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5, 2020
71 Views

他就算再厲害,但說到底,來的時間也太短了,而這些人無一不是成名已久的老怪,和他們同時鬥,等於找死。

Written by
banner

瓶子在空中爆開,一股紅霧散開。

“不好,是迷情散。”

“瑪德,又是這東西,我女兒就是被這東西糟蹋的!”

“慕容風,哈哈哈,你以爲你能逃得掉嗎,這裏已經被我們幾大家族佈下了天羅地網,絕對不會讓你逃走。”

慕容風躍出去一段路,果然,周圍都是人,各個門派都有。

慕容風心中一沉,完了,還沒娶上媳婦,還沒走上人生巔峯就死了。

往懷中一掏,一個錦囊拿了出來。

這東西正是張小凡以前給他的諸葛錦囊,被他一直珍藏着。

當時張小凡說過,這個諸葛錦囊擁有神鬼莫測之能,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絕對不能使用,屬於一次性產物。

正是因爲知道諸葛錦囊的強大,所以慕容風一直貼身珍藏,可是現如今,他已經走投無路。

“沒想到剛剛過來自己就要走了。”慕容風搖頭苦嘆,“可憐自己最終還是沒娶到媳婦,就要被人追殺跑路,早知道,自己就不應該暴露魂技的祕密……”

“沒辦法了,只有這樣了。”慕容風深吸一口氣,喊道:“諸葛錦囊……”

說完,打開錦囊……

眼前的一幕讓他直接懵逼。

“我去,這個諸葛錦囊怎麼會變成這樣……”

………………………………

歡迎點擊新書《都市美女天師》

慕容風的故事還在繼續…… 聊天修真羣完本了,真的沒辦法,成績不好,寫了這麼久,不怕大家笑話,一個月一千還不到。

這一點,只能說是我功力不夠,我之前的書都不是都市類型,現在突然寫那種類型的,火候太差。

所以這本完本了,新書《都市美女天師》搞笑靈異類。

以下是簡介,歡迎大家前往《都市美女天師》點擊一下,弄個收藏,投個票,新書期,求呵護!!!!!

……

慕容風:“問世間情爲何物!鬼姑娘,你覺得我配得上你麼?”

女鬼:“雖配不上,但這不重要”

慕容風:“本少雖然風流倜儻,相貌堂堂,才華橫溢,品德高尚,人見人愛,但是本少不是隨便的人,尤其是人鬼殊途,鬼姑娘,我覺得我們做普通朋友比較好。”

女鬼:“你這是要悔婚?”

“你到底爲什麼非要與我成親?你喜歡我哪一點?我改……”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其實我腦子有病,我是文盲,我只會算十以內的加減法,而且我有很多不良嗜好,我窮,沒車沒房,我是窮逼……你找我……真的不合適……”

女鬼:“爲人妻者,不嫌夫傻;爲人妻者,不嫌夫窮。”

慕容風:“……”

慕容風:“反正我是不會答應的,你走吧。”

女鬼:“好!”

噌……

慕容風:“哎——鬼姑娘,何故拔劍?說話歸說話,咱們都是講道理的人……”

女鬼:“不被人棄,唯有守寡!接招吧!”

慕容風,卒!

這是一個在現代都市查案捉鬼,順便吃吃軟飯,狐假虎威,再裝裝逼的故事。 兩枚銅錢,外圓內方。瞎子輕輕地在掌心掂了掂重量,眼白一翻,唸了串生澀難懂的卦辭,便將它們拋向了半空。

“叮”銅錢相撞,旋出個蝴蝶花,偏轉幾圈後,乖巧的墜了下來。

瞎子耳朵一動,一隻枯槁的手便循着聲源抓了過去。不過他實在沒料到,這一抓竟然落了個空。

而那倆枚銅錢,現在則安安靜靜的躺在另一個人的手中。

“神算子,今天生意如何?”

瞎子的手哆嗦了一下,二話不說,抓起身邊‘鐵口神算’的小旗就要開溜。

“放心,我不是城管!”

“那你是?”

“老夥計”黑衣男子把嘴湊到了他的耳邊。

“尹琿?原來是你!哎呦,嚇死我了,嚇死我了……來之前也不通知一聲,存心想看我笑話不是?”瞎子後怕的撫了撫起伏的胸口。

“呵呵”尹琿笑了笑,沒有多做解釋,算是默認了:“生意如何?”

瞎子激靈靈的打了個噴嚏,恨恨的說道:“估計就是你咒的,大清早的給城管從東街趕到南街,在南街剛坐熱屁股,又給攆到了三里屯街。 視界開盤俠 好不容易有個女人來看相,又說我老是摸她手,要老牛吃嫩草,不但不給卦金,還扇了爺爺我一巴掌,到現在這張老臉還火辣辣的呢!”

“媽的,八輩子沒趕上的倒黴事全讓我一人給遇上了。”

“靠,這麼慘?那抽根菸來壓壓驚”尹琿從口袋裏掏出一盒香菸,抽出一根來,彈了過去。

瞎子拿起香菸,湊到鼻尖聞了聞:“什麼牌子,可別拿大前門來糊弄我!”

“放心,正宗的軟熊貓!”尹琿笑嘻嘻的用打火機給他點上了火。

瞎子也不推辭,理所當然的眯着眼,翹着二郎腿,大口吞吐着煙霧,一副享受的樣子。

“現在你能回答我的問題了吧!”尹琿抹了抹鼻子。

鈥滆錛佲

“今晚卦象!”一輛貨車從尹琿背後呼嘯而過,帶起的大風將地上的一堆堆金銀紙錢掀的到處亂飛。

“看看我那兩枚銅錢……”瞎子淡淡的說道。

尹琿會意,緩緩地攤開五指:“兩個都是反面!”

瞎子微微的嘆了口氣:“七月十五,忌婚嫁,忌出行,忌紅衣,諸事不宜!”

說完,他用手在攤位上摸了摸,拿起了日夜陪伴自己的收音機:“下面是本臺諮詢,據悉,一週以來,我市已發生了多起兇殺案,案犯手段殘忍,且目標多爲單身女性,現懷疑爲外地人口流竄作案。目前警方已介入調查,請各位羣衆注意安全。”

“啪”尹琿伸手,按滅了收音機的開關:“他還沒走?”

瞎子捋了捋頜下的山羊鬚:“嗯,昨晚又死了一個,而且就在這附近。怎麼,有發現沒?”

“一無所獲!”尹琿自己也點着了一根菸,鬱悶的坐在一邊:“不得不說這傢伙藏得很深。”

我在大唐有後台 “你呢?”

“我?”瞎子聞言一笑,點了點頭。看到這老東西擺出這種譜兒,尹琿的眼睛立馬就亮了,連忙抓住了他的胳膊:“快說!”

“剩下的!”瞎子攤開手,不見兔子不撒鷹。

“一半?”尹琿試探道。

瞎子搖搖頭。

“六四?”尹琿的眉頭皺起來了。

瞎子繼續搖搖頭。

“七三?”尹琿的聲音有點顫抖了。

可瞎子還是搖搖頭。

“那你要多少!”

“全是我的!”瞎子笑了。

“成交!”尹琿一咬牙,將整整一包軟熊貓都砸了過去。

“現在能說了吧!”

瞎子滿意的將煙揣進了懷裏:“笨蛋,你沒聞到一股淡淡的血腥氣嗎?東南方,現在去還來得及!”

“我草,老兔崽子不早說,下次再跟你算賬!”話音傳到瞎子的耳朵裏,尹琿已經不見了。 “嘿,早說,早說你能給我煙嗎?”瞎子莞爾一笑,收拾下東西,拄着算命小旗兒,慢慢消失在了夜幕。

昏暗的天空上掛一輪巨大的血色圓月,將雲彩映成怪異的黑紅色,彷彿是一片凝固了的血跡。

女人從迪廳出來時,已經是十點多了,空氣溼溼的,有一種沉悶壓抑的味道,天空中厚厚的烏雲裏閃爍着隱隱的電光,看來今夜將會有一場暴風雨。

一輛出租車停在她身邊,司機搖下玻璃,探出頭來問她要去哪裏,女人搖搖頭走開了。

今天她被人灌了幾瓶洋酒,腦子到現在還是昏昏沉沉的,外面的風很大,正好可以幫自己醒醒酒,況且回家的路並不算遠,步行也就十幾分鐘左右。

雖然是夜已經很深了,但城市確完全沒有睡去的意思,路燈,車燈,掛滿大街的霓虹燈,把街道映成一片霞色。

沿着馬路,走了大概有五分鐘,風忽然大了起來,路旁的柳枝被狂風捲起,瘋狂的舞動着,在地上投下凌亂的影子,猶如溺水將死之人揮動的雙手。

本來漆黑的天空漸漸出現了一些淡淡的粉紅色,暴風雨馬上就要來了。

女人沮喪得想到:看來在這之前想趕回家很難了。

海賊之我是刺客 忽然,她想起一條近路來,就在前面幾步,有一條小巷,穿過小巷,再拐個彎,過條馬路就能到家,大概只用三四分鐘就夠了。她早就知道這條路,白天也曾走過一次,但小巷裏堆滿了垃圾桶,空氣中也總有一種腐臭的味道,所以走了一次後,她就再也沒走過那裏。而且小巷裏沒有路燈,晚上走總會覺得有些害怕。不過總比淋雨強一些,僅僅是三分鐘的路程而已。

想到這裏,她快走兩步,拐入了漆黑的巷子中。

狂風吹過長長的小巷,發出“嗚嗚”的怪聲,像漂浮在黑暗中的哭泣。一隻老鼠忽然從腳邊溜過,“吱”的一聲,嚇出女人一聲冷汗。在黑暗中走了一會,女人就開始有些後悔,爲了抄近道而選擇了這樣一條無人的小道。

腳步聲突然響起,雖然很輕,可還是沒有逃過女人敏銳的耳朵。

她回頭看去,漆黑一片,但黑暗中好像有個模模糊糊的影子。

女人猛得想起這些天來新聞上炒得沸沸揚揚的連環殺人案,據說這個兇手專在黑夜裏殺害單身女性,至今已經有五名女子死在他手上,據說死狀極其恐怖,肯定是死前受到了很大的折磨,而警察卻對這個連環殺人案毫無辦法,來來去去的倒是撒了好幾回大網,但卻連犯人是圓是方也沒弄清楚。

女人發現自己開始發抖,不,不是因爲夜風,而是因爲涼徹心底的恐懼。

她猛得跑了起來。身後的腳步聲也變得急促,大聲起來,看來身後的人也追了上來。四五分鐘的路突然變的漫長起來,彷彿永遠都走不完,百米外閃爍的路燈,也好像變成了天邊的星星,遙不可及。

快一點,快一點,再快一點,只要能跑到路燈下,就會有行人,到時候自己就安全了。

燈光越來越近了,行人們的說話聲也隱約可聞,女人感到了一絲安心,但很快這種心情就被恐懼吞沒,她的長髮被人抓住,然後猛地往後一拽,整個人被硬生生得拉倒在地。

“救……”呼救的聲音還沒有喊出,一隻冰冷的手就封住了她的嘴。

天空中的電光閃過,瞬時照亮了女人驚慌的面孔,緊接着,雷聲響起,蓋過了女人掙扎時踢翻垃圾桶的聲音。

下一刻,第一滴雨點終於落了下來…… 暴風雨來的迅猛強烈,斗大的雨點瓢潑般撒了下來,馬路上的積水很快就沒過了腳面。路邊的店鋪,因爲沒有客人,也早早的打烊了,本來燈光閃爍的街道,如今只剩下幾盞昏暗的路燈,在風雨中艱難地掙扎着。彷彿忽然來臨的大雨,澆滅了這個城市所有的蓬勃生氣。

小巷裏,被撕成條狀的女士上衣無精打采的掛在垃圾桶上,黑暗中,時不時的傳來一雙大手粗暴的***聲,聲音很雜,也很滑膩,斷斷續續的,就像是陷在沙子裏的車輪,無力而沉悶。又像是手術刀劃過肌肉時特有的韻律,婉轉而舒暢。

一輛汽車駛過,給這個被上帝遺棄的角落帶來了短暫的光亮。藉着朦朧的視覺,可以看見一具半裸的女人屍體正歪歪斜斜的擠在牆壁裏,身體和四肢以不可思議的角度扭曲着,一雙眼睛瞪得老大,瞳孔還未完全擴散,露出了顆粒狀分佈的眼白。女人的肚腹已經完全被剖開,此刻,正有一雙手在那一盤盤還在蠕動的大腸和內臟間遊走着,時不時的還傳來陣陣咀嚼聲,讓人噁心欲嘔。

這是一個身材及其矮小的男人,小平頭,圓腦袋,醜陋的臉頰中央釘着一排類似於圖釘的東西,披着一件和身體不相符的巨大雨衣,即便是將侏儒這個形容詞用在他的身上也毫不爲過。或許是他的軀幹實在是太短了,以至於不得不採取一種半跪前傾的姿勢,將彎下的腦袋貼在屍體上,這才能勉強把手伸進女人的腹腔。遠遠看起,就像是一隻正在進食的穿山甲。

“呦西!”將最後一塊心臟的碎片填入喉嚨,島川伸出舌頭舔了舔滿是血漬的嘴角,滿意地打量眼前的獵物,沒由來地感到一陣快感醍醐灌頂般從頭頂傳遍了周身的每一處神經。

昨晚,在他刨開某個小姐的胸膛時,那個愚蠢的中國女人不過以爲他是一個喜歡***的***,在受到痛苦的時候,不僅沒有表現出應有的恐懼,反而是一副很享受的表情,這讓島川很是不爽,覺得自己太過失敗,彷彿從神壇上跌落下來,變成了一個只會取悅於人的小丑。

但今晚就不同了,雖然這個漂亮的獵物開始因爲吃驚而說不出一句話來,但當她看見自己的內臟被摘出來吃掉的時候,表情終於變得豐富起來,先是疑惑,然後是不可置信,接着是痛苦,最後纔是恐懼與絕望。而最後那雙擴散的瞳孔讓島川很是迷醉,以至於他決定多享用了一會兒,直到女人因爲大量出血快死去的時候,纔出手捏碎了她的心臟。

“希望明天還能遇到這種漂亮而有個性的女人……”島川掏出一包紙巾擦了擦油膩的雙手,微笑着用一口生硬的中國話說道。不過,就在它的笑意衍生到了臉頰的第二塊肌肉時,卻硬生生的僵住不動了,與此同時,極度的寂靜中傳來了一聲不和節奏的打火機扣動聲“咔嚓”,緊接着一團小小的火苗投在了島川面前的牆壁上,精靈般的跳動着,給清冷的環境帶來了一陣復甦心靈的暖意。

有人!島川猛然回頭,整個身體猶如鬼魅般直立,挺胸,五指的骨節因爲力量的送達而傳來清脆的擠壓聲。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二十歲出頭的男子,纖細修長的手指間夾了根香菸,繚繞的煙雲淡薄地籠上了他半眯着的眼神。

“三天時間,終於找到你了!”尹琿的聲音雖然平靜,但其中卻透着陣陣殺氣。

“你-是-誰?”島川皺了皺濃密的眉頭,遽然升起殺機。

可以無聲無息的靠近自己,又可以如何大膽做出這種舉動的男人,絕非普通角色。不過鑑於對方只有一個人,島川也就沒什麼好顧忌的了。爲了保險起見,還是滅口的好,畢竟自己一行人千里迢迢來到中國很不容易,要辦的事情更是不能爲外人知曉的,按照上頭的意思就是,擋路的,絕不姑息,統統殺掉!

見對方說着蹩腳的漢語,尹琿的嘴角掛起了冷漠的笑容:“我是你老子!”說完揉了揉頭髮,害怕他聽不懂,又用日語重複了一遍。

雖然那前半句北京方言對於島川這個外國人理解起來可能有些費勁,可是後半句日文,卻讓他殺機大盛。 “八嘎!”一向殺人如麻的他什麼時候受到如此戲謔,現在他也不想知道對方是誰了。不管是誰,今天必須死在自己的面前。

“不到黃河不死心,不見棺材不落淚!”尹琿的嘴角彎起了一個漂亮的弧度,依舊保持巋然不動的姿勢,只是用笑眯眯的用細長的手指擺弄着火機。

打火機彷彿有靈性一般在他的手指上來回滾動。

突然,打火機停止了滾動,彈跳而起,被尹琿一把握在手裏。

這一刻,他動了。但速度太快,以至於睜大了眼睛卻只能捕捉到一條模糊的黑色殘影,就彷彿是好幾個一摸一樣的人,交疊成了一幕鏡像曲線。

雨後的小巷,滿地都是混雜着死者血液的泥濘,在相距還有三米的時候,尹琿的皮鞋在地面上踩出一團水花,伸手就向島川的脖頸抓去,島川身子一側,躲過尹琿的攻擊,同時腳下一掃,攻向了他的腳踝。而尹琿則由於慣性太大,一個踉蹌就要朝前撲倒。這時候,島川妖異的紅瞳中閃過一絲失望的神情,同時右手成刀,照準尹琿的後腦砍去,戰鬥結束了,島川心裏想到,如果不出意外的話,自己這一下子足以斬斷這小子的大好頭顱吧?到時候腹腔裏的巨大的壓強,會將他的血液全部噴灑出來,開出一朵美麗的櫻花,血液,一想到鮮甜的血液,島川的就情不自禁的分泌出唾液來。

但可惜的是,他的如意算盤還沒打完,尹琿就在空中旋身一扭,激出一團泥點和水漬,轉過身來,雙手不偏不倚的握着了島川擊出去的手刀,藉着下落的勢頭,一拉,一帶,一送,只聽“咔嚓”一聲脆響,島川的整條腕關節就被卸了下來。

一擊得手,尹琿猛吸了一口被叼在嘴上的香菸,單手撐地,然後一下子就彈到了半空,如風般掃下了一連串星星點點的快踢。此刻,島川的右臂已經完全失去了戰鬥力,動一下都異常疼痛,只得左手抽回,用肘部擋下了這一擊,同時飛起右腿,朝尹琿腰部踹去,尹琿卻不躲閃,只是身子一側,腰一沉,用背部接下他這一腿,同時上身發勁,肩膀猛地一撞,把島川撞地橫飛起來。

“嘭!”島川飛起撞在牆上,連吐三口鮮血。

尹琿的這一撞可以說是爆發出了所有的力量集中到一點,哪怕是一個太極拳大師想要接下這一撞,也要付出不小的代價,更何況是大意的島川。最少斷掉兩排肋骨,還不算內臟受到的震盪。

用皮鞋在牆上蹭了蹭,尹琿一把揪住了島川的頭髮,就將他腦袋往牆上磕的死死:“說,其他人在哪裏!”

“酒……酒吧!”島川滿臉血污的說道。

“酒吧在哪?”

“前面……”島川剛說完,腦袋又給重重的磕了一下。

“前面是多遠,十米,一百米,還是一千米?我不想問第二次!”

島川眼睛一黑,剛纔的氣勢全沒了,現在的他,就像是一隻搖尾乞憐的野狗,在等着主人的饒恕:“大……大概兩三百米……”

話一說完,就感到頭上一鬆,那個可怕的男人已經飄然而去。看着前面的背影,島川緩緩地從垃圾堆裏爬起,嘴角一牽,突然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與此同時,他右手上的繃帶慢慢地鬆開,一個奇怪的東西破肉而出。

一會兒工夫,這東西就已經露出了大半個身軀,乍一看,不得不說它的腦袋很大,就像是一個發育畸形的大頭嬰兒,但這個嬰兒的臉上卻只有一張嘴。而且渾身長滿了厚厚地粗皮皺紋,偏生此刻的它還保持着一副和島川一模一樣的笑容,朝着尹琿的方向突出了一口黑煙。

前方三十步,尹琿身形一滯,在過濾嘴上咬出了一個清晰的牙印。緊接着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一個菸頭飄下,藉着這抹燃燒殆盡的微光,菸頭的主人右手中指與拇指蜷曲交接,接着兩指驟然結印。 鈥滀復錛屽叺錛屾枟錛岃咃紝鐨嗭紝闃碉紝鍒楋紝鍓嶏紝琛岋紒鈥

昔天師葛洪傳九字真言,釋曰:凡九字,常當密祝之,斬殺一切邪魔歪道!

黑色雨點的世界中,猛然閃過了一道璀璨的藍芒。

噗通……島川剛剛舉起的手無力的垂下。

“就這豬樣還想殺我,不知道這裏的水窪有倒影嗎?媽的,老子最恨偷襲了,再送你一下!”

鈥滃棨錛佲

尹琿撇撇嘴,學着007邦德一樣吹了吹手指,回身從島川的腰上翻出一個金黃色的東西,這才轉身離去。

“酒吧,有意思!”目視着昏暗的天空,雨,不知不覺之中已經停了。

“咚咚咚……”晦暗的霓虹下,傳來了陣陣的敲門聲,聲音在小巷的盡頭四處亂撞,充滿了森森的鬼氣。

“誰?”女老闆正在擦拭玻璃杯的手停了下來,漫不經心的擡起頭,露出了一張頗有姿色的面孔。燈光照在她臉上,透着些詭譎。

“過路人,想進來喝一杯,不知道有沒有打烊?”

“還沒有,不過也快了,進來吧!”女老闆笑了,她忽然覺得,對方應該是個很有意思的人。

這是個處在小巷深處的酒吧,裝潢陳舊,連招牌都掉了一半,再加上近年來頻繁的市區改造,讓曾經的繁華逐漸變成了過去式,發展,憧憬了未來的成就,卻埋葬了過去的美好,所謂白雲蒼狗,日新月異,便是此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