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5, 2020
102 Views

“我憑什麼信你,你也是個騙子!”我根本不聽,急的就要去奪回槍支。皮衣客一把將我按住,沉聲道:“小春,我們從沒想過要害你,也沒想過要害洪村,你鎮定點!”

Written by
banner

……

(本章完) “那你倒是說說,爲什麼要提前喚醒魔王?”我針鋒相對的喝問。

皮衣客一聽,皺眉,沒再說話。

“滾,騙子!”

我一把推開他,苗苗是小主,後面肯定是世家大族,陳久同之前說過,說世家大族就像是古代的皇家一樣,基本不講什麼情分,有的只是利益。

他們一夥人來這裏就是想獲得魔王的魂魄,想來來一定是有大用。

爲此,他們可以不管洪村人的死活!!

一千活口,數萬冤魂在他們眼裏就如同螻蟻一般,可以毫不猶豫的犧牲掉!

我下邊有人 “嗡!”

就在這時,痦子女人低吟的聲音突然變得高亢起來,念語也愈加急速,此時整個伏魔陣光華大放,那些若隱若現的紋理如同凝固了一般,不在變幻,幻化的雙魚也更加在活靈活現,快速繞陣旋轉。

最令人震驚的還是地上的八卦圖案,緩緩變成了血紅色,原本暗戀的光芒也變得璀璨起來。

那些血池中的東西似乎被鎮壓了,平復了下去,整個池面微微盪漾着,一股濃烈的血腥味撲面而來。

於此同時,“咕咚!咕咚!”一聲接一聲強勁而有力的心跳從血池上方的心臟傳來,每跳動一下,就像是有人用重錘狠狠的敲打在心口一樣。我只覺自己一下就快窒息了,心臟擊打的停頓了。

“快撤!”

皮衣客臉色一變,拖着我就往大殿外面跑去。苗苗也衝上來扶着我。

不光我們,殿內的所有人都踉踉蹌蹌的往外面跑,一直退到大殿外面,感覺纔好了一點,能呼吸了。

我掙扎着站起來,遠遠看過去,發現伏魔法陣中的痦子女人似乎也不好受,身子不由自主的晃動了幾下,顯然遭受了極大的壓力,她離心臟僅僅不過二十步。

但即使身子承受不住,她口裏的低吟卻絲毫不亂,依舊維持之前的節奏。

這一刻我不得不承認,這個女人確實好強大,難怪可以將陳久同和馬永德壓的一點脾氣都沒有,毫無還手之力。

就憑這一份定力,便可以看出她實力的不一般。

等我稍稍站定,突然發現旁邊不遠處有一口熟悉的東西。

魔王之子的棺材!

此時就放在大殿外面的中央,一絲絲濃烈的血氣從裏面透棺而出,離着我也就二十來步!

棺材上面貼上了很多血色的符條,細細一數,足足又八張,旁邊有三四個守衛盯守在旁邊,見我看向符條,眼睛裏都路出了警惕之色。

“這棺材不對勁!”我心裏暗道,但一時間又不知道這東西到底是幹什麼的,會是洪家老祖留下的後手麼?

苗苗又走了過來,擡起頭希冀的看着我:“阿春,伏魔法陣一經啓動就停不下來,你放心,不管是制服也好,滅殺也好,我們不會讓洪村出事的。”

我看着她,那張熟悉容顏卻讓我怎麼也生不起氣來,這一刻,自己全身彷彿都失去了力氣,就問:“那陰司的罪民烙印怎麼辦?”

“我一定會給洪村洗掉烙印的,不管用什麼方法,相信我。”苗苗堅定的說道。

我皺眉,眼下已無再回旋的餘地,也只能如此,便點點頭。

只是連洪家老祖都沒招的事情,苗苗會有辦法麼?事關最神祕的陰司,這事有那麼好解決?

見我終於安靜下來,苗苗舒了一口氣,沉默了。

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與她相視無言。

“轟”的一聲,這時大殿之中再次傳出動靜。

一股猛烈氣機從裏面涌出,如排山倒海一樣朝外面壓過來,就像颳起了六七級的大風,一時間外面飛沙走石。

我一邊躲避沙塵,一邊努力瞪大眼睛朝裏面看去。

此刻伏魔陣中,一團無比漆黑如墨的黑氣從心臟中一噴一噴的涌出來,凝而不善,縈繞在心臟周圍。痦子女人見此念語一變,急速退到了法陣外面,語速更急了。

伏魔法陣也應聲而變,光芒更加璀璨,但即使如此,依然無法穿透那團漆黑如墨的黑氣。

就那麼一小團的黑氣,直接將法陣的光華似乎都比下去了。

心臟不斷的噴吐黑氣,黑氣的規模越來越大。我本能想起了海里的烏賊,它們逃跑的時候,噴出去的墨汁跟眼前的場景非常像。

“好濃郁的魔氣!”瓜哥驚歎一聲,臉色大變。

皮衣客也同樣臉色一沉:“它比預計的還要強大,必須早作準備。”

“怎麼了?”我心頭一跳。

現在的情況是兩權相害取其輕,魔王就算被鎮服也完全好過當場復活發飆,一個是百年之後的事,一個是現在近在眼前的大開殺戒!

黃大仙道:“魔王三百年前被殺,不光身體破敗,魔魂也一樣被重創,沒想到到現在還有如此威勢。”

“那怎麼辦?還能鎮服嗎?”我頓時急了,萬一它衝破法陣跑出去大開殺戒,那場景光想想就快要瘋掉了。

話剛說完,突然就見法陣亮起一陣璀璨的光,而法陣中央一團黑氣急速擴張,幾乎快佔滿了整個法

陣空間,同時濃濃的黑氣中亮起兩個小紅燈籠。

“那是……眼睛!!”我驚呼一聲,好大。

很快,那血眼的眸光就掃了過來,正好掃到我身上。那一刻我只覺的自己身體裏面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從天靈蓋裏衝出去,魂遊天外;整個人輕飄飄的好像失重了。

“阿春,別盯着看!”

苗苗閃到我面前,又沒我高,便急忙用手捂住我的眼睛。

紅光被截斷,我感覺那要衝出體外的東西一下就落了回來,整個人一沉,又迴歸了正常。

我不禁激靈靈打了個冷顫,大口大口的喘氣,就問:“那到底是什麼?”

苗苗道:“那是魔王的血眼,不能盯着看,否則魂魄會離體飛出去,回不來就要魂飛魄散了。”

“靠!”

我驚得眼珠子都快掉出去,就這麼不經意掃一眼人就要魂魄離體?那它要是瞪誰一眼,那不死定了?

瞪誰誰死,瞪誰誰魂飛魄散!!

這特麼到底是什麼鬼東西,他要這麼厲害,當初怎麼會被清軍一箭射死?龍牙箭有那麼厲害?

等紅光掃過去之後,苗苗放開了我,我又朝大殿內看去。

這時候發現,它的眸光集中在了痦子女人身上,法陣光華已經亮到了無法直視的地步,但裏面的黑色魔氣卻更加洶涌了。

“吼!”

一聲無比低沉的巨吼從魔氣裏面滾滾而出,喝問:“誰斗膽,竟敢打擾朕沉睡?”

痦子女人也結束的吟唱,強頂這有些不穩的身軀:“我等無意冒犯,只是想請魔王陛下移居它所,引爲供奉。”

“你在威脅朕?”魔王魔音滾滾,碾壓像痦子女人。

痦子女人似乎有些扛不住,不禁後退了一步,定了定身:“陛下魔魂未復,我等也是想助陛下一臂之力。”

“一臂之力?嘿嘿嘿嘿……”魔王大笑不止,笑到一半猛的一收,怒喝道:“就憑你也敢來要朕的魂,自不量力!”話到最後,只見濃濃的魔氣中深處一隻巨大的魔爪,狠狠的一下抓在法陣上。

“滋滋滋……”

就像是生肉丟進了熱油裏,發出一陣令人頭皮發麻的灼蝕音,就見整個巨大的伏魔法陣一陣明滅不定,似乎隨時要破掉。

我心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大爺的,好強!

看起來恐怖無比的法陣在魔王面前就跟紙糊的一樣。這一刻我終於對所謂的奇門大能有了初步的概念,簡直就是神靈一樣無解的存在。

……

(本章完) “陛下魂傷未復,似乎不宜大動干戈吧?”痦子女人沒有被眼前的景象嚇到,依然不緊不慢道。

“哼!朕縱橫四海,橫貫陰陽!”魔王血眼眸光大盛,喝道:“爾等小輩,也敢圖謀於朕,自不量力!”話音落下,它魔爪猛的一扯,將整個法陣生生扯變了形,猛烈的明滅了兩下,似乎馬上要崩潰。

痦子女人背影一顫,捏着了手勢,口中低吟再起,只是更加急速了,甚至連音節都疊加在一起。就見法陣似乎定住了,那種明滅不定的局面稍稍改觀了一點,而且一點點的收縮,正朝着魔王身上的那團魔氣籠罩而去。

隨着法陣的收縮,那些紋理似乎越加清晰明亮了,似乎增強了幾分,就連上面的陰陽魚都活靈了不少。

“陛下不妨考慮一下,網破則魚死,這個選擇似乎並不智!”痦子女人又開口了,但操控法陣卻不停,還在繼續收縮。

“哼,從來沒有人敢威脅朕,受死吧!”魔王大喝一聲,猛的又從魔氣中伸出另外一隻魔爪,兩隻魔爪抓住法陣,就像扯住一張網一樣,猛的一扯。

“滋啦……”

有如破布被撕扯的聲音響起,整個法陣猛的出現一個缺口,在急速擴大,外面的陰陽魚但凡碰到魔爪,一瞬間便化爲煙氣消散。

遺忘國度之德魯伊 “不好,八卦伏魔陣竟然連一擊都擋不住!”黃大仙臉色大變。

“快,準備!”苗苗也是臉色一變,轉身毛痣男下令道。

“是。”毛痣男點頭,轉身對守衛棺材的幾人一揮手,指揮他們將魔王之子的棺材擡到了大殿門口,還撕去了上面的所有符條。

這時候痦子女人也已經頂不住了,退出了大殿,臉色蒼白蒼白的,顯示她遭受了極大的壓力。

我看得後脊背嗖嗖的直冒冷氣,那口小紅棺材更是讓我莫名其妙,就問:“那口棺材到底有什麼用?”

“魔王太強了,得給它準備一個對手消磨一下。”皮衣客道。

“對手?”我一臉莫名萬分,那不是魔王之子嗎?用兒子做對手消磨一下老子?有這樣的做法?

瓜哥看出了我的不解,道:“沒什麼好奇怪,魔王殺人太甚,恨它的人太多了,其中就包括他的四子張帆,而且完全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我長大了嘴巴,道:“兩父子,哪來這麼大的仇怨?”

不是說父子沒有隔夜的仇麼?

“哼哼。”

瓜哥冷笑兩聲,道:“歷史上可能沒有記載,但奇門傳說中可是流傳的清清楚楚,張帆的生母就是被魔王殺的。”

“殺母之仇?”

我嘀咕了一句,這仇確實有點大。

“當然不止,你知道張獻忠是怎麼殺張帆生母的麼?”瓜哥道。

我搖頭,不過野史當中確實是說張獻忠嗜殺,發起狠來老婆孩子隨便殺,簡直就一個惡魔。

“活活烹殺,然後和手下將士分而食之,還是當着張帆的面!”瓜哥冷笑道。

“你祖宗的!!”我罵了一句,當着兒子的面將生母殺了,不光殺,還分着吃了!!

這還是人嗎?魔鬼都不足以形容了!!

這種事別說當事人,就是我隔着幾百年之後聽着,都覺的義憤填膺。這種人應該鎮入地獄永世不得超生,或者讓它魂飛魄散!!

……

我們說着話的時候,大殿裏面的法陣已經完全撐不住了。

“嘭!”這時候傳來一聲悶響,卻不是大殿內,而是殿門口的小紅棺材!

“嘭!”

又是一聲。就見棺材蓋猛的跳出來一顆碧綠色的棺材釘!

隨着悶響繼續,緊接着是第二顆,第三顆,一直到第八顆。

最後一下整個棺材蓋都飛了出去,一具渾身是血的骷髏架從裏面坐了起來!渾身只剩下一個骨架,森森白骨清晰可見,偏偏身上又掛上了一些血肉,就像是一個取肉沒取乾淨的殘肉架子一樣。

“骨魔!”

我嚥了一口唾沫,不知覺往後推理兩步,不光我,就連苗苗和痦子女人等也是往後戒備了一步,深怕這東西會朝我們來。

骨魔也是魔,決不能以常理度之,那種沖天的怨恨天知道是衝着魔王去,還是衝着活人去。

就像厲鬼,也會濫殺無辜!

但讓我們鬆了一口氣的是,骨魔從棺材裏剛剛站起來,便發出“嗬嗬嗬嗬”的怒吼,死死的盯着大殿裏面,骷髏頭中血光大盛。

它身體縈繞出濃重的血氣,手爪猛的伸長數尺,然後腳一蹬,將石棺一腳瞪碎,衝進了大殿裏面。

“孽子,敢而!”緊接着就是魔王的一聲怒喝。

一時間整個大殿都被魔氣和血氣所充斥,裏面不斷傳來雙方的怒吼,交纏在一起。

整個石材構築的大殿劇烈搖晃,碎石粉塵滾滾涌出。我們被驚得又急忙後退出去好遠,大殿裏面已經完全看不清局勢了,只剩下魔音的嘶吼。

我開始擔心起陳久同和馬永德了,這兩個人一直呆在上面,也不知道會不會受到牽連。

可念頭剛起,就見整個大殿開始坍塌,巨大的石塊橫飛,有一塊正好就落在我們前沒多遠的位置,直接朝我鏟了過來。

“阿春小心!”

苗苗驚叫一聲,一個縱身朝我飛撲過來,將我帶離了原地。

我倆滾在一起,我本能的將嬌

小的苗苗抱緊在懷裏,結果狠狠的磕了幾下,一陣頭暈目眩。

“快走,此地不宜久留!”

瓜哥和皮衣客緊接着衝了上來,拉起我和苗苗便往宮殿外面撤。於是,我們又生生扯出了宮殿纔算停下,等我停下來才發現,整個大殿已經被坍塌了小半。

我晃了晃有些疼的頭,發現自己還抱着苗苗在,於是趕緊放開,苗苗擡頭看了看我,關切道:“阿春,你沒事吧?”

我搖頭,自己算幸運了,痦子女人有兩個手下倒了大黴,一個被砸傷,一個乾脆就被砸成了肉泥,屍體很快就被碎石個掩蓋掉了。 撿個男神做老公 大殿裏面則更加渾濁不堪了,魔王怒吼連連,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魔王死定了!”

瓜哥盯着裏面,冷光閃爍道。

我心驚不已,就問:“魔王之子那麼厲害?”

“不!”瓜哥搖頭,冷笑道:“魔王本就遭受重創,一直陷入沉睡當中,是不可以完全甦醒的,現在來看它只覺醒的那一部分根本不足以抵禦魔王之子的復仇,不甦醒得死,甦醒了它的末日也一樣到了。”

“這還是沒有完全甦醒的狀態?”我一陣無語,魔王的強大,一次次刷新了我心裏的上限。

瓜哥張口,剛想回答,卻見大殿當中魔音大盛,下一瞬間就見血氣包裹的骨魔橫着飛出了大殿,朝着我們左邊去了。

“啊!!孽子受死!”

大殿中再傳一聲炸吼,魔氣包裹的魔王衝出大殿,朝着橫飛出去的魔王之子去了。

戰場轉移!

“機會來了,快!”

皮衣客看着坍塌的大殿,臉色一喜,露出僵硬的笑容。

“老黃,快!”

瓜哥臉色也是大喜,講對黃大仙也說了一句,然後便率先衝向了大殿。

苗苗這時候也衝我說道:“阿春,你也去!”

“幹什麼?”我莫名其妙。

“別愣着了,到了再說!”

皮衣客二話不說,拎起我就朝大殿衝。他們動作都很快很靈活,在碎石遍地的大殿前幾個起落便衝回了大殿裏面。

這時候我發現大殿塌了大半,但血池裏面卻是乾乾淨淨的,似乎受到了殘餘法陣的保護。

“抓緊時間!”皮衣客說了一句,便開始去脫身上的衣服,不光他,瓜哥和黃大仙也一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