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1, 2020
95 Views

我連忙護在大牙和陰語兒身前。忽然聽見陰語兒在背後小聲道:“對不起,是我不能。”

Written by
banner

我搖搖頭,剛要說兩句勸慰的話。

“爺爺!看我抓到了誰?哈哈!”突然一道極爲興奮開心的聲音響起。

那塗山武停下腳步,卻看見,塗山俊我提着皮大仙和狐仙小妞掠來。

我心裏咯噔一下。

那塗山武頭微偏,斜着眼珠子,罵了句,沒出息的東西。別一個小妞把魂都勾了,小心像那傻子一樣。

石柱之上的塗山玉堂冷哼一聲。

倒是那被鐵索五花大綁的塗山青筠,那白淨的狐兒臉上,流露出濃濃的擔憂。

“孩子!”

“祖母!你怎麼了?”

“我沒事,孩子。是祖母害了你!”塗山青筠顫着聲音說道。

被塗山俊我禁抓在手裏的狐仙小妞,狠狠搖頭,說,不怪祖母,要怪,就怪這羣貪得無厭的傢伙!

塗山武聽狐仙小妞說自己貪得無厭,不怒反笑,“哈哈哈,不錯,老夫就是貪得無厭,她塗山青筠做了這麼多年的半吊子城主,也該輪老夫做一做了!”

“塗山青筠,你的寶貝孫女在我手裏,想要她活命,就把祕匙交出來!”

“祖母,不要給他!孫女死不足惜!就是不能遂了這老傢伙的心願!”

“來煙,別再說了。”塗山青筠搖頭,又衝一邊的馮島主說道,“老馮,抱歉了,是我食言了。”

卻聽馮島主幹咳兩聲,喘着粗氣說道:“別說了,塗山城主,是某無能。”

“哼,馮島主,你要是把祕匙給我,我可以留你一個囫圇屍體。”

那小屁孩一樣的姜大老爺竟然開口道。

“你,你爲啥?”馮島主不甘心。

姜大老爺笑得前仰後合,轉而嚴肅道:“我貴爲一地城隍廟大老爺,竟然不及你倆舒服自在。聽說有好處,自然想要分一杯羹。恰好,塗山武來勸,我自然答應了。”

“你個褲襠還沒縫死的小兔崽子,竟然聽人蠱惑——”馮島主大罵。

“閉嘴吧,你個老幫菜,若不是看在相識一場,我直接用城隍印不鎮死你!”

果然,我在那小玩意手上,看到了那一顛一顛兒的城隍印。

那印紐與我的不同。但估計招數差不離,不是用來當板磚的,就是用來砸人用的。

馮島主聽這小玩意如此譏諷自己,氣得又咳喘起來。

大致咳順了些氣,氣得發抖的手,指着小玩意,道:“小兔崽子,老夫跟你拼了!”

說完,這一對已經廝殺起來。

塗山武在下面看得高興,開口道:“姜大老爺,那祕匙就仰仗你了!”

“哼,塗山武,我做這些噁心事,只要求你被更我耍心眼!”小玩意邊欺負好像已經受傷的馮島主,邊叮囑塗山武,少他麼的說話不算數,呲出去的尿還想縮回去,沒門!

塗山武點頭保證,旋即盯着猶在痛苦的塗山玉堂,催促道:“玉堂老弟,你還磨蹭啥,趕緊取來那祕匙,然後抱得美人歸。現在天未亮,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老拉皮條的。

我暗罵一句。生怕他一旁的塗山俊我也照做,那皮大仙不被戴綠帽子了?

果然,塗山俊我支支吾吾道:“爺爺,你看,我也春——”

“看你那點兒出息!”塗山武咧嘴罵道,卻也不阻攔。

“塗山俊我,我就是死也不會讓你得逞!”

說完,這狐仙小妞就要自殺。

卻被一隻手拉住,是皮大仙。這小子終於不當死驢了。

只見皮大仙慢慢擡頭,朝塗山俊我看,然後,喝——呸!

一口陽涎噴了塗山俊我的臉。罵道:“我媳婦兒,輪不到你欺負!” 危險時,一句不知死活的“啥事,我扛”,勝過安逸時天南海北胡吹。

軍王獵妻之魔眼小神醫 皮大仙跟狐仙小妞,本來就沒有感情,只是沒到相看兩相厭的地步。

但這一次被塗山青筠點了鴛鴦譜,共患了一場劫難,反叫兩人關係急速升溫。

那塗山俊我就見皮大仙和狐仙小妞在自己面前,虐狗。嘖嘖,那一顆心,如同掉地上摔稀碎。

“張三皮,你們還沒拜堂!”

忍不住心中妒忌,那塗山俊我抽搐了兩下臉皮,擦也不擦,直接把皮大仙摔到腳下。

接着一腳就要踏下去。

“你住手!”狐仙小妞掙扎。

本來這塗山俊我就存了心弄死皮大仙,這狐仙小妞的反應,無外乎火上澆油。

被摔到地上的皮大仙,顧不上哎呦哎呦地喊疼,瞥見塗山俊我出手,連忙轉身避開。

“張三皮,沒有鬼車,你就是個屁!”

“哼,若是鬼車在,你連屁都不是!”皮大仙皺眉還嘴。

那塗山俊我咧嘴,氣道:“但我是勝利者!”

說完,這傢伙又是狠厲一腳。

“張三皮!”那掙扎的狐仙小妞,喊了一聲就突然不動了。

重生之婦來歸 旋即,那栽到地上的張三皮,突然顫抖了兩下,一雙眼睛發愣之後復而清明,接着,猛地擲出六道黃表紙。

噗噗噗,噗噗噗。

眨眼不到,落地化爲六個披堅執銳鐵塔般的漢子,正是那着白甲的六甲神將!

六甲神將合力擋住塗山俊我的含恨一腳。皆是如臨大敵一般,環顧四周。

“哎?是三皮臭小子!”甲寅突然咧嘴道。

甲辰比他沉穩,衝三皮拜,道:“公主,你是要?”

聞言,皮大仙翹着蘭花指,往那前頭,稍微愣神的塗山俊我一指,嬌呵道:“殺!”

看着皮大仙那黑瘦樣,突然娘娘腔。加上六甲此時出現,我就知道,那狐仙小妞上了身,玩起了借雞下蛋的把戲。

塗山俊我微微發愣。

瞥了眼自己手裏突然沒有動靜的狐仙小妞,那塗山俊我接着冷笑:“來煙啊來煙,你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塗山俊我的意思,眼前的六甲雖然兇悍,但遠遠不及他,這逼裝得。嘖嘖。

“塗山俊我,沒想到,你和你爺爺,居然密謀青丘城!”

“你錯了。”塗山俊我說道,“我謀得是你,我爺爺謀得纔是青丘城。當然,還有——”

還有的東西,他沒說。其實大家都明白,無非是那把曰本兩個陰陽家族都勾着漂洋過海的寶貝。

皮大仙,或者乾脆說,上了皮大仙身的狐仙小妞,突然輕啐一聲。罵道:“不要臉。”

我從一旁看得怎一個別扭了得?

塗山俊我盯凝那皮大仙的黑臉,說道:“來煙,這小子凡夫俗子,哪能配得上你。你就甘心,那老巫婆給你安排姻緣?”

“放肆!”狐仙小妞突然嬌吒一聲。衝那半臉驚喜,半臉憤恨的六甲說道:“結陣!”

六甲神將,驅煞,除兇!

殺伐兇悍。

只見六甲紛紛頷首,那甲寅最爲激動,哇哇大叫。隨即衆神將瞬間圍住塗山俊我站定。

六甲陣,主殺伐!

一瞬間,六道白光彷彿捅破了天似的,星光熠熠之下,一柄光劍轟咔一聲,劈向塗山俊我。

這星光只見,可不是魔家五鬼的陰風陣可比。

一者浩然正氣,一者陰氣森森。

變強了!

這是我第一反應。

之前六丁六甲實力平平。如今,竟然能硬撼惡鬼級高手!

我替皮大仙高興,這一趟青丘之行,不但抱得美人歸,還順帶把六丁六甲提高到一個新水平!

面對六甲陣的壓制,那塗山俊我突然獰笑一聲,接着抖出九尾,搖搖對抗。

轟!

那星光之劍頓時削去他兩條尾巴。

哇!

塗山俊我猛地吐出一口老血。大罵狐仙小妞,賤人!

狐仙小妞不管這些,六甲自然幫她出氣。

尤其那甲寅,怒吼道:“腌臢貨,就憑你這熊色兒,還想搶我們小三皮的媳婦兒?怎麼不尿一泡,照照?”

塗山俊我氣極,回罵:“蠢貨,老子這就弄死你!”

說完,塗山俊我手中長劍一晃,直取甲寅。

一旁的甲辰終於開口:“欺人太甚!”

說完,六甲神將,齊齊大吼一聲。就要切了這王八蛋。

或許是被逼急了,或許根本就沒真愛。於是,這塗山俊我在星光之劍堪堪剁向他時,果斷擡起手中的狐仙小妞的身體。

掠愛總裁:億萬契約老婆 呼!

星光之劍倏然止。

那塗山俊我顧不上喘息,想要跳出包圍。

那六甲神將雖然怕誤傷狐仙小妞,不敢出手。但也不甘放走這混球。

就在此時,那一隻冷眼旁觀的塗山武突然笑道:“哈哈,孫子,這下知道了嗎?你並沒有多麼在意手裏的女人。”

那塗山俊我聞言,皺眉不語。我暗忖,他在用狐仙小妞做擋箭牌的那一刻,或許也知道,在二者之間,他更在意的只有自己。

於是,那塗山俊我再次盯凝一眼手中失去意識的狐仙小妞,喃喃自語幾句。

然後轉頭看塗山武,說道:“爺爺,我明白了。”

“哈哈,明白就好,那塗山庸的孫女,塗山若白,可是不錯。爺爺做主,把她配給你!”

到此,我才發現,那塗山庸帶着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子真悄無聲息地站在遠處,觀望。

“呵呵,那小妞嗎,也不錯。”塗山俊我突然豁達道。

“好!”塗山武高興,指着六甲陣說道:“區區破陣,能困你,卻奈何不了爺爺!這會兒,爺爺就幫你破開!”

說完,化爲一道閃電。

“衆兄弟,齊心!”

轟隆隆!

另一頭,狐仙小妞眼見着塗山俊我卑鄙無恥,本就欲殺之而後快。這時一見塗山武竟然恬不知恥地衝過來,想要破開六甲陣。

這還得了?

於是連忙又掏出六道黃表紙,一抖,六個身披黑甲的壯漢轟然落地。二話不說,便在丁丑和丁未的帶領下,直衝六甲陣撲去。

就在那塗山武看看破掉六甲陣時,六丁融入。

呼!

六丁六甲陣,合二爲一。

可攻可守,護主,驅兇!

只聽那六丁六甲陣,拘魂、制魄、卻災、度厄之語四起,猛然間,六丁神將頭頂射出數道黑光,相互交錯,如同漆黑星陣。

美漫之道門修士 砰!

塗山武狠狠打在六丁六甲陣上! 人老奸,妖老,不要臉。

以大欺小幹得出來。以強欺弱幹得出來。而且,幹起來賊溜。

這就是塗山武。

他的含怒一擊,到底把堪堪成型的六丁六甲陣拍得趔趄。

尤其正中的丁丑,氣息頓時萎靡。

陣外的皮大仙,跟着劇烈咳嗽起來,黑臉都能看出白色兒。

我知道,那是上了身的狐仙小妞受傷了。

塗山武嘎嘎一笑。

倒是那雖然豁達的塗山俊我,臉皮多少有些抽搐。

“塗山來煙,你根本不配我孫子,不如死去!”

說完,塗山武第二掌就要拍下。我不懷疑,這一掌再下去,那丁丑灰飛煙滅不說,就連狐仙小妞也難逃一死。

“塗山武,你住手!”那塗山青筠大聲喊道。

“嘎嘎!”塗山武輕蔑一笑,說道:“憑啥還聽你的。”

“你住手,我這就把祕匙給你!”塗山青筠之前就打算交出祕匙換狐仙小妞一命。只是被皮大仙一攪,斷了一下。

這時候,眼看狐仙小妞沒命,塗山青筠只得再提。

果然,那塗山武在意的還是祕匙,至於塗山小妞,或者是皮大仙,不過道具?

“你放了來煙和張三皮走!”塗山青筠突然說道。

塗山武沒說話,反而皺起稀疏花白的眉毛。

塗山俊我突然退到他爺爺身邊,悄悄低語兩句。只見塗山武菊花臉一黑,罵道:“蠢東西,你還能不能有點兒出息。爲了一個小妞,反反覆覆,剛纔白教你了?”

“爺爺,我——”

我擦,看意思,那塗山俊我想把拉出來的屎,坐回去?

“閉嘴!”

這時,那石柱之上的塗山玉堂突然插嘴,“塗山武,青筠已經把話說得明白,你把來煙和他的男人放走,祕匙歸你,她,我帶走。”

“爺爺!”

塗山俊我大着膽子又求。

看來這貨對狐仙小妞還是賊心不死啊,從他那死死掐住狐仙小妞的手,就可見一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