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5, 2020
118 Views

這怎麼可能?!!讓他們相信那兩個菜鳥能殺死楚人美?不如讓他們相信豬會樹上爬、牛會天上飛!

Written by
banner

但,葉輕眉即使再牴觸這個事實,心裏也明鏡似的清楚一點:排除所有不可能的可能,那麼剩下的那個可能,即使再不合理,它也是真相!

所以葉輕眉很傷心,她謀劃了那麼多花了那麼多靈幣就爲了拿個楚人美的首殺,結果,這個讓衆多高手摺戩沉沙的厲鬼,竟然被兩個菜鳥亂拳打死了?!

還有比這更讓人傷心的事情麼?!

……好像還真的有……

“因楚人美死亡,該電影世界提前結束,所有玩家將在60秒後強制傳送出電影世界……”

系統的聲音驚醒了沉浸在悲憤中的葉輕眉,一向優雅嫺靜的她忍不住失態的大聲叫罵:“艹你祖宗十八代!老孃纔剛跟那個死菜鳥買了護身符啊啊啊啊啊啊!!”

早知道會是這麼個結局,她還買什麼護身符啊?!這護身符剛剛戴上纔沒多久,上面黎曉曉的氣味還沒散呢!電影世界就結束了!!

懷着想將黎曉曉碎屍萬段的心情,葉輕眉和魏強被傳出了電影世界……

……

黎曉曉被傳送出電影世界,回到了那個小餐館,他依舊兩手攥着手機,面前的飯菜還冒着熱氣。

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1點13分,嗯,和他進入電影世界的時間一樣。

也就是說,他在電影世界過了好幾天,而現實中可能只過了幾秒鐘,或者更短。

厲害了我的系統!

這下子黎曉曉終於對那個明明存在卻看不見摸不着的‘系統大神’有了那麼一點點的敬畏。

當然,也只是那麼‘一點點’。

手機的界面還是遊戲裏那個房間,黎曉曉正想退出遊戲繼續吃飯,房間裏的電話響了,點開後提示任天請求加爲好友,黎曉曉順手就點了同意。

然後任天立刻發來一條信息,“黎哥,下次你打算哪天進副本啊?我們組隊一起?”

黎曉曉想了想說,“時限最後一天再進吧!這幾天我再多刷幾部恐怖片,免得進到一個沒看過的電影世界就慘了。”

“好嘞!”

剛想退出遊戲,電話又響了,還是個好友申請,申請者:葉輕眉。

黎曉曉看到這個名字,心虛的哆嗦了一下,糾結了幾秒後,還是點了‘同意’。

“葉姐姐啊,你好你好!”黎曉曉先打了個招呼。

“楚人美是你殺的?”葉輕眉開門見山直接問,一行文字也看不出對方的喜怒。

果然是爲了這件事啊!

黎曉曉也料到了這一茬,並沒有意外,嘿嘿笑了兩聲,“僥倖!純屬僥倖!”

黎曉曉以爲葉輕眉接下來就要問他到底怎麼殺的楚人美,心裏也瞬間編出一個故事,不過葉輕眉並沒有給他展示謊言藝術的機會。

“看來你運氣挺好,你第一次電影世界收穫這麼大,實力肯定提升的很快,以後有機會一起組隊刷副本啊!”

咦?

黎曉曉挺意外,他沒想到葉輕眉竟然會這麼說。在遊戲裏坑葉輕眉靈幣的時候他就已經做好了老死不相往來的準備,在他看來,此時葉輕眉應該是殺他的心都有了,卻沒想到她竟然打算化干戈爲玉帛?

爲什麼?

聽她話裏的意思,應該就是因爲他殺死了楚人美,葉輕眉認爲他天賦異稟前途無量所以打算放下之前那一段前來結交一個未來的高手?

聽着好像挺有道理的。

不過黎曉曉就是有些不相信。

無他,黎曉曉覺得要是自己是葉輕眉,遇到這檔子事,是絕對不會原諒的!是一定要報復到底的!

別說什麼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君子?黎曉曉嗤之以鼻,世上真有這種人?就算有,也絕不會在那個遊戲裏!

不過,私底下怎麼想都行,面子工程還是要做的,不就是演戲麼,誰還不會呢!

黎曉曉就好像忘了自己是怎麼坑葉輕眉和魏強一樣,很爽快的回了一句,“好啊,葉姐姐你是資深玩家,一定要教教我!”

葉輕眉似乎也失憶了一樣,很快回了一句,“那行,之前在遊戲裏我也教了你一點關於新手血脈選擇的事,現在你也完成了第一個副本,我給你說說副本難度的事情吧!”

“洗耳恭聽。”

葉輕眉很認真的開始給黎曉曉上課。

“這個系統的電影副本難度,表面上就只分了簡單、普通、困難、噩夢四個等級,實際上卻沒有這麼簡單,這個難度等級,是一種‘相對等級’,而不是‘絕對等級’,而所相對的對象,就是參與副本玩家本身的真實實力。”

啊?

黎曉曉一臉懵逼,這段話他每個字都認識,但合到一起咋就不理解了呢?

難道我的智商已欠費,該充值了? “能不能舉個栗子?”黎曉曉小心翼翼的插嘴。

雖然他不相信葉輕眉會那麼輕易的和他化干戈爲玉帛,但同時黎曉曉也清楚自己殺死楚人美肯定讓葉輕眉大吃一鯨,吃鯨之後或許會撐的喪失了理智以爲他真的是傳說中的‘天才玩家’,潛力無窮……

所以揭過前面那一段前來結交。

這也是有可能的吧!雖然可能性只有百分之零點零零零零……壹那麼多……

但不管葉輕眉是真心結交還是別有所求,這時候應該都不會騙他,作爲萌新的黎曉曉斷然不會放棄這樣的機會,當然要當個好學生,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不懂裝懂是不行滴,他要把葉輕眉說的每句話弄明白,說不定下個副本就能救他一命。

“好吧,就拿這個山村老屍來說吧!”葉輕眉從善如流。

“這個電影世界裏唯一的BOSS就是楚人美,假如有四個不同實力的玩家同時進入了同一個電影世界副本,那麼每個人的副本難度可能分別是簡單、普通、困難、噩夢,這種難度劃分體現在主線任務上,比如你,最簡單的任務,生存12天,而資深玩家的我,主線任務就是殺死楚人美,這是噩夢難度。”

“遊戲系統對於玩家實力和副本難度的匹配十分平衡,根據多年來玩家的經驗,系統絕對不會給你匹配一個你根本無法完成的任務,如果你發現一個任務難度超出了你的能力範圍,那麼也不用着急,因爲肯定不止你一個人接到了這個任務,和別的玩家組起隊伍肯定能平安過關。”

哦,這麼回事啊,聽起來不像是複雜的樣子?

黎曉曉正琢磨着,葉輕眉又來了個“但是——”

“但是,這也只是一般情況,還有特殊情況。比如我這次就不是系統匹配進來的,而是使用了指定道具自主開啓這個副本的,我這是第二次進入這個副本。”

“如果我上次進入副本打的是普通難度,那麼第二次指定進入就會變成困難難度,但是我上次就是噩夢難度,所以這次還是噩夢,只是系統就根據我上次的難度增加一個等級,我們玩家稱爲噩夢二難度,第三次進入就是噩夢三難度,以此類推,沒有上限……”

“所以說這次的楚人美實際上比我上次來的時候厲害了一個等級,當然,如果完成任務的話,獲得的獎勵也會高一個等級。”

也就是說,我和任天這次幹掉的楚阿姨是強化 1的?怪不得會有個獎勵比主線任務還高的【消滅二階楚人美】成就呢!

黎曉曉摸着下巴想着,那邊葉輕眉語氣溫柔的說着,“副本難度基本就是這樣,你還有什麼想知道的嗎?”

嘖嘖,服務還真是周到啊!

雖然不知道葉輕眉主動交好他有什麼目的,不過黎曉曉覺得以葉輕眉在副本里表現出來的智商,肯定是坑不到他的,所以——

還沒見着炸彈之前,糖衣還是先收着吧!

黎曉曉想了想,“跟我說說玩家的實力劃分吧!”

“這個……”葉輕眉頓了幾秒,“真實實力的話很難劃分,我們現在劃分的什麼新手玩家、正式玩家、普通玩家、資深玩家、帝皇玩家、傳說玩家都是一種籠統的說法,只是按照玩家通過副本的次數來劃分的,而兩個同樣打過十個副本的玩家,因爲種種因素,真實實力可能是天差地別。”

“哦,這樣啊!”黎曉曉表示理解,“那像你這種資深玩家得打過多少次副本?”

“成功完成二十次以上主線任務,就算是資深玩家了。”

嗯,按一次副本二十章來算的話,二十次就是四百章,都能寫一本長篇小說了,果然資深啊!!

黎曉曉又問了一些問題,葉輕眉一一解答,讓黎曉曉對這個遊戲終於有了一個清晰的認知,也有了很多疑惑。

這個系統……真的不會刁難玩家啊!給的副本都是讓玩家覺得有些難度,但又不會輕易狗帶的那種,換而言之,就是能讓你體驗到緊張驚險刺激、小心肝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對某些人來說,這可能是很有樂趣的一個遊戲。

而且玩家還會變的更強。

不是遊戲裏的強,而是遊戲現實中同樣的強!

黎曉曉撓撓下巴,總覺得不科學,這系統是活雷鋒啊!什麼都不圖玩家的,爲玩家提供一個有趣的遊戲,讓玩家變強,而它也不會在遊戲裏故意刁難玩家,不會動不動就對玩家實行抹殺,友好的不可思議。

那它……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爲人民服務?

呵呵,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不信!

黎曉曉總覺得這系統猥瑣的很,大公無私的外表下,一定藏着某些他看不出來的陰暗目的!

總有一天,我要揭穿你的陰謀詭計!

黎曉曉壯志凌雲!

咕嚕……

黎曉曉面色一變,捂住了肚子。

這家的飯菜不對!要拉!

憋不住了!!

黎曉曉猛地起身,急火火的衝進了餐廳的衛生間。

嗤!嗤!

嘭!呲!

噼裏啪啦……

黎曉曉面色蒼白的癱在馬桶上,身子骨軟軟的,就好像全身的力氣都隨着米田共從大腸溜走了一樣。

滴滴!

手機提示音又想起來,是葉輕眉發來的消息:

“我是金陵這裏的玩家,不知道你是哪裏的?”

黎曉曉虛弱的難受,感覺頭一陣一陣的眩暈,也沒多想,就回了兩個字,“雲城”。

“哦?我剛好有個隊友也是雲城的,不知道你住哪裏?有機會我讓他去指點指點你,他可是很厲害的資深玩家,比我厲害許多。”

“千湖名苑,8號別墅。”黎曉曉感覺自己要暈倒了。

“行,我記住了,回頭見。”

葉輕眉說了這一句,就不再說話了,而黎曉曉也沒有在意,因爲他真的昏迷了……

……

啪!

葉輕眉將手機丟在了桌子上,嘴角勾出一個冷冷的笑,眼睛憤怒中透着冰冷。

“怎麼樣?”坐在對面的魏強把玩着一把寒光閃爍的匕首,問道。

“那小子倒是警惕的很,費了我半天功夫總算是取得了他的信任,套出了他的地址,他在雲城!”

魏強點點頭,“還挺遠,那我訂明天的機票,我們一起去收拾他!”

“嗯,害我們白白損失了那麼多靈幣,我要他死的很難看!”葉輕眉眼睛噴火道。

“沒問題。”魏強舔了舔匕首,眼睛裏透着興奮之色,“我一定會讓他死的很‘難看’!”

是的。

黎曉曉的直覺沒錯,葉輕眉根本就沒打算放過他,什麼認爲他是未來高手打算化干戈爲玉帛,不過是一種美好的錯覺罷了……

當然其實黎曉曉並沒有信任葉輕眉,後面被套出話只是因爲他身體出了問題,腦子一片混沌根本沒法正確的思考了。 黎曉曉足足昏迷了十多個小時,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了。

打量了一下週圍,黎曉曉一眼看出自己是在經常體檢的那家康寧醫院的特護病房,他那個神惡鬼厭的妹妹正躺在陪護病牀上呼嚕扯的震天響,黎曉曉覺得自己八成就是被這呼嚕聲給活活吵醒的!

唔……

黎曉曉捂住了小腹,眉頭微皺。

肚子裏有點不對勁,不疼不癢不難受,暖洋洋的還挺舒服,就好像在肚子裏塞了個熱水袋一樣。

但是,爲什麼會有這種感覺?他要來大姨媽了麼……

溫暖的感覺沒持續多久,也就十幾秒吧!

然後,溫暖變成了炙熱!

那一瞬間,黎曉曉感覺腹中彷彿引爆了一顆燃燒彈,忽的燃起熊熊烈火!

而且這團烈火併不甘心被束縛在小腹那處,飛快的到處流竄,一個呼吸間便流淌到了黎曉曉的四肢百骸!

黎曉曉的汗立馬就冒出來了,他感覺自己此刻的血管裏流淌的已經不是血液了,而是滾滾的岩漿!

“啊——”

黎曉曉痛苦的慘叫出聲,拼命的撕扯着自己的病號服,眼淚鼻涕齊飛,糊了一臉。

難受!太難受了!!

打着呼嚕睡得正香的少女被黎曉曉的慘叫聲驚醒,看到黎曉曉此刻的模樣大吃一驚!

怎麼形容呢?就像是一隻剛剛出蒸籠的大閘蟹吧……

“大蛋!大蛋!你怎麼了?!”

少女一躍而起,慌慌張張的衝到黎曉曉身邊,抓住他的肩膀一邊狠命的搖晃一邊大聲的問着。

“叫……哥……”黎曉曉咬牙切齒。

黎家怎麼說也是土豪家庭,怎麼會給孩子起大蛋這種小名,其實是黎曉曉作死,小時候和妹妹黎沫沫不對付,便惡毒的給她起了個小名叫二丫,最喜歡在公共場合叫,還叫的特別大聲。

黎沫沫也不是省油的燈,便報復性的給黎曉曉起了個小名叫大蛋,並且在任何場合都這麼稱呼,讓黎曉曉大名遠揚……

所以黎曉曉經常感慨,那些呆萌可愛乖巧懂事的妹妹果然只活在小說裏,黎沫沫這種分分鐘讓人想把她一腳踹到南極涼快去的妹妹纔是現實啊……

“大蛋,你都快熟了,還有心情計較這個?”黎沫沫擔憂的摸摸黎曉曉的額頭,卻被燙的立馬縮回了手。

“臥槽!真的熟了啊!”黎沫沫大驚失色,立刻衝出了病房,“我去喊醫生!”

病房裏當然是有呼叫器的,不過這個只能喊來護士,通常護士來查看一下,不能處理的話纔會再去喊醫生,電視劇裏你吼一聲就能立馬衝進來一堆醫生護士的情況是絕對不會出現的。

黎沫沫感覺自己的哥哥恐怕是分分鐘就要掛了的節奏,所以也沒耽擱這時間,直接衝醫生辦公室去了。

結果等黎沫沫拽着醫生飛奔回病房的時候,卻傻眼了。

人呢?

病牀上空空如也,只有凌亂的被窩和潮溼的牀單證明曾經有個倒黴孩子在這裏流着大量的汗水掙扎過。

醫生看到牀上大片大片被汗水浸溼的水跡還有幾片撕碎的病號服殘片,再聯想到黎曉曉剛被送來時渾身毛孔不斷滲出摻雜着黑色雜質的汗水那恐怖的樣子,臉色不好看起來。

這TM可不是普通人,這個壕三代要是在他手裏出了問題,他的職業生涯也就到頭了。

“都愣着幹什麼?還不去找人?!”醫生大吼。

一羣護士慌亂的開始四處找人。

上上下下找了一遍,又查看了一下監控,才發現,黎曉曉這小子竟然自己跑出醫院了!跑的還特麼跟飛一樣快!

黎曉曉還不知道自己離開給別人造成了多大的困擾,他現在心裏腦子裏只有一個字:

跑!

我們將時間拉回到黎沫沫剛剛離開病房的時候。

黎曉曉感覺自己像是一隻被放進了蒸籠的魚,渾身燥熱、喘不上氣來,看着病房的窗戶,他立刻衝過去打開窗戶大口的呼吸着外面的空氣。

冰冷的空氣進入肺中,似乎讓他渾身的燥熱舒緩了一些,黎曉曉就將頭伸了出去,然後是上半身,然後是腿,然後……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