有人一個平靜,然後他纔會再來找夏蕾。 對於他,他已經算是太瞭解了。

“蕾,你放心吧,他絕對沒有事的!他忙完了一切,就會來找你的。”

他捂住她的肩膀,一字一句,狄青站在旁邊,望着失魂落魄的夏蕾,一時間,心痛到不行。

原來,他看到她不顧一切衝進去的那一秒,他的心也緊跟着提了起來。

他好怕,他好怕她也就這樣離開了他

原來,他跟她愛他的心情是一樣的……

“夏蕾,你到底該讓我拿你怎麼辦?”

突然,狄青板正她的肩膀,衝着她低吼起來,夏蕾一時間什麼都沒有緩過神,只是這樣瞪大了眼眸凝視着他,直到數十秒之後,夏蕾垂下頭來,一次次的重複着:“我想找他,我想找他!”

夜浩站在旁邊,想了很久,終於,看到她情緒這麼激動,他不得不動手了。

夜浩伸出手,在她的脖頸上輕輕一擊,夏蕾瞬間就像是沒了意識一樣的癱軟下來……

嗬!

她現在怎麼覺得頭好暈?

嗯,甚至有點倒下去的衝動……

好暈、好暈。

夜浩率先伸出手,接住了倒下來的夏蕾,狄青擡起頭,詫異的望了一眼夜浩,夜浩只是衝着他搖了搖頭,一臉無可奈何:“現在想讓她平靜下來吧,不然,我真的不知道應該拿她怎麼辦。”

“她愛他,沒有想到已經那麼深了。”

狄青看了一眼會場裏的火球,不禁搖了搖頭:“然而,這一切都是左彥自己設計的吧?他拿他的婚禮當作兒戲,拿我們這麼多人的生命,也當作兒戲。”

他嘆息一聲,他終究是做不到左彥的那般狠心啊。

他的心,就像是石頭一樣的僵硬,無論他怎樣去修煉,他好像永遠都達不到那個高度。

夜浩沒說話,只是默默地抱起夏蕾,開始朝着外面走去,那些火光,在狼堡內愈來愈的烈,然而,他沒有心情去管那些,他現在全身心的心思,只是放在了夏蕾的身上。

他不知道她醒來之後如若沒有看到左彥會怎麼樣,但是,在這一秒,他覺得,她是屬於他的。

她就像是一個小天使一樣,任由躺在自己懷中,不曾動喚,她安靜的睡容,讓他情不自禁的爲她綻開一絲微笑。

“唉,小丫頭,你到底想讓我怎麼辦呢?我是要幫你去找左彥嗎?可是,我又那麼自私的想把你留在這裏,我真的,不想,也害怕你離開。”

他的心不聽話,所以,對於她,他永遠都是無法自制的。

因爲,她時時刻刻都在牽動他的心,因爲,她每一次都在一次又一次困擾着他。

他不知道要拿她怎麼辦,只能任由她去做任何事。

唉……

他還是沒有能下定決心嗎?可是……他不是明明已經想開始行動了,爲什麼在看到她剛剛不顧一切衝進去的那一幕,他還是懦弱了?

他……也只不過是怕她受傷可以吧?

左彥在婚禮之前就已經算計好了一切,他會趁機在婚禮的時候佈下炸彈,到時候他只要率先走出五百米,再一引爆,所有的事情,就跟他毫無關係了。 然而,他沒有想到的是,東長老一點也不給面子。

他不曾來,所以,他現在是唯一僥倖活着的那一個。

可是,他怎麼可能再讓他繼續活下去?

現在,西長老、南長老都已經相繼離開了,唯一欠的,就是東長老那麼一個了

那麼,他現在會在哪呢?!

左彥的車子快速的飛馳在高速公路上,他現在心裏想的念得,全都是東長老那個老傢伙的所在方位,他只要再把最後一個大麻煩給解決了,那麼剩下的所有,他便不再感到害怕了。

仔細想想,東長老不曾去他的婚禮,一定是料到了什麼,既然如此,他就不可能在他自己的家裏,那麼……

想着,左彥的眼睛幽幽眯起,車子迅速打了個轉彎,飛馳而去……

【PUB內】

“唔……你個誘人的小妖精。”

昏暗的一間PUBVIP包房內,一個滿頭銀髮的男人,不,準確應該說是老男人,正在用一雙乾枯的手,不斷的捏着坐在他身上的女人的豐盈。

女人一臉陶醉表情,嘴角勾起的弧,甜蜜無比,“唔……輕一點嘛,人家的咪咪都快被你捏掉了呢。”

聽到那女人輕柔柔的話,東長老哈哈大笑起來,伸出其中的另一隻手,在她的雙腿之間狠狠一摸:“小妖精,表面上裝的這麼純潔,骨子裏不知道多麼浪蕩!”

“唔,人家哪有。”

女人又是一聲嬌喘,小手卻突然溜進了男人褲子下面的某個東東,那滑嫩的小手隔着一層薄薄的布料,輕輕揉擦起來,東長老臉上一副陶醉的表情,爾後將腦袋埋進女人的兩團豐盈之中,一邊貪婪的吸允着,一邊嘴裏低聲不清的咒罵起來–

“媽的!這麼久了西長老他們都沒個消息,可見他們是真的出事了,該死的,左彥果然不太相信!”

幸好,他提前已經佈置好了一切,不然,跟西長老他們下地獄的,很可能就會再多他這一個。

想着,東長老眯起眸子,繼續玩弄着懷中的女人,那粗糙的大順順着人家滑嫩的肌膚不斷往下,尤其是在兩腿之間的某個地區,多多打轉,很快,房間裏,便響起微弱的呻吟聲:“唔……好癢的感覺……”

“小妖精,現在知道癢了?!嗯?!”

東長老笑的合不攏嘴,突然擡起一隻手,朝着女人的圓滾滾的小PP上重重一拍,房間裏,霎時間響起一聲響亮的聲音,東長老不亦樂乎,手繼續扯着她的那兩團咪咪,笑的極其猥瑣:“給爺叫叫,叫的越大聲越好。”

“唔!您都這麼老了,還喜歡聽這個。”

“老?!”

東長老一聽這話,立刻橫眉冷對起來。

媽的,他最不願意聽到的就是人家說他老!

“嘿!你個小妖精,你以爲爺爺老了?!好,那爺爺就幹一炮,讓你瞧瞧,爺爺老了沒!”

說着,東長老一把褪去褲子,也不等人家再開口說什麼,雙手扣住她的纖腰,將她放在旁邊一個臺子上,便開始重重的衝刺起來。 沒有多餘的充斥感覺,女人臉上閃過一絲譏笑,可是卻還是很配合的呻吟起來:“唔……好大啊、好深啊,唔,輕一點嘛,輕一點……人家要受不了了!”

“嘿嘿!小妖精,你看爺爺還老嗎?!”

說着,東長老又是重重的一頂,女人連忙搖頭,東長老幽幽一笑,乾枯的手順着她的纖腰往上摸,一邊不斷的蹂躪着那兩團絕美的豐盈,一邊嘴裏又像是在咒罵着什麼,但是聲音太小,以至於聽不清楚。

“唔……你這個小妖精,真*緊!”

他低吼一聲,所有的滾滾濃白盡數噴灑,女人幽然一笑,轉過身來,小手****男人的頭髮裏,輕輕的揉弄起來:“嘶,這麼快就泄了嗎?”

“媽的,泄了?!”

東長老不悅的一吼,可是垂下頭一看他那早已經立不起來的二兄弟,便臉上佈滿汕然:“嗬!改天、改天!”女人沒說話,只是一陣的笑,突然,她的手上出現三排閃亮的銀針,東長老一怔,甚至還沒有緩過神的那一秒,她的銀針便齊刷刷的****了他的後腦勺,緊跟着,女人快速推開他,隨手拿起旁邊的一件白紗披在身上,滿意的望着他慢慢倒下,爾後閉起眼睛,再然後,他整個人就像是自地板上開始融化一樣,一點點的變成白色的泡沫,最終……泡沫也消失不見。

整個房間,所有****、曖昧的氣息,一下子充斥掉了。

變得陰冷無比。

女人打了個響指,正在欣賞自己的作品,驟然,整個看似除了大門再也沒有其他的門的房間,突然自牆壁上多出一個散發着藍色刺眼光芒的房門,這時,房門被打開,走出來一個金色頭髮、上身****,不滿紋身卻帥氣無比的一個男人。

“虎王。”

僅披着白紗的女人畢恭畢敬的垂下頭,只見金色頭髮的男人滿意地點了點頭,看了一眼光滑無比的地板:“怎麼樣?解決掉了?”

男人望了一眼,問。

女人畢恭畢敬的點頭,嘴角勾起一條淺淺的弧:“王上,您就放心吧,我早已經解決好了。”

如若她莉莎連這點事情都辦不成?又怎麼能在虎王的身邊帶上那麼久?

“哦?哈哈,那麼,左彥他應該很感謝咱們幫了他這樣一個大忙。”

男人眯起眼睛,擡起女人的下巴,卻目光並沒有放在她身上,似乎是在注視其他地方,那虛無縹緲的眼神,讓人看的,卻不禁感到愈加迷人。

這個男人的側臉,無論從哪個弧度看,都是異常的完美,甚至,讓人挑不出一絲一毫的弊病來……

“莉莎,你在想什麼?!”

見女人發呆,男人的臉上閃過一絲不快,女人一驚,連忙收起臉上的癡迷,輕輕頷首:“不過,王上,我不解的是,既然我們幫狼王做了這麼大一件事,爲什麼不告訴他?要祕密進行?”

“左彥那個人,很聰明的,稍有不慎,他就會發現你什麼蛛絲馬跡,所以,我們還是要小心一點好。” 說話的男人擁有一張很完美的臉,完美到,甚至讓人感到無法挑剔。

即使,他上身****,即使,他上身是一身的紋身,但是這些都沒有什麼,他迷人的那張臉,早已經爲他取得了最美的十分。

金黃色的碎髮薄薄的貼在額頭,有一部分甚至遮住了一邊的眼眸,粗粗的劍眉宣揚着無盡的霸氣,還有那血紅色的誘人雙眸,讓人一看,就不顯感到一陣驚心動魄,高挺的鼻樑、白皙的肌膚、緋紅色的誘人薄脣,集合在一起,全身上下只能讓人感到四個大字–氣質之極

即使他上身****,他的氣質,還是讓人不禁感到驚歎。

“是,王上。”

女人畢恭畢敬的點頭,看了一眼大門:“那我接下來需要做點什麼?!”

“莉莎,你只要好好呆在這裏,就可以了。”

“嗯。”

女人點了點頭,男人滿意地勾脣一笑,驟然,像是想到了什麼,食指順着她的下巴,在她胸前的兩顆小櫻桃前停機許久:“記得,一會兒把身上的印跡洗乾淨。”

“是。”

女人臉上飄來一抹紅暈,但還是畢恭畢敬的點了點頭。

男人滿意的冷哼一聲,驟然擡頭朝着原先的方向走去。

門爲男人開啓,卻在那一瞬間,驟然又關上,男人自那牆壁消失不見,女人望着那光滑無比的牆壁,仿若這牆壁上從來都沒有開過一扇門一樣。

名叫莉莎的女人慢慢轉過身,朝着衛生間走去。

臨到門口,她又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垂下頭,看了一眼自己雪白無比卻下面佔滿了濃白色液體的身子,不禁勾了勾脣。

她好像真的是挺悲劇的,第一次的身子,竟然獻給了那麼老的一個男人……

不過,也就因此,那個東長老纔沒有防備之心,還以爲,她只是這夜總會裏新來的小姐而已。

莉莎淡淡一笑,邁開修長的雙腿,朝着衛生間走去。

片刻之中,衛生間裏傳出了嘩嘩的流水聲。

根據適才虎王的指令,她還要好好的呆在這裏,等待着左彥的來臨,只不過,他怎麼知道東長老會在這裏呢?

呵呵,傳說冰冷無情,卻極其俊美的狼王左彥,又究竟是個何許人物?!

聽說,他最近爲了一個人類小女人極其癡迷,甚至,不惜血本,所以,這倒真的是個有情有義的男人。

所以,這,倒是令她倍感好奇。

女人打開溫水,褪去身上的白紗,雪白的身子幽幽走進溫泉池內……

接下來的事情,希望不會再出岔子了……

不然,虎王所佈置的一切,就會白費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