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25, 2020
44 Views

……

Written by
banner

天王府。

羅山海帶著人直接將天王府的守衛拿下。

天王府的人原本要反抗,但是,他們接到了林佑善的電話。

這是林佑善聰明的地方,眼下,塵封二十多年的醜事已經曝光出來,在這個時候,他要是不表現的坦蕩一些,任由羅山海去查,只會是招來更多的非議。

羅山海直接在天王府四處搜了起來。

雖說天王原本有著至高無上的權力,但是,朝堂之上,一旦天王出現犯錯,老將軍完全可以進行調查。

為什麼羅山海即便在朝堂之上沒有形成團體,也能是一個大員,也能被人人敬畏?

重要的原因就在於,他是資格最老的將軍!

在天王犯錯的時候,他有權組織起來其他將軍,甚至單獨帶著人馬進行調查。

每一次換選,天王,大將軍還有大相國,一般都是分成三批勢力,如今的朝堂之上,歐陽雄相當於大相國。

在平時,天王有著至高無上的地位和大權,大相國其次,大將軍並未有太多的實權,可一旦天王犯錯,大將軍的實權就來了!

羅山海已經坐穩了大將軍的位置有三十來年,並不是其他勢力喜歡他,而是其他勢力看著別的勢力坐穩了天王,都會推選羅山海坐上大將軍的位子。

即將到來的換選,按照林佑善的設想,原本是準備將羅山海給拿下,換成自己的人馬,可他沒想到,自從林天進入京城開始,這個林家的棄少,將他的計劃全部打亂了。

在回天王府的路上,林佑善越想越憤怒!

「全都是林天!造成如今的局面全都是那個孽障!」林德寶坐在林佑善的對面,也在發火。

「我絕對不會讓他好過。」林佑善緊緊捏著手上的珠子。

到了天王府,林佑善剛剛下車就聽到裡面有爭吵的聲音。

「怎麼回事?」林德寶看林佑善面色不對,立即怒吼一聲。

前面一個下人立即慌張跑了過來道:「老爺,羅山海那個老不死的,帶著人要搜查你的書房,我們攔著他,不讓他進去。」

「這個老不死,真拿自己當一回事了啊!」林德寶馬上就要衝進去。

「慢著。」林佑善攔住了林德寶。

「爸,這個時候,還要忍嗎?這裡是我們的地盤,反正現在朝堂在我們的掌控之中,要不然,我們就乾脆在這裡把羅山海給殺了……」

「住口!」林佑善怒喝一聲。

林德寶愣了一下,而後也意識到說錯話了。

「我教你多久了,羅山海在朝堂是光桿司令,你真以為他在外面也是光桿司令嗎?其他的不說,就說他在東海的那一支隊伍,距離京城如此近,一旦衝過來,你能對付的了?」

林德寶沒敢說話。

「哼,你不要以為我們有靈山派在,就可以不用怕,你要知道,靈山派真正厲害,能夠做到一招殺千人的,只有那些老怪,可那些老怪是那麼輕易利用的了的嗎?」林佑善喝道。

「爸,您息怒,我知道了。」林德寶立即頷首。

「記住,只有等我們真正能夠掌控靈山派勢力的時候,我們才能夠為所欲為。」

林佑善眼睛眯了起來,道:「既然如今我們的計劃全被那個孽障打亂,那這些代價就要讓那個孽障來付,策動靈山派的計劃也要提上日程了。」

「爸,還是您考慮的周到。是我太過衝動了!」林德寶低頭道。

林佑善看著林德寶,內心還是有些失落。

他在這時候想起了林文寶,也就是林天的父親,曾幾何時,林文寶是他全部的希望。

多少次林德寶沒有辦好事情的時候,他都會想著,要是有林文寶在,何愁大事不成!

只恨,那個傢伙心裏面只有陸家的妖女!

可惡!

「砰」後院響起來了槍聲。

林佑善眉頭皺了起來,快步往後院趕了過去,一到後院,他還沒開口,林德寶便厲聲吼道:「誰敢在天王府開槍,不想活命了嗎!」

所有人立即退到了一旁,目光全都落在了舉著槍的羅山海。

「天王府?哼,過了今天,這裡還能不能是天王府,可是要另說了!」羅山海轉身看向林佑善和林德寶。

「羅山海,你什麼意思!」林德寶剛剛壓下去的怒火又涌了上來。

「你還沒資格跟我說話。」羅山海一點不慣著他,轉而看向了林佑善道:「林佑善,國有國法,你應該知道,身為天王犯了錯,我這個大將軍可以行使一些什麼職權吧?」

「知道。」林佑善攔住林德寶的同時,很平靜。

「那就好,馬上讓你的人退下,否則,我要動武了!」羅山海給與林佑善最後的警告。

林佑善看向書房,意味深長道:「這裡是我的書房,卻也是我辦公的地方,裡面有著許多的機密文件,你的人想要這麼進去搜,要是機密文件出現問題,到時候,這個責任,你擔當的起嗎?」

說完這話,林佑善似笑非笑。

這可是在變相威脅羅山海了!

只要羅山海敢進去,到時候他就要咬一口羅山海破壞機密,甚至是盜竊機密,給他定一個勾結外敵,出賣情報的罪名。

羅山海心中一沉,和林佑善比起算計來,他果然是差的太遠。

林家人一臉得意。

偏偏這時候,外面響起來一個有些深沉的聲音:「羅將軍,您儘管進去查,其他的不用怕,我來給您做見證人!」 這個聲音讓林佑善眉頭猛地皺了起來。

轉頭,看到來人是歐陽雄的一剎那,他的雙眼猛地瞪大起來。

在這個節骨眼,歐陽雄站在了羅山海那一邊,對於林佑善來說,簡直就是一刀扎在了心臟上面。

致命的一擊。

「歐陽雄,你什麼意思!」林德寶又一次穩不住了。

林佑善這一次沒有瞪林德寶了,因為他感覺的出來,歐陽雄是來真的。

不論林德寶發不發怒,一切都已經是定局。

歐陽雄走道林佑善面前道:「我沒什麼意思,我只是秉公辦理而已。」

林佑善自然不會相信這種話了。

他冷笑道:「來的這麼快,看樣子,今天你也在西市了,被你逮到一個可以踩我的機會,你應該很開心吧?」

歐陽雄沒有立即回林佑善的話,而是看向羅山海道:「羅大將軍,趕緊進去查吧,重要的物證可一定都得帶走了。」

羅山海根本沒想到歐陽雄會突然出來來幫忙。

不過,他現在的確是需要有人幫忙。

而且,他能夠感覺的出來,歐陽雄就是想要趁機落井下石。

反正,他今天的主要目的就是對付天王林佑善,這個傢伙當初害死了他鐘愛的部下沈志義,必須為此而付出代價。

羅山海立即帶著人往裡面走進去。

「等一下!」歐陽雄又一次開口了。

這一開口,讓羅山海和林佑善兩個人都是一愣。

原本天王府的局面是,林佑善和羅山海勢均力敵。

隨著歐陽雄的出現,他一下子控制住了全局,成為了掌控者。

他現在的每一步,每一句話,都能夠改變天王府眼前的局勢。

「聽說當年天王是用火仙珠引出海怪,這麼說來,火仙珠也是當年的兇手之一了,這樣的東西,應該一併帶走調查才是。」歐陽雄道。

林德寶當即兩步沖了過去,指著歐陽雄道:「歐陽雄,你有完沒完,這裡是天王府,你……」

歐陽雄身後的人馬上掏出槍指著林德寶。

林德寶馬上不敢動。

天王府的人剛要舉槍,林佑善舉手道:「都把槍放下來。」

他已經看出來了歐陽雄的目的。

歐陽雄是故意要讓羅山海帶走火仙珠,這個時候,他的人要是動槍了,他的罪名就更大了!

那可就是不服從國法了!

如果歐陽雄和羅山海聯手,再召集其他朝堂的大員,他們林家會一敗塗地!

以林家如今的實力,還沒有強大到對坑整個朝堂的地步。

「讓他們去查!」林佑善道。

林德寶立即回頭。

但,林佑善並未有任何想要改變想法的意思。

「羅大將軍,這兩位是我請過來的江湖高手,他們很清楚火仙珠會被藏在哪裡。讓他們助你一臂之力吧。」歐陽雄溫和道。

羅山海同意了,帶著那兩個人走了進去。

其實這兩個人是仙岳派的弟子,在江湖上沒有什麼名氣,可他們卻是仙岳派派遣在京城,專門負責打探寶物的弟子。

在尋寶定位這一方面,他們很有一手。

用了大概半個小時,火仙珠從書桌下方的一個隔層裡面找到了。

不說尋常人了,就是高手都未必夠想到,火仙珠竟然會被放在那麼顯眼的地方。

真的是越危險的地方越安全。

且,火仙珠上麵包著一張特製的符紙,將火仙珠的寶物特性完全掩蓋,所以,林天上一次過來的時候,這才沒有發現。

看著火仙珠被羅山海帶走,林佑善差點站不穩。

集齊五仙珠一直是他的心愿,即便三十來年過去了,他才有一顆火仙珠!

而今,這守了三十年的火仙珠就要這麼被帶走,他哪裡能夠接受的了!

只是,看著羅山海帶走火仙珠,他幾次想要下令攔住,卻因為要考慮朝堂上的權勢,又不得不忍住。

「這種感覺是不是很難受?」歐陽雄走到了他的身旁。

林佑善猛地轉頭看向歐陽雄。

「呵呵,當初,你被林天為難,對外宣布林天殺害我歐陽家的人是正義的時候,你其實就應該想到會有這麼一天!」歐陽雄臉上浮起一抹邪笑。

「你不僅僅只是為了這一件事過來報復我的吧?」林佑善多麼聰明啊,看的很通透。

「沒錯,自然不是為了這一件事,但是,這一件事,你讓我把想要將你從天王位置拉下來的衝動提前了!」歐陽雄冷哼一聲。

他說完這話,也帶著人離開了。

天王府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林佑善獨自一人走進書房。

看著混亂的書房,他猛然間響起來了林天潛入天王府的那一個晚上。

從那一天開始,林天,他捨棄的林家人,就徹徹底底將他玩弄於鼓掌之間!

他彷彿看到了林天笑起來的模樣!

真的是像極了陸家的妖女陸香玉!

「林天,我一定要將你碎屍萬段,要將你所有的親人好友碎屍萬段!」林佑善在心中怒吼,同時一掌轟出。

「轟隆」,竟然直接將牆壁轟出了一個洞來。

……

林天已經走出了山林,正準備朝最近的一個城鎮走過去。

「林天!」突然間,響起來了葉婉清的聲音。

林天回頭看過去,葉婉清飄然落下。

「怎麼樣?沒事吧?」葉婉清快步衝到林天的面前,上下檢查了一番,擔心地問道。

林天搖了搖頭道:「我沒事,就是消耗太大,有些餓。」

葉婉清不禁莞爾,道:「我剛剛看到前面有小吃店,我們去吃點。」

二人便一起到了前面的鎮上。

林天的確是餓了,被魏一恆追著跑,消耗實在是太大了。

吃過東西后,葉婉清跟林天說了要離開一些天的事。

她自然沒有說是七殺門被玄蛇門給威脅了,只是找了一個借口說要去處理門派里的事。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去救人也是處理門派里的事,所以,即便是在撒謊,她也沒有顯得太過慌亂。

林天想著,七殺門的弟子剛剛被救出來,也的確是需要來進行安撫,便沒有多想,只是溫柔地提醒道:「有事記得要通知我。」

葉婉清點了點頭。

在門外,林天和葉婉清分開。

原本,林天想要留住葉婉清,想要告訴葉婉清他想向她求婚的事,求婚這件事林天已經琢磨好一陣子了。

可話到了嘴邊,林天又咽了回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