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5, 2020
74 Views

接着我就把昨晚的經歷給他說了一遍。

Written by
banner

吳鵬聽完後,狠狠一拍腦門,“都怨我,沒把事情提前告訴你,想不到都被你給撞上了!”

朱門庶女謀 我連忙問他怎麼回事,吳鵬沒有說話,眉頭緊鎖,一張本就蒼白的臉顯得更加沒有血色,只是一個勁兒的抽着煙。

半響後,他才長長吐出一口煙霧,突然哈哈衝我笑道,“原來你也撞見了啊,哈哈,別擔心,那只是個誤會。”

(本章完) 接着吳鵬給我說了一件事,他說這個公司的那些女員工特別鬧騰,幾次要求他漲工資,可是他都沒漲,那些女員工就心存怨恨,看見公司新來了員工,心裏不平,就準備用這樣的方式“歡迎”你。

看見我還有一肚子的疑問,吳鵬給我賣了個管子,他說等會兒他忙完了,就帶我去廁所一看究竟,到時候我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我就問他,那昨晚上頂樓傳來的動靜是怎麼回事。

吳鵬哈哈一笑,連聲朝我道,“抱歉抱歉,忘了告訴你,昨晚我叫了幾個工人上去檢修水管,沒想到把你嚇着了,哈哈。”

我還問他,怎麼你們這裏的宿舍是男女混居啊,就不怕出亂子嗎。

吳鵬擺擺手,捂着肚子衝我露出個抱歉的笑容,“不好意思,昨晚吃壞肚子了,你在這裏等我會兒,我去方便一下,回來接着聊。”

我一個人呆在吳鵬的辦公室裏,等了許久也沒見他回來,就尋思他是不是臨時遇到什麼事兒,把我給忘了。

剛準備站起身出門的時候,就看見吳鵬捂着肚子走了進來,“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這兩天肚子實在不舒服。”

我連忙表示沒關係。

吳鵬重新坐回椅子,接着喝我聊了起來,就剛纔那個問題嘆道,“沒辦法,公司資金週轉不過來,暫時沒辦法建新的宿舍樓,只好將就一下了。”

看着我依然一臉的疑惑,吳鵬繼續解釋道,“不瞞你說,公司這幾年的確有點困難,這裏男員工少的原因,大鬍子已經告訴你了吧,就像他說的那樣,我開出的這點公司,那些年輕有力氣的小夥子的確不願意來。”

說完他還衝我不好意思了笑了笑,“不過你要相信我,我保證一年後公司就會得到很大改觀,只要你好好幹,到時候我保證你工資翻倍。”

接着吳鵬向我簡單介紹了一下公司的情況以及我的主要工作。

他們是一件城市速遞公司,性質和快遞差不多,只不過只接送市內的快遞,說白了就是一家跑腿公司。

而我的工作非常簡單,吳鵬拿出一張市區地圖,在上邊點了一個小紅點,道,“你以後負責這片區域的業務就行。”

我拿過地圖瞧了瞧,發現那裏是個小區,就問吳鵬還有別的任務沒有。

吳鵬擺擺手說沒有,我只要負責那個小區每天的收件和發件就行。

我說就那麼簡單?

吳鵬撓了撓頭,笑道,“就那麼簡單。只不過你這個工作是夜班,每天晚上九點鐘開始工作,凌晨兩點結束。”

我一聽就納悶兒了,這是什麼個情況?我長這麼大,還是頭一回聽說快遞也有夜班的。

吳鵬解釋說這就是他們公司的優勢,別的快遞公司到六點就下班了,可是他們公司,二十四小時都能營業,放眼全國,目前爲止也是獨一份兒。

我一愣,突然就樂了,心想這個吳鵬還真是奇思妙想,送個快遞,連夜班都整出來了。

我問那我白天干什麼,吳鵬笑道,“自由活動,睡覺唄,別人上白班,你上夜班,就把白天當晚上用,晚上當白天用

就行。”

然後他向我提了兩點要求:

第一、每天必須在規定的時間內上下班,每天晚上九點開始,到第二天凌晨兩點下班,要是事做完了,可以提前下班,偶然也可以晚點上班,但是不論發生任何事,都不能提前一分鐘上班或者是超出一分鐘下班。

第二、每次的錢都必須現結,絕不能拖欠,而且也不能多一分或者少一分錢,該多少就是多少。

我的運氣開了掛 說完後,他鄭重的問我記住了沒。

我楞了楞神,連忙點點頭說記住了,只不過心裏邊卻暗暗納悶兒,總覺得這個規定怪怪的。

然後吳鵬就站起聲,衝我神祕一笑,道,“走吧,跟我去趟廁所,瞧瞧昨晚是怎麼回事。”

我連忙和他往廁所走去,他站在裏邊打量了片刻,然後從一個隔間的小門上取下兩條假肢,衝我笑道,“你昨晚看見的是不是這個東西?”

我接過那兩條假肢一看,發現做得十分逼真,不僅穿着高跟鞋,上邊還裹着一層絲襪,和我昨天看到的差不多。

我說,“樣子倒是和我看到的一樣,但昨天我還聽見有人說話呢。”

吳鵬哈哈一笑,“這些個丫頭,一個比一個賊精,肯定是有人躲在暗處故意嚇你,目的就是爲了讓你走,他們一直對我不滿,看見我招新人進來心裏邊不舒服。”

見我還是一臉納悶兒的樣子,吳鵬拍了拍我的加幫,說:“走,今天反正沒什麼事,公司又來了你這麼個帥小夥,我請你喝兩杯去!”

我倆就近找了家火鍋店,重慶火鍋天下聞名,大熱天的吃着火鍋也算酣暢淋漓。

幾杯酒下去,我已經熱得把上衣都脫了,光着膀子上陣,可我卻發現吳鵬一點汗都沒出,吃東西的時候慢條斯理的,而且他雖然穿着一件黑襯衣,但襯衣卻是長袖的,領子扣的很高,連袖子也沒擼起來。

整個火鍋店,就他一個這樣打扮的,看起來怪怪的。

我就問他吳哥你不熱嗎?

他擺擺手說他從小就身子虛,不怕熱。

和他多喝了幾杯,一通閒聊下來,我對吳鵬的影響特別好,他舉手投足間,總是一副文質彬彬的樣子,永遠不溫不火,談吐井井有條邏輯清晰,一看就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

而且在我面前一點架子都沒,儼然把我當成了哥們兒。

我心想,如果我不是帶着某種目的的話,碰上這樣的老闆,我一定好好幹。

想到這裏,我心頭不由得涌過一絲酸楚,吳鵬見我不對勁兒,問我怎麼了。

我擺擺手說沒事,裝作隨口問了他一句,“吳哥,公司裏有沒有花什麼的。”

吳鵬疑惑的看着我,道,“你問這個幹嘛?公司女職工比較多,他們的確喜歡在自己的宿舍插上一些花什麼的,不過公司可沒多餘的地種花,偶爾長個野花什麼的。”

我說沒事,就是問問,我這人從小就喜歡花。

吳鵬說那明天送我一束,還問我要不要玫瑰。

說完後我倆哈哈大笑。

我酒量本來就不行,這一頓酒喝下來,足足讓我睡

到天黑,一看時間,已經八點半了。

我連忙起牀胡亂收拾了一下,就準備按照吳鵬發給我的地址去送貨。

在庫房提貨的時候,我碰見了大鬍子保安,他看上去心情像是特別好,又是給我散煙又是衝我眉開眼笑的。

我就問他發生啥事兒了,讓他那麼開心。

他哈哈笑道,“當然是喜事兒,而且還是天大的喜事兒。”

我就問他是啥喜事兒啊,是不是娶老婆了。

他擺擺手說娶老婆算個啥,這件喜事兒可比娶一百個老婆大多了。

然後還衝我說了一句奇怪的話,“我得好好感謝你,要不是因爲你,這件喜事兒也不會落到我的頭上,改天空了,好好請你喝兩杯。”

我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我纔剛來一天,咋還扯上我了,然後看見他並沒有穿制服,而是穿了一身嶄新的便裝,而且手裏還提着一個旅行箱。

我就疑惑的問他這是咋回事兒?

大鬍子笑呵呵道,“老哥我辭職了,從今天開始,我就能好好做人了,哈哈。”

說完之後拍了拍我的肩膀道,“你就踏實在這兒幹吧,說不定哪天運氣好,就能找到一個接替你的人,我先走了啊,去好好享受我的好日子去囉!”

說着,他就領着旅行箱哼着小曲離開。

我在後邊看着他的背影,總覺得這個人怎麼怪怪的,剛纔還說什麼來着?要是我運氣好,就能找到一個接替我的人?

這句話是啥意思?

我想了半天也沒想明白,然後尋思這人是不是中彩票了,瞧他那高興的樣子,就跟榮華富貴就在前邊等着他一樣。

我和大鬍子只認識一天多,根本談不上什麼感情,所以他的走並沒有影響我的情緒。

吳鵬說是爲了工作需要,還專門給我配了臺手機,而且還蘋果6S,弄得我心頭喜滋滋的,誰說這裏待遇差啊,剛來就發手機。

按照吳鵬發在我手機上的單子,我在庫房裏提了貨,就喜滋滋的騎着一輛三輪車出發了。

吳鵬說幹我們這行的,不會開車不行,還說抽時間讓我去學車,費用由公司出。

我騎着三輪車在馬路上疾馳,不知道爲什麼,覺得心情特別好,覺得這纔是生活,如果我身上沒發生那些事的話,這種天天騎三輪車的日子我就算過一輩子都覺得特別幸福。

我們的公司本來就已經在市郊了,吳鵬在地圖上點的那個小區看起來也就在這附近,這個我理解,現在一般高檔小區,都會建在郊區。

可騎了一會兒,我就發現不對勁兒了,按理說,一般通往高檔小區的地方,應該是公路暢通的。

可是我卻越騎越偏,按照手機導航上標準的路線,我肯定沒有搞錯,到了最後,直接就是一條小土路,四周長滿雜草,看上去要多荒涼有多荒涼。

別說高檔小區了,就算普通小區,也不可能建在這種地方啊!

快到導航上標準的地址時,我看了下時間,剛好九點零一分,又往前騎了一段路以後,一副景象出現在我面前,讓我整個人都懵逼了。

(本章完) 這麼哪是什麼高檔小區啊,,一片斜坡上建着大大小小几十幢房子,有的房子特別豪華,是幾層高的別墅,但也有的房子低矮破舊,就一小土房。

各種房屋密密麻麻的擠在一片斜坡上,在夜裏顯得特別詭異。

還好這些房屋上都標着門牌號,我找起來並不費力。

我按照單子上填好的地址,首先找到一個小土房,輕輕敲了敲門。

半響後,門吱呀一聲打開,從裏邊走出一個老太婆,這老太婆面無表情,臉色死會死灰的,看上去有些滲人。

看着我也不說話,只是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我,她看人的方式很特殊,眼珠子不動,腦袋一上一下的晃動。

我被她看得心裏發慌,就連忙對她道,“你好,我是速遞公司的,這是您的包裹。”

那老太婆緩緩接過包裹,我看見她的一雙手腕已經乾癟的不成樣子了,一雙手瘦得皮包骨頭,用爪子來形容更加準確一點。

她接過包裹,放在鼻子下邊聞了聞,緩緩道,“這些個沒良心的東西,總算想起我老婆子了。”

說完之後就準備回屋,我在後邊叫了她一身,“婆婆!”

她緩緩轉過頭來,看着我幽幽道,“還有事兒嗎?”

我被她這個眼神看得一哆嗦,連忙道,“您還沒給錢呢。”

“噢。”她像是才明白過來一樣,緩緩從兜裏摸出一張皺巴巴的二十塊錢遞給我。

我接過錢,說了聲謝謝,就連忙一溜煙的跑開,那個老太婆張得實在太滲人了,大半夜的,這是要把人嚇破膽的節奏啊。

幸運的是,接下來的幾個包裹都送得特別順利,每個人看上去都很正常。

最後一件包裹的地址是一幢看起來非常奢華的別墅,開門的竟然是個美豔少婦,只穿着一件白色薄紗睡衣,舉手投足間透着一股子撩人的風韻。

她打着呵欠從我手裏接過包裹,斜瞟了我一眼,然後突然來了精神,“怎麼是你?”

我一愣,難不成這個少婦又認得我是張展寧了?

她接着問道,“去年都是小趙送的啊,怎麼今年變成你了?”

我這纔鬆下一口氣來,暗暗嘲笑自己多心了,就說我是公司新來的,至於那個小趙,我沒聽說過,也許是我來之前的員工吧。

少婦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然後衝我露出個極其嫵媚的笑容,“小帥哥,大半夜的,要不要去我家喝杯咖啡啊,我家就我一個人住。”

說完之後,還伸出一隻手指勾了勾我的下巴。

我被她這個動作嚇了一條,被弄得有點不知所措,連連擺手說不用了。

可那少婦不依不饒,竟然將整個身子都貼在我身上,衝着我耳朵輕輕吹了一口氣,柔聲道,“急什麼啊,我看你那麼辛苦,只想請你喝杯咖啡而已……”

我感覺小腹火辣辣的,某個地方一下就有了反應,作爲一個處男的我,哪裏能經受這般挑逗。

要換做以前,

我肯定毫不猶豫的就撲上去了,可是現在,我已經有了小啞巴,不可能做出對不起她的事。

我一咬牙把那少婦推開,扔下一句,“我還有事兒!” 霹靂天下之逆命皇龍 然後連忙撒丫子跑了,還聽見少婦在後邊咯咯笑道,“以後常來啊!”

我心裏邊叫苦不已,攤上這樣的好事兒,我倒是想常來啊,可是我已經是個有婦之夫了,這種豔福,早特麼幾年幹啥去了。

我蹬着三輪一路疾馳,快到公司的時候,我纔想起一件事,剛纔因爲着急,忘記收那少婦的錢了!

吳鵬給我說過,所有的錢都得現結,不能多要一分,也不能少收一分,更不能拖欠。

可是這會兒都一點多了,要是再回去的話肯定超過凌晨兩點,還是得違反吳鵬的規定。

而且大半夜的,爲了二十塊錢跑去敲人家的門也不好,就尋思着這二十塊錢我先幫忙墊着,等下次再找那個女的要。

回到宿舍的時候,已經兩點多了,我在走廊的水龍頭旁邊洗了把臉,用毛巾擦了擦身子,就準備回去睡覺。

可是我剛往牀上躺的時候,又感覺壓着什麼東西,軟軟的,就跟壓着個人一樣。

我嚇得一個激靈,連忙從牀上跳下來,扭頭一看,牀上空空如也,什麼東西都沒有,用手摸了摸,也沒摸出什麼異樣。

但是我這次可不認爲是幻覺,昨天我剛躺牀上的時候,也是同樣的感覺,剛纔又是這種感覺,幻覺總不能連續出現兩次吧。

經歷了那麼多怪事的我,如今不再是個傻白甜,猜到這事兒可能有蹊蹺,衝着牀觀察了半天,然後猛的一把牀墊拉開。

按照以往的經驗,本以爲牀墊底下可能會出現個屍體啥的,可是這回卻什麼也沒看見,下邊全是光禿禿的牀板。

我又爬在地上看了牀底下也沒看出什麼異樣。

就在我琢磨是怎麼回事兒的時候,感覺肚子咕咕一叫,心裏暗叫一聲不好,怕是昨天吃火鍋壞了肚子,又想上大號了!

看了看時間,這都快要凌晨三點鐘了,想起昨晚在廁所裏的遭遇,雖然吳鵬已經給我做了解釋,但心裏邊還是感覺有些毛毛的。

不過人有三急,這事兒可不能拖到明天,去廁所的路上,我稍稍留了個心眼,悄悄撿了根棍子拿在手上,心想要是再有人來搞鬼的話,就二話不說先把對方揍一頓再說。

有了棍子在手,底氣足了很多,迅速解決問題後,我就準備提褲子走人。

可就在我剛站起身的時候,突然聽到隔壁傳來一聲輕微的響動,像是什麼東西輕輕撞在隔板上。

我心念一動,想着我在這兒蹲了那麼久,都沒聽見隔壁有動靜,肯定不是有人在上廁所。

那唯一的解釋就是,公司裏的那羣丫頭片子又在想辦法捉弄我。

我眯了眯眼睛,心道,這次非得給你們店顏色看看,看你們以後還敢不敢捉弄我。

打定主意後,我就站在原地按兵不動,且看那羣丫頭片子鬧出什麼

動靜來。

果然,沒過一會兒,隔壁再次傳來一聲輕微的碰撞隔板的聲音,與此同時,一陣高跟鞋踩在地上的聲音響起,還是昨天那個綿柔的聲音,“請問,裏面的人有紙嗎?”

我咳嗽了一聲,道,“有啊,你要不要啊,要就進來拿。”

那個聲音道,“你能遞給我嗎?”

我說不行,我還沒拉完呢,你要就要,不要就算了。

“你能遞給我嗎?”

那個聲音依舊重複着這句話。

我心想還真給我耗上了,就說了一句你等着啊,我這就出來。

然後故意把皮帶弄出聲音,裝作正在提褲子的模樣,另一隻手卻猛然一把將門拉開。

這回不僅沒看見人影,連那雙踩着高跟鞋的腿也沒看見,我假裝喊了一聲,“人呢,怎麼不見了,還要不要紙啊?”

說話之間,我猛的一把將隔壁的門拉開,“哈哈,別藏了,我就知道……”

我琢磨着那搗鬼的女人肯定藏在隔壁,本想給她來個措手不及的,可是剛把門拉開,看清楚裏邊的東西以後,嚇得我啊的叫了一聲。

只見裏邊吊着一個男人,舌頭伸得長長的,一雙眼睛高高鼓起,懸在半空的兩腿一晃一晃的,偶爾碰到隔板上,發出輕微的碰撞聲。

大鬍子!

我一眼就認出了這個男人,連忙把他救下來,卻發現他的身體硬邦邦的,怕是早就沒氣兒了。

“快來人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