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5, 2020
86 Views

沈萬強說道:“不用說了,把老段找過來!”

Written by
banner

秋叔等人點點頭,隨即出去了。

出了這種事,大家也沒心思吃飯了,沈萬強和手下一起出去找人去了,至於林羽,沈萬強讓他在這裏休息一晚上,反正房間多的是。

然後林羽由沈靜領着上了樓,看着豪華的裝飾,林羽暗暗驚歎有錢人就是牛逼,就看着裝飾完全就不一樣。

“林羽,這裏是衛生間,不過每間房間裏裏都有洗澡的地方,這是我弟弟的房間。”沈靜一邊走一邊介紹說道。

林羽微微點頭,突然說:“好累啊,你房間呢。”

我的女團爆紅了 回憶到自己答應過林羽,自己的小白兔要給林羽把玩,沈靜臉剎那間就紅了,然後白了林羽一眼,進入最邊上一間房間。

一進去,林羽就如同餓狼一般將沈靜擁入懷中,雙手情不自禁的攀了上去,惹來沈靜一道驚呼。

沒想到啊,平時看這小子老實的跟什麼似的,原來這麼野蠻。

沈靜越看越喜歡,也就任君品嚐了。

很快兩人滾到了牀上,殊不知他們進來的太急了,這門都沒關上呢,沈洋洋路過這裏一下子驚住了,下意識的說道:“咳咳咳,你們是不是應該關個門啊。”

正漸入佳境的兩人被嚇了一大跳,只見沈洋洋竊喜似的說道:“老姐,這麼多下人走來走去呢,你這影響不好。”

沈靜羞怒的扔了一個枕頭過去,“你管的真多。”

沈洋洋無辜的說道:“我是好意提醒。”

“提醒你個頭,不會關門嗎?”沈靜氣急敗壞的說道。

“老姐,你這可不能怪我啊,你看看,姐夫都沒怪我呢。”沈洋洋笑眯眯的說道。

沈靜眼睛一眯,“看來你真的是要找打。”

“別別,我馬上走。”沈洋洋連忙擺手。

沈靜沒好氣的站起來走到門口說道:“滾一邊去,老孃去廁所。”

等人一走,沈洋洋不好意思的說道:“對不起啊姐夫,我真不知道你們在……”

林羽笑了笑,說道:“都是成人了,沒事。”

沈洋洋尷尬賠笑,然後說道:“姐夫,不過你可真厲害,居然能搞定我姐,我對你的敬仰如同黃河氾濫,一發不可收拾……”

“那個……洋洋啊,咱們都自家人了,就不要扯這有的沒的。”

說實話,沈洋洋突然這麼客氣,林羽還真不習慣呢。

“姐夫,我是真的佩服你,文武雙全啊,而且還會醫術,連白石先生都不如你呢,真厲害。”沈洋洋搓着手說道。

林羽怪異的朝沈洋洋看去,不對勁啊,這小子突然殷勤的跟什麼似的,想說什麼呢?

“洋洋,你是不是有話要說?”林羽問道。

沈洋洋直接豎起大拇指,感慨道:“姐夫,還是你厲害,真是我肚子裏的蛔蟲……”

“別,我不想當蛔蟲。”

“呵呵,我不是那意思,我的意思是敬仰你的意思。”

“廢話真多,再不說我就走了。”

“好好,我說。”沈洋洋把門關好,然後瞅了瞅四周,發現確實沒人之後,低聲說道:“姐夫,我……那裏不行。”

“那裏不行?”林羽問道。

沈洋洋臉直接紅了,嘀咕說道:“男人那方面。”

說着下意識看向自己下面。

林羽臉都綠了,說道:“你那個用不了啊?”

“有時候用的了,有時候用不了,用的了的時候有時候突然用不了,然後用的時間也很短,經常沒油……”

說完之後沈洋洋臉都紅了,畢竟作爲一個年輕男子,那方面不行的話實在太丟臉了。

林羽臉色怪異的說:“哦,原來這樣啊,連油都沒有啊,那真是……”

“不光如此,就算有油,速度也很快……”

沈洋洋心想反正都已經說了,還不如全都說。

“速度很快?大概多快?”

“五……五……”

“五分鐘嗎?”林羽臉色怪異的說道:“五分鐘的話你前戲要足一點。”

“不是五分鐘,是五秒……”

“什麼?五秒……”林羽眼珠子瞪得老大,一臉的不可思議,同情說道:“不會吧,就五秒,豈不是剛進去,然後來了兩下,就好了。”

林羽同情的目光看去,只覺得沈洋洋很悲催,這種男歡女愛之事居然只能承受這麼短的時間,真的很讓人捉急,完全體會不到那個中樂趣。

“哎,五秒真的很短。”林羽仰天長嘆,突然意識到自己貌似還是處呢,貌似不好嘲笑人家啊?

沈洋洋已經不管什麼面子不面子了,急切的說:“姐夫,你是神醫啊,一定知道這種病怎麼治,你能給我看看嘛?”

“你這病症多久了?”

“我十八歲左右的時候吧,事情是這樣的,以前我成績很好,有一天,我們班級班花可能看我家有錢吧,就邀請我去她家看碟片,然後……然後我就走上了不歸路……”

說多就是淚啊,倒是把林羽羨慕的不行,有錢就是好啊,小小年紀班花主動邀約看片,刺激啊!

嘴上卻是說道:“看來是擼多了。”

“是啊。”沈洋洋這時候也不管什麼面子問題了,說道:“那一次看了碟片之後,我回家洗澡的時候就在我那裏搓了一下,以後我就……嗚嗚嗚……控制不了我自己了。”

“哎,你要記住,小擼怡情,大擼傷身,強擼……灰飛煙滅啊!”林羽搖頭一嘆,只覺得沈洋洋很悲催,小小年紀那玩意就不行了,以後如何是好?

“姐夫,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啊,這關係到以後我的幸福生活,你不能不管啊。”沈洋洋幾乎是痛哭流涕的說道。 “姐夫,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啊,這關係到以後我的幸福生活,你不能不管啊。”沈洋洋幾乎是痛哭流涕的說道。

被這一說,林羽瞬間覺得肩膀上的擔子挺重的。

問道:“你去醫院檢查過沒?”

“當然了,我去各大醫院看過了,還用印度神油,噴劑啥的都試過,可是都沒用,今年過來還有着越演越烈的趨勢,姐夫,你說這是咋回事啊?”

林羽說道:“看來你這也屬於疑難雜症啊。”

“是啊,姐夫,你給我看看吧。”

“行吧。”

林羽覺得,大家都是一家人了,不能見死不救啊,怎麼說也是自己小舅子呢。

於是裝模作樣的把脈,卻是通過藥王心經檢查起來。

很快查出這沈洋洋身體虛的不得了,尤其是下體,都掏空了似的。

林羽想起第一次見到沈洋洋的那一幕,怪不得當時看他就覺得他面黃肌瘦,萎靡不振,這其實都是有原因的。

“姐夫,怎麼樣?”沈洋洋看着林羽這眉頭一會兒皺,一會兒舒展的,急的抓耳撓腮。

“你這身子骨啊,虛的夠可以的,看來年輕的時候沒少幹這事,還都是靠擼的,所以以至於身體被掏空,哪怕這兩年吃得好,補的好,但是根源已經虛了,所以再補也沒用了。”

沈洋洋雖然聽不懂這些是什麼意思,但是關鍵是玄乎啊,越玄乎他越是信任,趕緊說道:“姐夫,這怎麼治?”

“無妨,我給你點上幾個穴位,就OK了。”林羽很是無所謂的說道。

一聽這話,沈洋洋那個樂啊,比吃了蜜還樂,姐夫就是牛逼啊,點上幾個穴位就OK了,哈哈哈,以後我又能重展熊威了,美女們,顫抖吧。

“姐夫,那趕緊治吧。”沈洋洋已經急不可耐。

“不過……”林羽皺眉道:“還有一個要求。”

“什麼?姐夫你說,只要能治好,我都沒問題。”

“你這個已經深入骨髓了,所以爲了治好根源,我這點下去,你倆年內不能幹那事了。”

“啊……”

沈洋洋嘴巴張的老大,擦啊,兩年不能幹那事,比殺了他還難受。

“姐夫,就不能……有個簡單一點的辦法嗎?”

林羽搖搖頭說道:“只有這個辦法了,你只能堅持下去,否則的話,你不要說再做那種事了,恐怕連小孩都生不出”

“咕嚕……”

沈洋洋真的怕了,最終一咬牙,點頭說道:“爲了我以後幸福生活,只能這樣了。”

林羽隨即在沈洋洋腹部點了三下,以靈氣封住他那玩意周圍,然後說道:“好了,現在你就是強擼,也擼不出來了。”

沈洋洋鬱悶的嘆了一口氣,說道:“多謝姐夫了。”

“嗯,兩年後,我保你一個小時以上。”林羽自傲說道。

這可不是他吹牛,這股靈氣一直滋養着他,讓他那裏格外強壯,經過兩年的補充,到時候絕對讓人驚歎。

有了林羽的保證,沈洋洋一咬牙,“不就是兩年麼,我忍忍就好了。”

咚咚咚……

這時候沈靜敲門進來,好奇的問道:“咦,你們倆關門聊什麼呢?”

沈洋洋連忙說道:“老姐,我和姐夫聊天呢,那個不打擾你們了啊,我先走了。”

沈洋洋說着匆匆離去,等他一走,沈靜拉着林羽的手問道:“你們說什麼呢?”

“哦,一點小事。”林羽打了個馬虎眼。

說着林羽又要摸上去,畢竟現在雖然不能搞,但是過過手癮也是極好的。

不過沈靜一把拍掉林羽的手,說道:“真是的,你們男人一天到晚就想那種事,下去吧,剛剛不是沒吃飯麼,我媽又煮了飯。”

林羽暗歎大好機會失去了,隨即下樓,吃了飯之後張蘭爲林羽安排了房間。

在沈靜家過得還是挺舒服的,不僅有傭人伺候,還好吃好喝的,唯獨讓林羽鬱悶的是,張蘭沒把他和沈靜安排在一個房間。

不過林羽很快轉悲痛爲力量,心想自己反正也不能搞,還不如提升實力。

晚上的時候給父母打去了電話不回家了,至於秦嬌嬌那邊,現在幾乎交給秦嬌嬌打理,林羽不禁感慨,以前一直盼望着升職加薪,但是真的走到這一步之後卻發現,自己其實不適合職場。

在職場,需要阿諛奉承,需要和下屬搞好關係,甚至要小心小人作怪。

但是林羽對這些都不太感興趣,所以哪怕現在他是總經理一職,但是幾乎只是掛個名。

“算了,明天開始應該好好找齊剩餘的藥材了,否則還真是麻煩。”林羽搖頭一嘆。

這時候林羽心念一動,窗口處掠過一道白影,卻是小白狐因爲在車裏呆着無聊,來林羽這裏想討靈石吃。

林羽突然好奇着小白狐屬於什麼物種,於是在羣裏發信息。

林羽子:道友們,今天我聽我朋友說看到一個白色狐狸,能說人話,不知是什麼物種啊?

潛水的很多,真正聊天的卻沒多少。

不過還是有幾個人迴應了。

地君:這個……道友說的很籠統啊,我們不好說。

“是啊,最好有什麼照片,觀摩觀摩。”

林羽正欲說話呢,沒想到上官仙兒發來私信。

“林羽子前輩,什麼白狐狸啊?”

林羽覺得上官仙兒這麼單純的人啊,發給她看看也沒事。

於是直接給正給自己按摩腳丫子的小白狐來了一張特寫發了過去。

真歡假愛 剛剛發過去呢,手機那頭直接炸了。

“前輩,天吶,這……這是白狐。”

林羽子:是啊,是白狐。

上官仙兒:不是,不是普通白狐,是小仙界最強大的宗門二四宗正在找的白狐。

林羽子最近一撇,什麼二四宗啊,好難聽的宗門名字。

林羽子:這個宗門好難聽。

上官仙兒:別瞎說,二四宗宗主張小凡大人實力通天,若是被他知道你說他閒話,他能一掌把你拍死。

爲了不被人一掌拍死,林羽子連忙閉嘴,然後發信息:不過這白狐到底怎麼回事?

上官仙兒:我給你看一條告示。

小仙界二四宗政府公告通知

發件單位:二四宗政府

發件人:聖主張小凡

書寫人:三聖母九尾狐。 小仙界二四宗政府公告通知

發件單位:二四宗政府

發件人:聖主張小凡

書寫人:三聖母九尾狐。

令:本仙三聖母九尾狐,前些日攜女兒張果果外出凡間遊歷,因女兒頑劣,不慎走丟,看到我女兒果果者望前往所在地天府稟報,感激不盡,厚禮相贈,以下是賜品:……

林羽嚥了一口唾沫,這些是什麼鬼?

什麼二四宗政府?小仙界?

難道說,另一個世界就叫小仙界,那裏的政府叫二四宗政府?

雖然他很想弄明白這些事怎麼回事?但是他怕說了之後上官仙兒會懷疑他。

於是想了想,發信息說:仙兒,我閉關多年,對外界的事情不太瞭解,你能和我說說嘛?

上官仙兒:怪不得啊,你不知道,你一定閉關了十幾年了吧?

林羽:是啊,這個政府通告是什麼啊?

上官仙兒:哎,難怪了,說實話,很多閉關多年的老前輩都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呢,我就和你說說吧。

上官仙兒:前幾年的時候小仙界你也知道,那裏門派林立,宗門衆多,誰也不服誰,就比如我們吧,屬於獨立的宗門,可是有一天,聖主張小凡攜帶着他的朋友們佔領了我們小仙界,之後成立了二四宗,可能是爲了方便管理吧,他將整個小仙界都統一了起來,並且成立了政府,就是二四宗政府,說實話,他的這套機制和凡間的政府機制差不多呢。

林羽子:我靠,該不會他以前就是凡人吧?

上官仙兒:聽傳說好像確實是下界飛昇上來的呢,不過誰知道呢,反正聖主大人實力通天,乃是小仙界公認的小世界主,無人能夠與之爲敵,因此在他的管理之下,原本混亂的小仙界被他統一了起來。

林羽子:原來如此,那這個白狐是怎麼回事?

上官仙兒:聖主大人有好幾個老婆,其中他的九尾狐老婆生下了張果果,前些年,在張果果還未懂事的時候,意外走丟了,具體原因我也不太瞭解,從那之後小仙界一直派人下凡間尋找小白狐呢。

林羽子那個震驚啊,擦啊,該不會……自己撿到的小白狐,就是聖主女兒吧?這下玩大了。

此刻小白狐正給林羽捏腳呢,林羽腳趾頭不由得一緊,若是被聖主知道他女兒給自己捏腳,會不會一巴掌拍死我?

感覺到林羽的目光,小白狐殷勤的說:“上仙大人,我捏的可好。”

“嗯嗯,好好……”林羽有點冒汗的說。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