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24, 2020
45 Views

「導演過獎了。」清子的華夏語水平有很大提高,完成日常對話不是問題。

Written by
banner

一直在旁邊當觀眾的親大少走過來,笑著跟攝製組的成員們說:「大家都辛苦了,晚上我做東,請你們吃飯,可千萬不要客氣。」

最新全本:、、、、、、、、、、 甲賀一木和吉川平太郎很快達成一致意見,由甲賀派出人手,山口組負責資金和外聯等工作。

總的來說,吃虧的還是山口組。

就連吉川平太郎自己都覺得快成開銀行的了,誰都能過來宰一把。

可是有什麼辦法呢,論戰鬥力,山口組的高手乘以三倍,也不是一個甲賀派的對手。

甲賀一木在這件事上穩賺不賠,就算沒有山口組的強大資金支持,他也要派出人手,前往華夏國找秦烽的麻煩。

畢竟,中村俊南是在他眼睜睜的情況下被打死的,作為負責安保的一方,負有絕對責任,必須殺了兇手給中村家族一個交代。

他放下杯子,面帶深意的說:「吉川組長,這次我要派出的高手名叫甲賀一山,是我的堂弟,和我一樣,同屬高級上忍。有他出面,秦烽死定了,但你這邊的資金、情報一定跟上來,別因為一些小的細節,斷送大好的結局。」

吉川平太郎點頭說:「甲賀流主放心吧,我的人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

嗖……

一道人影突然出現在二人面前,吉川平太郎嚇了一跳,而甲賀一木面色正常,他笑著說:「這位就是我的堂弟甲賀一山,吉川組長請放心,他沒有惡意的。」

吉川平太郎抹了一把冷汗,說:「果然是高手,我的人竟然全都沒有發現,由他出面一定能完成任務。」

……

廣告拍完了,大家開始收工。

從本地找來的幾個女臨時工聚在一起,嘰嘰喳喳的談論著什麼。

秦烽帶著原田清子往外走,無意間聽到一個女孩說:「這段時間,夜店裡多了好幾個帥老外,一個金髮一個棕色頭髮,長的那叫一個帥啊。而且他們很喜歡跟打扮性感的女孩子搭訕,我們晚上要不要去試試?」

秦大少不由的低頭看了一眼,幾個女孩子都是二十歲出頭,應該是剛剛步入社會的年齡。

另一個女孩兒附和說:「好啊好啊,平時只有在電視上見到老外,就算是在街上碰到了,也不好意思跟人家搭訕。這可是個好機會,要是能釣上一個最好,就算是釣不上,玩兒玩兒一夜情也是好的,最起碼咱也嘗過老外的味道。」

對此,秦大少表示一萬分的崇高鄙視,沒辦法,現在的女孩子都太不自愛了。

還是咱哥們兒人品好,在家裡集中了那麼多優秀的女孩子,哇哈哈,你們就羨慕去吧。

兩人來到地下停車場,剛坐上車還沒來得及發動引擎,伊莎貝拉憑空出現在後排座位上。

「怎麼了莎莎,出什麼事了?」秦少回頭問道,一般情況下,美女教官很少像這樣出現在他的車裡。

「最近,省城出現了幾個吸血鬼。」美女教官沉聲說。

「吸血鬼?」他一愣:「血族來這裡幹什麼,他們不是很怕華夏修真者的嗎,怎麼還敢主動過來找死?」

美女教官糾正道:「是吸血鬼,不是血族!吸血鬼是高級血族和普通人繁衍出來的後代,被他們咬過卻沒有吸干血的普通人,會變成低等級的吸血鬼。修真者只是針對血族,對這些低等級的傢伙們,根本就不聞不問。」

別說是修真者看不起他們,就連血族同樣看不上吸血鬼,認為他們是骯髒的,就算是在歐洲,高級血族也很少跟吸血鬼打交道,更不會承認和他們是同族。

近代以來,吸血鬼遭到好幾次圍剿,雖然每次都搞的元氣大傷,但卻從沒有被滅族。

反倒是這些年,他們學會了低調,悶著頭髮展,到現在再一次初具規模。

只是,這幫整天只知道龜縮在歐洲的傢伙們,為什麼來要華夏國,就算修真者不管,警察和特種部隊的政策永遠是見一個殺一個,絕不手下留情。

因為在華夏人看來,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這種異族是必須要殺的。

而他們如此明目張胆,到底是為了什麼?

秦大少忽然想起來一件事,問道:「你說的那幾個吸血鬼,是不是經常在夜店出沒?」

伊莎貝拉點點頭,回答說:「他們憑藉帥氣的外表和裝出來的氣質,到處招搖撞騙,我估計至少已經有十幾個女孩子中招兒,成為和他們一樣的人。」

普通人被吸血鬼咬了之後,會在下一個月圓之夜變成吸血鬼,咬人的吸血鬼等級越低,被咬者的等級就會更低。

越是低級的吸血鬼,越是需要更多的人血來維持生命力,造成一個惡性循環。

所以歐洲各國在處理這件事上,也都從來沒有手軟過,因為他們很清楚,如果任其發展下去,用不了多久整個國家都會充斥著這種生物,直至最後一個普通人消亡。

「莎莎,你的意思是?」秦烽又問。

美女教官笑了,說:「搞定那幾隻小魚小蝦,對我來說是小菜一碟,當然對你也不是什麼難事。不過呢,我考慮到你們特別小組自打搬到省城之後,還沒做出過任何成績呢,所以想把這個人情賣給晴晴和靜靜她們,你覺得怎麼樣?」

「好主意啊!」他一拍大腿,說:「晴晴這幾天一直抱怨,說來到這裡之後,除了幫我黑交通部和空管部門的電腦主機之外,什麼都沒幹過。」

但他他也有擔心的地方,雖說吸血鬼比不上高級血族,但他們的戰鬥機超出普通人好幾倍,晴晴和靜靜不會受傷吧?

伊莎貝拉說:「放心吧,以她們現在的實力,就算是打不贏,也不用擔心對方的利齒,靈力護盾能把吸血鬼九成以上的攻擊擋在外面。另外,我們倆把匕首借給她們,一定如虎添翼。」

「好吧,哥決定坐鎮指揮部。」秦少馬上下了決心,說:「功勞留給晴晴和靜靜,哥負責暗中支援,深藏功與名。」

他把電話打給何慕晴的時候,何領導高興壞了,雖說誅滅吸血鬼這種事是上不了功勞簿的,卻也不失為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總比閑著強。

舒警花表現出同樣的興趣,自從成為修真者,她還從沒有放開手腳的大打一架呢,這麼好的機會,當然不肯放過。

最新全本:、、、、、、、、、、 幾個打扮性感的女孩子走進酒吧,雖說現在已經是春天了,卻也沒到穿短裙露大腿的地步。

但是再看剛才這幾位,不是短裙就是熱褲,其中一個更過分,上面穿著弔帶衫,外加一條圍巾,整個臂膀都露在外面。

雖說她們幾個的長相只能算是中等,架不住敢露肉,還是吸引了不少色-狼目光。

幾人剛找地方坐下,就有自我感覺良好的傢伙過來搭訕。

只可惜,她們的目標是帥老外,別說是形象一般的國產男,就算是土豪,今晚也不一定會被她們看在眼裡。

所以一連幾個搭訕者興興而來,悻悻而去。

這時,一個女孩子的手機響了,她掏出來一看,有些小激動的說:「是秦氏集團的號碼,難道明天還有拍攝任務,要咱們繼續過去幫忙嗎?」

「要真是那樣就太好了,人家不僅給的多,工作餐也豐盛。」一個女孩兒說:「要是能成為那裡的正式員工就好了。」

「最主要的是,人家的董事長夠年輕,姐妹們努努力說不定能釣上金龜婿呢!我說你還愣著幹嘛,接電話啊,等人家那邊掛了,你就只能找地兒哭去吧。」

雖然她們只是秦氏招來的臨時工,而且工作時間只有短短的幾天而已,但不管是報酬方面,還是公司其他員工對她們的態度,都讓她們覺得很滿意。

女孩兒按下接通鍵:「喂,你好……哦,我是您有什麼事情?哦,我現在xxx酒吧呢,所以這邊有些吵,不過我已經聽清楚了,我會轉達其他幾個人的。」

掛了電話,她高興的說:「果然,,明天還有事情要做。你們看,帥老外在那邊,果然來了……」

她並沒有發現,自己的手機表面上掛了機,實際上還處在通話狀態中,如果她現在打電話,一定會發現無法撥號。

這部手機,已經被警方的技術人員控制了,成為一部流動的攝像頭和監聽器。

酒吧外五百米處,一輛商務車裡,三人聽的清清楚楚,何慕晴第一時間站起來,說:「既然帥老外到了,咱們也該出發了!」

舒雅靜摸了一下藏著手槍的后腰,點頭說:「好,我們出發!」

秦烽將她們攔住,道:「急什麼,只是出現了帥老外,是不是吸血鬼還不能肯定呢。」

舒警花說:「我們等不及了,你在這裡繼續監聽,我們去現場查證,如果對方不是話,再去其他地方尋找目標,沒什麼大不了的。」

「好吧。」秦少點點頭,囑咐二女說:「一定要小心,畢竟你們沒有跟吸血鬼交手的經驗。」

「知道了,再不濟我跟靜靜也是高手呢。」何慕晴伸手勾住舒警花的脖子,兩人十分女漢子的跳下車,徑直走向酒吧。

為了方便行動,兩女都穿著緊身褲和小夾克,腳踩半高跟的短靴,何領導一頭秀髮披散開來,舒警花直接扎了個馬尾。

兩人雖然穿的很簡單,但是緊身的鉛筆褲和小上衣,將她們的身材襯托的更加高挑和完美,一進來馬上就成為眾人目光的焦點。

因為兩女臉上都帶著冰冷的表情,以至於很多搭訕者都打了退堂鼓。

想要找美女搭訕,不光是勇氣問題,最主要的是底氣問題,想要上去總的先低頭看看手裡的車鑰匙,是什麼牌子的吧。

誰讓她們兩個實在是太出色了,這才讓多數人望而卻步。

當然,也有膽子大的,隨便拎上幾瓶啤酒,再把臉上的笑容擠成一朵花,晃晃悠悠的走過來,用自認為很有磁性的語調說:「美女,能請您二位喝一杯嗎?」

何慕晴從上到下將其打量一番,哼道:「酒可以留下,人必須離開。」

「沒問題!」那貨放下酒,屁顛兒屁顛兒的走了。

能把酒留下,已經是很給面子的事情了,還強求個毛,你們有本事也讓美女給這樣的面子啊!

舒警花打開一瓶啤酒,遞給何領導的同時,壓低聲音說:「那邊有四個老外,從他們慘白色的皮膚不難判斷,十有**就是吸血鬼。」

「是啊。」何領導接過啤酒灌了一口,說:「你再看看那幾個拚命想要倒貼的女孩子,她們又怎麼可能想到自己正在羊入虎口,而且是主動送上門兒的。」

陋俗之婚鬧 「還有,她們在誇老外的皮膚白呢,正常人的膚色怎麼可能白到那種地步,真是一群沒見過世面的傻丫頭。」舒警花說。

「給小烽發信號。」何領導已經忍不住想要動手了。

舒警花換望四周,說:「現在就行動,不太好吧,畢竟這裡這麼多人,一旦動手,肯定會亂做一團。萬一再傷到無辜的人,行動的意義可就大打折扣了。」

何領導哼道:「那怎麼辦?難不成非得等到對方張嘴咬人了,我們再動手嗎,那不是一切都晚了。而且,我想他們不會囂張到在這裡就咬人的地步,難不成我們等到他們帶著各自倒貼過來的妞兒離開,那得到什麼時候啊。」

舒警花笑了,伸出一根纖纖玉指朝著門外的方向指了指,說:「你忘了,外面還有一位閑著的秦大少呢,要是不讓他干點兒什麼的話,難保關鍵的時刻他不會闖進來跟咱們搶功。」

何領導的眉毛成了彎彎的月牙,笑著說:「你的意思是,讓他派一隊警察來,謊稱這裡有人販賣毒品,然後對所有人進行檢查。」

舒警花打了個指響,說:「查過的人勒令他們離開,故意把外國人留在最後,這等於變相的清場,到時候你我動手,也就不需要有任何的顧忌了。」

「好主意。」何慕晴直接拿起手機,撥通秦大少的號碼:「喂,秦大長官,馬上派一隊警察來清場,怎麼做應該不用我教你吧?」

指揮車裡的他先是一愣,馬上笑著說:「明白,查身份證嘛,就說裡面有人非法販賣毒品。另外,把你們呢那幾個外國人留到最後,是不是這樣?」

「哎,我老公的智商果然高,高到了讓人髮指的地步!」何領導這幾句話,表面上是誇他,實際上帶著損人的味道。 一幫顧客正玩兒的開心,不少人都已經確定了今晚獵艷的目標,就在他們準備火力全開的時候,音樂停了。

一隊穿著整潔警服的警察衝進來,迅速控制了每一個方向,將所有人都納入視線之中。

對於警察的迅捷,何慕晴、舒雅靜同時想到:絕對不是這幫人第一次來這裡辦案,否則的話,怎麼可能如此的輕車熟路。

對於突如其來的不速之客,客人們全都嚇壞了,誰知道這幫警察來幹嘛,就算是心裡沒鬼,可要是被這幫傢伙帶到局裡來一通審問,不也是很麻煩的一件事嗎。

酒吧方面的人馬上出來,笑著問道:「各位警官,你們這是做什麼啊,我們這裡可是合法經營。」

為首的警察隊長瞄了他一眼,哼道:「是不是合法經營,你說了不算,我說了也不算。我們接到群眾舉報,說你們這裡有人非法販賣毒品。」

「不可能,我們酒吧的人都是很守規矩的。」那人急忙解釋。

隊長說:「我又沒說是你們的人,說不定是客人帶進來的,所以,我們要對所有人進行例行檢查。所有人聽著,把自己的身份證準備好,沒有身份證的,駕駛證、護照或者是其他證件也可以,統統接受檢查。」

客人們怨聲載道,本來到這裡是為了尋開心,現在好了,還得接收檢查。

而且看樣子這幫警察一點兒放水的意思都沒有,這麼多的客人全部檢查一遍,天知道得多長時間。

警察們分為三個小組,同時對不同區域的客人進行檢查,這麼一來,四個外國帥哥被留在了最後。

第一批人檢查完之後,警察隊長說:「沒你們什麼事兒了,想要留在這裡的,那就乖乖的坐一旁等著,想要回家的我們也不攔著。當然了,我建議你們還是離開的好,萬一發生了妨礙公務的事情,對誰都不好。」

客人們一聽,這還等什麼,趕緊走吧,免得惹禍上身。人家來搜的可是毒販子,萬一打起來,後果一定很嚴重。

客人們陸續離開,酒吧經理都快哭了,好不容易等來一個周末,本想著增加一些營業額呢。這下好了,今天算是白乾了,月底可怎麼跟老闆交代啊。

客人一批一批的離開,人越來越少。

何慕晴和舒雅靜也很「幸運」的被留到了後面,幾個外國人驚嘆於她們的美麗,總是不由自主的朝這邊看。

這樣的做法,讓那些已經成功倒貼的女孩子極為不滿,除了躲在帥哥懷裡撒撒嬌之外,她們也做不了其他的。因為是個人都知道,她們的長相、身材跟對方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其中一個金髮帥老外,大膽的朝舒雅靜擠了擠眼睛。

舒警花沒有裝作視而不見,而是朝著他拋了媚眼兒,反正一會兒就會要了你的命,姐不妨對你好點兒。

何領導面無表情,一隻手探向右腳的靴子內側,這裡面藏著秦大少的成名兵刃——匕首火隕。

由於所有通過檢查的客人都選擇離開,警察們加快的盤查的速度。

酒吧老闆見到現在也沒查出毒販,心裡鬆了一口氣,營業額少點兒沒問題,可萬一真的抓住幾個毒販,酒吧肯定也是吃不了兜著走的。

「你們幾個,起來!」警察隊長指著你在老外懷裡的四個女孩子說,又說:「你們四個,留到最後。」

四個女孩子的身份沒有問題,當她們被勒令離開的時候,全都表現出不服氣不配合的做法。

在她們看來,好不容易掛上了外國帥哥,眼看就能出去找個賓館床戰一番,就這麼算了,那怎麼能行。

何慕晴朝著警察使了個眼色,對方會意,說:「你們可以出去等,但不能繼續待在這裡。」

女孩子們用蹩腳的英語跟帥哥說了幾句,無非是我們在外面等你們之類的話,然後才依依不捨的離開。

到此為止,警方的做法沒有引起四個老外的懷疑。

因為他們覺得自己被留下很正常,誰讓咱們是外國人呢,再說了,不是還有兩個美女也沒留下了嗎?

很快,酒吧的工作人員也被清理出去。

就在馬上要對老外進行檢查的時候,警察隊長的通話記錄響了,揚聲器傳出一個焦急的聲音:南城XXX處發生暴力事件,附近的警察不論在做什麼,馬上趕去支援!重複一遍,所有人趕去支援!

隊長根本不用說話,直接把手一揮,三十幾個部下跟著他魚貫而出。

不到三秒鐘的時間,警察消失了個乾乾淨淨,四個老外驚的目瞪口呆,由於事情發生的太快,他們仍然傻乎乎的坐在沙發上,不知所措。

舒雅靜動作優雅的從吧椅上下來,邁開兩條長腿,朝著他們走過去。

「美女,既然警察都走了,不如我們一起喝一杯?」金髮帥哥笑著說。

不得不說,這幾個傢伙長的還都挺有賣相,就說這個金髮的傢伙吧,笑起來的時候很迷人,能迷倒多數不經世事的女孩子。

「你們真的要喝?」舒警花媚聲問道。

「當然,這裡只剩下我們,難道不是一種緣分嗎?」金髮帥哥微笑著說:「你們華夏人,不是最信緣分的嗎?」

何慕晴也邁動兩條長腿走過來,目光掃過四個人的臉,說:「你們真的確定要喝酒?」

四個人不明白為什麼美女會這麼問,難道我們面前擺的不是酒,是白開水嗎?

他們分別用自己擅長的方式,表達同一個意思:我們要請美女喝酒。

兩女對視一眼,何領導臉上的表情逐漸冰冷起來,嘴裡擠出一句:「吸血鬼不吸人血,卻要喝酒,你們什麼時候改性子了?難道酒可以代替血嗎,這我還是頭一次聽說。」

四個帥哥的表情馬上變了,特別是金髮帥哥,稜角分明的臉幾乎都扭曲了,他恨聲道:「原來你們早就知道我們的身份,故意讓警察把客人們清出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