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24, 2020
45 Views

喻小莜讓利嵐彬把車停在小區的24小時便利店前面,說道:「我明天要早起,想先買早餐。」

Written by
banner

「好!」利嵐彬答應,「我也順便買些東西。」

利嵐彬和喻小莜下了車,兩個人肩並著肩走進便利店。

這間小店只有十來平方,四周是貼牆的貨架,中間只容得下一排貨架。

喻小莜一進門,看到了站在中間貨架另一端的林執暮,顯然林執暮也注意到了她。

喻小莜的腳步不由頓了一下,既然遇到,喻小莜不想發生在馬逸銘身上的事情重蹈覆轍,索性就當林執暮是她的哥哥向利嵐彬介紹,於是她叫了一聲:「林執暮!」

然而林執暮並不答應,他低下頭,轉到了貨架的背面。

利嵐彬問道:「小莜,怎麼了?」

喻小莜呼一口氣,小聲地說道:「沒什麼。」林執暮還在生她的氣吧。

等喻小莜和利嵐彬慢慢走到貨架的另一邊時,喻小莜並沒有看到林執暮,他已經走了。

喻小莜和利嵐彬買好東西后,喻小莜說只有幾步路就到家了,不麻煩利嵐彬送她回去,於是兩人道別。

喻小莜回到家時,看到林執暮站在他的公寓門口那兒,正接電話。

他說:「嗯,我是。對不起,我沒有去遠豪健身做私人教練。其實,我有喜歡的女孩子了。沒關係,晚安。」

喻小莜猜想,是夏嬈的同事給林執暮打的電話。

等林執暮掛了電話后,喻小莜輕聲說道:「林執暮,其實,你去做私人教練也挺好的,昨晚一起吃飯的女孩子,如果你覺得哪個還不錯,試著交往也行啊。」

「算了吧,」林執暮悶聲說道,「我還是和小太妹在一起比較般配。」

「不是……」

「我待會就走了。」林執暮打斷喻小莜勸說的話,微垂著頭迴避喻小莜的目光。 喻小莜愣愣地站在原地,她一直期盼林執暮走,可他這樣離開,她心裡又不是滋味。

林執暮開門進了小公寓,拉了一個行李箱出來,放在門邊,然後對喻小莜說道:「我再幫你擦一次葯吧。」

「哦……」喻小莜訥訥地應一聲,打開她的小公寓門口。

慢慢走到沙發上坐下,林執暮像先前一樣耐心輕柔地替喻小莜擦了葯。

擦好葯后,林執暮站起來,他把裝藥油的小陶瓷瓶放在茶几上說道:「這個留給你吧,以後拍戲要小心。」

喻小莜抬頭望向林執暮,他轉身出門了,喻小莜走過去輕聲說道:「我會按時把錢還給你的。」

「嗯,」林執暮悶悶地應一聲,「到時候電話聯繫吧。」

林執暮拉著行李箱轉進電梯間,喻小莜站在門口那兒發獃,轉身時,注意到放在茶几上的那瓶藥油,覺得心裡凌亂又複雜。

林執暮下到樓下時,麻蛇已經開著一輛黑色的布加迪威龍等在下面,他接過行李放好,然後為林執暮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

林執暮在坐進車裡之前,又抬頭望了望三樓那間熟悉的房子透出來的暖黃燈光。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暗暗說道:「喻小莜,你就慢慢地內疚吧,休想把我忘掉!」

——

《我的公主》劇組前往Y城臨海別墅區,拍攝為劇中孟安晨扮演的安家大少爺慶生的戲,度假別墅由利嵐彬提供。

直接用的利家的度假別墅,所以劇組的工作人員和演員就住在度假別墅里。

不過利嵐彬已經赴外地拍攝《熱情夏日》,他沒有隨組過來,讓度假別墅的管家接待劇組。

劇組在度假別墅的拍攝為期三天,利嵐彬交代如果周末劇組休息的話,還可以繼續留在別墅里,就當大家出來休假旅遊。

因為這個福利,大家興奮不已。

在拍攝的第二天下午,MJ團體和喻小莜的經紀人辛可諶和蘇艾琳一起來片場探班,讓幾位主演喜出望外。

不過兩位經紀人只停留了一會,說是有一個海濱俱樂部新推出了幾項水下極限運動,有意請MJ團體和喻小莜做廣告代言人推廣,他們先過去看看這家海濱俱樂部的情況。

因為有晚上的戲,收工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半了,孟安晨提議大家去海灘露天的酒吧坐坐。

馬逸銘、季雨澤和喻小莜欣然同意。

孟安晨又說道:「我們叫上辛老師和蘇老師吧,他們住的酒店離海灘也不遠。」

「算了吧,就我們幾個就好了!」馬逸銘眯著一雙桃花眼賊兮兮地笑。

喻小莜和季雨澤也笑眯眯地附和:「是啊是啊,我們走吧。」

這幾位平時也不像是忘本的人啊,孟安晨疑惑地蹙著眉:「既然辛老師和蘇老師也在,為什麼不叫上他們一起啊?」

馬逸銘扯扯嘴角,用力拍一下孟安晨的後腦勺叫道:「你的腦袋是榆木做的嗎?這麼實心!」

雖然孟安晨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被拍了,不過大家都否決了他的提議,也就沒再說什麼。

度假別墅區的保衛處有專門送住戶到沙灘去的電瓶車,喻小莜和馬逸銘他們聯繫保衛處叫了一輛電瓶車過來。

十幾分鐘后,他們來到海灘。

因為不是周末和節假日,此時海灘上人並不多,幾個年輕人心情愉快地漫步在月朗星稀的夜空下。

他們的談笑聲應和著海浪輕拍沙灘的潮聲,給安靜的夜平添了幾分生趣。

馬逸銘選了一家酒吧,大家坐在戶外露台上,一邊喝著紅酒一邊聊天,備感愜意。

正當說得開心時,話不多的孟安晨突然冒出一句:「嗯?辛老師和蘇老師?」

馬逸銘白了一眼孟安晨:「你的腦袋還真是一根筋!」

被罵得不明就裡的孟安晨指指前面說道:「他們就在那裡啊!」

大家順著孟安晨的指向看過去,果然見辛可諶和蘇艾琳並肩漫步在沙灘上。

海風揚著蘇艾琳披散的秀髮和白色的長裙裙擺,平時都是束著高馬尾,穿著幹練的職業褲裝的蘇艾琳,讓人看到了她小女人的一面。

這幅以圓月海灘為背景的畫面,顯得格外地美好!

馬逸銘奸笑道:「哎,你們猜他們牽手了沒有?」

像小正太般可愛的季雨澤眯著漂亮的明眸眺望:「挨得這麼緊,應該牽了吧。」

喻小莜誠實地說道:「太遠了,看不清楚,不過希望牽了。」

「哦!」孟安晨慢半拍地驚嘆,現在才明白過來為什麼剛才馬逸銘不讓他打電話叫上兩位老師。

月夜下靜謐的海灘,是一劑很好的感情催化劑吧!

自我感覺太遲鈍的孟安晨虛心地請教道:「你們是什麼時候知道辛老師和蘇老師是戀人的呢?」

馬逸銘說道:「他們應該彼此喜歡對方很久了吧,只是兩個人都沒有說破。」

「哦?」喻小莜連忙問道,「你是說其實辛老師也是喜歡艾琳姐的是嗎?」

喻小莜記得在她重生前,辛可諶是和一位富家千金結婚的,後來據說是因為幫忙打理太太家的家族生意退出了娛樂圈。

MJ團體也因為失去了這位金牌經紀人,慢慢地走向衰落,最終解散了。

「我感覺是的……」馬逸銘說道。

「我也覺得!」季雨澤搶著說,「每次和蘇老師見面后,辛老師都會格外地高興。

「有好幾次我還看到辛老師遠遠地看著蘇老師,然後自己偷偷地傻笑!對,他的表情就是自顧自地傻笑!

「這段時間因為我們和小莜姐一起拍廣告又一起拍電視劇,他們要協調檔期,接觸的機會多了,辛老師的心情也特別好!」

「其實我也感覺艾琳姐喜歡辛老師呢!」喻小莜不解地問,「為什麼他們互相喜歡,卻不在一起呢?」

馬逸銘以背後說人八卦的標準神態,壓著聲音:「聽說……我也只是聽說啊,是因為帶他們入行的肖榕盛老師不樂意辛老師和蘇老師在一起!」

「為什麼呢?」喻小莜更不解了,「辛老師和艾琳姐是肖老師退休前帶的最後兩個弟子,這對師兄妹在一起,肖老師應該感到高興才是啊!」 馬逸銘咳一聲,繼續神秘地說道:「據說辛老師是肖老師這麼多年來帶的徒弟中最喜愛的一個,幾乎是當成自己的兒子來看待了,而辛老師也像尊敬自己的父親一樣敬重肖老師。

「可是肖老師卻不太喜歡蘇老師,認為她性格溫吞,做事也不果斷,配不上辛老師。而且這樣的話,當年肖老師還是在公開的場合說的!

「我猜想是因為這個原因,蘇老師就算愛慕辛老師,也不敢和他走得太近。肖老師曾經給辛老師介紹過兩個女朋友,不過都以分手告終了,而蘇老師這麼多年來,都沒有男朋友。」

真是讓人唏噓的感情,喻小莜感慨道:「既然相互愛慕,真希望辛老師和艾琳姐勇敢地在一起,如果能夠向肖老師證明他們就是彼此的幸福,我想肖老師會祝福他們的!」

MJ團體當然也像喻小莜一樣,希望這對有情人終成眷屬,不過世上有很多事情卻不盡如人意。

一直沉默地聽著的孟安晨突然說出一句:「我們盡量找機會,讓辛老師和蘇老師多見面吧。」

「嗬!」馬逸銘對孟安晨笑道,「你也有開竅的時候!」

——

趁著喻小莜和MJ團體都在海灘拍戲,第二天中午,辛可諶和蘇艾琳跟導演楊亞璋協調一下,於是他們有兩個小時的時間去海濱俱樂部體驗水下極限運動。

幾個年輕人在教練的教導下,潛到海水中玩得興緻勃勃。

喻小莜和MJ團體表示對拍海濱俱樂部的廣告沒有問題。

他們的經紀人留下來和俱樂部的廣告部經理洽談進一步的合作事宜,他們則返回利家度假別墅繼續拍戲。

在喻小莜和MJ團體換衣服的時候,辛可諶和蘇艾琳在俱樂部的接待大廳的沙發上聊天等候。

辛可諶的手機響了,他看了一下來電顯示,對旁邊的蘇艾琳說道:「是肖老師。」然後他並不迴避,直接接了電話。

寒暄了幾句之後,辛可諶說道:「我在海沙海灘這邊談一個廣告合作,艾琳也過來了,就在我旁邊。嗯,周六晚上八點,沒問題。好的,肖老師,到時候再見。」

掛電話之後,辛可諶說道:「艾琳,肖老師約我們周六晚上八點去他家聚聚,讓我們帶上MJ和小莜,肖老師想見見他們。」

「好的。」蘇艾琳答應。

雖然肖榕盛老師沒有打電話給她,但是她剛才聽到辛可諶對肖老師說她在他的旁邊,也許肖老師讓辛可諶轉達了,所以蘇艾琳沒有想太多。

蘇艾琳和辛可諶又在海沙海灘留了一天,談海濱俱樂部的廣告業務。

另一邊,《我的公主》劇組周六休息,喻小莜和MJ團體還有事,不能像其他演員和工作人員一樣出去遊玩,於是他們睡了個懶覺。

中午和他們的經紀人一起吃過午飯後,就回Y城準備。

大家相約了傍晚六點在利瀾大廈相見,然後一起坐車去肖家拜訪。

肖榕盛退休后,住到了遠離市區的近郊別墅里。

別墅坐落在一座森林公園的附近,白天時分已經很安靜,到了晚上,清風蟲鳴,更是一派自然的景緻。

肖家的管家是一位姓秦的五十開外的先生,神情嚴肅,穿著有板有眼的黑色西服,讓人感覺有些刻板。

不過可以看得出來秦管家是經過嚴格的業務培訓,再經過了多年的工作,形成了大戶人家管家的范兒。

總裁艱難追妻路 秦管家在別墅大廳門外迎接辛可諶一行的到來。

辛可諶是肖榕盛最得意的門生,想是他來肖家的次數很多,所以跟秦管家已經非常熟了。

秦管家與他說話時少了幾分客套,卻多了幾分和顏悅色。

辛可諶對幾位晚輩介紹道:「這是秦管家,已經在肖家工作三十多年了,是肖老師的管家,也是好朋友了!」

幾位年輕人和蘇艾琳有禮地向秦管家問好。

秦管家望了一眼蘇艾琳,似乎有話想說,但終究沒有說,對客人們說道:「請進吧,肖老先生在茶室等各位。」

一行人隨著秦管家來到茶室,茶室在一樓偏廳的一側,和別墅的整體風格一致,都是古香古色。

秦管家領著各位進去,肖榕盛正坐在茶室偏南向的一個大根雕茶桌旁的一張紅木靠椅上,和一旁的一位四十來歲的茶師聊著茶道。

喻小莜看過這位肖老先生,蘇艾琳先前對她介紹過,她的肖老師已經有七十多歲了。

不過從眼前看來,他的頭髮並未見多少花白,精神矍鑠,善談,言語中氣十足,穿著頗有古風的山水畫紋底的深藍色唐裝,顯得比他的實際年齡年輕許多。

肖老先生想是非常喜歡品茗會友,這間茶室布置得匠心獨特,各種擺件或莊重大氣,或小巧精緻,都可見肖老先生頗花心思。

對著南向有一扇門通往外面的院子,此時門口的帘子是打起來的,可以看到院子清幽的一角。

秦管家對肖榕盛微微欠身說道:「肖老,可諶他們來了。」

「好,好!」肖榕盛轉過頭望向眾人,先看到站在前面的兩位弟子,他的目光掠過蘇艾琳時,臉上微笑的表情有瞬間明顯的凝滯。

肖榕盛點頭說道:「艾琳也來了,也好,那就一起坐下來聊聊吧,我們有很久沒見了吧。」

「是,有一些日子沒有來拜訪肖老師了,肖老師最近可好?」蘇艾琳輕聲說著,臉上有輕微尷尬的神情。

蘇艾琳從肖老師的話中可以聽出來,其實這次他並沒有邀請她,也許是辛可諶和肖老師通電話時,會錯意了。

「還好吧。」肖榕盛隨意地答道。

「我和艾琳時常都想來聆聽肖老師的教導,只是怕打擾了!」辛可諶試圖緩和一下氣氛。

一反以往木訥的神態,辛可諶輕鬆地說道:「我和艾琳時至今日取得一些成績,可是喝了肖老師的不少好茶呢,這次我們特地帶了兩罐碧螺春過來,雖然比不上肖老師的眼光,不知道怎麼選茶,不過還請肖老師笑納!」

「可諶有心了!」肖榕盛樂呵呵地說道。

他是愛茶之人,雖然辛可諶說的是客套的話,但是他當然知道他的學生肯定是挑了好茶葉過來,所以很有興趣鑒賞一下。 隨著辛可諶的話音一落,喻小莜連忙會意地把手上提的茶葉遞向肖榕盛,說道:「肖老師您好,我是蘇老師現在帶的藝人喻小莜,這是辛老師和蘇老師送給您的茶葉,希望您喜歡!」

喻小莜明白了為什麼下車前辛可諶特意把茶葉禮盒交給她讓她拿著,他是想向肖老師表明茶葉是他和蘇艾琳一起挑選送給他的,辛可諶是有意讓肖老師對蘇艾琳產生好感!

「好。」肖榕盛隨口應道,他的注意力放在茶葉上,所以喻小莜也沒有看出肖榕盛對她的態度是喜歡或是不喜歡。

是秦管家接過喻小莜遞過來的茶葉禮盒,然後放到了大根雕茶几上。

肖榕盛、茶師和秦管家鑒賞了茶葉,他們觀、嗅、揉的動作都非常專業,彼此交流了對茶葉的看法,均是讚不絕口。

肖榕盛的心情大好,對茶師說道:「今晚就試試這個碧螺春吧。」

然後,肖榕盛又對來拜訪他的眾人說道:「大家坐。」

秦管家引著大家走到根雕茶几旁邊,辛可諶突然攬住蘇艾琳的左肩,示意她坐到他的身邊。

蘇艾琳的內心一震,愕然地望著辛可諶,他的舉動可是會被肖老師看到的!

然而辛可諶卻是對蘇艾琳輕輕地一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