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5, 2020
69 Views

“我和你打個賭。”老穩點燃煙,說道:“只要你按照我的要求去做,我就告訴你泡妞的絕招。”

Written by
banner

“你想幹嘛?”我退後一步,小心的問道。

“這樣吧,你幫我一個忙。”老穩似笑非笑的說道:“前幾天,我剛剛甩了一個大二的學姐,他說要我給她一個分手的理由,你幫我寫一封分手信,然後交給她就行了。”

“就這麼簡單?”我問道。

“誰不知道,你在我們幾人之中,口才和文筆是最好的。代練手筆嘛,寫得好,只要讓那個學姐死心就行了。”老穩拍着我的肩膀笑道。

“你小子真行啊,學姐都勾搭上了,我擔心班裏的老師了。”我壞笑道。

“前幾天來的那位外教老師,二十四歲,教英語那個。已經是老穩的新獵物了,小孽,長點心哈,這小子不是什麼善類。”洗手間里正在洗澡的傻強喊道。

“怎樣?信得過我,就幫我寫!事成後,包你泡到王心怡,你要知道,王心怡很搶手,上有學長,下有同班同學。把握機會哦!”老穩說完,便走出了宿舍門。

爲了妹子,我還是拼了。不就是分手信嘛,雖然我沒有寫過,但是網絡是萬能的,百度一下,到處都是。

不出一小時,這一千字的分手信就抄好了。

晚自修的時間,老穩告訴我那學姐的班級,讓我送過去,我厚着臉皮,把分手信遞給一個叫做陳眉的學姐。

她問道我:“什麼東西?”

“這是16屆計算機班的黃運穩給你的。”我說完,就馬上開溜。

回到班裏後,經過王心怡的位置,王心怡對我微微一笑,差點沒把我給迷倒,我怎麼感覺我變得越來越吊絲了。

“搞定。”我坐在老穩的身邊做出一個ok的動作。

“你在這裏坐一下,我去趟廁所。”老穩拍着我的肩膀,說完,快速的跑開了教室。

“這小子,神神祕祕的。”我搖搖頭苦笑道。

結果一直到了晚自修下課,老穩還沒回來,估計是逃課去了,而我一個人回往宿舍的路上。

忽然被一個女生堵住了,一看,是那位叫做陳眉的學姐。 眼前的黑衣男子渾身不斷釋放著寒氣,一點也沒有憐惜美人的打算。他似乎不屑說話,只是渾身釋放著冷氣,似乎想要讓少女自動離開。

但是水清煙要這麼輕易就被攆走,那她就不叫水清煙了,她可是用著自己的這種功夫才會黏著千邪寒,何況她就是以為這種黏人的功夫才讓邪寒哥哥離自己親近了一些。

而且她認定這是她要找的人,當然不會這麼離開了。

委屈的走上前說道,「邪寒哥哥你怎麼了?為什麼這麼對我?難道我做錯什麼了嗎?」

說著她的小手又想要朝黑衣人伸過去。

「滾。」黑衣男子冷酷無情的聲音從嘴裡吐了進來,不讓她接近自己。

水清煙的眼淚頓時就飆了出來,委屈的看著他,「邪寒哥哥,為什麼?你怎麼突然好好的又變了呢?」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和她他親近一點呢。不行,他不能這樣對待她。

想到這裡,水清煙不由更加委屈了,「你就讓我滾,你是讓我去死么?現在水家都已經沒了,我為了你,都跟他們鬧翻了,這次回去,連爹爹娘親也都不在了,你是讓我走,還是讓我去死啊?」

聽著少女喋喋不休的抱怨,黑衣男子一臉黑線,無語的提醒,「姑娘,怕是認錯人了。」

「啊?」水清煙一愣,然後上前,仔細的看著他,撇了撇嘴道,「邪寒哥哥,你太壞了,還想騙我,難道我還會認錯你?天下間除了邪寒哥哥,誰還會像你一樣,身上天天冒著冷氣,像夜姐姐說得,跟什麼空調似的呀,你也是天下第一殺手,這世界還有人會比得過你么?」

水清煙一副不信的樣子,還很生氣。

「你說什麼?」黑衣人似乎對她說的那個殺手很感興趣,眯起眼睛透過斗笠看著她,「你說天下第一殺手?」在他殺手上聯盟第001號的跟前,她居然敢說天下第一殺手?

這是不把他放在眼裡么?

他冷冷的看著水清煙,「他是什麼人?說,他的名字。」男人冷酷的聲音傳來。

水清煙皺了皺眉,不解的看著他,邪寒哥哥今天怎麼這麼古怪呀?

「說他的名字。」黑衣男子又冷冷的催促。

水清煙頓時被他身上的殺氣給嚇了一大跳。

從前邪寒哥哥就算再凶,也不會像現在這樣,難道她真的認錯人了?天呀,那怎麼辦啊?

對方好像很生氣,而對方生氣的原因好像就是因為邪寒哥哥搶了他的風頭。

水清煙古靈精怪的眼眸閃了閃,就是不說話,她要說出來邪寒哥哥的姓名,那就會給他帶來麻煩。

然後她便想逃,但是剛轉過身,就被人像拎小雞一樣的拎起了她的衣領,「告訴我,他的名字,否則你別想走!」

水清煙被懸挂在空中,一張俏臉通紅,但就是不肯說千邪寒的名字。

隨即她大喊大叫起來,「來人啊,救命啊,有人要非禮我!」

001號一張臉頓時鐵青,以他的年齡,都可以當她老祖宗了。 “學姐這是幹嘛?”我笑道。

“你是黃運穩?”陳眉問道我。

“我……我不是啊。”我回答道。

“不是就好。”忽然從陳眉的身後走來幾哥男生,其中一個穿着有點富二代的男生,推了我一把,問道:“敢調戲我女朋友,黃運穩是你誰?”

“我兄弟。”我面不改色的回答道。

“兄弟啊,那就好辦。”這男生冷笑一聲。

我一看這笑容,就感覺不對勁了,左顧右盼指着他們的左邊喊道:“老穩,你特麼的過來。”

這幾人非但沒有看過去,看着我嘲笑道:“這點招數,你也用的出,換個招數吧。”

“真的在你後面,你看下吧。”我很無語的說道。

“動他,耍我很開心是吧。”這男的忽然喊道。

“去你姥姥的。”老穩從身後拿起一瓶礦泉水,對着這男的後腦勺一砸,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老穩。

“跑啊!”老穩砸完後,就開始瘋狂的逃跑。

我見老穩逃跑後,趕緊掉頭跑人,結果被另一個男的抓住衣袖,我也不管這麼多了,逃命要緊,含着一口唾沫,吐在這男生的臉上。

這男生馬上鬆開手,我撒開腿就是往宿舍跑去,繞了好幾棟樓,才偷偷的溜回宿舍。

一回到宿舍,就看見老穩坐在自己上鋪抽着煙,我走過去抓住他的腳,把他扯下來,按在地上罵道:“你特麼的耍我是吧?”

“放,痛啊!”老穩推開我喊道。

“你特麼也知道痛,那你耍我是幾個意思?”我怒道:“半個學期的兄弟,你就這樣拿我來開玩笑?”

“我也不知道啊,當時我也是懵着,我甩她的時候,我記得她沒有男朋友的啊。真是意想不到啊!”老穩一臉不解道。

“你就裝吧。”我躺在牀上無趣的說道:“我以後不信你的鬼話了,今天差點就被人打了。”

“行啦,下次我宵夜我請客。”老穩坐在我的旁邊對我說道。

“你趕緊給我想個辦法,女神可是很搶手的。”我戳着老穩的太陽穴說道。

“你想一下,能讓女神自主的投入懷抱,自古以來,什麼辦法最通用?”老穩問道我。

“強幹?”我回答道。

“強幹,強幹!”老穩扇了幾巴掌在我的腦袋上,罵道:“你思想能好一點不,這個時代,強幹是要進局子的,就你這個樣子,還想強幹?”

“你別看我老實的樣子,我告訴你,我傻..逼起來,我自己都害怕。”我反駁道。

“小孽啊,你現在已經很傻..逼了,再****下去,你就變成張大傻了,和傻強有的一比。”一旁正在玩遊戲的宅東說道。

“我說你們這些單身狗總是針對我是吧?”傻強擺動着手臂問道。

“不和你說話,你個二愣子!”老穩打岔道,然後繼續和我說話:“這樣吧,我幫你來佈置一場英雄救美怎樣?”

“大哥,都什麼年代了,還英雄救美?你泡妞的套路能不能真誠一點,我們小孽遲早會被你教壞。”宅東摘下眼睛看着我們說道。

“你個老男人別說話,我正在傳授我獨家的把妹祕籍。”老穩說完,然後就開始佈置所謂的英雄救美。

於是過了幾天,所謂的英雄救美根本就沒有施行,卻鬧成了逗逼出醜,過程呢,很簡單。

老穩這貨叫上傻強和宅東圍住王心怡,讓我去救王心怡,結果追求王心怡的幾個強壯的男生,愣是沒把這三個傻貨給揍死。

不過這次的逗逼行爲,沒有讓王心怡對我們幾個感到厭惡,而是慢慢的與我們接觸,後來,我有幾次對王心怡表達我的意思。

她總是迴避,老穩都爲我感到着急。

那天晚上,老穩說幫我問下王心怡對我的看法如何,結果當晚回到宿舍,老穩只說了一句話:“小孽,我當你是兄弟,我是爲你好。”

“你特麼的給我說人話。”我着急的罵道。

“你也知道追求王心怡的男生也很多,最近有一個高富帥,叫做李翰的小子,比你追得還要強烈,我正想着,明天我們幾個兄弟去找他談下話。”老穩對我說道。

“老穩,你不想活了是吧。”一旁的宅東說道:“那個李翰可是富二代啊,身邊可是有保鏢的,你讓我們去跟他對幹,就算我去幫忙,我也會被打的半死。”

“所以老穩的意思,就得靠小孽自己爭取。”上鋪的傻強打斷我們的話說道。

“看你自己了,這個社會就是這樣,有錢的就是有錢,沒錢的認命吧。”老穩拍着我的肩膀說道,完後,便躺在自己的牀上睡覺起來。

我墊高枕頭,從錢包裏拿出銀行卡出來,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機,纔是兩三百的二手貨手機,當時李玄清卡里只給我幾千而已。

我當時以爲李玄清會給我幾萬,結果交了學費,現在卡里不超過兩千,想要送禮物給王心怡,獲取她的芳心,就得花重金,得下重手了。

我這一身吊絲裝扮,真的很難出去約人見面。

第二天,我本來打算約王心怡出去學校的奶茶鋪喝奶茶的,但是礙於面子,這一身老套的衣服,還是算了吧。

“你小子搞什麼,今天這麼好的機會,你不去約王心怡,還慫起來了。”老穩把我推到角落罵道。

“我沒信心。”我淡淡的回答道。

“怎麼就沒有信心呢?”老穩小聲的對我說道:“你起碼長得比李翰好看多了,你只是……”

“我只是沒錢,地位也比不過人家。”我推開老穩走出了學校,我現在只想找個地方清靜一下。

來到奶茶店後,坐在角落的一個座子上。

手機響了起來,是李玄清的,接通李玄清的電話後,問道:“有事嗎?清叔?”

“你小子有氣無力的,是幹了女鬼嗎?”李玄清罵道。

“學了一年的道術,半年沒有用過,我上哪去玩女鬼啊。”我無趣的回答道。

“小孽,我跟你說啊,你的五弊三缺我還沒算出來,暫且把女色給放一邊,不然你害了別人,也害了自己。”李玄清對我說道。

“行了,我知道了。”說完,我便掛下電話。

剛掛下李玄清的電話,又來了一個電話,我哦看都沒看,接聽後罵道:“什麼事啊,哥!”

“小孽,我現在告訴你,月底就是王心怡的生日了,據我調查,你只要在生日那天打動她,你就有機會了,不過要花一點資金,我已經在幫你籌集……”

шшш¸ т tκa n¸ ¢ O

還沒等老穩說完,我把電池給拔了出來,懶得聽他說話。

心情非常的差,拿起一旁的報紙隨便看了下,忽然發現在報紙的廣告處發現一條招工的廣告。

魯氏棺材鋪,招收一名學徒。

工資5000以上有提成。

收起報紙,拿起電話,便往門口走去! 水清煙的聲音很快就引來了很多人的關注,眾高手立即把黑衣男子給包圍了起來。

「閣下是什麼人?」來人正是吳家的高手吳方,他看著眼前的人,目露精光說道。

同時眼中也閃過一絲訝異,此人身上的氣息非同小可,充滿了寒氣,還有極重的殺氣,這絕對不會是只殺過一條兩條人命才會積累出來的。

他覺得他是一個殺手,而且還是一個天生的殺手。

這樣的人,很快就會讓他想到殺手聯盟當中的001號。

黑衣人的眼眸透過面紗看向來人,吳方立即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壓力直接朝著他射了過來,瞳孔不由一縮,被他身上的壓力給逼的向後倒退了一步。

渾身充滿了虛汗,對方太強大了,他一個眼神,居然可以把他給嚇的向後倒退,簡直是個變態。

但同時他也更加確認了來人的身份,此人一定是殺手聯盟當中的001號沒有錯了。

他的臉上立即變得很是恭敬,拱了拱手道,「原來是001號尊者大駕光臨啊,失敬失敬,只是不知道閣下這是……」

其他人聽到他報出001號的名號,也都是狠狠一驚。

然後驚奇的打量著他,一般很少人看到過001的真面目,因為看到他真面目的人都已經死了。

並且他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那天有人說殺手聯盟的人要殺夜冰依,他今天居然親自來了,難道這件事情是真的?那怎麼辦?他們相信,憑他們幾個人加起來,肯定不是001的對手。

夜冰依還沒有來呢,這些殺手卻已經埋伏了,這可如何是好?

001果然厲害,他們要儘快剷除他,否則今天煉丹大會恐怕是舉辦不成了。

幾人不斷的交換眼神,想要去尋找更強大的高手過來進行支援,因為眼前這個人,絕對不可能是他們打得過的。

但他們還沒有來得及有所動作,001號渾身便釋放出一股強烈的殺意,接著他們幾個便渾身僵硬在原地,好像被點了穴道一樣,一動不能動。

吳方几人渾身充滿冷汗,但是那又怎麼樣?他們幾個大老爺們,又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總不好在這個時候學水清煙這個小丫頭大喊非禮了吧?

到現在,水清煙也才徹底明白,眼前這個人她是真的認錯了,他根本不是邪寒哥哥,並且還是一個很高級的存在。

她一陣汗顏,身體還在半空中懸挂著,轉過頭來,臉上流下兩條蜿蜒的麵條淚,說道,「這位冷酷大叔,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真的認錯人了,求求你放過我吧?」

「說,他的名字?」001號執著的很,非要問出個所以然來。

眼前的這些高手,他根本不放在眼裡,所以也不搭理他們,真正讓他感興趣的是小妮子嘴裡說的那個第一殺手。

水清煙苦著小臉,咬了咬牙,她怎麼那麼蠢,直接把邪寒哥哥給供出來了,她要是知道他是江湖上大名鼎鼎殺手聯盟中的001號,打死她都不會往他的跟前湊。 隨即她閉上眼睛,一幅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道,「我剛才不過是胡說八道,哪裡有這個人啊?」

吳方皺了皺眉,「001號前輩,還請手下留情,她只不過是一個孩子,沒有惡意的。」

001號殺手冷冷的一個眼刀子朝他飛了過來,讓他閉上了嘴巴,對啊,他忘記他是個殺手,一個殺手,又怎麼會聽他的求情呢?

「那你就殺了我好了,我死也不會讓你傷害邪寒哥哥!」水清煙直接破罐子破摔,不就是一死么?

突然,她被摔在地上,睜開眼睛,抬頭看著頭頂上的黑衣人,奇怪,他怎麼又把她給放了?

似乎看出了她心中的疑惑,001號機械般的聲音說道,「殺手聯盟有規矩。」

「規矩?」他一個殺手還講什麼規矩?

吳方為她解釋道,「老弱婦孺,病殘不殺,沒有給錢的不殺,不想殺的也不殺。」說完這些之後,吳方突然疑惑的看向001號,「可既然這樣,敢問閣下你為什麼又要殺夜冰依呢?」

001號這才懶懶的回應他一句,冷哼道,「我們從來沒有違背自己的規矩,那是有人栽贓,我會揪出來這個幕後黑手,讓他付出應有的代價。」

吳方聞言頓時鬆了一口氣,原來如此。

「原來如此,我們也會協助前輩一起揪出那個該死的小人,既然前輩並沒有什麼不軌之意,我們也應該好好招待,前輩乃是一代梟雄,應該去貴賓席,前輩如果不嫌棄,不如就跟我來到貴賓席坐吧!」

吳方客套的笑了笑說道,他討好這個人也並不是指望要他做什麼,只希望今天他不要搗亂就行。

001號冷漠的搖頭,「你們走,不要在這裡干擾我。」

吳方等人都看向水清煙,他們怎麼可能丟下她一個小丫頭落到他的手裡不管?再說這丫頭也是夜冰依她們的朋友,他們不能不管。

水清煙主動說道,「吳叔叔你們先走吧,這位殺手叔叔人不壞的,他說了不會殺就不會殺我,他只是想向我打聽一些事情,你們先離開吧。」

她悄悄向吳方他們使了個眼神,希望他告訴邪寒哥哥讓他不要過來,因為邪寒哥哥可不在這個殺手大叔的不殺之列。

吳方點了點頭,這個時候他們才相信001號根本就不是過來故意找夜冰依麻煩的,那他也就放心了。

向001號拱了拱手道,「那前輩,我們就先不打擾了,你要是有什麼吩咐的話,儘管吩咐人即可。」

001號並沒有搭理他們,只是用他的身上的寒意冷冷的把水清煙給鎖住。

不殺了水清煙也不讓她離開。

水清煙抬頭小心翼翼的看著001號,「大叔你剛才就當我胡說八道行不行?其實你才是最厲害的,邪寒哥哥根本就不是你的對手,我發誓他真的不是你的對手,他也不會成為你的對手,你不要找他了好不好?」

「他叫什麼?」001號並不廢話,但卻很執著的只有一句話。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