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5, 2020
78 Views

那鐵門子直接倒在了地上,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忍不住衝着柳三爺比了個大拇指“我去,柳三爺,厲害啊!”

Written by
banner

柳三爺看了我一眼,一臉淡定的樣子笑說道:“行了,咱們進去吧!”

說着話我和柳三爺以及柳青兒我們三個人就走了進去,當我走進去這個房間的時候,拿起來手電燈照了一下,整個人都驚呆了,整個房間都是紅色的繩子綁在這房間的四周密密麻麻的,看起來煞是詭異,而且那紅色的繩子此時顯得異常的耀眼。

柳三爺當即拉住了我和柳青兒,我們兩個人跟着也都停下了腳步,我看着此時的房間心裏有些驚訝,隨即看着柳三爺問道:“三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是惡鬼陣。”說到這以後柳三爺臉上並沒有任何意外的樣子跟着繼續開口說道:“這紅繩都是經過血液浸泡的,可以說陰氣十足,再加上這裏常年不見光,如果想要養惡鬼,可以說是非常容易的。”

我聽到這以後趕忙開口問道:“三爺,那這惡陣咱們怎麼破了他啊?”

柳三爺跟着伸手指了指前面的一個罐子,只見那個罐子都是泥土包着的,看起來有些簡陋,如果不仔細看的話,根本沒有人會把那個泥罐子當回事的。

柳三爺跟着開口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所有的惡鬼都是放在那個泥罐子裏養着的。”說到這以後柳三爺頓了一下“一般七天就會形成一個惡鬼,所以現在咱們要把這個罐子打開,裏面現在應該都是一些沒有成型的惡鬼,如果一旦成型的話,那些惡鬼就會被那邪道士放出來。”

我聽到這的時候心裏不禁有些無奈了,這個邪道士到底是誰,爲什麼會有如此了得的手法,而且看着眼前這些密密麻麻的紅繩,明顯不是一個普通人可以做到的,我跟着開口問道:“那咱們現在怎麼辦?那些紅繩可以觸碰嗎?”

柳三爺看了我一眼,跟着點點頭說道:“我和青兒是沒法觸碰這些紅繩的,因爲這些紅繩只有佈置惡鬼陣的人才可以觸碰,我和青兒一旦碰到這陣法,怕是這陣法瞬間就會化成火光,然後燒掉這裏的一切。”說到這以後柳三爺衝着我嘿嘿的笑了一下“但是你就不一樣了,你常年和陰物打交道,外加上你少了一魄,所以這些紅繩對你而言基本上是沒有什麼影響的,本身這些紅繩就是血水浸泡的,陰氣重,我和青兒都是道家之人,陽氣比較旺盛,你呢,陰氣比較旺盛,所以這些紅繩對於你沒有什麼影響。”

看到柳三爺這幅笑容的時候,我才明白爲什麼柳三爺願意把我帶上了,原來是早就想到了這點,於是我跟着開口問道:“三爺,你確定不?如果我進去以後萬一被燒死了怎麼辦?”

果然,我這句話一說完,柳青兒在一旁沒好氣的笑了一下“我說你怎麼這麼笨死呢,虧我師傅還天天誇你有勇有謀呢,沒想到你就這麼點膽子,如此的貪生怕死。”

我就知道柳青兒肯定要奚落我一翻,我跟着鄙視的看了一眼柳青兒說道:“貪生怕死和有勇有謀有關係嗎?再說了,我就一條命,萬一我出點什麼事情咋辦?”

柳三爺跟着在一旁開口說道:“行了,你們兩個小傢伙就別拌嘴了。”說到這以後柳三爺頓了一下“小貴,這個事情還真的就只有你能做,其他人做不了,你師傅也能做,但是你師傅沒有在,所以只能靠你了。”

我跟着有些疑惑的看着柳三爺問道:“三爺,如果咱們直接讓他燒了,把那個罐子也給燒了不就什麼都一了百了了嗎?”

柳三爺聽到我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搖了搖頭說道:“這又不是天火,他最多是把這房間裏的一切給毀掉,但是那些惡鬼不會懼怕這些火光的,到時候那泥罐子一旦破裂了,這些惡鬼就都會跑出去的,如果全部都是一些沒有養成的惡鬼,那還什麼都好說,如果一旦跑出去一些養成了的,或者成型了的惡鬼,到了那個時候,這些惡鬼就會爲禍一方的。”

柳三爺這番話說完以後,我才感覺到這個事情的嚴重性,看來真的得我去做了,但是想到這以後我心裏不禁有些義憤填膺的感覺,因爲那邪道士的方法是在是惡毒,惡毒之極。 318 泥罐子裏的鬼魂

想到這以後我不禁緊緊的攥了一下拳頭,等着我再見到那個邪道士的時候一定要給他一番教訓,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柳三爺問道:“那也就是說,我現在就進去?”

柳三爺跟着點點頭,稍稍思索了一下,跟着繼續開口說道:“對了,你待會切記,一定不能讓這紅繩觸碰到那泥罐子,否則的話,那泥罐子可能瞬間就破裂了,你一定要小心。”

柳三爺叮囑完這一番話以後我心裏反而更加的痛恨那個邪道士了,沒有想到他居然如此的陰毒,用這樣的惡鬼陣去害人,還養惡鬼,想到這以後我衝着柳三爺狠狠的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了,三爺!”

柳三爺跟着嗯了一聲以後開口說道:“你要小心。”

我跟着嗯了一聲以後,擡起腿,往前邁了一步,跟着我便走到了前面,而我眼前就是密密麻麻的紅繩,我撩起來一根子紅繩以後,發現並沒有什麼異樣,只是這紅繩有些冰冷,冰冷到發燙的感覺,就想手心裏觸碰着一塊乾冰的感覺。

跟着我趕忙鬆開了紅繩,柳三爺跟着開口問道:“小貴,怎麼了?”

我回過頭衝着柳三爺和柳青兒搖了搖頭說道:“沒什麼,就是這紅繩有些冰冷。”

“何止是冰冷呢,應該是冰冷至極吧?”柳三爺不置可否的說道。

我衝着柳三爺點點頭以後說道:“確實是。”

緊跟着我便和撩開一個紅繩,腦袋悄悄的鑽了過去,這纔算是走過去第一道紅繩,而前面還有很多密密麻麻的紅繩,我跟着深呼了口氣,調整了一下自己的狀態,拉起來第二根紅繩鑽進了過去。

大概十幾分鐘的時間我鑽到了那個泥罐子的旁邊,柳三爺他們此時眼睛也都睜得大大的看着我,彷彿害怕我出一點差錯一樣,我跟着衝着他們笑了一下說道:“放心吧,三爺,沒事的。”

柳三爺跟着嗯了一聲點了點頭,其實說沒事是假的,因爲我心裏最清楚,此時我的雙手基本上已經沒有知覺了,那紅繩每觸碰一根就會讓我的手冰冷幾分,而爲了拉開這麼多的紅繩,我的手已經非常的冰涼了,可以說冰涼到沒有知覺了,而且我還是陰人的體質,真不知道柳三爺他們如果抓着這紅繩會出現什麼樣可怕的事情。

跟着我深呼了口氣以後,將這泥罐子抱在了自己的懷裏,緊緊的抱着這泥罐子,隨後我便擡手又拉開了一道紅繩,我跟着悄悄的鑽了過去,說到這的時候肯定會有人問我,爲什麼不能一下子把這些紅繩全部拉開,但是老實說,還真的不能,一根紅繩一根一根的觸碰我的身體都快有些承受不住,如果全部一起拉開,且不說距離的遠近,我的身體必然是承受不了的。

而至於第二點,如果一下子將這些紅繩全部拉住鑽過去的話,這陣法很有可能會受到破壞,而在這陣法受到破壞的時候,必然會火光沖天,將泥罐子燒掉,而我自然也會有危險的。

所以此時的我只能小心翼翼的一根一根的將這些紅繩全部拉開,而且眼前也就只有這一個辦法了,甚至可以說,我瞭解柳三爺,如果有比這個更好的辦法,他一定不會讓我去做的,對於這點我心裏還是比較清楚的。

想到這以後我便繼續邁着步子往前走了,每走一步我都要謹慎小心的拉開那個紅繩,畢竟我懷裏還包着一個泥罐子,這泥罐子是不能觸碰到這紅繩的,如果想安全過去,就要比之前還要小心一些。

而柳三爺和柳青兒兩個人此時心也都提到了嗓子眼裏,他們直直的看着我,大氣都不喘的,彷彿生怕我出什麼錯一樣,而我也一直謹慎小心的往前走,手是冰冷的,但是我的額頭卻已經出了冷汗了。

大概十幾分鍾以後,我才徹徹底底的走了出去,此時因爲剛剛受到那紅繩子的影響,我身體已經有些虛脫了,手也是冰冷冰冷的。

我走出來以後,趕忙將手裏的泥罐子遞給了柳三爺,柳三爺接過泥罐子以後看着我說道:“小貴,你沒事吧?”

我跟着搖了搖頭說道:“沒事。”

柳青兒跟着拿着狼眼手電衝着我照了一下子,我此時的臉色可能也不是太好看的,而柳青兒看到我的手的時候,嘴裏忍不住驚呼道:“小貴,你的手怎麼變成黑色的了?”

我這個時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此時變成黑色了,顯得非常的詭異,柳三爺跟着摸了一把我的手腕,跟着語氣嚴肅的說道:“別動!”

我跟着沒有動,幾分鐘以後柳三爺緩緩的鬆開了我的手腕,看着柳青兒說道:“把包裏的礦泉水拿出來!”

柳青兒跟着把礦泉水拿了出來,柳三爺摸了一下這個礦泉水以後看着我說道:“你現在血液都被凍住了,便黑是因爲陰氣太重了,必須用這常溫的水澆一下,讓你馬上恢復知覺。” 319 惡人惡霸

果然,這個時候李小寶嘆了口氣看着我們說道:“我生前是在KTV開場子的,你們知道內保這個職業嗎?”

我想了一下跟着點了點頭說道:“說白了,你就是個混社會的對吧?”

“對對對,那天晚上我剛剛從KTV出來以後,就見到一輛白色的麪包車,然後把我塞到了車裏,那天晚上應該是夜裏三點多,因爲KTV一般三點多都會沒有人的,我就是在那個時候被人抓走的,後來就被關到了一個小黑屋裏,然後一連好幾天,除了吃就是睡覺,我當時在那個小黑屋裏沒有一點時間的概念了,一直到後來進來一個人,一個蒙面人,拿着槍,指着我的腦袋,一槍就將我殺死了。”那個叫李小寶的看着我們說道。

我心裏有些奇怪,殺他的人到底是誰呢?會不會就是那個邪道士呢?但是爲什麼會殺了他呢?

柳三爺跟着看了一眼這魂魄,嘴裏緩緩的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們應該將你關了七天,然後每天讓你吃飯,在你死了以後,他們放幹了你的血,抓了你的魂魄送到了這個罐子裏,我說的對吧?”

而那李小寶自然也有些迷茫,他有些不知所措的樣子說道:“這個我也不知道,我當時死了以後就感覺有股熟悉的東西牽引着我,沒有想到我居然會在這麼一個罐子裏面。”

柳三爺自然明白了是什麼意思,他跟着開口說道:“那就對了,那紅繩就是牽引着你們的東西,你們自然會到罐子裏面,紅繩是用血液浸泡的,自然也有你的血液,所以你纔會到了這個罐子裏面,而你進去以後,那人便能讓這陣法運作起來,增強你們身上的怨氣,直到你們徹底的迷失自己以後,他纔會將你們放出來,而你們的活動區域也就是僅限於這座大樓。”

柳三爺雖然是在對着李小寶說話,但是更像是在給我和柳青兒解釋這裏發生的一切。

而這個時候那個叫李小寶的人看着柳三爺問道:“你的意思是他們有人殺了我,然後將我困在了這裏?”

柳三爺聽到這以後跟着笑了一下,看着眼前的李小寶嘴裏緩緩的說道:“不僅僅是將你困在這裏這麼簡單吧?更主要的是讓你成型以後去殺人。”

“什麼?”李小寶此時有些吃驚的望着柳三爺說道:“我雖然是個混社會的,但是我卻也不敢殺人啊。”

柳三爺白了一眼李小寶說道:“等你成爲惡鬼的時候你就會失去自己的意識,眼裏只有殺戮,總之你現在還沒有成爲惡鬼。”

“那我還能投胎嗎?”李小寶有些期待的樣子看着柳三爺。

柳三爺此時沒有說話,摸着自己的鬍子,也不知道到底在思索着什麼,良久,柳三爺緩緩的開口說道:“應該還是可以的。”說完這句話以後柳三爺稍稍的思索了一下跟着繼續開口說道:“你先回到那個罐子裏面吧,我會想辦法超度你的。”

而李小寶聽到柳三爺會超度他以後,趕忙一臉感激的樣子衝着柳三爺狠狠的點了點頭說道:“謝謝,謝謝,謝謝你們了,謝謝你們了。”

李小寶激動的一連說了好幾個謝謝,柳三爺一臉無所謂的樣子衝着他擺了擺手,跟着那李小寶化作了一陣的白煙鑽到了那個泥罐子裏面。

柳三爺這個時候回過頭看着我們說道:“現在差不多已經弄清楚了,這些人是被那個邪道士所殺害的,而這個罐子裏還不知道藏着多少個像李小寶這樣的冤魂呢。”

而此時我還是有點想不通,跟着我看着柳三爺問道:“三爺,我感覺還是有點不太對勁啊。”說到這以後我跟着頓了一下“三爺,這些惡鬼不是普通的惡鬼啊,我感覺比之前的惡鬼要厲害一些呢?”

此時的柳三爺微微皺眉了一下,衝着我點了點頭說道:“你說的不錯,這也正是我好奇的地方,我懷疑這個泥罐子裏面的冤魂小鬼,應該都是像李小寶這樣的惡人,或者說是所謂的社會混混這種惡人,只有惡人纔會很容易的被煉化成惡鬼,甚至要比普通的惡鬼更加的厲害幾分。”

我跟着點了點頭說道:“對。”不得不說,柳三爺一句話就說中了我的心裏想法。

跟着柳三爺往後退了幾步以後,看着我們說道:“我再召一隻惡鬼出來,我看看是什麼樣子的。”

我和柳青兒衝着柳三爺點了點頭以後,柳三爺跟着開始念口訣了,跟剛纔一樣,口訣唸完了以後裏面一下子就鑽出來一陣白煙,一個惡鬼就出現了。

而這個人滿臉刀疤的樣子,看起來異常的兇悍,我隱隱之中感覺有些不對勁,這個人應該要比李小寶還要惡上一些。

果然,那個刀疤臉的人看見了我們以後跟着嘴裏邪惡的笑了起來“哈哈,沒有想到我還能出來!”那惡鬼說完這句話以後,他一眼就看到了柳青兒,嘴裏跟着YIN笑着說道:“這麼漂亮的姑娘,我可好久沒有享受過了!”

說着話,這惡鬼衝着柳青兒就往前撲了,而他的這一個動作註定他要魂飛魄散了,果然,柳三爺當即一道符紙就打了過去,那惡鬼當即痛叫了一聲,一臉兇狠的樣子看着柳三爺說道:“你是誰?”

柳三爺嘴裏淡淡的說道:“怎麼?我一個道士還會怕你這種惡鬼嗎?”

而那個惡鬼跟着一臉兇狠的樣子看着柳三爺說道:“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西山惡霸,你連我都敢打,你信不信我砍了你全家!”

果然,這惡鬼一開口說話,嘴裏一股濃濃的社會氣息,看來我和柳三爺猜的沒錯,這個人和李小寶一樣生前都是惡人,如果這樣說來的話,那麼我和柳三爺的猜測是正確的。

柳三爺看着那惡鬼淡笑了一下說道:“你不會真的以爲你現在還可以爲所欲爲吧?”說完這句話以後柳三爺跟着上下打量了一翻這個惡鬼之後,嘴裏淡笑了一下說道:“看來你生前禍害了不少人呢?”

“要你管,我告訴你,勞資生前可是殺過人的。”那惡鬼看着柳三爺異常兇狠的說道。

其實如果平日裏我碰到了這種人我一定會害怕的,畢竟他這種人沒準真的就是亡命徒,不要命了,但是此時他已經死了,只有一個魂魄,而對於我們的身份來說,他已經是一個魂魄了,所以自然也就沒有什麼可以懼怕的了。

柳三爺看着他冷笑了一下,跟着甩手扔出去一張符紙,嘴裏大喝一聲“破!”

隨着這個破字出口以後,那黃色的符紙一下子就貼到了那惡鬼的身上,那惡鬼直接就被柳三爺的符紙打的魂飛魄散了,瞬間連慘叫都沒來得及叫出來,就化成了星星點點的碎末消失在了這空蕩蕩的地下室之中。

柳三爺的口訣唸完了以後,他回過頭看着我們說道:“在召一隻惡鬼出來看看。”

隨後柳三爺一連召了三四個惡鬼,他們的身份都是一樣的,生前都是惡人惡霸之流的,也只有這樣這些惡鬼纔會比之前的惡鬼強悍了許多,但是我不得不說,我此時有些憎恨這個邪道士了,真的是爲達目的不擇手段,因爲剛剛柳三爺召出來的惡鬼之中大多數都是被他槍殺的,他們的共同點有兩點,都是被關在了一個小黑屋裏面,然後一關就是七天,還有一個共同點,剛剛已經說過了,那就是他們都是惡人,惡霸。

柳三爺忙活完了以後回過頭看着我們說道:“現在可以確定了,這一切都是那個邪道士所做的,至於那個趙有爲,估計花了不少錢才能請他做出來這樣的事情。”此時的柳三爺臉色也不是太好,看樣子今天晚上最累的人應該就是柳三爺了。

柳青兒跟着開口說道:“師傅,那那個邪道士未免也太狠了吧?”

“他們這種邪道士爲了利益不擇手段,比這狠毒的我都見過。”說完以後柳三爺看了我一眼說道:“小貴,你的身體恢復了嗎?”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已經好多了。”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看了一眼自己的雙手,雖然有些蒼白,但是沒有剛剛那麼紫黑紫黑的感覺,看樣子血液已經開始流通了。

柳三爺跟着點點頭以後把那個泥罐子抱了起來,回過頭看着我們說道:“今天一晚上沒有白忙活,收穫還是可以的。”說到這以後柳三爺看着我們笑了一下“小貴的功勞最大。”

柳青兒聽到這以後沒好氣的“切”了一聲,嘴裏不滿意的說道:“是啊,小貴是天才,誰都喜歡,誰見了都忍不住誇他,就你徒弟我最不成器行了吧?”

我聽到這以後頓時就想笑了,柳青兒還真是什麼話都敢說呢,果然她這句說完以後,柳三爺看了她一眼淡笑着說道:“你的長處不在這裏,以後你會慢慢發現的。”說到這以後柳三爺頓了一下“行了,咱們也該回去了。” 320 柳青兒的問話

柳三爺說完這句話以後抱着手裏的泥罐子轉身就帶着我們往出走了,我們幾個走出這地下室的時候外面的天色已經微微有些發亮了,看來這一晚上我們折騰的時間不短了。

走出來以後我用力呼吸了幾口新鮮空氣以後看着柳三爺說道:“三爺,那咱們接下來該做什麼了?”

“接下來就是回去睡覺,然後白天跟你師傅他們商量商量下一步的對策。”說到這以後柳三爺抱着手裏的泥罐子忍不住打了個哈欠看着我們說道:“小貴,你回去以後記得找你師傅要點藥膏,塗抹一下你胸口還有背後的傷痕,這些都是惡鬼抓傷的,別腐爛了就好。”

我聽到柳三爺這句話以後衝着柳三爺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了。”說着話的功夫,我們已經走出了這座大樓了。

一邊走柳青兒一邊走一邊看着柳三爺問道:“師傅,那這個大樓裏是不是現在已經沒有什麼髒東西了啊?”

柳三爺聽到這以後跟着點了點頭,摸着自己的鬍子衝着我們兩個人笑了笑說道:“基本上已經沒有了。”

而當柳三爺的這句話說完的時候,我心裏還在琢磨着一件事情,那就是那個邪道士,不知道我師傅會怎麼做,但是這個邪道士殺了這麼多的人,必然是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我內心是這樣想的。

隨後我們走到了門口的時候,黑色的奔馳車依舊停在那裏,看樣子司機已經在裏面睡着了,跟着我和柳三爺以及柳青兒我們三個人往前走了幾步以後,我上去敲了敲車窗戶以後,司機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揉着眼睛給我們打開了車門。

我們幾個人上了車以後,那司機回過頭看着我們狼狽的樣子以後跟着有些疑惑的問道:“柳三爺,那裏面真的有髒東西嗎?”說罷,司機還打量了我們一番。

我跟着點了點頭,輕笑着說道:“還好吧,不過都已經解決了。”

那司機跟着點了點頭看着我們說道:“那咱們現在就回去嗎?”

柳三爺笑着說道:“該回去了,都困了。”

那司機跟着點了點頭以後,腳上一踩油門,車子緩緩的行駛了出去,而我此時也感覺是頗爲的疲憊,後背還有點火辣辣的疼痛,剛剛在和惡鬼打鬥的時候倒是沒有感覺多疼,現在過後了反而感覺疼的有點厲害了。

跟着我靠在車座上閉上了眼睛,此時心裏都頗爲的疲憊。

好在司機的車子開的很快,半個小時的時間我們就到了黃傑的家裏,我們幾個人下了車以後,我已經疲憊的快睜不開眼睛了。

柳三爺看了我一眼笑着說道:“困了?”

我跟着點了點頭,說道:“是有點困了。”

“沒事,今天晚上回去好好的休息一晚上吧,現在事情也都解決的差不多了,回去你可以睡個好覺了。”柳三爺看着我們笑着說了一句。

柳青兒打了個哈欠以後看着柳三爺說道:“總算是解決了,我要回去洗個澡,然後就睡覺去了。”說着話柳青兒快步的走了進去。

而我們幾個人進去的時候,我師傅和黃傑都已經回來了,我師傅坐在沙發上都快睡着了,看見我們回來以後,我師傅率先開口說道:“老柳,你這一晚上幹啥呢,電話也不接了?”

柳三爺愣了一下,跟着看着我師傅說道:“誰知道能折騰這麼久呢。”說到這以後柳三爺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看着我師傅說道:“我出門還真就沒帶手機。”

我師傅這個時候也注意到了我,他看見我一身狼狽的樣子,跟着走上前看着我問道:“受傷了?”

我跟着點了點頭說道:“一點小傷而已,沒事的。”

我師傅跟着看了我一眼說道:“晚上睡覺的時候抹點藥,我房間裏還給你備着藥膏呢。”

我聽見我師傅關切的語氣以後心裏暖了一下,跟着我衝着我師傅點點頭說道:“好的,師傅,我知道了。”

我師傅嗯了一聲以後看着黃傑和我們繼續說道:“行了,既然你們都回來了,我也就放心了,咱們都該去休息的去休息吧,畢竟折騰了一晚上了。”

我聽到我師傅說可以休息了以後,點了點頭,拖着疲憊的身子就走開了,我上了樓以後去我師傅的房間裏拿了藥膏。 321 下一步的動作

“切,聽你這口氣是多討厭我呢?”柳青兒嘴上雖然是這麼說,但是手卻還是好好的給我塗着藥膏。

我跟着想了一下回過頭看着她說道:“不討厭不討厭,哪能討厭你呢?”我隨口敷衍了一句。

柳青兒看了我一眼,沒有繼續說話,等着塗完了藥膏的時候我卻已經不知不覺的睡着了,柳青兒也沒有叫醒我,我也不知道她是什麼時候離開的。

可能是因爲晚上太過疲憊了,所以柳青兒給我塗藥膏的時候我就已經睡着了。

這一天睡得特別的香,一直睡到下午四點多的時候我才昏昏沉沉的醒了過來,而且這中間居然沒有人來叫醒我。

等着我睡醒以後,我打了個哈欠便起身了,腦袋還是有些昏昏沉沉的感覺,可能是因爲睡的時間太久了吧,我穿好衣服走出房間的時候,柳青兒居然已經坐在那裏看電視了。

我看着她跟着開口問道:“你幾點睡醒的?”

“十二點多就醒了,看你睡得那麼香,我就沒有叫醒你,邱爺讓我告訴你,餓了的話,用餐廳裏還有些飯呢,你要是想吃了直接下樓去吃就行了。”說完以後柳青兒看着我問道:“我倒是挺佩服你的,睡了十二個小時,昨天四點多回來睡到現在。”

我跟着撓了撓頭尷尬的笑了一下說道:“實在是太困了,一不留神就睡到現在了。”說到這以後我跟着頓了一下問道:“我師傅和柳三爺他們呢?”

“都在樓下呢應該,他們也是中午才睡醒的。”柳青兒看着電視頭也不回的說道。

我跟着沒有繼續說話了,走進了洗漱間洗了把臉以後才感覺清醒了不少,此時肚子也感覺有些餓了,我跟着便走出了客廳,衝着樓下的大客廳就走了過去,我師傅和柳三爺他們都還坐在喝着茶聊着天呢,也不知道在聊些什麼呢。

我跟着走了過去以後,我師傅看着我問道:“身上的傷口好點了沒有?”

我跟着點點頭笑了這說道:“已經好多了,昨天晚上就擦過藥了。”

我師傅跟着點了點頭,摸着自己的山羊鬍子看着我繼續說道:“昨天晚上的事情我都聽你三爺跟我說了,辛苦你了。”

我尷尬的撓了撓頭看着我師傅說道:“我學藝不精,以後會注意的。”

我師傅滿意的笑了一下,跟着他看着柳三爺說道:“讓青兒也下來吧,咱們商量商量後面的事情,你們兩個也都跟着聽着點。”

“行,先讓小貴去吃點東西吧,這孩子昨天晚上到現在一口飯都沒吃呢。”黃傑說道。

我師傅擺了擺手看着我說道:“去吃飯吧,用餐廳裏都給留着飯呢。”

我想了一下點點頭以後,轉過身衝着用餐廳走了過去,不是我不想聽他們怎麼商量,而是我真的餓了,我跟着走到了用餐廳以後,還有一些包子和豆漿,而且都是熱乎的,我跟着坐下來以後拿着筷子就開始吃了起來。

等着我吃飽喝足以後頓時感覺此時頗爲的滿足,隨後我吃完飯以後我就起身了,走到了客廳的時候,柳青兒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坐在那裏了。

我師傅他們看見我過去以後,我師傅跟着開口說道:“坐吧。”

隨後我便坐了下來,剛剛坐下來以後我師傅看着我們幾個人開口說道:“既然人都到齊了,咱們商量商量下一步怎麼辦吧。”

而柳三爺這個時候好像突然想起來什麼了一樣,緊跟着他站起來看着我師傅和黃傑他們說道:“你們等會,我有個東西忘了拿了,等我一會。”說着話柳三爺便轉身上樓了。

也不知道柳三爺到底去拿什麼東西了,過了大概三分鐘的時間,柳三爺從樓上抱着一個泥罐子走了下來,我一眼就看出來那個罐子了,那個泥罐子是昨天晚上從大樓裏帶回來的泥罐子。

柳三爺走下來以後把這泥罐子放在了桌子上,看着我師傅說道:“就這玩意,昨天晚上讓小貴拿出來的。”

我師傅跟着摸了一下這個泥罐子,而邊上的黃傑則是一臉好奇的樣子看着這個泥罐子,我師傅摸了半天以後跟着開口說道:“這罐子裏控着不少魂魄?”

柳三爺跟着點了點頭說道:“對,昨天晚上我在惡鬼陣裏拿出來的這個罐子。”

我師傅聽到惡鬼陣三個字的時候,當即眉頭就皺了起來“那也就是說,那個邪道士真的是在養惡鬼?”

柳三爺跟着點點頭說道:“目前看來是這樣的,你可能還不知道,他養的都是惡人,惡人變成惡鬼,所以咱們那天對付的時候這些惡鬼和普通的惡鬼是不一樣的。”

我師傅跟着摸着自己的鬍子看着柳三爺說道:“如果這麼說來的話,這個人不簡單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這個事情怕是需要通知南傲明那邊了,咱們兩個人不能隨便抓人,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咱們還只是普通人,所以這個事情恐怕得讓南傲明來做了。”

柳三爺跟着點點頭以後笑着說道:“你和我想的一樣,我昨天晚上在回來的路上就想過,我尋思着這個事情得讓南傲明來做,而且那個趙有爲在這個地方還是有些勢力的,所以咱們兩個抓他以及那個邪道士的話,怕是很費事的。”

黃傑聽到這以後跟着開口問道:“需要我做什麼嗎?”

我師傅跟着搖了搖頭說道:“暫時不需要了,這個事情我們來做就行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看着黃傑繼續說道:“不過這些日子要小心了,誰知道他們會不會狗急跳牆了對你下手,我們這些還好點,都會點道法,你不一樣,你只是個普通人。”

黃傑跟着笑了起來“你說的我都懂,但是我黃傑也不是貪生怕死之輩不是?”黃傑說到這以後看着我師傅問道:“那我現在就找人盯着他們吧,省的他們跑路。”

“對,得盯着點了。”柳三爺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