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5, 2020
76 Views

啪。

Written by
banner

小姐姐卻突然打落了綠色寶石,綠色的寶石就一下子滾落在地上,我趕忙蹲下去撿。

“啊!”

卻聽見小姐姐突然尖叫,不等我回過神,我已經被一把推倒在地上,摔的生疼。

砰!

前面的湖水濺起了一大片水花,那小哥哥跳了進去,將小姐姐從水裏面拉了上來。

我看見小姐姐渾身溼噠噠的,趕忙上前,想要問,但不等我開口,小哥哥卻驀然喝住我,他薄藍色的雙眸冷冷的盯着我:“真想不到你年紀小小卻如此歹毒。”

“不是我。”我本能的解釋,我想應該是我撿寶石的時候沒注意,把小姐姐擠下去了,可小哥哥那薄藍色的眸子冷冷的看着我,看的我難受,讓我說不出解釋的話來。

母后也告訴過我,這個小哥哥是北央國的小太子,叫軒轅爵,跟小姐姐一樣,大我兩歲,但因爲被父皇抓到了這裏,所以,小哥哥對這裏的人都不喜歡。

小姐姐看着我卻帶着些恐慌;“青城公主,你爲什麼要把我推下去?”

我手中拿着那顆綠色的寶石,看着小哥哥冰冷的眼眸和小姐姐不相信的神情,我覺得很委屈,於是我將那綠色的寶石遞給小姐姐,然後就想走。

砰!

小哥哥卻一把抓起那綠色的寶石扔進了湖裏,對我厲聲道:“青城公主,你以爲你拿一塊寶石就能隨便欺負我們了是不是?”

我覺得委屈,很委屈,我是真的很想和小哥哥和小姐姐一起玩的,可他們不僅不喜歡我,還大大的誤會冤枉我。

我本是想要告訴父皇的,可我隱隱記起,在我更小的時候,我向父皇說奶媽把我喜歡的木馬弄丟了,然後,我就再也沒有看見奶媽。

我怕以後也看不見小哥哥和小姐姐,所以,我只是傷心委屈的回了自己餓屋子。

過了些許時間,奶媽抱着一一過來了。

“青城公主,原來您在這裏,皇上皇后找不到您都要急死了,那您跟小皇子先休息,奴婢是跟皇上和皇后彙報。”奶媽將一一放在牀上離開了。

我看見一一的瞬間,眼淚委屈的掉落下來,大顆大顆,根本止也止不住。

原本閉着眼睛的一一,睜開眼睛看着我,我怕我的樣子嚇到了一一,可是,我想停下來,眼淚卻怎麼也停不下來,反倒掉的越發洶涌。

突然,一一伸出手,他那短短小小,肉乎乎的手觸碰上我的臉,幫我擦掉眼淚:“姐姐,別哭。”

霎那間,整個天地都安靜了,我驀然停止了哭,直直的看着一一,我不知道正常的小娃娃都是多大才開口說話,但我從未聽過雨一一的聲音,哪怕是哭,都不曾聽過,這是我第一次聽一一的聲音,可我怎麼也不曾想到,一一的聲音竟是這麼的好聽,尤其是他叫我姐姐,我覺得,真的好好聽。

“不哭了。”一一用肉肉的手擦乾我毫無意識流下來的眼淚。

正在這個時候,奶媽回來了,我高興的對奶媽道:“奶媽,一一剛剛喊我姐姐了,他的聲音可好聽了。”

奶媽卻只是笑,我以爲是奶媽不曾聽清楚,於是我加大了聲音,再一次重複。

“青城小公主,您又跟奶媽開玩笑了,小皇子才百日,怎麼可能會說話。”奶媽道。

“真的。”我道。

但奶媽卻只是笑,我急了,對一一道:“一一,你再說一次。”可我轉頭,一一的小身體已經在被子裏,熟睡了。

我看着一一熟睡的模樣,不忍心叫醒,只能憋憋嘴睡覺。

“好了,青城公主,您早些休息,奶媽把燭臺滅了。”奶媽說着吹滅了燭臺,離開了。

我雖然鬱悶,但我年紀少小,很快就睡着了,卻不曾看見在黑暗之中,一一睜開眼睛,溫柔的注視着我,用小手將我眼角未乾的眼淚擦掉。

自從百日之後,國師便一直讓父皇將一一送到寺廟。 父皇沒有任何表示,只是命人在皇宮裏開始修建寺廟。青蓮說,這一座寺廟會比南陽國任何一座寺廟都要大,所以需要很長很長時間來建造。

但可惜的是,國師並沒有等到寺廟建成的那一天,他在一個冬天的早上走了,走之前國師緊緊的抓着一一的手,眼裏含着老淚,眼裏是我根本看不懂的情緒。

國師死了,一一併沒有哭,我想應該是一一太小,所以纔會那麼平靜,平靜的好像什麼都不曾發生過一般。

但我很喜歡國師,所以我哭了很久,一直到把一雙眼睛哭的腫腫的我都不能停下來,而一一一直坐在我的面前替我擦眼淚。

父皇素來信賴器重國師,所以用隆重的儀式厚葬了國師。

國師的死給我帶來了一段相當長時間的悲傷,但我終究只是一個孩子,在時間的流失中,我漸漸的淡忘。

那年我剛滿七歲,一一三歲,父皇告訴我們,寺廟終於建好了,我牽着一一的手去看,我被父皇建造的寺廟震撼了,我從沒見過這般豪華漂亮的寺廟,就好像不是寺廟一般。

父皇將這座寺廟送給了一一,允許一一隨時可以去寺廟參佛,我並不明白參佛是幹什麼用的,但自從父皇這般允許之後,一一每天都要去寺廟,就跟我上私塾一般。

清晨的陽光落在牀上,我睡眼朦朧的睜開眼睛,就看見一一已經起來了,正坐在一邊,閉着眼睛,盤腿而坐。

青蓮說,一一這是在打坐。

我也不是很懂,但只要一一喜歡就好。

事實上,一一每天大多數時間就是維持這一個姿勢過來的,我問過母后,我小的時候是不是也這樣打坐,母后只是笑着告訴我,我跟一一一樣大的時候,成天就是追着母后要糖果吃的。

我也不明白這中間的區別,索性也不去研究。

淡金色的陽光落在一一脣紅齒白的臉上,異常的好看,我忍不住湊上去大大的親了一口,不管怎麼看,我們家一一都是好看可愛的不得了。

一一沒有反映,依舊維持着打坐的姿勢,我忍不住又上去親了一口,可一口一口親着,就跟吃糖果一樣,吃上了癮,根本停也停不下來。

一邊的青蓮捂着嘴偷笑,我纔不管她,依舊親可愛的一一。

一一嘆了口氣,睜開眼睛。

“一一,早上好!”我見一一睜開眼睛,高興的對一一道。

一一隻是對我露出好看的微笑,卻不曾對我講話。

父皇和母后,還有整個皇宮的人都奇怪,爲什麼一一三歲了還不會講話,我也奇怪,一一明明是會講話的,但自從那個晚上之後,一一卻再也不曾開口,我不知道一一爲什麼不講,但要是一一不願意講,我是不會告訴任何人的。

青蓮將我和一一的衣服都拿了過來,對我道:“小公主,今兒個您上學可要遲到了,小皇子的衣裳還是青蓮來穿吧!”

“不行,你會弄疼一一的。”我斷然拒絕,拿了一一的衣裳,開始來來回回折騰,給一一穿上。

這並不是我第一次給一一穿衣裳,事實上,在很早之前,一一的衣服,一一的一切都是我來做的。

我給一一穿着衣服,可驀然發現,那小袍子上面的口子卻怎麼也扣不起來。

一一不哭不鬧,安靜的任由我動作,而一邊的青蓮都快笑到地上去了:“小公主,反了,反了!”

我癟嘴瞪青蓮,青蓮卻笑的更厲害了。

我認真的給一一穿好衣裳,開心的問一一:“一一好看嗎?”

▲тt kдn ▲C○

一一點頭。

我帶着一一出去洗漱,並不曾聽見青蓮笑着和一旁的宮女說話:“我們的小公主天天都把小皇子的衣裳穿反,要嘛就是褲子穿反,也虧的小皇子脾氣好,要不然…..”

一旁的宮女連連點頭:“是啊是啊,我敢說,就是讓三歲的小皇子自己穿,也斷然不會穿反的,肯定穿的還比小公主快。”

“可不是嘛,小皇子雖然不說話,年紀也小,但一看就知道,我們的小皇子可聰明着呢,就小公主還傻傻的以爲小皇子什麼都不懂,天天寵着,抱着,唯恐一個不小心就把小皇子給融化了。”

“不過啊,我可還真沒看誰家的姐弟感情這麼好,更不用說是生在這帝王人家的。”宮女道。

青蓮點頭:“確實,這小公主和小皇子的感感情是真的深厚。”

對於這些,我一個字也沒有聽見,我只是認真的對一一道:“一一張嘴。”

一一乖乖的張嘴。

我小心的將水倒進一一的嘴裏,一一漱了漱口將水吐掉,我又給一一洗了臉,一切就緒,我才帶着一一用早膳。

我牽着一一剛走進大堂,兩邊的宮女看着一一的衣裳就偷笑,我不明白她們在笑什麼,我也沒有時間管,我可不能讓一一餓着。

一一最喜歡喝白粥,所以我讓青蓮準備了白粥。我舀起一勺粥,吹了吹,確定一點也不燙了,才喂進一一的嘴裏。

後面的宮女們笑的更加厲害了,但都捂着嘴巴,索性聲音不大,在認真給一一餵飯的人根本不曾注意。

一一平靜的目光掃向後面,那些個偷笑的宮女瞬間都停了下來。

一一收回目光,我正好舀了第二勺給一一吃,一一又乖乖的吃下。

給一一喂好了粥,我看着那些飯食根本沒有胃口,我想吃桂花酥,所以我決定先送一一去寺廟,再回來吃桂花酥。

我剛要牽着一一走,青蓮走過來道:“小公主,您又想不用早膳,回來偷吃桂花酥吧。”

我立刻看青蓮,希望青蓮不要說,一一最不喜歡我不吃飯,偷吃小零嘴的。

青蓮話落,一一將一旁的白粥推到我面前,我幽怨的瞪青蓮,青蓮卻走到一一身邊:“這天底下啊,也只有小皇子能管住小公主了。”

一一就那麼平靜的看着我,沒有辦法,我只能拿過白粥,一口一口的吃掉。

終於吃完了白粥,我帶着一一去寺廟,好在這個寺廟父皇是建在皇宮裏面的,否則我肯定捨不得一一離我那麼遠。

當我帶着一一走進寺廟的時候,父皇和母后,還有一個我不認識的老僧人都在裏面。

“小青城,小一一,你們來了!”母后看見我們,笑的寵愛。

母后和父皇分別抱起我跟一一,我在母后的臉上大大的親了一口,一轉頭,就看見一一面容平靜的在父皇懷裏,而父皇笑得滿臉燦爛,那感覺就好像父皇纔是那個小孩子,而一一已經是大人了。

父皇放下一一,道:“一一,這是法定大師,今天過來是正式給你剃度的,你要是不同意就告訴父皇,或者搖頭也行。”

一一隻是平靜的走到佛像前跪下,父皇對那法定大師點點頭。

我不知道剃度是什麼意思,就看見法定大師走到一一的面前,解開我給一一束了半天的長髮,居然拿出了一把剪子。

我驀然大驚,趕忙問母后:“母后,他要對一一做什麼?”

母后微笑道:“法定大師是給一一剃度呢!”

法定大師恭恭敬敬的給一一行禮:“小皇子,能跟您剃度,是貧僧幾世修來的福分啊!”

父皇對法定大師點頭:“開始吧。”

我的眼睛睜的大大的,惶恐席捲上來,就看見法定大師居然拿着尖銳的剪子走近一一。

咔嚓!

法定大師居然將一一的頭髮剪了下來。

“你要幹什麼,不許傷害一一。”我驀然大喊,掙扎着要從母后懷裏跳下去,去阻止法定大師。

“青城,大師只是把一一的頭髮剪了,不是再傷害一一。”母后抱住我,試圖跟我解釋。

可我看着法定大師又將一一的頭髮剪了下來,我整個人都無法接受,一邊哭一邊喊道:“不能剪,不能剪,一一會痛的。”

見此情況,父皇也走了過來:“青城,只是剪頭髮,你看,把你的頭髮剪掉一點,不是也不通嘛!”父皇拿着剪子給我示範。

“不一樣,不一樣,就算我不痛,但一一這麼小,他一定會痛的。”我哭的越發厲害,那法定大師爲難的停在那裏。

父皇和母后輪番安慰我,但我根本聽不進去,我覺得她們都是騙我的,一一那麼小,那麼好看,那麼可愛,頭髮長在他的身上,這樣被剪下來,肯定是痛的。

我掙脫母后的束縛,跑過去,一把牢牢的護住一一,看着父皇和母后認真道:“我不會讓你們傷害一一的,絕對不行。”

父皇和母后看着我哭笑不得。

但我一邊哭着,將眼淚鼻涕都流到一一那被我穿反的袍子上,一邊跟護食的小狼仔一樣,不讓任何人靠近一一。

一一終究嘆了口氣,從墊子上起來,牽着我的手往外走。

我一見這情況,趕緊拉着一一往外跑,唯恐父皇和母后追上來,跑的眼淚鼻涕糊了一臉也管不了了。

“青城這孩子——”母后搖搖頭。

父皇看着我和一一的小背影,也笑着無奈搖頭。

“皇上,皇后,不要着急,小皇子佛緣深的很,只是現在時機未到。”法定安慰道。 父皇開口“法定大師,以爲一一如何?”

法定讚許:“小皇子天賦異稟,聰明異常,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父皇嘆了口氣:“是啊!天下局勢動盪,不久之後,各國局勢只會更加四分五裂,而朕卻在日漸衰老,要是一一能繼承皇位,那麼,朕根本不用擔心南陽國的未來,可惜……”

我拉着一一跑到假山後躲起來,這個假山是我這幾天發現的,又大又深,藏人根本沒有問題的。

“一一,你快躲進去,不能讓父皇和母后發現你,否則他們又要剪你頭髮了。”我着急的對一一道。

一一平靜的看着我,最終嘆了口氣,鑽了進去。

我不會嘆氣,也不懂爲什麼要嘆氣,所以一直不明白一一這個嘆氣是什麼意思,反正我只要父皇母后找不到一一就好了。

我這樣神經緊張維持了好長一段時間,一直父皇和母后再三跟我解釋,再三向我保證,我才慢慢相信。

這一天,我送完一一去寺廟,才依依不捨的去了學堂。

可其實,我是有點害怕去學堂的,因爲我年紀小,剛去,原先的位子也都排好了,所以太傅便讓我跟那個叫軒轅爵的小哥哥一起坐。

對於爵哥哥,其實我是很想和他玩耍的,也是很想和他說話,但自從那一次小姐姐落水之後,我就再也不敢跟小姐姐和爵哥哥說話了,尤其是不敢再靠近爵哥哥。

“青城公主,快坐下哦!”太傅對我微笑。

我看向坐在椅子上的爵哥哥,本能的害怕,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袍子,他的眸子也一片漆黑,橫向我的時候根本沒有任何溫度,讓我越發的害怕。

可也不能否認,爵哥哥長得很好看,好看得我根本找不出話來形容。

但最終,我還是邁着小步子,在爵哥哥得身邊坐下,霎那間,寒冷的氣息迎面而來,我都不禁懷疑,爵哥哥是不是身上帶着冰,否則怎麼能這麼冷。

我下意識的往後縮了縮身體,想要遠離爵哥哥。

驀然,爵哥哥看向我,冰冷薄藍的目光如寒冷的冰凝固在我身上一般,霎那間,我再也不敢動,就那麼將僵硬着身體。

“青城公主?”太傅喊我,但我不曾聽見。

“青城公主?”太傅只能加大聲音。

我這才反應過來,趕忙應到:“太傅,什麼事?”

太傅關心的走到我面前:“青城公主,你臉色這麼差,是不是哪裏不舒服?”

我本能的想要點頭,但點到一半又停止,我雖然害怕爵哥哥,但我也還是很喜歡爵哥哥的,所以我有點捨不得走,便就這樣帶着緊張和害怕,繼續坐在爵哥哥的身邊。

太傅講了許久,終於下課堂了,我心裏繫着一一,便着急着收拾東西,卻不想一個不小心,重心不穩,我的小身體整個都撲到了爵哥哥的身上,霎那間,我感覺渾身一片寒冷,不等我反應過來,爵哥哥已經推開我,冷冷的盯着我:“別碰我。”話落,便轉身離開了。

我看着爵哥哥的背影,心裏難受,從小到大多有人都很喜歡我,可爵哥哥卻這般討厭我,讓我真的很難受。

“小公主,今兒個不用接小皇子嗎?”不知所以的太傅走過來問我。

我這纔想起一一,趕忙跟太傅告別,小跑着去寺廟接一一。

“一一,一一!”我還沒走近寺廟便高聲大喊,沿路的宮女和侍衛都對我做噤聲,我不明白,依舊大喊:“一一,我們回家吃飯了。”

“小公主,小皇子正在打坐,您還是安靜的進去吧。”旁邊的一個宮女看不下去了,終於開口對我道。

可我根本沒有聽見她的話,高興跑進殿內,就看見一一正閉着雙眼在打坐,我跑過去,一把抱住一一,在他的臉上親了一口:“一一,我好想你啊!”

一一沒有動,依舊打着坐。

我又吧唧一口親在一一的臉上,外面的宮女和侍衛都偷笑着搖頭,相互咬着耳根子:“小皇子的清修又要毀了。”

在我親了第二十口的時候,一一嘆了聲氣,終於睜開了眼睛,牽着我忘外走,我只是高興,倒也不曾注意,不知道在何時,竟已經變成一一牽着我的手,而不是我牽着他。

我和一一剛走出寺廟,迎面就遇上了爵哥哥和曲裳姐姐,爵哥哥正牽着曲裳姐姐的手,曲裳姐姐低垂着頭,很乖的樣子。

我看見一愣,卻見爵哥哥牽着曲裳姐姐跟我和一一擦肩而過,竟是連看我們一眼都沒有的。

我的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失落,可我也不知道這種失落是什麼,終究,我的年紀還是太小的。

一直到我十六歲,我才朦朧的好像有些懂得。

那天是我的生辰,父皇和母后一早來到我的青城殿,我跟父皇和母后在後花園裏散着步,青蓮來通報,說爵哥哥要見父皇。

父皇是想拒絕的,但我說服了父皇,也是到現在,我才終於明白,其實父皇對於我,一一,和對曲裳姐姐還有爵哥哥,是不一樣的,因爲,我跟一一是父皇寵愛的孩子,而爵哥哥不是,曲裳姐姐更加不是。

所以,自從我懂事以來,我都會盡我所能幫曲裳姐姐和爵哥哥,雖然,他們一如既往的並不喜歡我。

清晨的陽光,落在百花叢中,爵哥哥進來的瞬間,我一下子愣住了,我已經有些時日不曾看見爵哥哥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