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5, 2020
120 Views

江離踏腳上去橫掃一下,那些南宋士兵人仰馬翻,已經不知道被掃到了哪兒去。

Written by
banner

江離演化出身外化身時,陰童就已經呆住了,當他施展出釘頭七箭法術時,陰童徹底驚呆,瞪着江離斷斷續續地說,“你是陰長生!”

江離用釘頭七箭法術掃清前面障礙,前方已經空出一條路,江離馬上帶着我們離開這裏,剛出門我回頭看了眼那個身着黑袍的江離,對突然出現的兩個氣勢完全不同的他感到十分震驚,問他,“爲什麼會有兩個你?”

江離沒有回答,棺材中的周武王回答了我的問題,起先他波瀾不驚,但是當江離施展出這兩個詭異法術時,他情緒開始波動了,“你不止會釘頭七箭,還會一氣化三清,這一氣化三清之術世上只有孤和陰長生會,陰童你退下,你不是他的對手。”

轟!

話音落下,那口沒打開的棺材轟然炸開,碎屑漫天飛舞,漫天塵埃中,一道寒光閃過,直接衝到了江離眉心。

我大驚,不過好在那黑衫江離伸手抓住了那道寒光,我這纔看清楚,那寒光不是其他,只是一把長劍而已。

我鬆了口氣,“還好還好。”

不過我高興得太早了,只聽得砰地一聲,江離驚直接被打了出去,手中長劍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劈散着頭髮的男子。

我旁邊這身着道袍的江離看了一眼,然後說,“他暫時不會出事,我們先走。”

“你們倆,到底誰是真的?”何頭兒哪兒見過這些光怪陸離的事兒,跟着我們時,問江離。

江離愣了下回答,“都是真的,不過一個是善,一個是惡。”

我們已經離開了那墳墓,不知道里面情況。

身旁這江離一路上將那些追擊上來的南宋士兵個個擊退,等遠離了古墓後才站穩腳跟回頭看了眼,跟我說,“你去找西玄女妖,師父要回墓中,如果他死了,師父以後人格就不完整了。”

(本章完) 「我知道,但是現在的神界到底是什麼樣子,我們都不清楚,為了安全我們還是自己上去的好,這樣也不會被人發現!」帝溟寒說出自己的顧慮道。

墨九狸很贊同帝溟寒的做法,她也有太多曾經的不明白,想要查個清楚!而且,她沒有忘記,神界暗處有許多人,當初就一直在尋找娘親和她,為的就是至她於死地……

帝溟寒帶著直接來到風華城外的後山,一處獨立的山峰之上,帝溟寒低頭看著墨九狸說道:「你先去我的空間裡面待一會兒,免得經過空間裂縫的時候不舒服!」

「好!」墨九狸聞言點點頭說道:「那你小心點兒!」

「放心!」帝溟寒說道,然後帝溟寒心念一動把墨九狸帶到了他的空間裡面。

看了眼頭頂,飛身躍上天際,直接撕破空間鑽了進去,不過是一瞬間空間就合上了,因此諸神大陸誰都沒有留意到……

帝溟寒的空間裡面

帝瑤看到墨九狸進來,急忙飄了過來,看著墨九狸問道:「九狸,你怎麼進來了?是出什麼事情了嗎?」

「沒有,我們要離開諸神大陸,我的實力低,他擔心我過空間裂縫難受,所以就讓我進來了!」墨九狸笑著說道。

「原來這樣,小寒的空間跟你的沒法比!」帝瑤聽到沒事才放心的說道。

夢魘之召喚師傳奇 「還好!」墨九狸說道。

「對了,這是小寒的好友魔紫皇!以前你來魔界應該見過!」帝瑤想到什麼,立即為墨九狸和魔紫皇介紹道。

「嗯,見過的,他這是?」墨九狸看到魔紫皇蒼白的臉色皺眉問道。

「小寒沒告訴你嗎?」帝瑤好奇的問道。

「沒有。」墨九狸皺眉道,這些日子帝溟寒一直沒有提過他自己的事情,她也只是知道魔界因為墨紫陽而丟了,其餘的細節墨九狸並沒有過問,帝溟寒也沒有提起。

「其實也沒什麼的!」帝瑤聞言說道。

「嗯,我沒事的,已經好多了,主子給我吃了不少你留下的丹藥,我好很多了!」魔紫皇也微微一笑的說道。

「我幫你看看……」墨九狸聞言走過去說道,然後仔細為魔紫皇檢查了一下身體。

檢查完了之後,墨九狸微微皺眉:「你體內有些魔族的毒沒有解,但是這並不麻煩,麻煩得是你的經脈曾經被粉碎過,即便你魔族的血脈十分的純正,又服用了九生丹好了一些,但還是有些經脈壞死了,暫時你的魔力是無法使用的,而且能夠治癒的藥材,也不知道世間還有沒有了!如果一直找不到藥材,你可能……」

「我可能會成為廢人是嗎?」魔紫皇看著墨九狸淡淡的問道。

墨九狸沒有說話,卻是默認了魔紫皇的話……

「九狸,真的沒有別的辦法嗎?」帝瑤看著魔紫皇有些擔心的問道。

「沒有藥材的話,確實沒有辦法!」墨九狸不得不實話實說道。

「別擔心,我先幫你解毒,或許以後回到魔界能找到適合的藥材!」墨九狸看了看帝瑤說道。 我後來明白正復爲奇,善復爲妖的意思。

說的是一個人很難一直保持正義,也不可能一直保持善良。

不管多麼善良的人,在內心深處都有恐怖的邪惡一面;不管多麼邪惡的人,在內心深處都有一方善意的天地。

而江離將這兩個人格以一氣化三清的方式分離了出來,一個爲善,一個爲惡。這種法術,我現在的層次連看都看不懂,更別說妄想揣摩它。

江離將我們帶了出來,然後馬上回身往墓室方向走去,而那些南宋士兵也在隨後追了上來,沒有了江離,他們再沒有忌憚。

楊玄重新找回了戰馬,手持長槍往我們這邊兒追了過來,在他身後跟着數以千計的南宋士兵,他們本就是鬼魂,再加上戰馬之魂,他們速度極快,如果我們步行逃脫的話,基本沒可能。

花斑豹子通靈性,回頭看了眼,直接將我叼了起來,放在了它的背上,再將何頭兒也一起放在了它背上。

它原本體型並不大,但這會兒卻變大不少,我們兩人在它身上,它的奔跑速度絲毫不受影響,馱着我們倆直接往這西玄山巔衝去。

身後楊玄部隊緊追不捨,馬蹄聲也傳到了山巔之上,我們到山巔後,花斑豹子將我們放下,站在我們旁邊看向從下方追上來的楊玄部隊。

此時一道潔白影子出現在了我們旁邊,冷冷看了看我們,再看向山下,因爲楊玄部隊還沒露出頭角,西玄女妖自然知道有東西在追我們,平素從不跟我們說話的她破天荒主動跟我說了句,“你們到我身後。”

我看了看西玄女妖,不知道爲什麼,突然有點心酸。

她在這西玄山等了楊玄一千年,而楊玄就在這山中的墳墓中,卻從不與她見面,如果讓她知道真相,這會很殘忍。

西玄女妖見我在發愣,身影閃動,主動出現在了我們前面,眼神漠然看着前方。

楊玄騎着戰馬,帶着他的軍隊,踏着步子氣勢恢宏,漸行漸近。

西玄女妖目光看着戰馬上的楊玄,始終未語,直到楊玄帶着他的軍隊列着陣型站在了西玄女妖前面不到十米的地方,兩人相視而立。

西玄女妖一直沒說話,臉色依舊是那麼的冷,眼神中不帶半點感情。

她不是沒有感情,只是在見到楊玄的時候愣住了而已,一個自己等待了千年的人出現在自己面前,她沒失控已經是最好的結果。

楊玄身着厚厚的甲冑,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盔甲擋住了他的感情,他眼神中一樣不帶半點變化,跟西玄女妖目光一樣,一樣的冷。

整個世界都安靜下來了,西玄女妖素色長紗隨風飄舞,楊玄冰冷的盔甲透着一股子寒意,一柔一剛看起來和諧極了,這兩人簡直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終於,還是由西玄女妖打破了這死一般的安靜,她發出了與她冰冷的臉完全不符的聲音,“楊玄,我等了你一千年了。”

她或許原來不是這樣冷冰冰的,能說出這柔情萬千的一句話的,纔是真正的西玄女妖,只是歲月將她的感情都埋沒了,如今才重新釋放出來。

就連我都爲之動容,她可

是等了一千年才說出這句話。沒有經歷過的人絕對不會懂,一千年的時間是多麼的漫長,時代更迭,物非人非,以前熟悉的一切都消失不見了,忍受千年的孤寂和痛苦,就是爲了等到眼前這個唯一還熟悉的人出現。

我看見眼前西玄女妖的手都在顫抖,我期待着楊玄與她相認,或者說聲好久不見,這樣就算等了一千年,總算有個好的結果。

但是楊玄頓了良久後將長槍一舞,指着西玄女妖冷聲開口,“這千年來,我一直在西玄山中,但是我並不認識你。”

西玄女妖頓時愣住了,我都已經感受到了她身上傳出的不安和慌張。

楊玄毫不留情地戳破了他這一千年一直在西玄山中,卻並不出來與西玄女妖見面的事實,讓她苦苦等了一千年,這本就已經夠殘忍了。緊接着的一句我並不認識你,讓我的心都碎了,這得多麼鐵石心腸纔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西玄女妖整個身子顫抖了起來,連聲音都在顫抖,“我沒忘了你,你也不會忘了我,你仔細想想,我叫青柚,你一定還記得的。”

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怨長久、愛別離、求不得、放不下。

她這一千年只有一個目標,現在等到了自己要等的人,卻還要帶着乞求去讓自己等的人來想起她,這是一件多麼悲哀的事情。

我現在稍微有點明白江離跟我說的這句話了。

楊玄聽完沉默了會兒,似乎真的在思考,不過隨後卻冷冷笑了笑,“好像確實有這麼個女人曾經在我生活中出現過,不過時間太久,我已經忘記了她的模樣,如果不是你提醒,我甚至連她的名字都忘記了,很抱歉讓你等了一千年,你現在可以不用等了。最緊要的是請你讓開,我要你身後那個孩子。”

西玄女妖有些發愣,她見到楊玄的欣喜在瞬間變成了絕望,那股子冷漠和絕望從她身上蔓延而出,身處她旁邊,我們好似墮入無邊冰窖,冷得刺骨。

“不應該是這樣的。”西玄女妖嘀咕了句,然後邁開步子往楊玄那裏走去。

在靠近楊玄時,楊玄身後士兵同時將手中兵器對準了西玄女妖。

楊玄看着靠近的西玄女妖面無表情地說,“站在你面前的不是左將軍楊玄,而是陰司北方鬼帝楊玄,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從我眼前消失,否則你必成爲我槍下亡魂。”

楊玄絕對不是在開玩笑,他真的會殺了西玄女妖。

西玄女妖聽了楊玄的話,瞬間停住了腳步,擡頭看着高高在上的楊玄良久,最後啓脣說道,“我懂了,這個孩子,你不能動。”

楊玄偏着腦袋看了看西玄女妖,而後森然一笑,“那麼,只有先殺掉你了。”

吼!

話音剛落,楊玄胯下戰馬嘶吼一聲,直接往西玄女妖這邊兒踏了過來。

西玄女妖見狀,擡手便向那戰馬按了過去,只在瞬間,那戰馬三魂七魄消失在了西玄女妖手下。

楊玄速度極快,在戰馬消失之前,先一步從戰馬之上下來,長槍轟然落在了西玄女妖身上。

西玄女妖雖然已經活了千年,但是楊玄也活了千年。

況且西玄女妖沒有學過法術,而楊玄卻認了那陰童爲師,學習過正統周氏法術,再加上他本就是戰將,西玄女妖哪兒是對手。

這一槍下來,直接將西玄女妖打回到了我們面前,西玄女妖踉蹌好幾步才站穩了身子。

等待千年,卻在重逢時拔劍相對,這比成爲陌路之人更爲殘忍,西玄女妖落定後回頭看了我們一眼,“你們先走吧。”

我旁邊那花斑豹子通人性,它一直跟着我們,知道西玄女妖與楊玄之間的瓜葛關係,就算是它也忍受不了楊玄這態度。

在西玄女妖讓我們離開後,它張開血盆大口對準楊玄怒吼一聲,不顧先前疼痛,再次撲向了楊玄。

它不是楊玄對手,結果毫無意外,楊玄又是一槍將它打了回來。

西玄女妖迅速上前,卻還沒等出手,楊玄手中長槍已經刺透了她的身子。

西玄女妖這下是徹底絕望了,楊玄真的不念半點舊情。

楊玄握着長槍,盔甲之下的眼神中露出了些不忍,不過卻一閃而過,怒吼一聲,直接將長槍拋出。

砰。

長槍連同西玄女妖一起,被釘在了身後的樹上。

“你太過分了。”我實在忍受不了楊玄對西玄女妖做的事情,取出法劍躍身到了花斑豹子身上,奮力跳躍起來對準了楊玄頭頂。

楊玄冷冷一笑,“就憑你也想爲她討回公道嗎?”

我想你幫我擋桃花 咔擦。

法劍劈在了楊玄鎧甲之上,沒對他造成半點影響,倒是楊玄擡腿一腳,將我和花斑豹子一起踢了回來。

我們這裏的人根本不是他的對手,楊玄看着我們失望地搖了搖頭,而後擡手一揮,“除了那個孩子,其餘的人,殺!”

“是。”身後士兵齊聲應是,而後踏着步子上前。

但就在此時,這西玄山上變得熾熱起來,眼前被染成了紅色,我回頭一看,見一頭火紅色的狐狸不知道什麼之後出現在了被釘在樹上的西玄女妖身旁。

那火紅色狐狸旋即化作人形,正是之前出去養傷的遊屍王。

遊屍王伸手抓住了釘在西玄女妖身上的長槍,順手將長槍拔了出來,隨後嗤啦一聲將長槍插在了她旁邊的地上。

西玄女妖被傷得厲害,沒了長槍支撐,她只能緩緩靠着樹坐在了地上。

西玄女妖蹲下後,個頭兒跟遊屍王差不多高,遊屍王伸出手滿臉柔情和心疼地幫西玄女妖整理了下她凌亂的髮絲,而後微笑着說,“不用怕,姐姐幫你討回公道。”

她看起來不過十歲孩童模樣,卻在西玄女妖面前自稱姐姐。

不過她這話,讓我對她好感倍增。

遊屍王說完,再次化作碩大的紅色狐狸,直接衝楊玄撲了過去。

楊玄見狀大驚,握拳便向遊屍王揮舞過來。

砰。

一聲巨響,遊屍王落地,楊玄卻被遊屍王打得倒飛出去,遊屍王冷冷發聲,“我平生最恨負心之人,你得罪了我,今天就別想從西玄山活着離開。”不過遊屍王隨後話鋒一轉,“或者你叫我一聲姥姥,我就放了你。”

(本章完) 「也對,我們回到魔界說不定能找到想要的藥材!」帝瑤聞言說道。

墨九狸拿出丹藥給魔紫皇服下,然後又拿出銀針,扎在他身上的穴位,沒過多久,魔紫皇就昏昏睡去了……

墨九狸轉身看到帝瑤一臉的擔心,眼神閃了閃問道:「瑤姐姐,你喜歡他的吧?」

燕國傳奇之北朝情歌 「九狸……」帝瑤被墨九狸說中心事,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可是,瞬間帝瑤又難過了起來,看著墨九狸說道:「就算喜歡也不可能了,我只希望他能活的好好的,我已經這樣了,什麼都不奢求了!」

「你的魂魄已經完全恢復了,只要實力慢慢提升,就能修鍊出體魄,只是時間問題!」墨九狸看著帝瑤安慰道。

「九狸,你不懂,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了,我……」帝瑤看著墨九狸情緒哀傷,讓墨九狸覺得她似乎隨時都會消失一樣。

「瑤姐姐你怎麼了?」墨九狸有些擔心的問道。

「我……我沒事!」帝瑤的靈魂體微微一晃,直接昏倒在地。

墨九狸一驚,急忙走過去為帝瑤檢查,墨九狸的神識進入帝瑤的識海,發現帝瑤在識海中,小帝瑤瑟縮的蜷縮在一起,不斷的哭喊著,這似乎是走火入魔了……

墨九狸一驚,急忙大喊:「瑤姐姐,你醒醒你醒醒啊!我是九狸,聽到我說話了嗎?瑤姐姐醒醒啊!」

「啊……救命啊,不要過來,放開我,放開我,求求你們放開我,九狸九狸,求求你放開我……」帝瑤不斷的哭喊道。

墨九狸心驚,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帝瑤會變成這樣?

墨九狸看著帝瑤識海中的主魂,十分不安穩,再這麼下去帝瑤可能再也無法醒來了,那樣的話帝溟寒也會很擔心的吧!想到這裡,墨九狸一咬牙,神識來到帝瑤的主魂身邊,淡淡的魂力輸入到帝瑤的識海,於此同時墨九狸和帝瑤的魂力融合在一起,她也徹底看清楚了帝瑤為何如此哭喊了……

墨九狸透過帝瑤的魂魄,看到帝瑤正在被一個男人玷污,無論帝瑤如何的掙扎,如何的嘶喊,她身上的男人依舊是無動於衷,狠狠的折磨著虛弱的帝瑤,難怪帝瑤如此失控了……

許久,男人似乎累了,起身離開帝瑤的身體,在男人轉身的剎那,墨九狸只覺得神魂一震……墨紫陽!強迫帝瑤的竟然是墨紫陽……

就在呆愣之際,墨紫陽冷冷的看著帝瑤說道:「你不能怪我殘忍,這都是你弟弟欠我的,他睡了我的女人,我睡了你,對你來說是便宜了!而且,都是因為你弟弟,我才不得不把九狸放了,等待她轉世歸來!魔族,都是骯髒的物種,你就好好享受享受神賜給你的禮物吧!來人……」

墨紫陽說話之際,已經穿好衣服,隨著他的話落,外面進來十幾個神族,墨九狸認主那幾個人都是聖子府的暗衛,她已經經常都能看到……

「把她給我玩殘了,然後送回魔界!」墨紫陽對著幾人說道。 說完轉身走了出去,而十幾個聖子府的暗衛,脫去他們平日里冷漠的偽裝,化身為狼,將本來就已經虛弱無比的帝瑤強迫了一次又一次,一天又一天……

墨九狸覺得自己的血液都要凝固了,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墨紫陽怎麼會變得如此可怕?還有他的話又是什麼意思?等到她轉世回來?他怎麼會知道自己會死?自己會轉世的?

難怪剛才帝瑤喊著讓自己救她,因為帝瑤知道墨紫陽是她的哥哥,才會喊她救命,可是那時自己又在那裡?到底是怎麼回事?

看到帝瑤魂力慢慢減弱,墨九狸急忙加速輸入魂力,小書也不斷的用靈泉乳滋潤墨九狸的魂魄,才讓墨九狸不至於魂力枯竭……

許久,帝瑤的情緒終於在墨九狸一聲聲呼喚中清醒過來,看到墨九狸時,帝瑤微微一愣:「九狸,你怎麼會?」

「剛才你昏倒了,我擔心你只能進來喚醒你!」墨九狸鬆了一口氣的說道。

「多謝,沒有你,我可能永遠也醒不來了!」帝瑤知道自己剛才怎麼了,真心的說道。

「嗯,我先出去!」墨九狸說道,然後神識退出帝瑤的識海,看到帝瑤醒來,拿出一瓶靈泉乳,給帝瑤服下,帝瑤才感覺好了很多。

看到墨九狸蒼白的臉上擔心的問道:「九狸,你沒事吧?」

「我沒事,一會兒就好了!瑤姐姐,你……」墨九狸看著帝瑤欲言又止的問道。

「我已經沒事了,我知道你想問什麼,九狸跟你沒有關係,那個時候你和你的家人已經去了遺失禁地!雖然那個人是你的哥哥,但是我知道跟你無關!」帝瑤看著墨九狸深吸一口氣,她知道墨九狸剛才為了救她,看到了她的記憶淡淡的說道。

「所以,剛才我和你說,就算我喜歡他,我們也不會在一起,我現在還願意活著,只是想看到爹娘康復,你和小寒都沒事,我也就可以安心了!等到那一天,我就會徹底離開這裡,去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安靜的消失……」帝瑤看了眼昏迷的魔紫皇,眼神迷離的說道。

「瑤姐姐,等你從新擁有了體魄,就可以從新開始了,你不要……」墨九狸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帝瑤的說道。

「九狸,我們都是女子,如果你是我,你會如何選擇?」帝瑤聞言搖了搖頭問道。

墨九狸……

她會如何選擇,她會死! 攻略極品 沒錯,如果自己那樣被人侮辱過的話,她會殺光所有侮辱自己的人,然後去死!安慰別人總是那麼容易,但是很多事情放到自己身上,做起來卻很難……

「別擔心我了,爹娘現在都沒有醒來,你和小寒也沒找到墨伯伯他們,我不會有事的,我還要保護你們和寶寶呢,我這個做姑姑的什麼都不能做,但是我至少要保護寶寶才行,總不能太失職了!」帝瑤看著墨九狸笑了笑說道。

墨九狸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但是想到帝滄海和南宮藍問道:「你爹娘他們也在這裡?帶我去看看吧!」 遊屍王的突然出現,着實讓我驚呆了,她不是已經送去養傷,怎麼突然出來,不過如今看來她身上的傷已經好了大半,並無大礙,它已經恢復了往日火紅狐狸的氣色,整個人的氣勢也變得有所不同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