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5, 2020
94 Views

“原來是演苦情戲給我們看,看來我們夫妻二人真的是太善良了,使得他們會用這樣的手段來博取我們的信任。”

Written by
banner

沐雲軒握着她的手往前走。

“陌兒,那名男子身上的氣息不同尋常,我微微窺探了一下,居然沒有窺探出來,他是故意隱去自己的修爲的,所以我才饒了那女子一命。”

沐雲軒目光微冷,他是誰?爲何要對付他們夫妻?

在他的印象當中,他並不認識那名男子。

“雲軒,你沒有殺她是對的,至少可以肯定,他們並不知道我們看出他們是在演戲,要是再見一面,他們還會在故意接近我們,那個時候我們便不會再拒絕他們,這樣我們就能很快查出來他們是誰了?”

那是一張陌生的臉,可那股消失的青煙,好熟悉。

蘇紫陌眼中劃過一抹疑惑,她快速的擡眸看向沐雲軒,有些驚訝的說:“雲軒,你有沒有想過?剛纔那名男子,很有可能是易容過的?”

沐雲軒搖了搖頭,“陌兒,我沒有看出來他用的易容術。”

之前他也懷疑過,可細看之下可以看得出來,他沒有易容。

他那身瘦弱的身體,和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質倒是有幾分不符合。

蘇紫陌仔細回想了一下昨晚的黑衣人,我剛纔碰到的男子。

“雲軒,不對,昨晚出現的黑衣男子和今天碰到的男子,並不是同一個人,我們昨晚見到的黑衣人,個子比剛纔的男子還要高,身子也要壯實很多,可那女子也叫他主上。”

這一想,蘇紫陌到有些想不明白了。

“陌兒,到了寧海城,我們小心一點,寧海城可能也有他們的人,那名女子已經回去了,若是在寧海城裏碰到,到也可以知道她們的位置,可能會得到一些有用的東西。”

蘇紫陌看着他,嘴角邊閃過一絲苦笑。

她們本是來遊山玩水的。

沒想到到這了這瀛洲大陸一樣的危險。

想要殺她們的人,能力一點都不輸巫神。

“雲軒,也只能這樣了,如今我們在這裏沒有可用之人,九翼他們又都不在,只能靠我們自己了。” “陌兒,無妨,我們也沒事做,不如就陪他們玩玩。”

“陪他們玩玩,看你說的有多輕鬆?”蘇紫陌微微一笑,她爲什麼總覺得沒那麼簡單呢?

蘇紫陌朝遠方看去,這條路一路延綿,看不到盡頭,卻也還好走。

突然,沐雲軒拉着蘇紫陌突然停在了原地。

他的目光,瞬間變得冰冷。

“雲軒,怎麼了?”

“陌兒,有魔獸的氣息。”只見沐雲軒的話音一落,左邊的樹林裏。

那煽動翅膀的身影響徹雲霄。

“不好,是魔幻藍蝶惡魔獸。”

不遠處,一直只巨大的藍色蝴蝶,煽動着巨大的翅膀,那翅膀之中,飄飄揚揚的掉下下了一些藍色的粉末。

那些粉末都是含有劇毒的。

不一會兒,那魔幻藍蝶數量之多,密密麻麻的不計其數,幾乎要將陽光盡數擋下。

蘇紫陌和沐雲軒的位置,已經變成了一片灰暗。

“陌兒,回空間指環戒裏去。”

沐雲軒來不及等蘇紫陌回頭,就將蘇紫陌送回了空間指環戒裏去。

沐雲軒手中出現幽冥劍,他黑眸變成了冰藍色的,隨着他身體的上升,他的周圍也帶動着一層藍光緩緩升起。

那緩緩飄落下來的藍色的粉末,瞬間被藍光吞噬。

沐雲軒目空一切,全身上下透着凜然與狂傲。

他手中的幽冥劍,帶着一股藍光朝着那些魔幻藍蝶魔獸擊去。

每一擊,都能劃斷魔幻藍蝶的翅膀。

殺出一條路來,幾個虛空踏步,他飛身到了魔幻藍蝶的上空。

居高臨下的看着那些不斷煽動着巨大翅膀的惡魔獸。

他面容冰冷似雪,宛若神袛臨世。

然而下一瞬,那些魔幻藍蝶魔獸紛紛讓出一條路來。

一個全身穿着黑色斗篷的人,站在魔幻藍蝶的背上。

一道沙啞似枯槁樹皮的聲音響起,:“交成你的妻子,饒你不死。”

從那斗篷之下隱隱約約可以看得出,那是一個瘦骨嶙峋老嫗,渾身上下充滿了陰戾之氣。

“現在滾,本座倒也饒你不死!”

沐雲軒的藍眸裏,滿是怒火,渾身隱隱約約散發着滔天的狂暴之氣。

居然敢打陌兒的主意,她又是什麼人?

“你以爲自己是古月夢神族就是天下無敵嗎?把你的妻子交出來吧?”

“想要本座的妻子,拿命來。”沐雲軒的藍眸裏毫無半點溫度,手中的幽冥劍已經指着老嫗。

“要戰便來吧!”老嫗的嘴角邊閃爍出一抹詭異的笑容。

沐雲軒不以爲意,她既然知道知道是古月夢神族的人。

看來,這老嫗的身份也不簡單。

那老嫗手中突然多出一根黑杖,沐雲軒一看,微微蹙眉。

大祭司的法杖都是銀色的,這老嫗的居然是黑色的?

沐雲軒來不及多想,快速的飛身殺老嫗。

一股黑氣和一道藍光相撞,氣勢驚天,在這強大的壓迫感之下,那些魔幻藍蝶魔獸被迫降落。

而那老嫗,卻在空中猛然的翻了兩個後空翻才停了下來。

沐雲軒不屑一笑,“就憑你,也想得到本座的妻子?” “你不要太猖狂,你走不出我這魔幻藍蝶陣的。”老嫗嘶啞的聲音微微重了很多,但也顯得有些底氣不足。

“那本座就讓你看看,本座是怎麼破了你這魔幻藍蝶陣的?”

沐雲軒手中的幽冥劍微微一收,再次擊向那些魔幻藍蝶惡魔獸。

沒有九翼在,他也能虛空踏步,那氣勢宛若排山倒海。

“嘶!”

“吼!”

當幽冥劍碰到藍蝶惡魔獸的翅膀時,那煽動着的藍色翅膀,撕拉一聲被斬斷,藍蝶惡魔獸發出了痛苦的慘叫聲。

那一曾層冰藍色的光芒,引出一股恐怖的力量,空氣中有無數吃東西咔擦聲,似乎要將這些藍蝶惡魔獸完全吞噬。

老嫗看着沐雲軒,混濁的黑眸裏燃起了滔天的戰意。

“就讓我看看,你這個所謂的古月夢神族,到底有多少實力?”

老嫗揚起手中的黑杖,快速舉高。

“轟……”

天空之中驟然烏雲密佈,翻滾的烏雲中,黑色的雷電肆意橫行,而下一瞬,所有的雷電合成一股很粗的雷電,勢如裂空般朝着沐雲軒擊去。

沐雲軒感覺到身後強大的氣息,他冰冷的容顏上發生了變化,只是現在那俊顏之上的,卻是嘲弄。

他舉起幽冥劍,迎上那襲擊而來的黑雷,他猛地一揮。

“砰……!”

那幽冥劍上的藍光就像一把鋒利無比的利刃,將那股黑雷硬生生的劈成了兩半。

不僅如此,那藍光迅速邊長,連帶不遠處老嫗也不放過。

就在老嫗驚訝分神的瞬間,她的喉嚨處,被藍光劃過,頓時,鮮血噴涌而出。

而這所有的事情,都是一瞬間的事情。

老嫗不可置信的看着沐雲軒,遺憾的是她再也發不出半點聲音。

老嫗死了以後,那些魔幻藍蝶也隨着一同消失。

灰暗的天空突然放晴。

沐雲軒微微蹙眉,難道剛纔那些惡魔獸是獸魂嗎?

竟然同老嫗一起消失了。

他快速的飛入整個山峯的上空,魂識透體而出。

不一會,他擡眸看向這裏連綿起伏的山峯。

還有魔獸的存在。

那老嫗,似乎和昨晚的黑衣人沒有關係。

沐雲軒飛身落地,到了安全的地方,才讓蘇紫陌出來。

“雲軒沒事吧?”蘇紫陌上下打量着他,看着他沒有受傷,心裏才安心。

“傻瓜,這些人,可不會輕易地傷害到爲夫。”

他的大手輕輕的纏住她的手。

“陌兒,我們去寧海城。”

沐雲軒沒有將剛纔發生的事情告訴她。

他怕她擔心,這些事情他都可以解決。

沒有必要讓陌兒跟着憂心。

只是剛纔老嫗的出現,讓他更加警惕着周圍。

傍晚時分。

夫妻二人來到了寧海城。

寧海城離大海比較近。

海風也特別的大,一眼望去,蔚藍的大海無情的擊打着岸邊。

沐雲軒攬着蘇紫陌走近大海。

他魂識透體而出,不一會,他墨黑的眼底閃過一絲疑惑。

“陌兒,這海里有魔獸。”

“有魔獸?”

蘇紫陌到是瞬間好奇了,這海里的魔獸,她倒是從未見過。 “雲軒,齊兒連美人魚都見過了,而我,還沒有見過海中的魔獸呢?”

蘇紫陌自嘲一笑。

“齊兒的那乾坤藍寶瓶可不一般,不得不說,咱們的齊兒,運氣真的很不錯。”

沐雲軒低頭,溫柔的看了她一眼。

腦中劃過那一雙狡黠的大眼。

心裏,涌出一層層痛楚。

他們兄妹三人,今年應該長高很多了吧?

“那都是他的膽量與勇氣得到的。”

蘇紫陌看着大海,眼中繾綣着濃濃的想念。

沐雲軒將她拉近自己,緊緊的擁着她。

“嗯!齊兒出去遊歷,這樣我們就在也不用擔心了。”

天際邊,大海的盡頭,豔麗的晚霞,像是打翻了的顏料,灑在天邊,烘托着鮮紅的夕陽。

兩人相擁的地方,只見沐雲軒的身影被拉得長長的。

“雲軒,夕陽真漂亮!”

蘇紫陌微微一笑,如那夕陽一般燦爛。

“陌兒喜歡,我們就在多看一會。”

沐雲軒也覺得漂亮,海角天涯,就這樣靜靜的走下去,讓這天地間都留下他們的足跡。

讓每一個足跡,都浪漫出幸福來。

兩人幸福的相擁着,大海里,一條條觸鬚正悄無聲息的朝着兩人而來。

那觸鬚是黑色的,速度非常的驚人!

沐雲軒突然感覺到不對勁。

他猛地看着不遠處那些黑色的觸鬚。

暮色的天空下,顯得異常的恐怖與詭異。

“雲軒,那些是什麼東西?”

蘇紫陌腦海中想到了蛇。

可是又不像。

“陌兒,是魔獸的觸鬚。”

沐雲軒拉着她退後了幾步。

那些觸鬚的方向朝着他們這邊迅速的過來。

不遠處的礁石後邊,躲着二十幾個男男女女。

都眼睜睜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而無動於衷。

帶頭的是一個穿着黑色衣裙的女子。

“城主,那夫妻二人似乎不怕那海中的魔獸。”她身後的一名女子。

目光犀利的看着沐雲軒的背影。

夕陽下,那兩個絕美無雙的背影,令人羨慕。

“再等等看!”那被換作城主的人便是黑衣女子。

她目光冰冷的看着前方。

就是因爲這隻魔獸,給她們寧海城帶來了前所未有的災難。

今夜若是不除了它,只怕寧海城的人還要遭殃。

“雲軒,它們過來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