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5, 2020
102 Views

“恩。”

Written by
banner

薛晴信任的點點頭,最終還是將優盤放在了我的手裏。

“我回去了,今天局裏是我的好姐妹韓雨在值班,她的手機是xxxxxxxxx,有什麼緊急的事情直接找她就好。明天早晨起來的時候,我一定要看到你的結果…….”

薛晴拍了拍我的肩膀,直接上車揚長而去。

而我,則是飛快的趕去餐廳,匆匆的吃了幾口飯,立刻回了宿舍,將自己的筆記本電腦找出來,插上優盤,仔細的閱讀起裏面的內容來。

或許是由於學習中文的關係,我的文字總結能力很強,很快的就總結出了一些案卷中可能存在的問題。

就在這時候,薛晴的郵件也已經傳了過來,我把郵件打開,裏面赫然是關於這位新近死者的資料,以及最近五年內我們理工學院這邊的兇案檔案。

由於地處偏遠,遠離市區的關係,我們理工學院這邊的案子還真的是不少,光是文字描述的材料,就足足的有着上百兆之多。

令我感覺到無比驚異的是,在這份文件的中間,居然還有着上世紀八十年代的學生自殺事件的檔案。

這份檔案顯然顯得相當的重要,已經被那位檔案整理員特殊的用紅色字體在標題上做出了標記。

我將檔案打開,不過粗略的讀了幾遍,立刻就感覺到一陣的脊背發冷。

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這個世界上居然真的會有紅衣學姐,而且,她就真實的發生在我們的學校裏面。

(本章完) 紅衣學姐的真名叫做陶雲芝,是當年我們學校橋樑建築系大三的學生。

陶雲芝的前半生可以說幸運到了極點,對於那個時候的學子們來說,能夠進入橋樑建築系,就等於是捧起了一座金飯碗。

她不僅天生麗質,而且學習成績極佳,只要能夠畢業,便可以輕鬆的找到一個好單位,獲取一個相當不錯的工作。

這且不說,她的男朋友陸大偉,也同樣都是橋樑建築系的高材生,雖然還沒有畢業,卻已經在全國的橋樑建模大會上獲取過相當不錯的成績。

最爲重要的是,就在她出事以前,時間都已經到了大四後半年,大家全部都找到了實習的單位,出外去實習了。

而陶雲芝作爲優秀學生幹部,半途被學校召回,到學院裏負責職業統籌分配的事宜。

鬼夫大人太生勐 而不幸的是,陶雲芝的男朋友陸大偉,卻突然在實習的工地上發生了意外,最終不治身亡。

或許是心憂陸大偉之死,陶雲芝在他死後的第三天,突然間從樓頂跳了下去,將自己摔了個稀爛。

事後經過專業法醫的認定,她已經懷了三個月的身孕。

而在她死的時候,她的身上恰巧穿了一件紅色的上衣,因此,經過無數人的演繹,她的故事也最終的演變成了學校裏愈演愈烈的那個版本。

這份檔案裏還附了一張陶雲芝生前的照片,眉目清秀可人,雖然不失粉黛,也足以看出是個大大的美人。

令我感覺到無比詫異的是,眼前的陶雲芝,居然讓我感覺到相當的眼熟,那眉眼,似乎根本就是來自於我生活裏的一名熟人一樣。

但是這個熟人到底是誰,我卻沒有半點的頭緒。

我自認是個聰明人,絕對的不會爲想不通的事去費腦筋,索性的將關於紅衣學姐的材料放在了一邊,打開了關於那位新死者的材料。

這位死者的名字叫做屠嬌嬌,和那名叫做陳曉怡的女孩子一樣,都是大三的學生。

兩人的專業和所屬的學院完全不同,似乎平時也沒有什麼交集,但是,我還是通過仔細的比對,發現了兩人的共通之處。

就在兩年以前,兩人都是學校裏靈異創意工作會的成員,而且,根據材料的顯示,兩人在這個靈異創意工作會,似乎還都擔當着重要的職位。

奈何皇叔看上我 這個靈異創意工作會,應該是學校裏學生社團的組織之一,但是在今年,我卻並沒有見到他們納新。

帶着懷疑,我一份份的梳理着手中的材料,最終找到了一份名稱爲XX理工大學靈異創意工作會嚇死人事件的卷宗。

原來,這個協會居然嚇死過人,想來是已經被那些萬事力求穩妥的學校領導給解散了。

我打開卷宗,仔細的閱讀了起來。

這個案件裏的死者,是一名叫做王薰萍的女孩子,時間是兩年前,她正在讀大一。

在機緣巧合下,她加入了這個大學靈異創意工作會,並且在一次集會的時候,聽其他的成員講了關於紅衣學姐的故事。

王薰萍天生就有着心臟病,而在場的那些會員,又把這個故事演繹的過於恐怖,以至

於她在集會的現場當場猝死。

由於嚇死人在國家還不能形成犯罪,因此,當時參加集會的那些學生,全部都被判無罪,只是靈異創意工作會因此被封而已。

王薰萍是被紅衣學姐的故事嚇死的,而她屬於當年的靈異創意工作會,其他靈異創意工作會的成員,也在最近不斷的遭遇死亡,都和紅衣學姐相關,時間卻已經間隔兩年之久。

而紅衣學姐的故事,卻似乎和真實的版本,有着相當大的差異,而且,一個問題似乎也在我的腦海裏生了起來。

強寵108夜:總統,請節制 紅衣學姐陶雲芝,雖然是自殺確定無疑,但是,讓她自殺的原因究竟是什麼?

卷宗裏對於這件事處理的相當粗糙,似乎就是說她得到了陸大偉的死訊後精神失常,從而從化工樓的樓頂跳了下去。

但是,我直覺事情卻並不會真的這麼簡單。

就在我感覺到無比頭痛的時候,一陣激烈的電話聲響了起來。

電話是朵朵媽媽打來的,聲音聽上去充滿了驚慌。

“小亮,能不能…….”

聽着電話裏朵朵媽媽的聲音,我的心猛然一緊,真怕她們又遇到了什麼事。

“姐,出了什麼事?”

“沒事,就是睡不着,想要和你聊聊。”

朵朵的媽媽聲音裏充滿了恐慌。

“小亮,我家的朵朵還小,你說我們怎麼會……怎麼會攤上這種事,你說…….這是不是偉民那個死鬼在外面惹的事……..”

“姐,別胡思亂想…….”

我想着該如何的勸慰她,但是話到了嘴邊,卻是一個字也都說不出來。

因爲我的心裏清楚的很,朵朵的媽媽說的根本就是事實。

雖然陳曉瑩的事情已經過去,但是我的心裏卻依舊有着一個疑問,那就是張偉民的死,到底是不是真的是陳曉瑩所爲。

根據廖老所說,陳曉瑩化身而成的木饕本爲逞淫所生,如果事情真是如此的話,我實在是有些想不透,他爲什麼會找上張偉民。

根據他的日記來看,他可是個十足的好男人啊,不止有錢,還對自己的女人和孩子始終的保持着可貴的初心,絕對的沒有想過背叛她們。

這樣的人,又怎麼可能會成爲陳曉瑩懲罰的對象的?

而且,他既然都已經死了,那些人又對他還有什麼解不開的仇恨,非要還把殺害的對象定在朵朵母女的身上,不把她們趕盡殺絕誓不罷休?

想到這裏,我突然間又想到了一個相當重要的問題,我終於想起,紅衣學姐到底像誰!

朵朵的媽媽,紅衣學姐從眉眼到神態,都至少和紅衣學姐陶雲芝有着七八分的相似。

和紅衣學姐長得相像的朵朵媽媽,又是一個難解的問題。

“其實你不說我也明白!”

朵朵的媽媽重重的嘆了口氣。

“偉民在外面鐵定是惹了什麼不該惹的人,我們娘倆纔會……..”

“姐,別瞎想,既然晴姐已經答應了要保護你,那麼我相信,她就

一定有能力把這個幕後的黑手揪出來。”

無奈之下,我也只好將希望推到了薛晴的身上。

“姐,我和她合作過好幾次了,就連我的命,也都是她救下來的,因此,我完全的有理由相信,她能夠幫你們走出困境。”

爲了讓朵朵的媽媽安心,我把薛晴當時和我一起去找念恩屍首的事,一五一十的對她講了一遍。

“姐,你要相信學姐,有什麼話,也不要避諱她,儘可能多的爲她提供一些線索,只有如此,她才能夠儘快的將幕後想要殺你們的人揪出來!”

講完了故事,我對她滿是鼓勵的說道。

聽着我鼓勵的話語,朵朵的媽媽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亮子,其實,我的確和她們隱瞞了很多的事情……..”

“隱藏……你都和她們隱藏了什麼?”

仍然是你 “亮子,其實偉民已經死了,我死不死真的無所謂,我現在最擔心的就是朵朵…….”

朵朵媽媽的話語裏滿是決絕和懇求。

“所以,我想你答應我一件事,那就是不管我出了什麼事,都替我好好的照顧朵朵行不行?”

“姐,想開些,你會沒事的,我既然答應了保護你們,就一定會做到!”

聽着朵朵媽媽頹喪的話語,我連忙對她信誓旦旦的保證道。

“你不要胡思亂想,要不,我現在就趕過去找你!”

我是個心軟的人,實在是不忍心看着她因爲擔心而終日不安,連忙對她勸慰了一句,從宿舍裏急匆匆的收拾了幾件衣服,提着一隻巨大的提包就跑出了學校的大門口。

我在那邊攔了一輛出租車,提着包上了車,直接讓司機開車趕往朵朵家的小區。

來到學校門口,我這才感覺到口渴難耐,索性的就在門前的小攤上買了一瓶綠茶。

我一仰頭,將那綠茶一口氣灌下了半瓶,剩下的半瓶,直接就擰緊瓶蓋扔在了身後的揹包裏面。

在通往朵朵家小區的路上,要經過一片正在拆遷中的工地,其中至少要經歷十分鐘左右的路程。

出租車剛行駛到拆遷路段,我猛然的感受到了一陣的警覺。

由於剛剛纔開始規劃的關係,這裏並沒有路燈,只能靠着車頭的氙氣燈,才能勉強的看清楚眼前的路。

出租車剛剛出現在一座廢墟的平房前,一陣破空的風聲,驀然的自草叢中間響起。

隨着破空的聲音,一件巨大的物體,風馳電掣的朝着出租車激射了過來。

那巨大的物體四四方方,從我的面前射過後,重重的摔在了面前的公路上,發出了一陣轟然的巨響,完全的堵塞了出租車前行的方向。

“吱呀!”

出租車司機猛踩剎車,終於成功的在那巨大的物體前剎住了車,並且將探路燈的燈光探向了眼前。

“媽呀,這可真的是見了鬼了!”

洛少,離婚吧 看着眼前巨大的物體,司機的聲音裏充滿了恐懼。

也由不得他不害怕,因爲此時橫亙在我們面前的,居然是一座巨大的棺材。

(本章完) 棺材足有兩米來長,上面漆着比鮮血還要亮紅的大漆,在這伸手不見五指的夜間看上去,讓人的身上忍不住的冒出一身的白毛汗。

更令人感覺到心中發毛的是,這座巨大的棺木停在他的面前以後,猶自劇烈的震顫不止。

棺材之所以讓人感覺到恐怖,一是他本身代表着死亡,第二,也是最爲重要的一點,就是讓人不知道里面到底藏着什麼東西。

人的最大恐懼,往往來源於未知,這話半點也不假。

看着擋在眼前,劇烈顫動的巨大棺木,我的心不爭氣的狂跳着,心裏真的害怕棺蓋掀開後,會從裏面跳出某些讓人不明就裏的東西。

“陳亮,想不到咱們又見面了!”

之前曾經兩次襲擊我的那個恐怖聲音,再度的在我耳邊響起。

這個傢伙居然能夠喊得出我的名字,顯見他對於我足夠了解,就連現在出來對付我,將我堵在這前不着村後不着店的地方,也是早有預謀的。

隨着這恐怖的聲音,三座和眼前棺材一樣的巨大棺木,一副接一副的從遠方激射而來,從四面將出租車圍攏的密不透風。

“王八蛋,搞什麼鬼!”

我怒罵一聲,輕輕的拍了拍早就嚇的魂不附體的司機,從錢包裏取出一張紅色的大鈔遞給了他。

“就躲在這車裏頭等着我,他要對付的人是我,和你沒什麼關係。”

我大步的走下車,傲然的迎着位於我最前面的棺材走了過去。

“王八蛋,既然你都已經來了,那就乾脆點,讓老子看看你到底是誰?藏頭露尾的,算什麼好漢!”

“陳亮,就憑你這黃口小兒,還沒有資格見到本尊的真容!”

之前那陰森的聲音發出了一陣放肆的狂笑。

“你幾次三番的得罪本尊,今天落在本尊的手裏,本尊本當將你擊殺,以報你前番對本尊的不敬之罪!”

陰森的聲音收住了笑聲,聲音裏分明的充滿了冷厲之氣。

“但是,本尊也並非殘忍好殺之輩,看在你還年輕的份上,只要你願意將本尊要的東西交給本尊,本尊便可以饒你一命。”

“原來如此。”

聽着這聲音一軟一硬的話頭,我的心下登時瞭然。

這個該死的王八蛋,說來說去,目的無非就是要我將張偉民的日記本交給他們。

我心裏清楚得很,這個傢伙之所以只是在嘴上喊打喊殺,卻沒有對我真的動手,目的恐怕也就在於此。

一旦我真的將那筆記本交給了他,這傢伙少不得就會直接的將我殺死滅口。

不過……..

“好吧,你要是早說你來找我的目的就是爲了那個筆記本,我當時就給你了…….”

我無奈的搖了搖頭,隨手將身後的揹包取了下來。

“叔叔……..”

隨着揹包被取下,十幾只古曼童裏的小鬼全部從裏面竄了出來。

“你們小心,來人的實力太強,就連我恐怕也沒有辦法對付他們!”

在香火的薰染下,這些小鬼都像是小孩子一樣的成長着,到了現在,已

經擁有了和兩三歲小孩子一樣的智力。

不僅如此,他們的身上,也都有了些本命的神通,雖然和念恩還有着一定的差距,但是,如果真要施展出來的話,也足以讓普通人手忙腳亂一番。

這些小鬼在我的照顧下,已經和我的關係日漸親密,總是親密的叫我叔叔。

“叔叔,你怕是被騙了吧。”

小鬼們吃吃的笑的相當開心。

“你眼前的這些東西,不過是四個大箱子而已,裏面根本沒有放置過屍體,也沒有一絲半毫的陰氣。”

“那他們怎麼會……”

我滿心愕然的對着小鬼們問道。

“叔叔,這不過是某些人用一些最低級的搬運術和障眼法在糊弄你而已啊!”

小鬼們的話語裏滿是戲謔。

“叔叔,那個人現在就躲在你面前的那隻棺材裏面,不如有我們去好好的教訓教訓她啦。”

“對啊,對啊!”

所有的小鬼,都唯恐天下不亂的叫嚷了起來。

“陳亮,你到底在幹什麼,本尊的耐性可是有限度的,如果你再磨磨蹭蹭,可別怪本尊對你不客氣了!”

那人還完全不知道自己的這些小把戲已經被這些小鬼識破,依舊氣勢洶洶的朝着我怒吼了起來。

隨着他的怒吼,四隻巨木棺材的大紅棺蓋,也都瘋狂的顫動了起來,隱藏在棺材下的某些怪物,似乎隨時都可能破棺而出。

那位不明就裏的司機嚇得渾身顫抖,跌跌撞撞的跑下車跟隨在了我的身後。

或許對他來說,緊緊的跟隨在我的身後纔是最安全的選擇。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