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5, 2020
83 Views

我仔細一想,不對,這高僧魂魄曾經對我說,,人生三毒:貪、嗔、癡。鴿子代表貪,因爲它不知飽。蛇代表嗔,因爲它極容易發怒傷害別人。豬代表癡,因爲它什麼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要破貪嗔癡需要戒定慧。

Written by
banner

而我突然就出來了,桃三千和方丈的話,都是讓我放棄,也就豬的代表,放棄,什麼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因爲我的世界中,目前只有得到舍利,而現在一直都是讓我放棄,那就說明,我現在就在第二關,而我現在所處的世界,肯定不是我的那個世界。

因爲這裏我看到不黑氣。

那個高僧特意告訴了我這三個動物,必然是有什麼聯繫,可這其中的祕密究竟是什麼,莫非是破這個陣法的關鍵,既然現在是代表着豬,是不是隻要找到豬就好了。

可是寺廟裏,怎麼可能會有豬呢?

這顯然成了一個難題,佛教的陣法,必然和他們平日的東西息息相關。

佛門聖地,不會吃豬肉,自然而然,不可能會在寺廟中圈養豬,可這一切都是陣法的話,必然其物肯定在這附近。

就在這個時候,方丈赫然開口,“這樣吧,留在這裏一晚上,老衲已經準備了飯菜。”

我立即開口問,“廚房在哪裏呀?”

方丈一臉好奇的看着我,“你要去廚房做什麼啊?”

我告訴方丈,自己從不吃免費的午餐,既然要留院,就自己動手做,聽了這話,方丈赫然點點頭,帶着我朝着廚房走了去。

“哼。”一個低沉的聲音不斷在我身後發出哼哼的聲音。

我立即轉過身來,果然有一頭轉豬圈養在這裏面,看來這個就是守陣之物,我立即朝着它走了去,心裏不禁好奇,破它的陣法,是殺了它,還是吃了它?

不對啊,佛教中不殺生,要破陣必然也不會讓我殺生啊!

這……破陣還有什麼方法嗎?

我摸了摸身後的背後,空蕩蕩的,看來只有我一個人來到這個陣法之中,小猴子並沒有跟着來,我倒也好奇,莫非是小猴子的道行比我高,所以這師祖陣法奈何不了他,還是因爲他是猴子呢?

我看着這豬,心裏不由得犯着嘀咕,這豬到底是個什麼陣法,這佛教的陣法真是奇怪,竟然拿豬來壓陣,我壓根就不知道該怎麼破陣了。

既然是代表着癡,是不是讓豬不再放棄,就可以了。

可是豬成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吃飽了等人宰割,哪裏有什麼讓它不再放棄的事情,莫非就是它的求生慾望,激發它的求生慾望?

我去,這還真是難住我了,我陳蕭縱橫沙場這些年,第一次被一頭豬給難住了,這個破師祖,究竟是佈下的什麼陣法,讓我和豬對戰,簡直是我要玩死我啊,這事我可不能讓別人知道,不然我陳蕭可是要丟臉丟到龍虎宗去了!

我深呼吸了口氣,一臉嚴肅的對着豬說,“嘿,哥們,想不想逃出去?”

那個豬一臉漠然的看了我一眼,然後繼續埋着頭吃它的豬飼料,我站在它的面前,顯得略有些尷尬。

(本章完) 墨九狸又個齊老聊了一整晚,齊老跟墨九狸講了許多雲海山脈的事情,直到天亮,墨九狸起身跟齊老告別,按照齊老說的方向,一個人走進了雲海山脈……

齊老飛到半空中,看著墨九狸單薄的身影,一直到看不到墨九狸了,齊老才忍不住低聲道:「丫頭啊,剩下的路就看你自己的了,希望我們很快還會再見!」

說完,齊老落到地面,將墨九狸給他的52顆彩色人蔘果,從地裡面拔出來收好,然後揮手一道透明的結界落在周圍的木屋和葯田上,然後齊老轉身離去,剛好是跟墨九狸相對的方向……

「主人,齊老走了!」墨九狸的耳邊響起雲夏的聲音。

墨九狸這才心念一動,把帝溟寒從空間帶了出來,雖然齊老對她很好,但是畢竟人生地不熟的,不知道對方是敵是友,墨九狸可沒敢暴露自己的空間,一切都知道用戒指的……

帝溟寒出來上下看了看墨九狸,確定沒事才放下心來,雖然明知道沒事,但還是要親自看過確認過才放心,帝溟寒牽著墨九狸的手,兩人邊走帝溟寒邊問道:「九狸,我總覺得那個齊老似乎和你認識,或者是說對方認識墨族!」

「你也這麼覺得?其實我也有同感,但是對方似乎並不想多說,和暴露身份,到底如何只能我們自己去發現了!走吧,齊老說這雲海山脈內不僅獸多人也多,我們現在的實力似乎還需要提升一下才行!」墨九狸說道。

「嗯,確實!真沒想到神界之外,還有這麼多地方……」帝溟寒忍不住讚歎的說道。

「我把他們一起帶出來歷練,大家都需要歷練的!」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帝溟寒本來想拒絕,但是想想未來的路,也只能點點頭答應了。

於是墨九狸把風護法,花護法,暗護法,雲夏,雪封等都帶了出來,瞬間兩個人就變成了一隊人馬了……

「主子,夫人,這裡也跟我們之前在的地方沒啥區別啊!」花護法忍不住看著四周說道。

「你傻啊,能有什麼區別,不過都是一樣的大千世界罷了,還真以為能有金山啊!」風護法看了眼花護法無語的說道。

「好了,走吧!都小心點兒,在這裡你們的實力都不怎麼樣,一切多注意!」墨九狸笑著說道。

「知道了夫人!走吧,我們去前面開路……」花護法看到帝溟寒黑著臉立即說道。

其餘幾人也都識趣的走到了前面,墨九狸和帝溟寒在後面,齊老之前跟說過,雲海山脈是一個歷練的好地方,不僅是因為雲海山脈有著許多的修鍊資源,主要的是雲海山脈裡面,有著許多的歷練者,有時候最好的歷練是人和人之間的鬥智斗勇……

正因為雲下界是各個頁面飛升上來的人,第一個到達的地方,加上整個雲海山脈又是雲下界唯一的歷練之地,因此在雲海山脈裡面會遇到各種魔獸…… 我心中不免有些不爽,這個陣法,真是玩死我了。

我乾脆把豬圈籠子打開,敞開大門,對它說,“出來吧,寶貝,給你自由。”

那豬依舊是一臉漠然的看着我,然後繼續吃着飼料,絲毫不理我。

我一臉悲催的模樣看着豬,“豬大爺,你就行行好吧,你先出來,咱們出去好好聊聊人生?”

豬依舊不理我。

如何扳倒女帝 這可把我極壞了,怎麼纔可以讓豬戒了這癡。 巫師的漫威之旅 這癡在佛教中是梵語moha,mu^d!ha。又作癡。愚癡之意。爲心所(心之作用)之名。謂愚昧無知,不明事理之精神作用。俱舍宗視爲大煩惱地法之一,唯識宗則視爲煩惱位心所之一。

雖然看似簡單,其中卻包含了複雜的人性,這些無非是人的一些行爲,只不過是用了動物來做的形容。

可眼下要我跟這個豬講道理,顯然是行不通的。

《俱舍論》中說:“癡者,所謂愚癡,即是無明。”

佛教認爲,衆生因無始以來所具之無明,致心性愚昧,迷於事理,由此而有“人”、“我”之分。

人生的種種煩惱,世事之紛紛擾擾,均由此而起。因此癡爲一切煩惱所依。

佛教修行的目的就是要消滅無明,斷滅癡愚。

而這個陣法,必然是要我斷了這豬的癡愚,我轉念一想,這豬之所以是因爲待在這裏安然過日子,是因爲它並沒有覺得有什麼危險到它的地方,激發不起它的求生之慾,可如果讓它在這個安逸的圈子裏,受到威脅,讓它不再安寧,或許就可以改變它的心態。

我立即站起身子,朝着外面走了出去,正好看見方丈,我連忙上前詢問了一句,“這附近可有狼狗?”

方丈微微皺着眉頭,“院子外面倒是有一條,不過兇猛至極。”

我拜謝了方丈,連忙朝着外面走了出去,不遠處,果然聽見了狼狗的叫聲,我連忙邁着步伐朝着狗叫聲走了去,我定眼一看,這狼狗的脖子上掛了一條鏈子,捆在一個欄杆上面,看來是個惡狗,寺廟的人定然是怕這狼狗傷人,所以將其鎖在這裏,我低頭一看,果然,還有碗,裏面還殘留了些食物的碎渣。

我趕緊將這這個欄杆上的鏈子套在了自己的手中,連忙蹲下身子對着狼狗說,“我給你個自由,不過你要幫我一個忙,不許傷人,明白了嗎?”

狗是有靈性的,它是會聽懂的,雖然是困境中的東西,但是世間萬物皆有靈性,即使是這陣法之中的人和生靈,也都是有血有肉,只不過他們不知道自己只是衆多紙片中的一枚而已。

狼狗似乎聽懂了我的話一樣,赫然俯下身,伸拉着四周,我立即伸手摸了摸它的腦袋,然後牽着它回到寺廟中,一路走到了廚房之中。

那圈養在廚房邊上的豬,依舊是安逸的在籠子裏休息,我明明都把籠子的門打開了,它都不願意動一絲一毫,我立即對着狼狗說,“上去兇它!”

狼狗果然聽懂了我的話,赫然朝着豬嗷嗷大叫了起來,這一叫,嚇得豬整個身子都顫抖了一下,然後也跟着發出了哼哼的聲音,顯然是被狼狗的聲音給嚇到了。

狼狗乾脆朝着豬圈裏衝了進去,那豬嚇的跟被殺了一樣,一個勁的嘶吼的叫了起來。

我連忙將狼狗扯了回來,那豬在豬圈裏轉了幾圈,耐不住性子,竟然跑了出來,我立即對着狼狗說,“你自由了,把豬敢出去,不許傷它。”

狼狗對着我嗷嗷叫了兩聲,然後我手一鬆,它就朝着那豬衝了過去,豬也顯然是反應過來,連忙邁着小短腿,拼了命的往前跑了出去,消失在我的視線中。

忽然一個聲音從天空之中對我說,“滅了豬的癡念,不錯,接下來還有更難的在等着你。”

我擡頭一看,天空什麼也沒有,等我回過神來的時候,四周的景色赫然已經發生了變化。

仔細一看,四周竟然是我的老家,這……太不可思議了。

看着老家的樣子,心裏不免有些難受,而此時此刻,村子裏也很是熱鬧,彷彿這一切都像是真實的一樣,不過我不斷在告訴自己,這一切都是陣法在作祟,定然是那香爐乾的。

嗔又作嗔怒、嗔恚等,指仇視、怨恨和損害他人的心理,而它的代表就是蛇,只是這蛇和鴿子竟然同時出現在這裏。

如何去改變他們的貪念和嗔念,現在是我最重要的事情。

我曾經看過一些古籍,上面也曾經記載過這些東西,只是沒想到在這個場景竟然對我有所幫助。

將貪分爲四種:一顯色貪、二形色貪、三妙觸貪、四供奉貪。《瑜伽師地論》中則分爲事貪、見貪、貪貪、慳貪、蓋貪、惡行貪、子息貪、親友貪、資具貪、有無有貪等。

嗔的產生與作用與貪正好相反。貪是由對事物的喜好而產生無厭足地追求、佔有的心理慾望,嗔卻是由對衆生或事物的厭惡而產生憤恨、惱怒的心理和情緒。

佛教認爲對違背自己心願的他人或他事物生起怨恨之情,會使衆生身心產生熱惱、不安等精神作用,對佛道之修行是十分有害的。因而佛教把嗔看作是修行的大敵。對佛教修行所言是這樣,如果是對他人或社會而言,則嗔的危害更大。因

嗔怒他人而起仇恨之心,便會發生爭鬥,或導致互相殘殺,輕者危害一家一村,重則使整個社會,乃致使整個國家陷入災難。

可以看得出來,這貪和嗔並不好對付。

鮮妻撩人:寒少放肆愛! 此時那蟒蛇一臉得意的看着我說,“臭道士,我今天就要和你決一死戰!”

如果按照平日裏,我必然會和這蟒蛇鬥上一番,若不是看過這些古籍,只怕我必然吃虧,這佛教中,一切皆空的宗旨,不僅僅是要改變蛇的想法,更重要的是個人的心態,不得動怒、憤怒、更不能鬥爭。

倘若我打死這蛇,也就證明這一切的嗔還是沒有破。

我赫然放下手中的赤紅寶劍,一臉淡定的看着蟒蛇說,“滅這個村子的人,然後呢?再滅了整個世界的人,剩下你一個人嗎?”

蟒蛇愣了愣,“你在說什麼?”

我立即說,“你活在這裏的意義出了殺人,沒有別的嗎?比如你還應該有你的七情六慾,有你更在意的東西。”

蟒蛇一臉憤怒的看着我說,“臭道士,你究竟在說什麼!”

我想起爺爺以前喜歡給我講故事,我便開口將許仙和白娘子的故事講了出來,希望這蟒蛇的思想可轉移一些出去。

而這蟒蛇眼神震驚的看着我,“這些故事都是假的,你別騙我了!”

我一臉淡定的對着他說,“除了殺人你一無是處,難道不是嗎?大把的時光,全部浪費在這些事情上,你不覺得遺憾嗎?”

蟒蛇一臉失落的看着我,緩緩開口,“你是第一個這麼跟我說話的。”

我開口說,“人的七情六慾,無法抹去,但是不要偏激,每一樣都會有,如果什麼都沒有了,我想也沒有意義了吧?”

蟒蛇愣了愣,“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我呵呵一笑,“我知道,你是師祖派來考驗我的,可是我就想說,四大皆空,什麼都不在乎,什麼都沒有,對不起,我是一介凡夫俗子,我做不到。但是我可以說,這纔是人生,對得起自己,經歷的起風風雨雨,若沒有辦癡念,怎能普度衆生呢?難道幫助世人,何嘗不是一種癡,只不過你們不願意承認罷了,無論你們佛教,而是我們道教,而是普通人,只要是人,就必然有這般情緒,只要對得起天地良心,有何不爲!”

“你!”蟒蛇一臉驚恐的看着我。

我繼續說,“倘若不是這般癡念,我爲何執着救人呢?我覺得,你們這個陣法本身就是一個問題!”

我赫然拋出了這句話,不料這蟒蛇忽然哈哈大笑起來,就在一瞬間,幻化成了一個和尚的模樣。

(本章完) 因此,雲海山脈裡面會遇到各種獸,還會遇到各種來自各地的人,當然也會遇到本來就在雲下界居住了許久的人……

齊老告訴墨九狸如果遇到了雲下界的原住民,盡量還是不要招惹的好,因為凡是雲下界的原住民,都是從各個界面來到雲下界,不想再繼續去學院去什麼雲中界的人,於是直接在雲下界安家立族,基本都是有點根基背景的,否則也不會見到外人一副囂張的模樣……

齊老覺得墨九狸一個人,就算身邊有幾隻契約獸,得罪了雲下界的原住民也是十分不明智的,這話墨九狸雖然聽了,但是她不會輕易招惹別人,可是別人也千萬別來招惹她,否則她也是不會客氣的……

墨九狸一行人慢慢走進了雲海山脈,真如齊老說的一般,雲海山脈雖然大,但是雲下界的人也最多,因此雲海山脈外圍幾乎是沒有什麼資源的,墨九狸等人走了三天,不僅沒有遇到人,連獸和有用的藥材都沒有遇到……

這三天都是下廚,為大家做吃的,眾人都好多年沒有吃到墨九狸做的東西了,之前墨九狸和齊老在一起時,也不能做的太多,只有帝溟寒和小書吃了,雲夏等人都沒有吃到……

這幾天墨九狸算是給眾人解饞了,換著花樣的做了許多好吃的,吃的一個個飯後都坐在地上動也不想動,就連帝溟寒也難得的每次都吃的很撐,恨不得把抓回床上去運動運動,消化消化……

「主人,前面來人了!」雲夏忽然看著墨九狸說道。

「嗯,我感覺到了!」墨九狸說道。

花護法幾人也都坐直了身子,把墨九狸和帝溟寒圍在中間,雲夏在一邊收拾餐具,不多時,一隊人馬從墨九狸等人左側走了出來……

為首的是三個黑衣男子,而且還是少見的三胞胎,身邊跟著八個老者,和十幾個護衛,看起來來頭不小!三個人相貌都是十分俊朗的,身材強裝,只有中間的臉色有些蒼白,身體贏弱了一點兒……

一行人來到墨九狸等人面前,停下腳步,從後面走過來一個護衛看了眼墨九狸等人,最後看向離自己最近的雪封說道:「這個地方我們看上了,你們去別處休息,記得走遠一點兒,別打擾我們家二少爺休息……」

雪封聞言看了眼對方,然後淡淡的吐出一個字:「滾!」

對方聞言瞬間變了臉上怒道:「該死的,竟然敢罵我滾,你知道我們是誰嗎?」

「下去!」這時三胞胎中左側的黑衣中年男人看著護衛說道。

護衛狠狠瞪了雪封一眼,然後不甘心的退了下去。

黑衣中年人掃了眼雪封,最後視線落在帝溟寒的身上直接說道:「閣下,不知道幾位能不能換個地方休息?」

可惜,對方的話直接被帝溟寒無視了!對於帝溟寒來說除了自己人,別人都不值得他浪費時間……

墨九狸看帝溟寒一副完全沒聽到的樣子,有些好笑,這讓她想到了在凌天大陸時,這傢伙還是神棍一樣的天師了…… 我一臉懵逼的看着它,這個蟒蛇赫然幻化成了一個和尚的模樣,着實讓我嚇了一跳,我還以爲它會張開嘴把我一口吞下去呢。

這個和尚看着我一臉嚴肅的說,“你可知道你方纔所講之話,全是忤逆我佛教的言論。”

我心裏不禁一咯噔,這該不會是那個什麼師祖吧?

我立即說,“我並非是忤逆,我只是說出了道理而已,這個道理並非建立在所有的事情上面,而是針對性的,凡是都不可能混爲一談,我相信當初佛門所講的也是在建立大多數的情況下,而我講並不代表了所有。”

這和尚的神情十分嚴肅,“古今之外,敢這麼跟我說話的,你可是第一人,這第二關之中,就是我佛門所講的三毒,你並非全部解決,卻給我說了這麼一堆的大道理。”

“難道我說的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你大可以指出來,要是我反駁不出來,就算你贏。”我冷不丁的冒了這麼一句出來。

那和尚自然是一臉有些懵逼的看着我,不過很快他也恢復神情,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說,“好了,你的三寸不爛之舌,可以想怎麼說,就怎麼說,不過我佛門之人,並非是你想的那麼固執。”

我一臉激動的看着和尚說,“那……是不是可以進入下一關?”

那和尚搖搖頭,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說,“你不能進入下一關。”

我心裏一沉,“爲什麼!你不是已經聽明白了我說的的話嘛,怎麼還不讓我進入下一關!”

和尚依舊是一副嚴肅的臉色,然後搖搖頭對着我說,“你已經沒有必要進入下一關了。”

我心裏一沉,尼瑪的個死和尚,玩我是不是,我可是好不容易說服了他,他自己都沒反駁,怎麼就這麼不講道理呢。

我心裏很是不爽,有些不大舒服的看着他,“你這個人怎麼這樣啊,一點原則都沒有!”

那和尚一本正經的看着我說,“小施主,你已經沒有繼續下去的必要,這當中的關卡全部都是我設置的,只有最後一層,是由我寺十八銅人鐵魂把守,你去哪裏便是。”

我一臉懵逼的看着和尚,生怕我自己聽錯了,這和尚應該就是他們口中的師祖吧,莫非他是直接讓我略過這關卡,直接到最後一關,拿舍利,這麼好?不會是騙我的吧,比如用什麼幻陣,讓我以爲我到了最後一關,實際上,根本沒到。

我腦海裏已經浮現了各種他會怎樣害我的情景。

和尚立即說,“出家人不打誑語。”

我心裏一想,“好,那我信你。”

和尚立即說,“我送你去最後一層,但是那裏有十八銅人守護,你若能打贏他們,舍利子就拿去吧。”

話音一落,和尚忽然轉身消失,而四周忽然發生了變化,不等我來得及看清楚,我的腦子就一陣疼痛的要命,兩眼一抹黑,只覺得身子沉重的很,然後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到了塔

頂,一縷陽光從外面透射了進來,直接照在我的眼皮上,弄得我不得已的醒了過來。

小猴子一個勁的拍着我的臉說,“快給我醒醒,別睡了!”

我連忙說,“別拍了,我醒了醒了。”我趕緊坐起身子,此時此刻,四周安靜出奇,我一臉懵逼的看着小猴子,“你也一起來到這裏了?”

小猴子犯了個白眼,“廢話,當我是誰!”

我定眼一看,這塔頂四周皆是銅牆鐵壁,只有幾個巴掌大小的洞口可以透光進來,不然還真的是什麼都不看不見。

我剛一想着這個話,結果就聽見了石頭移動的轟隆聲,不一會,四周赫然變成了黑色,整個室內變得密不透風,黑森森的一片。

我心裏一沉,忽然就聽見了窸窸窣窣的腳步聲,步伐整齊有序,聲音輕盈,有這般功夫的定然是這寺廟中的十八銅人鐵魂。

這裏是整個關卡中最後的一關,必然是最難的,可光是聽這個數量,倒也並非讓人又害怕的感覺,只是這四周突然暗的伸手不見五指,連呼吸都成了一種困難的時候,這整個事情的難度就提升了一大截。

以前也看過一些記載,畢竟大多數的時候跟着江離,我都是看書修煉,江離的書籍又多,多多少少還是看到過關於這類的書籍,,十八銅人是人或不是人便衆說紛紜。有說十八銅人是少林寺的武術高手所組成,也有說十八銅人是機器人,還有說十八銅人是介於人和佛之間的一種實體,即原先是人,修行和武藝都已遠超過凡人,但還未到佛的境界,並被賦予守衛寺廟的任務,平時入定不動如同銅像,執行任務時便活動似人。

不過師祖和尚跟我說的這些十八銅人叫鐵魂,應該不是少林寺的那十八銅人,而是利用他們的構造,創造出來的魂魄,而魂魄在佛門中的上層叫鐵魂,之所以叫鐵魂是因爲,如同鐵一般,剛硬堅強無法融化,無法消滅的意思。

我心裏一沉,這十八銅人應該很厲害的樣子,怕是不會這麼好對付,而我對佛教的人的一些東西並不大瞭解,更不懂他們的陣法,這還真是有點棘手。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一道金光從我的眼前閃過,我定眼一看,面前赫然是一排排的銅人,宛如一座座銅像一般佇立在我的面前,而光是從他們的身上所反射過來的,他們的渾身都像是銅鑄的身子一般,透着一股光亮。

我連忙喊了聲,“小猴子,你躲遠點,我怕我一會保護不了你啊!”

小猴子,“戚。”了一聲,然後從我的肩膀上跳了下去,朝着旁邊走了去,似乎對我剛纔是一種深深的鄙視。

我一臉尷尬的看着小猴子,我這可是在保護它,它竟然還對我這般不滿意,簡直是尷尬了。

此時我面前的十八銅人一動不動,一瞬間我都懷疑剛纔是不是我自己看錯了,也許這些就是一尊尊的銅像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