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5, 2020
72 Views

看着這個只有傳奇階實力就敢跟自己叫板的男人,蘭科不得不感嘆不知者無畏。

Written by
banner

他敢跟王階強者剛正面,僅僅因爲他不知道王階的強大。

蘭科不再多說,渾身氣勢悄然變化,黑色的雙眼變成了神祕的淡金色,全身的肌肉在不停鼓脹,身形也拔高了不少。

啊啊啊啊啊啊!!!

不斷的痛苦從全身傳來,襲擊着蘭科的神經,讓蘭科逃脫不了劇痛的侵蝕。

噗呲一聲,格里芬公爵看到面前這個少年,背後長出了一對無比寬大的淡金色龍翼。

地龍王形態半龍化。

而跟蘭科面對面的親衛也是神色一變,終於感覺到了王階強者的強大。

隨着全身的變化,蘭科沒有給對方反應的機會,背後龍翼輕輕一震伸手捏住了那位傳奇階強者的脖子。

就這麼把對方提了起來,蘭科臉上的表情就寫着兩個字“囂張”。

“嗯?不是想要交手麼?現在你覺得……你真的有資格跟王交手?”

“額額啊……”傳奇階的男人想要說什麼,卻發現自己連蘭科的手掌都無法掙脫,身後浮現出一片黑色的漣漪。

傳奇半位面。

擁有自己的半位面幾乎是每個傳奇階強者的標誌,也是每個傳奇階強者的底牌。

但他面前的是掌握了王之殿的蘭科。

看着對方身後的黑色漣漪,蘭科想也不想催動了王之殿:

“給我滾回去!弱者!”

噗的一聲那片黑色的漣漪被淡金色取代,與蘭科眼中一模一樣的淡金色。

這位傳奇階強者眼中也充滿了絕望之色。

實力差距太大了。

格里芬公爵以爲蘭科這種莫名出現的王階巨龍,是得到了某位王階強者的王階印記,所以根本不可能熟練的掌握王階的力量,自己這邊幾位傳奇階強者就可以對抗。

但是格里芬公爵根本不瞭解強者的層次,就算是蘭科這種半調子的王階,也不是傳奇階可以挑釁的。

隨手把這個傳奇強者扔進身後的淡金色漣漪,蘭科嘴角上挑的看着格里芬公爵:

“老傢伙,我看你不爽很久了,你可以安心的去了。”

與此同時,在星耀城各個地方,很多人不約而同的睜開了眼睛,看向了公爵府的方向。

這些傳奇階強者,都感受到了蘭科那陌生的王階威壓。

還沒等一些人反應過來,另一股非常熟悉的王階氣勢就極速出現,與蘭科的氣勢撞在了一起。

夏洛克看着模樣大變的蘭科,又看了看格里芬公爵失去呼吸的屍體,面無表情的說道:

“你這樣做真的好嗎?”

“當然了,”蘭科拍了拍手,淡金色的雙眼看着夏洛克,“不是商量好了嗎,既然讓我背黑鍋,不如干脆讓你主動站到我的對立面,這樣會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這一切都是蘭科和夏洛克安排的一場戲。

既然對方希望蘭科與夏洛克反目,那蘭科決定乾脆幹得更徹底一點,殺掉格里芬公爵,讓夏洛克主動跟自己打一場。

原本在格里芬公爵的計劃中,蘭科只是一個引子,目的是讓夏洛克陷入被動。

但蘭科乾脆把自己從引子變成大反派,這樣問題就從貴族與皇帝的矛盾,變成了星佑帝國與蘭科的矛盾。

說實話,這樣對蘭科一點好處都沒有。

就算夏洛克最後解決了問題,蘭科都無法在星佑帝國公開身份。

這是一個帝國的臉面問題,堂堂公爵都被人殺了,難道還能放任兇手?

但是蘭科不在乎,被格里芬公爵算計讓蘭科更生氣,被人打了一拳,當然要打回去了!

現在已經擁有王階的戰力了,難道還要處處膽小怕事?

實力弱小的時候那是隱忍,實力強大了就叫做慫了。

如果非要扯什麼理由,那就是不報這個仇,蘭科念頭不通達!

不過夏洛克卻仍然面無表情的看着蘭科,繼續問道:

“我問的不是這個,你就這樣結束了兩條生命,真的好嗎?”

“……”蘭科沉默了。

格里芬公爵對自己沒有必殺之心,自己卻殺了他,看上去似乎很不好,但是……

蘭科擡頭直視着夏洛克,那雙淡金色的龍瞳中帶着堅定與自信:

“難道結束這種人的生命,有什麼不好嗎?”

但是,留着格里芬公爵這種傢伙,遲早自己身邊的人會出事。

殺,就是殺了!

“很好。”夏洛克緩緩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

那張俊美的面孔看着蘭科,表情上帶着欣慰:

“對手敵人這種東西,儘管抹殺掉就是了,擋在了我的面前,就應該做好被殺掉的準備。”

這就是星佑王的氣勢。

蘭科握緊了雙拳,看着夏洛克突然熱血沸騰起來:

“來吧,早就想跟你打一次了!以報被當年被揍的仇!”

“那就要看你有沒有那個實力了。” (感謝‘好名都讓我起了’、‘被玩壞の企鵝’的打賞!)

(今天還是兩更,這段時間白天都在忙碌,補更活動可能要延後……無力的求推薦票,最近我不太會去看書評區了,成績太差,自己不忍直視……)

儘管要打一次,但兩個人都沒有使用王之殿。

畢竟不是拼死戰鬥,雙方都會留一手。

但……該說星佑王不愧是最能打的王階麼。

蘭科特麼的地龍王形態都打不過一個人類啊!

儘管不是完整的地龍王形態,但是那可是千年前奴役整個人類的龍族強者啊!

居然又被吊打了一頓!

事實上蘭科對於地龍王的王階實力還有很多不理解,所以被真正的王階實力派吊打是理所當然了。

蘭科開始還想如果自己能打贏夏洛克,估計就會在西納普斯出名了……

事實證明蘭科想多了。

從一開始就沒有任何的機會!

不過這場戲也因爲蘭科和夏洛克的戰鬥,讓所有人都相信了蘭科與夏洛克的矛盾。

可憐的格里芬公爵還沒來得及用自己的親孫子作爲藉口打擊皇帝陛下,就被皇帝陛下當做藉口調查星耀城了。

整個星佑帝國都因爲這個突然的變故陷入了奇怪的狀態。

原先因爲星佑軍神艾瑞爾?蘭蒂斯在阿託亞城被王階巨龍吊打的消息,以格里芬公爵爲首的老年三人組對夏洛克皇帝發起了攻擊,希望處理艾德溫公主和蘭科的問題。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是老年三人組和皇帝的交鋒。

可是還沒等這場政治鬥爭進入激烈狀態,格里芬公爵死了。

至於那什麼克頓嫡長孫都是次要的,但是格里芬公爵居然死了!

據說夏洛克皇帝爲了阻止喪心病狂的巨龍,還大打出手與那條王階巨龍大戰了一場,可惜沒有救下格里芬公爵,最後讓殺人兇手跑了。

不過大部分人都認爲是夏洛克皇帝對格里芬公爵有意見,所以故意沒有救下格里芬公爵。

但這些都無傷大雅,幾乎所有人都認爲是蘭科惱怒的殺了格里芬公爵。

畢竟以蘭科的立場來說,殺掉格里芬公爵就是與星佑帝國爲敵,除了龍族那腦子開了洞的臭脾氣,沒有任何理由可以讓一條龍付出這麼大的代價。

這些都是在蘭科和夏洛克的計劃中的。

當然,以下這些消息,都不在計劃之中。

據皇宮內部人員爆料,這條喪心病狂的巨龍之所以傻掉了格里芬爺孫,是因爲這條巨龍把公主殿下視爲自己的禁臠,根本不允許別人染指。

因爲格里芬公爵希望讓艾德溫公主嫁給克頓?格里芬,所以覺得無法容忍的巨龍就殺了兩人。

而得到消息的夏洛克皇帝跟巨龍談判中,說明不會把艾德溫公主交給這麼殘暴的傢伙,更加惹惱了狂妄的巨龍,由此在星耀城大戰了一場。

最後還是星佑王更加強,但逃跑的邪惡巨龍仍然大吼着自己還會回來的,絕對會殺掉跟艾德溫有關係的雄性。

這一段內幕消息被爆料出來,很快就傳遍了星耀城的上流圈子,大家都認可了這個說法。

有理有據,令人信服。

甚至還有人分析這頭名爲蘭科的巨龍,在幾年前艾德溫公主還小的時候,就對那些想要染指艾德溫公主的傢伙進行了打擊報復,手段之陰損狠毒令人髮指。

由此可以看出這頭巨龍很早就將公主殿下視爲自己的玩物,格里芬公爵還敢觸這個黴頭,真是死的不冤啊。

也有一些人看到容顏絕美氣質清純的公主殿下,覺得蘭科真是會玩,在公主那麼小的時候就開始玩養成遊戲。

由此,蘭科在擁有“bl三巨頭”這種名震大陸的外號之後,又擁有了“養成公主的**巨龍”這種外號。

夏洛克!相信你,我真是腦子讓狗吃了!

這些消息自然都是在夏洛克的操控下放出來的,很快就掌控了主流的輿論,讓目標更集中的放在了蘭科身上。

不得不說,這一下的補充真是很完美,除了蘭科的名譽受到影響,幾乎把其他方面的影響降到了最低。

如果不是打不過夏洛克,蘭科絕對已經衝進皇宮殺了這該死的傢伙了。

這特麼的不是計劃好麼?爲什麼還要多此一舉的出賣我?!

現在整個星佑帝國幾乎都在討論蘭科對於公主的珍視程度,稍微提了一句訂婚,居然就全殺了,真是殘暴的巨龍啊。

夏洛克我日你大爺!

鬱悶不已的蘭科,乾脆不再出門,宅在了星芒教堂。

就是星芒教堂。

蘭科早就想好了退路,從皇宮裏出走,就繞了個圈跑到了星芒教堂裏。

這裏不僅非常安全,還有貼心的聖女照顧自己。

被靈魂催眠的尤瑟娜,一直認爲自己是被蘭科救下,並且青梅竹馬的成長,所以自然不會舉報蘭科。

格里芬公爵畢竟是星佑帝國的三大公爵之一,就這麼突然的死了,而且未來的繼承人還跟着一起死了,整個格里芬家族都亂成一團。

不光是格里芬家族在爭奪繼承權,外部的幾股勢力也在瘋狂的蠶食格里芬家族,其中收穫最大的就是夏洛克皇帝。

這老兔崽子藉着搜查蘭科的名頭,把帝國第四軍團拉到了星耀城,之後開始收編格里芬家族的勢力、地盤、財富,完完全全的以權謀私。

不管最後結果是什麼,經過這件事,格里芬家族元氣大傷,至少三十年無法跟另外兩個公爵相提並論。

不過這些權啊、錢啊的都跟蘭科沒關係,蘭科宅在星芒神教,想要提升自己的實力。

經過跟夏洛克一場戰鬥,儘管是被吊打,蘭科仍然有了自己的收穫。

在力竭的時候,蘭科終於感受到了自己體內的能量。

不是龍形態的來自巨龍體內的能量,而是蘭科本身的能量。

蘭科怎麼說都是傳奇階的身體,而且還吸收過地龍王的殘軀,身體裏自然擁有能量。

只不過蘭科不是那些一路穩紮穩打,靠着奇遇和越級挑戰升級上來的傢伙,蘭科的成長跳躍性太大,而且蘭科自己又不會什麼控制能量的方法,所以平時根本感覺不到自身的能量。

不管是魔法值、鬥氣、查克拉、靈力都是能量的一種。

蘭科平時都是靠着變龍後的龍形態的能量碾壓,在這麼強大的能量掩蓋下,自然無法注意到自己那微弱的能量。

但這次跟夏洛克戰鬥,讓蘭科終於到了極限狀態,也是第一次發現了屬於自己的能量。

按照類別分析,應該是血脈鬥氣。

只不過太微弱了,微弱到無法離開體內,也就無法催發出來。

不管怎麼樣,有了開始就一定可以進步。

只要可以掌握自己的血氣,那自己就可以成爲貨真價實的傳奇階人類強者。

“尤瑟娜,打我!”

“嗯?”尤瑟娜一臉莫名其妙的看着滿臉期待的蘭科。 (感謝‘silverj’、‘胖次偶買噶’打賞!)

最後蘭科還是放棄讓尤瑟娜跟自己打一場的想法了。

原因很簡單,尤瑟娜打不過蘭科。

“你是說,這兩天梅格一直在博納爾那邊?”蘭科皺着眉頭問道。

“沒錯,”尤瑟娜乖巧的點了點腦袋,絲毫沒有聖女清冷的神色,“自從格里芬公爵死亡後,就沒有回來。”

蘭科摸着下巴深思起來:“看來事情沒那麼簡單啊,這兩個老神棍到底想幹什麼?”

聽到蘭科的稱呼,身爲星空聖女的尤瑟娜卻沒有任何異樣,只是笑意盈盈的看着蘭科,眼神中帶着幸福。

……靈魂催眠術實在是太可怕了。

這幾天跟尤瑟娜接觸下來,蘭科心裏冒出了這個想法。

如果不是自己就是幕後黑手,蘭科都會誤以爲自己跟尤瑟娜真是認識很久的青梅竹馬。

而且在尤瑟娜的記憶裏,很明顯跟蘭科不是單純的青梅竹馬,這位聖女看着蘭科的眼神中總是帶着異樣的感情。

蘭科真正的青梅竹馬古姬·多裏的眼神裏可沒有這麼多奇怪的東西。

靈魂催眠術這種作用在真實靈魂上的魔法,真是太可怕了。

被尤瑟娜那雙湛藍的大眼睛盯着,蘭科也感覺渾身不自在,語氣發虛的說道:

“那個,尤瑟娜,你不用處理神教的事物麼?”

尤瑟娜搖了搖頭,金色的髮絲披散在肩頭:“最近帝國這麼亂,神教也在趁機加強自身,那幾位大主教都沒閒着,反而沒我什麼事了。”

幾句話說完,蘭科突然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畢竟自己跟尤瑟娜以前根本不認識,又不是真正的相識十多年。

閒來無事的蘭科就觀察起了面前這位星空聖女。

比起那天晚上半裸的美妙**,身穿純白聖女長袍的尤瑟娜,更有一種清冷迷人的氣質。

裁剪合適的純白長袍緊貼在尤瑟娜凹凸有致的嬌軀上,把少女曼妙的曲線完全展現出來,一雙修長*在長袍裏也無法掩飾。

苗條的身材卻擁有一對發育良好的胸部,十六七歲的精緻臉蛋上已經褪去了青澀,花季少女的可愛與聖女的高貴都體現了出來。

常年高高在上的聖女身份,以及童年時期的陰影,讓尤瑟娜自然而然的養成了一種冷冰冰的氣質,看上去就猶如清冷的孤月,可遠觀卻不可褻玩。

但這位高貴的聖女,在面對自己虛假記憶裏的白馬王子的時候,卻露出了笑容。

不過這種突如其來的好感實在是有點吃不消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