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5, 2020
103 Views

“誒,爸爸好厲害!”看毛利小五郎還真的像是很瞭解建築的樣子,小蘭更有些驚訝了。

Written by
banner

“切,明明是中午的時候背下的資料,哪裏厲害了。”上午看到毛利小五郎臨陣磨槍的柯南忍住的小聲吐槽了一句。

“當然,森谷教授本名是叫森谷貞治,後來爲了讓自己的名字對稱,所以就把名字改成了森谷帝二。”毛利小五郎依舊是在得意的賣弄着。

“莫里亞蒂啊!”後面聽着的端木軒也忍不住的小聲感嘆了一句,在日語裏面,森谷帝二和莫里亞蒂的音很相似,而莫里亞蒂,就是福爾摩斯里面的那個級大反派教授了。

“軒,你也認爲像莫里亞蒂啊!”本來還在吐槽的柯南聽到了端木軒的聲音,有些興奮,對於福爾摩斯迷的他來說,聽到這種近似於莫里亞蒂的音,當然是下意識的就想到了福爾摩斯里面的那個級大反派了。

“而且他們不但音相似,名字也都很對稱呢,還有都是教授。”柯南接着興奮的說道。

而且還都是大反派!看着興奮的柯南,端木軒好笑的在心裏默默的補充了一句。

“還真是病態呢,因爲喜歡對稱,竟然把自己的名字都改成對稱的了。”灰原哀微微搖了搖頭,對於森谷帝二這種因爲名字不對稱就改名字的做法實在是有些不敢恭維。

他不但病態,而且還變-態,改名字算什麼,以前不對稱的建築他還都要炸掉,而且根本不拿人命當回事,端木軒又好笑的在心裏補充了一句,那個森谷帝二壓根就是個處女座,是病態完美主義者,追求完美已經追求到了變-態的地步。

“你好,請問你們是?”毛利小五郎和小蘭正賣弄着自己中午臨陣磨槍來的資料,一個大鬍子男人從裏面走了出來,那個大鬍子男人面向稍稍顯老,要不是鬍子和頭還都是黑色的,說他是個老頭子都不爲過了。

“誒,我們是來參加茶會的,這是我們的邀請函。”小蘭拿出了邀請函遞給了那個大鬍子男人。 ?“工藤新一!”接過小蘭手上的邀請函,那個大鬍子男人就是目光一凝,眼底閃過了一道莫名的神光。

“你們好,我是森谷帝二,歡迎各位來參見我的茶會。”大鬍子男人森谷帝二臉上掛着和善的笑容的看着小蘭一行人。

“誒,您就是森谷教授?”小蘭有些疑惑,剛剛毛利小五郎介紹了,森谷帝二隻有五十歲不到,怎麼看上去這麼老態?

“對的,高中生偵探工藤新一沒到嗎?”森谷帝二一副和善的樣子衝着小蘭點了點頭,然後掃了站在後面的端木軒幾人一眼,有些疑惑的問道。

“工藤他因爲有事來不來了,所以就拜託我們來替他參加茶會,我叫毛利蘭,這是家父毛利小五郎,還有柯南。”小蘭看着森谷帝二恭敬的說道。

“我叫端木蒼,她是灰原哀。”端木軒也衝着森谷帝二打了個招呼,心裏卻在思考着,這次的事件要怎麼辦,是直接解決掉這個森谷帝二,還是等等再解決,看看到底是爲什麼這次劇情現在才發生。

端木軒心裏有些猶豫,他不直接解決的話,這次事件因爲被改變的這麼大了,他已經沒有預知的優勢了,還保不準會出現什麼動漫裏沒有的事情。

這次可不同以往,這個森谷帝二已經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了,連給米花都市大樓放滿炸彈,炸掉一整棟樓的事情都幹得出,即使是他,要是在大樓坍塌之前沒能離開,照樣得死在裏面。

其實前世動漫裏,柯南就是沒有找出兇手是森谷帝二,這個森谷帝二也絕對跑不掉,米花都市大樓總共有30層,要是被炸掉了,還不知道要死多少人,這就是一起嚴重的恐怖襲擊事件了。日本政府估計得拼了命的找兇手,到時候這個森谷帝二的祖宗八代都要被挖出來。

其實前世看動漫的時候,他有一個地方一直都搞不懂的,日本政府就那麼差勁?會讓森谷帝二偷走足以炸燬一棟摩天大樓的**?

在這世。他還特意去翻了下報紙,才發現,其實被偷走的**並不多,要是普通人來,絕對沒有能力炸燬一棟摩天大樓。但森谷帝二不同,他是個建築師,他要炸燬的還是自己的設計。

對於自己的作品,他肯定每一個地方都很瞭解,包括哪裏是承重牆,哪裏結構比較脆弱都一清二楚,所以他並不需要在米花都市大樓裏放滿**,只要在關鍵的地方放上**就行了。

到底是現在解決還是等會再說?端木軒心中還真猶豫,不直接解決會有危險,直接解決的話。就可能沒辦法知道爲什麼這次劇情改變會這麼大了,搞不明白這個,他始終是感覺心裏有些不太踏實。

算了,看看情況來吧,想了一會兒,端木軒打算見機行事。

“工藤新一有事來不來了?”森谷帝二有些掩飾不住的失望。

“是的。”小蘭有些疑惑,不明白森谷帝二爲什麼那麼在乎新一來沒來。

“其實叔叔是個不比新一哥哥差的名偵探呢,有什麼事找叔叔也能解決啊。”森谷帝二那副失望的樣子讓柯南很是受用,他破天荒的說了毛利小五郎是個不比自己的差的偵探了。

“誒?不比工藤差的偵探?”森谷帝二好奇的看向毛利小五郎,他剛剛只想着工藤新一的事情去了。壓根就沒有聽清楚小蘭的介紹。

“咳咳,你好,我是毛利小五郎。”聽到柯南提到自己是個名偵探,毛利小五郎立馬裝模作樣的咳嗽一聲。然後走到了森谷帝二面前,伸出了手。

“哦~原來是大名鼎鼎的名偵探毛利小五郎啊。”森谷帝二這才聽清楚毛利小五郎的名字,他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握住了毛利小五郎的手,眼中卻是閃過了一絲不屑。

對於這種毛利小五郎這個近年才聲名鵲起的名偵探,他是一點都看不上眼的,就是工藤新一。他也不怎麼看的上眼,要不是因爲想試探下工藤新一的情報,他纔不會邀請工藤新一那種**臭未乾的小孩子。

“那毛利先生,茶會已經開始了,我們進去吧。”說着,森谷帝二就走在前面帶路。

“哇,好多人啊。”森谷帝二一路把小蘭衆人帶到了莊園的後花園,衆人這才發現,這次茶會的規模不小,後花園裏站滿了,至少有七八十個人。

“果然不愧是名建築師的茶會啊,邀請的都是社會名流,全部都是在電視上經常能出現的人物。”掃了一圈後花園裏的人,柯南小聲的感嘆了一句。

“小蘭,這邊這邊。”衆人一走進後花園,突然聽見會場裏一道熟悉的聲音。

這道聲音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畢竟都是社會名流,大家都比較的注意形象,說話都是輕聲細語的,這突然有人大叫了一句,想不引人注目也難。

“那個是誰啊?真沒素質。”有人在小聲的嘀咕着。

“不要瞎說,那是鈴木財團的二千金。”有認出了大叫的人的小聲提醒着。

“園子!”小蘭都是意外的看着往這邊跑來的人影,沒錯,就是鈴木園子。

“小蘭,上午聽你說要來參加森谷大師的茶會,剛好我爸也收到了邀請,就把我派過來了。”園子得意的看着驚訝的小蘭,然後轉向端木軒的時候,眼中有些閃閃發光。

“蒼大哥,還真是巧啊,我們竟然又碰面了。”

這當然不是個巧合了,園子上午聽到小蘭說下午他們會來參加谷森帝二的茶會,剛好自己家也收到了邀請,她趕忙向她爸主動請纓過來的。

什麼名建築師,對於鈴木財團來說實在是有些不夠看,反正這種茶會鈴木財團也只是會排個小輩過來,見園子自動請纓,鈴木園子她爸爸當然樂得答應了。

“鈴木小姐和小蘭小姐認識?”森谷帝二有些吃驚,鈴木財團作爲日本的老牌財團,在日本的影響那可是不可估量的,他有些沒想到鈴木財團的二千金竟然會認識小蘭。 ?“恩,我和園子是高中同學。”小蘭點了點頭說道。

“原來是這樣,各位不要客氣,嚐嚐我做的這些點心味道怎麼樣。”森谷帝二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表面上沒有任何異樣,心裏對小蘭他們的態度卻是重視了很多。

“誒,這些點心是森谷教授親手做的?”小蘭他們有些意外,連園子也是好奇的看向森谷帝二。

“當然,這次茶會的所有點心都是我親手製作的。”森谷帝二微微有些自豪的說道。

“全部都是森谷教授親手製作的?”這下衆人真的是有些吃驚了,茶會的人不少,相應的,需要準備的點心也很多,這個工作量可就不小了。

“沒辦法,我可是孤家寡人一個。”森谷帝二幽默的自嘲了一聲,接着說道,“而且我的性格是隻有自己親手做才放心。”

“果然不愧是大師,那些優秀的作品相信也正是大師懷着這種精神才做出來的吧。”周圍聽到森谷帝二話的人都被吸引了過來,他們都恭維着森谷帝二道。

“沒有美感的東西,我可不承認那是建築。”提到自己擅長的領域,森谷帝二立馬認真了起來,認真到了有些偏執的地步。

“現在有不少年輕的建築師,他們根本就缺乏對美的認識,他們必須對自己的作品有更多的責任才行。”

說後面一句話的時候,森谷帝二的聲音都高了好幾度,語氣很是嚴厲。

這下衆人有些愣神了,森谷帝二之前一直都是一副和善的,沒有任何大師架子的樣子,現在怎麼突然像換了個人似的。

“對了,毛利先生,不介意我請教你一個謎題吧。”森谷帝二也意識到自己剛剛的話有些不妥了,他忙轉移了話題。

“誒,謎題?”正在一旁吃着點心的毛利小五郎有些愣神。

“對。這是猜一個3個人合夥經營的公司的密碼的謎題。”森谷帝二點了點頭,然後頓了頓,若有所指的說道,“相信這個對於大名鼎鼎的偵探毛利小五郎來說。應該是件很輕鬆的事情吧。”

“誒,毛利小五郎?他就是那個最近很火的名偵探,沉睡的小五郎?”森谷帝二後面的話聲音很大,後花園的大部分人都聽到了。

“名偵探?徒有虛名吧。”有不少的人對於毛利小五郎都有些不屑。

“呃,請說吧。”被森谷帝二這麼大聲一宣傳。毛利小五郎立馬有些騎虎難下了,想拒絕也拒絕不了了。

“謎題我寫在紙上了,毛利先生看看吧。”看見毛利小五郎答應,森谷帝二的嘴角不由得噙起了一絲冷笑,他這題本來是特意爲工藤新一準備的,是想讓工藤新一出醜的,結果沒想到工藤新一沒來,他只能拿毛利小五郎泄泄憤了。

“大家也可以來做做,說不定有誰能比名偵探毛利先生先做出來呢。”森谷帝二嘴角的冷笑更重了,他在人羣裏安排了個自己人。不管毛利小五郎能不能答出來,這個臉都要丟了。

說完,他從懷裏掏出了一疊早已準備好的便紙,抽出一張遞給了毛利小五郎,然後接着一個個的給在場的人分發了下去。

端木軒也分到了。

“上面的是那三個人的資料,密碼是和那三個人有關的詞語,是由五個平假名組成。”看所有人都分到了,森谷帝二接着說道,“時間是三分鐘。”

“蒼大哥,我感覺這個森谷教授好像有些不對勁。他好像是在特別針對小蘭爸爸。”柯南一邊湊到端木軒身邊,看着端木軒紙上的謎題,一邊低聲說道。

“哦,是嘛!”端木軒淡然一笑。直接把那張謎題紙遞給了柯南,上面的題他已經看過了,竟然是那道和動漫裏一樣的題,謎底就是桃太郎。

“哀,猜到了嗎?”端木軒有些寵溺的揉了揉旁邊灰原哀的小腦袋,灰原哀剛剛也看了那道謎題。現在正在思索着謎底。

“還沒有。”灰原哀輕輕的搖了搖頭。

“哦~哀殿下還真是笨呢。”端木軒輕笑着搖了搖頭,拿起了旁邊桌上的一塊餅乾,咬了一口。

別說,那個森谷帝二的廚藝還真的是不錯,做的絲毫不比那些商店裏賣的差。

“你才笨呢。”灰原哀瞪了眼端木軒。

“你就是笨。”端木軒眼中閃過一絲笑意,把那塊咬了半口的餅乾湊到了灰原哀嘴邊。

九洲仙武錄 “張嘴。”

還在分神思考那道謎題的灰原哀下意識的就張開了自己的小嘴,咬住了端木軒遞過來的餅乾。

咬了兩口,她才突然反應過來,剛剛那塊餅乾端木軒吃過了。

“你給我吃的什麼!”灰原哀滿臉羞惱的看着端木軒。

“我吃過的餅乾啊。”端木軒眼中滿是笑意,還特意在吃過兩個字上面加重了語氣。

“流氓。”灰原哀臉上小臉更紅。

“我哪裏流氓了,明明輕都親過了,吃塊我咬過的餅乾怎麼了。”端木軒有些戲虐的看着灰原哀,說着,又從桌上拿起了塊餅乾,咬了一口後,才湊到了灰原哀嘴邊。

“張嘴。”

“混蛋!”這下灰原哀可不會上端木軒當了。

“哦~哀,你要是吃了,我就告訴你這個謎底的答案哦。”端木軒似笑非笑的看着灰原哀。

“你已經知道答案了?”灰原哀有些驚訝。

“當然,那麼簡單的問題,我一眼就看出了,只要你吃下去,我就告訴你。”端木軒衝着灰原哀晃了晃手上的餅乾。

“你…”灰原哀有些氣極,看了眼手上的便籤紙,她猶豫了一下後,偷偷的瞄了眼沒人注意着這邊,就快速的一口咬住了端木軒手上的餅乾。

“好了,快告訴我答案。”做完這些,灰原哀的小臉已是一片發燙,佈滿了紅暈。

餵食成功,感受到灰原哀紅脣劃過自己指尖的柔軟,再看着灰原哀嬌羞的可愛模樣,端木軒心中不由的一蕩,差點都要忍住的在大庭廣衆之下直接抱住灰原哀了。

“謎底嘛,是桃太郎。”

——–

唉,從昨天晚上9點開始,通宵碼字碼到現在,才總算是碼完了第五更了,各位抱歉,老是拖更,但好人絕對不會少任何一更的,哪怕是不睡覺,也一定會完成每天的五更! ?“桃太郎?”灰原哀不解的看着端木軒。£∝,

“恩,注意看那三個人出生日期,都相差了一年,分別是昭和31年、32年、33年,對應的就是申年,酉年,戌年,而他們的生肖分別是猴雞狗,猴雞狗三個剛好就是桃太郎的跟班。”

端木軒笑着向灰原哀解釋道,日本也是有生肖這一概念的,雖然經過多年的演化,略微和天朝的生肖有些區別,但大致上基本相同。

“謎底是桃太郎吧!”那邊的柯南也猜出了謎底,不過他可不是像端木軒這樣靠作弊猜出來的,他靠的是自己的智商。

“誒!”衆人都是驚異的看向柯南,端木軒和灰原哀解釋的時候聲音不大,所有並沒有人聽到。

“小弟弟,你是怎麼知道的?”森谷帝二驚奇的看向柯南,答題的時限是三分鐘,他安排了人在一分鐘以後作答,本來以爲是萬無一失的,沒想到這之前竟然有人能猜出來,而且還是個小孩子。

“他們的出生日期啊,屬相不就剛好是猴雞狗嗎?桃太郎的三個跟班剛好就是猴雞狗啊。”柯南裝作一副天真的樣子說道,他其實是在爲毛利小五郎解圍,他可是知道毛利小五郎的水平的,要是他不幫忙,毛利小五郎估計今天就要出大丑了。

本來就不是所有人都對毛利小五郎這種突然冒出來的名偵探服氣,要是被人找到藉口,估計明天就要傳遍了,毛利小五郎不過是個浪得虛名的貨色罷了,竟然連一道簡單的解謎題都不會。

他搶先答出來的話,毛利小五郎還能保住幾分顏面。畢竟他是毛利小五郎帶來的,就是傳出來,別人想的時候也只會想,毛利小五郎果然名不虛傳,連帶來的一個孩子的都不同尋常。

“哦~是這樣嗎。”森谷帝二眼中閃過一絲惱怒,對於沒能讓毛利小五郎出醜很是不高興。不過看了眼旁邊的小蘭,他突然眼睛一亮,從前面小蘭提到工藤新一的樣子,他就看出來了,小蘭和工藤新一關係很不一般。

“作爲答對謎題的獎勵,我就邀請柯南去參觀我的展覽室吧,小蘭小姐也一起來吧。”

“誒。”柯南和小蘭有些意外。

“你好,請問我可以跟着去看看嗎?”一直在旁邊看着的端木軒淡笑了一聲說道。

“當然沒問題。”聽到端木軒也想跟上去看看,森谷帝二眼中閃過了一絲厭惡。對端木軒這種不識趣的行爲很是不爽,不過表面上,他還是保持着那副和善的樣子。

“端木先生本來就是和柯南一起來的嘛,毛利先生要跟着去嗎?”

“啊,我,我就不去了。”毛利小五郎有些尷尬,自己一個“名”偵探,竟然還沒有柯南一個小孩子先解出謎題。還得沾柯南的光,他怎麼好意思跟着去。

“既然這樣。那我們走吧。”森谷帝二點了點頭,就帶頭打算在前面帶路。

“森谷大師,我可以跟着去嗎?”一直待在小蘭身邊的園子開口問道。

“當然可以,鈴木小姐是小蘭小姐的朋友,跟上去當然沒問題。”反正都帶上端木軒這個“閒雜人等”了,森谷帝二也就不介意再加上個人了。更不要說,在日本,他還有很多事需要靠着鈴木財團。

“沒想到那個小鬼解謎蠻厲害的嘛。”園子跟在了小蘭身邊,忍不住的小聲嘀咕了一句。

因爲柯南之前也用麻醉針麻醉了園子幾次,破了幾個案子。所以園子一直以爲自己在推理方面是很厲害的,森谷帝二發了謎題的時候,她還有些興致勃勃,想第一個解出來,讓所有人大吃一驚。

但沒想到就在她一點頭緒都沒有的時候,柯南就說出了答案。

“柯南也不差啊,平時就很喜歡玩偵探遊戲呢。”道。

“小孩子過家家罷了。”園子有些不屑。

“好了,裏面就是我的展覽室了。”園子正和小蘭嘀咕的功夫,森谷帝二就帶着衆人走到了他府邸的一間房間面前。

推開房間,呈現在衆人面前的是一個空曠的大廳,大廳裏面掛滿了各式的照片還有設計圖紙。

“這裏就是我的展覽室了,牆壁上掛的都是我設計過的作品,大家可以隨便看看。”

“哇,大師好多的作品啊。”小蘭和園子他們都有些感嘆,雖然森谷帝二成名多年,但還從來沒人統計過森谷帝二到底有多少作品,現在看這掛滿大廳的照片,保守估計有幾百幅了。

“恩,我一生的心血全部在這裏了。”森谷帝二看着大廳裏掛滿牆壁的照片,眼中一片柔和,彷彿那些不是照片,而是他的情人一般。

這種對待建築的愛倒是讓人有些可敬,可惜有些病態了,看着森谷帝二溫柔的樣子,端木軒心中微微有些搖頭。

森谷帝二已經完全走火入魔了,就想前面他說的那樣,沒有美感的東西,他可不承認那是建築,這完全是本末倒置了,建築的本意是供人居住的地方,最主要的是實用性,他卻一味的追求美。

追求美也追求的有些病態了,一切都追求對稱,殊不知,世界上有很多東西,正是因爲不對稱,因爲殘缺才顯得美。

“森谷教授,我上次好像聽人說過,黑川宅也是大師的作品,怎麼在這裏卻沒有擺出來?”快速的打量了一圈大廳,端木軒發現,大廳裏的作品並沒有前面他啊新聞裏看到的那個黑川宅,另外的那些失火的建築也沒有掛在上面。

“黑川宅!”森谷帝二臉上微微一變,轉頭看向端木軒,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意味。

柯南他們也是好奇的看向端木軒,不明白端木軒爲什麼突然問這個問題。

“對啊,就是黑川大造先生的家,我一直都很中意黑川先生家裏的那種樣式,所以特意找人打聽了,才聽說,黑川宅也是大師設計的。”端木軒裝作一副心儀已久的樣子說道。 ?黑川大造?聽上去好熟悉,柯南微微皺了皺眉頭,感覺端木軒剛剛說的那個名字聽上去有些耳熟。

“哦,原來是這樣啊。”森谷帝二聽到端木軒是心儀黑川宅那種建築,才問的,心裏鬆了一口氣,剛剛一瞬間,他還以爲端木軒知道些什麼呢。

“黑川大造先生家裏確實是我設計的,不過那都是我30歲以前的作品了,實在是有些不入流,所以沒資格放在這裏。”森谷帝二眼中閃過一絲不屑。

“是這樣啊。”端木軒有些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這劇情明顯和前世動漫裏不同,前世動漫裏,茶會是發生在他縱火之前的,但這世,卻是在縱火之後,而且竟然連照片都取下來了。

接下來他的目標應該就是那座橋了吧,端木軒不經意的撇過了大廳牆上一段空白的地方,那段空白的地方雖然經過修飾,掛上了裝飾了,但還是隱約能看出,之前那上面應該是掛了什麼東西,而那段空白之後,正是前世動漫裏的那座大橋。

“誒,這是什麼?”在大廳裏到處轉悠的小蘭和園子突然發現了大廳靠窗的地方竟然擺放着一張被黑布遮起來的不知道是什麼的長桌。

她們有些好奇的掀開黑布,發現黑布下面竟然是一個被玻璃罩罩着的城市模型。

“不要碰那個!” 最強棄少 森谷帝二看到小蘭和園子的動作,臉色一沉,下意識的就一聲厲喝。

還打算伸手摸摸玻璃罩的小蘭和園子的手一下子僵在了半空中,都是意外的看向森谷帝二,不明白前面和氣的森谷帝二怎麼突然生這麼大氣。

森谷帝二沒有理他們,而是趕忙跑向那個玻璃罩哪裏,搶過小蘭手上的黑布,把那個玻璃罩重新蓋了起來。

“抱歉,這是我一生最失敗的作品,不想被人看到。”做完這一切了。森谷帝二才鬆了口氣,然後才向小蘭和園子補救道。

連城市模型都沒移走嗎?是臨時起意邀請小蘭來這裏的?端木軒皺了皺眉頭,那個被玻璃罩罩着的城市模型顯然就是前世那個在動漫裏出現過的西多摩市新城規劃模型,但是在前世動漫裏,森谷帝二早就把那座模型藏起來了,並沒有被小蘭他們發現。

“是這樣啊。”小蘭和園子有些尷尬,不知道怎麼面對森谷帝二。

“抱歉。有些失態了,對了小蘭小姐。 隱婚密愛:墨總一愛到底 你和工藤很熟嗎?”經過剛剛的事,森谷帝二也沒心思慢慢陪着小蘭他們晃悠了,他直接就開口套着小蘭的話。

“誒,對的,我和新一從小一起長大,現在也是同班同學。”小蘭有些好奇森谷帝二爲什麼會問這個,但這事也不是什麼機密,她也沒多想,就告訴了森谷帝二。

“誒。青梅竹馬啊,還真是讓人羨慕呢。”森谷帝二裝作一副羨慕的樣子,“最近好像很少見工藤在電視裏出現了,他不幹偵探了嗎?”

“不,他最近好像是有什麼棘手的事情在忙,連電話都打不通,我也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見到他了。”聽到森谷帝二提到最近工藤新一在幹嘛。道。

“是這樣啊,本來還想見識見識這位青年才俊的,看來是沒機會了。”聽到很久沒有見過工藤新一了,森谷帝二眼中閃過一道莫名的光芒。

……

“蒼大哥,那個森谷帝二很不對勁。”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