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23, 2020
35 Views

夏紫雪接過文件便開車向南宮墨寒的公司。

Written by
banner

『剎』夏紫雪將車停在大樓外,還剩三分鐘時間。

夏紫雪拿出墨鏡帶好,走進大樓。

正要往內部走,卻被前台攔下。「小姐,不是工作人員禁止入內。」

「我找你們總裁。」夏紫雪淡說到。

「請問您有預約嗎?」

「沒有。」夏紫雪微微皺了下眉,但很快舒展開。

前台臉上帶著鄙夷,打量著夏紫雪,又是個想勾引總裁的女人。傲慢的開口:「不好意思,想見總裁必須預約。」

夏紫雪看著前台趾高氣昂的樣子,不想再與她多說什麼,看見大廳里擺放的長椅,走過去坐下,拿出自己的手機打遊戲。

前台卻一臉不悅的瞪著夏紫雪,壓低聲音,跟旁邊的一個女前台聊著,「這個女人怎麼還不走?」

「估計是見不到總裁不甘心唄。」

前檯面色更加難看:「她也不照照自己什麼樣子,我們總裁豈能是她勾引的了。」……

夏紫雪專註著打著遊戲,但她們說的話卻一字不落的被夏紫雪聽進耳中。

忽然,遊戲被一通電話中斷,夏紫雪按下接聽鍵,放置耳邊。男人低沉磁性的聲音從中傳來。

「你人呢?」

「樓下。」

「為什麼不上來?」

「前台不讓進。」夏紫雪說完,那邊便掛斷了電話。夏紫雪不以為然的繼續回到遊戲。

「叮咚。」電梯的聲音響著,一個男人從裡面走出來。

「李秘書?有什麼事嗎?」兩位前台看著總裁的秘書站在前台處不動,四處環顧,似是在尋找什麼。

終於,在一個不明顯的長椅上看見正在打遊戲的少女,男人徑直走了過去。

「是夏小姐吧,總裁讓我來接您。」男人站在夏紫雪旁邊,恭敬的開口。

夏紫雪依舊打著遊戲,纖細的手指在手機屏上操作著,約莫半分鐘,遊戲中的boss倒地,夏紫雪這才收起手機,起身。跟著李秘書上了樓。

兩個前台看著兩人離開的方向目瞪口呆,能讓李秘書親自下來接應的女人,莫非是未來老闆娘?

前台一想起自己剛乾的蠢事,後悔的腸子都青了。

夏紫雪跟著來到頂層,她對這層倒是不陌生。正準備將自己手中的文件交給李秘書,可他卻向後退了一步,「夏小姐,總裁讓您把文件送到他辦公室。」算是婉轉的回拒了。

夏紫雪只好收回手。

兩人來到頂樓,李秘書把夏紫雪帶到南宮墨寒的辦公室前,伸手敲門:「總裁,夏小姐到了。」

「進來。」男人冷若冰霜的嗓音響起。李秘書將門推開,夏紫雪走了進去,李秘書便出來辦公室,順帶關上了門。

夏紫雪走到男人桌前,不得不說,這男人工作時認真的模樣確實是夠好看的。

「你的文件。」夏紫雪把手中的文件放在他的辦公桌上,便轉身離開。

「站住。」南宮墨寒放下手中的筆,一臉冷意的看向夏紫雪。

夏紫雪停下腳步,「你還有什麼事?」

「你很不樂意看見我?」

夏紫雪淡淡的笑著:「你覺得的呢。」

南宮墨寒從座椅上起身,走到夏紫雪面前,修長的手指撫向夏紫雪的臉頰,夏紫雪呆愣的看著男人姣好的臉龐。

面上的墨鏡被男人取下,南宮墨寒黑眸看著夏紫雪臉上的傷痕,頓時殺意四起。夏紫雪這才反應過來,急忙遮住自己的臉頰。 「誰打的?」南宮墨寒的聲音裡帶著強大的怒氣,殺意四起。

「我自己撞的。」夏紫雪心虛的聳了下肩。

南宮墨寒黑眸掃視著夏紫雪,撞的?他沒瞎!夏紫雪臉上的印記雖然淡了下去,但臉上帶著微腫的痕迹誰看不出來,而且,她能蠢到把自己撞成這樣?她有什麼瞞著自己?

南宮墨寒看夏紫雪根本不想再這個問題上停留的模樣,只好做罷。沒有繼續刨根問底。

走回自己的辦公桌前,摁下桌前座機的紅色按鈕,「總裁。」

「給我買一盒消腫的葯上來。」

「好的,總裁。」南宮墨寒掛斷電話。看向依舊站在原地的女人,「愣在那裡幹什麼,過來。」

夏紫雪起步走向男人,南宮墨寒將手中的邀請函放到夏紫雪面前。

「這次服裝設計大賽邀請你參加評委。」南宮墨寒說著。

「哦。」夏紫雪將邀請函收下。

這時,李秘書從外推門進來,快步走向南宮墨寒的辦公桌。將一個藥瓶放在他的桌上,「總裁,這是您要的葯。」

「嗯。」南宮墨寒從桌上拿起藥瓶,李秘書出了辦公室。南宮墨寒從辦公椅上起來,大掌扯過夏紫雪的手腕,拉著她來到了辦公室里擺放的沙發。

手指蘸上藥膏,塗抹在夏紫雪微腫的臉頰上。夏紫雪感到臉上十分清涼,竟任由男人繼續下去……

「萱,給你。」上官浩軒把手中的冰淇淋放到夏凌萱面前。

夏凌萱欣喜的接過,吃了一口。冰淇淋甜甜的味道充滿了整個口腔,帶著一絲清爽。

「不感謝下我為你辛苦排隊嗎?」上官浩軒邪魅的唇角勾起。

「哦,謝謝。」夏凌萱淡淡的回到。

「嘖……我說要這樣的感謝。」上官浩軒拉住夏凌萱的手腕,把她拉進自己的懷抱。

夏凌萱的眼睛驚異的睜大,上官浩軒低頭看著夏凌萱可愛的小表情,微笑的吻住夏凌萱的小口。

也許是她愛吃甜食的原因,唇瓣上帶著香甜,上官浩軒越吻越深。

「唔…」上官浩軒在夏凌萱快要憋死時鬆開了她,「傻瓜,連接吻都不會。」

夏凌萱瞪著上官浩軒:「我看你這麼熟練,怕是吻過不少女人吧。」

上官浩軒的面色頓時沉下,勾起夏凌萱的小臉,「我可是只有你一個女人哦。」夏凌萱被迫的抬頭看著他,他的眼神里似乎帶著些怒火,夏凌萱頓時認慫了。

「行行行,我一個就一個。」上官浩軒又想低頭吻下去,夏凌萱卻躲開了。

「喂!你有完沒完了,不是說帶我來遊樂場么!」夏凌萱不滿的抗議到,這個登徒子,來遊樂場半天,啥也沒玩,不過是買個冰淇淋,就沒完沒了吃自己豆腐。他臉皮厚可自己臉皮薄啊!這周圍人都看他們半天了!夏凌萱環顧下周圍,周圍本來注視他們的行人立馬收回了視線,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

「好好好,小萱萱,都聽你的,走吧。」上官浩軒見夏凌萱炸毛的模樣,也不在逗她。

「哼。」夏凌萱轉身就走,上官浩軒急忙追上去摟住夏凌萱的細腰。 李秘書在次推門而進,目光瞟向沙發,不禁震撼到。夏紫雪一個人坐在沙發上打著遊戲,還開著聲音,而自家總裁卻沒有一點生氣的樣子,天吶!難道這位就是他們總裁的剋星嗎!

李秘書覺得此時世界是玄幻的,要知道他們總裁可是很討厭在工作時別人發出噪音的。

算了,管那麼多幹什麼!這位小姐總裁都讓自己下去接了,還有什麼驚訝的?

李秘書將手中的飯盒放在桌子上,:「總裁,您的餐。」

「嗯。」南宮墨寒翻看文件的手沒有停止。

「總裁,這是設計部新交上來的作品。」李秘書將手中的稿紙交給南宮墨寒,但也十分疑惑,平常總裁不會看這些,一般這些全都交給總監了,可現在他怎麼親自看呢?

南宮墨寒修長的手指翻看著設計稿,不知道怎麼了?莫名的想在看看這個女人的設計。

南宮墨寒翻到一件男裝面前停下,這幾套設計均體現著霸氣,專制,不過,這稿紙上畫的男模卻是那麼熟悉。南宮墨寒扯開一絲笑容,卻把李秘書嚇的不行。

小農女的幸福生活 「拿下去,這套男裝留下,下午我會親自派人去製作。」南宮墨寒突然很想看看這個女人做出來的男裝是什麼樣子的。

「好的,總裁。」李秘書接過稿紙,走了出去。

南宮墨寒合上文件,抬頭看向坐在沙發上正玩的開心的小女人,難道遊戲比他魅力還大?南宮墨寒從椅子上起來,走向夏紫雪,夏紫雪感到男人的逼近,把遊戲關閉,抬眸看向男人。

「幹什麼?」

「吃飯。」南宮墨寒說完拉著夏紫雪出了辦公室。

夏紫雪眼神閃過一絲疑惑,剛才呢個秘書不是給他送飯了嗎?還要去外面吃?

終是忍不住開口:「去哪吃?」

「餐廳。」

南宮墨寒的餐一直都是家裡廚師做的,每次做好會有人專門給他送來,但是,今天忘了這個小女人了,還是出去吃吧。

南宮墨寒和夏紫雪出了公司,到對面西餐廳吃完飯,又急忙回到了公司。

南宮墨寒和夏紫雪乘坐總裁專用電梯,卻不是去頂層。南宮墨寒帶著夏紫雪來到了設計部。

設計部里的人都很忙,南宮墨寒和夏紫雪出了電梯,所以人的目光集中過來,睜大了眼睛,看著一個讓所有人不敢相信的事實。

他們的總裁竟然帶著一個女人來了設計部!

他們工作這麼多年,從未見過總裁親自帶著他人來上班的,這是第一次!

南宮墨寒無視著眾人驚訝的目光,領著夏紫雪走向製作室。

裡面的設計師忙的不可開交,但南宮墨寒推門進來的一刻,全部停下手中的工作,驚異的看著南宮墨寒領來的女孩。

「總裁,她是?」一個身材高挑,穿著職業裝的女人從人群中走出來。

「早晨我交待下去的男裝在哪?」南宮墨寒冷著語氣。

「總裁,設計稿在桌上,馬上就可以製作。」

「嗯,讓她做。」南宮墨寒說著,回頭掃了眼夏紫雪。

「好。」夏紫雪咬牙切齒的擠出一個字,要知道,她每次設計的衣服,自己在家裡製作的都留了下來,設計稿交給公司讓他們自己去生產,去製作。除非是遇到走秀的情況,會把自己製作的服裝拿出來。

南宮墨寒交待完就離開了設計部。女人來回打量著夏紫雪,高傲的開口:「我是Darcy,這裡的設計總監同時也是首席設計師。」

「你好。」夏紫雪冷淡的回話,設計總監?首席設計師?她當初在這工作的時候,他們就讓自己做設計總監,同時也是首席設計師,不過當初在工作室工作的次數屈指可數,而且每次來都是來了直接去自己專屬的工作室的,沒有人知道自己長什麼樣子。不過,現在面前這個女人她還沒見過,估計是在自己之後招進來的。

Darcy鄙夷的看夏紫雪一眼,真是搞不懂,總裁幹嘛要讓一個沒有名氣,來路不明的人來製作這些衣服,這衣服要多寶貴她懂嗎?

「你的位置在這,要什麼布料自己去取,設計稿在桌上,可別做壞了!」Darcy將夏紫雪領到一個角落的位置,隨意的交待幾句便繼續忙她的去了。

算了,開工吧。夏紫雪從桌上拿起設計稿,結果一下字把她看的臉色瞬間變紅。阿西!她就是呢個男人怎麼莫名其妙讓自己做呢,原來是這樣!

畫稿上的男模,赫然與南宮墨寒的臉龐十分相似。當初她看南宮墨寒工作有點靈感,怎麼把人也畫上去了!啊,太丟人了!不行,太丟人了!夏紫雪臉上的紅暈漸漸散開。

隨後又趕緊將自己腦子裡的想法甩掉,看了看工作室里的鐘錶,已經2點多了,還是趕緊吧。

夏紫雪去設計部的倉庫選好了面料,將面料抱到自己的工作台上。

準備去找一個打版師,這時Darcy卻走過來,裝作遺憾的開口,「不好意思,打版師現在都很忙,你在去找別人吧。」

夏紫雪冷撇她一眼,忙?剛才看見她們一個個都閑著呢,怎麼一會兒功夫就忙開了? 夏紫雪抱起面料起身,走向自己的專屬工作室,Darcy卻攔住了她,傲慢的開口:「這間是我的工作室,你不能進。」

周圍人看著Darcy想說什麼卻並未開口,這間工作室是Tears的,但是後來Darcy空降公司后,而且聽說她是合作公司調過來的人,他們也就不好再說什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你的?」夏紫雪的冷眸直射著Darcy,Darcy心中一顫,莫名升起了強烈的恐懼感。咽了一口唾沫,固裝鎮定的回答:「就是我的。」

夏紫雪從口袋裡拿出手機,Darcy想到她是總裁親自領進來的人,莫非和總裁有什麼關係?

Darcy的臉上充滿的慌張,但是想到現在tears不在公司,而且聽聞他很少出現,到時候自己就說自己與Tears交好,她把工作室讓給自己用了,不就行了。

想到這,Darcy臉上的慌張轉瞬即逝,重新換上的是一副不屑的神情。

夏紫雪撥通電話,「找我什麼事?」男人低沉富有磁性的聲音從裡面傳來。

「沒什麼,想問你一件事?」夏紫雪冷淡的說著。

那邊人心情似乎很好,「什麼事?」

「我的工作室怎麼變成別人的了?」

夏紫雪話一出,南宮墨寒立即皺了眉頭,「我馬上下來。」

夏紫雪掛斷了電話。Darcy卻還沒有緩過神,她好像聽見了一句「我的」難道她就是設計師tears?不可能吧,Trars可是享譽全球的頂級設計師,怎麼可能因為這一次小小的製作而親臨現場?

Darcy頓時覺得自己剛才的遐想真是可笑。

「總裁好。」

夏紫雪和Darcy聽見聲音同時看了過去,南宮墨寒的身影出現在設計部門口,正向這邊走來。身後還跟著李秘書。

「怎麼回事?」南宮墨寒皺著眉頭。

「這……」「總裁,這間工作室屬於私有,她現在要進,我卻她,她還說我。」夏紫雪剛要開口,Darcy便急忙的打斷夏紫雪。

夏紫雪聽著Darcy的言論,眼神慢慢冷卻。

「哦?是這樣嗎?」南宮墨寒的黑眸轉向夏紫雪,深眸黑不見底,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夏紫雪冷冷的抬頭,「不是。」簡潔的兩字,使在場人心一驚,從未見過敢這麼與他們總裁這樣說話的。

Darcy依舊傲氣的仰著頭,連一句解釋都沒有,她就不信總裁會相信她。

南宮墨寒看向Darcy,「她說不是。」

Darcy驚訝的看向南宮墨寒,他信了,這個女人連一句解釋都沒有他竟然信了!

對上南宮墨寒的黑眸,Darcy將那抹驚訝抹去,「總裁,這是Tears的工作室,她不在,她給我說了我可以使用。」

南宮墨寒勾了勾唇角,「這麼看來你和Tears的關係還不錯。」

「這是自然。」反正現在Tears不在,自己說的話別人不可能不信。果然,此話一出,周圍人紛紛向Darcy投向羨慕的眼光。

和Tears交好,怪不得她一來便敢這麼橫行。Tears是誰,能見上他一面都是那麼榮幸,何況是交好。

「你認識她嗎?」南宮墨寒撇了眼後面的夏紫雪。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