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5, 2020
77 Views

“毛利先生,還有柯南小朋友,真是稀客啊,你們怎麼突然登門了。”端木軒他們進去的時候,森谷帝二老早等在了莊園客廳。

Written by
banner

他一見到毛利小五郎和柯南就一臉笑意的迎了上來,一副和善的樣子。

毛利小五郎和柯南都沒有答話,而是把目光投向了端木軒,等着端木軒開口。

“這是?”看他們的樣子,森谷帝二又表現出一副疑惑的樣子。

裝的好像真的樣的,端木軒心裏嗤笑一聲,沒有絲毫的客套,直接語氣不善的開口說道,“好了。森谷帝二,不要裝了,剛剛我們可還通過電話,你還以爲自己我是在開玩笑?”

“你說的是什麼意思。”森谷帝二的演技發揮的淋漓盡致。一點破綻都沒有。

“不見棺材不落淚。”端木軒冷笑了一聲,用中文嘲諷了一句,然後接着開口道,“你認爲這樣還有意思?一定要我把你的證據擺在你面前?”

“我壓根就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什麼證據。你到底想說什麼。”森谷帝二臉上一臉的疑惑,同時適時的表現出了一絲不耐煩。

“森谷先生,我們懷疑你是今天發生的三起爆炸案的嫌疑人,所以請你配合下我們的調查。”看端木軒是認定森谷帝二是兇手了,沒有向森谷帝二詳細講解的意思,目暮十三忙站出來解釋了一句。

“什麼,我是爆炸案的嫌疑人?無稽之談!我今天一天都待在自己的家裏,也沒有任何的理由策劃什麼爆炸案件,請你們給我個合理的解釋,要是你們沒有合理的解釋。我想,我該找律師和你們談了!”

森谷帝二臉瞬間陰沉了下來,一副被污衊了的憤怒樣子。

“不單單是爆炸案,最近發生的幾起縱火事件也是他做的。”端木軒冷笑着說道。

“什麼!”目暮十三他們都是一驚,這個端木軒前面可沒說過。

“很好,看來你們是鐵了心要血口噴人了,現在請你們立刻出去,沒有證據,我不會回答你們任何的問題。”

聽到端木軒說縱火事件也是他做的,森谷帝二臉色微微的一變。不過表面上,他卻還是一副被污衊了的憤怒模樣。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最近發生縱火事件的應該是,黑川宅。水島宅,安田宅,阿久津宅,而這些,應該都是你設計的作品吧!”端木軒冰冷的盯着森谷帝二的臉。

“什麼,最近發生火災的都是森谷教授的作品!”目暮十三一聲驚呼。他們還真沒調查過那些建築的設計者,現在聽到端木軒說出那些建築的設計者都是森谷帝二後,他們也感覺有些不對勁了。

這事不管是不是森谷帝二做的,也絕對和森谷帝二有種某種關聯,世界上不可能有這麼巧的事。

“黑川宅?水島宅?安田宅?阿久津宅?對這些確實是我設計的,但那和我有什麼關係?這不是更應該證明我和這種事情沒有關係嘛!你們應該去找我的對手,那些看不慣我的人才對,難道你們會認爲,我會自己燒掉自己的作品?”

森谷帝二裝作一副沉思,仔細的回憶着端木軒說的那些地方的樣子,半響,他才點了點頭開口道。

“這可說不定了,要是你對自己的作品不滿意呢,你不是一直都只認同對稱的建築嗎?我找過以前的那些被燒掉了的建築的照片,發現了很有趣的一點,那些被燒掉的建築竟然都剛好是不對稱的建築。”

端木軒冷笑着說道,這是目暮警部他們在場,要是目暮警部他們不在,他估計老早就動手賞森谷帝二一顆花生米了,哪有功夫和森谷帝二慢慢玩這種找證據的遊戲。

“無稽之談!不對稱的建築我就一定要毀掉?你以爲老夫是什麼人!”森谷帝二也冷笑了一聲,針鋒相對的說道。

“不止這個,還有下午被安放了炸彈的橋,好像也是你的作品吧,我記得曾經在你的展覽室看到過那座橋的照片。”端木軒沒有理會森谷帝二的裝模作樣,而是接着說道。

“我不想再聽你在這裏說廢話了,說了,如果你是因爲出事的都是我的作品,才懷疑我的,你們應該去找有誰和我有仇纔是,而不是在這裏戲耍老夫。”森谷帝二一臉的不耐煩。

“那西多摩市呢,關於西多摩市的城鎮規劃!”端木軒冷冷的看着裝模作樣的森谷帝二。

“什麼,什麼西多摩市!”森谷帝二渾身都是一震,眼中閃過了一絲驚訝,不過表面上,他還在強撐着一副搞不明白的樣子。

“西多摩市?那裏和這次事件有什麼關係嗎?”目暮十三和毛利小五郎都有些疑惑,倒是柯南,正沉着臉,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當然有關係,而且是大有關係,關係到了他爲什麼要挑戰新一的理由。”端木軒冷笑着盯着森谷帝二。

“爲什麼挑戰新一的理由?”

“因爲新一哥哥毀了他的夢。”說這話的不是端木軒,而是柯南,聽到西多摩市,再把事件從頭到尾串聯了一遍,他很容易的就明白了森谷帝二爲什麼針對他了。

“誒?”目暮十三和毛利小五郎更是疑惑。

“新一哥哥曾經和我說過,他在西多摩市破獲了一起案件,導致了西多摩市的市長下臺了,關於那位市長在任的時候的許多政策,也都流產了,其中就有西多摩市新城區的規劃。”柯南陰着臉點了點頭,然後轉頭死死的盯着森谷帝二的臉。

“你就是那個新城區規劃的設計師吧,森谷帝二先生。”

“是這麼回事嗎?”目暮十三和毛利小五郎也沉着臉,轉頭盯着森谷帝二,這個事情可不簡單,要是真的是像柯南說的那樣,就代表着森谷帝二有作案的動機了。

“是又怎麼樣,西多摩市的新城區規劃的設計師確實是我。”

森谷帝二沒∵∵,有否認,否認也沒用,這種事,稍微去查一查就能查的出來。

“怎麼說來,森谷帝二先生果然是這一系列事件的幕後黑手啦?”目暮警部凝重的盯着森谷帝二,本來他是一直都不相信,這些事件竟然會是森谷帝二做的,因爲怎麼看,森谷帝二都沒動機這麼做,但現在,有了動機,再把所有事情串聯一遍。森谷帝二確實是有了很大的嫌疑了。

“幕後黑手?無稽之談,工藤新一確實是破壞了我關於西多摩市的新城區規劃,但就因爲這樣,我就要報復回去?還順帶毀掉自己的作品?那座橋可是我的得意之作,我就是從那座橋開始,纔在建築業嶄露頭角。我會毀掉對我來說這麼重要的設計?”

森谷帝二臉上一臉的平靜,沒有了前面那副故意表現出來的憤怒。

“哼,你以爲我們現在手上沒有證據就拿你沒辦法了?我們手上確實是沒有證據,但你家裏應該有吧。”端木軒冷笑着看着森谷帝二。

“這麼說來,你們是打算搜查我家咯?你們隨意。”聽到端木軒打算搜查他家,森谷帝二沒有任何的慌張,早在聽到端木軒說他名字的時候,爲了保險起見,他就在端木軒他們來之前。把他用來變裝的一些道具給毀了,壓根就不怕端木軒他們搜。

“看來你聰明的在我們來之前把證據都毀掉了,不過我想,你身上應該還有一樣東西沒有被毀掉吧。”

對於森谷帝二把證據給毀掉了的事情,端木軒一點都不意外,畢竟只要是不傻的人,知道警察要來自己家了,肯定都會爲了保險起見把證據毀掉的。不過變裝之類的證據好毀,有一樣東西卻不好毀。

聽到端木軒說他身上還有證據。森谷帝二一點都不慌張,他壓根就是認爲端木軒在詐的他,明明在端木軒他們來之前,他就把所有用過的東西都給毀掉了。

“還有那個引爆器呢,你爲什麼不毀掉?或者說你是不敢毀吧,炸藥就埋在你腳底下。要是一個不小心的,觸動了按鈕,估計不用等我們來,你就被炸的灰灰湮滅了吧。”

看着森谷帝二一副不見棺材不死心的樣子,端木軒直接說出他所說的證據。也就是前世,那個被柯南下掉了電池的炸彈引爆器。

“你怎麼知道!”聽到端木軒說出引爆器,森谷帝二的臉色一下子就變得鐵青了起來,他纔想起來,自己身上確實還有個炸彈引爆器來着。

作爲一個高智商人士,他深諳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籠子裏的道理,所以他一邊在佈置着小蘭的事情,一邊在自己身邊留了張底牌,確保發生什麼事情的時候,還有奮力一搏的能力,但這個事,明明他沒有告訴過任何人,端木軒到底是怎麼知道的?

“引爆器?什麼引爆器?”柯南他們就聽不懂端木軒和森谷帝二的話了。

你是我的星河迢迢 森谷帝二沒有回話,而是陰狠的盯着端木軒的臉,心中有些奢望端木軒剛剛是瞎說的,並不是端木軒真的知道些什麼。

“他在莊園地底下埋了炸彈了,只要一按引爆器,整座莊園都會瞬間被炸沒了。”端木軒的話一下子熄滅了森谷帝二心中的最後一絲希望。

“什麼!埋了炸彈!”柯南他們被嚇了一跳。

“桀桀桀,當然,我怎麼可能不留張底牌在身邊,你們不要站着別動,要是動一下,我就按下起爆器,大家跟着一起死。”看沒有希望了,森谷帝二一下子就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他陰笑了一聲,然後猛的從口袋裏掏出了一個打火機樣的東西,然後陰狠的盯着端木軒衆人。

“果然,你就是兇手!”目暮警部他們的臉色一片鐵青。

“當然,工藤新一可是毀了我的夢想,作爲一個設計師,最高的榮耀無疑就是親自設計一座城市,但這一切都毀在了他的手上,我當然得讓他好看!”提到自己的夢想,森谷帝二又變得有些歇斯底里了,握着那個引爆器的手都隱隱有些顫抖。

“你千萬不要激動,有事我們可以坐下來慢慢談。”目暮十三被嚇了一跳,連忙開口穩定這森谷帝二的情緒。

“桀桀桀,坐下來慢慢談?既然事情暴露了,我就沒想着能活下去了,不過,死之前,拉着這麼多人陪我,也算是值了,就是可惜,工藤新一竟然不在。”聽到目暮十三的話,森谷帝二更歇斯底里了,他也不傻,自己的事情要是敗露了,等着他的下場絕對只有一個死字。

“你千萬不要衝動,有事我們可以商量。”目暮十三臉上一白,嘴裏還在說着,那些他自己的都不信的話,要是這裏只有他一個人,他絕對是會想着找機會制服森谷帝二,但現在房間裏還有這麼多人,他可不敢亂動。

“小蘭現在在哪裏?”端木軒突然開口問道,他沒有理會歇斯底里的森谷帝二,既然早就知道了森谷帝二在莊園下面埋炸彈了,他怎麼可能會不動些手腳。 ?“桀桀桀,你說那個小女孩?本來打算把他作爲壓軸送給你們的,但現在看來,你們估計用不上了。⊥,”森谷帝二陰笑着說道。

“哦~對了,我差點忘記了,還有一個工藤新一,剛剛還在想,路上沒有他的陪伴,會少了許多趣味,你們快打電話給他吧,讓他去救那個女孩吧。”

“我問你小蘭在哪裏。”端木軒眼神冰冷的看着森谷帝二。

“桀桀桀,你可不是工藤新一,這個我可沒義務告訴你,你們打通了工藤新一的電話,我就告訴你們,那個小女孩在哪裏。”

“你以爲你吃定我們了?”端木軒眼神依然冰冷。

“什麼意思!”森谷帝二愣了愣神,心裏隱隱感覺有些不妙。

“什麼意思?你按下手上的起爆器不就知道了。”端木軒不屑的說道。

“蒼大哥!”聽到端木軒的話,柯南他們卻是被嚇了一跳,這還要刺激森谷帝二啊萬一他真的按了怎麼辦。

“我按下起爆器就知道了?”森谷帝二先是愣了愣,然後,臉上立馬一臉的猙獰,“你以爲我不敢?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

說着,森谷帝二手就要往起爆器上按去,不過手指剛放在起爆器上面,他又突然停了下來。

“呵呵,差點被你騙了,你是想早點解脫?那可不行,我還沒有見夠你們恐懼的樣子呢。”

或許是知道自己不管怎麼樣,都活不下來了,森谷帝二的情緒很不對勁,顯得異常的瘋狂,話也有點多。

腦補是種病,得治!

端木軒眼神冰冷的看着嘰嘰歪歪的森谷帝二,他早已在起爆器上面做了手腳了,不管森谷帝二這麼按,起爆器都是不會有反應的。

“好了,這個事就這麼結束吧。現在,告訴我,小蘭在哪裏?米花都市大樓?”端木軒懶的陪着森谷帝二瞎鬧了,他直接朝着森谷帝二走過去。

“你不要過來。”森谷帝二被嚇了一跳。手下意識的就想按下起爆器的按鈕,不過終究,他其實心裏也怕死來着,所以他又一次的停住了手上的動作,而是歇斯底里的衝着端木軒大吼着。

“蒼大哥。不要啊!”柯南他們也被嚇的小臉煞白,搞不懂端木軒到底想幹嘛。

“你倒是按下手上的按鈕啊,你在等什麼?等我走過去自己搶過來?”端木軒都有些無語了,他現在巴不得森谷帝二按下引爆器,但森谷帝二卻一直都在磨磨蹭蹭的,就是不動手。

“好!我成全你!”看他真的一步步的走過來了,森谷帝二心裏一橫,咬了咬牙,猛的按下了那個打火機形狀的引爆器的點火的地方。

龍紋戰神 柯南他們眼睜睜的看着森谷帝二按下了引爆器,都下意識的閉起了眼睛。腦子裏都不自覺的迴盪着一句。

“被蒼大哥(端木先生)坑死了!”

“誒,沒事?”閉着眼睛等了一會兒,柯南他們卻沒有感覺到任何的動靜,沒有爆炸,身體更沒有疼痛的感覺,他們偷偷的睜開了眼睛,現深谷帝二也閉着眼睛,手上還維持着按那個起爆器的姿勢。

“現在,你的底牌沒有了,可以告訴我小蘭在哪裏了吧。”端木軒面無表情的看着森谷帝二。

“沒反應?”森谷帝二也反應了過來。他愕然的看着手上的引爆器,又擡起手指,在上面按了一下,但還是什麼事都沒有。

“這是怎麼回事。”他瞬間就變得驚慌失措了起來。手指拼命的按着起爆器,期望能有點什麼反應,但任憑他把手指都按酸了,還是沒有任何的反應。

“怎麼會沒用?怎麼會沒用?不對啊,到底是哪裏壞了?爲什麼一點反應都沒有。”森谷帝二呆滯的喃喃自語着。

“當然沒有反應,我把裏面的線路全部剪斷了。怎麼可能還會有用。”端木軒真的有些無語了,自己從剛開始,就一直在問,小蘭在哪裏,結果森谷帝二卻一直嘰嘰歪歪的在這裏瞎扯着。

“你,你把線路就剪斷了!什麼時候!”森谷帝二擡頭,一臉的驚駭。

“什麼時候你就無需知道了,現在說吧,你最後的底牌也沒有了,告訴我,小蘭在哪裏。”

“昨天晚上!昨天晚上打暈我的人是你?”森谷帝二依然無視了端木軒關於小蘭的問題,而是滿臉恐懼的看着端木軒。

“你到底是誰?”

“我艹!”就是以端木軒的冷靜,也感覺有些受不了森谷帝二的嘰嘰歪歪了,他懶的和森谷帝二多扯閒話了,而是上前,一個膝撞,狠狠的踢在森谷帝二的肚子上。

“啊!”森谷帝二一聲慘叫,捂着肚子,痛苦的蜷着身子,倒在了地上。

“我問你,小蘭在哪裏!”端木軒真的是怒了,本來,他就隱隱的因爲自己的失誤,想看看劇情爲什麼偏的這麼嚴重,才一直沒有阻止森谷帝二,從而導致小蘭被抓而自責的,現在森谷帝二還在這裏磨磨唧唧,再加上事情出自己掌控的惱怒,他哪裏還會客氣,這下膝撞可用的極狠。

“呼,桀桀,桀,你想知道那個女孩到底在哪裏?好啊,我告訴你!”森谷帝二果然不愧是有幕後**oss風範的人,除了“臨死”之前話嘮有些不合格之外,別的都基本上符合一個**oss的形象。

明明他都已經疼的一頭的冷汗,都要滿地打滾了,他卻還在強撐着,擠出了一個陰笑。

“說!”端木軒毫不客氣的一把提起了森谷帝二,不善的盯着他的眼睛。

“在米花都市大樓,最上層倉庫。”森谷帝二慢慢的緩過來勁來。

“早說不就完了嘛。”端木軒把森谷帝二像丟垃圾一樣,隨手往地上一丟,然後站起了身子,看向柯南他們。

“他就交給你們了,我去救小蘭。”

柯南他們從引爆器沒有用的時候,就一直愣在旁邊,後面的展更是讓他們目瞪口呆,這到底是什麼情況?明明前面還是命懸一線的危機時刻,但怎麼突然畫風就變了? ?蒼大哥竟然提前來過森谷帝二家裏,還把引爆器的線路剪斷了?他是早就知道森谷帝二有問題了?他是怎麼知道的?他又爲什麼不說出來?

柯南心中更是一大堆的疑問。⊥,

“我也要去。”他追上了已經要快走出門了的端木軒和灰原哀。

端木軒回頭看了眼跟上來的柯南,微微搖了搖頭,沒有說什麼。

“你好像很關心工藤新一的女朋友啊。”走在端木軒身旁,面無表情的灰原哀突然開口低聲說道,她還特意在女朋友上面加重了語氣,剛剛端木軒逼問森谷帝二的時候,她就一直站在旁邊冷眼旁觀着。

“哈?”腦子裏在想着小蘭事情的端木軒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然後下意識的就開口道,“當然關心了。”

“當然關心!!”灰原哀的額頭上立馬出現了個井字,她目光帶着股寒光的看向端木軒。

“額!我說的關心不是那種關心。”反應過來後的端木軒連忙補救着。

“不是那種關心是哪種關心?”灰原哀微微露出,亮了亮她帶着絲寒芒的貝齒。

“當然是對朋友的關心啊,要是步美他們出事了,我一樣會這樣的啊。”端木軒看着灰原哀帶着寒芒的貝齒,脖子又有些隱隱作痛了,他還真的是有點怕哀殿下牙齒了,他以前真不知道,哀殿下竟然是屬狗的,會喜歡咬人。

“是嘛,步美?”灰原哀貝齒上的寒芒更重了。

“咳咳,還有元太他們啊,都是一樣的。”端木軒一副一本正經的樣子說道,不過說起來,他對於小蘭還真是沒什麼心思,他是蠻喜歡小蘭那種善良的性格的,但絕對沒有把這種善良據爲己有的打算。

小蘭對於他來說,更多的,算是個可愛的妹妹吧。

“哼。希望就像你說的那樣。”灰原哀冷哼一聲,然後傲嬌的甩過頭去,其實她也並不是真的在吃小蘭的醋,不過是看端木軒對小蘭很在乎的樣子。讓她心裏有些小小的不舒服罷了。

看着灰原哀這傲嬌的可人模樣,端木軒搖頭有些失笑。

……

“蒼大哥,你昨天晚上就來找過森谷帝二嗎?”跟在端木軒旁邊的柯南路上一直沉默着沒有說話,等遠遠的看到了車窗外的米花都市大樓高聳入雲的身影,他才忍不住的開口問道。

“恩。昨天回去的時候,我也感覺森谷帝二有些不對勁了,就偷偷的跑回來看了看,沒想到剛好現了他家裏藏着炸彈,因爲不知道他的具體目的,所以我只是在炸彈上面做了些手腳,並沒有聲張出來。”端木軒點了點頭,隨口扯了一個藉口。

“是這樣嗎?”柯南有些疑惑。

“當然是這樣,要不然呢。”端木軒衝着柯南聳了聳肩,他微微想了想。提醒了一句柯南。

“對了,等下記得小心點,倉庫他應該也放了炸彈了。”

“倉庫還放着炸彈?”柯南有些嚇了一跳,剛剛只關心森谷帝二手上的引爆器,企圖找個機會奪下引爆器去了,壓根就沒有注意聽森谷帝二的話。

“當然,前面他不是一直想叫你來救小蘭的嘛,他恨你如果,顯然是有陷阱在等着你。”

“那小蘭不是有危險了嘛。”柯南臉色一變,然後連忙催促着前面的出租車司機。

“師傅不好意思。我們有急事,請問能不能再開快點?”

“好,那你們坐穩了。”端木軒他們碰上的不是傳說中的話癆司機,那個出租車司機一路上沉默着沒有說話。就是偶爾聽到端木軒和柯南的聊天,也並沒有開口問出來。

在司機的加下,端木軒和柯南沒幾分鐘就到了米花都市大樓下面。

車子一停,柯南就直接打開了腳下的腳力增強鞋,然後拉開車門,往外面躥去。

“麻煩了。”端木軒看着柯南的這副樣子。微微有些搖頭,他把路費給出租車司機了後,也連忙拉着灰原哀跟了上去。

等他和灰原哀感到米花都市大樓的時候,柯南早就等在了那裏。

“蒼大哥,接下里怎麼辦?”柯南上來之後沒有貿然行動,而是在仔細的觀察着米花都市大樓頂樓的倉庫。

倉庫的位置很偏僻,設立在靠近安全通道的角落裏面,不遠處就是員工通道,這間倉庫應該是米花都市大樓內部的貨物倉庫之類的存在。

端木軒看着眼前緊閉着的門,微微有些皺了皺眉頭,他眼前的門並沒有鎖,至少從外面看,並沒有上鎖的痕跡,但因爲不瞭解森谷帝二到底在裏面設置了什麼陷阱,他們不敢把門推開。

“篤篤篤”端木軒用手指輕輕的敲擊着大門,出一陣篤篤篤的悶響。

“唔唔唔!”在這種聲響過後,裏面突然傳來一種人被捂住了嘴說不了話樣的掙扎聲,這種掙扎聲極小,只有端木軒用他那變-態的聽力聽清楚了。

小蘭果然在裏面,端木軒皺了皺眉頭,他聽出了裏面正是小蘭的聲音。

“柯南,你讓開一下。”他衝着旁邊的灰原哀和柯南示意了一下,讓他們稍微離遠點,然後用手指抵着房門,輕輕的往裏面推了推。

“有線!”端木軒目光一凝,透過倉庫門之間的縫隙,他隱約看到了在倉庫的兩扇門之間有一根紅色的細線搭在上面。

“唔唔唔!”門打開了一點,裏面的掙扎聲更大了。

“小蘭!”柯南一下子就衝了上來,他也聽出來了,是小蘭的聲音。

“不要過去,端木軒皺了皺眉頭,拉住了想衝進去的柯南。

“門後面有炸彈的引爆線,一推開門就會爆炸。”

“什麼!”柯南立馬停住了往前衝的腳步。

“蒼大哥,這種炸彈上你有沒有做過手腳?前面那個計時炸彈也是蒼大哥突然按停的對不對。”他希冀的看着端木軒,知道端木軒在炸彈上做過手腳之後,他瞬間就想到了之前炸彈無故的停止了計時的事情,再聯想到端木軒在炸彈上做過手腳的事情,他就明白了,端木軒又救了他一次。 ?

cpa300_4;“對,我之前把炸彈裏面的火藥拆下來一點了,要是空曠的地方,就是被炸到了,應該也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但這種狹小的倉庫我就說不定了。”

端木軒凝重的搖了搖頭,這種情況他也沒預料到,他還以爲最多像前世動漫裏那樣,由小蘭來拆彈呢,但沒想到這世的改變這麼大,竟然直接變成了綁架小蘭,關在這種狹小的倉庫裏了。

“怎麼會這樣!”柯南一下子就絕望了起來,難道現在只能等死嗎?他們現在連門就進不去,更不要提什麼拆彈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