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21, 2020
175 Views

「這塊魂骨的缺點之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它自身的屬xing。眾所周知,在魂骨之中,大部分是不要求屬xing的。這部分魂骨可以被所有魂師所使用。附加的魂技也會伴隨著不同的武魂而出現變化。哪怕是一些十萬年級別的魂骨也是這樣。這一類的魂骨是魂骨中的主流。除了這部分主流魂骨之外,還有一些特殊的情況,這些特殊的魂骨在屬性上就是有所要求的。不適合它的魂師是無論如何也無法與其融合的,強行融合甚至會傷害到自身,嚴重的危及生命。我們今天這第八件拍品的魂骨,就是這樣一塊。所以,它的第一個缺點就是屬性限制。只有冰屬性的魂師才能夠使用它。」

Written by
banner

到了這第八件拍品,這位久久公主殿下的話明顯比前面要多上許多,抑揚頓挫的聲線不但動聽,更是引人入勝,很自然的就將所有人的心神帶入到了她的描述之中。

「冰屬性這個要求本身就已經很苛刻了。畢竟,擁有冰屬性的魂師在所有魂師之中的比重恐怕連百分之一也沒有。所以我必須要說,這件魂骨雖好,但卻只是適合那些與它契合的魂師們。」

「它的第二個缺點也很明顯,但是,我卻認為這也是一個優點。那就是魂技固化。經過我們星光大拍賣場多次試驗並且請多位魂骨專家驗證之後。這塊左臂骨本身的魂技已經固化,無論與它融合的魂師是什麼冰屬性的武魂,它這個魂技也是絕對不會改變的。這就有了很強的局限性。」

「至於它的最後一個缺點,那就是它的年限了。根據我們的查驗,這塊魂骨的年限大約在五萬年到七萬年之間。這固然是它的優勢,但同樣的。沒有足夠的實力和身體素質可千萬不能嘗試與它融合哦。否則是會被撐爆的。缺點就是這三個啦。」

「這麼強大的嗎?為什麼我的祖龍之軀沒有增大那麼多力量!」蕭林風心中道 「說完缺點,那麼,總要向各位貴賓講述一下它的優點所在了。」話鋒一轉,久久公主的聲音變得充滿了誠懇的味道。

「作為星光拍賣場的首席拍賣師,同時也是星羅帝國皇室公主。我可以以我這雙重身份來保證我接下來所說的一切都是真實,絕無半句虛言。首先我要說的是,這塊魂骨,乃是我所見過的,最為得天獨厚的一塊。它本身的稀有程度,絕對可以和十萬年魂骨相媲美。因為,它並非是來自於我們大陸上的任何一個國家,而是來自於我們人類的禁地,極北之地。甚至是極北核心圈。這塊魂骨的本體魂獸,乃是在極北苦寒之地中,有著霸主地位之一的超級魂獸,冰碧蠍。」

當冰碧蠍這三個字從這位久久公主口中說出的剎那,房間內,所有人的目光幾乎是瞬間全都集中在了霍雨浩身上。每個人眼中都流露著驚奇之sè,他們都是知道霍雨浩第二武魂是什麼的。卻萬萬沒想到這塊在第八位出現的魂骨居然和霍雨浩的武魂一樣。毫無疑問,如果霍雨浩的道這塊魂骨,其契合度必定是最佳的。

霍雨浩也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難怪天夢冰彈一副驚訝之sè,而冰帝卻充滿了怨恨。原來這塊左臂骨竟然是來自於冰帝的族人啊!

久久公主的介紹還在繼續,「冰碧蠍,或許大家對於這個名字很是陌生。但是,相信各位貴賓對於另外一個稱號就十分熟知了。冰碧蠍一族的族長冰碧蠍王,也被稱之為冰碧帝皇蠍。它在十大凶獸中排名第八。能夠進入十大凶獸排名的,無一不是當世最頂級的凶獸。哪怕是不考慮修為年限,冰碧蠍在魂獸中,都是金字塔尖的存在。」

「這塊魂骨,就來自於冰碧蠍。因為冰碧蠍平ri都是群居的。能夠從群居的冰碧蠍中獵殺一頭,簡直就是奇迹。甚至比進入星斗大森林去獵殺一隻十萬年魂獸還要困難。更難得的是,獵殺了冰碧蠍之後還能獲得這塊魂骨。」

「果然是冰碧蠍的魂骨!」蕭林風道

「冰碧蠍很強嗎?」睦月問道

蕭林風轉過頭來說道:「他們的首領是一隻四十萬年的凶獸,你說強不強呢?而且他們一族幾乎都是極致之冰,強的一比!」

「那我的火焰是什麼級別的啊?」睦月問道

「不知道,你的火焰似強似弱,有很多不確定因素,反正我是不知道,你還是問問你體內的那個生物吧。」

睦月楞了一下,最後還是沒說話。

「看來這次拍賣會沒什麼好玩的了啊,又要無聊了。」蕭林風看了看冰碧蠍左臂骨嘆氣道

然後就在睦月從疑惑然後道震驚的目光中,蕭林風就這麼躺在了她的大腿上!

「誒誒誒?」睦月頓時就吃驚了!

不僅如此,凌霄也是如此。

「我靠,膝枕啊!我也好想要一個膝枕啊!看來我也得給自己找個老婆了,鬼泣看起來還是很帥的,找個老婆應該不難吧。」凌霄自言自語道

睦月臉紅的看著膝蓋上的蕭林風,想要發作但是又不敢,生怕被別人發現了,這樣的話他們兩個人的關係絕對是脫不掉了。

「可惡的蕭林風,等我回去一定要好好的收拾他!」

「根據古籍中的記載,冰的威能是按照溫度來計算的,溫度越低的冰,也就越可怕、越堅硬。而冰碧蠍王,被譽為當世最低溫冰的擁有者。它的族人雖然不如它,但在冰的領域之中,卻已經很少有能與它們相比的存在了。因此,我要告訴大家的就是,一旦融合了這塊左臂骨,那麼,冰屬性魂師自身的武魂屬性會隨之大幅度提升。無論使用任何魂技,其溫度都會比以前更低。這幾乎是一個全面增幅的巨大好處,我將它作為這塊冰碧蠍左臂骨的第一個優點不為過吧?」

「其次,冰碧蠍本身力大無窮,擁有這塊左臂骨之後,魂師左臂的力量會極大程度的增強。能增強到什麼程度我不清楚。這一點就需要獲得它的貴賓去試驗了。」

「然後就是融合這塊魂骨的第三個好處了。一旦完成融合,魂骨本身的固化技能也會被魂師擁有。我不再賣關子,這個固化技能的名稱叫做:冰爆。固化技能我剛才說過,是它的缺點,缺乏變化。但是,我同時要說,這也是它最大的優點。因為這個技能哪怕對於冰碧蠍來說,都可以被稱之為神技。只要有冰的地方,冰爆的威能就會存在。如果是在冰雪的時間之中,這個技能的恐怖足以媲美任何十萬年級別的魂技。」

「三大缺點、三大優點我都已經說的很清楚了。只要是冰屬性魂師,擁有它。絕不會後悔。接下來給各位貴賓十分鐘的欣賞時間。」

接下來都是原劇情~

時間匆匆,拍賣結束了,蕭林風嘴邊有一絲笑意怎麼都遮掩不住,因為這一次的拍賣會真的不虧,這下它也擁有底牌了!

很快蕭林風一行人就回到了酒店,王言吩咐了一下就各自回到房間開始了修鍊。

蕭林風回到房間,這次的收穫還可以,他準備繼續修鍊太虛宙龍給他的精神力修鍊法。

蕭林風來到床上盤膝而坐,然後按照著口訣開始了修鍊,一股精神力外放,散發的精神力開始在空中形成一頭精神力神龍,這頭神龍盤旋一陣,然後按照龍吸水的樣子開始吸收了空中的力量。

無論自己多麼疲勞,感覺只要開始修鍊精神力就能快速回復,因為這實在是太美妙了,簡直就是比在做全身按摩都要舒服,不只是身體上的舒服,而是深入到心中的舒服,爽到極點!

蕭林風渾身打了個哆嗦,差點就迷失在修鍊精神力的美妙之中了,不能沉淪啊。

明天就是六十四進十八的比賽了,那是一場充滿艱辛的比賽,雖然蕭林風很有可能上場,但是按照王言之前的說法,蕭林風也有可能不上場,因為他們不能做弊太多,即使他們是史萊克。

蕭林風沒有想太多,專心致志的修鍊的起來。

………………. 天亮了,今天的比賽也要開始了。

這次是淘汰賽,一共三場,分為三天對戰,當然了,這對於已經恢復傷勢有馬小桃等人帶領的史萊克來說,是沒有太多壓力的。

比賽台上,裁判的聲音令全場觀眾的歡呼一浪高過一浪,氣氛瞬間就被點燃到了高潮。以至於負責維持秩序的軍隊們都在全力以赴的提高警惕預防各種突髮狀況。

星羅帝國皇帝就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似的,早早來到了皇城城頭,凡是有史萊克學院的比賽時他是必然到場的。

在王言的帶領下,馬小桃、戴鑰衡、凌落宸,貝貝、徐三石、霍雨浩和王冬七個人跟隨他一起進入了待戰區。

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那邊一看到今天參賽的隊員中多了馬小桃和戴鑰衡,頓時提起了警惕。

在上一屆大賽中,戴鑰衡是作為預備隊隊長出現的。但馬小桃卻並未參加上一屆大賽。因此,戴鑰衡得到的關注自然也是最多的。

王言看著自己的隊員們,抿了抿嘴唇后,沉聲道:「我們能夠走到今天這一步真的很不容易。是你們所有人用血和努力拚出來的。你們只要記住,不要讓任何一絲失誤斷送了我們先前的努力就足夠了。史萊克,必勝。」

「必勝。」七人同時大喝一聲。只是這簡單兩個字吼出,前一刻或許每個人心中還在想著些什麼,這一刻卻已是全神貫注,濃濃的戰意瞬間升騰。

戰鬥,是最能令人成長的。從前來參賽到現在,王言能夠清楚的看到預備隊七人的成長。他們的心態、情緒、戰鬥yù望以及實戰經驗,都在以驚人的速度膨脹著。就像是一塊無底洞般的海綿。不斷的吸取著各種令自身成長的元素。

「雙方參賽隊員上場。」裁判的聲音將王言的思緒拉了回來。馬小桃第一個站起身,昂首闊步的走在前面。戴鑰衡、凌落宸以及貝貝、霍雨浩、王冬和徐三石跟在後面。

七人魚貫上台。

這一次,蕭林風睦月凌霄三人中沒有一個人上場,他們就當做是觀看的就行了,有了馬小桃等人的參加,蕭林風他們只需要替補一下就可以了。

畢竟不能作弊太多。

這一次他們的對手是斗靈皇家學院,算是星羅帝國的一支高級學院了,實力都很強盛。

斗靈戰隊隊長,就是剛才說話的孤竹劍。武魂:紫煌竹,五十七級強攻系戰魂王。作為器武魂的強攻系戰魂師,其戰鬥力十分強悍。紫煌竹更是一種很特殊的存在。

而他們的副隊長,則是站在孤竹劍身邊身材極其魁偉,看上去比和菜頭還要大上兩號的青年。他的名字叫做騫元,武魂是罕見的強攻系獸武魂,恐爪熊。恐爪熊武魂力大無窮,攻防俱佳。可以算得上是頂級武魂之一了。魂力也有五十三級。

斗靈戰隊的核心則是站在後面一名身材瘦小的青年,他叫小瘋,瘋子的瘋。武魂是和霍雨浩一樣罕見的精神系。只不過他不是本體武魂,而是一種名為迷之珠的存在。他的精神系武魂和霍雨浩不同。並不是直接作用在對手身上,主要是針對於環境的。十分強悍。是五大魂王之一,魂力更是僅次於隊長孤竹劍,比副隊長騫元還要高上一級,五十四級。

他們三個,可以說是這支戰隊的絕對核心。除了他們之外,還有兩名魂王,分別是五十二級的防禦系戰魂王尺恆語,以及五十一級的敏攻系戰魂王涵翎兒。涵翎兒就是兩名女隊員之一。

剩餘的兩名魂宗,則分別是輔助系的唐妞妞和控制系的青楓,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特點。整體戰力之強,還要遠在曾經給霍雨浩他們帶來大麻煩的正天戰隊之上。

雙方慢慢的後退,並且在後退的過程中慢慢的改變陣型。

裁判眼看雙方都已到位,再分別向雙方隊長比出手勢之後,大喝一聲,「比賽開始。」話音未落,這位裁判整個人竟然像是瞬間轉移一般迅速離開了比賽場地。」

這一場戰鬥顯示的非常徹底,根本就是一方面的碾壓。

斗靈戰隊的防禦系戰魂師尺恆語釋放罷了他那巨大的金剛盾武魂。如果從表面看去,他這面盾牌著實要比徐三石的玄冥龜甲盾引人矚目的多。

巨大的盾牌上部成長方形,底部則是三角形。盾牌的總高度足足超過了兩米,寬也有一米五開外,如此巨盾,哪怕是尺恆語這種壯碩的身材也必須要向上傾斜著才能讓盾牌離地。

金剛盾釋放出后,尺恆語的第一個動作就是將盾牌狠狠的插入地面之中,緊接著,他身上的第五魂環就亮了起來,強烈的白光在他那紫色的第五魂環光華閃耀中綻放。那原本就巨大的金剛盾瞬間擴張開來,一分為二,再二變四、四變八。幾乎是轉瞬間就化為大片的盾牆,硬生生的將前方一切全都阻隔開來。每一面金剛盾上都是白光強盛耀目,那堅實的感覺確實還要在徐三石的盾牆之上。

這就是尺恆語的第五魂技,金剛壁壘。強悍無比的防禦魂技。

同時發動的還不止他一個人,那位名叫青楓的控制系戰魂宗和輔助系器魂宗唐妞妞也同時出手了。

唐妞妞身材嬌小,搖身一晃,耳朵就變得毛茸茸的甚是可愛,甚至連身體也變得肥胖了幾分,臉圓嘟嘟的口雙說在身前一合,第三魂環就亮了起來,一道青光筆直的照耀在青楓身上。她的武魂是浣熊,純粹的輔助武魂。此時所施展的魂枝能夠將她輸出的魂力全都增幅給夥伴下一次使用的魂技,在一定比例上增強夥伴的魂技威力。至於增幅的程度就要看兩人之間的修為對比了口修為相差越少,增幅比例也就越高。

青楓身上亮起的是他的第四魂環,一層土黃堊sè的光芒隨之從他腳下蔓延而出,緊接著,整個比賽台都開始劇烈的震蘇起來。伴隨著隆隆巨響,一面巨大的土牆宛如浪濤一般直撲史萊克學院七人方向,不僅如此,在尺恆語的金剛壁壘前一根根土刺冒出,一致對外,配以厚重的土牆輔助尺恆語的防禦簡直如同銅牆鐵壁一般。

類似的局面霍雨浩他們在之前的比賽中曾經遭遇過一次,當時他們面對的是千靈高級魂師學院,當時對方是以四名靈犀盾魂師進行防禦,沈策在後面由熾虎魂宗緋羽焱增幅發動千擊矛攻擊。可惜,在霍雨浩的精神探測之下,並未成功。

此時斗靈戰隊這七人擺出的模樣與千靈學院何其相像。而且根據王言帶給他們的信息,在前面的比賽中,這支斗靈戰隊從未使用過如此戰術。

當然,眼前非靈戰隊在比賽坊地中形成的防禦力也原非當初的千靈學院所能比擬。那如同要塞般的防禦陣線,就算是場上裁判都不禁微微點頭。

不過,他點頭的動作才點下去就僵住了。因為就在這一刻場上局面已然大變。

…………………… 蕭林風在觀戰室里看著擂台上的戰鬥,雖然斗靈皇家學院的戰術看起來很叼,但是,這一場戰鬥時則是碾壓。

「老大,這一場戰鬥應該沒多久就結束了吧。」

「嗯,是的,這一場戰鬥在小說中是這樣寫的,沒辦法,誰叫我們史萊克流弊呢?」

一旁的睦月看著蕭林風和凌霄的對話,心中的疑問越來越大,開口道:「蕭林風,你們說的是什麼啊,你們怎麼知道這場戰鬥很快就結束了,而且你們說的那個小說到底是什麼啊?」

睦月在蕭林風和凌霄的對話中,小說這個詞語出現了很多次,但是睦月並不了解他們說的話,所以就沒有問,但是她這次實在是忍不住了,好像那個小說很神秘似的,一切都按照上面寫的一樣。

蕭林風看著睦月道:「睦月,這些東西對你來說你不不知道的,你還是別問了吧,到了時候我會告訴你的。」

「不行,你今天不許告訴我。」

誰知蕭林風根本沒有理睦月,蕭林風此時當然想要跟睦月說啦,但是說出去不就亂套了嗎?這叫放長線釣大魚,欲拒欲還,只要吸引了一個女生的好奇心,那麼你離成功就不遠了。

史萊克學院這邊,在對方構築防禦工事的時候也有人釋放魂技了。這個人既不是修為最強的馬小桃和戴鑰衡這兩大魂帝,也不是凌落袁這個增幅到極致之冰的主控冰魂王。而是防禦系戰魂師徐三石。就在對手擺出烏龜殼陣型的同時,史萊克學院這邊,馬小桃低喝一聲,「行動。」

原本的陣型迅速發生了改變,七個人中有六個迅速向外擴張,瞬間組成了一個圓陣,而徐三石卻一步跨入這圓陣正中的位置,緊接著,他身上的第四魂環就亮起了奪目光彩。

史萊克學院的動作明顯要比斗靈戰隊慢了一拍沒有對方的迅速那麼迅捷。以至於徐三石發動魂技的時候,對方的防禦工事都已經構築的差不多了。這也就是裁半點頭的時候。

但是下一刻,戰局就出現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徐三石的第四魂技是什麼?玄冥置換。看似雞肋,實際上在團戰中卻可以稱之為防禦系戰魂師神技般的技能。而且,和他相配合的還有另一個神技,霍雨浩的jīng神探測共享。

有霍雨浩在,永遠也不用怕找不到目標,不需要眼睛去看,只要感受就足夠了。

於是乎,就在下一瞬,一臉茫然和吃驚的斗靈戰隊隊長,紫煌竹強攻系戰魂王孤竹劍就和徐三石對調了位置。出現在了史萊克學院其他六人的包圍圈之中。

「我靠……,」孤竹劍目瞪口呆的罵了一聲,雖然明白了是怎麼個情況,可心情卻是糟糕的不能再糟糕了。

他此時的樣子著實有些怪異,他雙手之中,正捧著一個大如磨盤一般的圓形金屬。

這塊金屬上面有許多孔洞,還銘刻著大量瑰麗的花紋。甚至有濃烈的雷電光芒,而且他還是一個單膝跪地,將這塊金屬作出托舉狀的樣子。

貝貝微微一笑,道:「要送禮么?謝謝啊!」嘴上星然這麼說,手上一記雷霆龍爪就拍了上去。

蕭林風知道,這是一次性魂導器無敵防護罩,果然下一秒一個橙色的防護罩就把孤竹劍包裹住了,一切的攻擊對他都失效了。

然而下一刻,徐三石又回來了,而斗靈皇家學院的防禦圈裡,一身火紅的馬小桃出現在了徐三石站的地方。

馬小桃一到來就是除了魂技,各種魂技爆發,打的斗靈皇家學院措手不及,他們的無敵防護罩都來不及使用就受傷了,而馬小桃,各種魂技爆發,最後更是在天空中釋放了鳳凰流星雨,很可以裁判阻止了她,這一場戰鬥只能用碾壓來說了,魂帝對魂王的碾壓!

很快這場戰鬥便結束了,睦月嘖是一臉驚訝的看著擂台上,然後慢慢的轉過頭來看著蕭林風和凌霄。

「你們今天必須告訴我你們口中所說的小說到底是什麼,不然我就和你們沒完!」睦月憤恨道

蕭林風和凌霄一臉無奈,已經說好了誰都不許說,蕭林風是絕對不會說的,但是凌霄就不一定了,所以呢蕭林風剛才就威脅了凌霄。

「嘿嘿凌霄,你過來,我有話要對你說。」

「老大,有什麼事就這兒說吧。」

「給我過來把你。」

蕭林風將凌霄拉到牆角說道:「凌霄,一會兒斗靈皇家學院輸掉比賽后,睦月一定會問我們小說到底是什麼東西,所以你絕對不能說知道嗎?」

「嗯嗯,我知道了。」凌霄一臉堅定的說道

蕭林風又道:「凌霄啊,不是我不相信你,但是作為老大,我有必要告訴你。」

「老大你想要做什麼,我保證不會說的。」

「我知道,我只是告訴你,如果你把小說說了出去,我就跟你玩一個很快樂的遊戲。」說完,蕭林風邊朝著沙發走了過去。

凌霄轉過身問道:「老大,到底是什麼遊戲啊?」

蕭林風轉過什麼,一臉微笑的做了幾個口型,說完后就拉到了沙發上休息了。

而凌霄則是站在原地渾身顫抖著。

剛才凌霄已經從蕭林風的口型中看出來是什麼遊戲了。

「阿魯巴………」想起一旦自己說出去的後果,凌霄不禁打了個顫抖,看了一眼睦月,然後又看了一眼蕭林風,然後默默的走到了沙發上也休息了。

最終睦月還是什麼都沒有從蕭林風好凌霄口中得到什麼,氣的臉頰鼓鼓的,煞是可愛。

第二場比賽在三天後進行,這一場比速是個人淘汰賽,看著所有人的臉色,尤其是馬小桃的臉色,蕭林風已經知道他已經被王言訓斥了。

蕭林風並沒有說什麼,默默地回到自己的房間開始了修鍊,這兩天他已經修鍊過了,他也感受到了絕望,那修鍊速度我去,比烏龜還要慢十倍,蕭林風簡直都是無語了,但是呢,蕭林風想到了一個好辦法,去找寶地!

在斗羅大陸里,唐三的冰火兩儀眼就是一個寶地,所謂寶地就是有很多天材地寶的地方,所以蕭林風需要找到寶地,然後藉助其中感到天材地寶修鍊,不然他修鍊的那麼慢,怕是六年後霍雨浩五十六級了他還在魂宗四十七八級打轉。

………………………. 經過一天的休整,個人淘汰賽在第三天準時開始。

戴鑰衡在團戰中下手恰到好處,令斗靈皇家高級魂師學院的隊長孤竹劍終究無法上場,雖然斷肢都接上了,但還要休養不短的時間才能重新動手。

個人賽上就沒霍雨浩和王冬什麼事兒了,一個、一個的上場,他們的武魂融合技自然就無法發揮。比拼個人戰力的話,他們還是太弱了一些。因此,今天參加個人賽的分別是戴鑰衡、馬小桃、凌落宸、貝貝、江楠楠、徐三石與和菜頭。

霍雨浩、王冬和蕭蕭成了看客。

在王言的安排下,戴鑰衡第一個出場。而馬小桃則被放在了最後。

被王言罵過之後,馬小桃最終還是服軟了,老老實實的找王言承認了錯誤,並且表示在之後的比賽中全都遵從王言的調配,再不搞個人主義了。王言自然也就順勢而下。今天的個人賽,就是由馬小桃在最後壓陣。

當戴鑰衡代表史萊克學院一方走上比賽台的時候,對面的斗靈戰隊眾人眼睛都有些紅了。

隊長被打斷了四肢不能參賽,再加上最強的戰術根本就沒有實現出來,斗靈戰隊那邊全都憋著口氣,儘管他們也知道今天的比賽必定是凶多吉少,但也絕不甘心就此失敗,必定要死拼。

由於史萊克學院在雙方的團戰之中獲得了勝利,因此,今天的個人賽上只要擊敗三名對手,就算是順利出線進入八強了。

而作為團戰失敗的一方,斗靈戰隊必須要以三人之力擊敗史萊克學院的全部七名出場隊員,這才能反敗為勝進入十六強。在史萊克學院擁有兩大強攻系戰魂帝坐鎮的情況下,這種情況實在是有些不現實。

「啊~~」蕭林風打著哈欠走了出來,對於蕭林風他們來說,既然他們是替補隊員,那麼既然王言沒有提醒他們,就掉表沒有他們什麼事兒了。

「蕭大哥,你來了!」霍雨浩笑道

蕭林風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蕭林風剛剛醒來,雖然修鍊精神力很好,但是人想到得到徹底的休息,還是必須得睡覺。

蕭林風來到霍雨浩的旁邊,一旁的蕭蕭自覺地讓開了自己的位置,來到了王冬的旁邊,而王冬則是一臉敵視的看著蕭林風,蕭林風沒去理她,對此,他沒有什麼好辦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